中国民间鬼故事不吓人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中国民间鬼故事不吓人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民间风水鬼故事、有声小说民间鬼故事、民间超短鬼故事、中国古代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中国民间鬼故事不吓人第一篇-聊斋故事之醋姑娘

王梅,鱼台人。体态优美,心地聪慧,读书过目不忘,可是二十多年来,他一直没有考得功名。

后来,在济上的一座寺庙里读书,过得十分的艰难,自己拾柴做饭,一餐只能煮一些粗饭吃,穿着的粗布麻衣,也打了很多结,也没有换洗,让人看到了,都觉得有些肮脏。

一天,王梅实在没有吃的了,想把自己的书拿去卖了,换一点食物。

当时,还是初春,荒凉的桥上刮起一阵阵寒风,如刀割一般,刺人肌肤,王梅在那里站了差不多一天,太阳都偏西了,也没有人来问一下。

刚好有一个老翁从那里经过,觉得很奇怪,对他多看了几眼,王梅就把书本展开,问道:“老人家,你要买书吗?”

老翁道:“你有多少书要卖?”

王梅道:“只有这一册。”

老翁道:“这点东西,怎么能卖呢?请收到袖子中去,跟着我去,让你饱餐一顿。”

王梅肚子饥饿,又没有买他的书,没有办法,只能跟着老翁去。

来到一个地方,距离街市较远,柴门掩映,显得十分的高雅脱俗。

刚走进去,一个女子笑着上来迎接老翁,说:“爹爹卖买得芙蓉粉回来了吗?”

老翁没有回答她,而是先说:“有客人来了。”

女子见到了王梅,不认得是谁,就转身跑进屋去了。

来到堂屋上,王梅向老翁行礼,表示来拜见打扰了。

老翁让王梅坐下,询问了一下他近来的状况,然后走到内室去,一会儿又出来,出来没多久,女子便捧着食物来到门外了,老翁出去接进去,对王梅道:“家里只有这么一个女儿,也没有一个童子开门倒茶。足下还是赶紧用餐吧!”

王梅接过老翁送来的饭菜,说:“吃一餐饱饭,能补偿我两三个月受到的饥饿,不敢不好好吃饱。”

老翁道:“从今天之后,只管来我家吃,煮多一个人的饭,我家还是有能做得到的。”

王梅听他这么说,心里欢喜得不得了,站起来,深深地向老翁鞠躬,表示感谢。

老翁又呼叫道:“醋儿,出来见见客人。”

刚才那位女子出来了,姿态从容,皮肤白皙,两只眼睛,向两方伸长,但两端都呈角状,眉毛纤细,并且像一轮弯弯的月儿,显得妩媚多姿,年纪大约十八岁的样子。

老翁指着王梅对醋儿道:“这王郎有才无命,忍受着困苦。他来的时候,倘若我不在家,你当好好款待他。”

醋儿笑着道:“一天也不过多八勺米,儿也不吝啬那点饭菜。”

王梅吃饱了,对老翁是万分感激,然后就回去了。

过了三天,王梅又觉得几天没到门口,在门外呼喊,没有人答应,就直接走进去,见醋儿正坐在屋里捏水饺。

醋儿见到了王梅,站起来说:“来找饭吃吗?”

王梅道:“长者的命令,不敢推辞。”

醋儿请他坐下,她仍然坐下用手捏着馅,问王梅从哪里来,是什么人家。

王梅见醋儿有些怠慢,好像显得看不起读书人,便略微地说了一下自己的生平遭遇,但也说得很得意,说他如何的聪明,学问如何的好。

醋儿道:“未免太自负了。人不担心考官没有鉴赏水平,只担心自己的所学不精。”

王梅道:“那你考考我,试一下。”

醋儿道:“好,我出一个对子,让你来对,怎么样?”便随口说出了上联:“鸟惜春归,噙住落花啼不得。”

王梅绞尽脑汁想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有想出下联,王梅道:“你故意用这来刁难我吗?”

醋儿笑着道:“你为何不用这来刁难人家呢?”

王梅想了一下,轻轻地笑了一下,也对出了下联:“芍药花开,红粉佳人做春梦。”

醋儿知道他是在拿自己开玩笑,便应声反击道:“梧桐叶落,青皮光棍打秋风。”说着,站起来拍拍手掌,面灰簌簌地如烟雾一样,随手飘落。

王梅正感到惭愧,老翁忽然从外面回来了,见到了王梅,便对醋儿说:“王郎还没有吃早饭呢,快去准备吧!”

醋儿便走到厨房中,开始煮饺子了。

老翁对王梅道:“老夫有一言奉告,不知道你肯不肯答应?”

王梅道:“老丈的话,我怎敢不听。”

老翁道:“小女年已及笄,还没有许配人家。知道你现在正在求凰,要是不嫌弃,愿意让女儿和你缔结良缘。”

王梅道:“我三生何幸,得以匹配佳人!只是我自己感到惭愧,觉得不好意思倚靠佳人。”

老翁道:“小女年幼的时候,有相面的人说,她一定会配一个穷困的读书人,这也是命中的定数。只是彼此都不是什么富贵人家,又居住在外地,那些繁文缛节就简略了,为我考虑,也是问你考虑啊,今天就让你们成婚。”

王梅唯唯而应。

老翁进去,带着醋儿出来,叫她和王梅交拜,接着,两人又拜了老翁,算是成婚了。

醋儿穿着一件红袍子,也没有其它的修饰,没有像新娘子那样要打扮得鲜艳华贵。

拜完之后,醋儿又进去,拿出水饺出来,让他们吃。

当夜就同床而眠,成了夫妻。

过后,王梅也把书箱等搬过去,不住在寺庙里了。

当年省试,老翁准备了盘缠。到了准备没多久,考试完毕之后。王梅便回去了,到了济上,回到他居住的地方,只见那里是一片荒原,长满了野草,一堆堆野坟,隐没在野草间。

王梅询问当地的人,说那里向来没有人居住,是狐狸野兔时常出没的地方。

王梅心里感到一阵怅惘,失声痛哭。

当他贫苦的时候,朋友都因为怕受到连累而躲避他,亲戚也因为害怕受到损失而不见他,只有老翁给了他一晚饭吃,并把女儿嫁给了他,老翁对他的恩义,真似山一样高,海一样深,应当感恩他,知己之人,又论什么狐兔呢?

想到这些,心里万分痛苦。

又住到原先寺庙中,多次出门探访,都没有老翁和醋儿的踪迹。

等考试的文榜下发下来,王梅高中第二名,得以进入京都,继续参加考试。

王梅租房居住在果子巷中。

中国民间鬼故事不吓人第二篇-黄皮子之护鸡

我家住农村,是山东省青岛市的一个小村庄。

在我们农村,一直流传着许多关于黄鼠狼的奇谈。有些人说是真的,说的有鼻有眼,就像自己亲眼看见的一样;有些人说是假的,“都是以讹传讹传的”。

不过,我倒是亲身经历过关于黄鼠狼的一件事。

在农村,黄鼠狼叫做黄皮子,有一句俗语叫做“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黄皮子最喜欢吃鸡。在我小时候,家里养过一段时间的鸡,那时候农村都养点家禽。养了鸡自然就招惹黄皮子了,那时候黄皮子还很多,近几年因为黄皮子的皮能卖不少钱,被人捕猎,即使在农村黄皮子也不多见了。我家一共六间房,四间住人,东边两间放些杂物,堆着半间屋子的木材还有好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在我家还没养鸡前,就有一对黄皮子看中我家东边两间屋子,安然落户了,因为农村素来都说黄皮子是一种很有灵性的动物,所以我爸也就没有驱赶他们。就这样,我家收留了这对黄皮子,人与动物做邻居,相安无事,倒也和谐相处。不久,我家开始养鸡,虽说黄皮子吃鸡,但我爸觉得,这黄皮子也是有灵性的动物,总不会偷自己这个房东家的鸡吧。于是我爸就做了鸡笼,在院子里清出一片地方,放着鸡笼,抓了十几只鸡,养起鸡来。家里养鸡我是最欢喜的,那时候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每天拿着饲料去喂鸡,看着它们争先抢后的吃食,听它们咕咕咕的叫个不停,心里满是欢喜。

这天晚上,我跟往常一样欢喜的喂完鸡。夜幕降临,不久就进入梦乡,在梦里我陪着家里的鸡玩,听着咕咕咕的鸡叫声,欢喜的蹦蹦跳跳,我正笑着呢,突然窜出一只黄皮子,一口咬住离我最近的一只小鸡的头,只听见惨烈刺耳的鸡叫声,瞬间鲜血淋淋,我猛地从梦中惊醒。我刚醒过来就听见院子里的鸡惨烈的叫声,我还以为我还在梦里。我爸猛地推开房门,“坏了,遭了黄皮子了!”还没来得及穿鞋就跑到院子去,我也赶紧跟上。在昏黄的灯光下,看着院子里的景象我不禁倒吸一口凉气。笼子里的十几只鸡死了三分钟之一,每只鸡死相凄惨,全部被咬断脖子,鲜血四溅,鸡头几乎跟身体分开,仅一层鸡皮连着。这些黄皮子真是贪婪可恶,由于鸡笼隔着不能把鸡拖出来吃掉,却也要咬死这么多只鸡,幸亏我们出来及时,要不然我家的鸡都要遭殃了。我吓得哇的哭起来。我爸看着眼前这景象,气得抄起铁锨就跑进东边两间屋子里,就听见里边砰砰的声音,是我爸在掀木材,敲木头,一边掀一边吼:“你们这些畜生,住我的房子还来咬我的鸡,今天我就掀了你们老窝,让你们滚出去!”就这样折腾了大半夜,因为木材实在太多,到最后我爸也没找到黄皮子的窝。黄皮子还是没有赶走。

不过,从那以后,我家的鸡再没被黄皮子咬过,奇怪的是,连周围的黄皮子也没有来咬我家的鸡……

中国民间鬼故事不吓人第三篇-车轮底下的衣服

开货车的田师傅今天五十多岁了,跑过非常多的路,加上他生性健谈,一群人聊天时,往往他的话最吸引人。

人们都喜欢听奇闻异事,因为田师傅的阅历多而广,他又有极大的发言权,自然而然,他的听众最多。而且他说的很多事都是亲眼见过或者亲身经历过的,他总结说:“虽然科技文明日益发达,但自然的力量终究还是强过于人以及人的创造,而自然何其广阔,这里又有多少不为人知的地方呢,那些玄异的事,每天都在发生。”

田师傅说以前的年代,没有考过驾照,但即使如此,他的车技比现在许多考了驾照的小年轻强多了,以前开的是拖拉机,小沟小坎,大沟大坎,山间窄路,都遇到过,总能凭着一股劲,一鼓作气地轰过去。后来开货车,拉石头拉水泥,拉木料拉柴禾,他因为胆子大车技熟练,总是比别的师傅接到更多的活。当然开车有日间行驶也有晚间行驶,一路之中碰到过很多稀奇古怪的事。

比如有一次,他要去某个村拉油菜籽。因为村里人们种的油菜打下来的籽,要送到镇上去打菜籽油,村里没有打油的机器,往常村民们都是一副扁担挑,后来有了四他轮子的车,村民们都寻思着,不如大家一起凑钱,请个货车师傅把所有村民的菜籽一起拉到镇上去,再把打出的油拉回来,大家再按照原来各家菜籽多少斤两来分配这菜油。当然了,即使各家菜籽称得再精确,无论去拉菜籽还是去拿打好的油时,都须得有个村民跟着,一般都是由大家选出村里较有威信和最值得托付的一个人去。

而那一次,跟着田师傅把菜籽送到镇上去的,是村里一个被大家叫做张哥的人。

张哥也非常健谈,因此两人一路之中笑声不断。张哥对一路的路况比较熟悉,哪里有沟哪里有堑哪里有河,都非常清楚,他还说靠近河边有几户人家,特别喜欢针对开车的师傅们干些缺德事,比如他们经常孵许多的小鸡仔,却不是为了养鸡,而是为了讹钱。

那几户人家全都在新修的公路旁边,因为过往的车辆都必须从他们家门前经过,每当他们听到有轰隆车声远远来时,就赶紧往门前的公路上撒一把米,并且长唤几声,小鸡仔们立刻奔跑过去,聚在那里吃米。货车一般比较高大,而且一路声音也很大,开车师傅大都不会注意到前面有一群鸡仔在正前面吃米,所以货车们总是直接轧过去,自然而然,就有一些倒霉的小鸡仔被轧死。

而每当这时,那家的主人就赶紧出来,大喊大叫让货车停下来,并且就货车师傅轧死他家鸡仔的事,讨个说法。而这说法归根结底,无非就是,赔钱!按照地上被轧死的鸡仔数量去计算,至于每只死鸡仔赔多少,就看货车司机与那家主人交涉或者吵架的水平了,但即使赔得再少,也是鸡蛋价格的几倍。那些人家凭借这缺德的手段,着实讹了些钱。

因为有着这样的提醒,在路过那几户人家门前的公路时,张哥都是下车陪着田师傅的车一起走,如果看到前面不对劲,就示意他停下来。因此倒也一路无事。

田师傅把货车开到镇上打菜油的地方,两人一起把菜籽卸下来,然后田师傅再把张哥送一程。再路过那几户人家前面时,已是黄昏,两人都非常疲惫,张哥看见路面一直空荡荡的,也懒得下车去看,只是把头伸出车窗去看而已。

在有一户人家门口,明明之前远远看着没什么,就在货车经过的时候,突然从那幢房子的二楼飘下一个什么东西来,刹车已经来不及,田师傅眼睁睁地看着货车从上面轧过去。待到两人慌忙把车停了下车去看时,发现左侧前轮下压着一件衣服,极浅的蓝色外套,有几颗金属制的星星作为装饰,田师傅看到那户人家是老式旧楼,二楼阳光上有晾衣服的铁丝,还有一些衣服在那里如同旗帜飘扬,必然是一件衣服被风吹下来了。

田师傅试着拉了几下,但衣服被车轮压得死死的,无意间,田师傅似乎还看到衣服底下有一滴血。他索性就邀张哥上车了,反正不过是一件衣服,就算从上面轧过去,料想也不会烂,顶多主人家再洗一遍罢了。

无论是田师傅还是张哥,都没有把这件小事放在心上。直到几天以后,从镇上拉回菜油送到村里去的时候,又经过这户人家门前,田师傅看到屋里屋外白茫茫一片,一些人穿着雪白孝服,一边忙碌着一边嚎哭着。原来在办丧事。

据说这户人家死去的是一个中年妇女,一向身体健壮的她,就在几天前突然上身剧烈作痛,然后就那样死去了。而那妇女死去的日期,正是田师傅那天送张哥回去,轧过那件衣服之后。

本来田师傅也没有将两件事联系到一起去想,后来与一个道士聊天时,道士说:“人有七魂六魄,它们时而会脱离人的身体,出来活动一阵子,而它们一般会附在那个人最亲密接触的物体上,比如衣物之类。所以常穿的衣服最好不要突然去损坏它,因为会损及主人自身的运气……”

道士说了很多,田师傅一惊,两件事迅速在他里心拼合起来,那个中年妇女晒在二楼铁丝上的衣服突然被风吹下来,落在公路上被田师傅的货车轧过去,然后她就死了。怪不得田师傅在准备把衣服拉出来时,隐约看见过衣服底下的路面有一滴血。

田师傅在说到这件事的时候,唏嘘不已,很多人说,“也许是那户人家通过牺牲鸡仔的性命去讹别人的钱太多,受了报应而已。”

中国民间鬼故事不吓人第四篇-辩鬼镜

古滦州有一条通往口外的商道。它源起滦河下游的滦州古城,经由喜峰口北出口外,通往塞外大草原。之后并入古丝绸之路,远达西域。

这条通往口外的古商道上,人烟稀少,险恶诡秘。不仅时有狼群匪帮出没,还有“阴商”混杂在商贩行人之中。所以,这条通往口外的商道,又被人们叫做“阴商道”。

阴商,顾名思义,就是阴间的商贩。在这条商道上,每年都会有人死于非命,抛尸路旁。这些不能落叶归根,魂归故里的游魂野鬼,就变幻成人形,混杂在商贩行人当中,重操旧业,成为阴商。

“阴商”之说,让这条通往口外的商道,越发显得凶险诡秘。商贩行人不仅会遭遇狼群匪帮,发生不测。还时常有人在旅途中无故失踪,或蹊跷的死在客栈之中。据说,那些在旅途中无故失踪者,和蹊跷的死在客栈里的人,十有八九都是遭了阴商的毒手。因此,人们对阴商的恐惧,远大于穷凶极恶的狼群和杀人不眨眼的匪帮。因这些诡异的阴商,就混杂在商贩行人当中,防不胜防。

古往今来,在这条通往口外的古商道上,也不知有多少人有去无回,把命丢在了口外。可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为了生计,为了发财的梦想,仍会有人一年又一年,一代传一代的,奔走在这条凶险的商道上。

滦州城里有一个李老汉,赶着驴驮子跑了一辈子的口外,却安然无恙,没出过一点闪失。等他年过花甲腿脚不听使唤了,便把驴驮子传给了他的孙子李小虎,而退居在家,颐养天年。在孙子李小虎从他手中接过驴驮子,要离开滦州去往口外时,李老汉交给孙子李小虎了一个巴掌大小的铜镜子。他告诉孙子,这个镜子名叫“辩鬼镜”。是人是鬼,只要用着镜子从背后一照便知分晓。若被照的是鬼的话,铜镜里就会映出一具骷髅。

李小虎从李老汉手中接过“辩鬼镜”,如获至宝。说:“我说爷爷在商路上跑了一辈子,咋能安然无恙,从不出事呢,原来是有这么一件贴身的宝物。”

李老汉得意的点点头,说:“不错,我这些年跑口外不出闪失,能全身而退,的确是仰仗了这个镜子。今天我把它交给你,但不知你能不能用好它。”

“这有啥用不好的。你不是说了吗,是人是鬼,只要用它一照便知分晓吗?”

“然后呢?”

“啥然后?”李小虎挠挠脑袋说:“一旦分辨出是人是鬼,不就好办了吗?”

“咋个好办法?你倒说说看。我不放心的就是你在辨清人鬼后,到底会咋做。”

“这你有啥可不放心的,我又不是傻子。是人就一起搭伴而行,是鬼就远远地躲开它不就得了。”

“错,真要如你所说,与人搭伴而行,见鬼就避而远之,你爷爷我的这把老骨头,恐怕早就扔在口外了。”

“那是为啥?”

李小虎不解的看着爷爷。就见李老汉,慢捋着胡须说:“江湖险恶,人心难测。在这条商道上,其实最可怕的就是同道中的人。相比之下,倒是鬼要可靠些。我给你这个辩鬼镜,就是要你辨别人鬼,与鬼为伴。明白吗?”

李小虎惊愕的瞪大眼睛,似懂非懂。

李老汉说:“不明白也没关系,这种事得靠你自己慢慢去悟。不过你只要按我说的去做,就保你万无一失。”

李小虎怀揣李老汉给的辩鬼镜,赶着驴驮子离开滦州城,上了通往口外的古商道。

中国民间鬼故事不吓人第五篇-民间鬼故事|诡异的雾

这是一辆算得上豪华的长途客车。宽敞明亮的车厢,米色的升降高靠背椅,木纹状的车底板抹得干干净净,冷气开得很足,素色的窗帘毫不留情地将车外的酷热挡得严严实实。

我坐在一个靠窗的座位上,心里暗自庆幸,多花的那几块钱真值了,也同时有些诧异,一个小小的县城居然有这么豪华舒适的客车,怎么说,它那漂亮的外表和破旧的车站一点都不相称,算是开了眼界了。不一会儿,车上就快坐满了,我的边上来了一位矮矮胖胖的中年人,偏黑的脸上满是汗水,身上的衣服大概有几天没洗了。他掏出毛巾擦擦脸,便转向我,伸出了沾着汗水的手…………

真是个热情的旅伴,不到十分钟,我就知道了他的名字(因为姓钟,我就叫他老钟),工作单位(某家饲料公),家住何处,(我们住一个城市,长沙),手机号码和正在读初三的女儿的学校和班主任的姓名。

“我经常走这条路,大概需要五个半小时。”他可能觉察出我的些许不快,飞快地看了看自已那块已掉色的双狮表,补充了一句。

“从现在算起,不出意外的话,下午2点左右就到了。”司机发动了汽车,缓缓驶出了喧闹的汽车站。一个长相平庸的二十刚出头的男乘务员给每人分发了一瓶免费的矿泉水,趁着这个机会,老钟拍了拍我,笑呵呵的:“小伙子,你运气不错啊。原来没有空调车的,我都是第一次坐。”然后,一仰脖,咕噜咕噜,喝了大半瓶水。

看来车上大部分人都是这条线上的常客,他们的目光全被电视正播放的一部打打杀杀的港片所吸引。只有我贪樊的看着窗外的景色,而老钟已经睡着了,铿锵的刀剑撞击声中偶尔还夹杂着他深沉,均匀的鼾声。

约莫一个小时后,汽车进入了山谷,窗外一下暗了下来,司机换到低档,客车缓慢地沿山路盘旋而上,山里气温低,车内的空调早关了。我将窗户打开一点点,一阵阴汽的风吹进来,大夏天的,我竟然打了个寒颤。不知何时,山里起了大雾,远处山下的景色渐渐地被雾掩盖了,根本看不清楚。因能见度差,客车打开了前灯,象一条小小的鱼儿在牛奶般的雾海中缓慢前行着。而那丝丝的雾竟象有生命的东西般,从玻璃窗的缝中挤了进来。车厢里漂满了雾,我开始觉得有些奇怪了,这雾怎么没有一丝清甜之感,反而有些沉腐的味道,象有了百年历史似的,而且,颜色也开始变得有些异样,似乎成了灰色,我想问问老钟,透过薄薄的灰雪,只看到了一张多肉沉睡的脸。在连马路边的树都无法看清的时候,我收回了目光,港片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放完了,屏幕上一片白色,车厢里寂静无声,我也开始有了睡意………

以上就是中国民间鬼故事不吓人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中国民间鬼故事不吓人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590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