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短篇鬼故事5篇

本文5个中国民间短篇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云南民间鬼故事、衡阳民间鬼故事、民间电梯鬼故事、民间最真实的可怕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中国民间短篇鬼故事第一篇-起死回生

编者按:世间万物皆是因果报应,有因必有果,有果必有因。故事主人公的父亲曾经陷害自己的好友,现如今被冤鬼索命,真是告诫着我们当下的人切莫要起害人之心。寓意深刻,推荐欣赏。

(一)

秉县县令陈惟半年前忽患怪疾,诊治过的大夫均叹此病奇顽,无药可医。见父饱受病痛折磨,日渐憔悴,儿子陈国俊看在眼里,疼在心头,发誓定为父亲找到治病良方。

陈国俊年方十七,为陈家九代单传的独苗,自幼在青山书院求学读书。这日,他听闻同窗谈论起书院禁地藏有神奇古书的事,心想古书里会不会有神医奇方可以救父?

于是趁着月缺,国俊借黑偷偷溜进书院禁地,将里面的书籍一本一本仔细地翻了起来。最后,他的目光停在了那本没有封面的书上。拍拍上面的灰尘,他小声念了第一段:“太玄女,姓颛,名和,少丧父……行三十六术甚效,起死回生,救人无数。”

“起死回生?难道真有此事?”国俊正要往下读,却听得门吱嘎作响,吓得他转身躲到书架后面。

“不用躲了,我不是来抓你的,我不过是同你一样好奇罢了,快出来吧!”一个男声飘悠而起,听得人犯恍惚。

国俊小心翼翼地探出头,只见大门敞开着,一个着书院装束的少年站在门口,嘴角含笑,英气逼人,但看起来很面生。 鬼故事大全原创作品

“你是谁?看你穿得像书院的学生,可为什么我没见过你呢?”国俊走过去问。

“在下姓萧,名子良,为投靠远房亲戚来到秉县,前日才入青山书院读书,你自然是没见过我呢!”子良笑道。

国俊看他样子并不像坏人,便和他聊了起来。谁知越聊越投机,颇有种相见恨忘的感觉。

得知国俊违禁来此是为了救父,子良大赞他有孝心。

想起病重的父亲,国俊忙递过那书问道:“子良兄见多识广,能否告诉我这书中的仙女究竟是真是假?”

子良翻了翻书,说道:“贤弟,你问了别人可能不知道,问了我就算是问对人了!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确有此事!因为我曾经亲眼目睹过‘起死回生’的法术!我家在赋县的紫云村,那里有座紫云山,大家靠采集山上的紫云石度日,这种石头并不值钱,所以我们一直很贫困。当真是越穷越倒霉,前些年村里爆发了一场可怕的瘟疫,这种怪病蔓延得很快,它让人遭受下地狱般的痛苦折磨,直到最后煎熬气尽而死。”

“真是天有不测风云!”国俊叹了口气。

子良顿了顿继续讲:“据村里的法师说,这瘟疫都是村里人长年采集紫云石,削弱了山的镇妖之气所至。即使是再厉害的法师也没办法对付这些千年的妖魔。就在大家都坐以待毙的时候,从山上来了一个少女,她有着与太玄女相同的名字:颛和。而且,她还有太玄女‘起死回生’的能力,只要被她一指,死去的人就又会活过来,并且恢复健康活力。颛和就这样救了整个紫云村的人,自那以后,她便一直留在村子里,镇妖除魔,救死扶伤。”

“此事当真?太好了!这下我爹有救了!子良兄快快带我去紫云村!”国俊高兴得两眼都放出光来。

“带你去倒是不难,但你要发誓保密这件事。”子良说道。

国俊立刻举起三根手指作状发誓。

“明日卯时,书院后山上见!”子良神秘一笑,离开了书院禁地。

中国民间短篇鬼故事第二篇-避雨遇狐狸精

李小鱼是个走山的货郎儿,何谓走山,意思是挑着竹担,去往深山老林子的村落里贩些小货。

这货郎走山,可不是随随便便的一个挑夫都能做的行当。要知道,活人走老山林子,经常会遇到一些说不得的诡异事情。幸好这李小鱼,曾经随着一个游方老道士学了些皮毛术法,倒也能防身。

这日,李小鱼挑着担子行在山中,正坐在一片阴凉处歇脚。突然好端端的日头,一下子暗了去,闪电划过,涌来一大堆云,筛豆子般的雨点儿紧接着哗啦啦地落了下来。

李小鱼暗骂一声晦气。眼看着这老树林避不得雨,山里人都知道,老树招雷。

挑起竹担,迈开大步,李小鱼一路往前奔去。他记得先前路过时,老林子前头有个破庙。

破庙虽破,但总能避些雨的。

不多久,李小鱼走到破庙,低着头踏了进去。

破庙里,李小鱼抹了把脸,将身上湿透的麻衫解下,使力地耍打。

他突然听见有人尖声笑了一下。

李小鱼急忙四顾望去,只见一个身穿破旧青衫的老头,正坐在一堆枯枝燃起的篝火前,仰起脸,目光灼灼地盯着他。

说不出什么感觉,李小鱼总觉得那目光,有些阴邪。

“阿爷,您是附近村落来歇雨的吗?”想了想,李小鱼开口问道。

青衫老头不应声,垂下头,用干枯的手捻着一根细枝,扒拉着火。

李小鱼讨了个没趣,退到破庙门口,抬起头望着天。

他也不惧,破庙再破,好歹是供神的,寻常的脏东西,根本入不得。

突然,李小鱼想起,前几日去附近几个村落贩货,听乡人说,山有恶妖,时常要贡些猪羊生肉。

李小鱼有些心惊,回头看去,发现破庙中,那尊粗糙的石像,隐隐约约辨的出一只狐狸的样子。

那青衫老头尖笑一声,伸出有些干枯的手,直接从火堆里抓出一团黑乎乎的肉,也不拍灰屑,直接塞到嘴里嚼起来。

“烤火,烤火,烤了好吃。”青山老头扭过头,冲李小鱼说道。

李小鱼谨慎地看着,不多久,青山老头似是嚼到硬物,呸了一口,吐出一小块人指甲。

李小鱼只觉得腹中一片反胃,老头吃完,岣嵝着身子站起来,走去拖出一口棺材,垂下头悉悉索索地忙活。不多久,手里又抓了一团肉,直接扔到火堆里。

“烤了好吃,烤了好吃些。”老头咧开嘴,扒拉了几下火堆后,趴在地上快速向李小鱼奔来。

李小鱼急忙挑起货担,顾不得晾在庙里的麻衫,往庙外死奔出去。他回过头,看见身后的老头已经变成一只硕大的青皮老狐狸,正咕溜溜地转着眼珠,一边跑一边盯着他。

李小鱼扔下担子,迈开大步疯跑起来。可在这山林中,又如何跑得过山兽。

这时,天空一道巨大的闪电划过,一声巨雷轰然响起。

那青皮老狐狸见状,尖叫一声,抱着头往破庙里窜去。

传说天上有雷神,专司罚人间罪恶,怕是这老狐狸心中有鬼,吓得肝胆俱裂。

李小鱼喘着大气,寻回自己的担子,不敢停留,冒着雨往山下急走离去。

中国民间短篇鬼故事第三篇-民间妖事之雪地美人

栖霞山有两个石匠工人,是两兄弟,大工和小工,家住在叚子崄。

有一次,到崄山上开凿石块,作为生业。刚好遇上了大雪天气。大雪飘飘犹如人的手掌,一块块地下下来,覆盖了山峰大地,一座座山,犹如玉器雕成了一般,大地上也犹如铺上了一层银子,一卷卷雪花,犹如鹅毛飞舞,大工对小工说:“回去吧!准备吃晚饭了。”于是,就先走了。

小工在后面收拾了一下铁锤凿子等,放入口袋中,背在背上,也跟在大哥的后面,也回去了。

小工下山走到了路口,见到一个女子,长长的头帕蒙着头,并垂到肩上,穿着一件翠色的布袄,和一双镶着花边的靴子,站在大雪之中。

小工看着她,那女子嫣然一笑,对他说:“遍野迷漫,不认得路径了,能在我前面,带着我走吗?”

小工道:“姑娘要到哪里去?”

女子指着南边道:“我要到南山的村子中去。”

小工便带着她往南走去。

走到了村口,小工便站在了那里,意思是到了,让她一个人回去。

女子又道:“还是送我到家去吧!”

小工又继续往前走。

女子走到了家门口,就上去敲门,有一个老媪走出来开门,说:“我儿冒雪回来了吗?”

女子道:“中途有一个人送我回来。”

老媪看见了小工,便对他招手,说:“看天公絮絮不止地下个不停,又劳烦小郎走了那么远的路,送着小女回来。请进草屋来,围着火炉烤一下火,避一避寒气,等雪晴了再走也不迟。”

小工听了老媪的话,十分欢喜,想自己也不急着回去,进去烤烤火再走也好,就走进去,把工具放在地上。

看见地上有女子小靴子留下的脚印,犹如几瓣莲花落在水面上一样。

女子正好脱下靴子,把脚放支到小凳子上烤火,并说:“皑皑白雪,直没到绣花帮处,幸好天气冷冻,不会消融,否则我的袜子都要被浸湿了。

老媪见小工山下,全身都挂满了点点的冰絮,四处看了一下,也想不到一个法子,把他上的冰絮除掉。

女子就从衣袖中取出一张手帕递给老媪,老媪又转递给小工。

小工接过手帕,自己用它拂去身上的冰絮。

女子又取过柳树枝丫来,放在火炉上,一会儿,火便隆隆燃烧起来,整个屋子里都散发着热气。

小工为了暖和一点,把手伸到火炉上面,烤了一下。

老媪取来一个小壶,摇了一下,倒出酒浆来,对小工说:“喝一杯,驱赶一下寒气。”小工接过杯子,就喝了下去。

老媪坐在女子的旁边。又问起了小工的情况,小工都一一告诉了她。

老媪道:“小郎还没有娶亲吗?”

小工道:“是的。”

在一旁的女子站起来,看了一下小工,就走进房里去了。

老媪又接着说:“我是一个孀妇,只有一个女儿,还没有许配人家,小郎要是愿意入赘到我家,尽到一个半子的职责,家里洗衣烧饭的事,就不用你发愁了。”

小工道:“承蒙姥姥不嫌弃,我心里实在感激。只是我身无分文,等我回去告诉兄长和嫂嫂,让他们给我打算一下。”

老媪笑着说:“我给你成婚,就是为你分担忧愁,难道还有给你头上戴上一顶愁帽子,让你不放心吗?”

老媪看屋檐前面,大雪疯狂地下着,没有停止的迹象,天又差不多要黑了,便说:“小郎今晚是回不去了!就在今晚完成婚事吧!况且大雪弥漫,你回去的路也不近,并且我家里也没有多余的榻,这实在是天作的巧合啊!”于是,就站起来,走进内室去了。

一会儿,就听到里面母女俩私自说着话,又伴着嬉笑声。

又过了好久,老媪拿着两支燃着的红蜡烛,从里面出来。

女子也跟在后面,穿着一红色的绸衣。

老媪叫小工和女子对面站着对拜,小工拉着女子的衣袖,要想说什么,可又说不出,想要下跪对拜,可又没有跪下去,就这样草草成了礼,老媪也受了他们两拜。

拜完之后,女子又走进去,接着便摆上酒菜果品,虽然比不上大鱼大那么美味,然而那样的菜饭,都不是小工在家能吃到的。

吃过饭之后,小工便和女子进了房中,十分恩爱,成为了夫妻。

中国民间短篇鬼故事第四篇-灵狐传说

故事发生在解放前,凤凰山下有个叫秋生的中年人,祖上几辈都是跑深山的采药人,到了他这辈也不例外,虽然辛苦,但也挣不了几个钱,勉强维持家用,要想以此大富大贵,那也只是幻想罢了。

这年秋天的一个傍晚,秋生从山上采药回来。这天运气不错,挖到了一个很大的老山参。他边走边摸出山参看,想着这个山参一定能卖上好价钱,然后买些面粉够全家吃一段时日的。越想越高兴,浑身是劲走路脚下生风。

刚到山脚,突然,侧面的一个小山坡上跑出几个小狐狸,一阵风似的跑没影了。这里会不会有狐狸窝啊!秋生好奇,就上去看看。原来,岩石后面躺着一个已经昏迷不醒,身材矮小的老头。

老头身上穿着一件全白的狐皮大衣,一只腿上有枪伤,气息若有若无。秋生一看不能见死不救,于是就卸下肩上背的药材篓子,把老头背回家里。

回到家后,给老头喂了姜糖水。然后又回到山坡上背回药材篓子。秋生回来不一会儿,老头苏醒了,说自己姓胡,是一个郎中,上山采药迷了路,遇到了土匪。土匪要他留下身上的狐皮大衣,这是祖传的皮大衣,他不舍得,逃跑时被土匪一枪伤到大腿。他负痛狂奔,终于逃离了土匪的追击,到了小山坡,筋疲力尽倒下了,要不是遇上秋生,说不定已经命丧黄泉了。

秋生劝胡郎中别着急,安心养好伤再走。但他心里很疑惑,按理说亲自上山采药的郎中,不会出自富裕人家,怎么会穿着名贵的狐皮大衣?疑惑归疑惑,现在是治伤要紧,也就没往下多想。

秋生是采药人,家里有的是药草,胡郎中指点着秋生捣碎了,然后敷在伤口上。半个月后,胡郎中伤口痊愈,对秋生千恩万谢一番后,离开了。

胡郎中离开的第二天,秋生拿着山参到收药材的商行,经过一番讨价还价,秋生还是嫌商行给的价钱不公道。正在这时,一个身着很阔气的富商拉了他一把,意思是外面说话。秋生跟随着他走出药材商行,来到僻静处,那富商用天价买走了秋生手里的山参。

秋生有了钱,购置了不少田地,做起了农户。经过辛勤的劳作,日子逐渐好了起来,结束了世世代代贫穷的日子。

可是天不遂人愿,这年,秋生的儿子患上了一种莫名其妙的病,不吃不喝,整日都病恹恹的。村里的郎中无法诊断,更不能对症下药。郎中对秋生说:“看来你只有去请城里的回春堂药铺的”妙手张“了。

”妙手张“是远近闻名的神医,各种疑难杂症到他那里无不迎刃而解、手到病除。秋生多年与药草打交道,当然也有所耳闻。于是当即动身去城里请”妙手张“。

说来,秋生对”妙手张“还有救命之恩。多年前,他在山里采药,遇到了独自进山挖人参,失足摔下山崖而昏迷不醒的”妙手张“。(当然,那个时候这个”妙手张“还没有出名。)秋生把他背了回来,还请村里的郎中给他救治。

”妙手张“康复后,对秋生说,以后有什么困难尽管去找他,定然鼎力相助,以报救命之恩!

秋生到了回春堂,”妙手张“热情地接待了他,听了秋生的来意之后,”妙手张“眼珠飞转,说:”我必定竭力报答恩公,即便耗尽这里的所有名贵药材也在所不惜!“

秋生感动得掉泪。

”妙手张“又说:”不过,我听说恩公上次挖到一个千年老山参,卖了后发了大财,能不能给我也挖一个啊!“

秋生苦笑:”我采药草多年,第一次挖到老山参,那真是可遇不可求,要再次遇到那有那么容易。“

”妙手张“听了这话生气了,不管秋生怎么哀求,他就是不愿出门。最后,干脆闭门不见秋生了。

媳妇对秋生怨恨地说:”当初你就不应该救他,现在他对我们见死不救,简直就是恩将仇报!“

秋生叹气说:”他是他,我是我,人和人是没法比的,当初我救他就没想到要他报答。“

可是,眼看着儿子的病越来越严重,随时都会断气,秋生在绝望之下,决定死马当活马医,决定重新背上药草篓子上山,采药给儿子治病。

这天,秋生背着药草篓子采药回来,刚进院子,正见媳妇和胡郎中在院子里说话。胡郎中说:听说恩公的儿子身患重病,将不久于人世,就赶过来了,试着下药,没想到还真有效。

请胡郎中重新进屋后,秋生这才注意到,儿子已经可以起身倚靠在床头,脸色有了生机,媳妇在一旁高兴得直抹眼泪。

秋生激动得热泪盈眶,倒头便拜。胡郎中把他扶了起来,说:”我是郎中,治病救人是份内的事,何况你曾经救过我的命。与人为善终得善缘啊!“

秋生感触万分,当初要是自己对胡郎中置之不理,现在还能把儿子从鬼门关拉回来吗?

后来,秋生的儿子服了胡郎中留下的几服药,病就彻底痊愈了。”妙手张“大跌眼镜,他疑惑不解,因为方圆百里内根本就没听说有姓胡的郎中,而且医术比他高明。

后来有一天,秋生正在田里劳作,一个猎人路过,看着田里丰收在望的庄稼,猎户万分惋惜地说:”两年前,我在山中开枪打中了一只白狐,却还是给它跑了,不然,我今天也会有像你一样的好日子。“

秋生和他是老相识,因为采药人和猎户在山里经常碰面。而这个猎户也有个儿子,两年前他的儿子挑水浇菜,摔了一跤,一只脚竟然摔断了。更离奇的是,方圆百里的郎中看遍了,还是接不了骨,最终成了瘸子。

哈哈!胡郎中说的没错,真的就是与人为善终得善缘啊!

中国民间短篇鬼故事第五篇-鱼缸

1)

有一双嘴唇正在她的脸颊上摩挲,动作轻盈,肌肤迷醉,林月儿忍不住的呻吟了一声。她体质敏感,觉轻,而且总是睡不踏实,稍有一点动静就会被惊醒,但是这唇吻的动作实在太轻柔了,仿佛带有一种轻微的电流感应,抚慰了她久旷的寂寞,弱化了她的警觉意识,睡眠程度不由得更加深了。

那双温柔的嘴唇开始移向了她的耳垂,霎时间全身的酥麻颤抖了她,而她的身体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栗起来,这个人会是谁呢?是唐渊仁?还是唐渊义?她心里无法确定,这兄弟俩人外表同样的斯文,但是在性爱的表现动作上却是截然的相反的表现,唐渊仁象是一块冰,他那无动于衷的冷漠会让林月儿不由自主的疯狂投入到他的怀中,而唐渊义则像是一团火,席地卷起能够将她身体每一寸肌肤全部的融化。

梦境中的那个人形影模糊,而且无法确认,但是林月儿朦胧中的意识仍然保持着几分清醒,她知道这个人不是唐渊仁,也不是唐渊义,那么他会是谁?会不会是昨夜在酒吧里遇到的那个年轻的男子?

没错,应该就是他。当时的他坐在座位上,文静秀气的脸颊上有着一双迷蒙的眼睛,睫毛长长得就象一个羞涩的女孩子,当他的目光与她相遇的时候,她看到他举手酒杯,向她微笑着示意,他的笑容有着一种无可抵御的力量,霎时间击溃了林月儿的矜持。

林月儿已经忘记了自己是怎么走到了他的座位前,只记得自己坐在他的对面,入神的看着这个男人的那张脸,而且被他优雅的风度所征服,被他像阳光一样的笑容所迷醉,而且他的声音是那样的温和动听,他的目光是那样的火热而充满了激情,林月儿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正在融化,后来那个男人的手搀起了她,温情男子的目光饮醉了她,她已经是立足不稳。

那个男子一直将她送回了家。

在梦中,林月儿的眼皮忽然一跳,不对,不对,男子送她回来之后替她倒了杯水,让她喝下去,然后将她抱到床上,盖上绒被就锁上门离开了。他叫庄秦,是一个君子,是一个性情高傲的男人,自行其是,不避嫌疑,但也决不会趁人之危。那么这就是说……这个正在以优雅的动作引发她生命激情的人是谁?他是怎么进来的?

林月儿猛然惊醒,就在这刹那间的功夫里,左耳上那温情的摩挲转变为剧烈钻心的痛疼,她不由自主的惨叫一声,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房间里光线昏暗,只有壁灯打开着,通往客厅的房门敞开,柔和的灯光透射出去,映照着客厅里一块水晶一样透明晶体,那是林月儿的紫月兰珠,是她最心爱的物事。她惊魂未定的喘息着,借助反射光线依稀看到门外有一双精致的高跟鞋,她想起来了,这就是那个名叫庄秦的男子送她回来之后替她脱下来的,他没有将这双鞋随手丢在床边,可见他是一个细心的男子。

象这样的男子,是人世间的精品,可遇而不可求啊。

林月儿心里忍不住有些伤感,象她这样的女人,就象笼子里的金丝雀,就象鱼缸里的美丽金鱼,只能被有财势的男人包养起来,除此之外她别无生存能力,这种境遇决定了她与庄秦只能是有缘相遇却无法相随,生命有着太多的无奈,林月儿早已习惯了这种无奈的现实。

昨天夜里太过于耽迷了,林月儿掀开绒被,将一只雪白的脚放在地毯上,庄秦那个男人的优雅让她忘记了一切,竟然没有给紫月兰珠喂食,心里笑着自己的任性,林月儿跳下床,蹦跳了一下,她拥有着美人鱼一样富有弹性的身体,玲珑浮凸,纤细苗条,活力弥漫,清丽如兰,她比任何人都迷恋自己完美的身体……她欣赏的目光落在胸前,却突然之间怔住了。

她看到了鲜血!

血正顺着她的肩膀淌流下来,已经流了好一会儿,只是因为那种温热的舒畅麻痹了她的知觉,竟然没有察觉得到。

这时候她才突然想起配来时左耳那钻心的剧痛,她的手颤抖着,试探着摸了一下左耳。

那只弧形精美细嫩圆润的耳朵不见了,她只摸到了一片被撕开的皮肉。

呆呆的看着自己那只沾满了模糊血肉的手,好长时间过去,林月儿才感觉到创口处那揪心的痛楚,失声的惨叫了起来。

以上就是中国民间短篇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中国民间短篇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44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