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真实鬼故事5篇

本文5个中国民间真实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流传的鬼故事微盘、德国民间鬼故事、东北民间鬼故事、古代民间神鬼故事传说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中国民间真实鬼故事第一篇-这回我该搬走了

这个故事发生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那时做了三十多年民办教师的父亲终于转正并当上了校长,故事发生后,他曾经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文绉绉的话:正义和公道可能偶尔会迟到,但绝不会旷课!

父亲所在的那所学校叫河口小学,学校附近有个村子叫河口新村,村子里的农家子弟多在这里读书。之所以叫河口新村是因为过去曾有个老的河口村在呼兰河的下游,后来废弃了,当地人们在河的上游重建了新的村子。尽管父亲一直是民办教师,但谁也不敢否认他是我们这一带最博学多才的人,很多人就是从他那里知道了河口村不堪回首的悲惨过去……

伪满康德十年,因为村里有人救治并放走了一名受伤的抗联,而这个抗联则刚刚刺杀了一名驻扎在县里的日本宪兵队的宪兵。这支宪兵队的宪兵们几乎都来自日本的岩手县,乡情让这些远征的兽兵们更团结,更齐心也更凶残,出事后,他们发疯了似地搜捕凶手,要为战友、老乡和兄弟报仇。

最后,他们在河口村锁定了凶手的踪迹,但任凭他们挖地三尺最终也没有抓到凶手。恼羞成怒的宪兵队长命令将全村男女老少集中到河滩上,先是放火烧光了村子里的房子,然后逼大家说出抗联的下落,如果不说,就会让大家“好看”。

父亲分析,这名抗联当时肯定逃远了,或者牺牲了,否则,真的就会象过去电影里常常出现的情节:危急关头,我方战士大义凛然地从隐蔽处挺身,而绝不会让群众替自己扛着……但河口村人没这么幸运,鬼子以及汉奸翻译喊得嗓子都冒烟了,也没有人吱一声,这时,宪兵队长疯了……

每每讲到这里时,父亲都会浑身哆嗦,直淌眼泪:鬼子真狠,真狠,比他妈的胡子狠好几百倍!我们这地方把土匪称作胡子,过去,我们这里在吓唬不听话淘气或者晚上不睡觉的小孩子时常常说“胡子来了”,可见其心狠手辣,可鬼子比他们还狠几百倍!那次鬼子没动刀更没开枪,而是把全村男女老少衣服剥光,身上抹上荤油,然后放出几条体格比牛犊子还大的狼狗直接上人身上去咬、去掏!就这样,全村人差不多都被活活喂了狼狗,只有老村长和一个贪玩的孩子当时没在村里幸运躲过了此劫。鬼故事

幸存下来的一老一少的命运并不比喂了狗的乡亲们好,他们一个疯了,一个傻了!原来,鬼子把大伙儿抓走后,正好他们也回村了,就躲在村口一棵大树上,他们亲眼目睹了亲人们被喂狗的全过程……老村长用一只大手紧紧地捂住了这个名叫彪子的孩子的嘴,差点没把他憋死,而他自己把下嘴唇都咬烂了!

鬼子撤走后,邻村的人来帮着收尸,完事后,要把他俩带走,可老村长拒绝了,他中了魔障似地嘴里反复叨念:全村人都在这儿呢,我们俩哪儿也不去,就和大家伙儿在一块……直到等到那一天我们再走……大家猜想老人一定是悲愤过度糊涂了就没有再勉强。

当天夜里,有大胆的好心人担心老少二人有什么不测,结伴来探听动静,他们没有听到哭声,只听见老村长絮絮叨叨地和彪子说:好孩子,咱们不走,直到那一天后咱们再走,那一天早晚是要来的……

黑龙江大部分地方光复后就解放了,新生的县政权决定重建新的河口村,由于老的河口村发生了那么大的惨案,而且遇难者的遗体就埋在了村子的原址上,所以新的河口村就在老村的上游选了址。河口新村处上风上水之地,地广田肥,很快人丁兴旺,可即使这样,惨案幸存下来的老村长和那个名叫彪子的孩子还是不肯离开老村。

一问他们为什么不走,他们就还是那句老话:我们不走,直到等到那一天来了,我们再走……人们刨根问底:那一天是哪一天?他们就所答非所问:反正那一天是早晚要来的!弄得大家都很无奈,于是只好作罢。

中国民间真实鬼故事第二篇-旱鬼

旱鬼,又叫旱魃,或旱骨桩。其实应该就是僵尸的一种。每逢大旱之年,这类东西便会出现,又或许正是因为这类东西的出现,才会出现大旱之年。据老人讲,一般这种东西的形成是因为这人死前是带着怨气入葬的,到了一定年头便会走出墓地,不停的喝水来保持自身与在棺材里的体温大抵相似,但要命的是这玩意是带着怨气出来的,据说会吃人。

在我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那年夏天,大旱,我们那便闹过一则旱骨桩的故事。

在事情总爆发以前,已经连续一个多星期,村里的人议论纷纷,说是哪个村子里出现了旱骨桩,有人看见那东西从坟地里爬出来后在沟边喝水,有人看见它吃地里的青蛙,又有人说他家的牛不见了,怀疑旱骨桩给吃了。事情越传越邪乎,后来有人站出来说是查明了,那个坟地是我们小学的一个老师的墓地。那位老师,大伙是知道的,就是因为跟媳妇吵架打了起来,然后一气之下喝农药死了。这样以来,确实是比较吻合了,应该就是闹旱骨桩了。

当时那个旱骨桩只是在夜里出现,属于比较奇怪的一个。于是每到夜幕降临前,家家都封门闭户了,村里的狗也闹的出奇,每逢半夜时分,便叫唤的厉害。但一到白天,便啥事也没有,只是村里的动物遭了秧,这家的羊被什么东西咬死了,那家的牛不见了。由于白天一般没什么状况,学校照常上课。

这天早晨,我和同村的几个小伙伴刚走进校门,就发现气氛不对,校园里站满了学生,没人在教室里待着,老师们好像在开会。找个同学一问,说是三年纪二班的一个同学在教室里看见了一个白影的东西,他们班的同学在一片尖叫声中都跑了出来。这个事情说来也奇怪,高年级的学生有几个胆大的过去看了,说是啥也没看见,而低年级的学生却说能看见,反正我是没敢去看。后来听老人讲,小孩在十岁以前是能看见一些大人看不见的东西的,因为小孩的眼睛比较干净。

正在校园里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从学校旁边的一个村里赶过来了一群男劳力,手里拿着叉子,铁锨,锄头之类的,说是看见旱骨桩在白天出现了,正在往学校这边来。这下连校长也坐不住了,惊恐已经写在每一个人的脸上。校园里开始哭声一片,当然我也被吓哭了。在学校大门关闭了一段时间后,也许是因为校长考虑到如果学校出事了,他也就完了,干脆就打开了大门,让我们各自往家跑,如果在家里出事了也就怨不得别人了。当然这些都是事后长大后我才想到的。反正我们村里的都一起往家跑,村头的大人不知出什么事了,也全吓坏了。于是村里的大人往外跑接孩子,孩子们往家跑找大人,乱成了一片。

学校停课,警察来调查状况。后来,警察抓住了一帮盗窃团伙。这帮家伙们作案时全身披着白麻,趁着大旱之年,打着旱骨桩的旗号吓唬村民,以便于作案。这在我们当地是很出名的一起盗窃案例,不过现在倒成了茶余饭后闲谈的聊料之一了。然而,当时的民风现在看来还算比较纯朴的,盗窃分子还是有些心虚的,打着鬼魂的旗号先来吓人然后再盗东西。现在他们的同类中人估计要笑话他们的前辈了,因为他们已经是明目张胆的抢掠了,大白天入室打劫杀人之类的,已是家常便饭了。

中国民间真实鬼故事第三篇-古代鬼故事之碧螺春

一。殷十三

我拉住一个仆人问:“看到殷十三了吗?”

仆人毕恭毕敬地回答我:“回二少爷,我刚刚看到夫人把她叫到大堂了。”

我应了一声:“哦。”便直奔大堂而去,刚到就看到我娘递给殷十三一包东西。看到我进来了,娘高兴地招呼着我说:“寺儿,十三要嫁到咱们家,就把这碧螺春当嫁妆吧。”

虽然我不是很喜欢喝茶,但我明白这碧螺春的宝贵。这碧螺春是御赐的苗子,所以我娘格外宝贝这苗子,并把这苗子种在了院中,只给家中人饮用,就连一向关系甚好的世伯想要些品一品,娘都不肯给,气得世伯拂袖而去。

我微笑着握住羞红了脸的殷十三,问娘:“娘,我和十三什么时候成婚?”

“我看过黄历了,下个月初八是个吉日。”

我和十三的相识要追溯到三年前。

我爹战死沙场的消息传来时,同时来的还有朝廷对我们端木家族的赏赐:一株名贵的碧螺春苗子。

这株苗子是爹用命换来的,因此娘视此碧螺春如命,要我们用最好的山泉浇这株苗,决不让那碧螺春苗子出一点差池。而为了尽孝道,采山泉的任务便由我承担了。

我去山间采山泉的第十三天,遇到一个一袭白衣的姑娘坐在山泉边嘤嘤哭泣,她的面容不是很出众,但颇有气质,一看便知是个大户人家知书达理的姑娘。

看她不停地抽泣,我心生怜悯上前询问:“姑娘,你为什么哭呢?有什么事你就尽管说吧,我能做到就一定帮你。”

她拭了拭眼泪说:“我爹本是当地的富商,怎想家道败落,而家乡又闹了瘟疫,我和双亲背井离乡到了这里,怎料……怎料途中遇到了熊,在逃命的路上失散,我再回去找他们时……已晚了,只找到了他们的尸骨……”

我同情地看着这个苦命的女子。

“不要哭了,我把你送回你的家乡吧!你在家乡还有亲人吗?”

“呜呜……没有,现在就剩我一个人了……”

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样子,我在心中暗下决心,想把她接到府中住,便问:“如果姑娘不嫌弃,就暂住在寒舍吧。”

她诧异地抬起泪眼,然后胆怯地说:“谢谢公子。”

“好了,先把眼泪擦擦,你叫什么?”

“我叫殷离。”

“你既然要住到我家了,就代表你已经脱离了过去的生活,你还是换个名字吧!离这个字也不太吉利。”

我想了想说:“我是在家父逝去的第十三天遇到的你,以后就叫你殷十三吧,这名字既好记又顺口。”

她低眉顺眼地应着:“好的。”

就这样,我把十三带到了家中,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并且乖巧可人的她,立马博得了我娘的喜爱,我娘安排她住进了别院,但她属于外人,所以是没有资格享用碧螺春的,现在娘把碧螺春给了十三,说明娘已经默认了十三这个儿媳,把她当作一家人看待。

我在心中暗喜。

中国民间真实鬼故事第四篇-鲛绡帐

(上)

冯癸祖籍山西,出身于盗墓世家,从小就跟着叔叔、大伯打洞盗墓,小小年纪时就积累了一身的经验,声名鹊起,名震巴蜀。

盗墓归属于外八行里的盗门,这一行干的就是没本的买卖,命就是本钱。他十六岁那年,他三叔、大伯还有自己的亲爹在一次翻窑时,从盗洞刚下去不久,整座墓就坍塌了,三个人都被活埋在了墓里。

四川巴蜀这一带,暗地里都把盗墓称为“翻窑”。如果墓中的死人尸体保存完好,没有腐烂,墓中十有八九会碰上些麻烦,这种墓称为“火窑”,多半会有暗器机关,或是毒烟,或是流沙,也有可能碰到诈尸起尸的情形,总之是凶险墓测;如果墓里已经被洗劫一空,让人捷足先登,是座空墓,则称为“水窑”;皇帝或是皇后的墓称为“黄窑”;王官大臣或是封疆大吏的墓称为“红窑”;。墓里穷得叮当直响,没啥值钱东西的叫做“白窑”。

翻窑就怕碰上“火水白”。明知道遇上“火窑”九死一生,但是这种墓里面一般都有特殊的宝贝,才能保证尸体不腐,类似定颜珠或是养阴玉一类的玩意儿,真是弄出来一个,绝对是价值连城的东西,顶得上一箱子金银玉器。所以即使明知道有危险,但是碰到这种墓,也都红了眼的往里冲,结果自然是九死一生。最让人郁闷的就是碰到“水窑”和“白窑”,墓里顶多就有几只大碗或是干脆被洗劫一空,费了半天劲,最后恐怕连这几天口粮都换不回来,也只能自认倒霉。

冯癸独走江湖的这十几年间,交了两个过命的朋友,一个叫周小八,一个叫张宝忠。

周小八祖籍天津,从小在道观里长大,后来打起仗来,老道也跑了,观也被占了,十八七岁就流落江湖,也是苦于生计所迫,无意中就卷入了盗墓这行。当时岁数不大,但是人机灵,又精通风水术,对五行八卦颇有造诣,短短六七年的工夫,就混出了名堂。虽说墨水不多,但对于奇门遁甲,五行八卦这些东西却是了如指掌,这种人在这圈里极受重视。

张宝忠是习武之人,祖传的一身好武艺,身手敏捷,力大威猛,打得一手漂亮的八卦掌,还有一手绝话,就是打“铁弹子”,可以说,那是百发百中,百步穿杨。地地道道的东北人,据他自己说,他家是在旗的,祖上是乾隆爷御前的一等侍卫,高来高去,陆地飞腾,窜房越脊,如履平地,至于这事到底准不准,谁也不知道。

当时在山西有一个很有名的盗墓贼——马六。

马六原名马騳驫,因为名字生僻,所以都叫他马六。以前从过军,打过仗,死人堆里打过滚,生来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后来也不知道因为什么从部队里逃了出来,背地里干起了盗墓的勾当。

因为这人胆大心细,做事利落,再加上为人处事极其仗义,所以在江湖上口碑还不错,颇有些威望。

有一次,马六“支锅”,广发英雄帖。冯癸这哥仨当时年轻气盛,听说是道上的马六爷支锅,顿时热血沸腾,想也没想就插香入了局。像他们这些年轻人,还正处在个人崇拜的年龄阶段,平时经常听说马六的种种事迹,有机会能和马六一起干事,自然是乐不得的。

只不过事后才知道,马六这次支锅挑的竟然是个“黄窑”,墓主人不是别人,正是后蜀皇帝孟昶。

孟昶是五代时期后蜀高祖孟知祥的第三子,也是后蜀末代皇帝,在位三十一年,四十七岁时暴死。刚做皇帝时,也是励精图治,衣着朴素,兴修水利,注重农桑,实行“与民休息”政策,一度国势强盛,将北线疆土扩张到长安附近。但是在后期,开始沉湎酒色,不思国政,生活荒淫,奢侈无度。

奢侈的程度实在让人砸舌,就连他的夜壶都用珍宝制成,称为“七宝夜壶”,做为自己撒尿的专用品。据说这只夜壶样式奇巧,是用七种名贵珍宝制作,价值连城。当年,宋军消灭后蜀以后,这只七宝夜壶到了赵匡胤的手上。赵匡胤看到后,也是无比震惊,长叹一声道:“溺器要用七宝装成,却用什么东西贮食呢?奢靡至此,安得不亡!”于是大力的把这个“七宝夜壶”给摔了个粉碎。

孟昶的生活奢侈的有名,这七宝夜壶只是个小意思,据说他的一个宠妃使用的痰盂都是“兔毛水晶”制成的,就不要说别的器具了。墓里的宝贝肯定少不了,随便拿出个掏耳勺估计都得是黄金镶钻的。马六事先也和大家说明白了,这次干活,里面有多少宝贝,他一文不要,他就要一件东西,就是墓里的“鲛绡帐”。

说起这“鲛绡帐”,就不得不说到一个人,就是孟昶最宠爱的“花蕊夫人”。

中国民间真实鬼故事第五篇-痴狐

夏天的夜晚,清幽美丽。不知过了多少个夏天,我还在痴痴地想他。我叫千幻,是一只白狐,修炼千年幻化为人形。我在等一个人,他叫洛夏。他已离开了一百年,我还能清楚地记得他的样子。

初见之时,我在月湖边梳理长发,他从山坡上摔下来,晕了过去。我壮壮胆走近他,帮他洗净伤口,敷上草药。过了好几天,他醒了。“这是哪儿?”他白皙的脸上镶了对好看的眸子,如星辰般闪烁。我慌乱地避开他的目光,低着头说:“这儿是幽静谷。”

他叫洛夏,跟旅行团来旅游,结果一个人走散了,不小心掉下了悬崖。洛夏就在幽静谷住了下来,一边养伤一边找出口。他问我:“知道怎样出去吗?”我摇摇头:“不知道。”从小到大,我就独自生活在幽静谷,以前,我还以为世界就只有这么大呢。

白天我们一起找吃的、找草药和出口,晚上就一起躺在草坡上看星星、讲故事。有一天晚上,洛夏突然问我:“如果我能找到出口,你愿意跟我一起走吗?”我摇摇头说:“我不会走的,这辈子我都不会离开这里。”他沉默了,我也是。我们枕着各自的手臂,心事重重地看着星空。

一连几天,洛夏都郁郁寡欢。看到他愁眉不展的样子,我也开心不起来。我开始和他一起想尽办法找出口。在屋里,洛夏找到了一个箱子。

其实,从我有记忆起,就知道这个箱子里面放着很多发黄的书籍。那些书,平时我是不看的,因为我觉得那只是无聊的消遣。但洛夏想看,我只好耐着性子陪他看。有一天,洛夏出去摘野果,我无聊地翻着其中的一本书。突然,我差点儿惊叫起来,我发现了出口的秘密:这个屋子的主人用自己的一滴血,滴在幽静谷天与地的交界处,就可以顺利地走出这个古老的山谷……

那个夏夜,也像现在这样宁静美丽,天上的星星亮得像洛夏的眼睛。送洛夏到幽静谷出口处,他兴奋得又叫又跳,我也跟著他开心,但不知怎么还有些莫名的失落。洛夏走了几步回头大喊:“千幻,你等我,我会回来的。”说完飞一般地跑远了……

时光飞逝,又迎来一年宁静美丽的夏夜,洛夏还没回来。我偷偷看过灵镜,洛夏似乎忘了我。书中记载:只要走出山谷,就会忘记过去。

从此,我每天都通过灵镜看洛夏的生活,看他日渐苍老的容颜,看他被尘世间各种纷扰困惑的表情,看他儿孙满堂的开怀欢笑,也看他拄着拐杖步履蹒跚的孤独身影。灵镜里的我,还是当年的俊俏模样,青丝不改,衣袂飘飘。

终于有一天,灵镜里再也找不到洛夏的影子……我走到月亮湖边,对着湖面的倒影慢慢梳理着我的长发,告诫自己不要再空想了,可不知为什么,却抑制不住伤悲。

几滴泪水落进湖面,泛起一层层涟漪。恍惚间,湖面上又浮现出那张青春年少的脸,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千幻,我回来了……”余音袅袅,在我心里回荡,好像一转眼就是一百年。

以上就是中国民间真实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中国民间真实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44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