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传统鬼故事5篇

本文5个中国民间传统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民间短篇鬼故事大全、民间农村真实鬼故事有声、民间替身鬼故事、日照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中国民间传统鬼故事第一篇-出诊夜半

淄川,蒲松龄的故乡。从老蒲的蒲家庄坑坑洼洼往这山里边走,有一个小村庄,叫刘家庄。民国三十年,这一年庄里的刘老太太六十岁了,一个人孤孤单单,怪招人可怜的。

她和老伴一生无儿无女,老伴在家里种地,她则给乡亲们看个病。老两口子的家就在这村头,一来她给人家看病方便,二来那就是她家的地就在这里,房子只能在自己的地里盖。你看虽然这里全是山地,打得粮食不多,可是加上老太太给乡亲们看病,人家给点东西什么的贴补着,这日子也算过得去。

只是自从前年老伴得病去世了以后,这老太太那就精神大不如从前了。你说是不如从前那就不如从前吧,可是这给乡亲们看病的事情,这老太太她那还是不能放下,原因呢,那就是他们这里是山区,人烟稀少,交通不便,这个地方它缺医少药。你要是不给乡亲们看了,这乡亲们那该咋办?这地方它就没有其他的医生。

说起来老太太这干医生,那还是她跟着她老爹学的呢,想当年,老太太的父亲那是一个郎中,膝下就她这一个姑娘。虽说是在这封建社会,这女孩那是很少有念书的,可是没有办法,她的父亲那还是把这给人治病的医术一点一点的传授给她了。

那时候给人看病,不像现在这样,那主要就是靠望、闻、问、切,看完后给人家开点中草药,简单。就这样慢慢的这姑娘她那就学会了,可学会了那是学会了,她却从不给人家看病。后来她的老爹去世了以后,没有办法了,她这才被逼着赶着鸭子上架,慢慢地给人家看开病了,你别说这时间长了,她这名声还挺响了呢。只是她这看病那是不收人家钱的,人家这主家过意不去,愿意给她点东西,她推辞不过的,那也就收下了。

这年夏天的一天晚上,这老太太她正在家里睡觉呢,就听到有人在敲她家的院门,“大娘,大娘,我们来请您去看病。”声音轻轻的。

一听说有来求看病的,老太太那就赶紧起来了。看病这是她的职责,再说了没有重病,谁能晚上来请呢?

“哪里的病人?什么病?”老太太一边开门一边问道。(鬼大爷:转载请保留!)

“就这邻村的,受伤了,发高烧。”来人说道。

就这样老太太提上药箱就出来了,人家的马车就在这门口等着她呢。你看人家把老太太扶上马车那就一溜烟拉着她去了。

很快那就到了。“这是哪里?”大半夜的,老太太也看不清。待人家把老太太扶进屋里后,这病人就在那炕上躺着呢。

经过查看,是因为腿部伤口化脓发炎了,才引起的高烧。就这样老太太很快就把这伤口处的脓水给挤出来了,她又在伤口处撒上药面子,尔后就又把这伤口给包扎起来了。就这样这老太太留下了一些消炎、退烧的中草药,嘱咐了几句,那就准备回去。

你看这家人家对这老太太那是再三的感谢,非要留这老太太在家里喝酒吃饭不可。

老太太哪里肯呀?老太太说你们这家里还有病人,不方便,我就从这桌子上拿点炸肉回去吃,也算是在这里吃了。就这样老太太掏出她的手绢,顺手从这门口折了几个树叶垫在这手绢上,包上了些炸肉就准备回去。

主人一看老太太要走,就派人用马车把她送回去了。到了老太太的家门口,人家说,“大娘,我那就不往院子里送您了,天不早了,一会儿要是这鸡打开鸣了,我可就回不去了!”说完这人赶着马车它很快那就消失了。

第二天早晨醒来,这老太太想起昨天晚上这事来,她急忙起来看她放在桌子上的炸肉。可让她大吃一惊的是,这哪里是什么炸肉?分明就是一些绵羊石!在这手绢上边垫着这些绵阳石的,那就是一些松树枝子。

要问这些松树枝子哪里会有?在这一带除了远处的高山上有以外,那就是这村外的墓地里有。

想到这里,老太太那是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颤,她深深地感到后怕呢。

中国民间传统鬼故事第二篇-聊斋之鬼缘

光绪二年(1876年)河南七十五个州县遭遇旱灾,夏秋两季庄稼大幅减产。刘霆家本来田地就少。又遇上灾年,收的粮食连粮囤底都盖不过来。最糟糕的是来年春天,旱情更加严重,麦苗枯萎。家里的余粮勉强够一个人活命,刘霆把粮食留给妻子,自己去往外地谋生。

一路向北,这一天,刘霆来到山东一个靠近黄河的小村里,刚进村,便遇到一个中年男子,刘霆问那人要不要长工。男子看了看刘霆。赞许地说:“好结实的身子板!我家正好需要一个长工。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干。”中年男子告诉刘霆。他家河滩地种了一片西瓜,已经开始结瓜,缺一个修理瓜秧,看瓜园的。刘霆一听很高兴。自己以前就种过西瓜。做这活可是轻车熟路。

那男子看刘霆答应下来,犹豫了一下,接着说:“工钱绝对丰厚。有话咱们说在明处,我不想骗你,那段河滩经常闹鬼。我们村已经有两个人被鬼害了命!”刘霆一路风餐露宿、饥寒交迫,他想,饿死、被鬼害死,横竖都是一个死。先吃顿饱饭。死也做个饱死鬼!刘霆应下这份工,希望雇主把钱给他妻子寄回去救命。

这天傍晚,天特别闷热。刘霆热得实在受不了,就去河里洗了个澡。洗完澡刚上岸。就听到一个女人嘤嘤的哭声。刘霆循声找去,发现一个腰身只裹着一条白布的女人。抱膝坐在河边哭泣。他赶紧转身背对着女子,结结巴巴地说:“大……大姐,你这是咋了?”女子哭着告诉刘霆。她家住在河上游,丈夫是个赌徒,只要赌输了就打她。昨天丈夫输了很多钱,债主逼他还钱,他便想把她卖了还账。早上丈夫出去找买主,担心她跑,便剥去她的衣服,把她锁在一间空房里。女子拼了命把门扇扛开。扯一块白布裹在身上,出了家,顾不了路上行人惊讶的表情。顺着河沿跑。她记得娘家在婆家下游的对岸。

“天就要黑了。我这模样,不知道能去哪里,我想跳河寻死。可想起我那年迈的爹娘……”女子哽咽道。刘霆劝道:“大姐,凡事得往好处想,你不替自己想,也得替老人想想。”看女子情绪稳定,刘霆接着说:“大姐先将就穿我的衣服。明天我去集上帮大姐买两件。”

刘霆回窝棚拿了自己的衣服,让女子穿上,这时天也黑了,他把窝棚蚊帐让给女子,自己在地头上点了些麻子叶熏蚊子,躺在地头上便呼呼大睡。夜半,那女子走出窝棚,悄悄来到刘霆面前。静静地看了看他,又悄悄走回窝棚。

第二天,刘霆去集市上给女子买了身衣服,那女子穿上女装,竟是一个漂亮的女娇娘。刘霆对女子说:“大姐,你娘家在哪里,告诉我,我好让船家送你过河!”女子茫然地说:“大哥,我也不知道,我只记得我们住的那个村叫‘王家村’。”‘只要有名字就好,我下午去村里问问!“刘霆说着便要做饭。”大哥,我来!“女子说着挽了挽袖子忙了起来。

晚上,刘霆照旧在地头点上麻子叶熏蚊子,铺了一些软草,刘霆刚躺下,那女子便来到了刘霆身边。”有事吗大姐?“刘霆问。女子吭哧了半天才说:”大哥,你的恩情,我无以回报,若大哥不嫌弃小女子残枝败柳。我愿意……愿意以身相许……“”妹子,你这话就错了,帮你。我可没啥企图。你这么说就是糟践我的好心了!“刘霆不高兴地说。”大哥,我知道你是好人。可这荒郊野外的又没什么人,何况,我是自愿的!“女子说着便靠了过来!”你这女人好不知廉耻!你不要清白,我还顾虑我的名声呢!“刘霆看女人靠过来,厉声说。听了刘霆的话。女人掩面而泣,默默走回窝棚。

第二天。黄河水突然暴涨,水大浪高,船家都不敢出船。女子走不了,只好又住下。她一个劲地向刘霆道歉,刘霆心软,知道她只是想报恩,接受道歉。他对女子说:”我们孤男寡女住着,难免有人说闲话,我认你做干妹,以后咱们就以兄妹相称!“’小女子杏花多谢大哥!”女子向刘霆道了个万福。

杏花每天帮着刘霆除草掐蔓,给刘霆做饭洗衣。杏花做的饭很好吃,刘霆直夸她的手艺好。晚上,杏花常坐在地头陪刘霆聊天,有几次夜深了还不离开,刘霆就赶她。就这样。杏花一连住了半个月,河里的水见小了。

这一天,刘霆,兴奋地告诉杏花,船老大说明天就开船。杏花听了,愣了半天。晚上,杏花来到刘霆支撑的临时帐篷,踌躇半天才说:“大哥,我一直想告诉你,但害怕我说了,你就不认我这个妹妹了!”杏花一边说一边抹着泪。杏花告诉刘霆,其实她是被人祭河的女鬼。因为怨气进不了轮回,她恨那些拿她祭河的男人,便化成女子引诱河边的男子。若遇到的男子起了歹心,她便取他性命。在刘霆来之前。已经有两个男子死在她的手上。这也是为什么地主雇不到看瓜人的原因。她本来想害刘霆,可他的正气却让她不忍下手。“大哥,谢谢你做了我这么久的大哥,遇到你是我这些年最开心的事!”

起初听到女子是鬼。刘霆很害怕,但看到女子伤心、无助的泪眼,又忍不住心疼,刘霆问杏花怎么帮她。杏花哭道:“大哥,我罪孽深重,你已经帮不了了!”说着掩面向河边跑去,待刘霆追到河边,早已不见了杏花身影。

刘霆对着河水喊:“妹子,哥一定要帮你!”第二天,刘霆找雇主预支了一些工钱,请了一个和尚。和尚从摘瓜开始到瓜园撤蓬。每天早中晚各在河边念一个时辰经。

这天晚上,杏花来了,她给刘霆道了个万福说:“大哥,小妹托您的福,已经可以进入轮回了!此生大恩难谢,只有来世报了!”

刘霆很高兴。放心地回了家。他把自己遇到女鬼的事告诉了妻子。说:“你用一半工钱,能让一个妹妹重生值了!”

不久。刘霆多年未孕的妻子怀孕了。十个月后,妻子产下一个漂亮的女儿。那闺女跟刘霆很投缘。特喜欢腻着他。女儿长到一岁,模样越来越像杏花。刘霆这才明白,杏花说的下世来报是怎么回事……

中国民间传统鬼故事第三篇-包拯闹阴间

传说,那还是包公在世的时候,宋仁宗有个女儿,名唤金花,年方二九,长得像水中芙蓉,且又琴书皆通,皇上视为掌上明珠。

这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仁宗开科选士。有一个湖南人,姓彦名奎字法昌,中了头名状元。仁宗皇帝在宫中召见,金花在宫中看到彦法昌,只见他相貌堂堂,一表人才,不由动了爱慕之心。便和娘娘商量,要招头名状元彦法昌为东床附马。娘娘将此事奏明皇上,宋皇甚喜,就让包公为媒,传彦法昌上殿。包公将此事说于法昌,法昌点头同意。

宋皇当场封彦法昌为附马,让二人在后宫拜了天地,婚后,夫妻二人你恩我爱,形影不离。

真是好景不常在,好花怕先败。成亲刚过一年,恰逢正月十五元宵佳节。二人商量,要到扬州城内观灯。征得父王同意,他俩辞别京城,向扬州而来。

扬州灯火在中国数第一,可是每隔三十年要失一次天火,总要烧死万人。就在公主驸马到此观灯之夜,正好又赶上失火,人们左冲右突,顷刻,挤得人仰马翻,狂哭乱叫,乱成一片。金花和法昌,手拉手一齐逃命,来到十字街心,不幸被冲散。

公主金花慌张逃跑,不觉出了扬州北门,来到一家屠夫宅前。这屠夫姓陈名豹,北通州人,到扬州经商招赘,和张氏成婚。因他从小随父学了一身杀猪宰羊的本领,故而就在这扬州北门外开了一个屠场。这屠场只有五间房屋,院子甚大,院中有一个宰畜大水池。由于天黑,金花慌张奔逃,一下子跌进水池之中。这时,陈豹夫妇正在房中盘帐,忽听“扑通”一声,以为有贼,端灯出房查看,只见一人飘在水上,急忙打捞上来。背在房内细看是一位美貌女子,身穿宝衣,还悠悠有一口气。陈豹心想,这必是豪门闺秀,对张氏说:“夫人,咱们不如趁这夜深人静之时,把她身上的宝衣脱掉,将她重抛池中,如天亮人知,又不是咱推她进水,与咱们无干,你看如何?”张氏说:“丈夫言之有理,说干就干。”于是,他俩速将宝衣脱下放在屋内,陈豹背起小姐果真又抛进池中。

谁知,回到屋内,陈豹将宝衣穿在身上。顿时,只觉得一阵剧疼,惊叫起来:“哎呀,疼死我也,这衣内有蝎子,蜇了我的后心。”

张氏一听,说:“你也不看看,这种妇道人家的衣服,敢是你这男人穿得的?快脱下让我穿上试试。”

陈豹把宝衣交于张氏,张氏一穿,也是一阵大叫:“疼……疼死我了!”慌张把宝衣脱下来,心痛地说:“这确是件宝衣,似咱这等穷人,哪有福气穿它,穿了只能招灾!”

陈豹说:“咱房外就是大道,我看咱把它扔出墙外,天亮准有人拾去,官府知道池内死女,也定要抓那拾衣之人偿命,与咱无关。”夫人一听,笑道:“这招儿甚高,快把它扔出去吧。”陈豹于是提衣甩出墙外。

再说,新科状员彦法冒,在扬州城内找了一夜,没找见公主金花小姐。时值五更,他来到北门外,正走着,忽被一件东西绊了一下,低头一看,是件衣衫,拾起仔细一瞧,正是公主的外衣,不由大惊失色。

却不知,公主金花女,被抛入池内淹死后,阴魂不散,悠悠荡荡向枉死城而来。进入阎王殿内,正赶上阎君不在殿中。

原来,天上的玉皇大帝,这一天传阎君到灵霄殿,共商议天子由谁去当一事。阎君临上天,把阴曹大权交于他的心腹琉璃鬼执掌,嘱咐他有大事和崔判官共商共理。

且说那琉璃鬼和崔判官,为争权各怀心思,面和心不和。金花女来到殿内,琉璃鬼一见,很是吃惊。这是为何呢?原来那扬州屠夫陈豹,是这琉璃鬼在世时的亲姑父。他在世时,曾当过县令,为官耿直。在皇帝外甥杨健欺压良乡黎民田小陆一案中,他以公直断,大灭杨健,皇上龙颜大怒,派当地歹徒夜闯县衙,将他双眼挖掉,投进良乡城南河内活活淹死。后来当地百姓为怀念他,就把城南河改名为琉璃河。琉璃县令死后,张玉皇让他在阎王手下执掌生死薄。谁知时间一长,他变得私心大了。今天,他一看金花是姑父所害,就出了私心,怕阎君回来查问金花女,露出陈豹的罪恶。为此,他以为崔判官不知详情,就将金花阴魂领出阎王殿,直奔枉死城去了。

中国民间传统鬼故事第四篇-王老三吃鬼

在本故事开讲之前,我相信不少人都听说过《宋定伯捉鬼》的故事。说的是南阳宋定伯年轻时走夜路遇见了鬼,并把鬼捉住当羊卖了的事。但是,我今天讲的《王老三吃鬼》这个故事却要稀奇古怪得多,因为王老三不但确有其人,而且他还把鬼拿来吃了。试问,你知道鬼吃起来是啥滋味吗?不知道。那你还犹豫个啥?赶快听我详细道来吧!

话说民国时期,四川张家沟有一年轻人名叫王老三,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鬼脑壳都敢摸一下”的厉害角色。

有一年大旱,整个张家沟的庄稼几乎颗粒无收,人们只好饿起肚皮去找巴蕉根、榆树叶子、红苕藤来吃。然而,这些东西根本就没得什么营养,弄得沟里不少人都得了水肿病。

当巴蕉根、榆树叶子、红苕藤都没得吃了的时候,有人便吃起了“观音米”(这是一种特别细腻的白色或黄色的泥巴,人吃了会胀肚子,解不出大便)。那时,王老三刚结婚不久,家里没有一点余粮,虽说他是一个厉害角色,但他一不偷,二不抢,三不参加国民党,也只好跟着去背“观音米”吃。不过,这“观音米”也是稀罕之物,不是哪儿都有的,要背“观音米”王老三还得走三十里路到陈家沟的山脚下去挖。

这天,王老三天不亮就出发到陈家沟去背“观音米”,当他去时走三十里,回时才走二十里,天就黑了。那时,灾荒年间,人们舍不得点煤油灯,天一黑就十里不见一点亮光。王老三只得深一脚,浅一脚,跌跌撞撞摸黑往家赶。

走了一村又一村,拐了一弯又一弯,王老三终于来到了村口的石拱桥前。

此时,月亮已升了起来。王老三把装“观音米”的背篼一放,一屁股坐在一个桥墩上,长长地吐着粗气。他用袖子擦了一把脸上的汗,借着月色打量了一下前方回家的路。这一打量不要紧,却把王老三吓了一大跳。只见前面几米远的桥墩上正背对着他坐着一个人,披肩的长发,看样子是一个年轻女人。

“喂,你是那家的婆娘?”王老三大声地问。

“……” 鬼故事

“怎么不开腔,我问你话呢?”王老三吼道。

“……”

“我叫王老三,前面张家沟的。不用怕,你是人是鬼?”王老三一边自报家门,一边火冒三丈地问。

“呜,呜……”

“哭什么哭,我又不是坏人,你再不开腔,我还以为你是鬼呢!”听见了这女人的哭声,王老三悬着的一颗心才总算放了下来。

这时,只见那女人慢慢地转过身来,竟是一个颇有几分资色的年轻媳妇。王老三发现她的脸白白的,待要细看,却总感觉她的脸朦朦胧胧的仿佛罩着一层雾气,就象此时头上的月亮。

“你有啥子伤心事,就告诉我吧,看我帮得上忙不?”王老三试探着问。

“呜,呜……大哥,谢谢你的好心,还是不说的好。”女人开口说。

“讲吧,这世上还没有我管不了的事。”王老三有心讨好她,就夸起了海口。

“我是张三家的,去年张三和孩子得了水肿病走了……今天,我却被公婆赶了出来。我现在孤苦一人无家可归,只有跳河算了……”女人伤心地向王老三倾诉着自己的悲惨遭遇,“如今这日子,你说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唉……”

王老三深感同情,忽然之间竟想到自己连填饱肚子的东西都没得,也不禁悲丛中来:“这人活着真他妈的没劲啊!”此时的王老三是越想越伤心,他真恨不得马上陪这个女人跳河一死了之。

中国民间传统鬼故事第五篇-狐画

咸丰年间,浙江绍兴会稽山下住着一户人家,户主姓杨名斌,家中尚有一妻二子薄田两亩。他自幼朝经暮史饱读诗书,昼耕夜诵只为将来能博取一个功名。无奈天不随人愿,连着考了七八年却还只是一个秀才,眼看即将到了而立之年却屡屡名落孙山,他心中不由焦虑万分,索性在村外搭建了一座茅庐作为书斋,平日间就在斋中孜孜不倦的刻苦攻读,若是感到疲惫就效仿古人悬梁刺股坐薪悬胆,平日也足不出户,连一日三餐都让家人送到斋中,可谓是攻苦食淡誓要金榜题名。只是他家里虽有薄田两亩,平日却靠妻子一人辛苦劳作,家中又无积蓄遗产,所以日子过得很紧,勉强只能糊口而已。有一日晚间,他在灯下读书一直读到三更,感到稍微有些疲倦,于是便上床准备小睡一会。不料刚刚和衣躺下,忽听房门吱呀一声轻响,似乎被夜风吹开了,他全身感到阵阵寒意,猛然就惊醒过来,只见昏暗的灯光下似乎模模糊糊有个人站在床前。

杨斌乍见屋中有人马上睡意全无,身上瞬间出了一身冷汗。他抬头定睛一看,只见站在灯前的居然是一个年轻靓丽的少女,这女子年约十六七岁,身着一袭杏黄衫,面上水眼山眉樱桃小嘴,端的是身姿婀娜体态翩翩,此刻正眉眼含笑的看着自己,风姿绰约楚楚动人。杨斌心中惊惧交加,怀疑她是邻家的女子,于是便问她道:“你是何家女子?”女子嫣然一笑道:“妾不是村中的女子,因为和您有夙缘,所以才会来此。”杨斌听得此言,心中稍稍安心,于是对她说道:“此时半夜三更,你一个单身女子来我这里,若是被人知道恐怕有损清誉啊。”女子回道:“更深夜静,又有何人可知?”说完便莲步轻移来到他身边坐在床头,看着他满面春色媚眼如丝。杨斌此时惧意渐去色心又起,心中实在贪恋女子的美貌,于是便顺势将她搂到怀中,两人颠鸾倒凤共成云雨之欢,到得黎明女子方才起身穿衣姗姗而去。到了第二天夜晚,女子又来到书斋中陪伴杨斌,杨斌虽说不知女子来历,但是却又贪恋她的美色,于是也就闭口不问,自此以后女子夜夜前来与他欢会竟然逐渐习以为常了。

过了月余,杨斌见女子每天都是夕至晨离,觉得她很辛苦,于是便对她说道:“你每天这样辛苦跋涉,我心中实在是很心疼啊。”女子一听便笑道:“妾和您缘分不浅,何必为此担心呢。”杨斌究竟是心中有疑,又借机问道:“你来茅斋已经有一个多月了,但是我却不知你的姓氏,更不知你到底是何家的女子,你最好如实的告诉我,免得让我时时起疑。”女子听他说的认真,便敛起笑容正色对他说道:“您要是不害怕的话妾才可以对您说实话。”杨斌一听忙道:“你我伉俪情深,又有什么可畏惧的呢?”女子听得此言方才对他说道:“妾小名娟娟,其实不是人类,而是九尾狐仙。您虽然在此潜心苦读,但是将来不仅得不到功名,恐怕还有绝食之忧。因妾和您有夙缘,所以才前来相救。”

以上就是中国民间传统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中国民间传统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04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