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恐怖民间鬼故事5篇

本文5个中国恐怖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有声音的鬼故事、江苏民间鬼故事、民间鬼故事大全乡村、民间短片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中国恐怖民间鬼故事第一篇-新聊斋之摄魂画

民国三年冬季的一个很平常的日子,博雅斋门前来了一个陌生的客人。此人50多岁,乘一驾骡车,身穿毛锦团蟒纹长袍,宝蓝色马褂,头戴镶红宝石青缎小帽,脑后是一条油亮的长辫,富态而安详。博雅斋主人隋抱朴慌忙迎出店来,见此王爷打扮之人,一下子愣住了。

隋抱朴私塾先生出身,在此地立足小有20年了,打交道的一般都是王孙贵族,但对这位爷却很脸生。博雅斋是两间门面的店铺,以经营名人字画为主,也兼做玉石印章、老墨古砚,捎带碑帖。隋抱朴由于深藏巧夺天工的修补绝技,故而以修画补画著称,所以他所接触的玩古藏古之人,非官即富。但见来人被两名御者扶下狐脊皮围、乌银镶饰的玄车,与此同时那匹黑骡子也跟着打了一个响鼻。他对两名牵缰的小厮道:“你们都在这儿候着。”随之从车上拿出一个细长的包裹夹在怀里,器宇轩昂地走进店来。

来者一进店,当仁不让地坐在靠近风炉的紫檀太师椅上,将包裹放在红木平头案上,哈了哈肥厚白皙的手,开始慢慢去展那包裹。隋抱朴从来人的穿着举止上猜测,今儿个一准遇到了一个大主顾。他侍立一旁,看着包裹慢慢打开,露出了里面的一个画轴,随着画轴渐渐展开,隋抱朴的两眼顿时闪现出光亮来。这是一幅明代大画家沈石田的《秋林话旧图》,纸色古旧,呈灰褐色,由6尺整宣画成。整幅画气势磅礴,画中大山雄伟,奇谷陡峭,远山朦胧,近山百木云集,柳叶枯槁,枫叶渐红,秋风萧瑟,凉意横空。林木间草堂之中,有二高士盘坐对话,意境深沉,回味无穷。左上角题诗一首,款题“沈周”二字。此画更为弥足珍贵的是,上面密密麻麻落满了款识和印鉴,还有好几个帝王的玉玺金印,可见此画流传至今,已经是数易其手,为历代有名收藏家所珍爱。也可看出,这位王爷亲自带画到博雅斋,对此画也是爱之有加。

隋抱朴直看得气收神凝,如入画中。沈石田的画自从他出道以来耳闻不少,但目睹寥寥,流传下来的真迹屈指可数。来者一直用眼的余光扫视着隋抱朴脸上的表情。最后,他看到隋抱朴的两眼定格在了画中那两个人物上。其中一人是一位仕者,身着高贵的官服,大腹便便,眉目清晰,类似于眼前这位身份显赫的王爷;而另外的一个人却给人留下了一个遗憾,从服饰上看,那人应该是布衣打扮,类似一隐士,只可惜他的“头”已经不见了,那里出现了一个空洞,这一破损成了这幅画的致命伤。从画中的情景推想,这位高官好像是借“话旧”在劝说隐士出山,抑或是来探讨安邦定国和仕途上的一些道理。隋抱朴将遗憾的目光收回,然后移到王爷的脸上。

王爷依旧不动声色,微启双唇道:“我给你10天的时间将这一‘人头’补好,10天以后我就来取画。”

“这……”隋抱朴有点犹豫。他所接的活儿一般都是依旧翻新,即使是修补,也是一些边角上的微疵,山水树木能根据走势长势的样子来修补,即便是服饰也是一样的道理,唯独这整个人的头部修补,他还是第一次碰到。假如他按照自己的想象来完成一个人的五官容貌,不一定达到顾客的满意,往往是受累不讨好,这就要和主人商议,依据主人对画中人在破损前的样子回忆个大概轮廓来定位。

而这位神秘的王爷似乎无心和他探讨和交流,唤进来一个叫张二的御从,留下10两白银作为订金,之后上了骡车绝尘而去。

中国恐怖民间鬼故事第二篇-给鬼接生

民国末年,太爷爷在镇上开了一家药铺,靠行医卖药为生。他医术高明,治好了不少疑难杂症。

有一天晚上,天黑得要命,屋外伸手不见五指。太爷爷锁好药铺的门,上炕刚躺下,就听见有人咚咚砸门。他急忙披上衣服,打开门一看,原来是大张村的孙全。孙全焦急地说:“贾大夫,我老伴肚子痛得在炕上直打滚,你去给瞧瞧吧!”

孙全家最近霉运不断,先是儿媳妇难产死了,接着儿子又精神失常,一个好端端的家变得支离破碎。太爷爷叹了口气,动了恻隐之心,回屋背了药箱,就跟着孙全出了门。

太爷爷来到孙全家,给他老伴把了脉,却发现她什么毛病也没有。孙全惊讶地说:“刚刚她还疼得直叫唤呢,咋说好就好了?”孙全老伴从炕上爬起来,摸着脑门子对太爷爷说:“真是奇怪,刚才你们进门的时候,我的肚子还疼痛难忍,现在竟然一点事儿也没了!”

太爷爷站起身,在他们屋里转了一圈,幽幽地说道:“你们家好像有不干净的东西在作怪。”

孙全和老伴一起吃惊地问道:“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太爷爷想了想,回答:“我也搞不清楚,你们明天还是请个专业人士来看看吧!”

其实,太爷爷不仅会看病,还会占卜、算卦、驱邪,只不过他很少外露,也很少用这些本事。在他眼里,鬼也好,怪也好,和人一样,都挺不容易的,所以除非情况特殊,不然他决不会为难他们。

刚才在给孙全老伴把脉的时候,太爷爷看到炕下站着一个年轻女人。那个女人,用幽怨的眼神看着他。太爷爷不动声色地摆摆手,示意她赶紧走。那个女人对太爷爷说:“你放心,我只是惩罚她一下而已,决不会害她的,若想害她,她这会儿早就没命了!”说完,给太爷爷鞠了一个躬,头也不回地走了。

那个女人,只有太爷爷能看到,她的话,也只有太爷爷能听到。

太爷爷目送女人走出大门,生怕她还会回来,就让孙全去锅灶底下挖来一碗草木灰,然后从药箱中拿出一根针灸用的银针,刺破自己的手指,往草木灰上挤了两滴血,再将银针插在草木灰里。

忙活完了,太爷爷让孙全把碗放在屋门槛的正中间,并告知他天亮之前不要拿下来。孙全和老伴全都看傻了眼,问他有何用处。太爷爷笑着说了句:“天机不可泄露!”他们俩不禁面面相觑。他们没想到医术高明的贾大夫竟然还有这等本事。

太爷爷又同他们俩闲扯了一会儿,就挎上药箱告辞回家。孙全见天黑如墨,说啥也要送他回去。太爷爷怕他回来路上会遇到麻烦,就没同意。

太爷爷出了村子,一边哼着小曲一边往回走。

走了大约一袋烟工夫,太爷爷走近路来到了一片乱土岗子上。这片乱土岗子曾是一座寺院,叫草寺,据说香火十分旺盛。后来不知什么原因,草寺半夜里起了一场大火,许多和尚没逃出来,被活活烧死在里面。后来,这里就成了乱葬岗,那些因上吊、喝药、投河屈死后进不了祖坟的,统统被埋到了这里。人们嫌这里阴森恐怖,大白天都没人愿意从这里走。

太爷爷昂首阔步往前走。这时,一直被浓云遮掩的月亮忽然露出了半个脑袋。微弱的月光下一个个影影绰绰的坟头出现在太爷爷眼前。秋风四起,吹得荒草丛瑟瑟作响,几只刺猬从太爷爷身边刺溜刺溜地跑过,远处矮树上几只“夜猫子”争先恐后地叫着,凄惨的叫声令人毛骨悚然。鬼大爷鬼故事。

忽然,太爷爷看到前面路中间站着一个女人,长长的头发,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太爷爷不慌不忙地从药箱里摸出一根银针,握在手里,心里想,你要是敢作祟,我就除掉你!

太爷爷慢慢走过去,仔细一打量,原来竟是刚才在孙全家见到的那个女人,他厉声说道:“孽障,刚才在孙全家我对你网开一面,没为难你,你怎么不知好歹,又跑出来拦路?你信不信我一根银针扎过去,你将永世不得超生?”

那个女人向太爷爷鞠了一躬,捂着肚子痛苦地说道:“贾大夫,我拦下你并没有恶意,只求你帮个忙,帮我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吧,可疼死我了!”

太爷爷皱着眉头说:“我只会给人接生,可不会给鬼接生,你还是另找高人吧!”

那个女人一下跪在地上,恳求道:“你发发慈悲,可怜可怜我吧,我真的受不了了!”

太爷爷见状,只好死马当活马医。他打开药箱拿出银针,在那个女人的几个穴位上扎下去。没想到还真管用,不一会儿,那个女人就生下了一个孩子。当然,那个孩子是个死婴。

太爷爷对那个女人说:“我帮了你的忙,你赶紧走吧,以后不准再出来害人。尤其是孙全夫妇,他们家最近连遭不幸,儿媳妇死了,儿子疯了,你看我的薄面,就别再找他们麻烦了!”

那个女人站起身,将死婴抱在怀里,向太爷爷说了声“谢谢”,然后头也不回地钻进了路旁的乱坟堆里。

太爷爷将银针擦拭好,重新装进药箱里,然后也回了家。

中国恐怖民间鬼故事第三篇-聊斋之老祠

有一个老镇叫史口镇,镇上曾有一个历经百年香火不断的老祠堂。老人们说,这个祠堂里供奉的是一个年轻的女人。

据说,道光十一年的腊月,当时正值年关,又逢镇上大集,采购年货的人熙熙攘攘、络绎不绝。商家们也都使出浑身解数,铆足劲儿招揽生意。集市上叫卖声此起彼伏,一派热闹的景象。

秀儿娘要为女儿做件新棉袄,一家人便去了布市。正在挑选布料,大街上突然就乱成了一片,有人惊恐地喊道:“土匪来了!”一听土匪来了,大家立时慌了,左冲右撞,挤成一团,孩子哭,大人叫,乱成了一锅粥。

土匪从几面包抄,把大家围在了一起。一个样子十分凶恶、满脸络腮胡子的土匪,冲大家嚎道:“都给我听好了!谁他娘的敢再跑,老子先剁了他!”他这一声狼嚎,把众人都定在原地,一下子静了下来。络腮胡子接着喊:“俗话说,破财免灾,老子今天只要钱,不要命,识相的把钱给老子留下,否则,别怪老子不客气!”

听了土匪的话,有人试探着,把身上的钱翻出来,放到地上,土匪果然放行。这下,众人纷纷效仿,赶紧把钱放下离开。一位中年汉子不甘心自己的辛苦钱被土匪拿走,便偷偷往鞋子里塞了一些,没想到被一土匪看到,那家伙二话不说,手起刀落,中年汉子的脑袋就滚落在地上。

土匪总共也就百十人,可慑于他们的淫威,千多口子竟然没一个人反抗,为了保命,就那么乖乖地拿出了自己的辛苦钱。

秀儿爹把身上的钱全都掏出来,拉着秀儿母女就要离开。“嗬!这丫头真漂亮!给大哥当压寨夫人正好。”一个土匪瞅着秀儿说。络腮胡子闻言,牛眼一斜,这女孩太漂亮了!一双千娇百媚的丹凤眼,小巧的鼻子,鼻尖稍稍上翘,端庄中又多了些俏皮和可爱,红润的嘴唇,瓜子脸白里透红,活脱脱一个人面桃花似的俊人儿!

络腮胡子围着秀儿转了几圈,越看越高兴,他一把摘下头上的帽子,搔了搔油光锃亮的秃顶,对秀儿爹说:“老丈人,你这闺女,我娶定了!择时不如撞时,我看今天就是好日子。”

秀儿爹一听土匪这话,吓得差点跪在地上。

“小户人家的闺女不懂规矩,长得也难看,大爷你取笑了!”秀儿爹强装镇定,一边说话,一边示意秀儿快走。

“老家伙,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大哥看上你的闺女,那是抬举你!”一个土匪挡住秀儿说道。

络腮胡子向手下一使眼色,两个土匪一左一右架起秀儿就走。秀儿的爹娘见女儿要被带走,不顾一切扑了过去。

“不识抬举,把这两个老东西给我剁了!”络腮胡子一声令下,土匪们斧砍刀剁,秀儿爹娘立时魂归黄泉。秀儿见爹娘被杀,疯了似的咬住拖住她的土匪,土匪惨叫一声放开了手。秀儿绝望地看了看她的乡邻们,一头撞向街边的大槐树……

当晚,起了一场大风,风中好像有女人在“呜呜咽咽”地哭泣,整整响了一晚。小镇的人们也翻来覆去地一夜未眠。

离镇子十多里外,有一片一眼望不到边的芦苇荡,这里是历代官府豢养马队的天然草场。官府明令禁止,不得烧荒垦地,并在芦苇荡三里以外,建有一座高高的望台,如若发现火情,爆竹传信,官府的马队很快就会几面包抄,方圆十里以内,所见行人格杀勿论。芦苇荡方圆近百里,又因官府明令保护,能躲能藏,所以这里又是逃犯和土匪的安乐窝。

莲花是刚嫁到镇上不足一年的新媳妇,秋末冬初的一天早上,婆婆早早地差莲花去拾柴。拾着拾着,她就忘了婆婆的嘱咐,离了镇子五六里路。也该她倒霉,恰巧一伙打劫归来的土匪经过这里,她就被逮住了。土匪看莲花有几分姿色,就将她强行带走。

进入芦苇荡,莲花几次伺机逃跑,使得押她的土匪恼羞成怒,把她五花大绑扛在了肩上。莲花知道,进了土匪窝就凶多吉少,她不停地扭动身躯,拼命做着徒劳的挣扎,那个扛她的土匪渐渐落在了后面。

“他妈的!再乱动,老子剁了你!”土匪把莲花扔在地上,抽出了身上的砍刀。在这里干干净净地死,总强过去土匪窝。莲花眼睛一闭,只等刀落头断。

耳边传来“哎呀!”一声喊叫,莲花睁眼一看,那土匪一个趔趄,趴在地上,旁边多了一位漂亮的姑娘。

土匪爬起身,刚骂了句:“他妈的!这是谁活得不耐烦了!”扭头一看,一个漂亮女人正用一双美丽的丹凤眼似笑非笑看着他:“火哥,妹子漂亮么?”

“漂……漂亮!”土匪直愣愣地望着女人说。

“那小妹有个事儿请你帮忙行不行?”女人依旧紧紧盯着土匪的眼睛妩媚地说。

“行!行!”土匪眼睛痴痴地望着女人一迭声地说。

“那你把这芦苇点了好么?”

莲花恐惧地看着土匪,心想:这女人这是在找死啊!

“好!好!我这就点!”土匪像着了魔一样,掏出袋里的火石,傻呵呵笑着,边点燃身边的芦苇,边追赶远去的土匪。

“呼!”芦苇一下燃烧起来,莲花异常惊恐地想道:这次要与土匪同归于尽了。她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大火,却惊异地发现,随着一阵强劲的西风吹起,大火竟然追着土匪的方向烧去了。

天空响起一声炸雷,官兵的马队就要来了。“快走!”女人拽起目瞪口呆的莲花就跑。

莲花觉得耳边风声呼呼,脚不沾地,不大会儿工夫,两人就跑到了镇子边上。这时,一队官兵从她们身边疾驰而过。莲花感激女人救了自己,询问女人名姓。女人幽幽地叹了口气说:“身在黄土下,魂已随风去,有没有名字已不重要了!”话音未落,人已飘然远去。

回家以后,莲花向家人说起救她的女人的面容,一家人立时惊得目瞪口呆,那个女人分明就是秀儿!

第二天,从官府传出消息,芦苇荡里那把大火,烧得十分邪性,齐齐地烧毁了方圆三里的芦苇荡,却并没向外扩展。望台的官兵发现火情,点燃爆竹,马队迅速包抄,方圆十里竟然未发现一个行人!在燃烧后的灰烬里有百十具尸体,尸体周围散落着些银钱和其他物品。官府考证,这些被烧死的人是些打家劫舍的土匪。

那天晚上,秀儿坟前断断续续烧了一夜的纸钱,天亮时,坟前已集了一大堆的纸灰。感念秀儿为一方百姓除了土匪这一大害,镇上人为她建了一座祠堂,祠堂的名字就叫“秀姑祠”。

秀姑祠历经百年,香火不断,老镇上的人都说,秀姑祠很灵验。20世纪70年代初,秀姑祠在破四旧的运动中被拆除。但关于秀姑祠的很多传说却一直在民间传扬,一直流传到如今。

中国恐怖民间鬼故事第四篇-花狸猫报恩

话说清朝末年那会儿,戴着红缨帽子的清兵们烧杀抢掠,洋鬼子们拿着洋枪到处作乱,再加上义和团、地方土匪,百姓们真是民不聊生,到处都是饥寒交迫的难民。虽说外面四处兵荒马乱,可小篱笆村深处大山之中,就是这个鸟不拉屎的穷地方,百姓日子过得倒也清净。

那天,大老刘他媳妇要生孩子,接生婆进屋的时候正是中午头,外面老大的太阳,可等孩子出来以后,正赶上这会儿天狗食日(日全食),屋子里一黑就看不见人了。

接生婆抱起刚出生的孩子,脸贴脸瞅了半天,说:“刚才看着还挺好的,咋这会儿越瞅越黑呢?”等接生婆缓过神来这才发现,屋里已经黑的啥也看不见了,吓得接生婆差点把孩子扔了,她还以为是自己的眼瞎了呢!

大老刘没啥本事,就是靠坡上那点荒地种粮食过日子,家里日子过得本来就紧巴,没想到媳妇生下孩子后,得了产后风,没多久身体就开始发麻、疼痛。由于没钱请郎中,半年后的一天,媳妇撇下他们爷俩就撒手死了。

没女人的日子本来就不好过,一个大男人还要带着一个未满周岁的孩子,啥活也干不了,也就没了收入,大老刘自己吃糠咽菜没什么,可这孩子咋办?

就在大老刘一筹莫展的时候,这天一大早他醒来,打开房门却发现门口放着一个馒头,他很是纳闷,要是别人可怜我,至少送馒头的时候也会告诉我一声啊!怎么会不声不响的,再说了,我这院子的大门也是插着的啊!

此后,每天大老刘醒来的时候,都会发现自己门口有一个馒头,或者是几块点心,有时候大老刘开房门的时候,竟然发现门口还放着一只被咬死的山鸡。

有了吃食自然是好事,可这些东西是那里来的呢?也没听说谁家丢东西啊!后来孩子渐渐的长大,有时大老刘会将孩子锁在家里,自己出去到地主那里干些零活,也好贴补一下家用了。

这天,大老刘干活收工准备回家,那地主也是个心善之人,知道他带着个孩子不容易,就给了他几个玉米面饼子。

等他拿着玉米饼子回到家时,忽然听到屋子里的孩子发出“咯咯咯……”的欢笑声,这是那位好心的邻居在帮我看孩子吗?可是再看看门上的锁头,锁的好好的啊!这是怎么回事?大老刘蹑手蹑脚的来到窗台,就着窗户纸上的一个窟窿往屋里看,原来是一只花狸猫,(虽然现在都管这种动物叫小熊猫,但那时候的当地人就管它叫花狸猫)正在和孩子嬉闹着。这下子大老刘全都明白了,以前的那些馒头、点心还有山鸡,大概都是这只花狸猫叼来的。看到此场景,大老刘的眼眶湿润了,想起了以前的那段往事……

大概就在三年前,那时候媳妇刚生下孩子不久,虽说身子骨弱点,但是也能勉强的自己照顾自己。正是麦收的季节,大老刘就去地主家做短工,割山坡上的麦子,等他割到地头田埂的时候,发现田埂上有一只花狸猫,它也不跑,正用乞求的眼光看着自己。大老刘走过去一看,原来是花狸猫的一条腿被捕猎夹子夹住了。

媳妇刚生过孩子,此时多需要营养啊!只不过,这个念头在大老刘脑海里就是那么急闪了一下,然后苦笑着说:“唉!俺媳妇刚生下孩子,大老刘我想积点德,保佑她们母子平安,我放你走吧!”说着,伸手就掰开了捕猎夹子。

自从大老刘寡妇去世后,这花狸猫捕到山鸡什么的就悄悄的送过来,实在捕不到了,就去山神庙里叼供品。孩子大了些,大老刘去给地主家干活的时候,这花狸猫就过来陪孩子玩……

真是没想到,大老刘当初的一个小小善举,这花狸猫竟然报恩来了!

中国恐怖民间鬼故事第五篇-虎变

雍正年间,湖北施南府(现在的恩施县)有一户姓范的人家,这家主人名叫金文,日常走街串巷以贩卖些杂货为生计,他虽年已近三旬,却一直没有家室,家中除了一个叫张力的仆人外再无其他的家人,这张力二十出头,为人诚朴耿直,做起事来兢兢业业,干活也是任劳任怨,所以范金文非常喜欢他,对他的待遇也很优厚。这一年范金文出门贩卖的时候因为一点小事与当地一个叫杨斌的商家发生了争执,双方越说越怒,最后居然动起手来,一时间拳脚相向打的不可开交,虽然后来被围观的众人劝解开了,但是自此以后就结下了仇怨。杨斌本是个心胸狭隘阴险恶毒之人,对范金文一直怨恨不已,于是便以钱相诱找来一个无赖,趁范金文晚上回家的时候将他在路上用刀刺杀,然后命这个无赖逃到外地去了。张力听说这个噩耗之后急忙赶去,一见主人惨遭横死不由心如刀割,痛哭之后便想到这必是杨斌所为,于是第二天一早就急忙赶去官府鸣冤。县令升堂之后问清缘由收了状纸,便让衙役去将杨斌提来。这杨斌知道张力将他告了,心中也不甚害怕,他早有对策,吩咐管家拿了一千两银子悄悄送给了县令,县令收了杨家的厚礼,便说范金文之死是因为强盗杀人劫财的原因,和杨家没有一点关系,只能等抓到凶手再说。于是这案件就变成了一件无头公案,张力几次去县衙催促,县令不仅很是不耐,反而嫌他多事,最后竟然将他杖打二十逐出公堂。

张力上告无门叫天不应喊地不灵,心中满腔悲愤,无奈之下便买了一把利刃装在身上,想趁杨斌不备的时候将他刺杀为主人报仇。没想到这计划不小心被杨斌知道了,杨斌大为害怕,便赶紧去找到县令,想让他找个借口将张力抓起来投进狱中,这样便能一了百了了。有一个同情张力的衙役得知了这件事,提前去给张力通风报信,让他赶紧逃走。张力一听急忙趁着黑夜远遁他乡,自此以后便流落江湖四处漂泊,以给别人打零工为业。好在后来偶然机缘巧合遇见了一个铃医(铃医以摇铃来招徕病家,固而得名,亦指游走江湖的民间医生),这铃医看他忠厚老实,于是便收他为徒,经过几年的时间,将一身本领尽数授予了他。师傅见他已经得到了自己的真传,便将铃铛和医具交给他,让他去独自谋生,从此张力就摇着铃铛奔走于乡野之间,因为他医术精良,屡化沉疴恶疾,兼之收费低廉,所以方圆数十里的百姓都知道他的大名,争相请他去给看病。

有一日中午,张力正在山中行走,准备去给一家农户看病。他顺着山路走到中途,忽然看见对面过来了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走近一看这大汉剑眉星目虬须满腮,长的甚是伟岸,唯独左边的胳膊袒露在衣服外面,胳膊上还有一个很长的伤口,血肉模糊脓浆四出,隐隐还散发出一股臭味。张力一直牢记师傅"扬仁义之德,怀济世之志"的教诲,此时一见不由停下脚步向这大汉问道:“你这胳膊是怎么回事啊?”大汉对他说道:“前些日子在山谷中行走的时候被猎人的飞铳所伤,因无钱求医敷药,以至于到现在溃烂成这个样子了。”张力将他伤口看了良久,抬头对他说道:“铅丸已经进到筋肉聚集的地方了,若是再不医治,几天后这条胳膊就保不住了。告诉我你的姓名,我可以为你医治。”大汉一听非常高兴的说道:“我叫班雄,今年二十岁,是汉朝班彪(班固的父亲,曾著有《史记后传》)的后人。您若是真的愿意为我疗伤,请和我一起到家中小坐一下。”张力听罢便点头应允了,于是班雄在前引路,两人一起向深山中走去。

以上就是中国恐怖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中国恐怖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19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