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四大民间鬼故事5篇

本文5个中国四大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民间捉鬼故事、日本民间鬼故事大全、江苏民间鬼故事、山东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中国四大民间鬼故事第一篇-民间异事之万年青

天地广阔,江水滔滔,一面孤帆飘于长江之上。船头一支红色三角旗迎风猎猎,旗上用金粉书写四字,曰:“潜山太守”。旗下一位青年书生背手而立极目远眺,颌下一缕黑须随风轻轻飘动,全然不顾这凛冽的江风。时当乾隆十八年的二月,正是乍暖还寒时节,而立在船头的这位男子虽衣着单薄却毫无惧意,眼见一轮红日逐渐西沉,将水天之际的云霞染得通红,这景色便如同画里一般,更将他看得是如痴如醉感慨万千。这位书生便是当朝新科进士殷春彦,他本是浙江仁和人氏,自幼聪颖过人,读书过目不忘,十年寒窗苦学不辍,终于在去年的会试中金榜题名,等到今年年初便被授予安徽潜山县令的实缺,此番他带着家仆乘着官船逆流而上,便是去皖地赴任的。

殷春彦站在船首,见那红日半边皆已没入江水中,天色也逐渐暗起来。他眉头一皱,回首向舱内道:“玉生,此刻天色渐晚,问问船家今晚至何处停泊?”话音将落,只见舱帘一挑,出来个面目清秀的少年,恭恭敬敬的回道:“老爷,方才我已问过,说是前面二三里便有一个小镇名叫刘家港,今晚我们就泊在那里。”倪春彦听罢,轻轻“哦”了一声。又听那少年道:“老爷,外面天寒风大,可别冻坏了身体。还是进舱里来吧。”倪春彦笑道:“无妨,你若是怕寒就回去吧。如此美景平日难得一见,我还要再好好欣赏一下。”那名叫玉生的少年听罢也不回舱,只垂手站在倪春彦身后默然无语。

行不多时天色将黑,一轮弯月已悄然跃上,江风愈大寒气更浓,倪春彦见身后玉生瑟瑟发抖,正待让他回舱中休息,忽见前方不远处的江边灯火点点,在黑暗中甚是耀眼。玉生也看见了,指着那里大声喊道:“老爷快看,前面莫非就是刘家港了?”此时江面上隐约传来数声犬吠,倪春彦让玉生去问问艄公,艄公道前面正是刘家港。不消片刻船已至岸边,艄公走得熟了自然知路,将船停在一个码头旁。倪春彦向岸上看去,发现这刘家港其实是个数十户人家的小集镇,码头旁只有一个小酒馆,专供过往客商打尖用餐。他近日胃口不大好,肚中也不甚饥,于是便给了玉生几钱银子,让他带艄公及水工上岸吃饭,自己却在舱中坐下,就着油灯看起书来。

不想刚翻得数页,忽听水面波声响动,自己的船也随之轻轻晃动起来。他挑开窗帘望去,却见一艘官船停在了旁边,一个黑衣水工正在系着缆绳。倪春彦心中有些诧异,在这偏僻之地居然得遇同僚,却不知是哪一位。他走出舱门向邻船船首看去,只见一只红色三角旗赫然插在船头,旗上也写着四字,月光下看得真切,正是:潜山太守。除了这四个字是用黑墨所书外,其他与自己的官旗并无两样。倪春彦见状始而大惊,继而大悟:“听说前任潜山县令年事已高告老还乡,必是此公才能与我官旗一样,只是能在这里相遇,实在是机缘巧合啊。”再转念一想即是前辈,理应拜谒才是,何况自己要去接任,先从前任那里了解下当地的风土人情讨点经验也是应当的。想到这里,他便急急回舱取了自己的名帖,交给那水工递了进去。

候不多时,即见一个黑衣小厮出来道:“倪老爷请进,我家大人正在舱中相候。”倪春彦整整衣冠,伸手挑帘而入。只见舱内有一木案几,几上一盏油灯甚是昏暗,一人坐在案几之后,却看不清容颜。倪春彦心道这即是前任了,他拱拱手道:“后学晚进倪春彦拜见大人。”那案几后之人挥挥手道:“你我皆是同僚,就不用多礼了。”倪春彦听这人声音浑厚有力,似乎不是一个老人所发出的。他心中正有些惊异,又听那人道:“倪大人请坐。”倪春彦走至案前盘膝而坐,抬眼望去,却见对面之人一身灰袍,眉目甚是俊朗,只是这年龄无论怎么看也只有三十左右,与自己年龄相若。他知前任潜山令本该是年过六旬的老人,可眼前之人却明明是个年轻人,真是奇哉怪也,难道是自己想错了不成?可随即又想到船首那支官旗,心中更加疑惑,一时之间满腹狐疑。

中国四大民间鬼故事第二篇-新聊斋之灵貂

上个世纪40年代,在东北医巫闾山脚下生活着一个名叫于猎的猎人,他每次上山都有收获,但基本上都只是野兔、山鸡等卖不出大价钱的猎物,全家生活极为艰辛。

这年冬天的一个傍晚,于猎带着猎狗从山上回来。这天运气不错,打得一头百十来斤的野猪。他扛着已经死去的野猪,想着这头野猪可以换回够全家吃一段时日的面粉,高兴得浑身是劲,走路脚下生风。刚到山脚,猎狗突然狂叫着朝侧面的一个小山坡奔去。于猎心中大喜,心想该是又有收获了,于是丢下野猪,提着枪紧跟在后面。猎狗跑到一块大岩石后面,发出向猎物威胁的“呜呜”声。于猎跑上去一看,岩石后面躺着一个已经昏迷不醒的身材矮小的老头儿。老头儿身上穿着一件貂皮大衣,一只腿上有枪伤,气息若有若无。猎狗紧盯着老头儿,似乎他一有动静,就会像对猎物一样冲上去撕咬。

于猎喝退了猎狗,顾不得一边的野猪,把老头儿背回家里,给他喂了姜糖水。不一会儿,老头儿苏醒了,说自己姓刁,是一个郎中,上山采药迷了路,遇到了土匪。土匪要他留下身上的貂皮大衣,他舍不得祖传的貂皮大衣,结果被土匪一枪伤到大腿。他负痛狂奔,终于逃离了土匪的追击,到了小山坡,筋疲力尽倒下了,要不是遇上于猎,说不定已经命丧黄泉了。

于猎劝刁郎中别着急,安心养好伤再走。但他心里很疑惑,按理说亲自上山采药的郎中,不会出自富裕人家,怎么会穿着名贵的貂皮大衣?

刁郎中指点于猎上山采来草药,捣碎了敷在伤口上。猎狗守在屋门口,虎视眈眈地盯着刁郎中,于猎要带它上山,它都是“呜呜”叫着不肯离开。于猎恼怒地呵斥:“畜生!他可是治病救人的郎中。”

半个月后,刁郎中伤口痊愈,对于猎千恩万谢一番后,离开了。

第二天,于猎上山打猎,猎狗竟然破天荒逮着了一只紫貂。紫貂皮是貂皮中的瑰宝奇葩,于猎自然不敢像刁郎中那样留着自己用,他拿到城里卖得好价钱。随即购置了不少田地,从猎户变成了农户。经过辛勤劳作,日子逐渐好了起来,结束了世世代代贫穷的日子。

两年后,于猎盖起了新房子。同年,小儿子患上了一种莫名其妙的病,不吃不喝,整日都病恹恹的。村里的郎中无法诊断,更不能对症下药,他对于猎说:“看来你只有去请城里的‘妙手张’了。”“妙手张”是远近闻名的神医,各种疑难杂症到他那里无不迎刃而解、手到病除。于猎大喜,当即动身去城里请“妙手张”。说来,他对“妙手张”有救命之恩。前几年,他在山里打猎,遇到了独自进山挖人参失足摔下山崖而昏迷不醒的“妙手张”,把他背了回来,还请村里的郎中给他救治。“妙手张”康复后,对于猎说,以后有什么困难尽管去找他,定然鼎力相助,以报救命之恩!

“妙手张”热情地接待了于猎,知道于猎的来意之后,他眼珠飞转,说:“我必定竭力报答恩公,即便耗尽这里的所有名贵药材也在所不惜!”于猎感动得直掉泪。“妙手张”又说:“不过,我听说恩公的那条猎狗既机灵又猛,为了日后进山采药不遭受猛兽袭击,我想把它买下,不知恩公意下如何?”于猎大吃一惊,因为猎狗是他进山打猎必不可少的帮手,要是没了它,全家的生计会更加穷迫。但是为了儿子,他只能咬牙答应,说:“只要你能治好我的儿子,我把狗送给你。”“妙手张”笑着说:“恩公能不能先把狗带来?”

于猎把狗送来后,“妙手张”就来他家为他的儿子治病了。等“妙手张”的后脚刚离开于猎家,猎狗就从城里跑回来了。于猎又把狗送回去,但第二天猎狗又自己跑回来。如此几番之后,“妙手张”生气了,不管于猎怎么哀求,他再也不来治病,最后,干脆闭门不见。

妻子对于猎怨恨地说:“当初你就不应该救他,现在他对我们见死不救,简直就是恩将仇报!”于猎叹气说:“他是他,我是我,人和人是没法比的,当初我救他就没想到要他报答。”眼看着儿子的病越来越严重,随时都会断气,于猎在绝望之下,决定死马当活马医,自己上山采药给儿子治病。

这天,于猎带着猎狗采药回来,刚进院子,猎狗狂叫着冲进屋里,于猎跟着跑了进去。刁郎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正躲在被子里,满脸惊恐。于猎将猎狗撵了出去。

刁郎中说,他听说恩公的儿子身患重病,将不久于人世,就赶过来了,试着下药,没想到还真有效。于猎这才注意到,儿子已经可以起身倚靠在床头,脸色有了生机,妻子在一旁高兴得直抹眼泪。他激动得热泪盈眶,倒头便拜刁郎中。刁郎中把他扶了起来,说:“我是郎中,治病救人是分内的事,何况你曾经救过我的命。与人善终得善缘啊!”于猎感触万分,当初要是自己对雪地中性命垂危的刁郎中置之不理,现在还能把儿子从鬼门关拉回来吗?

于猎的儿子服了刁郎中留下的几服药后,病就彻底痊愈了。“妙手张”大跌眼镜,他疑惑不解,因为方圆百里内根本就没听说有姓刁而且医术比他高明的郎中。

后来有一天,于猎正在田里劳作,一个猎人路过,看着田里丰收在望的庄稼,万分惋惜地说:“两年前,我在山中开枪打中了一只貂,却还是给它跑了,不然,我今天也会有像你一样的好日子。”于猎和他是老相识,两年前他的儿子挑水淋菜,摔了一跤,一只脚竟然摔断了。更离奇的是,方圆百里的郎中看遍了,还是接不了骨,最终成了瘸子。

中国四大民间鬼故事第三篇-野林黑僵

乾隆初年,安徽桐城(今桐城市)有一个姓钱名君的人,住在仪凤门外。此人乃一介儒生,平时为人不拘小节,言行也有点放荡不羁。有一天晚上他应邀出门到朋友家做客,席间宾主双方推杯换盏,把酒言欢,酒酣耳热之际也就忘了时间,不知不觉已漏下二鼓(即二更,我国古代把夜晚分成五个时段,用鼓打更报时,所以叫作五更、五鼓,或称五夜)。朋友看天色已晚,加上他又喝得醉醺醺的,就劝他不要回家了,索性就此住下,明晨再赶早回去(那时也没什么夜生活,二更天的时候大部分人早已洗洗睡了)。钱君此时酒醉饭饱,却是执意不肯,非要挑灯夜行。朋友说不过他,只好帮他牵来马匹,将他扶上马鞍,让他挑上灯笼乘醉而行。

此时云淡风轻皓月千里,正是“金马玉堂三学士,清风明月两相人”。钱君一路唱着小曲,随马放歌,悠悠哉哉,好不逍遥。

这一路前行走到一个叫扫家湾的地方,这里本是一片乱坟岗,林密叶茂破败不堪,其间荒坟众多,不可胜数。此时钱君的坐骑却突然停下了脚步,无论他怎么鞭打也不肯前进,而灯笼的烛光也逐渐变成一莹绿火随风跳跃不定。

钱君正感纳闷,突然眼角瞟见树林里似乎有什么东西一晃而过,他心中有些诧异,于是便抬头向树林方向看去。此时月光如水一泻千里,将方圆数里照的通亮,钱君借着月光定睛一看,却是一个披头散发之人从林中跳跃而来。

只见他身上穿着绿色的袍子,一头乌黑的长发披下来将脸遮的严严实实看不清相貌,脚下也没有穿鞋,就这么赤着双足跳了过来,眨眼就跳到了跟前停了下来,站在马前双手下垂,一动不动,此时此景颇为诡异。

只是钱君此时本已大醉,所谓酒壮怂人胆,他心中也不害怕,反而觉得什么人这么大胆,居然敢挡我的去路,于是一边口中喃喃咒骂一边探出身子伸手就去打他的脸颊,可是此人却并不躲避,仍旧站在原地任他扇脸,结果右手扇上去头就随着向左摆,左手扇上去头又随着向右摆,打过去又转回来,打过去又转回来,就像是一个内有机括的木偶一样,钱君连扇了数下手都打疼了此人还是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心中不由纳闷起来,正待下马细看之时,忽然阴风阵阵寒意乍起,钱某被风一吹当即一个激灵,喝下去的酒瞬间就从后背化为细细的汗珠湿透了衣衫,人也清醒了大半,这时他才发现有些不太对劲,细看眼前之人这一身装扮,恐怕不是什么活物,一想到此他背脊发凉毛发竖立,心中更是惊骇万分,可是此时此地面对这么一个活不活,死不死的怪物,想喊吧这空旷之地渺无一人,若是要逃吧身下的坐骑又牢牢钉在原地驻步不前,正在进退不得暗暗叫苦的时候,忽然听见后面传来一阵马蹄声,原来是朋友终究对他不放心,又和家仆赶过来看看他是否回家。此物一听后有人声,瞬间又象来时一样跳回树林里,一闪就消失在了无际的黑夜之中。

朋友赶到的时候发现钱君骑着马呆立在那里,脸色煞白语无伦次,一问之下方才知道原委,于是赶紧护送着他回到了家里。

次日钱君睡起一看,发现他的十根手指居然黑得像墨一样,无论怎么清洗都洗不掉。钱君心中很是惊惧,就去寻找当地一个很有道行的道士,道士看了他的手后对他说道:“先生好大的造化,此物名为黑僵,刚刚变成僵尸没有多少时候,伤生也不太多。

幸亏它修为甚浅才没有伤害你,若是颜色发蓝,那你就九死一生了。”钱君听后很是后怕,自此以后再也不敢夜深醉归了,后来直到三、四年过去,他手上的墨色才算完全褪尽。

注:白僵和黑僵自古以来都有,有记载说陕西关中因八百里平原土地肥厚,有时候挖三五丈还没有地下水,所以以前在凤翔县以西的地方,有一种丧葬风格,死后不能立即埋葬,要暴露在荒郊野外让他自己腐烂掉,血肉化尽后方能埋葬。否则就有发凶之说。

如果尸体没有化尽就埋葬,一旦接触到地气,三个月后尸体就会长出细细的毛。生白毛的叫“白凶”,生黑毛的就是“黑凶”了,晚上就会出来祸害生人,为祸一方。

中国四大民间鬼故事第四篇-歪脖树上过山乌

南宋宝庆年间,毗邻清风岭的怀远城内发生了一桩蹊跷命案,大通米行的掌柜赵铭轩被当众活活刺死,行凶者名叫秦三水。至于原因,就连蹲在街边乞讨的瞎老孙都听得真真切切:赵掌柜从钱庄取钱回来,秦三水见财起意,当街明抢。赵掌柜的新婚妻子娟娘听到呼救,跑出查看,又被秦三水瞧了个满眼。啧啧,这般如花似玉的小娘子,给爷请回去,爷还缺几个偏房!

命案如此简单,凶器也被娟娘抢在了手里,又怎称蹊跷?你别不信,怀远县丞马士惕一到,蹊跷事便接踵而至。

命衙役驱散围观人群,马县丞问抚尸大哭的娟娘:“秋凉地冷,这人躺地上干吗?起来回话。”娟娘悲声哽咽:“回大人,他是我相公赵铭轩,是秦三水那个畜生杀了他,用的就是这把刀!”

适才娟娘奔出米行,秦三水色眼放亮,招呼随从正要强抢,娟娘一把从相公身上拔出血淋淋的尖刀抵上了脖子,“谁敢上前,我死给你们看!”情知硬来不得,秦三水扔下句:“是我碗里的,谁也夹不走!”悻悻地撤了。

瞅瞅血刃,马县丞本能后退,“刀在你手上,切不可诬陷秦三水是凶手。”说着,又看向四周,“各位父老乡亲,谁看见秦三水行凶杀人,请到县衙录口供。”

话音未落,满大街的人“哗”地散去。仵作查验完致命伤口,也说是内脏大出血。娟娘一听,登时气得眼前一黑,昏厥过去。

不知过了多少时辰,娟娘悠悠醒转。街上行人都躲得远远的,唯有老叫花子瞎老孙蹲在身前,重重叹口气说道:“娟娘,秦三水是马大人的小舅子,咱惹不起。唉,你还是认了吧!”“我不认,我不能让相公白死!”娟娘给相公收殓了尸身,便带上盘缠前往州府告状。从怀远城去州府,必须翻过林深草密的清风岭。可人还没爬上山冈,几个蒙面人不仅抢光了她的银两,还把娟娘推下山石突兀的陡坡。

娟娘性子烈,不服输,3天后又背上干粮上了路。刚走到上次遭抢的地方,忽听密密匝匝的草丛里发出一阵的声响。“谁?”娟娘禁不住浑身一颤,很快,她看到了,是两个通体毛发、怪异骇人的山魈鬼怪!其中一个像极了矮冬瓜!骨碌碌滚到身前,伸出尖利的爪子抢走了包裹。另一个体貌似猴,却长着野猪一般外突的獠牙,“呜”地扑上身,“刺啦”撕破了娟娘的衣裳。娟娘拼力护住裸露的胸肩,厮打中踹中了獠牙猴的下腹。獠牙猴恼羞成怒,张开血盆大口咬向娟娘的脖颈。

娟娘禁不住悲从心生,绝望地闭上了双眼,而让娟娘万难置信的是,顷刻间,山冈上死寂一片,凶恶的獠牙猴消失得无影无踪。傍晚时分,被折腾得衣衫破烂的娟娘踉踉跄跄返回大通米行,正坐在桌前呆呆出神,叩门声响了。

是蓬头垢面的叫花子瞎老孙。没人说得清他的年纪,掌柜赵铭轩活着时,经常施舍他些饭菜,娟娘过门,见他可怜,赶上刮风下雨还准他在门洞里过夜。“娟娘,我想问问你,还去告状吗?”娟娘含泪点头:“告!”“唉,你连清风岭都出不去,咋告?秦三水与清风岭的山匪交往过密,专等着你往匪窝里钻呢!”听着听着,娟娘咬牙回道:“走不出去,那我就死,去陪我相公!”“想死?我倒知道个好地方,清风岭的东面有棵千年歪脖老松树,很适合上吊。可除了死,你还有条出路。”“啥出路?”“嫁给秦三水!”

娟娘一听,又羞又恨,起身要轰瞎老孙出门,却推了空。房内空空如也,哪有什么瞎老孙?娟娘不觉恍然,是场梦。孰料刚给相公烧过头七,娟娘真的站在了那棵千年歪脖树下。

那棵歪脖树斜生着一根粗实的枝丫,伸出丈远又分为两枝,呈“丫”字形,抬头往上生长,绳套往“丫”字树杈里一挂,恰如瞎老孙所言,确是个上吊的好地儿。告状无路,又遭抢亲,娟娘不甘受辱,解下裙带打个死结挂上了树杈。谁能相信脖子刚伸进绳套,绳套却飘然落地,“扑通”,人也坐到了地上。

树丫没断,绳套没折,人怎会摔下来?娟娘顾不上多想,再次寻死,结果再次坠地。瞎老孙的呵呵笑声撞进了耳鼓:“娟娘,还是走我指给你的第二条路吧!”

一转眼两天过去,娟娘做出了一个让满城惊愕的决定:下嫁秦三水!丧期未满3年,嫁的又是杀夫凶手,这种做法堪称伤风败俗。不管街坊百姓如何谩骂指责,娟娘却铁了心要嫁,“想娶我为妾,要先去拜见我的父母!”不对劲,娟娘父母早亡,哪来的父母?娟娘看破了秦三水的心思,盈盈一笑,“我新认的干爹干娘,他们就住在清风岭东面的那棵歪脖树下。”

一路吹吹打打,半个时辰后,一行人站在了歪脖树下。而谁也没有注意,歪脖树的那根“丫”字形状的斜树枝不见了,树身也挺直了许多。

秦三水强按着满心狂喜,扫视一圈,犯了闷:这儿也没房子啊,我的老丈人在哪儿?“你瞧,在那儿呢。”娟娘抬手指向不远处的山坡。山坡上,挖有两个一人多高的山洞。秦三水忙牵起娟娘的手,快步走去。到了洞前,见里面光线黯淡,两个随从倒也手脚麻利,点起火把便往里钻。秦三水边走边喜不自禁地喊:“老丈人,这破山洞哪能住人?等我娶了娟娘,就把你们一块接回宅子。你女婿我没别的,除了银子就是房子!”

曲曲弯弯走了好一程,在岔口处,随从隐约瞅见了两个人。秦三水紧走两步,双膝一软跪了下去,“岳父岳母大人在上,请受小婿一拜!”

他拜的不是岳父岳母,而是矮冬瓜和獠牙猴。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那两个怪物满身黏液,皮开肉绽早咽了气!“娟……娟娘,是谁杀了我手下?”等秦三水从惊惧中醒过神,娟娘已不见了踪影。不消片刻,随从又有了两个足以吓破胆的新发现,第一,山洞本无门,却诡异闭合;第二,这个山洞居然生有鲜活跳动的心肝脾肺胆!

当晚,一个既可怕又解气的消息一阵风似的传遍了怀远城:清风岭山神发怒,吞吃了为非作歹的秦三水!“老伙计,为了帮你,我又开杀戒,损了至少200年道行。”

歪脖树树身上裂开一道口子,呵呵笑声竟和瞎老孙一模一样:“双头过山乌,咱俩修行了上千年,你缠了我上千年,也该帮我这个小忙。再说,你吃的是恶人,没准儿能增加几百年道行呢。”“但愿吧。对了,娟娘呢?”“怀远城还有个混账马大人,她暂时不能回去。她又忘不了相公,出家意决,我叫她去了岭南的尼姑庵……”

中国四大民间鬼故事第五篇-八尾猫

“在古埃及的神话中,猫扮演着很紧要的角色。听说在很久以前,猫统治着人类,它们狡诈,残暴而十分聪明。它们把人类当成奴隶驱使。晓得最终狗的显示,他们赶走了猫,并让猫从统治者变成了人类的宠物。于是狗被埃及人当成了生活中最紧要的同伴。并且埃及人坚信猫会带来去世。”同伴喝着茶,慢慢道来。 “唯有埃及的神话触及到猫么?”我四下望了望,那心爱的小猫又出去鬼混了。 “当然不,我今日讲的就是一只西方猫的故事。”同伴笑着叙说。 “听说事先佛祖说过,人间反是有七窍者皆可修炼成仙。所谓七窍实际上按今日的话说就是生物吧。猫自然也算其中。并且据记载。修炼的猫每过二十年就能多长出一条尾巴,当尾巴长到第九条的时分,它就能修到一定的境界了。 但这第九条尾巴可不好长,当一只猫拥有八条尾巴的时分,它会失掉一个提醒,它必需去满足一本人的愿望。而每完成一个愿望,猫就必需消逝掉一条尾巴来完成。因此这简直成了一个死循环。但我所说的猫确十分忠诚的完成这个循环。因此它即使不断是八条尾巴,但已然不晓得活了多少年,也不晓得帮多少人达成过愿望了。它也已经向佛祖埋怨过,这样下去如何才干修炼得道?佛祖去笑而不答。”同伴停了一下,奥秘地说:“实际上下面的话我不过听我的祖辈们谈起而已。由于八尾猫不会随意协助人,它只会帮它第一人主人的后代完成愿望。在我的故乡,八尾猫的传说是很普遍的,大家都希望能够遇见它,由于它假如情愿协助你的话,你能完成任何愿望,任何愿望。” 我望着,隐约记起他承继遗产前去过一次故乡,我不由问他:“难道你有见过它?因此你才干承继这样一笔遗产?” “傻瓜,我父母早逝世了,遗产不过我到了父母规则的大学毕业就能承受的。”同伴大笑。笑的我也有些困顿。 “只是那次我回去,确实晓得了些八尾猫的故事。” ):“我的故乡是个物产非常丰厚的位置,当然老鼠也很多,为理解决鼠患,从很早以前家家户户都会养猫。很奇异,我们外地没有一本人养狗,我们也历来不吃狗肉。猫的存在给了外地人很大的实惠。没有老鼠的侵扰,粮食歉收,也不会传达疾病。因此大家对猫都心疼有加。而猫的传说自然也很多。 我所晓得的第一个是我的叔祖父通知我的。他去年已然过世了。事先他和我叙说这个事的时分仍然健硕,老人即使将近八十了,但老气横秋,说话清楚拖拉。不过眼睛深深的凹陷,猛一看有些吓人,由于有严重的白内障,他又及不愿做手术,也只好这样。 为了方便叙说,上面是以他的口吻来说的。 “那年我和你阿公(我祖父)才十来岁。村子前面有座山。我们常常上山去玩,或许运气好能够打到少许小动物,要晓得,乡村的孩子很早就会本身养活本身了。当然,我们晓得山上有狼,可我们普通不走远,只在山腰,并且你阿公很会区分狼的领地,他晓得那些位置是去不得,那些位置能够去。 在以前我们也听说过村子里有八尾猫的传说,听说它是几百年前村子的一位少年豢养的,是一只身体十分大的猫。大到简直能够和普通的狗普通。并且全身通体雪白,尾巴有粗又长。

以上就是中国四大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中国四大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81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