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民间鬼故事小说5篇

本文5个中国古代民间鬼故事小说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秦朝民间鬼故事、民间鬼故事风水、古代民间真实鬼故事短篇、民间鬼故事短篇一百字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中国古代民间鬼故事小说第一篇-古代鬼故事之人鬼殊途

从前,在一个风景优美的地方,有一对非常相爱的男女。男人名叫马岱,女人名叫石瑶。马岱发誓非石瑶不娶,石瑶发誓非马岱不嫁的时候,石瑶突生疾病死了。伤心痛苦的马岱就在石瑶的坟墓前盖起了一座小房子,给情人守墓,每天以泪洗面。每晚在石瑶的坟墓前诉说着他的哀思。

转眼三年过去了,马岱发誓为石瑶守孝三年的时间已满。明天马岱就要离开石瑶的坟墓,当天晚上,半夜时分,当马岱站在月光下泪眼模糊的对着石瑶的坟墓告别的时候。石瑶的鬼魂从坟墓里飘逸出来抱住了他,她对他说:“谢谢他陪了她三年,现在阎王爷知道了他对她的痴情。为了他给她一个借尸还魂的机会。明天她的魂魄会寄宿在一个掉进河水淹死的女子身上,转世来圆满和他今世的情缘。”

马岱听完石瑶的话语欣喜若狂,早晨醒来就飞奔到河岸,等着那位穿着花衣服的女子落水。等了很久,穿着花衣服的女子终于来了,但她不是一个人,她怀里还抱着一个柔弱的小孩。当他和女子坐在船上过河,穿着花衣服的女子的手帕突然被刮来的阴风刮到水面上,她刚要在船上弯腰在河面上捞的时候。马岱看到了河底石瑶鬼魂手正要拽穿着花衣服女子下水。在这个危险时刻,女子怀抱里的小孩突然哇、哇、哇……大哭起来。孩子的哭声把人性没灭的马岱善良的心唤醒。善良的他抢在穿着花衣服女子面前捞起了手帕给她的时候,他看到了水里石瑶的鬼魂忧伤埋怨他的表情。

转眼又是三年过去了,在一个漆黑的晚上。非常想念石瑶的马岱又来到石瑶的坟墓旁,大哭着摸着石瑶的坟墓诉说着思念之苦。一阵冷风吹过,石瑶的鬼魂出现在他眼前。悠悠的对他说道:“如果你真想我,真想我每天以人的姿势和你共度人生,那么我明天再借尸还魂的时候,你不要再心慈手软坏我好事。”马岱点头答应。

第二天,路上出现了一老一少,老的是一位母亲,少的是这位母亲的女儿。在烈日下,母女走累了坐在大树下休息。母亲口渴难耐,她让女儿去井里打点水喝。女儿拿着水瓶来到井边打水,她没看到正在井水里期盼她到来送死的石瑶鬼魂的脸。就在她就要一头栽进井里,成为一个糊涂鬼的时候。尾随她来到井边的马岱,把她就要掉进井里的身体一把拽住救了她。然后自己纵身跳进井水里,以死谢罪。

天使路过此地,目睹了马岱善良的死因,把他还魂送到了人间。让他做了一个为民做主,一身正气,为官清廉,专为百姓做好事的知府大人。

有一天,知府大人办案。衙役押来一个毒死亲夫的荡妇,知府大人判她死刑。死刑犯明天就要执行死刑的前一天晚上,石瑶的鬼魂出现在马岱眼前,高兴的对他说;“我明天借着死刑犯人的尸体终于可以借尸还魂了。”

石瑶重又来到人间。终于成为了马岱的妻子。但是她仗着丈夫是知府大人的势力收受贿赂,欺压乡邻,祸害百姓,杀人放火,无恶不作。受害百姓找知府告状。让爱民如子,疼爱百姓的马岱每天如坐针毡,痛苦万分。他恨她的所作所为,恨她心如毒蝎,恨她不做一个好人。

终于有一天,忍无可忍的他带人亲手抓捕了这个上辈子就是他情人的杀人犯。石瑶被判了死刑,明天她就要人头落地了。晚上知府大人来到关押石瑶的牢房,送她人生的最后一程。石瑶眼含热泪的问他,

“为什么我们重回人间,圆了夫妻情缘。命运却是如此的不同?”

马岱大人大义凛然的回答她“因为你的内心装满了自私和邪恶,而我的内心装满了善良和正义。”

又过了三年,马岱娶了张氏为妻。张氏温柔贤惠、通情达理、深爱马岱。还为马岱生下一双儿女。一家人其乐融融,很是幸福。

在一个明月清风,疏星稀雨的晚上,马岱查看民情半夜回家。在路上他遇到了一位穿着破衣烂衫,可怜兮兮的女子。女子声称从劫匪那里刚刚逃生,全家人除了她都死于劫难,无家可归。马岱心生怜惜把女子带回衙门,他命令仆人把救助的女子安置在西厢房。然后才一身疲惫的向着妻子的房间走去。

中国古代民间鬼故事小说第二篇-指印

江老汉坐在田埂上,巴巴地吸着旱烟,一大块田终于要犁完了.老汉回头看看田里的牛,那家伙越来越壮了.又吸了几口烟,看看天,太阳都快挨着山了.

一袋烟很快就吸完了.还有几个来回,要抓紧时间了.老汉磕掉了烟灰,放下烟杆,站起身,又下了田.

太阳轻轻的靠在了山头,田间地头的人们也陆陆续续的收工回家了.江老汉虽然加了把劲,还是没能赶在天黑前犁完.就剩个尾巴了,不好留到明天吧,再说,明天还有明天的活路.

终于搞完了,江老汉舒了口气.一看天,星星都冒出来了.赶快收拾收拾,回去了.

江老汉家的这块田在河边,所以让他又爱又恼.这一带,靠河的田地都一样,遇涝就没收;遇旱还好,就近取水,多少能有些收成;年岁一般就有个不错的丰收.但是,每年老汉都是认认真真地干,庄稼人嘛就要勤快,地再懒人也要勤啊.希望今年是个好年岁啊,江老汉边想,边收拾,海娃怎么还不来牵牛.

“爸――”念叨着,就来了.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怎么现在才来?"老汉有点生气地递过牛绳.

"我还不是要干活.现在才完呀?走吧."

"你先走,我到河边洗洗."

"我等你!"

"叫你走你就走.牛牵回去了,快些喂草,今天算是把它累坏了……听见没有?!"老汉直起身,看着儿子.

"那你快点回来哈."海娃牵着牛哼着歌走了,很快就上了石桥.河对岸的村庄,灯火点点.

月亮出来了.乘着月光,老汉扛起犁头,过了桥,来到桥下.

桥下有一块光光的大石头,是大伙洗衣服的地方.江老汉站在石头上,放下犁头,起河风了,沁凉沁凉的,蛙声四起,真静啊.

老汉坐了下来,用脚探了探,触到水里那宽宽的石头角,呵呵,真是个好地方,可以站在水里洗.河水还是有些冷.木犁不费事,几下就干净了.老汉把犁头提起来,放在岸上,靠着它坐了下来,双脚仍浸在水里,这才感觉全身的骨头酸酸的.先歇口气吧.

老汉又摸出了烟袋,抓了一撮烟丝,从腰上抽出烟杆,按上,划了根火柴,"巴――!巴――!"烟火一明一暗.江老汉感觉全身的疲倦随着口里的烟被慢慢的吐了出来.

"好好耍啊!好好耍啊!下来啊!"

一个声音把老汉从烟雾中拉了出来.有人!谁?

"老汗,下来啊,好好耍哦!"

"哪个?"老汉看看四周,没人啦.

突然,一双冰凉的手找住了老汉的脚踝.老汉全身一惊.

"下来呀,下来呀!"

老汉感觉那双手在使力.一个念头从脑子里划过,遇到水鬼了?真有那东西?那双手紧紧地抓着老汉的脚踝,用力地往下扯.

"快点下来啊!"

江老汉呆了.但马上就清醒了,"你等等,我先把犁头放稳了!"老汉灵机一动.

那双手一下就放开了.鬼故事

江老汉麻利地把脚从水里抽了上来.双手一撑,一个翻身,站了起来,抓起犁头,就向村里狂奔.

"哐――!"

老汉一下撞开了自家的大门,看到老婆正在切猪草,脚下一软,栽倒了.

"真是老了还不正经!"老婆起身跨过来.

"他爹!怎么了?"走近扶起一看,才发现丈夫脸色发白,满脸的汗水和惊鄂,急忙掐人中.掐了好几次,总算回过神了.

"他娘,我遇鬼了."老汉睁着大眼,盯着老婆.

"胡说什么!你到底怎么了?"

"你看!"

江老汉老婆低头一看,丈夫的脚踝上十个清晰的指印,紫黑紫黑的.

中国古代民间鬼故事小说第三篇-猴仇

唐朝末年,青州有个刺史丁好冠,嗜好美食,尤其喜欢生吃猴脑。偏巧在柳州城外有一座灵猿山,山中有上万猕猴。丁好冠刚一上任就颁发告示,若能活捉成年猕猴上缴官府,可抵其半年租税。告示一出,猎户们纷纷上山捕捉猕猴献给官府。有段时间衙门缴来的猴子实在太多,公堂上都堆满了猴笼子,一时成为笑谈,老百姓背地里都戏称丁好冠为丁猴官。

转眼到了中秋节,丁好冠忽然大发请柬,邀请城里的名流绅士到自己府中赴宴赏月,宴席的主菜就是猴脑。那些富绅们开始还不敢下箸,在丁好冠的再三邀请之下,才略加品尝,哪知这一品尝,只觉入口爽滑,无比美味,纷纷赞不绝口。

从此以后,青州城里富绅们纷起效仿,吃猴脑为风,一时间青州城里猴子售价飞升,丁好冠就将牢中关押的猕猴拿到市面上出售,大发了一笔横财。这样过了两年多,灵猿山猴子数量锐减,几近绝迹,猎户们常常两三月都捕不到一只猴子。丁好冠大发雷霆,严令猎户每三个月至少上缴一只猕猴,若不能按时完成,轻则杖责,重则下狱,猎户们叫苦不迭,只能冒险攀上峭壁峻岭去捉,坠崖身亡的事屡见不鲜。

这日,差役禀报说有个张姓猎户带着只猴子前来交差。丁好冠大喜,忙传张猎户上堂,却见一个妙龄女子牵着只幼猴款步上前,跪下说道:“民女张小妹叩见刺史大人。”

丁好冠奇道:“你一个弱女子,也能登山捉猴?”张小妹说道:“回禀大人,这猴子是我哥哥张阿大捉来的,他为了捉猴在山上守候数日,中了风寒,无法面见大人,才叫民女前来缴猴。”

丁好冠见那猴子身体瘦小,显然还未成年,皱眉道:“这只猴子太小不合规格,但念你哥哥卧病在床,就再宽限一个月,到时若不能捉得大猴,本官绝不宽容。”张小妹点头称是,说道:“这灵猿山上猴子逐渐稀少,很难捕捉,这些天我哥哥在山中苦待,突然触动灵机,想出种捉猴的机关,画成图纸,还请大人过目。”

丁好冠一听来了劲,说道:“你呈上来给本官看看。”张小妹从怀中取出一卷纸,递了上去,丁好冠打开一看,里面却是一片空白,他心知不妙,只听张小妹一声厉喝:“哥哥,妹妹为你报仇了!”说着,她从袖中取出一柄匕首向丁好冠刺了过来,丁好冠忙侧身让过,“哧”地一声,匕首刺破官服,擦着皮肉而过。

此时,众衙役一哄而上,将张小妹按在地上。丁好冠惊魂未定,一拍惊堂木喝道:“大胆张小妹,你受何人指使,快快招来!”

张小妹咬牙切齿,恨恨道:“你害得我家破人亡,我只恨不能食你肉喝你血,今日行刺不行,落在你手上,只求速死。”原来这张小妹自小父母双亡,是哥哥张阿大靠打猎将她一手养大。张小妹在家接些缝洗杂事,日子倒也过得去,后来灵猿山上猴子日渐稀少,张阿大好几个月没能捉到猴子,被丁好冠重责了五十大板,卧床不起,眼看期限又到,张阿大只得带伤进山,苦苦找了五天才捉到这么只幼猴,他满心欢喜,哪想在下山途中,失足掉下山涧,不幸身亡。张小妹闻讯,含泪带着这只幸免于难的幼猴前来刺杀丁好冠,为兄报仇。

中国古代民间鬼故事小说第四篇-民间山野怪谈之水精

据唐《传奇》记载,唐德宗贞元年间,有个叫周邯的士子,他生性豪放豁达,交友甚广。

一日,周邯见一彝人牵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在集市上贩卖,便上前询问。彝人说少年水性极佳,踏浪而行如履平地,潜入水中一天都不用浮出换气,四川的河流、湖泊、深潭都被他潜了个遍,只因父母双亡,家贫如洗,这才沦为奴隶。周邯二话不说,就把少年买了下来,取名水精。

周邯喜欢游历,买船出游,抵达江陵(今湖北荆州),经瞿塘峡,过滟滪堆,令水精潜入水底查看。不一会儿,水精浮出水面,将摸到的金银珠宝统统交给周邯。

顺江而下,抵达江都,经过牛渚矶,周邯对水精说道:“这里就是传说中晋人温峤犀角照妖的地方,你下去看看吧!”水精潜入水底,摸到一块宝玉而出,说:“水底下真的有水怪,那水怪长得奇形怪状的,眼睛像铜铃闪着光,手臂像长戟,我险些被抓。”此后,水精成了周邯发财致富的法宝,而且始终忠心耿耿。

几年后,周邯的好友王泽就任相州(今河南安阳)县令,周邯前往拜访,王泽很是高兴,两人四处游玩,欢宴无度。

一日,王泽带周邯来到县城北边的八角井游览。白天,井口云雾蒸腾,弥散百余步远;夜间,井口发出红光,方圆千尺亮如白昼。相传,井里潜伏着一条金龙,只要遇到旱灾,村民来这儿祭祀求雨,无不立降甘霖。

王泽浮浪子弟出身,在井沿儿踅摸半天,说:“这井下一定有宝贝,不过弄不出来,真是可惜啊!”周邯笑道:“这个容易。”回身唤来水精,让他潜入井底看看是否有宝贝。

水精一跃而下,顷刻间浮出水面,说井底下有一条黄色巨龙,抱着几颗夜明珠在睡觉。水精要周邯弄把宝剑来,他再下去杀了黄龙,拿回夜明珠。周邯和王泽大喜,王泽令随从取来宝剑,递给水精。水精喝了一壶酒壮胆后紧握宝剑,一个猛子又扎进井里。

听说这事后,看热闹的百姓纷纷赶来,把井口围得水泄不通。良久不见动静,周邯不禁担忧。突然,井水翻涌,围观百姓纷纷惊叫后退,水精尖叫着跃出水面几百步高,手中还挥动着宝剑,看上去惊魂未定,紧接着,一只龙爪飞出,闪电般抓住水精,将其收入井中。井水立刻恢复平静。百姓乱成一团,不敢上前,周邯急得跳脚,自知水精小命不保,懊恼不已。王泽却后悔不该把宝剑借给他用,没心没肺地趴在井沿儿上查看。但水下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良久,百姓散去。一老者从容而来,身穿褐色皮衣,容貌古朴,道骨仙风,上前说道:“我是土地神。你这个县令太不靠谱了,简直没把百姓们的性命放在心上。这条亢金龙乃是上天的使者,怀揣的夜明珠乃是润泽一方的宝物,你们要来何用?居然想趁金龙熟睡之际冒犯他!金龙震怒,飞身上天,必将摇动天关,震动地轴,捶碎山岳,揉捏丘陵,届时洪水肆虐,万千百姓必为鱼鳖。上界至宝,岂是凡人能得到的?就算是你们侥幸得到了,德行浅薄也必将招致灾祸!”

周邯和王泽羞得只想找个地缝儿钻进去,赶紧派人整治贡品,举行了盛大而又虔诚的祭祀仪式,祈求黄龙谅解。事情终于得以平息,可惜水精再也没有回来。

中国古代民间鬼故事小说第五篇-聊斋之鱼姑

朱毅,阿城人,家住阿什河之滨,为人木讷诚实,年近五十,已显老态。世代务农却不事稼穑,春种秋收时节多赖老妻耕作。别人家男耕女织,他家则相反,只是在忙的时候才去地里帮老妻打打下手,更多的时候他把饭菜做好放到锅里就拿起鱼竿直奔河边垂钓去了,所以老妻怨谤之声整日不绝于耳。朱毅酷爱垂钓,可能从小时候第一次钓鱼的时候起他就喜欢上了这项运动,当然他还不知道这也是一项体育运动。整日痴迷于垂钓家里的活计自然拿不起来,别人家红砖绿瓦的房子甚至于楼房纷纷拔地而起,而自己家却依然是破败的茅草房。每每想起,朱毅的心里也不好受。他有时也试着农闲时节出去打工赚钱来改善家里的生活,但是一但远离了鱼竿远离了河水远离了鱼的腥味,那感觉就像百爪挠心,浑身上下奇痒无比。在工地拿出了最大的毅力也只坚守了五天就坚守不下去了,回家,饿不死我就要钓鱼。卷起铺盖踏进家门的那一刻可把正在喜头的媳妇给震惊住了,媳妇正在高兴呢!这个老东西可出去挣钱了。可是……现在……心酸的媳妇一头扎在炕上哇哇大哭起来。他坐在炕沿上愣了愣神,好像无奈好像委屈的目光游离般地落在了墙角的鱼竿上,就好像一个奄奄一息的病人打了一针吗啡一样立马就精神起来。他趔趄着拿起鱼竿就要往外走,他媳妇听见动静发疯般抢过鱼竿一下子放在膝盖上就掘折了。

这日又经过媳妇向他一番唇枪两番舌剑唾沫横飞之后,朱毅不堪其扰又自觉理亏就独自一人在河边支起了一个窝棚,找个马车拉上锅碗瓢盆等一切生活用品索性就不回家了,留下伤心绝望的媳妇在家整日以泪洗面。阿什河日夜不停缓缓流淌,就像一条美丽的彩带镶嵌在东北大地上,抚育着两岸人民健康茁壮成长。窝棚建在紧靠河边的一片绿草丛中,离地有一米多高,即防潮,坐在上面又可以观察河面的动静。当把一切收拾妥当把鱼钩甩进河里的一瞬间,朱毅的心就完完全全沉静下来,他感觉这里才是他心灵的归宿,所有的烦躁所有的烦恼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他觉得这里就是他的天堂,哪怕鱼不上钩,哪怕水面上鱼漂一动不动,只要那红绿相间的鱼漂停留在水面之上,只要他坐在了岸边的青草之上,对他朱毅来说就是一种莫大的享受。餐风饮露舍家撇业就只为这么点爱好,朱毅也感觉自己是不是中邪了?但是一离开这鱼竿自己就好像没有魂了似的什么也干不下去,唉,真是没办法。饿了就捡点柴禾点着焖点大米饭,渴了有从家里带来的矿泉水,菜不成问题,从河里钓上来的新鲜鱼,窝棚周围整日缭绕着鲜鱼的香气。如果自己愿意走动随便上谁家的地里摘几个茄子辣椒别人看见也不会说什么,如果想吃点野味,随地鸣叫的青蛙抓几个把大腿用油一炸那叫好吃。朱毅感觉自己过的是神仙一般的日子。

因为米面油盐带的不多没几天就接近断炊了,如果回家去取又真怕媳妇那张刀子嘴不会饶他。朱毅这回是真的犯难了,夕阳衔山,无数的蜻蜓在窝棚周围盘旋,朱毅真的羡慕起这些蜻蜓来,它们倒是不用回家去取米和面。生火吧,不是还有一点米吗?熬点粥对付一下吧。火生起来了,炊烟在草间慢慢升起,朱毅把那可怜的一点米下到锅中,等米粥的清香弥漫开来,就着咸菜胡乱的吃了一口之后就躺在了窝棚里。

夜幕渐渐四合,天上是一轮大大的圆月,蛙声渐渐隐去,而且今晚并不像每晚那样热,不但不热还很凉的感觉,离立秋还有很长时间而且天也不像要落雨的样子,今晚为什么这样凉呢!朱毅有点纳闷,他睡不着了,坐起来点着了一颗烟,红红的烟头和吸进肚里的烟丝才有了一点温暖的感觉。河面静悄悄的,窝棚旁边的老榆树筛下斑驳的树影,鬼影瞳瞳,好像起雾了,刚才月光下白亮亮的水面朦朦胧胧起来,河对面的玉米地黑黢黢的神秘莫测,蛙声没有了,静的出奇,静的可怕。忽然,朱毅发现水面有些异样,刚才平静的水面有了波动,在河中心一圈圈的涟漪向四周散开,就好像什么东西向上升起的样子。朱毅屏住了呼吸瞪大双眼吃惊的看着,只见涟漪越来越大,涟漪发出的中心一点点在升高,同时已经能够听到哗哗的水声,水声越来越大,水面好像被什么吸着向中间聚拢,涟漪变成水花一圈圈荡开一圈圈升起,仿佛是一朵鲜花在开放。当升到一米左右的时候在水花的中心忽然出现一缕黑气,黑气穿过淡淡的夜雾消失在东南方,水花瞬间跌落,水面复归于平静。朱毅吓的站了起来,头撞在窝棚的木梁上又跌坐下来,脸颊已有冷汗渗出,目光呆滞,魂出体外。

以上就是中国古代民间鬼故事小说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中国古代民间鬼故事小说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631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