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民间鬼故事5篇

本文5个中国古代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民间禁忌鬼故事、民间鬼故事大全真实事件、民间鬼故事大全五十字左右、民间流传的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中国古代民间鬼故事第一篇-夜谭记之魏紫

一、宝藏

月落西山,更深露重,偌大的相府之中,唯有谦和园仍亮着灯火。

宰相韩翊俯首案前,细细研究着一张泛黄的旧纸。房门响起轻叩声,清冷的声音自夜风中传来:“老爷。”韩翊抬头回道:“请进,夫人。”

门被轻轻推开,一个身形高挑的女子走进屋来。

明晃晃的烛火照亮了她的容颜,一道可怖的伤痕自左眼角直到唇角,将半张脸硬生生割裂成两半,而在另一边,一团巴掌大的淡青色似墨一般染了大半个脸颊,乍一看去,整张脸十分可怖。

可若细瞧,女子五官精致,脸型漂亮,尤其是一双眼睛,似夜空最璀璨的星辰一般熠熠生辉,底子本应不错,可惜被刀痕和青疤毁了。

韩翊放下手中的纸,眉头微皱:“风寒才好不久,怎还不歇下?”责备的话,语气中却带了浓浓的关怀,似这春日的晚风一般熨帖暖心。

韩夫人微微一笑,看到一边堆积如山的书信折子,她的眉头微微拧起:“还是没有进展?”

三年来,地震、大旱、洪涝和如今的瘟疫,几乎将这个建立不久的新皇朝拖垮。本就百废待兴,如今更是雪上添霜,身为当朝宰相,怎能不愁?

韩翊长叹一声:“归根到底,还是一个‘钱’字。若是撑不过这一载,怕是国中有变。事到如今,我也唯有走最后一步,赌一把了!”

韩夫人问:“赌什么?”

韩翊将研究了一晚上的纸递给她:“赌运气。看能否打开前朝景帝的地宫,取出其中巨大的宝藏。”

韩夫人看着手上的旧纸。这是一副地图,图上三山高耸,南山口九条巨龙飞腾,环绕着一个巨大墓门。

打开这道墓门,便是前朝最后一位皇帝景帝的地官了。民间流传,景帝生前几乎将整个国库都搬人了地宫,地宫中的金银做山河,玉石堆砌成宫殿,更有宝石夜明珠点缀成日月星辰,这些财富和奇珍异宝足以新建一个王朝!

但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至今仍没人打开过这座地宫。地宫的唯一入口是九龙环绕的山门,除此之外,无论盗墓者试图从何处进入,都未能成功过,更诡异的是,这些人无一例外都莫明其妙地惨死了。

久而久之,盗墓者少了,景帝地宫也渐渐成了一个传说,只有说书人才会提起。

蓦地,韩夫人的眼猛然一亮,她指着地宫人口的石碑问:“这上面刻的是……牡丹?”

韩翊点点头:“是,或者准确地说,是牡丹花后,魏紫。”他顿了顿,指尖滑到魏紫重重叠叠的花瓣中心,“虽说我未曾见过这艳冠天下的花,但照常理推断,花中应有蕊,可这碑上的魏紫却无,着实让人不解。地宫建得精妙绝伦,此种谬误,景帝怎能允许?”

韩夫人低眉沉思,许久才以近乎呢喃的声音轻道:“没有花蕊的魏紫……我似乎见过。”

韩翊猛然站直身子,惊道:“阿痕,你在何处见过?”阿痕是韩夫人的闺名,她用力回想,却还是遗憾地摇摇头:“想不起来,但我确实应该见过。”

韩翊惊愕的神情慢慢恢复成正常,道:“这幅地宫图我研究了许久,各处都挑不出一丝破绽,唯有这朵魏紫。恐怕,这就是入地宫的关键啊!”他笑了笑,语调轻松了不少,“算了,不想了,待手头几件急事处理好,我直接去景帝陵一趟。”

韩夫人道:“也好,我同你一起。”

韩相办事效率极高,两天后便准备好了一切,夫妇两人带着几个贴身随从,往前朝旧都而去。

二、痛苦的回忆

每个女孩都珍惜自己的容貌,可一出生就破了相的阿痕,无论如何打扮,都是别人眼中的丑八怪。

更何况,没有人会替她打扮。自打阿痕记事起,她都是一身男孩子的破旧衣服,上山捡柴,做饭洗衣,操持着家中的大小粗活。

她不是没有亲人,她有母亲的。只是,不如没有。如今的韩夫人仍旧这般认为。

她那么能干,自己把自己照顾得很好,还能养鸡、绣花赚钱,为什么每天要对着那个讨厌的女人?阿痕在被母亲又一次责骂后,收拾了小的行囊,负气离家出走。

可是她终究还是个孩子,一不小心掉到了猎人的陷阱中,脚被夹得鲜血淋漓,痛入骨髓。阿痕放声大哭,哭得晕了过去,再醒来时脚已疼得没有知觉,人也冻得晕晕乎乎。她觉得自己快要死掉了,忽然之间,她很想念母亲,想着母亲发现她不见了,会来找她,见她受伤了,会像阿翠的娘抱着阿翠一样,给她哼好听的歌。

很多年后,阿痕想起那个可怕的黑夜,明白了当时所做的一切,不单单是负气,更是希望得到母亲的怜惜。可是,她深深地失望了,当晚,是邻居牛大伯带人找到了她。母亲,自始至终未曾出现。

脚上的伤慢慢好了,可是心上的伤却再也无法愈合。母亲冷冷地对她说:“你想走,随时都可以走。是死是活,与我何干?”

阿痕死死咬住唇,不让眼泪滚出眼眶,她深深地吸了好几口气,才将话吐出胸膛:“我会活得很好,比你好一千倍—万倍!”

自此,母女陌路。

阿痕十三岁的时候,村里来了一些凶恶的官兵。生逢乱世,每隔几年都有官兵来,幸运时他们只是路过,不幸时他们会将村里掠夺一番,村民们也都习以为常了。

这日,村头的木匠学徒阿柳哥将阿痕预定的椅子搬来,阿痕递了碗水给他。阿柳朝她感激地笑笑,阿痕也回以一笑。

这时候,母亲突然从屋里冲出来,狠狠甩了阿痕两个巴掌,骂她不要脸,勾搭男人:“早知你这般下贱,我就不应只弄花你的脸,应该一生下来就掐死你!”

气得满脸通红的阿痕呆了,她慢慢走到母亲面前,发出连她自己都觉得害怕的声音:“这世上怎会有你这样恶毒的女人!好,今日我就走,我们彼此都落得眼中干净!”

黄昏中,她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村庄,有满脸凶相的士兵拦她,她回以更凶恶的脸,那男人吓了一跳,赶紧让她走了。

十三岁的阿痕从此无父无母,浪迹天涯,几番徘徊生死边缘,学了一身本领,救了陵王手下的谋臣韩翊。后来,陵王登基为帝,韩翊为相,她作为他的夫人站在他的身边,相濡以沫至今。

中国古代民间鬼故事第二篇-时医

清雍正年间,浙江嘉兴有一个叫魏江的大夫,平日走街串巷四处行医,医术也还马马虎虎说得过去,象头痛风寒之类的小病吃了他的药时而颇有灵验,不仅如此,他在家中还开有一个药房,如此看病抓药都很方便。当时嘉兴府的知府有一个芳龄十二的宝贝女儿,偶因受凉染了风寒,请了几个大夫都不见效。因为府上有个小吏平时和魏江甚是要好,于是便推荐他来给诊治。魏江搭脉之后诊断为一般风寒感冒,随即给她开了一剂防风散让她服用。没想到知府女儿头天晚上喝下药汤,第二天早晨就一命呜呼了。知府痛失爱女,心中大为悲愤,认为全是因为魏江这个庸医开的药方才害死了自己的爱女,于是暴怒之下便命人将魏江抓来到府衙来治罪。幸亏小吏提前给他通风报信,魏江得知消息后急忙收拾行李带上妻儿,举家逃到了外地的岳父家,住在那里不敢回去。

待得一年过去,知府调任他处,魏江听说风声已过,于是又带上妻儿回到嘉兴,他的小舅子宋辉也一路护送他们回到家中,并帮助他重拾旧业东山再起。经过一番辛苦劳碌药房终于重新开张了,开张的那一天周围的邻居和魏家的亲朋好友都带上礼金前来道贺,魏江也在院中大摆筵席招待客人,一直到晚上薄暮时分众人还没有散去,依然在喝酒划拳哄闹不已。正在此时忽听门外一人大声敲门,魏江喝得正兴起,于是便让小舅子去看看,待宋辉开门一看,原来是有人前来购买医治麻疹之药的,他见状便让来人在门外稍等,自己去给魏江禀报。魏江此时正和七八桌客人划拳喝酒忙得不亦乐乎,听得门外有人买药就随口对小舅子说道:“竹柜内第三格第二个瓶子就是,那药是红色的,你看着给他一些就是了。”宋辉当时也已经喝的七荤八素,看见竹柜中有几个瓶子就随手拿了一瓶出来,将瓶子打开一看正好是红色的药粉,于是就包了一些交给来人让他拿回去了,接着又回到酒桌上吆五喝六起来。

等到晚上酒宴散去客人们都纷纷告辞离开,魏江这才开始检点起药瓶来,结果一低头便看见一瓶药放在竹柜外面,再打开一看里面放的全是信石粉(低纯度的砒霜),于是就问家人是谁将这瓶信石粉放在外面。宋辉赶来一看不由大惊失色,随即惊慌万分的对他说道:“刚才不是有人来买麻疹药的吗?我看这瓶中之药正是红色,就给他包了一些让他拿走了,哪里知道这居然是信石粉啊。”魏江一听脸色大变,急忙问道:“来买药的是什么人?你给了他多少药?”小舅子想了一下说道:“来人好像是军营中的士卒,我收了十余文,给了他两三钱药。”魏江一听脸色煞白全身冷汗直冒,站在原地愣了半天方才长叹一声道:“完了完了,闯下大祸了。看样子我毕生都不应该做这个行当,这恐怕也是命啊。明天必然要惹上一场天大的官司,也不知道这身家还保不保得住。”他的妻子宋氏一听也吓的嚎啕大哭起来,一边哭还一边数落着自己的弟弟。宋辉回过神来对他们说道:“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不如连夜逃走,先在乡下亲戚家住一阵,待将来看看情况如何再说。”宋氏一听觉得眼前之际也只能如此了,于是当即便让他们收拾好行李趁着夜色逃出了家门。

话说当时嘉兴军营中有个提督,刚从北疆被调回来,没想到一到此地身体就感到很不舒服,每天都是头昏眼花无精打采,可四处延医问药都无济于事,他的夫人认为病的症状和麻疹初发很像,所以便差遣士卒出去买药。这士卒连着走了好几家药铺都因为天晚已经关门了,正在焦急间忽然看见了魏家的药房重新开张,于是这才上前敲门买药,却不知宋辉错给他拿的是信石粉。等他将药买回来交给夫人,夫人以水调和让将军服用下去,不到片刻就听他的腹中发出雷鸣般的响声,而且人也随之坐了起来,不仅感觉神清气爽精神倍增,连手脚上也有了力气。将军一时大喜过望,口中连呼:“妙药!妙药!”当即便把买药的士卒叫了进来,又细细询问药是从何处所买的,问完之后对夫人说道:“这才是真正的良医啊,以前的大夫都是些庸才。我看应该将他招入军中,帮我仔细诊断根除疾病才是。”于是第二日待天一亮便命令中军参将领着一队士兵,备好五十两白银前去相请先生。

中国古代民间鬼故事第三篇-乡村怪谈之活埋

一、一个小男孩的烦恼

李显明村的大道上,一群人正呼呼啦啦往村外走。走在前面的是二三十岁的棒小伙子,扛着铁锨提着镐,脚上生风,呼呼往前走。紧跟其后的是上中小的半大小子,你追我赶,打打闹闹。半大小子后面是一群妇人,有的抱着孩子,有的拿着纳了一半的鞋底,也是一个个春风满脸,嬉笑怒骂。走在最后的是一群双鬓斑白上了岁数的人,他们摇着蒲扇,提着马扎,相互搀扶着。他们可不似前面的人这么快活,脸上露出严肃的表情,紧一步慢一步,小声地说着什么,时不时发出一声声叹息。

你若问他们干什么去,他们可不是去赶大集,而是去给四奶奶起坟或去看起坟。这里的农村有合葬的习俗,四爷爷刚死,死了接近半个世纪的四奶奶,终于有机会再见回天日。

四奶奶的坟在村西的沙土岗子上,打去坟头土,村里的几个棒小伙子就你一铲我一锹地挖起来。看稀奇的人不少,但也有很多不敢看的。这件事对大家来说既好奇又害怕。

几个掘墓人连歇带干有说有笑,到日升中天的时候终于挖到了棺材。沿着棺材的边线,切去多余的泥土,一副古色古香的枣木棺材就呈现在大家面前。这棺材的质量奇好,除了年深日久油漆崩坏,显得外表黧黑外,没有一点腐朽的意思。铁锨敲上去,发出“铛铛”的金属响声。

这时正是日头最毒的时候,也是起棺最好的时刻。在请示过主事人后,起棺仪式正式开始。

所有在场的人统统汗流浃背,每个人脸上都露出庄重肃穆,兴奋好奇又惧怕的复杂表情。

几个小伙子起去棺盖上的钉子,铆着劲,轻手轻脚地把盖子往上抬。在场的人噤若寒蝉,一双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棺木。棺盖去掉,一副完整的人体骨架呈现在大家面前。所有人惊奇不已,都暗自松了一口气,一切都显得那么正常。

人群马上活泛起来,各种高谈阔论,发出轻松愉快嘁嘁喳喳地说笑声。

有一位戴眼镜的小伙子感觉不对,仔细地打量着四奶奶的骨架。只见骨架平整均匀地铺在棺材里,脚骨、腿骨、盆骨、肋骨、脊椎骨等有条不紊,历历在目。但让他费解的是,四奶奶的头骨竟然会在两条股骨之间,脊椎骨、肋骨虽然散落开来,但看它们的纹路走向分明是弯曲着的。这里是沙土岗子,棺木保存良好,既没有被水淹,几十年也没听说过发生地震,唯一的解释就是:四奶奶是坐着死的,皮肉腐朽以后,地心引力的原因,头骨落在了两腿之间。

他把这个推论说给大家听,所有人都沉默了。虽然头上大太阳毒辣辣地照着,但在场的每个人非但感觉不到热,还浑身发抖,后脊背飕飕冒冷气。如果活着被人埋进棺材,生生憋死,那会是怎样的感受?想想头皮就发炸。一种感同身受的极大恐惧感在人群中传播,每个人都面露惶恐,目瞪口呆。

“别瞎说!哪有这种事?叫人家主家听见多不好!都死这么久了,肯定是不小心滚过去的。”一位白发老者说道。

大家都很乐于接受这个新的结论,表面上又若无其事嘻嘻哈哈起来,但私底下却疑惧重重。

棺材启开,在阳光下曝晒,帮忙的人都去吃饭,看热闹的也各归各家各找各妈。

人群中有个叫小强的小孩儿,此时正在思考一个严肃的问题:将来,我会不会变成一副枯骨呢?听说人人都会死。这样一想,小强突然感觉万念俱灰,委屈地想哭。

吃饭的时候,小强把上午的所见所闻说给家人听。也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四奶奶是坐着死的,为什么人没死就把她埋了?”

“别瞎说,快吃饭!”小强爸说道。

“真的,我没撒谎,真是坐着死的,我亲眼看见的。”小强辩解道。

家人以为他在信口胡说,这时小强的爷爷说:“小强说的可能是真事。不说我还忘了,我记得四奶奶埋得很突然,第二天我和一群小伙伴还去她坟上拾绝捻,我们就隐约听见地下有动静。我们几个都听见了,还以为是鬼,吓得屁滚尿流。现在想想,可能那时候四奶奶还没有死!”

所有人都皱起了眉,心好像被无形的手突然攥住了一样,嘴里的食物也忘了咽。小强爷爷突然感觉说的不是时候,连忙改口道:“快吃饭快吃饭,今天的凉拌黄瓜可真好吃!”

一向胃口奇好的小强,今天吃得特别少。

“爷爷,每个人都会死吗?”饭后,小强问爷爷。

“呵呵,是人都会死,世上哪有长生不死的人啊?”爷爷答道。

“我也会死吗?”小强问。

爷爷哈哈大笑:“你这么点,想这么多干什么吗?你离死早着呢!”

小强苦恼地问:“这么说,我也会死了?”

“嗯,当然。”爷爷笑眯眯地望着小强说:“咋啦?怕了?爷爷小时候也很怕死,怕得想哭。感觉被关在一个小棺材里,该多憋屈多难受呀!但现在不怕了!”

“现在为什么不怕了?”小强好奇地问。

爷爷说:“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其实没什么可怕的。就跟饿了要吃饭,困了要睡觉一样;就像春天要开花,秋天要落叶,一切都是那么自然。等你到了爷爷这个年纪,就什么都明白了,什么都看开了。你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你的主要任务是好好学习,长大当个科学家。懂吗?”

“爷爷,我懂了!”小强破涕为笑,感觉自己一下子长大了。

中国古代民间鬼故事第四篇-莲花杀

清朝咸丰五年,沂州府发生了一起震动全州的大案。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沂州知府铁泰和五姨太突然被人杀死。第二天早上,五姨太的贴身丫环翠莲进房送早茶,看见两位主子寸丝未挂,赤条条地卧在五姨太的镂花檀木床上,床上床下全是郁结的黑血。翠莲当时就吓得昏死了过去。

消息传到省里,巡抚极为震惊,责成按察使抽调精干人员组成专案组,进驻沂州府衙,全力侦破这场血案。一时间,州府上下风声鹤唳,人心惶惶。

铁泰和五姨太死得很是蹊跷。五姨太房间里一切物品摆放如常,看不出一点撕扯打斗的痕迹。死者脖颈处各有一处血肉模糊的口子,验看伤口,既非剑刺,也非刀伤,身体的其余部位没有任何伤痕。再搜查房间,也未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正当办案公差为找不到死因而急得抓耳挠腮之时,有人突然发现了一件东西,它就在五姨太房间的窗户外边,被一片过早凋落的树叶遮掩着的一枚状似莲花的铁器,上面还沾有血迹。这想必是凶手匆忙逃走时遗落下的凶器了。可令办案公差惊奇的是,他们办了大大小小数不清的案子,从未见过也从未听说过这样的凶器。

五姨太的金银细软一点儿也没动,凶手显然不是谋财害命,那就一定是仇杀了。办案公差当即传讯铁府的管事,让他说出铁老爷任职期间可曾结下仇家。管事头冒冷汗,两股战战,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直到公差逼急了,管事才结结巴巴地开口,说铁老爷性格火爆,做事有些横,死在他手里的人不少呢!就在两个月前,老爷看上了城西峪子村的一位刚嫁了人的女子,让人把她绑了来,逼她做六房姨太太,没想到那个女子性子烈得很,一头撞死在廊柱上。

办案公差当即带了府衙的一队人马,直奔柴山的峪子村而去,想不到老远就看见一位敦实的汉子正站在那儿等着他们呢。那位汉子朗声说道:“狗官铁泰依仗权势,平时在乡里作威作福,欺男霸女,早就该死了,我这是为民除害!”(鬼大爷:转载请保留!)

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这还用怀疑吗?公差中领头的一挥手,几个兵士刚要上去动手,却见那位汉子两手一扬,随即有两个兵士倒下。还没等旁边的人回过神来,那位汉子身形一闪,很快不见了。办案公差气急败坏,派人四处搜寻,连个影子也没有。

官府随即画像通缉,并派出人马继续搜捕。一个月过去了,可什么结果也没有,那位汉子像从人间蒸发了似的。

巡抚大为震怒,下令挖凶手的祖坟。在峪子村,那位汉子本就单门独户,祖上是从外地逃难来的,父母又死得早,因此祖坟也没有多少。当几位兵士挖开一座坟墓,用尽气力打开棺盖时,一幕惊人的情景出现了:棺里盛了半棺清亮亮的水,一朵洁白的莲花正盛开在水中央,因为透了风,那朵莲花很快就变了颜色,并凋萎了!

也许是害怕“莲花杀”,也许被棺内的那朵白莲花震惊了,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愿意插手办理此案。“铁泰血案”作为一桩悬案挂在了官衙的记事簿上。

中国古代民间鬼故事第五篇-古井女尸煞

(一)

那是一个大修水利的年代,伟人说:“水利是农业的命脉。”所以到处掀起一股大修水利的热潮,一夜之间,可能在某一个山凹里就会高山出平湖了。我所在的村也要修水库了。

我兴奋不已,尽管我还小。水库堤坝离我家只有十几米,堤坝下面有一座院子,院子东边有一口千年古井,井内清泉鼓着一串一串的水泡,一股一股地往上冒。喝着泉水的人们,总会赞叹一声:“甜,喝蜜糖一样地甜。”

可是,这口古井就要毁了。为了使堤坝更牢固,必须打到井的底部,寻找到实底,把水引出来。于是把井台挖开,往井的底部挖。可是挖了几丈深,还是烂泥巴。而且越往下挖,泥巴越烂,泥巴的颜色越黑,古井似乎没有底。已经挖到丈把深了,挖泥巴的民工要用绳子吊着,才能下去。

人们就有些害怕了,听老人说,井下有一个魔王殿,井水就是魔王吐出的口水,谁要是触怒了魔王,魔王一发怒,就会就把口水全部吐出,洪水就会涨到天上去。可是修水库的总指挥李干部不信这些,依然指挥着民工往下挖。围观的村民越来越多,一些老人甚至跑到山上的庙里去烧香,希望魔王不要发怒,别吐出口水。围观的村民个个战战兢兢,看到民工一拨一拨地吊下去,乌黑的烂泥一担一担地吊上来,心里就一阵一阵地发慌。

突然一个民工一锄挖了下去,“砰,”发出一阵闷响,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几个民工吓得连忙后退,可是下面太窄,他们没有退的余地,就拼命摇绳子,要求吊上来。但是没有李干部的命令,谁也不敢将他们吊上来。

李干部说:“大家不要怕,世界上哪里有什么魔鬼?挖,继续往下挖,看到底是什么。”下面的民工没有办法,只得继续往下挖。不久,下面传来声音:“李总,是木头,许多很大一块的木头。”一个老人说:“不好,挖到魔王的宫殿了!”声音虽然很小,但是大家听得清清楚楚。所有的人“轰”地一下往后退,李干部也后退了几步,但他立即停了下来,说:“大家不要听信谣言,只不过是几根木头,我们正好把它抬出来,烧火也好。”

围观的群众才停了下来,在李干部的组织下,他们把木头一根一根地吊上来。可是古井还是没有见底,只得又挖。在下面的民工也是心惊胆战,他们小心翼翼地往下挖。这时,挖出来的泥巴像煤炭一样黑,简直黑得发光。

又挖了几尺深后,乌黑的泥巴里竟然出现一团一团的白色,民工拾一看,竟然是石灰。大家就觉得奇怪,在这深井中,怎么会有石灰?于是就报告了李干部。李干部说:“这说明快要到井底了,快挖!”民工又往下挖。

“当”,一声清脆刺耳的响声忽然响起,原来是一个民工的锄头挖到了一块石头。大家以为发生了什么怪事,赶忙往井上爬。但是,响声过后,却并没有发生什么,才又退回去继续挖。接着又有几个民工挖到石头,大家以为是一块巨石。这时挖出的石灰越来越多,大家把石灰扒开一看,却是一块长方形的石板,石板上还刻有图案。图案以土漆画成,中间躺着一个女人,女人以朱红漆画成,似乎是穿着红绸缎。女人周围画着钟馗形象,钟馗手拿一把桃木剑,剑尖指着女人的百会穴。看到女人的形象,大家就兴奋起来,高兴地往下挖。等把周围的泥巴起完之后,大家吃了一惊,原来是一副石棺。石棺周围也刻满了古怪的图案,似乎是道教所画的符,符中有古怪的文字,民工看不懂,但是也没有做声。

他们想:这样一口石棺,里面肯定有有许多金银财宝。因而决定打开石棺,但要打开石棺,就必须要一个懂道术的人来看。他们认为剑义平时还懂,又是这里的队长,所以就把剑义叫来。剑义仔细看了很久,最后也摇了摇头。但是他说先把石棺打开再说,于是,他叫民工围过来,把石棺撬开。民工李良文说:“义哥,这副石棺古怪,是不是叫李干部来看一看。”剑义说:“叫他来看个屁,要是里面有什么宝物,他还准我们拿走?我们直接撬开看看算了。”说完就要几个民工拿着撬竿去撬棺盖。但是棺盖和棺身结合地很紧密,他们撬了许久,也没有把棺盖撬动。于是叫来更多的民工在石棺上乱捶乱砸,忽然“扑”的一声响,石棺被砸开一条逢。一个民工的手指被卡在石缝里,鲜血顿时冒了出来,一股一股地往棺材里流。

民工一时着急起来,想方设法地要将他的手指弄出来。于是几个人就走上棺盖,俯身下去用力地拉石板。忽然“轰”的一声巨响,几个民工被炸得飞了起来。同时,一股青烟冲天而起,村民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见从棺材里站出一具女尸。她穿着一身血红的旗袍,身材高挑,混身长着白毛,眼睛绿里透红,放出摄人心魄的绿光;两边嘴角各伸出一根獠牙,弯弯的,像两把刀,白厉厉的,使人看后心惊胆战。

民工们吓的目瞪口呆,有几个想逃,却吓得腿脚发软,怎么也迈不开脚步。但他们有一个强烈的意识,那就是一定要逃离此地,于是极力地向上爬。

有些民工呆在原地,头脑中一片空白,竟然要逃走的意识也被吓得飞入了九天云外。他们眼睁睁地看着那女尸从棺材里站了起来,慢慢地向他们走来。

剑义终究胆大一些,最先回过神来,大声喊道:“大家不要怕,她只不过是具死尸,我们大家手里有家伙,赶快拿起家伙,跟我去打。”几个胆大的民工也回过神来,*起撬杠,跟在剑义的后面。剑义走到女尸后面,挥起手里的撬杠,用力向女尸的头部打去。他指望着这一棒将女尸打死,或者至少将她打倒。鬼大爷鬼故事

然而出人意料之外,只听到“当”的一声响,女尸并没有被打死,甚至没有倒下。原来剑义的撬杠打在女尸的头上,就像打在钢盔上一样女尸回过头来,一把将剑义抓起,举过头顶,向坑外抛去;剑义被抛出几丈高的坑去。见女尸有如此大的力气,几个民工大吃一惊,往后跑。可是在这窄小的坑里,哪里有退路?他们心想,这一下死定了。于是就拼命地往上爬,可是哪里爬得动?

女尸走了过来,抓起一个民工,举起来,惨白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民工吓得当场昏了过去。女尸举起那个民工端详了一会儿,然后发出一阵刺耳的笑声。好在她并没有将白厉厉的牙齿刺进他的胸膛,只是看了他一会儿,就将他抛出坑来。其他的民工吓得不敢再做声,心怕一出声,就会被女尸找到。

刚才还是惊叫声一片的坑里顿时安静下来,静得比死还可怕。女尸四周看了看,又侧耳听了听,似乎没有国感觉到什么,就一跃而起,如飞一样,跳出坑,大踏步地向左边的山上头去,不一会儿,就消失在茫茫的树丛中。

以上就是中国古代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中国古代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11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