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纪民间鬼故事5篇

本文5个上世纪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河南民间鬼故事、潮阳民间鬼故事、民间人和鬼故事、民间闹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上世纪民间鬼故事第一篇-坟里的黄鳝 作者:彻夜狐狸

引读:

从小我们就从书本上读到,大自然是神秘的,但是到底有多神秘,我想没几个人说得清。

小的时候,我曾听爷爷跟我讲过,他们在河里的鹅卵石中发现过活虾。在大山里遇见过王八。

抱着对这些未知生物的兴趣,我今天也来跟大家转叙一个,我朋友跟我讲的故事:《坟里的黄鳝》。来供大家一起探讨。

黄鳝,淡水科鱼类,一般生活在水底,喜穴居。其肉质鲜嫩,营养丰富。正是因为这样,现在黄鳝的价格也一直居高不下,先说说我老家捕捉黄鳝的方法吧。

捕捉黄鳝,其实也并不难。在我老家一般是采取用鳝鱼笼子下,或用钢丝钩钓。先说说用笼子下吧,其实所谓的鳝鱼笼子,也就是用竹篾编著成的一种长筒状的简单捕鱼工具,一般人只需要把骚蚯蚓(就是那种体形比较大,土腥味比较重的蚯蚓)用竹篾串上,然后用稻草把蚯蚓绑好,置于笼中,等夜晚再放入黄鳝经常出没的水田,或堰塘中即可。

第二天早上去收起来时,一般一个笼中都会有一条或几条黄鳝。当然这已经是好久前的事了,现在,由于农药,和人们的频繁捕捉,野生黄鳝的数量已经很稀少了,往往一夜几十个笼子下去。什么都收不到。

话说,笼子捕鱼,除了用骚蚯蚓做诱饵以外,还有一种更厉害的,那就是用人的骨灰。但这招过于阴狠,所以一般的捕鱼人家是不用的。因为,只要用过骨灰的田地,那里将再也不会出现黄鳝。为什么?因为,这招会把黄鳝的儿子儿孙都一网打尽。

故事正文:

我们老家有个叫香关的村子,那里周围环山,良田无数,人们过的虽不算富裕,但也能算个温饱不愁。大家平时都以种地为生,但只要一到夏天,则家家户户都会去下鳝鱼,得来的收获,用以换取一些生活开销。

至于他们用的工具呢,则是一种用祖传秘法制作而成的鳝鱼笼子。我曾有幸见过一个,那笼子尖细且长,然后一头开小口方便投放鱼饵,另一头则是由凹进去的竹刺组成,鳝鱼可以很顺利的挤开竹刺钻进去,但要想钻出来却是万万不可能了,因为,那些竹刺会在鳝鱼钻进去后,就马上合拢,在笼子内形成一个尖锥。

再说那村里人们所用的鱼饵,其实一般也都是跟别处无异,用骚蚯蚓,但村里有个古老的传说,就是,据说如果用人骨灰作饵的话,则只需一个笼子,可以收尽方圆一亩内的所有鳝鱼。

作为土生土长的香关人,王二自然是从小听着这个传说长大的。以前每每听到人们谈起,到也没什么感觉,只当真是个传说,但自从看到村里其他人一年过的比一年好后,王二就思考上了。

这些人的钱到底是从那里来的?他们平时也都是跟自己一样种种地,干干活啊。难不成是……

上世纪民间鬼故事第二篇-古铜香炉

我是一鼎古铜香炉。就置于那书生的书案上。

书生的书房不大,可是却窗明几净,白粉墙,小轩窗,窗纸是新换的,纤尘不染。壁上挂着几幅山水,是书生的手笔,算不得高明,倒也还耐看。这是书生的妻子挂上去的,使屋里不至洁净得过于寡淡的意思。房里的陈设也少,一案一榻,再加上一个书架,余下就没有什么家具了,所以倒显得很轩敞。

窗子是不常关的,它正对着庭院。院里植着一株垂柳,一株桃花。柳枝正由鹅黄转为新绿,在春风里千丝万缕的飘着,桃花也含了苞,一个个的浅粉的小球在枝头上随风起伏荡漾,就是不肯绽放开来。春日里的阳光是再鲜亮不过的,这两株树给它一照,那浅的绿,粉的红就直钻入人眼睛里去,心里也随着鲜亮起来。

书生的妻子每日都会来打扫。家中尽管清寒,还是请得起下人的,但这打扫书房的事,她都是自己来做。掸完桌几床椅扫完地,她都会取出香料来在我体内焚上。这时候,书生已经用完早膳,慢慢度将进来,与妻相视一笑,然后走到架边取出一本书来,坐到案边去读。这一读,往往要到晚上。其间用用午饭,再在榻上小眠一会。他的妻会不时过来送茶添香,书生就与她笑语几句,稍事歇息。

书生有点瘦弱,又加上长期伏案的关系,肺也不大好,稍染风寒就会咳嗽。他话不多,显得苍白而且安静,我踞于案上,看着他低垂的睫毛与翻动书页的白皙而纤长的手指,不由得叹息起来。天下有多少这样的书生,一面攻读,一面做着“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的美梦,在浩如烟海的经典中耗尽了渺小无光的人生?

书生的妻并不算美丽,但是很奇怪,我很喜欢看着她。她的五官是平常而不易给人留下印象的,神情平和恬静,身子跟书生一样有点瘦弱,皮肤也白,但不似书生的苍白,是莹润而泛着点红晕,衣饰朴素干净,脸上也不施脂粉,越发显得一张脸的清淡。她的眉却是描过的。“都缘自有离恨,故画做远山长。”她的眉画得恰到好处,似有若无,正如春日含黛的远山。每天早上我安静地等着她打扫完来燃香。她的手温润白皙,指甲剪到齐根,触摸我的时候很轻柔。我是她在集市闲逛的时候买来的,正巧他们家原来的香炉被人偷走了。

书生家用的是檀香。一小勺檀香,在我体内温暖而馥郁地燃烧着,我舒服地望着自顶上升起的烟,先是平稳安静的一线,徐徐上升,然后突然晃动起来,绕成一团纠缠驳杂纷乱的丝与缕,然后再往上,消失。

按照人的算法,我应该有一百多岁了。这年龄在人来说是很稀罕的,可是对于太平年代的物件,就不算什么了。书生房里的家具,案上的砚台都是祖上传下来的,年岁也都不小了,有的比我还老得多。按年龄,我只是个小辈。不过仔细想来,我也到过不少人家,经过了不少事,这算是比它们强罢?

“这桃花今年迟了呢!”书生的妻端着茶盅走进来,对书生笑道。

“是啊。”书生瞟了一眼窗外,答道。

上世纪民间鬼故事第三篇-民间异事之火童

在北方的一个偏僻的小村子里,村子里的人平时都很少出门,相对比较闭塞。

村民是朴实的,日子在汉子的烟袋和妇女的泼辣中悄然而杂乱的过着。

这是一个闷热的夏日夜晚,繁星高照,月圆风稀,树摇弄影,蛐虫叽叫。

一个匆忙的身影在田间小路上急急的走着,只见他顾不得擦拭额头上的汗,嘴里嘟囔着“咋这么远呢?我得快点。”

原来这是村里的刘三班,媳妇要生孩子了,急着去邻村去找接生婆。

这紧赶慢赶,恨不得腿脚都打飚跑到了接生婆的家里。

接生婆一听,这可耽误不得,拾掇拾掇就赶紧跟着来了。

两个人急匆匆的赶路,不一会就来到了两村交界处。

这交界处啊是一片坟场,具体是哪个村的时间久了也分不清界限了。

平常呢谁也没在意这地方,因为这些年就没发生过任何奇怪的事情。

坟场蒿草连片,嗖嗖的老鼠虫子乱串。

两个人走过的时候,平地刮起十几个旋风,围着两个人打转。

旋风是什么?就是常说的人死后的鬼魂,据说人死后想回家看亲人了就会化做旋风打着转刮回来。

开始两个人并没有在意,毕竟乡下刮旋风是常有的事,并不稀奇和可怕。

忽然所有的旋风都悄然消失了,两个人虽然说不太害怕,但刚才心里也毛愣愣的,眼见旋风都消失了,不由得心里也落底多了。

往往那个事情并没有想象的简单,一个更大的旋风夹杂着荒草落叶甚至是纸钱疯狂的像两个人席卷而来。

噼里啪啦的夹起的杂草土块打在两人的身上,两人慌乱的手脚乱舞护着头小跑起来,想着尽快逃离这里。

还别说,那个大旋风还真被他们给远远的抛在了后面。

惊魂未定的两个人谁也没敢说话,老人有这样一个说法,如果真遇见了鬼魂千万不要说话,说话会把鬼魂带回家的,所以都有所避讳。

就这样两个人不一会来到了刘三班家的院子,忽然觉得不对劲,那个被两个人甩掉的大旋风竟然在刘三班的家门口炫耀的打着转转呢!

刘三班家的狗正冲着旋风呜呜的不是好声的叫唤呢,低摇着尾巴,似乎想叫又害怕的直后退。

屋子里传来女人的喊叫声,叫的很凄惨似乎是不行了的架势。

两个人也顾不得想旋风的事情了,急忙推门就进来了。

三班媳妇杀猪一样嚎叫着满炕打着滚,地下婆婆小姑子急的直搓手。

接生婆一检查,快快快·······见红了,马上要生了·······这就是乱作一团了。

三班媳妇也不是太疼了还是矫情,反正大伙强把他按住,这眼看着要生了可偏偏就生不下来,半个时辰过去了楞是不生,三班媳妇的嚎叫都快把整村的人给召唤来了,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

又一个时辰过去了,这三班媳妇可能是力气用完了,嚎叫变成了哼哼········

接生婆冒汗了,这种情况她还是第一次遇见,眼见着孩子脑袋都看见了就是夹着不生,大家都慌了手脚。

要知道村里离镇医院还要三十几里的路程,村子里最快的交通工具也就是一台手扶拖拉机,就是那种三条腿的喝油会走路的机器。

不行去镇上吧?村民一致决定不能再耽搁了,这可是两条命啊。

对对,村长应声着,二愣子你过来,我命令你去把咋村的铁牛开过来快送三班媳妇去镇上。

二愣子是村上铁牛的专职司机,那时候村里有一台铁牛那是大财产,金贵的很呢,司机都是专职的。

话说二愣子去村部开铁牛的档口,刚刚消失的旋风又开始肆孽的在院子里乱舞起来,村民纷纷躲避,没想到旋风转着圈从敞开的门钻进了屋里。

屋里一阵惊叫,这咋了?旋风咋还进屋子了。

随着一条红光飞起旋风嘎然停止没了,只留下一地的灰尘和杂草。

大家惊异的看着红光飞舞着在屋子里乱转,悠的一下飞进三班媳妇肚子那里不见了。

嘎嘎嘎········伴着一声啼哭,孩子生下来了。

孩子是生下来了,接生婆手都没洗就跑了,村民们也都吓跑了。

能不跑吗?谁见过刮着旋风发着红光而来的孩子呢?这不是鬼也得是妖来托生来了。

先不说村民和接生婆跑了,再一看这孩子,天啊,一身红彤彤的皮肤,脑袋大大的,脸上挂着邪恶的笑,露出两颗尖尖的牙齿,要多诡异有多诡异。

三班媳妇妈呀一声晕死过去,婆婆小姑子早跑出去了,三班楞在当地手足无措。

只见那孩子呀呀的叫着妈妈爬上了三班媳妇的怀里自顾自的玩耍上了。

难熬的一夜总算过去了,三班望着炕上那烫手的山芋满地乱转,不知该咋办。

一家人长吁短叹拿不出个主意,扔了吧还是自己的孩子,再说了这要是真是妖怪扔了害怕再回来报复,那全家人可就遭殃了。

不扔吧,那分明就是个妖怪,咋来的大家都看的真真的呢,再看那长相那是板上钉钉的鬼童了。

最后全家一商议,还是求助屯邻给拿个主意吧。

三班来到村长家里,村长那是头摇的像拨浪鼓似的说没办法。那村长媳妇更是往外推三班,紧怕惹祸上身。

村民更是躲的远远的,看见三班一家人就跟见了鬼是的,唯恐躲避不及。

走投无路三班一家也就认命了,不管这孩子咋来的,投奔咱家一回就养着吧,走一步看一步吧!

以后的日子里,这孩子越发的与众不同。下生会说话,还长了牙齿,饭量大的惊人,三班媳妇的奶水根本不够用,每天还要贴补一大碗牛奶,还好,三班家养了几头奶牛。

不到百天就长得像五岁孩子那么大,早早的就吃了家常便饭。每天蹦来蹦去淘气得很,晚上睡觉那是鼾声如雷。

一 家人也是只能在背后苦笑的份了。这真是爱也不是,恨也不是,两手捧刺猬猥横竖都不是。

日子在村民的疏远中过着,这鬼童似乎并不在乎亲人的冷淡,我行我素的像猴子一样啥都干。

上树掏鸟蛋,下河摸鱼虾,不到两岁的孩子竟然有十几岁孩子的身高,不愿意穿衣服,整天光着身子乱跑,一身的火红色皮肤,不管冷热似乎他都不在乎,你就是给他穿上衣服,用不一会就撕碎了扔了。

时间长了,村民也就见怪不怪了,由于这孩子一身红彤彤的皮肤大家给起名字叫火童。火童也不讨厌,从不祸害任何东西,如果不是发生了那次毁灭性的事件,也许火童和村民都能相安无事的把日子过下去。

上世纪民间鬼故事第四篇-善良的狐狸

故事发生在唐代长安 。

士人昝规的母亲不幸去世。屋漏偏遭连夜雨,他家的房子又被火烧了。

生活变得异常地艰难,就算他们夫妻俩再怎么一个铜钱扳做两个花,那也是难以为继,谁叫他们有六个孩子呢,昝规成天也是烦闷不已。

宁愿自己饿着都不能饿着孩子呀,他也曾想过把孩子送人,可这想法一经脑海出现,立马被否决了,别说妻子不同意,俗话说:儿是娘的心头肉,对于父亲,又何尝不是呢?

但是,昝规重重地呼出一口气,自己却养不活他们!

妻子看他整天愁眉苦脸,于是说道“现在我们这么穷苦,与其在一起挨饿受冻,到最后横死家中,倒不如把我卖出去,得到的钱不但可以用来补贴家用,而且还可以养活我们的孩子,你看如何?”

昝规说:"自从你嫁给我,这么多年来从来我没有让你过过好日子,细细想来,满心愧疚,我怎么能做这么没有良心的事情呢,我实在 是不忍。"妻子又说:“难道你忍心看着我们还有我们的儿女饿死吗?” 说完开始小声地抽泣。

昝规望了望妻子那张因劳苦而有点发黄的脸,心痛不已。他伸出手轻轻地拭去妻子的泪水,一把把她拥进怀里。轻轻地说好吧,说完感觉天旋地转。

附近的邻居听到这个消息,有想把她买了的,碍于乡里乡亲,也开不了口。有惧内的,害怕被妻子骂。有的想,虽然她年纪不大,可是有六个孩子啊 ,我还要养活她六个孩子,又不是我亲生的,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所以虽然大家对他们家很是同情,大家都不富裕,对他家的遭遇,也只能说声感同身受。他们只是观望,希望看到有人能够把这个可怜的妻子买去。来赈济一下这个可怜的家庭。

几天以后,有一个老人找上门来,老人看起来很老了,一副仙风道骨的日子。昝规把他请进屋。

屋里很寒酸,昝规拿过唯一的一条凳子,用袖子狠狠地擦了下,要老人坐。老人摆了摆手,昝规和老人开始攀谈起来,老人很健谈,让昝规想起了自己的父亲。

他想到自己现在的境况,不禁悲从中来,自己的儿女挨饿、受冻,自己却无能为力。如今竟然沦落到要靠卖掉妻子来维持家。老人听完他的故事,也跟着伤心起来。

一段时间以后,老人说:"我家世世代代都很富有,我呢,住在蓝田一带,附近的人们都知道我的,我前不久听到了他们说你要卖妻子的事情,我想,一个大男人,如果不是经受了大难,是万万做不了这样的事情的,起初我以为是谣传,现在亲身和你说话,才感觉是真的,这样吧,你的妻子我买了,我给你十万钱吧。 "

昝规和妻子听了以后,对视一眼,相继跪了下去,老人立马扶起他们说:”起来,起来,我明天送钱过来。”

第二天,老人果然带着钱来了,领着昝规的妻子走了。她依依不舍地看着孩子,老人看出了她的心思,便和昝规说:"如果你的儿女想母亲的话,你就带着他们到山下面来找我,到时候我会让他们相见的。 "

三年的光阴转瞬即过。

在这三年里,昝规全心全意带着这六个孩子,可是老天爷好像故意在捉弄他,虽然他已经尽全力了,但是他依然没有改变贫苦的状况。最严重的是,孩子们都死了 。

没办法,昝规只好锁了家里的茅屋到京城其行乞。一路艰辛,他都咬牙挺住了。

忽然有一天,记忆的闸门倾泻了,他想起了老人的话,于是他就去蓝田去找那个老人。一路上他怀着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对生活的信念支撑了下去。好几次讨不到食物,他都就着山里面的水充饥。

走了很久,他终于看见了一座寺庙。寺庙装潢的极其华丽,在阳光下,闪耀着异样的光芒。看样子,这是一家有钱人的府邸。

他试着上前去敲门,他伸出枯瘦的手,轻轻地敲了敲门,门开了,守门人一脸惊异地看着他,他弯了弯腰,低着头说:"麻烦通报一声,我找你们主人。"守门人刚开始时嫌恶地看了看他,仔细一看,虽然眼前的这个人蓬头垢面,但是眉目之间以及说话的语气,看的出来显然受过良好教育,于是守门人通报了。

昝规看见了当年的那个老人,那是当初那模样老人叫仆人拿出吃的,顺便让昝规沐浴更衣。老人等昝规吃饱了以后,把他妻子叫过来,让他们两个在内室团聚。妻子问了问他的近况。他不想让妻子担心,边说很好,妻子感觉很奇怪:"那怎么孩子们都没来呢。"昝规望了眼妻子,他怕看到妻子那急切的眼睛,低下头说,哆嗦着说:"都死了。 "

妻子听说儿女们都死了,大恸,哭着哭着就断气了 。老人急急忙忙跑进来,看见女子死了,非常的生气,于是就打算害死昝规,昝规吓得连滚带爬地跑了出来。

回头一看,那有什么金碧辉煌的寺庙啊 ,只有一座古坟而已,坟墓上趴着一具尸体,摸上去冰凉,看来已经死去多时了。

他感觉尸体的衣着很熟悉,便把尸体翻过来一看,吓得连连往后退,竟然是他的妻子。

他看了看四周,发现坟墓的旁边有一个洞穴,昝规在山下挖了一个大坑准备把妻子埋了,就在这时,他看见洞穴里面冲出一只狐狸,像一支离弦的箭一样向前冲去。

原来啊 !买他妻子的,竟然是只老狐狸。

上世纪民间鬼故事第五篇-褐道人的避雷计

隆隆雷声伴随着翻滚的乌云接连炸响,无数道闪电在低空不住盘游穿梭,结成了一张金色的绳网,阵阵的暴雨与呼啸的狂风更是仿佛连房屋都要掀倒一般。

房厅正中,十几个人团团围坐在一起,脸上全部露出了恐惧的神色。看他们的服饰,分明都是朝中的一二品大员。此刻在这狂暴的天雷面前,他们却也和寻常百姓没有什么不同。

“道长……我们这样行不行啊……”人群居中的一位,正是礼部侍郎德九,随着雷声一阵响过一阵,德九的心也越来越惴惴不安。

“不妨事,大人只要安心坐着,一过午时三刻雷就会停的!”回答他的是一位长袍广袖的道士,虽然眉宇间也有几分担忧之色,但较之众人还是要显得气定神闲许多。

“噢——”看对方言之凿凿,德侍郎的心也似乎安定了几分,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静等着午时三刻的来临。

他是土生土长的京城人氏,打从二十多岁上就与这位褐道人相识。褐道人精于六壬之术,曾经为他推算过一生命理──几岁入泮,几时升官,某年得何品级,某年调放外任,娶妻何人,生子若干……桩桩件件,随着时间的流逝都一一得到了印证,让德侍郎从最初的姑妄听之变成了深信不疑。但麻烦也就随之而来,因为在褐道人的推命之中,有一句非常可怕的话,那就是在某年某日,德侍郎将因为前生的罪孽,遭上天雷击而死!

已经深信褐道人言无不灵的德侍郎自然吓得魂飞魄散,苦苦哀求褐道人为自己设法禳解。经过再三的求恳,褐道人终于勉强讲出了一个法子:“到那天你请上十几位当朝的一二品大员,让他们环坐在你身边,挨过午时三刻就可以了……唉,泄露天机,贫道罪愆不轻啊……”

“多谢道长!多谢道长!我如若不死,日后一定重重回报!”德侍郎马上让管家厚封了一千金给褐道人,接下来的日子,就是忙着在朝中联络高官阶的要好同仁,让他们到期来家中为自己避劫助阵。

应该说褐道人的破解之法还是很灵验的,虽然把前厅的地砖打得石屑纷飞,那雷却始终没有落到德侍郎的头上。随着午时三刻的临近,本来战战兢兢的德侍郎脸上也渐渐露出了轻松的笑容。

可惜他的好心情并没能保持多久,内宅的家人连滚带爬地带来了一个噩耗:“不好了,老太太被雷打到院子里去了!”

德侍郎是一个孝子,听到母亲有难,吓得站起身来就向内院狂奔,本来与他围坐在一起的一众官员因为想到身负保护之责,也随同起身奔去,一大群人拥拥攘攘地刚奔到门口,就听一声霹雳巨响,震得众人耳边嗡嗡直响,老半天回不过神来。

再回头看时,刚才众人坐着的地方已经一片狼藉,椅子桌子都被打得焦黑粉碎,散落在各个角落。

“好险!”看到这样恐怖的情形,大家忍不住念起了阿弥陀佛,“幸亏刚才离开了,不然……”

而在这声巨雷响过之后,天上居然显露出了一轮红 日──午时三刻,劫难已过。德侍郎也来不及高兴,心急火燎地赶到了内宅,所幸母亲大人除了受到一点儿小惊吓外,倒也没有什么损伤。

“恭喜恭喜!”在同僚们的一片祝贺声中,德侍郎忽然发现了异常:“咦,褐道长呢?”

“没看见呀,刚才没有跟着你吗?”

“好像我们跑出去的时候他还坐在那里……”

“是不是内急上茅房了?”

无论是七嘴八舌的猜测还是接下来翻天覆地的寻找,都没能发现褐道士的丝毫影踪,他仿佛就像空气一样在德府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过,佣人们在打扫被雷击毁的客厅时,从地上捡到了一只身长将近两尺的蝎子,尾上的弯钩隐隐有金色闪动,大异常蝎。

原来这就是褐道人的真身!与其说是德侍郎将遭雷劫,不如说是它算出自己要遭灾,修道过程中必遭天劫,所以才会在十多年前就和德侍郎刻意交好,骗他布下这个阵局让自己避难。没想到他的心思固然智巧,上天却更胜一筹,一招声东击西便让褐道人的诡计付之东流,枉费他花了十多年的心血,到头来却还是难逃一死。

以上就是上世纪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上世纪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91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