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绣花鞋民间鬼故事5篇

本文5个一只绣花鞋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写民间鬼故事的书名、民间僵尸鬼故事、民间鬼故事大全小说、民间鬼故事小说网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一只绣花鞋民间鬼故事第一篇-山中女狐妖

清朝中叶,青山县有一个布衣秀才名叫陈尚平。四次落榜后变得意志消沉,整日窝在家里。

这天陈尚平漫无目的走到集市,就见到前面一群人围在一起讨论着什么。陈尚平走近打听一番后才明白缘由。原来这几天上山的樵夫和猎户都离奇死亡,有幸存者回来就说山上有个女妖,见人就抓了吃掉。陈尚平听完顿时来了精神,因为他读书十几载根本不相信鬼神之说。听到此事他更是好奇,跃跃欲试想要去看看。

陈尚平毫不迟疑的就进了山,但走了许久也不见异常。陈尚平心道,自己活着也没甚意思。即便见了妖怪被吃也无所畏惧。想到此处他大声的呼唤:“喂!”就在此时一阵狂风大作,吹得陈尚平睁不开眼,过了许久风停了,陈尚平睁眼一看,自己正站在一个山洞里。

陈尚平自语道:“这是哪里啊?”“这是狐仙洞!也是我的家!”一个曼妙的声音响起,从暗处走出一个美丽的女子。

陈尚平问道:“你就是女妖吗?”女子笑道:“你看我像妖吗?我可是狐仙!”陈尚平轻蔑的笑道:“仙有吃人的吗?我看你最多就是个刚成精的小狐狸吧!”“呵呵!不管我是什么,既然知道我吃人,你又为何上山?难道不怕死吗?”陈尚平说道:“我是活着跟死了没什么分别,苦读十几载还是个穷书生,壮志难酬。莫不如你吃了我吧。我也就解脱了!”

女子说道:“我从未见过一个临死之人不怕的,今日就冲你的胆量,我不但不吃你,还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你说吧,你是想做官,还是要金银?”陈尚平问道:“你所言当真?”那女子点了点头。陈尚平接着说道:“那好,我要做官!只有金银没有权力还是会被人欺负!做了官,自然就有了金银!”女子说道:“那好,一个月后朝廷会再开恩科,那时你只管去考。我保你能考上!”陈尚平还没反应过来,忽然又狂风大作。等他睁开眼睛已经是回到刚才的山林中。

陈尚平高兴的下山回了家。一月后,果然朝廷张贴告示。皇上寿诞将至,加开恩科。陈尚平看到告示欣喜若狂,心道,那女妖果然没有骗人。

又过了一个月,陈尚平果然高中,还顺利当上了新的青山县令。做官以后不久,陈尚平就暴露出本性,贪财又迷恋女色。但是陈尚平虽然毫无政绩却还想升官。他感觉只做一个县令着实的委屈了自己,就这样日思夜想,陈尚平这晚做了一个梦,梦中那女妖帮助他完成了心愿,他做了大官,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醒来后,陈尚平恍然大悟。心道:“我何不再求求那女妖,让他帮帮我!”于是陈尚平买了不少活鸡美酒快马来到山林中。陈尚平下了马便开始呼唤:“狐仙,我回来了,我来看望你!”又是一阵狂风袭来。陈尚平睁开眼,自己又回到当初的山洞,那女妖出现在眼前。女妖说道:“你为何又回来了,难道就真的不怕我吃了你吗?”陈尚平微微一笑道:“怎么可能,你这么帮我,不是想吃了我,我怕什么。狐仙啊!你还是吃这个吧,狐狸不是都喜欢吃鸡吗?”说完放下手中的活鸡和美酒。

女子看看地上的东西说道:“说吧,你这次来有什么事求我?”陈尚平赶忙说道:“狐仙,我想升官,我不想做这芝麻大的县令,你帮帮我,让我做个大官,最好是皇上身边的红人!”女子说道:“你做不了那么大的官,这样吧,我让你做个巡抚,巡抚是一个地方最大的官,比在皇帝身边要好多了!”陈尚平听完心里乐开了花。

回到县衙后的第三天,陈尚平就接到了升迁的通知,自己果然做了巡抚。书说简短,陈尚平走马上任了。

做了巡抚后,陈尚平更加肆无忌惮的敛财。每日也都醉生梦死,只知道享受。不知不觉过了半年。这天,陈尚平又做了一个梦,梦见那女妖来找他要收回这所有的富贵,将他打回原型。醒来后,陈尚平惊出一身冷汗。

次日早晨,陈尚平赶忙去买了几只活鸡和美酒马不停蹄的就来到山洞。女子问道:“你怎么又回来了?”陈尚平赶紧跪下说道:“狐仙,我求求你了!你可千万别把我这一切收回去啊!我再也不想过以前情困潦倒的日子了,我也不求升官了。就现在这样我就很满足了!”女子问道:“你是怕我收回你现在的一切吗?”陈尚平赶忙点头说道:“是啊,昨天我梦见你收回了这一切,我真的很怕……”不等陈尚平说完,就见那女子突然张开血盆大口,一口腰下陈尚平的一只胳膊。

陈尚平忍着剧痛道:“你,为何要吃我!”女子说道:“我的法术是需要吃有恐惧的人,才会有益处,前几次只因为你没有害怕的东西,所以才吃不了你。现在既然你有了害怕的东西,我当然要吃你增加道行!”

在即将断气那一刻,陈尚平悔不当初。自己当初天不怕,地不怕。如今竟被权力金钱蒙蔽了双眼。倘若自己当初保留本心,能做个好官,也许就不会有眼前的灾祸了!

一只绣花鞋民间鬼故事第二篇-敯府阴兵平叛军

在南北朝时期,社会动荡,战乱频繁。而就在五花八门的战争形式中,最令人出奇的便是宋明帝刘彧借助于冥府阴兵平定叛乱的战斗了。这支面貌狰狞恐怖的“鬼魂”军队作战方式独特,并且个个手持利斧骁勇异常,令对方无不心惊胆寒,其赫赫战绩不仅被记载于《南北朝·宋史》一书中,而且在民间更是流传得神乎其神……

洗雪耻辱

公元420年,握有兵权的名将刘裕废掉了东晋最后一个小皇帝,自立国号为宋,史称刘宋王朝,从而开创了分裂割据的南北朝时代。刘裕及其继承者为巩固刘氏江山,大封同姓诸侯王。于是出身相对卑微的皇室远房宗亲刘彧侥幸被册封为湘东王。

刘彧虽然名义上贵为王爵,但是却备受当朝皇帝刘子业的百般戏弄欺凌。刘子业是历史上荒淫残暴的典型昏君之一,常用侮辱臣下和滥杀无辜来逗闷取乐。他见湘东王刘彧生得身体肥胖,便戏称其为“猪王”。在刘彧一次入朝的时候,刘子业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命令侍卫抬来一个猪槽,倒进去腐败得臭气熏天的猪食,强迫刘彧趴下来双手伏地像猪一样去吃。刘彧没有办法,只好强忍着眼泪装作顺从的样子去做。当看到刘彧满脸都是猪食的狼狈相,刘子业不禁开心得抚掌大笑。

刘子业此后不仅多次强令刘彧吃猪食,甚至还骑在他的身上,逼其绕着朝堂爬行。就算刘彧累得满头大汗,趴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时,刘子业仍不满足,叫侍卫把他抬起来扔进粪池中去“洗澡”。刘彧虽然惧怕生性残暴的刘子业,但是也有忍无可忍怒目而视的时候,刘子业见状便勃然大怒,传来宫廷屠夫要像杀猪一样将刘彧开膛破腹。幸亏当期值日的殿前将军刘成海替其苦苦求情,刘子业才算是格外开恩饶过了刘彧性命,但是照例命令卫士当场鞭笞30下,直到把刘彧抽打得遍体伤痕方才罢手。

刘彧就这样忍辱负重地把委屈和泪水咽进肚子里,表面上对刘子业继续恭顺有加,暗地里却与统兵大将刘成海、李承文结成死党。刘成海虽然同为皇室宗亲,但是同样对刘子业痛恨得睚眦欲裂。因为刘成海的娇妻曾被刘子业以入宫探询臣属家眷为名,硬是强迫留下过夜,直到一个月后才放出宫来。而李承文的父亲在同北方少数民族政权作战中因屡立战功威信大增受到刘子业无端猜疑,以莫须有的谋反罪名将其逮回京活活车裂而死。于是,刘彧、刘成海和李承文在共同反对刘子业的基础上歃血为盟,发誓不诛杀刘子业决不罢休。公元465年冬季,利用刘子业离开建康(今江苏南京市)去余杭赏玩腊梅花之机,以湘东王刘彧为首的反对派势力迅速发动了武装政变。刘成海、李承文指挥忠于湘东王的军队抢占京城后,立即分兵追杀刘子业。刘子业闻讯惊恐万状,率身边禁军负隅顽抗,但是被其杖责过的禁军将领这时阵前倒戈投降了刘彧。结果走投无路的刘子业逃进一座山神庙中自缢而亡,其尸体也被乱兵们剁为肉泥。

刘彧洗雪了积压胸中多年的深仇大恨后,在刘成海、李承文的拥戴下,正式继承了大宝,史称宋明帝。由于其“猪王”的绰号朝内外尽人皆知,自然有许多刘氏诸侯王和地方将领对其不服,纷纷举兵造反。一时之间狼烟四起,宋明帝的统治岌岌可危。刘成海、李承文不愧是刘彧手下忠心耿耿的重臣,领兵冲锋陷阵,但是叛军兵多势众,几个阵仗下来就把两人的队伍打得七零八落。

一只绣花鞋民间鬼故事第三篇-死在桥上的人

齐河桥是长清县和齐河县两县的分界线,以桥中央为界限,西边是齐河县,东边是长清县。

道光年间,桥上死了一个人,在西边,实在是在齐河县内。齐河县令到桥上验尸,见尸体上有刀伤,看样子死者是被人谋财害命而死,案重大,齐河县令便假说查验尸体,把尸体翻转到桥的东边,说:“尸体在长清县内,还是让长清县令办理把吧!”把地保责备了几句,说他们误报案子,就走了。

长清县的人报告给长清县令,并说齐河县移动尸体的事。

长清县令便请齐河县令一起去查验。

长清县令先到桥上,从死者的搜得一张账单,上面写明了买的若干布,用去多少钱等,极为清楚。

没一会儿,齐河县令也到了,长清县令便请他一起到旁边的寺庙中去商酌。

长清县令对齐河县令说:“尸体在西边,为何移到东边来。”

齐河县令道:“没有啊!”

长清县令笑着道:“在外的人走在路上,被杀害了,必定会有血迹,现今西边有血迹,东边桥上的尸体下却没有血迹,不是移动了尸体,是怎么回事?”

齐河县令无话可说了。

长清又笑着道:“像这样的案子,恐怕老兄也没有办法查究,弟代替你办理,也未尝不可。”

当时,附近的乡民到庙里看闹的人不少,长清县令便叫差役,把门都官上,便恼怒地说:“尔等来到这里,准备窃听我们的话,好去报告给凶犯吗?”便喝叱着下令:“给我每人重打二十大板,否则休想离开!”

齐河县令不明白他在的主意,还替那些乡人说话,说:“他们也是喜欢看闹才到这里来的,未必要偷听什么信息,你这样未免也太不近理了吧!”

长清县令道:“好好……这样,也把打你们了,就罚你们每人给我出半匹布,不不管是什么色料,并且五个人之间互相担保,到时候交不上来,得一起受罚。就定好第三天来这里上交,有人胆敢违反,我可不留了。”

先将那些愿意出布的人,登记好名字、里居,大约有三十几人。

后面的那些人,纷纷求饶道:“官爷,我们家是在贫苦,实在拿不出钱来买布啊!”

长清县令又道:“这样,你们每三人出半匹,可以吗?”

那些才没有话说。大约又放出了三十多人。

长清县县令对着剩下的人道:“我也不强人所难,你们既然没有钱出布,那一定要怂恿那些出了的人,早早买好,到那天来这里交纳,免得受到责罚。”众人才唯唯答应着离去了。

长清县令也和齐河县令约好,第三天准时来那里收布,齐河县令答应到了第三天,两县的县令先后都到了。

出布的人都抱着布,在那里等着交给县官,长清县令按着顺序验收。

验收完毕之后,仍然将布还回去,并要求没念到名字的人在外面等着,念到名字的人进去领回他们的布,在他们进去领布的时候,问他们的布是和谁买的,有人说和乡人某甲买的,也都一一注明登记好,等把布一一还给他们之后,统计了一下,有一大半都是和某甲买的。

长清县令出来问道,某甲在那哪里。某甲也是出布的人,也在人群之中,众人便指着他,道:“就是他。”

长清县令问某甲道:“你卖布几年了?”

某甲回答道:“我刚做这行生意。”

长清县令又问道:“你所买的布,蓝色的有多少,白色的有多少,一共又有多少,你还记得吗?”

某甲分别说了出来。

长清县令道:“恐怕不是这样,大概你记错了吧!”又接着问:“你的布匹都卖给谁了?”

甲某不知道县官已登记好了哪些人的布是从他那里买去,便说:“仅仅卖出几匹布,其它的都还没有卖出去。”

长清县令道:“卖出去了多少,还有多少,你还记得吗?”

某甲又一一回答。

长清县令道:“恐怕还是不是如你所说。”便替他说出了数目,卖给出布的人多少,还剩多少,都说了出来,并叫差役到他家里去取来。

过了一会儿,差役取布回来了,数那些布匹,果然和他说的不相符合,和长清县令说的倒相差不多。

长清县令笑着对某甲道:“你自己买的布,却不知道数目,我反而倒是都清楚。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某甲道:“不知道。”

齐河县令在一旁感到很惊讶,没有等某甲回答,急忙问道:“不知老弟怎么知道如此断案?”

长清县令指着某甲道:“这就是害人的凶犯,只是他不怕死,敢作下这案。”

于是,拿出从死者上搜来的账单,拿给齐河县令看。

齐河县令问道:“这账单是从哪里来的?”

长清县令道:“从死者的怀里搜来的。那人的的布匹和账单上的数目没有什么差异,这明显是那人贪图死者的布匹,而把人杀死了,还有什么疑惑的。”

某甲听了,顿时魂飞魄散,都自供招认了。

招供道:“死者是齐河县村里的人,贩卖布匹作为职业。看重他家的资财,便和他结交为好友,那天挽留他在我家住宿,并把他的布匹推到我的家中。夜里的时候,我找了一个借口,说去接别的朋友,让他和我一起去,到了桥中央,便把他杀死了,于是,已查出了真凶,长清县令便那些出布的人道:”你们的布,都是出钱的买的,你们就带回去吧!我岂是真的罚你你们,而中饱私囊呢?只是劫夺来的东西,一定卖得比平时便宜,你们一定会去买,因此,借你等的买的布,用来查明真凶。“说完,就让那些抱着布回去了。

又叫差役把死者家属叫来,把尸体和剩下的布领回去,并让某甲把买布所得的钱都拿出来,还给死者家属。

两县的乡民,都称颂长清县令断案神明。

一只绣花鞋民间鬼故事第四篇-火狐冢

长白山脚下,有一个小村子,名叫火狐村。火狐村东边的松树林里,有一座火狐冢,在附近很出名,几乎是家喻户晓。关于这座火狐冢,流传着一个凄美的故事,在方圆百里之内也几乎是尽人皆知。这个故事,演绎了世间人与兽,兽与人知恩图报,相亲相近,水乳交融的人间真情。

火狐村,顾名思义,是因为火狐而得名。很早以前,长白山里虎熊驰骋,狼鹿纵横,但最出名的莫过于火狐。火狐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现在已经没有人见过了。据说,我国目前还没有再发现它的踪迹。火狐村老辈子人讲:火狐和一般的狐狸也没什么区别,关键是它的皮毛呈金红色,非常珍贵,一个火狐皮围脖要卖到五万大洋。火狐行动敏捷,一纵一跳,就像一团火在燃烧,所以称做火狐。相传有人看见火狐经常在村予里出没,但从不偷鸡捣乱,与村里人和睦相处,便把村子改叫火狐村了。

火狐村住着一位郎中,叫郝为仁,终日靠上山采药给人治病为生。他的妻子尤氏,貌若天仙。两口子恩恩爱爱,虽都已人到中年,却没有子嗣。人都说,大夫能给别人治病,却治不了自己的病。郝为仁明知道是自己的毛病,却无力回天。他每日早出晚归,采药出诊,收点药钱,聊以度日,尤氏紧关柴门,做些针线,打发时光。

村里有个叫武强的男人,成天提着火枪,钻山越岭,打狍子,套黄羊,捉黑熊,弄些山货换钱换酒喝,喝得东摇西晃,去敲人家大门,调戏大姑娘小媳妇,村里人避之如瘟神。

那天,郝为仁一大早就上了长白山的野岭坡,他要寻找一种专治男人不育的桑芽草。

刚走到野岭坡的半山腰,就发现了山道边的一个陷阱。他知道,这一准是武强挖的,专门用来逮熊瞎子和仓狼。他往陷阱下一瞅,就惊呆了:里面有一个红红的小动物正仰头看着他,那双晶亮的小眼睛满含的是哀怜和乞求的目光。

郝为仁仔细把这个小家伙看了看,这一看不要紧,就把郝为仁吓了一大跳:那尖尖的嘴巴,那竖着的两个小耳朵,那身金红的茸毛,不是狐狸是什么?而且是一只火狐啊!

郝为仁早就听说过火狐的事儿,他也知道火狐的金贵。但他看见陷阱里火狐那可怜兮兮的样子,他的心软了。郝为仁本来就是菩萨心肠,他最见不得杀生,谁家宰猪宰羊,他都躲得远远的,所以他从不吃肉。他是扫地恐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

他决定要救出火狐。

他手中仅有三尺来长的尖镐,这对落在七八尺深陷阱的火狐来说,无济于事。他就用尖镐刨倒了一根胳膊粗的小树,把树干伸到陷阱里,那火狐非常配合,四肢紧紧抓住树干,被郝为仁提了上来。

火狐站在郝为仁面前,并不着急逃跑,而是用尖嘴巴拱郝为仁的裤脚,然后,两只后腿着地,直立着,两只前腿一抱,不停地对郝为仁摆动着,那意思是感谢他,在给他作揖呢。郝为仁猫下腰,用手轻轻地抚摩着火狐那光滑闪亮的皮毛,喃喃地说:“赶快走吧,以后可不要再掉进去了。你这回遇见了我,要是让武强知道了,就有你的好果子吃啦。”火狐恋恋不舍地钻进树林里。

郝为仁救下了火狐,又往山中攀去。虽然郝为仁没有挖到桑芽草,但也找到了几样珍贵的药材,看看日头已近中午,他便回了家。郝为仁前脚刚进门,后脚武强也跟进来。武强一脸气冲冲的样子,对郝为仁说:“是你把我逮住的东西放走啦?”郝为仁摇摇头反问说:“你逮住什么东西啦?”武强说:“我昨天在野岭坡挖的陷阱,掉下了不知什么山牲口,今儿上午我去瞅,却不见了,咱村就你去了野岭坡,你一定知道。”

郝为仁暗想:“武强是个无赖,如果承认放了火狐,他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干脆,给他来个死不认帐。”郝为仁说:“我是上了野岭坡不假,可我没看见你在哪挖的陷阱,更不知道陷阱里有什么动物。”武强说:“你也甭嘴硬,那陷阱边还有一根木棍呢,是从树林里刨出来的,只有你上山刨药拿着镐。”

郝为仁争辩说:“我上山刨药拿镐也不假,可我真的没见过什么陷阱啊。”

武强恨恨地走了,边走边说;“你郝为仁拆我的台,我武强也不是豆腐渣!”

武强从此就和郝为仁结了仇。

郝为仁外出给人看病,武强就跑到他家来纠缠尤氏,说郝为仁放了他的珍贵猎物。有时还色迷迷地夸尤氏长得漂亮,说尤氏嫁给郝为仁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开始,尤氏对武强态度非常坚决,一边大骂,一边对武强毫不留情,总是给武强脸上留下几条血道道,还把他骂个狗血喷头。

可是,天长日久了,事情就难免出现变化。人常说:烈妇难抵色鬼缠身啊。

尤氏竟和武强勾搭成奸,趁郝为仁不在家时,他们便暗渡陈仓,在一起鬼混。

一只绣花鞋民间鬼故事第五篇-目中无鬼

清朝。常德府有两个同年老庚,一个叫史建仁,一个叫何建轨。史建仁是个秀才,何建轨是个商人。这年大考将至,史建仁要去京城赶考,何建轨也正好有生意要去趟京城,于是两人结伴而行。

行至汉口,肚中饥饿,便去吃了点东西。两人都喝了不少。边喝边聊,无端扯到了鬼神。史建仁说,世界上是没有鬼神的,人的生死贫富都由人自己决定。何建轨和他的看法恰恰相反,他说人的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两人说着说着就争了起来。史建仁是个秀才,能说会道,渐渐占了上风。

另一张餐桌边还坐了一人,这人走到史建仁身边,问他:“你不信鬼神是不是?”史建仁点了点头,说:“不信。”那人拿出一把雨伞,将雨伞打开,要史建仁朝伞里面看。史建仁一看,不禁毛骨悚然,里面游动着无数个大鬼小鬼,男鬼女鬼,也有许多阎王手下的夜叉。忽然间,他看见了一个人,这人的脖子上套着绳索,被夜叉带着。仔细一看,不是别人,正是自己!史建仁吓得面如白纸,忙问:“你是谁?”来人淡淡一笑,说:“我是阎王手下的判官。我原本是不想暴露身份的,是气不过你太目中无鬼。也正是你目中无鬼,所以我要提前结束你的阳寿,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你活不过大年初一。”史建仁又问,你能说得再具体一点吗?来人屈指算了算,说:“你死的具体时间应该是大年初一的寅时末刻。”按现在的时间,寅时末刻就是早上五点尾,六点还不到的那一时间。

何建轨在一旁听得明白,赶忙上前问判官:“我能活多久呢?”判官对他说:“你原本寿命不是很长的,但见你目中有鬼,我要给你加寿,把史建仁的阳寿加到你的身上,你能活到一百二十岁。”判官说完话,招来一道青烟,随青烟飘然而逝。

史建仁吓得大病了一场,哪还有心思赶考呢,只得告别何建轨,只身回家。再说何建轨,他听判官说了能活一百二十岁,想想自己才二十多一点,阳寿还长着呢。于是在进京的路上,见妓院就嫖,见赌场就赌。身上的盘存和银票不仅花了个精光,还染上了花柳病;回到家后又急于翻身,干了几件大事,哪知不仅没干成,还落了个血本无归。昔日的富商一下变成了破落户。

春节将至,家无年货,讨债的又纷至沓来,老婆怨声载道。猛然间,何建轨想起一个人来,就是史建仁。史建仁家虽不算大户,但也是殷实人家。史建仁的床头放有一口小木箱,那些银两和银票就放在这小木箱里面。

史建仁要死在大年初一的寅时,怎样才能把这笔钱财弄到手呢?何建轨曾想去他家“拜望”他,无奈史建仁已闭门谢客。

他想起来了,史家的后墙内就是史建仁的卧室,只要在后院打个洞,进洞就是史建仁的床下,床下是最好藏人的地方。特别是史建仁家的墙是夯土墙。只要在墙上面淋点水,打起来不费多大力气,也不会发出声音。

方案有了,何时下手呢?在史建仁死前下手?那不行,史建仁会报官。死后下手?也不行,死后他的家人会接管那个钱箱。下手的时间最好是在史建仁要死的那一刻。他叫来老婆,把方案说了一遍。

年三十晚上,何建轨开始行动了。洞打成了,他钻进了史建仁的床下。他听见了床上史建仁的呼吸声,这声音十分均匀,也有力度。何建轨想不通了,这么一个健康的人,判官该用什么招来索他性命呢?

再说史建仁。自知道自己死期已定后,万念俱灰,即不出门,也不会客,在家闭目等死。特别是年三十的晚上,他哪里睡得着,过了今朝,就无明日了!

其实他听到了床下有响动,估计是只老鼠。是要死的人了,还管老鼠干什么呢?他盘算着时间,到寅时了,这个时辰的最后一刻就是他的末日。他等待着这一刻的来临。等啊等啊,也就在这时刻快到的时候,忽听有人在敲自家的大门。要死的人了,他懒得管这闲事。只听家里有人答话:“谁呀?”敲门人说话了:“是我,给你家来拜年的。”史建仁听出来了,是个女人的声音。家人又说话了:“天还没亮呢,拜什么年啊。”女人又说话了:“我家相公和你家史公子情同手足,他说了,今年的年不仅要早拜,还要拜得是时候。”家人又问:“你家相公是谁啊?”女人答:“我家相公是史公子的同庚,叫何建轨。”

一听是何建轨,史建仁再也按捺不住了:毕竟是同庚兄弟啊,我是要死的人了,他都没忘记在我死前给我拜年。我要再不理会,死后判官会说我既不信鬼神,也不通事理。于是,他下了床,走出了房间。

这女人正是何建轨的妻子,她说的那番话都是何建轨传与她的。一切都在何建轨的计划之中。见史建仁走出了房间,他从床下溜了出来,往床上一看,那只钱箱仍放在那里,只是在床的里面。他高兴得了不得,走在床边,身子趴在床上,手向钱箱伸了过去。

他伸手的那一刹那,正是寅时的末刻,忽听得“哗”地一响,被他打过洞的那堵墙倒了下来,不偏不正压在了他身上,何建轨当场气绝身亡。

原来,见时辰快到了,判官就派了两个小鬼去索命。小鬼来到了史建仁的家,见史建仁大门不出,又身体怪棒,吃饭怪香,不知从何处下手,想来想去,竟与何建轨来了个不谋而合,也在后墙上做起了文章。所不同的是,何建轨是挖洞,他们是推墙,这堵墙是小鬼们推倒的。

两个小鬼推完墙,见墙下压了一人,料定是史建仁,于是,给他戴了头罩,带到了判官那儿。判官打开头罩一看,怎么搞的呢?怎么抓的是何建轨呢?摸一摸他的身子,已死了多时,人死不能复生。也就在这时,阎王要到他这儿来检查工作,判官怕犯玩忽职守罪,只好在生死簿上做了个手脚,把史建仁改成了生,把何建轨改成了死,又把何建轨的阳寿加在了史建仁的身上。

何建轨死后不服,去找了判官。判官说,想做坏事,鬼都不会饶你。

而史建仁呢,真的活到一百二十岁。

以上就是一只绣花鞋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一只绣花鞋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53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