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节的传说5篇

  本文5个鬼节的传说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鬼故事大全、鬼故事坟头泼狗血、恐怖鬼故事大全、睡前故事哄女朋友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鬼节的传说

鬼节的传说第一篇-梦中的小孩

  (一)

  我再一次站在了这里。依旧没有一个人,依旧没有一丝风,依旧没有任何声响。

  路边小店还是门窗大开,吊扇继续不紧不慢地转着。

  我站在路的中间,烈日当空,把整个世界烤得炙热苍白。

  我又看见了柳树,一棵棵延绵到我看不见的路尽头。阴魂不散,我无数次见到它们。

  第一次,无数的柳树上吊着无数具滴血的尸体。

  第二次,无数的柳树上还是吊着无数具滴血的尸体。

  第三次……

  第四次……

  ……

  它们我一次又一次吓得尖叫,现在它们果然又站在这里,柳树上果然还是毫无悬念地吊着无数具滴血的尸体,我不再害怕,所以我对它们笑了。于是尸体们纷纷抬头,也对我笑。咧着嘴,露着它们鲜红的牙齿,鲜血顺着嘴角往下滴。

  太丑了,我扭过头,不再理会它们,沿着路往前走,漫无目的。

  我知道前面会出现一个小孩,一个我一直看不清脸的小孩,他的嘴在开合,我却听不见他说什么。

  (二)

  小孩出现了,他还是站在路的中央,我依然看不清他的脸。无论我怎么往前走,他始终和我保持着相同的距离。

  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天明了吧。

  我停下脚步,闹钟准时响起,我闭上眼睛,再睁开的时候,躺在家里的床上。

  我再次做了那个梦,起床刷牙、洗脸、吃早饭,出门坐车去上班。

  我走出小区的大门,柳树依然,滴血的尸体依旧。我惊诧了,一步步退回小区门里。

  身后一个人抓住了我的双臂。

  “小姐,你去哪里?”

  回头,一张血肉模糊的脸对着我狞笑。

  我尖叫一声挣脱开,往外跑去。

  这时候开过来一辆公交车,我跳上车去,车门关上,车子启动。

  那个血肉模糊的人追出来,但是渐渐被公交车抛在后面。

  我喘息了片刻,才注意到车上除了司机和车尾的小孩,没其他人。我向小孩走去,可是无论怎么走,都走不到车尾,也看不清小孩的脸。

  “小姐,你去哪里?”司机问我。

  我回头看他,他血肉模糊地对着我笑。

  我再次尖叫一声,惊醒。

  天果然亮了,闹钟却没有响,我一看时间,居然迟醒了半个小时。

  摇摇头,这个梦做的越来越离谱了。

  (三)

  起床,洗漱完毕,今天没有时间吃早饭了,不如去小区对面的包子铺买两个包子,然后索性坐公交车去上班。

  我带着两个包子跳上车,丝毫没对空空荡荡的车厢感到奇怪。因为据说这趟车在早高峰的时候有加班车,我坐在位子上庆幸的时候,一个小孩走到了我身边。

  他直愣愣地盯着我看,我被他看得发毛。

  “我要下车,你送我回家!”小孩抓住了我的手。

  然后他凶巴巴地对司机说:“停车!停车!我要回家!”

  司机不情愿地踩住了刹车,车停在一个十字路口。

  小孩使劲地拉着我下了车,车子缓缓离去,穿过路口,车身慢慢模糊,最后完全消失了。

  “过了这个路口不下车,你就死了。”小孩对我说。

  “这是一辆运载死灵的车,你是生灵,上车去了阴曹地府,没办法超生。”

  我目瞪口呆,环顾四周,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丝风,没有任何声响。

  路边柳树上的尸体对我挤眉弄眼。

  (四)

  我蹲下来问小孩:“你为什么帮我?”

  小孩伸出手,摸着我的脸,却不说话。

  我仔细端详着他的脸,这个小孩的眉眼似曾相识。看着他,心里很温暖。

  “你不是一直想看清我的脸吗?”他说。

  “原来是你……”

  “我认识你吗?”我问他。

  小孩不回答。

  “你能抱抱我吗?”他反问。

  我张开双臂,他走进我怀里,双手环着我的脖子,把头靠在我肩上。

  “妈妈,我是米奇。”他说。

  眼泪涌出了眼眶,我现在明白为什么他的眉眼似曾相识,因为他像极了我。

  他是我的米奇,我那个还没来得及这个世界上来报道就夭折了的宝贝。我紧紧抱着他,哭得不能自已。

  这时候一辆公交车停在我们旁边。

  “妈妈,我要走了。”

  米奇放开我对我说:“妈妈,你现在往回走,不要回头,一直走一直走就能回家了。”

  顿了顿,他又说:“妈妈,你别怕这些柳树和尸体,它们是来帮我见你的。我阴气太弱,没有他们,没办法靠近你。”

  他上了车,车门关上,我看着车穿过十字路口,然后消失不见。

  周围的柳树和尸体也消失了。

  我转过身,往回走去。

  米奇对我说,等时间一到,他一定会再回到我身边。

  一定。

  我再次醒来,这一次是真的醒了吧,我起床去洗漱,路过餐厅,看到餐桌上摆了一碗豆浆,两个菜包和一张纸条。

  老公写道:宝宝,吃完早饭再出门,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鬼节的传说

鬼节的传说第二篇-诡体

  “怎么样?还真不敢了你们!不是说好了我们四个一起的吗?”小玲跺着脚甩摇着我的手大声说道。我无奈着望着小朋及小晴,无力的说:“你们俩怎么样?我跟你们的决定,去?或不去?”她们两人互相对望,小朋先开口:“玲,你真的决定要去吗?会有危险的,我怕…”小朋的语气越来越弱,不等她说完,小晴抢先说:“要不这样吧,我们让命运来做主,抽签方式决定要不要去,怎么样?”我心想决定附和小晴的话,便甩开小玲痴缠的手,连忙准备了用具,用字条写上“要” 字及“不要”字数十张,接着洒在地板上,吩咐大家闭上眼,由我来监督抽签仪式。她们三人抽好后,我便闭上眼睛随手捏了一张,睁开眼:“大家把手上的字条打开吧!”在打开的同时,我希望结果和内心的意愿是一样的,然而我错了。

  小玲大叫欢呼:“耶!都说了去嘛,反正也没什么好怕的,不是吗?”随后向我眨了眨眼,我以鬼脸反之。而望向小朋及小晴,显然从她们的表情看来,也是不愿意去的。不过我们四个从小认识至今,小玲确实是我们姐妹中的大姐大,帮助了我们不少次,我们一来也受不了她的碎碎念,二来也对小玲想去的地方有着很大的好奇。

  当天夜晚,我怀着紧张的心情站在一栋因无光线而显得黑瞳瞳大屋前,想说些什么缓和一下周围的气氛,却发现她们三人也同样非常的紧张望着我,我苦笑,拉着她们向我靠来,真诚的说:“姐妹们,从小我们无论什么事都一起面对,现在也一样,四个人一条心,不分离,是不是?”她们默默的点了点头不说话,我趁这个机会亏了小玲:“阿玲姐,是你先要来的,现在反而是你害怕,而我变成了募集人,这像话吗?我们的大姐大玲姐跑去哪里了?”小玲又恢复了以往的气势:“没在怕啊,你别乱说我好不好,人家难免也会紧张,毕竟听了传言说这屋子里很邪门,不好惹啊……”小玲故意低了低声,拖长了尾音,眼睛翻了白眼,活像个女鬼似的。我紧抓了她头发,弄得她直发痛,才说到:“再不去我跟她们两个就回去了,不陪你了,”小玲急忙的大字型姿势挡在我们面前,拉了我们二话不说,向大屋楼梯阶走去。

  我们不知道屋内的情形是什么,只知道大屋非常的高大,荒废了许久,耸立在这个城镇中的最尾端。许多年来,传说出很多人也因为想窥探屋内的情形而前去,不过都没出来过,毫无音讯。大屋外表是很典型的古典风格,各种雕刻塑像在黑暗中看起来显得炯炯有神,仿佛是活的一般。正当我看得入神时,小玲停了下来,望着我们细声说:“到大门啦,现在开始就是我们四人探险的时候啦!”黑暗中的小玲很不一样,像是入了魔,我感受不到她熟悉的气息,也或许是我想太多了。小玲和我,小朋及小晴用力推开了布满灰尘的大门,门噶噶刺耳的响声震入了耳朵,让精神仿佛受了刺激,顿时醒神起来。大门一推开,屋内的气味简直重的可以,呛了我们四人的鼻子,我连忙打开手电筒,一照射下去,我们四人“啊”的一声,在手电筒的光线照射下,我看到了一个吊死的人!不!是尸体!脑海中闪过的念头就是尸体,看到尸体的那刹那,没有了眼球,黑瞳瞳的两颗洞,舌头已经吐了出来,下巴已经不见,手脚骨看似尽断的印象在我脑海挥之不去。在我还未从思绪中跳出来之时,只听到小玲碎碎念的说:“阿弥陀佛,不知者不罪…不知者不罪,我…我们没恶…恶意的…的,不过…过是来参观而…而已…”说完她双手合十后,拉着我们向前走去。

  此时,我突然想离开这里,晃了小玲的手:“小玲,不如我们回去吧,我们是不是做错了?啊?”语毕还夹带着哭嗓。小朋及小晴此刻才异口同声的说:“玲姐,不如听语柔的劝吧,离开这里好不好?”我望着她们俩,眼神中充满感激,再望向小玲,只见她默默的看着我们,又转过头去:“好吧,也许是我错了,我不应该把你们也带过来,如果你们要走,你们走吧!”我赶紧插话:“小玲…”小玲语气重了些:“不要理我!要走你们走吧,我不会怪你们的…”

  “砰”!一声重重的落地声在我们身后,我们都惊吓了一跳,手心冒汗的拉着彼此的手,说:“是什么东西掉落了吗?”我弱弱的问道。小朋战战兢兢的:“会不会是…是…”说不下去的小朋望着小玲。小玲哭嗓地道:“是尸体…一定是…尸体…一定是!”说完崩溃的大哭。我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之时,只听见近在咫尺的身后传出像是骨头扭转的声音。瞟眼望去,看见身后那具尸体头从后面慢慢的转向我们,缓缓的脚步靠近我们,期间头额转动时还发出“噶噶噶噶噶噶”声,我们一时惊吓过度,昏了过去。

  啊!我醒了过来,发现我正趴在自己所熟悉的书桌上,桌面还掀开着写到一半的日记,页角还有水迹,也不知是唾液还是流汗所致。我抹了抹汗,收起了日记本,准备下楼去喝水。我开了门,下了楼梯。楼梯角处赫然站着一人,身型显瘦,披头散发,身体背向了我。我嘴角微颤,手心开始冒汗,腿开始发软往后的退,眼泪已经模糊了双眼,瘫坐了下来。那人头部转向我,身体却不动,发出“噶噶噶噶噶噶”声,向我走来。我不知道我那个时候心里想些什么,我只知道我应该再也没有办法再见到我的姐妹们,也或许她们已经在等着我,跟我团聚,从此路上不孤单。

  “啊……”

鬼节的传说

鬼节的传说第三篇-一头长发带走灵魂

  林夕是个普通学生,要说有什么值得她骄傲的,就是有一头特别好的头发和能预言的梦。她的头发又长又黑。是让很多人羡慕的。我和林夕是好朋友,她总是神神秘秘的,我最常做的就是梳着她的头发,听她讲她的梦。林夕的梦多半会实现,她的名字拼起来也是梦。

  那天,林夕满脸恐惧的给我讲了她梦到的事。下面是她讲的

  “莫丝,我做了个很可怕的梦,我梦见我们全校去一个景点旅游。我们晚上不回家,住在一个类似欧式古堡的房子里。我们俩住在一间房,那房子格局和我老家一样,装饰也一样。晚上我们俩睡觉,你说要画画交画稿,于是你出去了。你出去后,我看见了床上还有个我,那个我没有头发长得好奇怪。她恐怖的笑了笑,猛的钻进了我身体里,然后我就吓醒了。”

  我听完感觉有些诡异,不过我还是很镇定的说:“可能是你睡眠不好,这种梦不可能成真。”“莫丝,这个梦每隔半年我就会做一次,每次梦见的人不同,可梦见的和我住一房间的人都消失了。上次我妈也……莫丝,我害怕你也……”

  “我福大命大,没事。”我安慰了一下林夕 ,虽有在安慰她,可我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自打林夕给我讲了那个梦后,她总是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我,说句不好听的,就是那种贪婪的眼神,好像要把我吃了似的。她虽然总是怪怪的,但对我好生热情。对了,她的头发发质也越来越差,整个人都很虚弱。

  那天我去她家里写作业,她爸爸不在家。她说自己在家很害怕让我陪着她,到晚上九点我准备回家,却被什么人打晕了。醒来后发现自己被什么东西绑着,仔细一看是头发状的东西。我面前站着林夕,只是林夕没有了头发。林夕就那么呆呆的看我。我喊她,她也不答应。这时,绑我的像头发的东西突然收的很紧,我感觉那绑我的根本不是什么头发,到像是有生命的某种东西。我觉得全身无力,手脚麻木,全身在迅速流失。我用尽全力喊着“林夕救救我!”林夕没有任何表情的脸在听到我的声音后抽动了一下。而我的身体好像被抽走了什么又被注入了什么。

  这时头发状的东西像蛇一样爬到了林夕头上,林夕好像猛然醒了一样。她喊着让我振作,我只能微微眯着眼。此时林夕揪着自己的头发,哭着说:“你到底要怎样,你杀了我吧,为什么要我看着朋友亲人被吸为你的养料?”我看见她的头发摩擦发出人的声音,我很清晰的听到她的“头发”说:“我是不会杀你的,我还需要你帮我壮大形体。话说不是四年前你求我帮你,你说你要预言能力。我顺利帮你实现了。现在又后悔了?晚了!”这时林夕身体像是不受控制的走向我。我听见“头发”那可怕的声音“我要你像当时杀你妈时一样去杀了你最好的朋友,还有其他人。等我养料快要充足时,你是我‘发虫’的最后养料也是我化为人的第一份养料…”

  后来,我成了林夕的一段头发。那么黑,那么美。

  夜深了,月光映着林夕苍白的脸庞和乌黑的头发。

  又一个半年将来,你会不会来陪我,成为下一段头发。

鬼节的传说

鬼节的传说第四篇-和鬼摔跤的武士

  有一个武士,在荒野上独自住了好几天,与野兽、飞鸟为伴。他渴望得到启示,为自己未来的生活寻找方向。他遇到也克服许多艰难险阻,使他变得愈来愈勇敢坚强。

  一天正当他穿过一片森林时,突然听见有人唱歌,但他怎么也找不到人,只看见一只猫头鹰呆呆的站在一根树枝上。这天夜里,他坐在点燃的篝火前,又一次听到那歌声。他大声说:“你是谁?为什么不站在我面前来?”那歌声消失了,并没有回答什么。

  武士想起自己的小包裹里还有一块烤肉和一些草莓,他就把手伸了进去。但正在这时,那唱歌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给我些东西吃吧。”鬼对他说。

  “我没有吃的东西了。”

  “哈哈,你别骗我了。我知道你还有一块烤肉和一些野草莓。”

  武士没有办法,只好说:“那好吧,我们一人一半。”

  于是他们分吃了食物。武士吃完后拿出烟斗填上烟丝,然后递给鬼魂。鬼魂接烟斗时,武士发现他的手上只有骨头没有肉。这时,鬼的衣服也从他的肩膀滑了下去,一只滑到他的腰,顿时他所有肋骨都露了出来,上面根本没有皮和肉!他抽烟斗不用张开嘴,抽进去的烟都从眼眶里冒出来。

  抽完烟之后,鬼对武士说:“让我们进行一次摔跤比赛,假如你能赢我,我就会让你拥有许多马匹。”

  武士连一匹马也没有,所以他愿意和鬼摔跤,来碰碰运气。在比赛之前,他又去捡来许多干树枝,他不想让篝火熄灭,鬼突然扑过来,用双手紧紧掐住了他的脖子。他用力挣扎,但鬼的力气大的惊人。使他很难挣脱。

  不过武士也不是好对付的,他分开双脚,防止自己被对手摔倒。过了一会,他注意当他们挨近篝火时,鬼的力气就会变小,双手也使不出来劲来,假如里篝火远些,鬼的力气又会增大。这时,篝火的火苗渐渐小了下去,鬼的力气就渐渐大了起来。年轻的武士发现了这个秘密,就使出浑身解数把鬼朝篝火旁拖。当他的双脚刚好能够找到才捡来的那堆干树枝时,他就用脚一挑,正好把树枝都挑到火堆上,火焰一下子又窜上来,把周围映照的通红。鬼的双手一下松开了,然后扑通一声瘫倒在了地上。

  鬼喘着粗气说:“你赢了,年轻人;现在你跟我走吧。”

  当天色破晓时,他们来到了一个峡谷里,武士的前面出现了几百匹骏马。他谢过鬼,赶着马群回部落去了。

  在此之后,他再也没见到过鬼。但他告诉别人说,即使是鬼,说话也是算数的。

鬼节的传说

鬼节的传说第五篇-我的鬼姐姐

  “砰…”一货车急驰而过,把正在过马路的晓雯撞飞了出去,眨眼间晓雯已躺在了地下,顿时白色的连衣裙被血液染红了,凌乱的秀发已是血迹斑斑。

  “姐……”对面的晓晨被突来的一幕惊到了,他疯一样的跑了过去,把倒在血泊中的姐姐扶起揽到怀中,看到姐姐闭着眼睛,只觉着心中一片悲痛,不由得摇晃着晓雯悲泣的喊道:“姐姐,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这时本来闭着双眼的晓雯在晓晨的呼唤摇晃下竟又慢慢的挣开了眼睛,悠悠的醒了过来,看着悲痛哭泣的晓晨,她艰难的张开双嘴,发出几乎嘶哑的声音,晓晨看到姐姐如此,耳朵贴近姐姐的嘴边。

  只听见姐姐断断续续的说:“晓晨…姐…姐以后…不能再照顾你…了……”说完晓雯只觉的意识越来越模糊,眼神慢慢的涣散。

  本来晓晨还捧着的双手无力的滑落下去,已是撒手人寰。

  晓晨不由得悲痛欲绝,声嘶力竭的痛哭大喊:“姐…不要睡…你快起来……不”。

  晓雯十三岁那年父母就因病去世,十三岁的她就开始照顾小她七岁的弟弟,品学兼优的她靠着邻里接济上完初中以后就不再上学了,而是靠着四处打工来照顾弟弟,供着弟弟上学。

  然而弟弟也没有辜负晓雯的希望,考上了S市的QH大学,为了方便照顾弟弟,她也跟着弟弟来到了S市,在S市租下了房子,在一家纺织厂工作,挣钱供弟弟晓晨上学。

  这天是晓晨大学毕业的最后一天,晓雯因此请了假,穿上了她唯一的白色连衣裙,准备一起去饭店庆贺一下,然而却发生了刚才让人悲痛欲绝的一幕。

  半年后,晓晨找到了一份合适的工作。在一家大型私人企业做董事长助理,常常忙到很晚才能回家,回到他和姐姐晓雯共同的家,就是姐姐刚来S市的时候租的房子,总共也就三十多平方而已。

  然而就是这三十多平方的房子却是显的特别的温馨。每次晓晨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时,看到姐弟俩的照片,姐姐穿着她那唯一的白色连衣裙,始终保持着慈祥的微笑,看着看着脑海中就会浮现以往的点点滴滴,是那么的温馨,是那么的幸福。

  慢慢的走入了梦境中,梦中的姐姐在雨中背着晓晨过河,那是晓晨小时候一次生病的时候,由于弟弟不知怎么高烧不退,村里又没有正经的诊所,姐姐背着他去乡里的医院去看病。

  瘦弱的姐姐背着晓晨步履蹒跚地走在山道上,几次险些支撑不住,但还是硬挺着背着弟弟。尤其在过河的时候,那段地域没有桥,虽然河水不深,只是没过晓雯的膝盖而已,但偏偏在这时还下起了雨。

  本来就已筋疲力尽的晓雯背着晓晨艰难的走着。突然,正走在河水中的晓雯只觉的脚下一滑,本来按照人的惯性会往后倒,但晓雯为了不伤着弟弟,不知哪来的力气,硬生生的往前用力,结果跪在了水中,后背还死死的抓着弟弟,自己几乎整个人浸在了水里。

  最终弟弟及时到了医院,得到了救治,而这个时候晓雯才发觉双腿有些痛楚,往腿上看去才发现自己的腿上已满是伤口。

  突然梦境转换,晓晨梦到姐姐出车祸的那一幕,看到姐姐浑身是血,苍白的脸庞歇斯底里的大喊着晓晨,他也梦呓般的喊着姐姐的名字,声音越来越大,以至于把自己也给惊醒。

  晓晨还是没有从那场突入奇来的灾车祸中走出来,姐姐的走给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痛。

  今天晓晨照例忙到很晚才回家,机械版的掏出钥匙打开门拉开灯,可接下来的一幕,让晓晨着实蒙了,整洁的床铺,写字台上乱糟糟的书本,也是变的整齐划一,四方小桌上摆着几道菜肴。

  晓晨下意识的迈出了屋子,门口依然摆放着的那个破旧的垃圾桶,锁也没有被撬过的痕迹屋子里床头上摆放着姐弟俩的照片。

  “没错啊!”晓晨嘟囔着:“这是怎么回事,听说过有人入室盗窃,没听说过有人干这个的”。

  “红烧茄子,西红柿炒鸡蛋,萝卜饼子……”晓晨震惊的看着这些菜:“这些,全都是我爱吃的”。

  就这般想着晓晨颤抖的夹起一块萝卜饼子放在嘴里轻轻的咀嚼了一下,顿时如遭雷击僵在了那里,浑身颤抖的失声痛哭起来:“这是姐姐,姐姐做菜的味道,可是姐姐已经……,难道……”。

  晓晨浑身打了一个激灵,随即摇了摇头:“不可能的,姐姐已经走了,可是这又是谁给做的菜”。

  以上就是鬼节的传说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鬼节的传说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23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