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会5篇

  本文5个鬼故事会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哄女朋友的睡前小故事鬼故事、故事的故事、中国鬼故事、鬼故事免费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鬼故事会

鬼故事会第一篇-疯狂的疯人院

  一、死亡感应

  整天和精神病人在一起,就算心理素质再好的人也有可能受到传染。比如塔尔精神病院的护士玛丽就经常做一些莫名其妙的梦。

  有天晚上,玛丽梦见这些天她一直在照顾的一个痴呆病人。迷惘中她觉得那病人在病床上艰难地挣扎着身体,嘴巴吃力地张合着好像要告诉别人一些什么事。良久,那病人放弃挣扎,表情遗憾地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一大早,玛丽来到医院,问值夜班的同事521房的病人怎么样了?回答是那病人昨夜已经死了。玛丽用手拍拍胸脯,吃惊地说:“怎么这么巧,我昨晚梦见他死了,果然就死了。”同事看了她一眼,笑着表示不信。

  当天晚上,玛丽又梦见那个痴呆病人死而复生了。他坐了起来,回头对她诡异地一笑,然后下了停尸床,向远处走去……

  天亮后,玛丽到了医院,刚要对同事说起这个梦,同事就笑着问她是不是梦见那死去的人不见了?玛丽一惊,问道:“对啊,难道你也梦见了?”那同事对玛丽说,她不是梦见的,这是真事,停尸间里的尸体不见了。

  这时护士长走了过来,关心地对玛丽说:“你是不是病了,要不请假休息几天吧?”玛丽愕然地摇了摇头,说自己没事。护士长叹了口气,说:“我知道上次的星级护士评选,让你受了委屈,不过不要气馁,以后机会多的是。”

  评选星级护士是在一个月前,院里为了提高服务质量,激发护士们的工作热情,决定评五个星级护士作为榜样,让大家互相学习,在竞争中进步。

  这次评星级护士是由医院患者投票,对病人热心并细心护理的玛丽是铁定上榜的。可是,一般的评优秀都需要两个因素,一个是投票者的支持;另一个就是需要领导的照顾。玛丽虽然对病人尽心尽力,但和领导沟通这方面做得不尽如领导心意。

  评星级护士的最后结果就是,在名单上公布了玛丽的名字,但在几天后发奖时,本来属于她的奖状上却填了另外一女护士安丽的名字。玛丽本不在乎什么星级称号,但评上后又被别人抢了去,心里难免不平,虽然她还是坚持每天面带笑容地上班,但大家都认为她这样压抑情绪迟早会患病的。

  十几天后的一个早晨,玛丽匆匆赶到医院,没理会交班的同事却先去病房看了看,然后才长松了一口气。同事问她怎么了,玛丽说:“还好,我的梦没准。”同事见状问她是不是又梦见病人死了,并理解地笑笑说:“哪有这么准的梦,别多想了。对了,你也要记得按时吃药。”

  每个人都以为玛丽患了精神病,玛丽无法辩解,只好苦笑。

  可是到了下午快下班时,玛丽梦中出现的那位病人果然死了。死者的身份是警方的污点证人。死后不久警方就来人了。一名叫科恩的年轻警官询问了玛丽一些护理上的细节,便让她回家了。

  到了晚上,玛丽梦见了白天那死者的尸体从太平间里爬起来,走了出去。

  第二天,尸体果然失踪了。科恩立即加强了警力调查此事,这是因为死者关系着一件极大的案子,死者本也是一个特大案件的犯罪嫌疑人,被抓获后他愿意做警方的污点证人。在开庭前,这位嫌疑犯的律师说他有间歇性精神病,因此就被送进了精神病院。本想等这位污点证人出院后去指控另一个罪大恶极的犯罪嫌疑人,却不想他突然在医院里死了,而且,尸体也失踪了。于是,现在留下至少两个疑问,病人是怎么死的,自杀还是他杀?尸体又到哪儿去了?警方查了半天,最终还是一无所获。

  这时有人对科恩说玛丽曾经说过她梦见病人死去,也梦见了尸体出走这个情况。科恩找到玛丽,让她把两次梦中所看到的情况都详细说了一遍。遗憾的是,玛丽说的情况不但没有帮到科恩,反而让他多了一些疑问。玛丽怎么能在梦中预见别人的生死呢?尸体真是自己走出去的?

  几天后,玛丽又做梦了,她醒来后立即给警官科恩打了一个电话。科恩问她又梦到了谁要死,但玛丽却因惧怕,还没看清楚那人是谁就吓醒了。科恩连忙开车接了玛丽赶到医院,一进大门便直奔病房。果然,又死了一个人。

  科恩马上叫来法医,经检查,死者为大脑细胞坏死,应为自然死亡。

  按上两次的经验,今晚死者定会诈尸逃走,医院笼罩在一片恐怖气氛中。科恩加派了警力在太平间附近守着,想看看尸体究竟是被人偷走还是传说中的尸变。

  傍晚,好几个警察在医院食堂里吃了一点便饭,便各就各位守在了太平间外面。

鬼故事会

鬼故事会第二篇-骨器店之骨皮伞

  人世间有一种店铺,名曰骨器店。其不受神魔管束,不受生死之冷刑。任何一个进入骨器店的人,就会注定一死,也许是很久,也许只有短短几月!骨器店里的每一件商品都能让你享尽荣华富贵,只不过它的代价却是你的命!!

  今年十一月,温度下降,离着大雪纷飞只有一步之遥了。张雪喜欢看雪,这正是她所想要的,每年的雪季,张雪都会来湖边的亭子里看雪。年年都是如此,只不过今年就有一些例外了。张雪公司里出了一些问题,领导点名让张雪留下加班,而今天正好下着雪。。张雪在公司里也不忘了抱怨:“该死的怎么加班?今天没得看雪了。天气预报说只有今天有雪啊!”时间流逝,加完班的张雪走出了公司,大雪已经停下了,只留下了许些白痕迹。张雪提着公文包走在大街上,唉声叹气的。街上的店铺大概都已经关上了,留下的也只有那些夜总会。张雪抬头朝着前面望去,不远处有一处灯光,居然不是那些娱乐场所,虽然有些不想去,不过内心却有一种感觉,让自己去那。张雪慢慢走过大街,朝着光点的源头寻去。源头是一出店铺,店名倒是有一些新鲜,居然叫骨器店!张雪琢磨了会儿,便推开门走进了店里。

  店中有一种古色古香的味道,也许是古老的吧。忽然,店中的某一处传来了一个老人的声音:“小姑娘,你要点什么?自己看,喜欢就拿走。”张雪沿着声源望去,是一个身着血红色刻有饕餮纹身的衣服的老太太。张雪死死的盯着那纹身好一会儿,好似真的!收回眼神,四周又是古色古香的店铺。张雪环视一遍,这里的商品全是乳白色的。在商柜的旁边,放着一把乳白色的伞,那伞很特殊啊!张雪一眼望去就感觉那不是一把伞,或者说是一个人!张雪走过拿起白伞瞧了瞧,问道:“这把伞多少钱?”老太太诡异地扬了扬嘴角,这一切,张雪都没有看见:“这把伞你喜欢就送给你,不要钱,有缘之物赠与有缘之人。”张雪看了看老太太,点了点头: “那就谢谢你了,再见!”张雪也不讨价,不要钱还不乐意?今天真是赚大了。老太太诡异的笑了笑,提示道:“这把伞千万别弄坏了!!”拿着伞走出骨器店,张雪惊讶地看着天空,居然又下起了大雪!张雪急忙打开伞,这是一把类似于油纸伞的伞,通体都是白色,在雪中打着这把伞,就如雪国天使落入凡间。张雪看了看时间,居然已经快午夜十二点了!不过,爱雪的人是不会在乎时间而放弃美景的。张雪嘟囔道:“没事,大不了明天迟到,今天去看看吧!”张雪维扬了嘴角,走向湖边。。。。。

  湖边,雪还没有停下,张雪坐在亭子里,慢慢看着大雪纷飞。大雪在路灯下更是绚烂,张雪第一次看见这么漂亮的大雪。看了许久,张雪才回家。

  第二天,张雪居然又看见了大雪!天气预报难道误报了?不是说只有一天的大雪吗?张雪之后每天带着那把乳白色的伞到湖边看雪。

  一月过去了,也许是受够了雪的浸泡,伞的皮居然已经溃烂了,伴随这不幸的是,大雪停了!张雪就有点纳闷了,自己过的这样的日子才一个月,就停下了。张雪本想找到骨器店从新去买一把伞的,不过却永远也找不到了!

  某日的夜中,张雪睡在床上,梦中下着大雪,张雪一个人走在大街上。突然,一个没有皮的人站在张雪面前!张雪睁大了眼睛,看着那个无皮人!梦醒了,放在床头的白伞不见了!取代的是一个无皮的人!!那个在梦中的无皮人!张雪惊恐地看着那个人,那无皮人发出了不知什么声音,慢慢伸出手,掐住张雪的脖子,张雪来不及惨叫,就被无皮人夹住了脖子!无皮人说出了一阵恐怖的声音:“还我的皮来!”张雪呛得话都说不出来,无皮人的五指慢慢插进张雪的肉里,“哗啦。。。”血如大雪般散出。。。。。

  新闻:某公司女,暴毙家中,死相恐怖,受害者皮不见了。。。。。。。。。。。

鬼故事会

鬼故事会第三篇-僵尸爱上鬼

  她是个至阴的女子,据说能看得见鬼魂。她对一切有关灵异的东西感兴趣,把自己的小屋叫做盘丝洞。

  他是个纯阳的男人,阳气很盛,据说他一走近某个被鬼上身的人,那鬼马上就消匿了。他不信鬼,常常拿那些灵异的东西来开玩笑。

  她和他相识在网上,很深的夜里,他拿鬼魂吓她,她怕,打字的手指发抖,但不敢下线,因为那样会落入一片静寂与黑暗中,情况更糟。

  她一个信息又一个信息地乞求,他不自禁地咧着嘴笑。然后开始发一些轻松地笑话,为了缓解她紧张的情绪,可以在下网后安静地睡着。

  刚开始他们只是在网上字聊,后来她打电话给他,在深夜。

  她的声音没有一点硬度地一味懒洋洋地柔软着,在那样的寂静与黑暗的夜里,常常引起他心理及生理上一丝丝骚动。

  她孤身在南方的一个城市漂着,在那个冷漠与浮躁的环境里,不交任何朋友,只是把心事说给远方这个无关她生活也没有可能介如她生活人听,渐渐地竟变成一种依赖或者说一种习惯了。

  南方这个城市的开放与混乱造就她在网上的放肆与张狂,常常随着自己的性子嘻怒笑骂,张牙舞爪着。

  而他,和他所在城市的面孔保持一致,一本正经或者道貌岸然着。

  道貌岸然是她形容他的话,总之他有点跟不上她的节拍,有时候她烦了,懒得理他,就看着他发来一条条的信息,不回,那个qq的小头像就在她电脑的右下方跳动着,自己去那个常常转转的论坛油滑老道地灌水,发一些肉麻兮兮的贴子。

  然而她本质上的传统与他的根性是接近的,所以最终她认为最可信任的网友还是他。

  她常常莫名其妙地对他说今晚陪我肉麻一下,然后看着他吃力地发一些无关痛痒的句子过来,便开心地笑,原来男人还有这么笨的。而她不知道,自己正在喜欢上他的这份笨拙憨厚,渐渐地离不开他。

  而他不自觉地欣喜她的麻烦与不讲理,费尽心机却又饶有兴味地迎合她。

  很自然,两人相爱了。虽然他们都不承认。

  有一段时间,她忽然消失了。

  qq上那个红头发的小像再也没有亮过,共去的论坛也没有她的影子。他莫名其妙地有些急躁,后悔自己应该向她要电话的。

  于是他一直等,希望却越来越渺茫。

  有一天他无意间打开那个久已不用的信箱,发现里面有一堆未读邮件,那是他在论坛登记的邮箱,为公众所见,多是一些垃圾邮件,便看也没看就删除了,而要清空废纸篓时,猛然发现一个邮箱地址竟是:qiannvyouhun@yahoo.com.cn

  倩女幽魂是她在网上的昵称。

  邮件说她要到这个一本正经的城市来看他,乘公共汽车,差不多要三十个小时才到。她知道他的地址,所以会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喜欢玩这种游戏,所以到时不会给他电话。他看着就哑然失笑了。一颗心要放下来的轻松感觉,但这时他无意中看到了发信日期:1may200300:33:30.心又沉到了谷底,那是五一发来的信,而现在已是六月了。

  发信的日期刚好是她在网上消失的时间,之后再也没有上来过,没有给过他电话,没有任何迅息,不觉间已有一月余了,这对一个网虫来说是不正常的,上网已经是她生命的一部分,除非有特殊的原因,她才会离开网络,莫非她,出事了?

  那些天他莫名的骄躁,对周围的一切事情都失去了兴趣。

  父亲说造什么孽呀,你妈那样,你又这样。那时候他才注意到母亲脸上总是苍白着,惊恐着。看得出她是受到了什么惊吓,神情间总停留着异样的紧张与惶恐。

  母亲说总是在深夜看见一个长发的女子在房间里或房间外飘动,有时候攸忽间就不见了,有时候却慢慢地踯躅,无限心事的样子。刚开始以为是幻觉,后来却能听到她发出的飘渺声音。才确定那是女鬼了。母亲说她总是在窗外叫说:开门啊开门啊。声音凄楚地美,让人心动心疼,忍不住去为她开门,想来是要勾魂呢。

  巫婆麻大姑绕着房子一通转悠,最后在楼后那棵古槐下的水池边停住了,说水是至阴之物,而加上古槐的长久的阴凉,这个池容易生怨气,宜于鬼魂的生存。要驱鬼,就要填池。而要彻底杀死鬼,让她永世不得超生,则须在填池之余,周围燃起大火,让她逃不出去。

鬼故事会

鬼故事会第四篇-家有鬼事

  看到很多故事分享自己亲身经历鬼的人,我也来说说吧,不过这事太邪门了,那晚的的事我还历历在目呢。

  那是2013年的元宵节后天,已经20点了,我想去朋友家里玩,他家是医院下面的地方,显得格外寂静,我像往常悠闲的走着,我发现一个老人在拿着拐杖绕着路栏(路中间的隔离栏)走,我望了她几分钟,后来我不当回事走了,然后呢更假的是我走到社区时惊讶的发现楼道有个黑影,像个女的,但眨眼功夫不见了,当时也就二十几米远,我很害怕,就加快脚步到了他家,后来回到家也快十二点了,洗完澡就睡觉,高就这里!!!

  娘的那晚差点害我吓尿了!本来是个平安夜,却闹得鸡飞狗跳,人心惶惶!那晚,我睡得好好,却不知怎地突然醒来!一看才五点钟(那时早春,天至少七点多才亮一点),还早,结果过了一会儿,突然感觉有人在唱歌,那声音不是从窗外传来的,绝对的!感觉就在我耳边!一听我就觉得头疼,我使劲闭眼,可却闭不着!那歌声似幽魂般,凄亮无比!我恐惧,立刻缩进被子,我全身上下的神经绷紧着。房子很静,静得可怕,静得甚人!我现在听到只有心跳声!

  急促的呼吸声!突然,我瞪大眼睛,妈呀,我看见被子外有只手的影子,它在抚摸被子!就在我头的位置!我不知哪来的劲冲出了这个地狱房间!来到我爸那房间,忐忑不安心,那只手早已冲撞我承受底线!我思维混乱!“爸…爸…有鬼!有鬼啊!就在我房间!”老爸被惊醒,他嘲讽我“傻瓜!这世界哪有鬼啊!怎么我长这么大从没见过呢!安心睡觉吧!““可是…”

  “别可是那个这个的,睡!”我不敢再回去,我就睡这,可是故事还在进行!我久未安定的心此起披伏!不知怎么,外面起了风,窗帘掀起,接着余辉,我看见了,有两个黑影,好像两个孩子,他们发出嘻嘻嘻的笑声,他们在嘲笑我吗?我往墙顶看,让我倒吸一口凉气,我敢肯定是真的。是个女人,准确来说是个女鬼!

  她穿着一身白衣,身体透明,双眼空洞,直沟沟的望着我,我努力闭眼却不行!房间里绝望的我想:怎么回事啊!把鬼带到家不成?我那时差点晕过去,突然,她手伸向我,啊!紫色的指甲非常长!我又缩回被子里,然后再伸过去,又一鬼!

  他就在我脸的前面!太近了!透明的,他没有眼珠,脸色瘦弱,像腐烂一般,对我笑后又张开嘴想说什么…后来什么我不知道了,当时我晕了,醒来时发烧,差不多

  40度,去医院打针也不行,后来,我做了个伟大性的决定,在闯幽屋,那晚我感觉有人抚摸我的头,后来什么的睡着了,结果第二天病好了,就这么邪门。

鬼故事会

鬼故事会第五篇-死亡快递

  “韦雄怎么会死啊?你知道怎么回事吗?我听说韦雄死的很惨啊!”一个同学在对另个同学说着悄悄话。

  “我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我也是听说韦雄死的尤其恐怖。”另个同学附和道。

  “就是就是,我也是觉得死得非常恐怖,真的明白搞不是要杀了他。”那个同学说道。

  “好了好了,别说了,小心晚上他来找你。”另个同学连忙警告那个同学。

  “好好好,不说为好。”那个同学说道。

  千羽进了教室,同学看到了他,相互的悄悄话声音明明又大了几分,而千羽只是低着头走到自己的座位上。

  千羽和韦雄是打心里的好兄弟,平常一起做事,搞得他们两个好像亲兄弟一样。可是韦雄死后,全部同学都对他用另种眼神,身边的朋友也越来越少了,好像凶手就是千羽似的。

  “有谁知道韦雄在死亡之前做了什么?或者什么人见了他吗?”韦雄的女朋友小花直接闯入班级,问道。

  下面鸦雀无声,没有任何人能回答小花的问题。小花看向了千羽,说道:“千羽,你见过韦雄吗?”

  千羽抬起头,看着小花,没有说话,小花又重复了一遍,千羽连忙低下头,说道:“我见过韦雄两次。”

  这话一出,全班的目光集合到千羽的身上,可是千羽又恢复不说话,只是他的一句话就给人那么大的惊讶。

  小花看到全班的目光集聚在千羽身上,可是千羽什么话也不说,于是小花发话道:“千羽放学后那都不许去,在班级等着我。”小花说完,便走了出去。

  班级的议论声又开始沸腾了,议论明明都是针对千羽,可是千羽低头做自己的事情,没有机会别人的噪音,处闹市若幽谷。

  “铃~铃~”

  放学时间到了,学校又开始沸腾,可是这沸腾声音一会儿就没有了。没过多久,小花就进了班级,开口就说:“跟我出去。”

  千羽跟着小花磕磕绊绊的来到楼下,小花家的司机已经等候多时了,小花又分布让千羽上车,坐在不明的车子上,往着不明的方向前进。

  草丛里的几个学生原本抱着可能打到一些八卦的想法来看着,可是到头千羽的人都跟着小花走了。

  车子停在了公园里,小花下了车走到椅子旁坐了下来,千羽紧跟着小花坐在了椅子上。“说吧。”

  “我见过韦雄两次面。”千羽抱着书包说道。

  “具体的说。”小花直接说道。

  “第一次见面是在街上遇见,当时他在街上应该买些东西吧,可是买的东西我都不知道是什么?因为用的是一个黑色塑料袋。”

  “第二次是在韦雄的家门前,当时他手里正拿着一个黑色快递,外面有着四个大字,好像是XX快递。至于快递里装的是什么,我也不明白。”千羽把这两次的遇见都告诉了小花。

  “XX快递?可是韦雄以前不会收到这样的快递邮件。”小花自语说道。

  “好了,我也说完了,那我该走了。”千羽站起身来,对着小花说道。

  “好,你先走吧。”小花说道。

  千羽搭了个出租车,往自己的家赶去。小花独自坐在公园的椅子上,夕阳照在小花的身上,显得小花是多么的憔悴。在司机的说话下,小花才坐上车,回到了家中。

  接下来几天里,小花没有步入学校,也没有待在家里,没有人知道她去哪里了,只是在放学时间出现在学校,坐着司机的车回家。

  千羽每天都是进学校,别人对他提出的问题和别人的议论内容都好像与他无关,自己做自己的事。

  只是一个电话唤醒了小花,对方说有小花现在非常想要的东西,希望小花能够见面,而小花也答应了对方,约定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

  到了约定时间,小花没有让司机来送自己,自己步行到了约定地点。

  对方戴着一个鸭舌帽,一个口罩和一副墨镜把他的样子遮盖的严严实实,无论小花怎么看,可都是看不到眼前人的模样。

  小花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就是你吗?有什么东西?拿来吧,我向你买。”

  “这是韦雄死时的录像,何小姐也真是阔气之人,钱财我们不谈,我只希望你能把你的手机号和居住地址给我,这便当我送给你。”对方拿着录像带说道。

  小花可是想不透对方要她的手机号和居住地址干嘛?还是做下决心,看看是谁杀了韦雄,说道:“好。”

  小花拿出纸笔,在上面写了下来,小花把纸递给对方,对方把纸收了起来,便把录像带给了小花,直接就走了。小花拿到录像带也往家里赶。

  录像带中记载的是韦雄身亡当天的事情,早上韦雄站在自家的门口,过了几分钟,一个快递的来到他的面前,手里就多出了一份黑色快递,接到快递的韦雄没有直接回家,而是继续在门外站着,好像在等着什么?时间过了5分钟左右,千羽就出现了,而千羽走到韦雄的面前,打了招呼,就随即又继续往原本的方向走去。千羽消失在录像带里,而韦雄转身开始进家里,时间过去一点,没有任何东西在录像带里出现,录像带一直看着韦雄的家门,突然一声巨响,接着开始吵吵起来,然后警车的声音,最后戈然而止。播放完了,整个陷入黑暗。

  整个录像带的播放时间是30多分钟,小花看了一遍又是一遍,可是没有任何的进展。

  这几天,小花也没有在看,只是静下心来,想着里面的一些没有注意到的细节。小花也去找过千羽问了问情况,可是千羽只是说了他和韦雄的通话,接着就走了。

  小花陷入了思考中,她无论如何做,可都是没有任何能进展的情况,她越来越焦急。

  这天,小花从家门出来,几天没有想快递的事,自己的心情也变得好些,快递的事也慢慢的渐忘了,正准备去一个蛋糕店买蛋糕,一个送快递的来到小花的面前,冷冷的说道:“你的快递,请签收。”

  “我的快递?哦!”小花签下了快递。

  送快递的人随后就走了,小花看着快递,黑色的装饰,显显的四个字“XX快递”,一段记忆又在深处冒了出来。

  就是这个要了韦雄的生命?里面能装的是什么?为什么韦雄接到这个东西就莫名奇妙的死去?这又是谁寄过来的?为什么寄过来呢……

  一切问题都在小花的脑子呈现出来,小花看了看手里的快递,想了想,最终小花把快递带进了家里,想要一看究竟。

  小花刚走进家里,一声巨响震撼天地。

  “嘭~”

  以上就是鬼故事会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鬼故事会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49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