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十大恐怖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中国十大恐怖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鬼故事丑女冤魂、情侣之间讲的鬼故事、鬼故事给女朋友讲的鬼故事、各地真实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中国十大恐怖鬼故事

中国十大恐怖鬼故事第一篇-车上的黑纸

  这个故事是从一个改行做货运的司机口里得知的。他说之前是给一个老板开车,后来这个老板死了,他就做了货运司机。虽然付出多,薪水也不如以前,但是他心里就有个结,生硬硬地绊着他。我一再追问下他才给我讲了。

  他给这个高老板开了两年的车,各方面磨合得都很好,最主要的是他有眼色会办事,又懂得怎么处理好高老板和女人间的事情,高老板一个电话,他就能漂漂亮亮地把事办妥。

  有一天,高老板让他开车把一个姓张的漂亮女人给接到高老板的房子里,他很快把人接来了,漂亮女人扭着纤细的腰肢进了电梯。他呢,在楼下等着高老板的下一个指令,等了有两个小时,指令来了,让他打车回家。

  高老板也有车钥匙,看来是要自己驾车,他锁好车便离开了。

  结果,晚上他接到电话被告知:什么时候通知他再上班,这期间算放假。

  这假一放就是一个星期。等他再回去上班的第一天,高老板却给他说:想换辆新车开。他说:这车也行,正是开得好的时候。老板点了点头。

  讲到这他问了我一句:你信鬼吗?

  我摇摇头说:不信。

  他说:我老家的家里人特别信这些,小时候给我算过,说我八字不硬。我从小脖子上就带着一颗狗牙,上面还涂了血。跟了高老板以后,为了气派就换了个金链子。

  事情就坏在这了!他继续讲:过了几天,有一天晚上,在酒店门口,我坐在车里等高老板,等的时间长了,迷迷糊糊正瞌睡着,在梦中与现实中来回徘徊。

  忽然有人敲窗户,“嗒嗒嗒,嗒嗒嗒”,他抬头一看,是张小姐。她模样出众很容易让人记住。

  他开了车窗,才发现张小姐面色白得很,不过,因为涂粉过重了也会有这效果。他也没在意。

  张小姐声音低低地说:把后座垫底下的黑纸撕掉。

  他没反应过来。

  张小姐又说了一句:我要上车,快把黑纸撕了。

  他一个激灵从混沌状态中挣脱开,睁大了眼,车窗开着,近处一个人也没有,他不能确定刚才是做梦还是真实发生的事情。他一下子想起来,迅速去后座的垫子底下翻看,竟然真的有一张黑纸倒贴在下面。

  不过他没动这张黑纸,他的脑门出了—层汗。

  高老板终于回来了,还带了一个男的,俩人醉醺醺的,酒气冲天,属于深醉。男的在后座上不老实,东倒西歪地乱躺了没一会,便哇地吐了,吐得后座上全是。他连忙打开后车窗,忍住臭味从车内的后视镜往后察看,却“啊”的一声大叫。幸好晚上没啥车,他恍过神把车停在路边,高老板在前副座上迷糊地“嗯”了一声,又睡过去了。

  他浑身冰凉,血液仿佛凝固了,却又感觉到血一股脑地冲到天灵盖,让他阵阵眩晕。

  刚才他从车内的后视镜里看见一个女人的双腿正往开着的车窗里快速地进入。

  他惊吓之余又觉得哪不对劲。但是由于太恐惧了,一闪而过没有抓住。

  后座的男人吐了不少,正缩成一团躺着。他喘着气小心翼翼地伸头察看,那个背面贴了黑纸的坐垫被翻了个,黑纸被呕吐物整个覆盖了。

  现在他已经开始把事往那方面想了。

  回了家,他把涂血的狗牙重新戴上,并且考虑了辞职的事。

  第二天,他还没去上班,就先被警察带到了公安局。

  他这时才得知:高老板的“朋友”张小姐被杀死后肢解了尸体,尸体丢弃到各处。张小姐失踪多日后其家人才报案失踪。经过法医化验确定是张小姐,但是张小姐私人生活混乱,警方扯出一大批人,其中包括高老板。警方先从他初步调查是给了交际广泛的高老板一个面子。

  后来的事情是他过了一段日子才得知的。

  ──高老板直到死也不知道自己的罪行败露了,准确地说也不能称为“死”,应该说“失踪”,失踪在崇山峻岭间。

  ──高老板大清早自行驱车回山区里的老家,行到盘山公路的拐弯处时,竟被甩出窗外掉下了山崖。他的车一头撞到路边的山石上,恰巧驶过那里的车辆里的目击者称:他坠下去的动作有点奇怪,头挨着脚好像被人使劲抱在怀里似的。

  ──武警搜山,只找到一堆破烂不堪的血布条子和一双皮鞋。附近村民说:可能是深山里的野兽闻到血腥味来把人吃了。

  讲到这里他皱着眉一副莫测的表情看着我:直到最后也没查出来是什么动物把高老板吃了,一根骨头都没留下。还有,没人知道高老板为什么要大清早开车回老家。

  “就因为这件事,让我改做了货运司机。”说完,他的眉头舒展了,却很快又凝成一个疙瘩,“他妈的还真有这种邪事啊。”

中国十大恐怖鬼故事

中国十大恐怖鬼故事第二篇-养女鬼

  我现在一个同班同学更我提到他高中时养一个女鬼的故事.

  他高中原本读师大附中,高二时因故去台中读书当时班上极流行碟仙,他也更着玩,於是请到了一个女鬼,他也很鲜,问人家是几年次的,答说是59年次的,因癌证而死,我同学竟然还问她住址和姓名,"她"还真给.於是我同学去探访,找到了这女孩的弟弟,它o弟弟竟然相信我同学,并且给了一张女孩的相片,蛮漂亮的,我同学当时刚看完电影"阴阳错",非长僮憬那种人鬼恋,当下就爱上那女鬼了.每天没是就"请"那个女的出来聊天--用碟子.后来人就变的有些憔悴.

  再一次提醒大家,这是真人真事.

  话说我同学和那女鬼交谈上了瘾,竟然练到一个人就可将对方请出来的地步,从此更是废寝忘食的交谈.到了放假,我同学要出外参加一个考试(我忘记是什么性质的考试,抱歉!), 他舍不得那女鬼,於是就将对方请出来,问问有没有方法可以一起走(因为要去稍远的地方,那玩意儿好像并不能到处跑的关系),两方研究讨论了许久(你如果有玩过碟仙,应?知道为何如此),女鬼教了他一个方法:去摘一枝桃枝,上头绑一根红线,喊她的名字,到了地头之后,再把桃枝插在水面,就可以了.

  我同学就照作了,当天到了旅馆,把所有的窗户关起,门上挂起"请勿打扰",就开始部置起来了,那要怎么知道人家来了没有呢?(因为他没带"道具")他想出一个方法,他对着桃枝说:如果你来了,就表示给我看... 刚说完就见桃枝有力的点了个头,我同学完全的吓到了:本来只是想要试看看好玩,没想到竟然真的.

  但恐惧心马上就被虚荣心冲掉了:如果被别人知道我养鬼,那多ㄆㄚ啊!我同学心里这么想.

  说我同学在旅舍内和那女鬼聊得灰天暗地,考试没考好自然不在话下,回到学校后,迫不及带的把这件事说出来,本来以为会换来一片钦羡的眼光和叫好的话,没想到,在一阵凝重的沉默后,就开始有人说了:该不会是你被鬼缠上了吧?!又有人这么说:这跟养小鬼有么两样?听说你必需以自己的骨肉精血来喂她... 还有这样的话:她会不会陪你上床啊?我.同学这时也被讲得有一点发毛,但在众人面前怎么可以示弱呢?马上转个话,将话题引开,将.前面说的话抛开,专心的打其他的屁.

  晚上回到家,越想越不对,於是从衣服 将柳枝拿出来(他这时已经和那女鬼寸步不分 了),放入桌上的一杯水内,默祷了几句,红线动了,这时他知道对方已经来了,於是将碟仙纸摆下,开始问女鬼:今天的事你也应该有听到,老实说,你会不会害我? 碟子没动.我同学 又说:好!那我换个方式问,你不会害我,但我们在一起,会对我不好? 这时碟子缓缓的移动到了"是"那个字上. 经过了漫长的对话后,我同学得到了一些结论:人跟鬼在一起,对 两方面都不好;这个鬼由於是在医院 死於癌症,所以还在外游荡;这鬼并不是什么都知道,.旁边还有一些鬼,牠们会帮她....我同学有一点毛了,开始想要收手,但又不敢明提,怎么办呢?

  我同学想要收手,但不知该如何启口,反而是对方先开口,那女鬼说这样在一起,对两边都不好,不如及早分开云云.这时我同学竟然提出一个要求:他要亲眼见这女鬼一面.对方不肯答应,我同学就苦苦的恳求,女鬼最后无奈的答应了.约定几天后的午夜,要我同学准备一个大镜子,之前点起一对蜡烛,在十二点的时候,她会现身.

  到了当天,我同学将东西全准备好后,专心等待对方来,但到了十二点一刻,女鬼还是没来,这时他的同学来找他出去吃宵夜,我同学只好打住,东西收好一起出去吃消夜.

  第二天,我同学用请碟仙的方式将人家请出来,责问为何爽约.女鬼回答:由於人死后的样子和人临死时的样子是一样的,她死於癌证,临死时非常痛苦,死状很不好,她想了很久,决定不要破坏在我同学心目中美好的印像... 说完后碟子就不动了.我同学后来请了很多次,总是请不到这个女鬼.

中国十大恐怖鬼故事

中国十大恐怖鬼故事第三篇-性工作者

  岑娜是一名性工作者,就是大家常说的“妓女”“鸭”,当然,她是女性工作者。

  从事这份职业,被人唾弃着,男人在床上享受完,扔下点钱可以拍屁股走人,而女人们,则是骂她们骚,骂他们贱,所以,就连岑娜自己,也看不起自己,她觉得,自己,是一个连自尊都没有的人。

  她碰见了一个女社工,Amy。

  “你不是妓女,你是性工作者,你没有必要觉得自己丢人,你是靠自己的劳动赚钱。”

  她只是需要钱,需要很多很多钱,然后把以前爸爸妈妈失去的自尊通通赚回来,所以她一点也不喜欢这份工作,她常被客人投诉“这鸡一点鸡味儿都没有”, “妈咪”(管性工作者的那个头头。)也很苦恼,但并没有赶她走,岑娜常常很晚才到,可妈咪也奈何不了她。只有岑娜自己知道,前面那些时间她干嘛去了。

  岑娜是有男朋友的,他们小学就认识了,只是后来又碰到了,所以在一起了。他叫阿古,阿古对岑娜很好,不过,他不知道岑娜是一名性工作者。就在那一天,他还向岑娜求婚了。

  岑娜犹豫着,还是答应了。

  阿古好开心。

  “我爸妈传统的,我们要摆很多酒席啊…………”

  阿古在一边说的很开心,可岑娜却越听越害怕。

  “真的要摆酒席吗?”

  “当然啦……”

  阿古丝毫没有觉得什么不对。

  “我去下洗手间。”岑娜拿起包走向洗手间。

  如果要摆酒席,如果碰上了那些被招待过的客人怎么办。

  她在镜子前哭着,哭着,然后走着后门离开了饭店,电话响了,是阿古打来的,岑娜犹豫了一下,一甩手把手机丢进了垃圾桶,哭着跑开了。

  她拦下的士,漫无目的,让司机随意开。

  好久好久,她说。

  “我要工作了,去XXX。”

  “岑娜你今天好早啊!”

  岑娜把背包放进储物箱里,嗯了两声。

  “哎呀,岑娜,快!正好有个难搞的,别说妈咪不关照你,快去吧。”

  岑娜进了包厢,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男人,一手搭在沙发上一手拿着烟。岑娜知道他是谁,他是另一家店出名的“鸭”——张先生。岑娜的脸黑黑的沉了下来。

  “来——过来啊!”

  那男人朝岑娜吼着。

  岑呢狠狠踏着步子走到他身边,坐着。

  “你这鸡怎么一点都不专业啊!脱啊!把衣服脱下来啊!”

  岑娜狠狠瞪着男人,撇过头没理他。

  “好啊,要钱是吧,给你!给你!”

  男人拿出钱包从里面一张一张的抽着现金,一张一张甩在岑娜身上。

  岑娜死死的抓着钱,面带怒色的准备脱了衣服。

  “哈哈哈哈!不就是想要钱吗!真是不要脸!”

  岑娜抓着钱,瞪了男人一眼,直接走出包房。

  “岑娜岑娜,你怎么又自己cut钟啊!”

  “妈咪啊,那个男人变态的好吗,他就只让我脱衣服啊,他在辱骂我啊!”

  “好啦好啦,听妈咪话,你说你这样自己cut钟,他把这消息传到那边场多不好啊……”

  男人也是性工作者,他日日夜夜对着那些女人,他好烦,他一看到女人脱衣服就恶心,所以,他来这里泄愤,他觉得这样践踏女人实在太让自己痛快了!

中国十大恐怖鬼故事

中国十大恐怖鬼故事第四篇-看不见的丈夫

  我的老家在依龙镇,位于中国北部。

  我在一首歌里唱到:那疙瘩冰雪寂寞、天蓝地白……

  我服兵役的时候,有一年探家,正赶上我姑奶死了。她住在一个叫巨龙的屯子,离依龙镇三十里路。我赶去了。

  我很不喜欢中国式的葬礼,把悲痛都冲淡了,只剩下怪诞和恐怖。我早就叮嘱过亲友:我死去的时候,绝不要给我送花圈,更不要举行任何传统葬礼的仪式。请在我的身旁摆上鲜花。只要你们不笑就行了。

  接着说姑奶家住在屯子的最东头,高高的院墙上伸出一根长长的竹竿,上面挂着白花花的纸,被风吹得“啪啦啦”响,告诉外人,这家有人去世了。那应该是74张纸,象征死者的年岁。

  陆续有人出出进进,都是亲朋近邻。

  我进了院子,看见灵棚已经搭起来了。空荡荡的大院中央,端端正正放着一口大花头棺材,上面画着《二十四孝图》。表叔、表姑等都披麻戴孝,全身白素,个个脸色阴沉。

  堂屋很深,有点暗,我看见姑奶躺在地上。她的身上穿着咖啡色丝绸寿衣,脸上盖着黄裱纸。脚上拴着绊腿绳,苍白的手上拿着打狗棍子和打狗干粮。

  我一进这个院子就有一种压抑感。我对丧事一点都不懂,帮不上任何忙,就一个人站在了院门外,想清净一下心神。顺着土道朝屯子里望去,我想起了田改改,她家住在屯子最西头,她说话小声小气,总是很怯懦的样子……

  小时候,我来姑奶家,她母亲很喜欢我,甚至当着田改改的面说过:“我家改改长大后,要是能找到你这样的小伙子,那就算是福气了。”

  后来,我还经常梦到她。

  几年没见了,也不知道她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

  表婶的胆子大,天黑之后,她守灵。

  我想体验一下,就来到院子里陪她。

  守灵只是一种形式,惟一要做的实际事情,就是防止小猫小狗之类的活物从棺材附近走过,怕死人“借气”诈尸。

  大家累了一天,都睡了。谁家的狗在闷闷地叫。有风,那74张白纸在黑暗的半空中抖得更厉害了:“啪啦啦,啪啦啦……”

  棺材前摆着供品,点着长明灯。那是一个小小的盘子,盛着油,一根棉花捻儿伸出来,火如豆,在风中闪闪跳跳,忽明忽暗。

  表婶在棺材前一张张烧着纸。

  只剩下我和表婶两个人了。棺材已经钉上,现在我不知道姑奶的表情。

  我有点害怕,就和表婶唠嗑:“那个田改改还在这个屯子吗?”

  表婶愣了一下,说:“她都死半年了。”

  我震惊了:“怎么就死了?”

  表婶叹口气,对我讲起来——

  田改改高中毕业之后,在村里的学校当民办教师。

  一次, 她被派到县城去学习,认识了一个外乡的男教师,那人姓姜。仅仅两个月的时间,她就深深爱上了他。

  学习结束之后,各回各乡,音信渺茫。

  那时候没有手机,只有村部才有手摇式电话机,田改改要给那个男教师打个电话,首先要接通依龙镇总机,再转县城总机。从县城总机,转那个镇的总机,再转那个屯子的电话,请求电话机旁边的闲人到学校找到他……费的周折,甚至不如步行去见面。

  其实,她和他处于一种朦朦胧胧的关系,并没有公开表白。田改改根本不可能去找他。 那时候的男女隔着山。

  田改改是一个柔弱、敏感、寡言的人。有一次,她壮着胆向父母吐露了感情深处的秘密。 她父母听说那个男的家里很穷,立即拉下脸,警告她:这种关系不现实,你死了这个心。

  田改改不敢反抗,从此陷入了单相思。

  她家三间房,她父母跟她弟弟田泉睡东屋,她一个人睡西屋。

  一天晚上停电了,田泉跟父亲在地里干活还没回来,田改改的母亲在东屋点着油灯纳鞋底。田改改在西屋看书。这时候学校正在放寒假。

  突然,母亲感觉西屋好像有人在说话。她放下手里的活,下了地,轻手轻脚走过去,果然听见了田改改嘀嘀咕咕的声音,不知道在跟谁说话。

  母亲走到门口,看见田改改一个人坐在炕上,好像在跟对面的一个人唠嗑,而她对面空无一人!只有墙上贴着一张旧年画,一个胖娃娃在画上傻呵呵地乐着。

  “改改!”母亲喊了一声。

  田改改小声对那个看不见的人说:“我妈来了。”然后,她一抬腿下了地,好像做错了什么事一样,低声低气地问母亲:“妈,你有事?”

  “你在跟谁说话?”母亲严厉地问。

  “……大周。”

  哪里来了个大周?母亲连听都没听说过!她惊怵地问:“大周是谁?”

  “我丈夫啊。”

  “你结婚了?”

  “你不知道?他不是你们给我找的吗?”田改改皱着眉,不解地看着母亲。

  母亲惊慌地把她拽进东屋,低声问:“他长得什么样?”她怀疑是屯子里哪个死男人附了女儿的身。

中国十大恐怖鬼故事

中国十大恐怖鬼故事第五篇-雨夜

  那是在我上初中的时候,我就住在学校的宿舍里,一年的夏天,天儿那个热啊!一天晚上由于天热,同宿舍的人都睡不着,闹哄哄地谈笑,我喜欢清净,所以就起身走到了外面,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睡一觉,我漫无目的地走着,沿着校园一直走下去,不觉已出了校门,发现一所小房子,里面向外发出一丝淡淡的光,就象在黑夜中的一团鬼火.等走到门前,慢慢向里看了一下,一个人正安静地睡在床上,我暗想:这真是一个睡觉的好地方。所以我就靠了过去,轻轻地向那人喊了一声,那人却没有反应,我想算了,到天亮在说吧,于是我就爬到了他的身边睡下了……

  突然一声惊雷把我给惊醒了,我猛地睁开眼睛,发现那个人也正在直楞楞的瞪着

  我,我本能地地坐了起来,而那人也与此同时地坐了起来,还是直楞楞地望着我,那人面部僵硬,仿佛嘴角边还流淌着粘液,同时向我伸出了那双干枯的手,我惊叫一声,窜起身想窗口跳去,就在我抓住窗棂的一瞬间,那双手却死死的口住了我的肩头,一张嘴也伸了过来,一股冰冷的腐尸味,我拼尽全力跳下窗户,大喊着向前跑去,突然脚下一滑,我跌到在地,回过头,我看到了让我无法忘记的一幕:那个人,不,是那个僵尸正

  一步步地伸直了双臂向我跳来,我那时叫不出,跑不动,眼睁睁地看着他跳近我,向我 扑下来,接下来,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了,同学们围在我身边,都惊奇地问我怎麽跟一个死了几天的人抱在一起,我也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后来听一位老人说,死了的人在惊雷下会诈尸,如果有人在旁边他就会跟你做同样的动作。朋友劝告你们不要在阴雨的晚上外出,更不要跟一个死人睡在一起……

  以上就是中国十大恐怖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中国十大恐怖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20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