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大全农村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鬼故事大全农村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睡前鬼故事给男友的、给女朋友讲的鬼故事、特别萌的鬼故事、鬼怪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鬼故事大全农村

鬼故事大全农村第一篇-我的影子

  恐慌过后,震惊之余,阿绯开始细细回想事情的前因后果。只是做了一个奇怪的是梦,影子就这么毫无预兆地丢失了。是他人的故意为之还是积怨已久的叛逃计划?阿绯想,这两种可能性都是有的,毕竟那不是一般的影子。

  很小的时候,阿绯就发现了这个秘密。她拥有一个有思想的影子。每当阿绯与她独处的时候,她就会挣脱身体的束缚,跑到阳光下去跳舞,像一个不知疲倦的小孩,扭曲成各种身体难以办到的形状。

  然而走在人群里,似乎又没有什么不同。就如同每一个乖顺的影子,安静地被踩在脚下。为此,阿绯偷偷地观察别人的影子,甚至悄悄尾随独行的人,她只是想证实所有的影子都和自己的影子一样,会时不时地跳出身体。

  慢慢地,阿绯终于接受了一个事实,她真的拥有一个桀骜不驯的影子。

  影子是身体的一部分,如果影子可以随时随刻地离开身体,那么是不是就可以作为影子单独存在了?阿绯问自己的影子:“有一天,你会离开我吗?”影子没有说话,只是用行动告诉阿绯她此刻不会离开她。

  现在想来,多么像影子在时间里酝酿的阴谋。习惯有多可怕,当一个人习惯了影子的存在,就会变得患得患失。于是,阿绯百般讨好,从不吝啬于对自己的影子说爱。

  她不喜欢阿绯同许多人待在一起,因为那样她就不能随心所欲地在阳光下跳舞。她拼命地撕扯别人的影子,阿绯真实地听到了别的影子哭泣的声音,于是不敢待在人群里,只好带着自己的影子仓皇逃跑。

  从此,阿绯变得独来独往,影子却异常开心。她也不喜欢阴天,因为那样的时刻,她没有办法从阿绯身上跑出来肆意玩耍。出于小小的私心,阿绯反而对没有太阳的天气藏着隐隐的期待。

  无论有多爱,任何有生命的个体最爱的都是自己吧。我们已经说过,这是个与众不同的影子,她怎么可能不知道阿绯的心事。

  出于警告亦或是支配欲,她常常在暗黑的夜里入侵阿绯的梦境,变成嗜血的恶魔,啃咬阿绯的身体,疼痛的感觉异常真实,阿绯甚至看到汨汨的血流割裂全身皮肤渗到地板上,汇聚成狰狞的绿色图腾。

  可是,为什么血是绿色的?

鬼故事大全农村

鬼故事大全农村第二篇-半脸女孩的传说

  “微风中的栀子花香,午夜却不能欣赏。因为树下会走过一个女孩……”这是a市某中学流传的一首歌谣。传说在午夜在学校唯一一颗长在后山的栀子树下摘一朵栀子花,就会有一个身着白色旗袍,留着长长的马尾辫的女孩从你身边走过。你能看见一张绝美无比的侧脸,宛如一朵初开的栀子花。那么美……但是!如果你不马上将栀子花戴在头上,就会死。更不要妄想去看另外半张脸。否则……

  温暖的阳光照射在这所中学,又是一年一度的招生大会,一个穿着时尚,脸蛋妖媚的女孩出现在招生会上。原来她是校长的女儿,李瀣瀣。不少男生投来爱慕的眼神,唯独一个男生没有,他是这所学校的校草,一个忧郁王子,可谁也不会不会知道他以前有着比肩太阳的笑容。因为他和李瀣瀣是最后一届学生之一。

  因为李瀣瀣过于漂亮,许多家世好的小姐不乐意了。便起哄起了那个传说,就是那个半脸女孩的传说。“听说,那个女孩最漂亮”。“恩,就是可惜我们无福目睹那倾国的。美貌”“一定比李瀣瀣漂亮多了”。说着说着,李瀣瀣的脸都绿了。从小到大,自己都是学校里最美的。(除了她)况且,自己暗恋了三年的校草王黎还在场了!这群三八居然敢质疑自己的美貌。!!

  便大声对身边的跟班(几个趋炎附势的女生)说:今晚我要去栀子树下,拍几张你们所说的漂亮女孩!就是不知道这是真是假。就怕有些嫉妒的女生瞎编出来的?!

  说完,瞪了瞪刚刚谈话的几个女生,踏着名牌高等鞋,抛了抛紫色的卷发。留下个嚣张的背影。气的几个家世好,但却不漂亮的几个女生直跺脚!

  第二天,李瀣瀣死了!没有了半张脸皮,眼睛里全是恐慌。手里拿这个相机,没人敢去碰。只有昨天几个女生在那哈哈大笑,开着车出去庆祝了。王黎,叹了口气。拿起相机,在里面看见一个女孩的侧脸,变发疯的大叫:栀子,栀子,罗栀子。是你吗?是你回来了吗?警察也拉不住。便只能打晕他。

  事情回到三年前,一个刚登上初中的女孩,叫罗栀子。是从乡下来的。不过这个村姑可一下就把校花李瀣瀣给挤了下来。她有这精美的脸蛋,长长黑黑的辫子,一身素雅的旗袍下的曼妙身姿。还有一个别人不能比的的特点——或许是因为她家世代种栀子花,对栀子花有着不一样的感情。她身上散发着天然栀子花的香味。一年四季,花香不停。就是因为这朴素但却美的不像样子的外表。使她成为在妖花斗艳的校园里的焦点。连校草王黎也喜欢她。

  李瀣瀣是一肚子不高兴,自己校花的宝座被抢了,自己喜欢的人也被抢了!从小到大,自己就没受过这样的委屈。便以王黎的名义,给罗栀子写了一封信。约她在学校后山的栀子树下见。

  罗栀子应约在午夜,在树下等。不料等来的却是李瀣榭。李瀣瀣二话不说扇了罗栀子几个耳光。气愤的说:一个土包子,还栀子花,也就你喜欢。还纯洁,我呸!

  说完,不等罗侄子解释。便叫来几个汉子把罗栀子玷污了。树下是一阵又一镇的撕心裂肺的叫声。听到这写叫声,李瀣瀣心里不知道有多开心。等几个汉子走后,李瀣瀣看到哭得已经不成样的罗栀子,抓住她的脸,说:要怪就怪你的脸,你以为凭我就能羞辱你?你看看这学校灯火通明的,可又有谁来救你呢,她们也就是幸灾乐祸。哦,王黎这几天请病假,也不能来就你。

  说完,便起身,拿刀子割掉了罗栀子半张脸皮,洋洋得意的转身离开。走了几步,突然转身有说了句:哦,还要怪你那该死的栀子花!

  罗栀子望着远去的背影,眼里全是愤怒和伤心。他只是想好好的读完书,她不想要校花的宝座,也不喜欢王黎,

  可如今,她咬舌自尽了……

  传说,你要是看见了那个女孩精美的侧脸,而好奇去看另外半张脸,就会发现另外半张是你自己的脸,而你的脸……

鬼故事大全农村

鬼故事大全农村第三篇-捉鬼的和尚

  这一天,村子里来了一个怪和尚,和尚衣着简朴,灰色的僧衣很干净,看起来很年轻,大约二十几岁的样子,手执一个算命的招牌,招牌白底黑字就只有两个字算命。算命的怪和尚,村里的人都这样称呼他,和尚的眼睛很奇怪,每当人们的眼睛不经意间与之接触的时候,感觉就像是要把人吸进眼睛里一样,深邃,完全不像是二十几岁人的眼神,好奇心重的人,试着让和尚一算,和尚的收费不低,但是却是算得奇准,每当人们与之讨价还价的时候,和尚说收费低了就算不准了,人们只能悻悻作罢,老实按规矩算命。

  后来村里的人渐渐熟悉了怪和尚,知道他是有道行的高僧,于是就有人向他提出了请他超度作乱鬼魂的请求,和尚笑了笑,没拒绝,只是要求一定的报酬,村里的人了解和尚,再次集资试图让村里人恢复正常的生活。

  那一晚,和尚在人们的簇拥下来到了马车经常出没的地方,令人诧异的是和尚不设祭坛,也不念经,也没用法器,就只是突兀的站着,人们在和尚周围窃窃私语,和尚把眼睛闭起来,顿时给人一种仿佛置身寺庙之中的错觉,庄严肃穆,可是和尚明明没做什么,眼睛闭着嘴也闭着,就只是站着,于是人们也不吭声了。

  咚、咚、咚……子夜的钟声按时响起,远处传来了咕叽、咕叽的声音,声音近,马车现,白色的马车,白色的马,白色的缰绳,人们摒住呼吸,在场完全听不到呼吸的声音,马车突然加速,直欲穿过怪和尚,在场的人神经都绷到极致,生怕那晚的现象重现,当马车即将触碰和尚的身体之时,和尚忽地睁开眼睛,顿时众人感到眼前白光一闪,马车居然停了下来,车里传出哀嚎惨叫之时让闻之之人离魂几欲离体,接着和尚双手齐用以雷霆不及掩耳之势结好,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九大手印,低喝一声“散”,顿时哀嚎之声皆散,而马车也渐渐消失,人们也渐渐回过神来。

  事后人们问和尚,和尚的法术哪学的,这么厉害,和尚笑道:“术乃小道,心最重要”。又有人问其闹鬼的缘由,和尚道,闹鬼之马车是受战争屠戮的冤魂集聚而成,因心执念重久久不能散去,执念重怨念深,让见之之人,仿佛身处当年战争造成的人间地狱,特别是心有执念之人极易受其影响。

  “和尚你怕鬼吗”

  “不怕”

  “为什么不怕呀”

  “内不欺己,外不欺人,上不欺天,所以不怕”

  和尚谓谁?昨日之如是也。何谓鬼?鬼念之所寄也。

  “怪和尚,这个世界真的有鬼吗?为什么我没见到过呀”

  “你见过风吗?你没见过但是你能感受到是吧?当风很厉害的时候,我们就可以见到风了,如说龙卷风……”

  “那当鬼很厉害的时候我们就可以见到鬼了吗”

  “不一定要很厉害的鬼我们才能看得到,我们看不到,但是我们还是可以感受到冥冥之中的存在……”

  天暗下来了,周围静得可怕,路上一个人也没有,月亮躲进了云里,犹抱琵笆半遮面,田里的青蛙呱呱的叫个不停,试欲与草丛里的蟋蟀争个高下,咕叽,咕叽,咕叽,一辆破旧的马车缓缓在路上前进,白色的马车,白色的马,白色的缰绳,奇怪的是马没人驾驭,也不知道车上到底有没有人,只是在黑暗中显得特别突兀特别诡异。

  要知道现在不是民国,就算是在农村郊区出现马车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可偏偏在这个村子附近,每到深夜,都会听到马车经过的声音,年轻人可能不知道这是什么声音,但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家对这个声音却是印象深刻,这个村子在民国的时候可是个富裕的地方,以前这边家家户户都是有经商的传统,村子远近驰名,每天车来车往甚是繁荣,不过繁荣还是躲不过战争的荼毒,往日的荣耀化为今日的尘埃。

  村里有胆子大的人,他们循着声音一探究竟结果,无果而终,回来之后都精神萎靡,终日不见精神,后来人们晚上都不敢出不来了。村里的老人家说:“这是民国时期的惨死的冤魂出来夜巡,找那些屠戮他们的人索命,只是日本人已撤出中国,这样子也是没用的啊,要去请法师为这些苦命的亡灵超度”。

  村里德高望重的老人家们动员筹钱,请了附近最有名寺庙的和尚,为亡灵超度。那天晚上,就在马车经常出没的地方,设坛念经文超度战争中惨遭屠戮的亡灵,村里的人老的小的胆子大的,在僧人们的带领下,围着祭坛站着互喝着经文,可是当子时的钟声准时响起的时候,伴随着咕叽,咕叽,咕叽声音的到来,马车出现了,白色的马车,白色的马,白色的缰绳,突兀而又诡异,马车直径从祭坛穿过,可是竟未伤了和尚,也没毁坏祭坛,仿佛祭坛不是真实存在的,马车就那样穿过,不扬起一点尘土,看到这幅景象的村民,竟好似忘记了恐惧,又像失了魂魄,十分之奇怪,接着咕叽,咕叽,咕叽的声音越来越小,马车逐渐远去,在场的人们渐渐回过神来,脑袋里一片空白,而身上却是满是冷汗,而台上的法师却是目光中透露出黯淡,仿佛灵魂已离体而去。

  那晚之后,村里的人们再也没请过法师作法了,村民们晚上依旧是尽量能够待在家里就不出门,听那晚在场的村民说,那天晚上他们看到的不是马车,而是人间地狱。后来,这个村子闹鬼这件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一时在当地广为流传,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当然也有自已以道行高深的修行人,尝试着将作乱的鬼魂拿下,结果都无一而终。捉鬼的人们后来都说他们看到的不是马车,而是人间地狱。若是单纯是鬼那自然是好抓,但是对于地狱他们不知道从何下手。

鬼故事大全农村

鬼故事大全农村第四篇-红色指甲油

  韩汶萱特别爱擦指甲油,因为那样看起来自己的手都是亮亮的。

  可是现在她的指甲油用完了,指甲上的魅力一下子没了,她决定今天要去买一些指甲油。

  她来到了一间看上去很时尚的店,走进去里面很阴森,壁纸都是黑色的,简直像夜店,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突然出现在我旁边:“呵呵,美女,是要指甲油么,我给你介绍本店的新品,绝对让你满意。”

  我跟着她走到了一个角落,那里摆着一瓶鲜艳红色指甲油,还散发着淡淡香味,这让我情不自禁的拿起它 。

  “我就要它了”我高兴的向老板说了一身。一回家,她就拿起指甲油开始涂。

  “哇,真是好看啊,呵呵。哎,这可比我以前那些指甲油高档多了,哈哈哈”她自言自语滴.,忽然,灯一闪一闪的,卧室一暗,“喂,有么搞错,人家还在涂指甲油呢!”只见我床上沾满了血,屋顶,还有我全身都是血,一个女人的声音飘来“呵呵呵呵呵呵,我的血,我的血,你怎么抽干了我的血啊,还我的血!还我的血!”

  这下我看清了一个全身干瘪的女人,她在掐着我的脖子,“额…救..命,不是...我...抽了...你的血.额...救...命”她垂死挣扎着,然后用尽力气把她说踢开,我跑着,忽然滚下了楼梯。

  “啊!!...额,原来是梦,太吓人了,吓死我了,”我起床发现我的手上沾满了鲜血,“啊!”我立即去厕所慌忙地把我手上的鲜血清洗干净,洗完后,我就胡思乱想了一通,但是看着我那亮亮的指甲,我又高兴起来。

  我回到公司里,那些爱美的女生都注意到我那指甲,便投来了羡慕的目光,我得意的笑了下,很多女生都问“喂,汶萱,你这指甲真好看啊,这指甲油在哪买的啊,说来分享呗”

  她得意得扬起她的手,“呵呵,此高档品非卖。”

  她想她自己一个人的手甲漂亮,而不想和别人分享。很快,她的指甲油用完了,她又来到了那家店,里面没有人,她擅自走进了那家店的小房间,里面放着一桶液体,不知是什么,她揭开了那个盖子,“啊!血...血...难道...”

  “呵呵呵呵呵呵,对啊,美女,最近指甲油的材料不新鲜了,需要你帮忙一下了,呵呵呵呵呵呵”老板抽出了一把锋利的刀一下子划过了韩汶萱的脖子,血次啦啦的飚了粗来。

  “呵呵,可别浪费了”这件时尚的店的角落里又多了一大瓶鲜艳了许多的红色指甲油。老板阴险的笑了下。今天一位爱美的女孩又来到了这件时尚的店买指甲油。呵呵呵呵呵呵,谁是下一瓶血淋淋的指甲油。

鬼故事大全农村

鬼故事大全农村第五篇-鬼书生

  清朝康熙年间,南阳燕家庄有个卖针头线脑的货郎名叫燕二货,他每天早早挑担出门,摇着拨浪鼓走村串户吆喝叫卖,日落西山才一人往回赶。

  有年初冬的一天,燕二货由于串乡跑得太远,直到天黑还没赶到家。当他挑着货郎担踏上山路穿一架树林时,忽听林中有朗读诗文的声音,在夜风中忽急忽慢、抑扬有致。燕二货不由大吃一惊,心想:天色已晚,谁家的公子还在这林中背诵诗文呢?莫不是神经了?他放下货担仔细倾听。发现这琅琅书声竟宛如在自己左右。燕二货觉得这林中有鬼,心里便惧怕起来。他壮着胆子大咳了两声喝道:“朗朗乾坤,星月在天,是哪家的冤魂在林中作怪,恐吓路人?快快出来见我,否则,我这五尺长的扁担就不客气了!”

  燕二货这么大声一喝,诵读声戛然而止,瞬间只见他眼前不远处有一座新坟冒出一股烟雾,出现了一个身穿宽袍大袖衣服的白面书生。那书生四下张望了一下,向燕二货问道:“大哥,这么晚了,你一人行路穿林,就不怕虎狼鬼怪吗?刚才小生诵读诗文惊扰了你,请见谅啊。”书生接着又叫道,“马花姑娘,快快掌碗灯来,我倒要见见这位路人是谁呢。”这时,一个十八九岁的靓丽少女掌着一碗油灯和书生渐渐走到燕二货面前,施礼道:“大哥刚才受惊了,都怪小生诵读诗文的不是,小生致歉,这厢有礼了。”

  书生礼毕,那少女心悦道:“郎君不是天天在念叨,想托一位路人替你办事吗?今晚遇上这位好心大哥,何不托他办理就是了,还犹豫什么呢?”书生连连说道:“好呀,好呀,就拜托这位大哥帮我去做三件事吧。”

  “做三件事,三件什么事?我是个卖针头线脑的货郎,粗人,又目不识燕,能帮你做什么事?”燕二货愣愣地问道。

  “哪里话来。”书生微笑道,“大哥不必谦虚,依我看,就你能帮小生的忙。”他让燕二货在路旁石凳上坐下,又谦恭地向燕二货说:“大哥,实不相瞒,刚才小生朗读诗文就是引你关注,我好有事相求,还望大哥能够慷慨相助。”

  燕二货不明所以,忙站起来向书生作揖道:“公子,你有何事相求于我,不妨就直说了吧。”

  原来,这位书生是南阳城一位年轻举人,名叫朱保,两个多月前,京城新科开考,他带着两个童仆一同进京。因南阳有个州官是书生父亲的知交好友,所以朱老爷书信一封,让儿子朱保进京途中绕道南阳去看望做州官的晋伯父。不料朱保途中露了身上所带的大量银子,为盗匪发觉。盗匪预先埋伏在朱保他们必经之路的山林中,待书生朱保和童仆经过这儿时,就遭到了盗匪拦劫,打死了书生朱保和他的两个童仆,就地掩埋在一个刚安葬不久的新坟墓中,然后掠去所有财物逃逸。

  说到这里,书生朱保潸然泪下,站在一旁的少女也伤心不已。她说:“郎君不必悲伤,你要托这位大哥做点什么快说吧,人家还要赶路呢。”

  朱保拭去泪水,指着掌灯少女向燕二货介绍说:“她叫马花,今年已十八岁,便是那座新坟的主人,我的房东。三个月前,马姑娘被后娘暗害死后,就埋在这里,我和她在九泉之下邂逅,见她娴淑聪慧,又和我同命相怜,互相都非常爱慕,我们虽然被埋在一座坟里,可同墓不同棺,只是我俩未经明媒正娶,坟墓之下,缺的是冰人斧柯,非常惭愧。所以渴望能找个好心的阴阳之人为我俩做媒,今夜有幸遇上大哥,算是遂了我们的心愿,请大哥为我们做个媒好吗?”

  “我为你们做媒?”书生朱保说完,燕二货不解地问道,“你我阴阳相隔,我怎能完成公子你所托之事呢?”

  “大哥不必心急,我这儿有一纸婚牒文书,上面写好了我愿与马花姑娘结为姻契,只求先生你将这文书焚烧在城隍庙内,并祷告说愿为朱保、马花二人做媒便可了。另外,我这儿还有马花姑娘准备的一百两纹银,请你为我俩买具大棺材,趁深夜来此,将这座新坟掘开,把我俩的尸骨收进新棺,装在一起,再埋下此处便没事了。如果你能完成这个,我们夫妇永远感谢你的大恩大德啊。”书生朱保说完这些,就回身取来一大袋银子递给了燕二货。他说:“大哥,这银子不少,买具大棺材,剩下的银子你可以买田、做生意,享用一生啊。”

  燕二货头一次见到这么多的雪花纹银,眼珠直打转,心中“怦怦”跳个不停。他接过银子即向书生朱保许诺道:“公子放心吧,你的重托,我燕二货保准做到就是了。”这时,书生朱保又从袖口里掏出一封书信,拜托他一定要面交南阳州官晋大人。说罢,书生朱保和少女马花在黄昏的月光下化作两股烟雾进入了坟内。

  燕二货虽然得了百两纹银,喜不自禁,心里还是忐忑得直打寒战。他呆立了片刻,揉了揉眼睛,定了定精神后,担起货担疾步向家中奔去。

  燕二货到家打开柴门进屋后,忙点燃油灯,倒出钱袋里的银子。他两眼直溜溜地盯着那堆雪光粲然的纹银,用手摸摸敲敲,又在头上挠挠,认为是实实在在的真银子,高兴得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以上就是鬼故事大全农村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鬼故事大全农村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10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