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大全鬼姐姐5篇

  本文5个鬼故事大全鬼姐姐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农村真实鬼故事传说、给男朋友讲的鬼故事、午夜恐怖鬼故事大全、听鬼故事的电台频道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鬼故事大全鬼姐姐

鬼故事大全鬼姐姐第一篇-血

  有一天,一个熟识了很久的男性对我说:我喜欢你。

  我说好啊。

  他说你听懂我说话的意思了吗?我喜欢你。

  我说我听懂了呀,很好啊。

  然后呢?

  什么然后?

  他叹气,笑了,说,是啊,没有然后。

  我一直都没有弄明白他想说的到底是怎样的"然后",在我得到他的答案之前他就已经死了。

  没人知道他怎么死的,甚至连没有找到遗体,连半块碎片都没有。

  --那大家为什么知道他死了?

  因为他的血。

  别人发现的时候,他的房间里只有满世界的血。墙上、家具上、床上……最惊心的是地面上,据说他房间里有一张很贵的一整块地毯,铺满了他那个房间,那天别人进去的时候,一不小心脚就陷进了里面,因为那块地毯吸饱了海量般的血,踩上去就好像吸满水的海绵。

  经过基因比对,可以确定那满房间的血都是一个人的,也就是我上面所说的那个人……他叫什么来着?忘记了。不如就称他为A。一个人流失了那么多血,是绝对不可能再活下来了,这就是为什么报他死亡而不是失踪的原因。

  可是真的很奇怪,就算真的把一个人杀死,把他的血抽干,也不至于能把他的房间弄成这样。而且他的尸体呢?杀人要有痕迹,碎尸也要有碎片吧?就好像有人连他的尸体也榨了汁,最后把干尸拿走了一样。

  但是,谁拿一具干尸干什么?有什么用处?有人猜是某种邪教的宗教活动,有人猜是被拿走磨粉再丢弃,还有人猜是拿去做了饲料,可谁的猜测都不能成立,因为就算如这些猜测所说,那么首先一个问题就是干尸的运送,只是这一个问题就无人可以解释了。

  A住在他那栋大厦的二十楼,一楼的门口有就警卫,推测他的死亡时间是晚上一点,那天晚上有四名警卫在值班室打牌,十二点以后门就被锁上,只有警卫才有钥匙。过了十二点之后就再也没有人出入过,更不可能有人从他们眼皮底下送出一具干尸去。

  大厦外面有巡逻人员,大厦外的院墙上也有电网,假设有人躲避了巡逻者,也无法从墙上翻出去,必须从正门走。从正门走的话,超过10KG的包就必须检查  ,即使守门人员再傻,也不可能让一具干尸这么轻易地被送走,更何况那天晚上出入大门的人很多,却连带个大一点包的人都没有。

  "说不定他是惹了黑道上的仇家,现在已经被分成几百块扔到黄浦江里了。所以大家要小心……"老板很严肃地在晨会上说。

  所有门值、警卫,他的同事、朋友、家人、邻居等等等等,被警察一个个拨拉过来,拨拉过去,同样的话问了一遍又一遍,大家都很烦,连我都烦了。

  半个月过去,线索还是没有半点,我看那本来头发就秃了一半的警察局长,现在脑袋上已经亮晶晶一根没剩了。

  A死了以后,我们办公室里常常传出闹鬼的事情,一些加班到天黑的同事被奇怪的声音和影子吓得半死,有个晚上值班的年轻人穿着裤衩抱着被子就在寒冬腊月冲出大厦外求救,110和120来了,甚至连119也来了,最后没发现什么,事情不了了之。

  办公室里没人再敢在晚上逗留,可是值班是必定的,老板加了两倍的值班费,到最后也只有我一个人站出来。

  值班没什么,只是白天和晚上颠倒着上班而已,我以前就是这样,当时忽然换成白天上班的时候我还很不习惯,太阳照得太难受了。现在好了,似乎又回到过去了。不过那是指,如果办公室里夜间的居民能让我好睡的话。

  十一点左右,我忽然醒了。这不是正常的情况,我是被声音吵醒的。有两个人在絮絮低语,听不清楚在说什么,不过他们的声音我都很熟悉,其中一个人就是  A。低语持续了很长时间,之后越来越小,越来越小,如果不支着耳朵去听甚至会听不见。忽然,声音壮大了,A的声音撕心裂肺地响撤整栋办公楼,我身下的床被声音震得不停颤抖,我的骨头都被震麻了。除了A的惨叫之外,还有好像柴禾被折断的声音,流水的声音,嚼东西的声音……  有影子在值班室的空间中飞溅,贴到墙上又粘稠地滑落下来,就好像血一样,房间里也充满了血腥气,让人恶心欲吐。

鬼故事大全鬼姐姐

鬼故事大全鬼姐姐第二篇-上坟前夜看见鬼

  大伯死的很早,估摸着算是我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吧。晚上,午夜了,我和家人睡在一起,一整夜父亲都翻过来覆过去地折腾着,那时小,总有使不完的精力,所以晚上一般是睁着滴溜溜的眼珠子望着毛坯的墙壁愣神。

  父亲反常的举动引起了我的兴趣,一直以来父亲的睡眠质量很好,那晚是个另外。

  我翻身,搂着父亲的肩,茫然地看着父亲。那时母亲已经熟睡,夸张的“大”字躺在父亲的旁边,神色安然。

  “答,你怎么还不睡,你不是一直很能睡的吗?今天怎么了?”

  我问的幼稚,父亲用敷衍的语气回答了我。

  “没事,答就是白天下地时闪了腰,现在还痛咧。”

  父亲龇牙咧嘴,看上去真的是很疼很疼的样子,我信了。

  父亲把年幼的我的小小的身体搂进了怀里,硬硬的胡喳在我的小脸蛋上蹭了蹭,一股痒意,逗的我发笑。

  我说:“答,你胡子怎么这么硬?”

  父亲生满老茧的手刮了刮我的脸颊:“幺娃长大了也会跟答一样长胡子,一样的硬的。”

  我嘎嘎地笑,父亲的眼神很温柔:“睡吧,幺娃,睡的足才能长的快。”

  父亲宽宽的肩膀,厚实的背,沾满烟味的呼吸,像熏香,很快我就甜甜的睡下了,朦朦胧胧,迷迷糊糊,睡的很勉强。

  那个好动的年纪。夜里总是这么的不安生。

  也不知过了多久,尿意袭来,涨涨的难受,听到了父亲和母亲的对话。

  “孩他娘,老大去年得病去了,明天正好是他的一年周期,我今晚总觉得老大在这个屋子里,看着我,老大好像很舍不得什么,眼神很凄切,我想老大应该在地下过的不好,提前上来想我讨点吃食。”

  父亲说着,特意朝屋里四周看了看,夜仍旧黑的无边,老屋里依然死寂。

  母亲嗔怪着父亲:“瞎说啥,老大去了一年了,要看我们也不会等到今天,我看你是太想你哥了,所以尽说些胡话,早点睡吧,明天我起来给老大多拌点好肉好菜,你拿到坟上献了就行。”

  目亲说完,转过了身子,后背抵着父亲,很感伤的样子。

  “孩他娘,不怕你笑话,我是真感觉老大就在屋里,不是有那么一句话么,亲兄弟心相通,他想啥我清楚地很,他在哪,我也晓得嘞。”

  父亲好像认真了,母亲背动了动,应该是怕了吧,朝父亲的怀里靠着,父亲粗壮的臂膀簇拥着母亲。

  “咋了,害怕哩,不用怕,哥就是死了也不会害我们,我们哥俩关系好着很哩。”

  “你这死鬼,我怕啥,还不是天冷,怕你冻着,靠靠暖和点。

  母亲在强词夺理,掩饰着对父亲的亲热。

  父亲讪笑着,夜很深,看不清他黑红的脸,我想他很幸福。

  父亲拥着母亲睡了,我朝老屋望着。

  老屋很破旧,建了好几年了,爷爷奶奶住过,大伯住过,现在我们住着,历经了岁月的老屋显的很厚重,像个垂暮的老人,在夜里骨骼作响。

  屋里置着一个八仙桌,桌子旁分放着俩把旧椅子,木制的,漆早以脱落,被轮换来去的臀部蹭的发亮,在夜里有幽幽的光。

  光反射到了眼睛里,我睁大了瞳孔。

  一个白影端坐在八仙桌后面,脸色苍白,梳着久式的发型,宽额头,厚嘴唇。

  是大伯,我差点叫出了声,不是吓的,是欣喜,大伯果真来看我们了。

  我欠了欠身子,赤条精光地从被筒中溜了出来。

  “大伯是你吗?你坐在那边干嘛,过来呀,我答老是念叨你。”

  大伯动了,飘飘忽忽地起身,好轻灵的感觉。朝我走近了点。

鬼故事大全鬼姐姐

鬼故事大全鬼姐姐第三篇-会说话的标本

  1.租界

  百乐门的当家台柱宋小蝉最近老是做同一个噩梦,她梦到一间人皮工广,挂满了人皮:血淋淋的人皮、漂白的人皮、晒干的人皮……

  梦的最后,一个被剥了皮的血人,递给她一封血淋淋的信!更恐怖的是,每次当她醒来后,便会发现手中真的有一封信!

  这天,当宋小蝉再一次从噩梦中惊醒时,赫然发现床边站着两个人!

  “啊啊啊!”宋小蝉放声尖叫。

  卫铎和老肖赶快捂住她的嘴:“嘘,我们不是坏人。”

  好一会儿,宋小蝉才镇静下来,但她依旧不安地道:“你们是谁?你们想干什么?”

  “我们是袁克的朋友,他失踪前几乎天天捧你的场,所以我们想让你帮助我们找到他……”

  “所以就半夜三更私闯我的房间?”宋小蝉冷笑道。

  袁克是宋小蝉的歌迷,几乎天天晚上都到百乐门捧她的场,但是自从上海沦陷后,袁克便失踪了,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宋小蝉夜夜做噩梦。

  “宋小姐,实在对不起,我们只是很想找到我们的朋友。”卫铎诚恳地道,“所以希望你能帮帮忙。”

  宋小蝉疲倦地道:“怎么帮?”

  “不知道你最近发现什么异常的事情没有?”老肖道。

  “最近……”宋小蝉摸着自己的左手腕,颤抖着道,“我最近噩梦不断,而且每次做噩梦后都会收到一封血淋淋的信……”

  宋小蝉将自己的噩梦说了一遍,然后将一封信递给他们:“之前的信我都烧了,这是今天的……”

  一旁的老肖接过信件,纸张很干净、细腻,有一阵隐隐的药香味,不像市面上出售的寻常纸。老肖冲卫铎使了个眼色,利落地打开了信纸。

  信纸上只有一行潦草的字迹:别靠近章洵纸厂。

  “章洵纸厂?是愚园路上的那间造纸厂?”老肖蹙眉,对卫铎道,“我们走。”2纸厂

  许多人并不知道袁克的真实身份。

  袁克来自美国的袁氏家族,同时也是美国军方反生化武器调查小组的成员。

  他在上海沦陷前无故失踪,很可能意味着,他发现了某种危险的生化武器,而这种武器,正要作用于上海之后的国内战场。

  老肖的出现正是因为如此。

  他以司机的身份,潜入租界,与卫铎接头,实际是为了袁克案。

  这一夜的后半夜,老肖和卫铎是在章洵纸厂度过的,这间纸厂看起来非常整洁干净。

  然而,除此之外,一切正常。

  若说不正常,倒是院外有些不正常,纸厂外的大院里,种满了树,密集得有些过分。

  这种密集的程度,让人极度不舒服,树干与树干之间,不过_人之距,树冠更是挤在了一起,丝毫没有留出未来的生长空间。

  “莫非这树是厂里造纸的原料?所以不得不种在院里?”卫铎说着,却连自己都觉着牵强。

  老肖摇了摇头,否定了他的说法。

  “我刚才留意了他们造出来的纸,细腻非常,是需要大量木浆的好纸,可我并没有找到木浆。”卫铎确实比老肖多几分细心。

  “等等,说起纸,”老肖从怀里掏出那封信,“跟这种纸一样不?”

  “对,就是这种!”卫铎猛然点头,说完他突然嗅了嗅四周,道,“你闻,这林子里的味道,像不像信上的香气?”

  “我们刚才在纸厂的仓库里,见过许多成品纸,上面的香气都不如我们手虫的信纸浓烈,你确定么?”老肖却有些质疑。

  “对,所以我刚刚看到那些纸,并未想起这信,但是你瞧,这信纸上还有一种绿色液体的残渍。所以,我觉得,香气并不是来自纸本身,而是来自于残渍,也就是这种树的树汁,”卫铎抬头道,“也就是说,这封信极有可能是在纸厂写成的,只有这个地方同时有纸与树汁。”

  在这座纸厂内,备有笔墨的地方,只有楼上那间办公室。二人迅速回到了那间办公室,这一次搜查,他们对这种药香味保持了极度的敏感,很陕,他们发现,办公室里明明没有树,那味道却比外面还要浓烈。

  卫铎循着香味,一步步走到一面书柜跟前,使劲推了推,却见书柜竟然如同侧滑门一般,被推开了!书柜后露出一个球状的暗室——之所以说是球状,是因为这暗室极小,顶与墙浑然一体,像是在一个球状体的内部。只有地板是平整的。

  老肖沉声道:“这面墙的背后就是厂里造纸用的大型蒸球,只是其中一个被改为了暗室,这样的暗室设置,就是防止精通建筑的人通过计算空间面积来寻找暗室,这不是寻常生意人能想到的。”

  那种香气此时异常强烈。

  “这,不会跟袁克调查的事情有关吧?”卫铎突然抬手捂住了鼻子。

  他们是因为寻找袁克才找到这间纸厂的,而袁克所牵扯的,正是关东军第731防疫给水部队一一那支以毒气和活体实验而臭名昭著的部队。

  老肖瞪了他一眼:“我好像知道这是什么香气了。”说罢,他抢先一步跨人暗室,打开了一个柜子,果然,里面一瓶瓶浅绿色的液体散发出浓烈的味道,上面贴着拉丁文的植物标识。

  “桉树?”卫铎大惊。

  “对,全是蒸馏提取出的桉树油,桉树油有消炎杀菌的功效,我们都在医院接触过,才会潜意识里认为是一种药香。这家纸厂也算精明,桉树提油和木浆造纸一起做,挺会搞剑收。”老肖似乎有些失落,开始四处敲打墙壁。

  整间密室,除了一瓶瓶桉树油,别无他物,线索又断了。

  渐渐地,窗外的鸟鸣响起,拂晓将至。再在这里逗留,就会被纸厂的员工发现了,卫铎和老肖只好离开了。

鬼故事大全鬼姐姐

鬼故事大全鬼姐姐第四篇-小镇追魂

  风呼呼的刮着,庭院的树叶已经落下一地,金秋时节,月光皎洁,树叶顺着风去的方向拼了命的奔跑,越卷越高,冲出了围墙。突然在小镇上停住了脚步。

  小镇的夜市一片繁华,歌舞升平,人来人往,热情的小贩更是提高了嗓子吆喝着叫卖,前来看热闹的百姓摩肩接踵地寸步难行,一些人进了客栈叫了口酒,在那驻足歇脚,而一些人进了茶馆,三五成群聊着天。怡红院的姑娘们也在楼上挥舞着手帕。小镇欢乐着。

  正当人们沉醉在这美好的生活状态中时,忽然,狂风大作,天空乌云密布,将月光逐渐吞噬,犹如一头巨狮对着这个小镇狮吼着。顿时,小镇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房屋被吹垮,各种尖叫声,狗吠声,嘈杂一片,人们拼命的逃跑。

  风更大了,地上的叶子又重新站了起来,形成了一个人型,它行走在路上,就像一个巨人飞快的吞噬着人类,被吞噬的人悬空飘着,这怪物不肯罢休,张开了它的大嘴将这些飘起来的人吞了进去,这时怪物全身冒着血红色的金光,照亮了小镇,一片片的树叶屠杀着这些无辜的百姓,血液贯穿了每片树叶,树叶变得更锋利了,于是疯狂起来。将那只庞大的手伸向了还在奔命的人类,沮丧、失望、无助、绝望……哭泣不成声。

  正当人们处在绝望边缘的时候,一个仙风道骨的道士跑了出来,大声一吼,

  “你这女妖往哪里跑!”

  于是拔出弓箭射向怪物,女妖吓的落荒而逃,留下了一摊落叶。尸体支离破碎,落的满地都是,就在这是,乌云散开了,月亮露了出来,又照亮了小镇,大家都停下了脚步,转身投向了道士,集体给道士跪下了。

  道士别过大家后,便离开了。

  大家开始重建家园!

  此时风停了!男人们将尸体清理干劲,全部用火焚烧,女人们拿了水将路上的血迹擦干净,小孩们依偎在老人的胸怀,不敢抬头看,老人们擦拭着泪水,将纸钱烧给那些不幸的人。

  就这样渡过了一个恐怖的夜晚,第二天大家请来了道士来招魂,给大家分了符,然后,全镇人几乎都不敢出门,小镇萧条了。

  一个月过后,小镇又恢复了以往的生机盎然!

鬼故事大全鬼姐姐

鬼故事大全鬼姐姐第五篇-永隆祀

  永隆祀在城南外二十几公里处,非常非常难找。如果找得到就会发现那祀占地不小,风景也好。本来祀周围住着很多乡民。我曾经也去过那里,四周的乡民都很朴素,也非常热情好客,他们拿最好的请你吃,到头来不但不收钱,反而在你离开之前还一包包的把当地的特产送你,使你会很尴尬。我第一次去的时候就感到很不好意思,但后来跟他们熟识了,聊的话也多了,才知道不必要客气,因为他们向来就是这样的,就好象你上饭店就是去吃饭的,吃完后得付帐还得付小费一样,对他们来说,来了客人就得周到招待。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难得有个客来望望哈里个先阿爹先阿母哉,哈没招待个好没讲过哉,哈阿就更没个客来望叻"(意思就是说这儿难得有客人来拜访他们的祖先,所以一定得招待好,否则就更没人来了)

  那都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了。现在你如果再去,就很难找到任何人了。我具体也不是很清楚,因为自己也是好多年不去了,以后可能也不会去,但听说如今连永隆祀都断墙残砖都找不到了

  很少有人知道那里发生过的事。警署也是一筹莫展,好几宗案子都没有头绪,只好搁在那里。但我们都听乡民说过,所以知道。

  最先是祀里有个老看守人,住了都几十年了。一天晚上,他灭了灯睡觉,睡到半夜听见外面有人在讲话,就一夜也没睡好。第二天一看,外面是个乌水池,根本不可能有人。原来他是睡外间的,窗外就是草坪。但那几天下大雨,屋子漏,他就搬到最里的屋里去睡。所以半夜里迷迷糊糊的,以为还在原来的屋里,所以也没在意。第二天一想,心里有些后怕。天一亮就到邻家说了。有个小伙子说别怕,晚上他陪。

  到了晚上小伙子睡里间,老头睡外间。正好天也不下雨,因此屋顶也没漏。半夜,老头听见有人开门关门走进走出。本来以为是那个小伙子,但后来一听,方向不对,因为那方向根本没有门。于是老头吓坏了,就拼命叫小伙子,但小伙子就是不来。等天亮,老头已经吓的一病不起了,后来没过多久就死了。那小伙子说那晚,他也听见声音,后来听见老头叫他,他开出门。本来他和老头的房间只不过一条走廊的距离,中间也没有其它房间,但那天他一出房间就迷了路,说自己好象走过一个大厅,出了厅就是外面,有一片玉米田。自己在玉米田里迷了路,天亮前才找到路回到祀里,发现老头已经吓瘫了。可是祀里并没有什么大厅,就算是供祖先的正厅也不过是比他们住的房间稍微大一些。另外附近只有王李两家种玉米,但是在祀的东面,根本没有门,而且和祀隔开一个悬崖,要从这山头上绕小路走到那个山头,半天才能到。

  没过多久,变发生了第二件事。因为第一件事没必要报警,所以警方把这第二件事列为第一。

  老看守死后,大家又找了个老太婆看祀。那老太婆长期卧床,她有个孙女照顾着。她们两本来是另一个村里的,相依为命,没有其它亲人,但因为养的几头猪和几头牛都得病死了,付不起房租,所以大家就商量让她们搬到祀里去,一举两得。当然大家都没告诉他们以前发生的事。

  因为有两间房间,所以老太和孙女分开睡。老太有个铜铃,是从牛身上摘下的。每当有事,她就摇铃。有天晚上,她又摇铃,还大声叫道哈有鬼哉哈有鬼哉。她孙女一听立刻想赶到她房里,却也一出房门就进了一个大厅,后来又兜到了外面玉米田里。等她天亮前回到祀里,老太早吓死了。

  当然这事情也没报警。那个女人就一直住了下去。还始还好,但后来她就有些疯疯颠颠了,逢人就说她晚上总听见有人摇铜铃,围着祀周围转。于是大家就说如果你真怕了,就别住了。后来一天大家发现她不见了,但东西却都在。几天后,几个顽童哭着叫大人,原来他们在后山发现她吊死在悬崖边一棵树上。怪就怪在那地方根本就无法上去,大家只好叫警员。因为地方偏僻,警员几十分钟后才到。但到了以后又得叫救火车,用了梯子才能够把死人放下来。但救火车刚到,就又发现了怪事,那女人竟是吊在一根还没筷子粗的树枝上,风一吹,树枝啪的断了,死人也就掉下了悬崖。

  于是他们只能用了绳子放人下去找,结果一开始绳子断了三次,三个消防员都坠了下去。他们没办法,只好从城里调来更好的人员和器材下去救,结果只发现三个消防员的尸体,那个女人却是怎么也找不着。

  警署当时派了很多人调查这案子,但没人能够解释那女人为什么能吊在一跟细树枝上,而且落下后为什么就找不到。另外为什么绳子会断而因此损失了三个消防员。乡里的人把发生的怪事都讲给了他们听,但大家都知道,警员和侦探是不会轻易相信这样的事的,特别是乡下人告诉他们,更是认为无稽之谈。又因为找不到任何线索,此案就不了了之。

  从那以后,祀里就不敢有人住了。我当时去过一次,但给乡民们拦住了,不让进去。我在这方面是宁可信其有的,所以也没坚持进去,在一个姓李的家里住了两天。

  以上就是鬼故事大全鬼姐姐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鬼故事大全鬼姐姐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73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