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的故事5篇

  本文5个故事的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适合讲给女朋友听的鬼故事、一双红色绣花鞋张震讲鬼故事、北京十大恐怖鬼故事、适合给女朋友讲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故事的故事

故事的故事第一篇-往年尘事的红衣女人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也许你不会信。但是,它就是一个真实的,发生在我外公那一代的事情。

  梁斌桀是我外公,他现在已经五十快满六十岁了,这个故事是我家不能说出来的禁忌。

  那一年外公梁斌桀刚刚和我外婆余米结婚不久,人们都知口不提前几个月外公的姐姐梁蓉和她母亲的事情,都有点躲避的感觉。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出生,这个故事是我从母亲那里听得来的,我母亲在和别人聊天时,我偷听到的,那时的我还小,后来逐渐的这个故事在我的脑子里建了根据地,我将它尘封了许多年之久的往事写了出来。

  我外公梁斌桀出生的时候,那天乌云密布,所有人都认为我外公的出生是不祥之兆,但是他们都错了。外公出生的时候,他的母亲现在我也不知道该叫什么了,总之很遥远,连名字都不知道,她那个时候,就在老家黑压压的屋檐下,生下外公,他姐姐梁蓉当时还小,才4岁,就开始帮家里忙东忙西。特别是她母亲坐月子的时候。

  年复一年,梁蓉母亲总说那句话,用我妈的语气来说“还是儿子好呀。”那个时候,梁蓉就离开家,好长时间都没有回来,谁都不知道她去了那里。她就在那个树林走啊走,其实她的离开并非没有征兆的,我妈说她才几岁的时候就被她母亲使唤来使唤去,而且她母亲又懒,村子里面出了名的懒人,梁蓉就成了发泄的对象,而我外公就像个蜜罐孩子,就没有做过什么活儿,但是他很想帮她姐姐,暗地里帮梁蓉干活,他母亲发现后还痛打了梁蓉一顿,明明不管她什么事情。那时候,满身红红的印子在村里人的眼里早就是平常事了,梁蓉的父亲也说不上什么话,他极其宠爱梁蓉母亲,溺爱,是的,是溺爱。

  没多久,梁蓉被村子里的人抓了回来,还有一个男人,那时候梁蓉差不多14岁左右,正好是我这个年纪,这个男人却已经21,也算是个帅气的男人。那年,梁蓉母亲将梁蓉狠狠的打了一顿。

  第二天,梁蓉就自杀了,在我们老家的横梁上,长长的舌头吐着白沫,还有睁大翻白的双眼,很是恐怖,而且穿的红衣服黑裤子,村里人都说这个不吉利,死不瞑目,家里要遭劫数。

  但是几年过去了,村子里的谣言也少了。只有梁蓉的母亲,每天都独自念叨着什么,半夜三更的在以前梁蓉上吊的地方或者是梁蓉去的树林里念叨,至于念叨什么人们都不知道。有人说是鬼附身,又有人说是她愧疚。反正村子里的人就把她当精神病看待了。

  只是每到梁蓉祭日的时候,她母亲就喜欢穿红色衣服,黑色裤子,这个是梁蓉喜欢的打扮,还有喜欢在树林走啊走啊,和唱歌。村子里的人先没多在意,有个人老人回家的时候,看见梁蓉母亲就在树林走啊走啊,还以为看到了梁蓉吓个半死,然后跑到村子里大吼大叫,人们都出来梁家看热闹,就看到,梁蓉母亲用床单挂在房梁上,先还不知道要干什么。就看到她准备吊上去,几个壮年人就马上跑过去将梁蓉母亲绑在板凳上,梁蓉母亲还在发狂,要乱咬人。几个壮年人去叫了隔壁村的道士来看看。

  道士说这房子死过人,阴气重。然后贴了几道符在门口窗上。说来也怪,梁蓉母亲的疯病就好了,她发疯的时候发生什么也不知道了。日子过得蛮好的,梁斌桀就我外公,还通过那个道士介绍认识了我外婆,两个人一拍即合,我外婆当时也是村子里的一朵花儿,外公也长得不错,身高也高,家里条件也不错,都门当户对的。

  她们试着交往了几个月,就说下周结婚。这下村子里可热闹了,量的量红布,挂的挂灯笼,外婆和外公一起在门上贴起对联啊,什么的。那些尘封多年的符也丢了。

  半夜三更的,外公起床就看到母亲又将那件红色衣服,黑色裤子穿起来,当时这个面料也算好的了,外公因为母亲在试衣服也没有多在意,毕竟他的大婚他母亲还是多在意的。

  第二天就大婚了,但是看到的确实外公母亲上吊自杀的模样,村子里都说,该躲的躲不过啊,大婚变成了大悲。外公整夜都是不吃不喝的,外婆就陪着他不吃不喝,那天夜里,是梁蓉的祭日,就是他母亲死后第5天,灵堂都还没有拆。外婆和外公在院子里喝酒,外婆就这么陪着他。外公不知道是自己喝醉了还是什么的,他晃晃悠悠的看见家里的房梁上,有个穿红色衣服的女人盯着他笑,一看,是梁蓉,这微笑就像是祝福外公大婚和她终于报仇一样。外公叫外婆来看,外婆只看到一个红色的影子闪过,那天夜里他们都确信自己看到了什么,但村子里的人都劝说是他们太伤心了。没办法,结婚推到了几个月后,又请了道士来家里贴符,道士说冤魂都走了,不用了。把婚结好,冲冲喜气。

  后来一直在城市里长大的我真的很想回家乡去看看,说是想看看家乡,其实就是想去看看那个我妈说的话。后来我到家乡,的的确确有着高高的房梁,我似乎看到了一个女人的微笑,但那女人还在并不是真的,应该是我自己虚构的,因为我本来就很孤僻,也很神经,所以我才会去看心理医生。但是你不必担心,这个故事里人名是虚构的,但故事7、8成是真的。

故事的故事

故事的故事第二篇-猎物

  周延昏昏沉沉的从柔软的床上坐起,他的头一阵眩晕,周围的一切都在摇晃。他从未把自己喝成这样过,也许是昨晚太过兴奋了。他身边趴着一个赤裸的女人,粘着血的乱发荆棘一样裹着她的脸,断了小指的左手搭在床边。周延怎么也想不起她的名字,不过没关系,她已经死了。

  晨光下,房间里死静,周延点燃了一根香烟,他看着自己吐出的淡蓝色烟雾冷笑起来。这是他第七个猎物,周延是在一间酒吧发现她的,当时,她在舞池的边缘,在黑压压的人群之外,丰满的身材格外的引起了周延的注意,鬼魅的舞步,销魂的眼神,更是让他欲罢不能。他靠了过去,对方热情似火,感觉更像是她在勾引他。

  周延不止一次这样轻易的捕获猎物了,他是一个年轻有为的企业家,在这座城市有着无尽的金钱和权利,光是英俊的外表就足以吸引任何一个女人。他很兴奋,因为这个性感的女人将让自己的欲望进入一个新的阶段,他把她带到自己的家里调情、饮酒、最后在她欲仙欲死的时候用自己特制的钢丝勒住了她脖子。挣扎很简短,很快她在周延怀里变成了一具冰冷美艳的尸体。

  接下来是周延最为享受的过程,他从柜子里拿出一个金属箱子,里面装满了纯银的手术工具;每一次,他都会收藏猎物身上的一块骨头,再用手术刀细致地剃掉上面的血肉,把余下的骨头冲洗,打磨光滑,装进纯金的箱子里,存放在家里的一间密室中。

  他把它们码在密室的中央,像是一个金字塔,每次看见这些“藏品”他都会兴奋不已。

  这次,他收藏了猎物左手的中指指骨。一切结束后,尸体成了一堆腐肉,周延狠狠地把她推开,尸体左手一甩断指处的血在空中形成一个弧线,溅的到处都是。

  房间里充斥着血和烟混杂的异味,周延掐灭了烟,毫不忌惮地起身推开窗子,一股清新的空气泉水般涌入了进来。这里是城市边缘属于他的私人住宅,没有准许一般不会有人来,除了一个给自己打扫的女工。那是一个漂亮的女人,是周延亲自挑选的,她也很蠢,从不多问周延处理不当遗留在床单上的点滴血迹,也许对那个她有自己的理解。

  周延看了看时间,是时候处理尸体了。他有专门的车,车厢可以冷藏,里面有很多可以装尸的黑色塑胶袋,他花了不少心思在这件事上,他觉得刺激,从他登上富翁榜的那天起,其余的事都不能让他如此兴奋了。

  “藏品”越多,做的越隐秘,他就越是有成就感。

  天色微亮,周延到车库准备取车运尸,他要和以往一样在女工来之前冷藏尸体,之后再想办法处理。每次处理的方式都会不同,他也乐此不疲地翻新花样。

  突然!一个人从背后按住了他,那个人异常高大像一个摔跤手,他肘部死死压着周延的背把他按在了门上。那人掏出一把尖刀,用刀尖顶住周延的腰呵斥道:“老实点,别动!”。这个人留着大胡子,声音洪亮,额头上纹着几只苍蝇。

  “你……你想干什么……”周延心慌意乱,顿时失去了沉着。

  “王八蛋,玲玲呢?!”

  “玲玲?——”无数想法闪过,周延似乎明白了什么,“你是说从酒吧跟我回来的那个女人?”

  “少装蒜,就是她。你是不是把她睡了,这笔账怎么算!”

  大胡子十分狂躁,刀尖都已经刺进了周延腰间的皮肉,无奈之下,周延只好让他先进去再说。周延的房子装修豪华、宽敞明亮、只是隐约从卧室方向不时传来阵阵阴森的血腥。大胡子叫了两声,女人没有回答。他急了想进去找人,周延忙挣扎一下说:“她喝醉了还没醒。”

  “废物!”大胡子把周延推到在沙发上说,“你把她上了?”

  “你是她什么人?”周延反问他,心中焦急地思索着对策。

  “那是我女人,你上了她,你说怎么办?”大胡子突然冷静了,语气变成了一个商人。

故事的故事

故事的故事第三篇-阴间手

  莲桦今年刚刚念完高二上学期,因为家庭原因以及生活费不得不放弃学业而提早进去社会打工养家了。

  但是今年已经19岁了,比同级同学大了不少,但是从外边看不出来,皮肤可以说如雪似白,脸上的几颗痣可以说清晰可见,看起来相当年轻,身材瘦弱,脸颊颧骨较高,犹如当年火爆的电视剧僵尸道长中的人物,虽然瘦弱但动作敏捷,行动迅速,体力令人佩服,长期占据长跑比赛的冠军,唯一可惜的是从出生起左手拇指食指中指,这三个邻居从居住起就有了不同的背景,拇指红色,食指幽蓝,中指洁白无暇但指甲一直是红色的,都在手背上,异常显眼恐怖,不记得什么时候起就用化妆粉底遮瑕跟指甲油遮盖,虽然经常跟同学来往玩耍但却从没发现,非常特别的一个人。

  莲桦相继面试了5  6份工作,但一一被拒绝,不知道什么原因,垂头丧气的他唯有找家父家母帮忙,但都毫无结果,在这个学历量产的时代,而且父母都以开小食档口为生,就连基本的人脉可以说只有小学的红领巾了,更可怜的是有一天父母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相继被警察捉走,后来得知因为地下加工厂的油炸食品-猪肉片,当牛肉片卖,而且因为卫生问题被50来个小学生打电话告发,判了监禁3年,而且赔偿了不少钱,真是可怜,莲桦因为到了可以自己谋生的年龄,留下的只有家里一堆破了破旧了旧的没有贴牌的电器,还有这个月要交的800多的房租,无力承担而变卖所有电器,勉强抵消租房违约金,被逼赶出来,把父母家衣服带到监狱后,把自己的需要品就到外寻找工作。

  幸运的是在a市找到了一份管吃住的活—清洁工,每个月工资只有最低保1200元,想着可以出去学点什么东西,再作下一步。

  这活挺轻松,挺悠的,平时除了日晒雨淋外,没有什么大问题,而且年龄小,前辈们格外照顾。

  明天是某领导来视察了,要特别注意卫生,做到跟平时一样好,所以要加班了,到晚上9点多主管还没有指令解散,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只剩下一个人,手机也没电,唯有回家,为了省下两块钱而选择步行回家,体力透支的拖着越来越沉重的扫把一步一步走回家,认得路,因为很熟悉这里,基本上扫遍每一个角落,就连有多少个垃圾桶也一清二楚,但是今晚发现一个也看不到。

  而且走了许久,或者太累感觉过了很长时间,依旧没有找到熟悉路灯。肚子发出咕咕声,刚好路边有个卖吃的老东西,不知道是男是女,大热天戴着雷锋那种军帽,身穿不知道多厚的棉袄,身体真差,也就27  28摄氏度吧,普通眼就觉得是身体很差的老人,但走过去笑容还挺亲切的,就像见到自己儿子,开心的露出缺少几颗牙齿的嘴巴,吓个半死了。

  一看,卖的是饭,还有鸡腿,黄皮的,价格不贵,可能算便宜了,可能看扫地的份上嘛,才收3块钱,不知道是大发慈悲还是变质的,便宜得令人诧异,饥肠辘辘的莲桦不顾就坐下吃了,吃得太急,一身汉,留下的汗滴令粉底退出,老人看见这小伙子吃得香的样子,咯咯咯地笑了出来。

  等吃完后,四周环顾发现吃客早已散去,连老人也可能去附近的公园打水洗刷清洁推车炊具了,莲桦留下5元后离开,因为没散钱,算起来还亏了一趟公交车费,心中默念“你妈妈的,亏大发了”,走了几步,背后一阵阴风,一只满是皱纹的手搭在肩膀后,递了5元给莲桦说"请你吃,慢走,自己人"  莲桦心里想这老人挺不错的,声音沙哑,无法辨别是男的还是女的。

  最后那几个字是“自己人”?,没有考虑太多莲桦就回家了,有饭有肉,体力恢复了一部分,但一天工作的疲劳感,但不能用一顿饭弥补的,得回家睡个觉。

  有体力回家的路程感觉短了许多,直接进入宿舍后,还新装了空调,凉飕飕的,不久就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被摇醒,是几个穿着不知道什么部门制服的男人,满脸横肉,凶神恶煞说:“赶紧跟过来!"  虽然是早上,但是阳光不太刺眼,挺柔和的,应该是还有收拾手尾,莲桦连考虑都没有就跟着走了………

故事的故事

故事的故事第四篇-你来陪我好不好?

  你来陪 我好不好?!

  “沙沙”墙那边传来笔尖磨檫墙面的 声音,在这寂夜里,显得十分突兀, 小李停下正在写作的笔,仔细聆听, 像是被人摆弄的琴弦,他想。

  沙沙的声音突然重了些,仿佛在用 刻刀在墙面用力划过,小李开玩笑似 的也用笔向墙重重地划了几下,那边 突然没了声响。

  他一边静等着对方的回音,一边无 聊地把玩着手中的钢笔,再也没有写 作的念头,心中的琴弦像一圈圈涟漪 得荡漾开,他想起今天早上刚搬到隔

  壁的她,一身红衣的她,就那样走进 了他的眼里,使人惊艳,他主动上前 与她打招呼,并帮她把行李提了上去 ,没想到她竟住在他的隔壁,想到这

  ,小李眼角的笑意更深了。

  看着旁边洁白无瑕的墙面,他不重 不轻的在墙面上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哪怕她看不见,这一次,那边很快的 有了动静,像是模仿他的声音,也划

  出了不轻不重的声音,他又一次划了 下去,那边也又一次回应,一次又一 次,渐渐的生了默契……

  第二天一大早,小李出门,刚遇见 同样出门的她,两人相视一笑,并排 走去,渐渐的,他们逐渐熟悉了起来 ,小李知道了她美丽的名字——小雪

  ,两个人像是秘密约定般,对晚上的 事一字不提,只不过他们还会在不停 地交流。

  这天晚上,小雪又来划了,他根据 小雪划的位置和声音的强弱知道了她 的意思

  你来陪我好不好?

  好。

  小李毫不犹豫地写下,那边突然没 了声响。他有些不安,于是向小雪家 中去。小雪像是很诧异的给他开了门 。小李以为小雪在和他开玩笑,他也

  便开玩笑地把故事的首位讲了出来, 讲着讲着二人都愣了,小李所处的这 个小区楼属于那种“凹”式的,根本不 可能听到划墙声,除非,那个人会飞 ,

  小李感到后背冒出一阵冷汗……不 可能,那么这几天晚上与他交谈的是 …… 他不敢深想,回了家,躺在了 他从不睡的沙发,一夜无眠,痴痴的

  握紧手中的钢笔。

  小李就像人间蒸发的一样,再也没 了踪迹。

  几年后,小李所住的楼拆迁,拆迁 人员在一个三楼的墙里发现了二具尸 体,一男一女,男的手握一支钢笔, 女的食指骨节摩损严重……

  你来陪我好不好?

故事的故事

故事的故事第五篇-工地

  在闲着的时候和许多人都说过自己的学校,最后大家的学校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建在坟地上,至于为什么,大家的说法各不相同,有的说是那里地便宜;有的说是坟地阴气太重,学校人多,阳气旺盛,可镇压;还有的说坟地下面都是棺材,学校建在这里定出人才。总之,众说纷纭,也无法考证其真假。我虽然是个学生,但却参与了我们新学校的整个建设过程。因为父亲是承包商,暑假的时候我就来帮父亲的忙。因为要赶进度,所以父亲要求大家倒班连续干,但此时却出事了。

  学校的选址自然也是一块坟地,听老人们说,这以前也是一个战场,八路军曾在此处消灭日本鬼子三千余人,战斗结束后到处都是日本人的尸体,打扫完战场后,挖了一个深坑就地掩埋了。以后村里有人死了便都埋在这里,时间长了,这里便成了公共的坟地,在埋人的时候有个说法,不要埋的太深,这样就压在那些小日本的上面,想翻身永远不可能了。在开工之前父亲找了几个风水先生,都认为这是一块大凶之地,不宜建校,但有一转机,今后的学生当中如有龙凤,可保无虞,学校就在一片争议当中动工了。

  奠基结束后,很快便开工了,之前各家有主的坟都给了补助迁走了,一些无主的就地平了。此时工地正是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挖地基的时候挖出不少骨头和棺材,都被移到别处另外安葬了。但随着工程的进展,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夜晚正当人们在施工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十分整齐的脚步声,那是皮靴一起落地的声音,由远到近,还有口号,但听不懂喊的是什么。人们都楞住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大,甚至盖住了机器的轰鸣声,渐渐的,那声音,那口号仿佛就在自己耳边一样,有人开始受不了了,把耳朵用手堵上,可无济于事,那声音直冲心里。正当人们无法承受的时候,那声音渐渐的远了,越来越远直至消失不见了,听见的只有机器的轰鸣声。第二天,便有几个人请病假了。一连几天晚上都是这种情况,病的人也越来越多,人们在也不愿在晚上干活了,眼看工期不够了,父亲也急得病倒了。

  工地上发生的事很快在附近传开了,有的说那是天上的天兵在操练,有人反驳说天兵都在天上,那是阴间的鬼兵。村里的几个老人找到父亲说:“那是小日本的魂,他们,他们出来了。”父亲听后很是震惊,待病好一点就找了几个大师看了一下,对于这种情况大师们都束手无策。不管老人们说的对不对,原本就断断续续的工程彻底停了下来,出于恐惧,白天也没有人干活了,父亲也急得住进了医院。

  父亲住院的消息也传了出去,来了很多父亲的老朋友,这让父亲的心情好了不少,病也看者有好转。这天来了一个当兵的,看军衔是个连长,父亲让我管他叫李叔,父亲和他是战友,两个人见面之后紧紧的抱在了一起,父亲和李叔都哭了。许久之后,两个人开始有说有笑的互打起来,老战友多年不见了,我现在仍然记得父亲和李叔互称对方兄弟的情景,那时眼睛不由得有些湿润。父亲将这里的情况和李叔说了,看李叔在那沉思了一会说:“放心吧,都交给我了。”由于见到了李叔,父亲感觉自己的病没什么了,第二天就出院了,回到家看李叔打了个电话然后对父亲说:“明天我把事给你办了。”

  第二天白天父亲带着李叔去看了几个老战友,傍晚的时候才回来,回来后李叔对我说:“小子,要不要一起去?”

  “好啊。”我便坐上李叔的车一起去了工地。来到工地,只有风吹落叶的声音,谁又能想到前几天那热火朝天的景象,天渐渐的黑了下来。

  一个小时之后,不远处有卡车的声音,我从李叔的车上像外望去,只见几辆卡车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一个个士兵,全副武装,十分威武。士兵全部下来之后有两个人开始整队,之后朝这边跑了过来。两个人跑到李叔车前,这时我们也都下了车,那两个人朝李叔敬了礼:“报告连长同志,一连奉命集合完毕。”“连长同志,二连集合完毕。”

  “好,替我谢谢你们黄连长,完事后我请他喝酒。”李叔朝着其中一个人说。

  “叫弟兄们原地休息。”李叔下命令道。

  “是。”说完,两个人便跑开了。

  天完全黑了下来,父亲叫人把工地里的灯都打开了,增添了不少光亮。风在呼呼的吹着,越来越大,仿佛要把这一切都吹跑似的。突然,点点蓝光从地面升起,在风中飘摆不定,我和父亲都吓了一跳,李叔却十分的镇定,笑着对我说:“怎么,小子,害怕了,这是磷燃烧,也就是鬼火,是自然现象,没什么可怕的。”

  “哦。”  听了李叔讲的,脸上显得平静了一些,可心还是砰砰跳个不停。鬼火,只听过没见过。接下来,李叔带着他的士兵做了些热身运动,又将两个连队以排为单位布置好了位置。走过来对我的父亲说:“等着看好戏吧。”风渐渐的停了,工地里安静的很,唯一听到的只有战士们的呼吸声。

  以上就是故事的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故事的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60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