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上的故事5篇

  本文5个公交车上的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红色舞蹈鞋的鬼故事、狗头侦探的鬼故事、吓女朋友鬼故事、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公交车上的故事

公交车上的故事第一篇-妻子的艳照

  方刚和虞霞是大学的同学,两人毕业以后分别在本市找了工作,并且结婚了,两人在学校里面是模范情侣,结婚以后是模范夫妻,两人过的有滋有味,相互关爱,特别幸福。

  但是最近的同学会让虞霞的心里有了很大的落差,以前比自己成绩差,比不上自己的人,都嫁给了有钱人,那些还没有自己漂亮的人,甚至嫁给了比方刚要好的多的男人。难道自己命该如此,自己没有这个福气吗?

  方刚看见虞霞不开心,就知道虞霞心里不平衡了,想着自己只有一套房子,车子都还没有,别人可是开车宝马奔驰来的,驾照考了好多年了,一直没有买车,都没有机会开车。

  “方刚,我们也买一辆车吧!”虞霞说道。

  “但是一辆车也比较贵,再说一月还要3000块钱来养着呢,停车也难,还老贵,油费更贵,咱们还是过一段时间再说的吧!”方刚说的实话,

  他们现在的经济条件,还是不适合买车。

  虞霞嘟起嘴,心里很不痛快,以前觉得方刚有本事,但是方刚就是赚不到钱,不能让自己过上好的生活,看着别的女人不但不用上班,生活过得比自己好得多。虞霞一脸悲愤的样子望着方刚,方刚说道:“老婆,不是我说你啊,咱们不羡慕别人的生活,咱们把自己的生活过好了,就是了!”虞霞嘟起嘴:“你真是没用,还这样说,你是想气死我啊!”方刚没有搭理虞霞,这时候,方刚也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那次以后,虞霞回家的时间就越来越晚了,每次都说自己在开会,自己在加班。方刚看着虞霞也开始戴着名贵的饰品,穿着漂亮的衣服,越来越漂亮了,越来越时尚了。这些行头可不便宜,方刚心里咯噔一下,可能虞霞已经给自己带了绿帽子了。

  方刚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妻子居然会背叛自己,心里十分的痛苦,方刚发誓一定要将这件事弄清楚。

  方刚开始跟踪虞霞,

  虞霞打电话说几天又会在公司加班,晚上晚点回去。方刚悄悄的摸到虞霞的办公室外面,这层楼已经没有人了,静悄悄的。自己的老婆虞霞探出一个头来,左右看看,没有人,然后准备关公司的门,虞霞后面是她的老板陈宇,陈宇从后面抱住虞霞,脑袋埋在虞霞的脖子处,方刚捏紧着拳头,没有去揭穿他们,那门砰的一声关闭了,方刚的心也碎了。

  方刚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的,感觉自己像是被抽空了一样,他躺在船上,但是没有睡觉,他一直在想,虞霞怎么会这样对自己,紧紧是因为自己没钱,不能让她过上好的生活吗?那么自己一定要赚钱,就在虞霞身上将这些钱跟耻辱赚回来!

  深夜的时候,虞霞终于回来了。方刚给虞霞到了一杯水,虞霞看都没看方刚一眼便喝掉了水,谁了一句我累了,就睡了。

  方刚怒火中烧,等虞霞睡着以后,方刚将虞霞的手机掏出来,破解了她的密码,里面有不少虞霞跟陈宇在一起的照片,都是不堪入目的下流照片。方刚恨得牙痒痒,恨不得将两人咬死,撕碎。

  带着照片,方刚找到了陈宇,跟陈宇要50万的封口费,不然自己就将照片传出去,让他们一辈子不能见人,并且第一个要传的就是陈宇的老婆。陈宇虽然非常的气愤,但是脸上还是装作一副认栽的样子,愿意拿钱了事。但是称自己没有这么多的现金,要给他以前时间,晚上的时候将请安送到方刚的家里,并且将这件事跟虞霞说清楚,两人以后就不来往了,让虞霞离开自己的工资。方刚听陈宇这样说,觉得心里更痛快了。

  晚上,陈宇就真的来了,还带了一瓶酒,说是为了给方刚赔罪的。方刚接受了,虞霞还不知道自己的事情被知道了,看见陈宇来了,居然还能镇定的说:“陈总,你怎么来了,真是稀客啊!”方刚冷哼一声,“还是稀客,我看你们两人就是熟客!”虞霞知道方刚的语气不对,知道自己的事情被放刚知道了,不过方刚没有本事,虞霞也不怕他离婚。

  “既然你都知道了,我也不隐瞒了,我是跟陈宇好上了,他比你强百倍,你要是接受不了,我们现在就离婚,我什么都不要!”虞霞想自己有了陈宇还要这些破烂做什么。

  方刚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些话是从自己以前深爱的妻子虞霞的嘴里说出来的话吗?虞霞以前从来不嫌弃自己有多穷,现在也沦为了金钱的奴隶,真是太悲哀了。

  陈宇却说:“你要的五十万,我已经准备好了,照片可以还给我了吧,我希望你可以说话算话,以后不再拿这事来说是。”他转过头对虞霞说:“我有妻子孩子,跟你就只是玩玩而已。别太当真了,啊!明天你就不用来上班了!”虞霞瞪大了眼睛,不相信陈宇会这样对自己,她疯狂的冲上去厮打着陈宇,陈宇一巴掌将她打倒在地。

  陈宇倒了三杯酒,将一杯灌进虞霞的肚子里,另一杯跟方刚碰杯后,方刚一饮而尽,拿着陈宇的钱,陈宇拿着那只手机,离开了。

  过了一会,方刚和虞霞都觉得自己的内脏像是火再烧一样,疼痛异常,里面有液体要出来,方刚吐一口居然是血,酒里有毒!方刚和虞霞死不瞑目。

  陈宇又回来了,他清理了自己的脚印指纹,将他们做的像是殉情的样子。他想拿回自己的五十万,自己辛苦赚来的钱,怎么会轻易的就给别人呢?

  陈宇拿了一下,没有拿动,方刚的手死死的扣住箱子,这人死了,还放不下这箱钱,真是死有余辜。突然方刚动了一下,陈宇以为自己眼花了,靠近方刚使劲的看,方刚以后鲜血喷在陈宇的脸上。“呵呵,我死了,也要你作陪!”方刚笑道,一手掐住陈宇的脖子,陈宇的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这方刚的血像是有腐蚀性一样。

  陈宇拼命的挣扎,但是方刚的力气大的出奇,他怎么也挣不开。这时候,躺在一边的虞霞也爬起来,面容分扭曲的对着陈宇笑了,然后一口吻住陈宇的嘴,将自己的血喂进陈宇的肚子里,然后看着陈宇在地上绝望的挣扎着,直到死为止。

公交车上的故事

公交车上的故事第二篇-欠鬼债还人命

  深夜里,狂躁的北风拼命的刮着。

  火车站外排队等候旅客的出租车和白天相比,明显减少了许多。

  几个五大三粗的新手司机聚集在一起。正在兴致勃勃的玩斗地主。

  “哈,哈,快给钱,给钱,每人一百二十五!”胖三兴奋的说到。

  “哎,胖三呀,胖三,你不能叫胖三,你应该叫赌神!”五陆子恨恨的看着他咬着牙说到。

  “还赌神!他肥的跟猪似的,应该叫他猪神,对,就叫他猪神,这个名儿,最适合他了!”满不情愿的掏出一百二十五递给他。

  “不打了,不打了,你们才是猪神,我不是”这猪神一边说着就一边退到了车旁边。

  “加起来,一共赢了二百五,”猪神拿出手机算了算,叹了一口气说到,“二百五,我可不是二百五,我是五百!”

  火车站的时英大钟,发出了嘀,嘀,嘀的整点响声,现在已经是零晨三点钟了。

  这猪神看了看,火车时刻表,最多再多等一刻钟就又能拉趟生意。

  猪神一想到要接生意就立刻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掏出一支烟,咔,咔,咔的点烟,只可惜这狂燥的北风是越刮越凶狠,他用手把小火护住起来他破口大骂道:操,这讨厌的北方,吹啥嘛吹,吹的我的火都熄了。

  这火机太不给力了,靠,一边骂着,就一边转身朝后面的超市走去另买一只火机。

  “大哥,借个火”有个帅小伙叫住了他。

  猪神看了看他,顺手就把自个的火机递了上去,啪,啪,啪,小火机冒着火花,这帅小伙三下就把烟点着了。

  这把猪神看的,口水花子都差点掉下来。跟着帅小伙简直没法比。突然间感觉叫他猪神都委屈他了,应该叫他神猪,他上辈子呀,一定是一只蠢猪,而且蠢的连火都点不着!

  “小伙,你大半夜不回家,在车站外瞎转转悠啥呢?”神猪好奇的问到。

  这帅小伙不屑的低头看了他一眼,因为这神猪身高只有一米六,胖到低下头都看不到自己的脚,更别说自己的小鸟了,帅小伙吸了一口烟豪无表情的说到:“我有名字,四个字的,你记好了,我叫‘清晨无人’,以后若有缘再见面就请叫我清晨”。

  清晨看着车站的时英钟继续说到:“我来这儿,自然是有我的事了,谢谢你借我的火机,一会还得麻烦师傅把我和学妹拉到滨江大道那边。”

  神猪咋吧咋吧眼看着眼前这帅哥,哦,不,是清晨,心里不乐意的想着:“啥,玩意,滨江大道,那地儿没有住家户呀,只有小吃街啥的,再说,都这个点了,该关门的也都关门了呀!”

  黑夜里的火车站外,忙碌的除了司机自然就是旅客,只是三更半夜很少看到来接站的人。“我猜这清晨一定是来接黑夜的,不然他怎么叫清晨呢,哈哈。神猪正自信的想着。

  “叮咚叮,……”到了,到了,她到了,清晨肯定的眼神看像火车站出口。

  “走吧,师傅”我们要去滨江大道。

  神猪看着清晨,再看看他,傻呼呼的问到:“你要等的人在哪呢?”

  清晨打开车门,坐到了后排最里面的一个位置,手好像挽着一个女人的腰身淡淡的说到:“你别管了,你只要去那就行了!”

  这头神猪,傻呼呼的也没再问,他心里不乐意的想着:“反正只要给钱就行,管他那多干啥。”油门一踩,方向盘一打,车开了。

  走到岔路口,一个司机看到他对他大声的喊到:“神猪,大半晚的,你不拉客,一个人上哪去呀?”

  神猪朝他怒吼到:“喂,大半夜的,我胆小,别吓我啊!”

  神猪清了清声音,和气的对清晨说道:“对了,清晨帅哥,你到哪下呀?”

  “滨江大道!”清晨冰冷的说到。

  据说,这滨江大道在没有被开发出来之前,是一片无人问津的荒地,这有一个工人叫骨头,当时他挖出了一只鞋,这只鞋子上镶嵌着一粒珠,当时,所有的人都传他要发了,这是一颗无价的夜明珠。

  神猪高兴的说到:“到了,下车吧。一共二百五。”又是二百五,莫非我就是二百五?!神猪自嘲一句。

  给你钱,清晨给了钱,潇洒的转身,消失在黑夜里。

公交车上的故事

公交车上的故事第三篇-美人血

  你想变得漂亮吗?听说有一个美丽秘方,只要把美人的血涂在脸上,使用者就能变美,你想尝试一下吗?但,这秘方可信吗?

  夜已深,汪伊坐在梳妆台前对着镜子看,镜子里的那张脸相貌平凡,如果被扔进人堆里,很难找出来,她叹了口气,说:“如果我能变得跟妹妹汪蓉一样漂亮就好。”

  汪伊和汪蓉是汪家两姐妹,汪家家境富裕,两女孩从小娇生惯养,一直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只不过汪伊性格泼辣容貌一般,很少有人喜欢她,而汪蓉性格温顺且漂亮,很受人喜欢,两姐妹的差别让外人觉得她俩不是一个娘生的,汪伊心里也十分不平衡,为啥美的偏偏不是她,虽然平日里汪伊表面不露色,实则她心里十分嫉妒汪蓉,尤其是她的美色。

  “用美人的血涂在自己脸上,真的能变美吗?”

  不知何时,她的心里有了这样一个想法。

  汪伊对着镜子抚摸着脸庞,她心里的想法越来越疯狂。

  一阵倦意袭来,汪伊趴在梳妆台上睡着了,她做了一个梦,梦里的她拿着一把刀,杀了美丽的妹妹汪蓉,用她的血涂在脸上,慢慢的,她的脸出现了奇迹般的变化,那就是她真的变美了。

  汪蓉是笑着醒过来的,当她明白那只是一个对于她来说的美梦时,她的心情大大跌落。

  美丽的外表真的那样重要吗?汪伊对追求变美颜的欲望更加强烈了。

  汪伊认为,她所喜欢的男人不喜欢她而是喜欢上汪蓉,就是因为汪蓉的美貌,所以她暗暗下定决心,要照着传说中的美丽秘方去做,让自己变美,还怕会抢不回男人的心。

  那天晚上月光很淡,时不时的有风在院子里刮起,汪家的人都睡下了,只有一个人还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她就是汪伊,想着白天汪蓉和那个俊男人在花园里嬉戏的恩爱画面,汪伊心里就像是打翻了一瓶醋那般难受。

  “只要我涂了美人血,我就会变美,他就会爱我,大家都会喜欢我。”

  汪伊眼睛闪过一丝凶光,她从床上起来,在柜子里翻出一把泛着寒光的刀,蹑手蹑脚的推开门走出去,直径往对面的房间走过去。

  此时的汪蓉睡得很香,她美丽的脸上挂着笑容,嘴里喊着俊郎的名字,丝毫不知姐姐汪蓉手持利刀轻轻推开门走进去。

  “姐姐。”

  当汪蓉在那股冷冷的气息中惊醒过来时,她看到汪伊脸上露出一抹邪恶的笑容正对着她,汪蓉在弄不明白的状况下,汪伊一把捂住了她的嘴,接着用刀刺进她的脖颈,看着那泊泊而出了血液,汪伊满意的笑了。

  汪蓉的死就像是这个寂静的夜一样无声无息,因为疼痛和恐惧让她临死前一刻的面孔变得扭曲,失去了往日美丽的样子。

  处理好尸体,汪伊回到房间,把美人血涂在脸上,心情忐忑的睡下去,让她不安的不是因为她杀了人,而是这美人血真的会有传说中的效果么。

  恍恍惚惚一觉到天亮,这期间,她觉得脸上痒痒的,好像脸上的鲜血不停的渗透皮肤,等她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就看镜子。

  果真,和她做过的梦一样,此刻的汪伊变成了汪蓉倾国倾城的容貌,没有人知道,汪伊涂抹美人血变成了汪蓉的相貌。

  而所有人都以为,汪伊莫名其妙的失踪了,怎么找也找不到她。

  拥有美丽容貌的汪伊,原本以为她能让所有人喜欢她,甚至代替妹妹讨得俊郎欢心,谁知所有人对她的态度都很冷淡,包括俊郎。

  她曾经常看到,汪蓉和俊郎相爱的情景,可现在俊郎对她的态度十分冷漠,就像是发现了她不是真的汪蓉一样。

  “你变了,变得跟你姐姐一样泼辣不讲理,我喜欢的是那个单纯善良的汪蓉。”

  俊郎说完话后决然离开了,而汪伊也在这种时候明白了什么,原来俊郎对汪蓉的爱,不仅仅是因为她美丽。

  汪伊突然觉得一张脸奇痒无比,她跑回汪蓉的屋子对着镜子用力的抓脸,一不小心,她的脸皮被指甲抓下了一大片,那种奇痒的感觉让她停不下手,越抓越狂,脸皮被抓下的更多,一张美脸顿时鲜血淋漓。

  对着镜子,她看到身后站着一个人,仔细一看,那人正是被她杀死的汪蓉,一股寒意冷透汪蓉的身体……

  这个故事告诫我们,心善则美,用美人血涂脸就会变美的这个秘方在此作废。

  终

公交车上的故事

公交车上的故事第四篇-可怕的算命

  想必大家对算命的一点都不陌生,他们总是带着个墨镜,所以一般分不出来,有些是骗子,但有些可是有本事的人,他们不像道士之类的他们只回答问题,而且不能回答过界,如果过界可不是破财那么简单,轻则短命,重则丧命,下面是正文:

  我还记得老人们流传出的故事:大约十几年前有个小伙子无所事事。干什么都不行。以前村子有个算命先生他便去学艺了

  学了几年他下山,赚钱,开始一帆风顺,后来有次一个妇人请他算命,那妇人其实不算个好人,妇人问青年她晚上总梦见她老公要她偿命,而且精神头越来越弱,青年皱了皱眉头,你老公是被人害死的.故而咽不下最后一口气,魂魄不愿离开.故而找它最恨的,你和你老公到底是为何恨你.妇人低头不语,过了会妇人说到我喜欢玩麻将而我老公总打我,骂我,死时又和我吵架,所以……哦,我师父教过我你把他尸体先烧了,然后请回来个佛像放在门口这样他一进门就会魂分魄散哦对了今天是他死后第几天妇人回答到5天那好今晚让他魂分魄散,第二天妇人找到青年答谢说昨晚她睡得很好,说了一堆后,青年送她走了,

  晚上阴风阵阵,青年总有不详预敢,凌晨12点青年醒了,只见周围全是鬼,有个鬼开口你不仅泄露天机还助纣为虐,你越界了,死吧,青年还没开口就被杀了,

  第二天人们#发现青年的尸体他师傅也来了,一看就知道他干了什么事,随后摇摇头走了,

  这件事是老算卦的好友说的至今无从考证。

公交车上的故事

公交车上的故事第五篇-恐怖的辣条

  “丽,你知道隔壁班的张彩说的‘辣条之灵’的“灵”的意思吗?”小娟神神秘秘的问着白丽,似乎这件事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情呢。

  “娟,就不要说的这么神秘的嘛,我看你是又想吃辣条了,才这么说的吧!这次我可不陪你去了啊,上一次你说‘最辣的辣条’,足足陪你走了三公里的路,才找到你说的辣条的呢。”白丽嘟着嘴,生着气的对小娟抱怨着。

  “亲爱的啊丽,这次不一样的呢,是大家嘴里都在传的‘辣条之灵’的呢!你是我的好闺蜜,你也知道,我就是喜欢吃辣条,而且这次传的这么神秘,我更想要吃到的哦。〃小娟撒娇的说着,眨巴眨巴眼睛看着百丽,似乎内心里早就知道“这样看着你,你一定会同意的呢。”

  “好吧,但是回来你要请我吃大餐。”白丽实在没有办法的说着,不然等下又要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小娟与白丽骑着自行车来到了离学校10里外的防洪呗边,停下车看着手里的小地图,似乎迷了路。没有办法小娟只好拿出手机打电话,想问问张彩该怎么走,结果显示对方已经关机。

  只好尴尬的朝白丽笑了下说:“可能我们迷路了,电话也打不通,要不我们在附近找一找吧,真找不到就回去问清楚再来吧。”白丽听到后气呼呼的说着:“还要来啊?上一次3里地,这一次10里地,不行了,不行了,我要回去了。”小娟只好顺着白丽,两人骑上车准备离开。

  然而就在这时,黑夜里的月亮被黑云遮蔽了去,一丝丝的亮光也消失了,只听见蛐蛐,青蛙一声接着一声的叫着,风也起了来,似乎在酝酿着一场“狂风暴雨”。

  “看,那边有灯光,我们先过去看看,过去先休息一会,回去还有10里地呢。”小娟闪着狡黠的眼睛向百丽说着,心里也在打着小算盘“万一是最近传开的‘辣条之灵’的地方,也许…”这亮光的地方看着阴森森的,尤其在这亮光的周围,漆黑黑的就像融入了某个黑洞里,觉着是突然冒出来的看的见逃不出去。

  越走近看,这光线显得红润起来,红的鲜艳,红的像血。这亮光原来是一盏油灯,这油灯端坐在一座茅草房的中间,在这样的黑夜里照的亮。“喂!小娟,咱们就不进去了吧,我有些怕了,我们走吧。”白丽有些畏惧这样的光,握着自行车把的手都在抖动着。小娟内心也害怕了,这样的茅草屋现在基本没有了,突然出现一个,尤其那个古怪的灯光,想敲门的手也在"犹豫”了起来。

  “吱呀”一声腐朽的木头摩擦着的声音,打破了这微妙的时刻。没有人,没有风,门就这样开了,屋外的风出现了,呼呼的叫着。小娟一咬牙,拽着白丽的手道;"进去看看,一盏灯又吃不了人。”走进了屋内,看到东西两边墙各有一个柜子,柜子上面整齐的摆放着辣条,这辣条的前面也明码标价,清清楚楚写着“1人、2人、3人…”的字样。白丽开心极了,忘记了灯光,忘记了恐惧,心里充满了激动。

  “丽,终于找到‘辣条之灵’了呢”小娟笑嘻嘻的对着白丽说着,伸手直接拿起一根标着“一人”的辣条吃了起来,“有嚼劲,这辣的程度有些甜滋滋的,像平时那鸭血粉丝的味道呢,做工考究,好吃。”小娟边吃边招呼这白丽,让她也吃一根。

  白丽却目瞪口呆的看着,丢了魂,捂着嘴“呜呜”的喊着,在白丽的眼里“小娟在吃着缩小的人,就像在吃一个婴儿,满口的鲜血,小娟不让一滴鲜血浪费,舔着手指,招呼着自己,时而牙齿‘咯吱、咯吱’的磨牙声。”而就在这时,灯光闪了一下,变的更加红润了起来…

  白丽紧张不安的看着小娟。小娟一点点的在变小,身上散发着恶臭,眼球掉在地上,不小心被白丽一脚踩炸了颗,喷了白丽一腿的“汁”,不一会就化成一滩血水流向了灯里,这灯“嘶嘶”的喝着,“咕噜、咕噜”的声音压抑着白丽。现在白丽痴痴的看着灯光,着了魔似的,嗓子里吞咽着口水,也想喝两口呢,疯了似的抓起一根辣条吃了起来,舔着手指,吸允着辣条,一点点的碎渣都舍不得浪费。

  吃掉的那根辣条又恢复到柜子上,标价牌底下的“1人”变成了“3人”。

  隔日。“喂!你听说了吗?知不知道隔壁班张彩说‘辣条之灵’的"灵”的意思吗?”

  以上就是公交车上的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公交车上的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16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