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女朋友说的鬼故事5篇

  本文5个跟女朋友说的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张震讲鬼故事之合租房、古代真实鬼故事、睡前超可爱的鬼故事、给女朋友晚上讲的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跟女朋友说的鬼故事

跟女朋友说的鬼故事第一篇-妒妇

  一片枯黄的叶子缓缓坠落,毫无生气。“人老了呢,也是这样吗?”一扇雕花的银光闪闪的小窗子里,她坐着,望向窗外,喃喃自语。秋天是伤感的,对于她来说是这样。又一片枯叶落地了,还是枯叶蝶?她的眼睛终于焕发出一丝光芒。

  八年前的秋天,第一次遇见那个人呢!“他说过会给我最好的,他说,任何女人也比不上我,他说他不爱家里的那个女人,他说,有空他会来看我。”她眼睛折射出一种情感,不再迷茫的快乐,她怨他。她嫉妒那个女人,虽然彼此从未见过。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她始终重复这些故事,一开始的痴想,变成空幻,最后化成妒怨。今年的秋风煞是无情,她拿起镜子静静凝视里面那个半老的怪物。她愣了一下,又放下了镜子。

  第二天一早,人们发现她正挂在窗前的那根巨大的老树根,迎风摆动那臃肿的体态.....

  这个市区一向不安定,这件事也没引起多大轰动,看惯了的,漠然视之,看不惯的,也只是唏嘘两词。

  “老公,吃饭了!”一个华丽贵妇样子的妇女喊了一声,在这格外空旷的屋子里。这个妇女正是市长的老婆,两个人一直相敬如宾,可惜一直膝下无子,也是两个人的心病。市长名叫张启武,这些年一直是老婆在撑的这个家,他对她有一些畏惧。

  张市长习惯性的卷起报纸,看了一眼,突然浑身无力,瘫坐在椅子上。老婆背对着他切着面包,问了一句:“那女的死得好惨,老公,你知道吗?”“每天都死人,我哪知道这么多!我回房去了,别打扰我!”他看不到她的表情,她一直在那里切着面包,他上楼了。

  “还好,她死了呢!要是有一天被老婆知道,我的位子就丢了。”他关上房门,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自己一直对自己重复着一句话,他需要冷静,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他以前的糗事。

  吐出的烟圈久久不散,被勾画出一个似曾相似的脸,是她!张努力让自己恢复理智,伸出手将烟圈驱散,想了想,将手中的烟蒂丢出窗外,他又怕灰烬会沿着窗外这棵树燃烧,俯视着掉落的烟,确保它不会死灰复燃,放心的把头伸进来。等等!这里是市中心,怎么会有一棵树!

  他回过身,只看见灰蓝交加的半空,他吓了一跳,幻觉?可能是幻觉!夜深了,他却久久睡不着,脑海中一直浮现着早上的新闻,还有,那棵树!他稍微眯上一会,就浮现出一张怨毒又衰老的脸,他怕!猛然间,在妻子的梳妆台那里一动不动的坐着一个黑影,他心里一紧打开了床前的台灯。

  那个人背对着他,但从镜子里可以看到,不是别人,正是他的老婆。但是他老婆此时好像看不见他一样,开始了自言自语。他注意到,老婆的手上拿着一把尖锐的刀子。

  “让我看看,到底是怎么样的脸勾住了你的魂!”一字一字的吐出,似乎有太多的不满在里面。“你的脸蛋真会保养,我来帮你吧!”他看到,老婆用自己的一双手正在扯着自己的脸,眼睛泛出几滴泪花,似乎很痛苦,但嘴巴却咧笑着。

  “都是因为你啊,他才离开的!八年了,你知道我是怎么熬过来吗?”右手缓缓抬起,尖锐的刀子在耳际那里比划着,迟迟不下落。突然他从镜子里看到老婆冲他笑了笑,一道深红的血口子就出来了,他看到老婆的右耳已经被自己割去一半,却还是不想停手的意思。

  “等等,我知道你是谁”,张的脸色铁青,浑身冒汗,“只要你能放过我,多少钱我都给,你想杀了她我也不反对,但是,”求到这里,张的声音已经完全失哑,过分的恐惧让他说不了话,出不了声。“但是,只希望你能放过我。”

  “我们在一起八年了呢!”这个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但眼前说这话的是他老婆,那道触目惊心的血口子在往外渗更多的血。“求求你!放过我!”他跪倒在床上,开始语无伦次。

  “我今天终于见到她了,很美,不过,现在更美吧!”随着她的笑伤口撕裂了,张看到了脸内部的肉,狂吐不止,呕吐出来的东西和着鲜血的腥甜,更加刺激他的食道,一把鼻涕一把泪。

  “求求你!我有好多钱,都给你!”一说到钱,面前这个半人半鬼的“老婆”眼睛像充血一样红了起来,愤怒、仇恨、嫉妒、不甘汇聚起来,向张怒吼着:“为了钱,你让我白白等了八年!你骗了我!竟然还让我自杀!死,也是你逼的!”

  “我就是不甘心,我嫉妒这个女人!”“我们人鬼殊途,放过我吧!我还有好多钱,都给你!”一朵花的绽放是一种艺术,那么手起刀落,她的爱和嫉妒,终于把他变成一个艺术品。

  几天后一股腐朽的气息让人们报了警,大家可以看到,在这间屋子里一具被切割拼摆成花一样的尸体,正是他,而他老婆下落不明。

跟女朋友说的鬼故事

跟女朋友说的鬼故事第二篇-棺材里的僵尸

  我们村有一座古老的房子,它坐落在全村的中心,可是那却是最阴森的地方。

  它很久很久以前就存在了,是木屋,很大很大的木屋。

  它的阁楼的对面有一个戏台,小时候我还去阁楼上看过戏。

  不过现在它已经是危楼了,已经没有让人看戏的机会了。

  它的楼梯口很阴森很阴森,即使是正午也是黑漆漆的一片。

  凉风拂过,能在你手臂上划出一排排鸡皮疙瘩。

  他们说,它的阁楼上有棺材。

  我平时是不敢走过去的,因为那里又阴森又被传成有棺材。

  这古老木屋的一楼却是人满为患。

  我们村的人,把炒茶的机器放在一楼,每年的春天的都有,“咯吱咯吱”的炒茶的声音,它们一响就不会停下。

  而二楼确是一个鲜明的对比,它从楼梯开始就是一片昏暗。

  紧闭的窗户就像是故意不让阳光洒入似得。

  小时候我们去哪里玩过捉迷藏,我不敢去二楼找人,所以每次都是我找别人。

  而他们久而久之也就不想和我这个胆小鬼玩了。

  为了和他们玩,我鼓起勇气去了几次二楼。

  去了很多次都没有事情发生,我也就不怕了。

  直到有一天,我怎么找也找不到青青。而除了二楼放棺材的那里面,我已经都找过了。

  最后,我还是鼓着勇气去了棺材堆里。

  我借着从窗台溢进来的点点亮光,在黑暗中寻找着。

  突然一声“咚!”的声音把我吓了一大跳,我木然的转回头。看到身后的棺材一下一下的跳动着。

  突然,我听到里面有青青的声音,“快打开!我快憋死了!”

  我听到后不再慌张,而是紧张,要是打不开,青青就死定了!

  我手脚并用的努力翘起棺材的边,可是那棺材就像被什么吸住了一样,不管我怎么作为它还是一点不肯放松。

  我感觉青青的呼吸越来越微弱了。

  我努力的翘着可是它还是不动。

  我绝望的大哭起来,青青不能出事啊!

  突然一阵凉风拂过,一双枯燥的手拉过我,把我推到旁边去,然后两个手指一抬棺材就开了出来。

  我喜极而泣,把棺材里的青青拉了出来。

  而那个开了棺材的人却躺进了棺材,然后盖上了棺木。

  我们相视一看,顿时就立马起来跑下了楼。

  那应该就是棺材的主人!也就是一个僵尸。

  我和青青虽然都很怕,可是也没有讲出去过。

  因为那个僵尸可以说是救了她。

  要是我们还恩将仇报的把它告诉别人那可就是白眼狼了。

  在我们村里,僵尸是一大忌,一旦有人发现,一定会除去的!

  而我们村没有人知道僵尸的存在,所以说那个僵尸根本没有害过别人,而且它还救了青青。

  不管怎么样,反正我们都没有说。

  但是那之后我再不敢去二楼,就算路过木屋那也是飞快的跑过去。

  因为每每走过楼梯口,我就会想到楼上的它。

  那个在新棺材里的它。

跟女朋友说的鬼故事

跟女朋友说的鬼故事第三篇-蚂蚁复仇

  丫的,明知道要考试,还要我们拔草。该死的领导,你这样子良心过得去么?哼,拔拔拔,小心哪一天被拔光了毛。

  “好了好了,可以了,留一些明天的值日生拔吧。”“哦~好”“你过来一下,回去记得叮嘱明天的值日生,让他们把这些土给扫掉”“可是这里面有很多蚂蚁的”“有蚂蚁就有蚂蚁喂”  “蚂蚁那么勤快,它们又没有做错什么,干嘛要破坏它的家啊”“反正要你扫你就扫,管那么多干嘛?”吼吼,你这么摧残生命,就不怕哪天遭报应嘛!

  第二天,值日生就把那里的蚂蚁窝给端了,一大堆蚂蚁从里面跑出来,其中有一个个头很大的蚂蚁就在领导的脚下。我好像看见它仰着头,眼里仿佛带有一股怨恨,我不禁打了个冷颤!

  领导家中。

  一回到家,他马上就脱了衣服进卫生间洗澡,因为他从坐在办公室里就觉得身体痒痒的了,碍于有同事在场,他又不好意思挠,只得盼望着快点下班,好让他可以洗澡。他洗完澡,哼着歌,却没有发现,镜子旁有个蚂蚁。他径直走到卧室,累了一天,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梦中,他梦到自己在一个蚂蚁窝里,窝里的蚂蚁一大群一大群的往他身上跑,他慌了,不停的用脚去踩,奈何蚂蚁太多。还是有很多蚂蚁爬到他身上,他就只能静静的感受着这些蚂蚁从他的腿上爬到头上,然后从耳朵,鼻子里钻进去,他可以清楚的感受得到,蚂蚁的所经之处,痒痒的,麻麻的,天啊,蚂蚁居然在啃噬他的内脏。他在挣扎着,突然一阵刺眼的亮光。

  “啊!”他擦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呼,原来是个梦,吓死我了。都已经天亮了,哎呦,要迟到了,我要赶快去上班了。”他洗了个澡,因为他还是觉得身上麻麻的,特别是肚子这个地方。

  到了学校,他经过昨天还在的那个蚂蚁窝的地方的时候,就想到了那个梦。突然一阵恶寒。他加快了脚步,走到办公室的时候,他看见了一小窝蚂蚁在那搬粮食。他觉得晦气,一脚踩死了它们。进到办公室的时候,他的同事问他:“你没事吧,脸色看起来很苍白的样子。”“没事没事,可能是被昨晚的梦吓的”“你脸上很多包啊,不会昨晚被蚊子咬了吧?”蚊子?我昨晚倒是被蚂蚁咬了。'“没有的事,可能是最近吃太多热气的东西了吧,你快点去上课吧。”

  此刻,他感觉身体很疲惫,身体酥痒酥痒的。

  这个梦并没有结束,他一连做了12天这个梦,他的同事劝他去问仙,说他可能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可是他偏偏不信这个邪,直到了第13天。

  我在报纸上看到了这样一则新闻:xx学校的xx领导在家中身亡,法官尸检发现,他皮肤完好,但解剖一看,惊呆了现场的所有人,里面的器官全都没了,好像被什么啃噬了一般。他们还发现,死者耳朵那里有一只蚂蚁。

跟女朋友说的鬼故事

跟女朋友说的鬼故事第四篇-乡村客栈

  张旭,二十五岁,长的很帅气,周末或假期的时候喜欢探险,喜欢旅游,而且喜欢一个人的旅行。星期六,张旭在网上搜索着一些好玩的地方,然后看到了网友介绍有座大山,山里的景色非常好,有山有水,鸟语花香的,很适合现代都市人放松心情。所以张旭就决定下个周末去那里度假去。

  时间过得很快,又到了周末,张旭一大早收拾好行李,买了车票就出门了,坐了一个多小时高铁,下车又坐了一个小时的大巴,然后又步行走了二十分钟,才到了网友说的那个地方。坐车坐了这么久,都有点累了,要先找个地方住下来啊,休息一晚,玩两天,明天再回去。这是个小村庄,宁静而祥和,青砖绿瓦,石子路。房子也是很古朴的老式建筑。走着走着,就看到了一户人家的大门上挂着“乡村客栈”的字样,张旭看了下,院落很干净,就走了进去,就这家吧,在这里不会有高档的酒店的,来这里就应该吃点农家饭,体验一下农家生活。“有人在吗?”张旭一进院子就大叫了一声。院子里有个亭子,亭子下有张石桌,院子四周摆了很多的绿色植物和各种花。这家客栈有两层楼,大概有十多个房间,一楼中间是个大厅,有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从大厅走出来说,:“你好,住店吗?”张旭连忙点了点头问道:  “老板,还有房间吗?”“有,都空着呢,现在是旅游的淡季,很少有人来,房间您就随便挑吧。”老板好像很久没有刮胡子了,而且声音还有些沙哑,中等身材,看着人挺好的。张旭随便挑了个房间,把东西放下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儿,然后换了衣服就出门了。老板看到问:“要出去啊。”“是啊,出去转转。”张旭答道。老板接着说:“是啊,山里的空气好,景色也美,去转转吧。”张旭嗯了一声,和老板说声再见就出去了。

  张旭来到一个瀑布前,好美的瀑布啊,瀑布下面开满了各式各样的野花,犹如仙境一般,闭上眼睛深呼吸,空气真清新啊。来这还真是来对了,真是个好地方,现在都市的环境太差劲了,张旭自言自语道。张旭在山里转悠了一会儿,肚子有点饿了,就回去了,一回到客栈就看到老板正在往院子的石桌上端饭菜,看到张旭进来就连忙说:“小兄弟,现在旅游淡季,村里的饭店都没有开门,你要是不介意就将就一下,和我一起吃点吧,我把你的饭也做了。荒野乡村的,没什么好菜,你不要介意才是。”张旭一听,连忙答道:“怎会介意,求之不得呢,正宗的农家饭啊,在城市里还吃不到呢。”然后连忙洗手帮老板一起准备碗筷什么的。然后两个人就开始坐下吃饭了。

  “老板,您家里就您一个人吗?”张旭边吃边问。

  “哦,还有我太太呢,她身体不好,已经吃过了,在二楼房间里待着呢。”老板叹了一声气。

  “哦,原来如此,老板,你的菜做的很好吃啊,比城市里那些大酒店的饭菜还好吃呢,要是在城里开个饭店,生意一定火爆。”张旭狼吞虎咽的吃着。

  吃完饭就去房间休息了。晚上张旭做了一个梦,梦里一个看不太清楚的女人叫醒了他,说你快走吧,这里不适合你,不要再待在这里了。张旭刚想问为什么,就看到老板气势汹汹的过来一把拉开了女人,接着张旭就大汗淋漓的醒了。第二天一大早张旭就起床了,站到院子里欣赏了一会花草,做了下运动。一阵风吹来,凉飕飕的。然后就看到老板做好了早餐,“吃饭吧,小伙子。”老板笑着说。“唉,麻烦你了,老板。”张旭又问道:“老板,老板娘呢,还不下来吃饭吗?”。老板说:“不了,她不想吃。”吃完饭,老板说,“我出去山里采点野菜,”然后便背了个背篓出去了,张旭一个人站在院子里,看着二楼,窗户的窗帘拉着,看不到屋内的情况,张旭心想,身体不好,更应该多晒晒太阳,多出来透透气啊,怎么老待在屋里啊,那身体更不好啊。而且来了两天了一直没有看到过,他感觉很好奇,于是趁着老板出去采野菜的功夫,他悄悄的往二楼爬去,一节一节又一节,他轻轻的爬着楼梯,像做贼一样大的唯恐发出一点声音,就这样慢慢的终于上到了最后一节,他探着头往房间看去,没有看见老板娘。房间窗户上挂着个风铃,风一吹就叮铃铃的响起,房间内的窗户上拉着那种纱幔,随风飘舞着,在窗户的旁边,那是什么?张旭瞪大了眼睛看着,像是一座雕像矗立在那里,上面盖了一层薄薄的布。一阵风吹来,布被刮了下来,那好像是一座蜡像,可是又如此逼真,张旭心情忐忑的慢慢的靠近,仔细的观察,天啊,蜡像的眼睛眨了一下,那哪里只是一座蜡像,那是人体蜡像,蜡像的里面是个人,张旭害怕的后退一步,一屁股蹲坐在地上。这时居然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啊”,张旭大叫了一声,身后是一个文静的女人,衣着端庄,面容娇美。这个长的怎么熟悉呢,张旭想着,对了,蜡像,是那个蜡像。“你,你是鬼?”张旭大惊失色。“不要怕,我不会害你的。”那女人缓缓的说道,“你快离开这里吧”。这时,张旭听到了有人上楼的声音,张旭的心砰砰砰的直跳,他紧张急了,一定是老板回来了,这个变态要是看见自己在这里会怎么样,会不会杀了他?脚步声一点点接近,张旭看了看四周就连忙连滚带爬的跑到了床下藏好。

  那个男人进来了,他向四周看了下,好像看出了什么,嘴角扬了一下,然后走进那个蜡像,用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然后说:“你彻底属于我了,现在可以好好陪我了吧。”随后又跪了下来:“老婆,我爱你,不要离开我。”然后用布又轻轻的把蜡像盖住,亲吻了一下她的脸颊离开了。

跟女朋友说的鬼故事

跟女朋友说的鬼故事第五篇-如你细听,定能相交!(山村灵异)

  去禄劝县,是老余去看望他的亲戚,既已到了云南,早说了行万里路如读万卷书,当然我要去,老余笑,山路不好走,你能跟上就行……

  一路换车,车停无路时是一个小广场,人稀,四周都是破旧的平房,老余说,这是集市,还没到赶街的时候,我们走后面的路……

  开始山路能容4人并行,很快,我就知道了啥叫羊肠小道,羊肠小道就是在半山腰被人踩出来陡峭不平整依稀可见的一条,我开始不停摔跤的时候,老余就一直大笑。我却很小心,因为虽然往下看谷底坡度不大,实际坡度应该都在70、80度,滑下去必死无疑,所以我总是曲着膝盖走路,一座山一座山的穿行,身形一不稳,我就马上趴下,也就滑不下去了,只是,两腿沉重,但想想能在2700多米海拔的半山腰行了近5个小时的山路,我很有点自豪。

  到达目的地时,太阳还没下山,很开阔的视野,村庄房屋散落,对面也是群山高耸,壁高千仞,看似垂直的,我想我这边应该也是这样,谷底中间有一条黄色的带子,从我的角度看下去,就和食指般粗细,这是什么河?我喘着气说,金沙江!老余回答。啊……那这山叫什么?!乌蒙山!

  “金沙水拍云涯暖,乌蒙磅礴走泥丸!”我激动起来,这可是当年红军长征走的路啊,我竟然在乌蒙山区!一激动,我又摔到田里去了……因为山势太陡峭,梯田没法修,所谓的田也就10平方左右,田埂就是我站的位置到地里有2米多高,我实在不敢相信这辈子我还会“掉”进田里……

  晚上,在老余的亲戚家,我们被隆重欢迎,没酒,都是素菜,唯一的荤菜是盘腌猪肉,大块全肥!白得惊人,主人还不停劝我们吃,饭是稻壳还没舂尽的粗米,我微笑着,问这问那,满脸刘姥姥进城谦逊好学外加呆鸟无知的诚恳,心中却想,晚上肯定没水洗脚!

  晚餐后,老表说,我们吃烟去。在屋外,平地的一块石头边,他拿来烟筒,我给他一包带嘴的春城(当时好像是1.5元一包),老表那个激动啊,一定把我按坐在小凳子上,自己蹲着和老余互传烟筒抽烟。

  他们聊当地话快了我也听不懂,我就抽烟看星星,听山风呜咽,突然想到,下午在他家屋子边几平方的地里看到一个墓碑,就问,这里人寿命啊风俗啊和云南省怎样保持联系啊等等废话,最后,我说,山高林深,必定有妖,你们见过没有啊?老表憨憨笑,木有,木有。我说,肯定有啊。这风这么大,凉飕飕的,电灯又不亮,我都感觉有点啥啥的,只不过我是从来不怕的!两人都笑,烟火在黑夜里闪烁,有点诡异……

  晚上,我和老余睡在阁楼地板上,老余说,主要我们是俩人,不然肯定是和老表睡,老表老婆去和他妈睡,老表爸爸和另三个儿子挤。我说,那可真麻烦了,就这阁楼挺好,还有油灯呢,只是晚上我要上厕所,一定会叫你起来点油灯!老余笑了爬起来吹灭油灯。

  半夜,诡异的事情发生了,我突然被惊醒,看见一个女子骑在我身上,用双手卡住我的脖子,油灯在她背后的橱柜上,被点亮了,女子面容十分清晰,25岁左右,不胖不瘦长相一般,穿着很普通,短发,戴个黄军帽,死命掐我脖子!我拼命挣扎,就是动不了,我能听到我的喘息和她的呼吸,女子面无表情继续使劲,我神智十分清楚,老余间断的鼾声就在耳边,我用尽全身力气,一次次用胯骨去撞老余,希望他能醒来,终于我的胯骨碰到了老余的身体,老余哼了哼继续昏睡,这时,女子开始离开我身体,微笑着向我头顶左后的方向飘去,在半空中很缓慢,奇怪的是,我还是动不了,但我能看到她面对着我的头顶向屋角倒着飘去,仿佛我头顶长了眼睛!

  等她消失在屋角,我浑身就像虚脱了一样,头脑一沉,我睡过去了……

  天亮后,我先醒的,油灯还在原来的位置,没亮,我仔细想想,昨晚看见油灯亮了像是一场梦,马上摇醒了老余说,昨晚我梦魇了,被鬼压了。老余不信,我们一起去见老表,老表听了后,详细问了我女子的样子,我如实说了,老表笑了,指着老余说,他应该也有!遂查看老余身上,在老余右手上臂的位置发现一个青紫色的椭圆形黑印子半个拳头大小。问老余,老余一脸茫然,说不疼不痒的。我可以肯定,睡觉前,老余身上绝对没有这个像是被撞的又很工整的青紫色印斑!老表说,那是鬼咬的,你看,这时鬼嘴巴的形状,这不清楚的两个点是鬼的牙齿印!我一看果然有两个模糊的针眼。如果牙印清楚,家里就要有亲人去世了。老表见怪不挂的,笑着说。

  早上日光暖暖,我突然浑身发凉,我说那个女人掐我是怎么回事。老表淡淡地说:哦,几月前,有个女人摔崖子,死了,就你说的样子,不是我们寨子的,帽子挂树上……

  我马上就想到了我来的路上有一处我曾仔细判断谷底高度和坡度的地方,她应该就是从那个地方滑下去的,我几乎可以肯定!我开始冒冷汗,这乌蒙山区,山高林深的,有太多无法解释的东西了,晚上,我真的害怕了,坚决要求和老表睡,老余还睡阁楼,所幸一晚无事。

  以上就是跟女朋友说的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跟女朋友说的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29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