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女朋友讲睡觉鬼故事5篇

  本文5个给女朋友讲睡觉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怎么说鬼故事吓人、真实经历鬼故事收听、有声鬼故事在线收听网、鬼姐姐鬼故事网站怎么了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给女朋友讲睡觉鬼故事

给女朋友讲睡觉鬼故事第一篇-老家真实的事

  这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但是这确实发生在我三公的身上。

  我们农村人最怕“那个家伙”

  ,但是我的三公却不怕。三公住在小院子,我们住在大院子,相隔也不过50米,但是三公家前面有一片竹林,那里以前是坟墓,每到晚上三公睡觉的时候,就要把猎枪放在床边(那时候还没那么严,所以他有一把枪

  ,但现在那把枪不见了,好像被他藏在了防空洞里),这一天,三公又睡觉了,睡了一两个小时来的,就到了子夜,三公又被那个哭声吵醒了,那个哭声是从竹林传来的,而且还是个女人在哭,于是三公就拿着他的猎枪朝着那个竹林打了一枪,一下子安静下来,哭声也没有了。就这样,三公每天晚上听到那个哭声都要朝那个竹林打一枪。好像最后那个竹林被砍了,哭声也没有了。

  还有一个故事,也是真实的,就发生在我表姐身上。我二孃她家的不远处有一颗大树,每次去二孃家都要经过那颗大树。有一天我表姐回来经过那颗大树的时候,听见有人在喊她,她就四处张望,最终看到了树上坐着一个小孩喊她上去陪那个小孩玩,我表姐害怕就跑回去跟我二孃说了,我二孃当时都吓到了,又是烧纸又是泼水饭的,于是表姐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小孩”了。

  作者寄语:这些都是真实的,都是从老辈子那里听来的(老辈子就是比我们辈分高的人,比如说:爷爷奶奶,或者就是祖祖)

给女朋友讲睡觉鬼故事

给女朋友讲睡觉鬼故事第二篇-一位居士的阴间经历

  两个月前,我去看望一位老居士。这位居士叫***,今年66岁。

  饭后,她对我说:“佛菩萨可不是骗人的。”我当时莫名其妙,修炼之人无妄语,我是知道的啊。

  她接着讲了她的一段亲身经历。

  居士八九岁的时候,有一次附近唱大戏,她背着弟弟到戏台跟前去玩,不小心让弟弟在戏台上拉了屎。这在当时被认为是得罪了神灵,唱戏的名角大怒,把小姑娘训了一顿,还不依不饶。有人从旁边劝解,你别吓唬她,她是姜善人的孙女,叫她爷爷给神上礼赔罪不就行了。有人把这事学给了居士的家里人。

  居士回家后,她母亲对她说:“妮,过来帮娘搓根线。”小姑娘刚走到跟前,她母亲就用一根布条勒住了她的脖子。用居士的话说,她当时是一挣就往外跑。

  跑着跑着,没有路了。只见一条大河,黄泥浆水翻翻滚滚,水很黄很混,有很多男的女的光着身子披头散发在里面“洗澡”,一边洗一边还乱嗷嗷叫。小姑娘害怕,一扭头,看见一位老婆婆顶着枣花手巾在卖糊辣汤,这才感到又饥又渴,偎到跟前问:“叫我喝点不?”老婆婆说:“去,没有你的事。”“叫我喝一点。”“一点也不叫你喝,赶紧走赶紧走!”江居士再往其它地方一看,只见一些人,正把有的人往油锅里面扔;把有的人挂在铁架子上,象杀猪一样用刀砍;还有两人把一个人的头往磨眼里塞;还有把人大卸八块的;还有把人往石臼里塞…

  小姑娘吓得直往后退,这时过来一位老头,雪白的胡子到胸口,紫袍白领,黑口云头紫鞋,拄着一根龙头拐棍,见到江居士就说:“你这个小闺女,咋跑到这来啦?到处找不着你。”江说:“我上哪去,那边还有炸人(烹的意思)的、还有杀人的。”老头说:“上您爷那去。”江又说摸不着家,老头让她拉着他的拐杖,闭上眼。她一拉老头的拐杖…只觉得忽地一下子,醒过来了,发觉自己躺在自家的西屋里,脖子上还缠着根布条。这才明白是她母亲因为生气,把她勒死过去了。她跑到爷爷那里,前后一学,善人掉泪了:“我的苦命的乖乖,你去的是鬼门关呀。”后来,她爷爷为了感谢“土地爷”搭救(他们认为是土地爷),还烧了一大盘香。

  我听了之后,很有感触。

  为了确证,我问居士,在那之前有没有听别人讲过鬼门关一类的事情,居士肯定地说,没有,这确实是亲身经历。

  最近看报纸,说中国研制的阿尔法磁谱仪随着航天飞机上天,主要是探测反物质和暗物质。据说,从引力理论推算,我们的宇宙应该比发现的重十倍,也就是说,百分之九十的世界我们看不到,这些暗物质不与光发生作用,再先进的射电望远镜在它们面前也是瞎子。那么这百分之九十的物质是不是其它众生所居之处呢?我们看不到他们,可能正如蚯蚓看不到我们,以为我们是暗物质一样。

  从这一点来看,科学的发展正好不断地提供新的证据。是啊,在显微镜发明之前,在天文望远镜发明之前,有几个人相信三千大千世界之说呢?

给女朋友讲睡觉鬼故事

给女朋友讲睡觉鬼故事第三篇-喜欢,就拿去吧

  玲玲是一个女高中生,因为很爱打扮,所以经常趁放学或休息日去街上逛街,寻找喜欢的首饰。

  星期六,玲玲在街上逛了半天,没有找到自己喜欢的首饰,便叹了口气,想回家。突然,她看见不远处有一家店铺,好像是新开的。玲玲便想:哎,这家首饰店是新开的,说不准有自己喜欢的首饰呢。于是,她便走到那家店铺,她看了看这家店的店名“喜欢,就拿去吧”,自言自语道:“什么奇怪的店名。”便走了进去。玲玲四周环顾了一下,里面的摆设挺不错的,置物柜中间的一条小道直直的通向柜台,置物柜上放着许多可爱的首饰,而柜台旁坐着一个大概有二十多岁的女人,她笑着对玲玲说:“欢迎光临本店,有什么为您服务的吗?”玲玲看着置物柜上的首饰,对她说:“哦,不用,谢谢。”当玲玲四处找首饰的时候,一个血红色十字架项链出现在她的视线,她觉得这个项链很神秘,带上去肯定很不错。于是,玲玲拿起这个十字架项链对那个女人说:“这个我很喜欢,多少钱啊?”那女人笑着说:“喜欢就拿去吧,不要钱。”玲玲一听,惊呆了,心想:天上掉馅饼诶,竟然是免费的,哈哈哈。于是玲玲对那女人说了声谢谢后,便转身离开。只是,当她转身离开的时候,余光看到那女人正用一种恐怖的眼神看着自己,同时用舌头舔了舔自己那血红色的嘴唇。玲玲觉得很奇怪,没敢多想就离开了店铺,回到了家。

  晚上,玲玲将这个十字架项链戴在了脖子上,觉得自己真是太幸运了,免费得到一条喜欢的项链。

  第二天,她戴着项链在街上走,吸引了不少男生的目光,觉得很高兴。当她路过一个乞丐的身边时,看到那乞丐很可怜,很是同情他,从包里掏出十元给了那个乞丐,那乞丐接过钱后,对玲玲说了声:“谢谢。”可当那乞丐看到玲玲的项链时,急忙对玲玲说:“姑娘,我看你是个好人,提醒你一句,把这项链扔了吧,否则会遭血光之灾的。”玲玲听了,刚刚的同情心一下子消失了,露出了厌恶的表情,自言自语道:“好心没好报。”便走了。

  晚上,玲玲躺在床上,想着那新开店铺的女人的表情与那老乞丐说的话,感到很奇怪,但玲玲是相信科学而不信迷信的,想了又想便睡着了。半夜,玲玲被一种奇怪的滴水声吵醒了,她睁开眼,发现自己被钉在十字架上,而那个十字架,正是自己在那店铺中免费得到的。玲玲想喊救命,但不知什么原因,喊不出来。这时,一个人从厨房走出来,正是那个店铺的女人,她手里拿着一把小刀,对玲玲说:“如果你不选这个项链,或许我也不会出现在你的房子里,这个项链是受诅咒的,凡是喜欢这个项链的人,最终都会因血液被我吸光而死。”玲玲拼命挣扎,但无法逃脱,只能任那女人处置。那女人走到玲玲身边,在玲玲的脖子上,用小刀划开一个口,将自己的嘴对着那个小口咬下去,一口一口的吸玲玲的鲜血,玲玲不停着挣扎,最后终于不动了。那女人吸光了玲玲的鲜血后,摸了摸嘴唇,不见了。

  过了几天,玲玲的尸体被发现了,死亡原因是因为没有了血液。

  而在那店铺中,那个血红色的十字架还在置物架上放着,只是颜色比以前更红了。这时,来了一个女孩,她看到了这个十字架,拿起来问那女人价钱,那女人还是笑着着对她说:“喜欢,就拿走吧,不要钱。”那女孩欢喜的走了以后,这个女人又一次用舌头舔了舔血红色的嘴唇.........

给女朋友讲睡觉鬼故事

给女朋友讲睡觉鬼故事第四篇-无人生还

  01.未知的任务

  晌午的时候,顾阳睁开眼睛,眼角本来已经结了一层薄渣的伤口又被扯的裂开了一条小缝儿。血液渗进了他的眼睛里,生疼。顾阳转动着僵硬的脖子,打量了一下四周。沙漠里,尽是横七竖八的尸体。

  顾阳头痛的几乎要裂开了,冥冥中像是有把铁锤一下一下的敲击着他的天灵。抹了一把脸上的血,他挣扎着站起来。大中午头里站在太阳底下,只怕不出几个小时人就脱水了。沙漠这鬼地方,最可怕的就是这个了。

  顾阳一边走,一边打量着脚下,尸横遍野不说,死相还都很是惨烈。虽说顾阳跟他们都没什么交情,一伙儿人也是两周之前才聚到一块儿的。但是看着昨晚上还一起喝酒,划拳的人现在躺在你的脚底下,想必无论是谁,心里都不会太好受。

  他们这一伙儿人都是走南闯北混江湖的,并非什么都不懂的愣头青,哪儿那么容易让人连锅给端了?虽然出发之前,曾经被嘱咐过,此去危险,但是谁都没想到,还没到沙漠腹地里,就中了埋伏。

  雇佣他们的人并未告诉过他们,为何要去沙漠,而且还是号称死亡之海的塔克拉玛干。谁都明白,肯定不是去做什么好事儿。但是佣金太高了,让顾阳觉的自己下半辈子都不用再找活儿了,这些钱肯定会让他过的很舒坦,当然,如果他还有命花的话。

  头顶的太阳越来越烈,顾阳觉的自己的脖子后面儿好像有一块烧焦的烙铁抵在那似得,他甚至能听见皮肉烧焦的声音。汗水大滴大滴的砸在沙子上,还没来的及滋润一下这常年干燥的沙地,就蒸发了。顾阳走的摇摇晃晃的,脱水的早期症状已经开始显现了,他的耳边不断有嗡鸣声,吵得人心烦意乱。

  啪,顾阳突然被绊倒,摔在了地上。他吃力的撑起了沉重的身体,懊恼有愤怒的甩了甩头。该死,绊倒他的竟然是一具尸体,而顾阳刚刚一脚竟然踩扁了他的半张脸,咬肌被踩断的尸体无力的张着嘴,一双开始涣散的眸子直直的望着天,像是在呐喊。

  顾阳认得这具尸体,那是阿兰,大概两年之前他在垃圾场跟阿兰见的面,当时两个人都很狼狈,而且都不记得之前的事情了。之后,他们就一直浑浑噩噩的生活着,忘记了过去,也不会考虑将来。

  真是晦气。顾阳想着。不过,他并没有为阿兰的离世而伤感。他的目光很快落在尸体的绑腿上。从那破损的布条儿里,顾阳看到了一截儿闪着银光的金属。顾阳兴奋起来,他知道那是阿兰的宝贝----一把枪。

  “哎……”突然一个声响传进顾阳的耳朵里。他立刻警觉起来。右手伸进衣服里,扶住了别在皮带上的那把短刀。这把刀跟了他太多年了,好像失去记忆之前,顾阳就一直用着。这把刀就跟长在他身上了一样,连睡觉都不摘。摸到冰凉的刀刃儿,顾阳多少还有点儿安心。

  他循着那个声音望过去,那是一个半跪在地上的人,后背上有很大一条口子,皮肉翻卷着,但是却没太有血流出。他旁边有一个大袋子,鼓鼓囊囊的不知道是什么。而他的手里,有一只M500转轮手枪,那可是号称世界上威力最大的手枪。顾阳挑了挑眉,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这荒漠一眼望不到头儿,自己身上什么装备都没有,迟早是个死,不如过去看看,赌一把。

  那人看顾阳真的过来了,一笑,然后将手伸进身边儿的袋子里。“帮我上个药吧。”男人说。他的声音嘶哑,肺里更是传来呼哧呼哧的声响,像是装着一个破风箱似得。顾阳明白了,男人伤在背后,自己处理不了伤口。

  顾阳走到男人身后,迟疑了一下。他看到男人的伤口很深,几乎见到骨头了,但是血肉呈现一种诡异的灰白色,像是煮熟的肉一样,还有一股臭味。顾阳简单的给他消了毒之后,用绷带紧紧的裹住了男人的伤口,缠到最后一圈儿顾阳从腰间抽出了匕首。男人听到刀出鞘的声音,双手迅速的将枪上了膛,一声脆响过后顾阳看到那个黑洞洞的枪眼正对着自己。顾阳闪了闪身,但是任他怎么动,枪口都正对着他。该死,这男的背后就跟有眼睛一样。

  “兄弟,收起枪来别走了火儿!我用匕首割绷带啊,不然你让我用牙咬啊!”男人听了嘿嘿一笑,收了枪。随手从兜里掏出一只军用水壶,晃了晃。听声音,里面还有半壶水。“喝吧。”男人把水壶递给顾阳。

  顾阳抿了一下干裂的嘴唇,这壶水的确是很有诱惑力的,但是他不敢喝。借口不渴,顾阳将水壶还给了男人。男人摇摇头,打开瓶盖儿自己喝了小半口。

  “走吧,别杵在这儿等死了。”顾阳说,男人听了笑笑,掏出了一张地图:“我们现恰巧处在沙漠的中央,塔克拉玛干足有三十三万平方公里,靠着两条腿怎么走?而且我也没有吃的喝的,我们还能维持几天?”

  顾阳听出男人的口气并不是很慌张,带着些胸有成竹,他大概已经想好了对策。“那你说,该怎么办?”

给女朋友讲睡觉鬼故事

给女朋友讲睡觉鬼故事第五篇-給你红包

  H市是一个二级城市,这个小小的古城给人的感觉是安逸舒适的。可是再漂亮的城市也总是有下水道的,这些肮脏的下水道就像某些行业的潜规则一样,让人恶心。

  H市中心医院是这个城市的一级甲等医院,远近城里农村的人都到这来看病。李军是这个医院心脏手术著名的医师,年轻有为。每天要上几次台,辛苦是自然的,可是收入却也是不菲的。这里面除了有常规的手术费用外,还有病人家属偷偷给进上的红包。为了能让在这个有名的大夫那排上手术名额,一些条件不好的家属迫于病重的亲人,就是举债,也会笑着脸生怕人家拒绝似的把红包给人送过去。在坊间还好像有个不成文的规矩,红包至少是两万块。少则免谈。大家都听说他是一个很冷血的人。

  这天,这个看似年轻有为,心却黑得如深夜一般的医师正在查房,忽然看到八号病床上的患者觉得眼熟,所以他例行公事的查了一遍房。就开始准备今天的第一台手术了。

  手术一切顺利,休息几个小时候才到下一个。今天由于事情多,他把另外一个病人的手术安排在了晚上。六点钟的时候,一切就绪,李军换好手术服,来到手术台上了。咦,这不是那个今天查房眼熟的病人吗。原来那个红包是他送的啊,还能拿得出来啊,看不出来。他心里这样想着。一边开始手术。平时虽然他心很黑,不接红包不给做,可是敬业态度至少认真,做手术都是很专心的。今天不知为什么,他总是分心的在想这个病人在哪见过。他有些想起来了,头上渗出许多汗,他把头侧一点给护士,奇怪,护士擦汗的动作怎么像僵尸一样生硬。他没空理会。继续做着手术,继续觉得不对。忽然他想起,这个眼熟的病人,好像三年前在年迈的父母搀扶下,跑到办公室跪着求他给做手术的那个人一模一样。当年,因为这个病人家在农村,又是长年心脏病,基本上失去劳动能力,家里很穷,所以住院费都是村里给拿出的一部份。更别提红包了,那红包的数字在他们,简直就是天文数字。就算如此,李军也没有动情,只是说手术太多需要排队等候,其实当时这个病人真的比其他患者病情要重好多,可是他却因为一已私立,把这个病人安排在好久之后。可是这个可怜的病人却等不到他梦想的医师给他做手术,在期盼中死去了。医院中每天都有生老病死,何况李军为人冰冷无情,自然不会有什么歉疚之意。日子就这样过去了。李军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想起这些,但是想起这些更令他头上猛的冒汗,不可能不可能,那个人已经死了,不可能的。他等着护士给他擦汗,可是却半天没有擦,他实在忍不住了,抬头看了四周一眼,这一看不要紧,他手里的手术刀都没有拿住,只见三名陪台的护士和大夫,正在用手术刀割开自己的肚子,把内脏一件一件的往出拉,一边还说,给你给你,这是红包这是红包。李军吓得脚都走不动了,这时病床上被他开了胸腔的患者也睁开了眼睛,直挺挺的坐了起来,坏坏的笑着,冲着李军说:“李大夫,你不是要红包吗,我不要我的心了,好不好”说着,把手伸进自己还没有缝合的胸腔,把冒着热气的,还在碰碰跳的心脏,从血管上硬生生的拽了下来。伸着滴着血的手,递给李军,“李大夫,这下你满意了吧,这下你还要不要红包了,,呵呵呵呵呵呵。。。。。。”“啊!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我不要,我不要,你拿开,你拿开,李军吓得捡起手术刀,冲着一齐把手伸向他的开膛剖腹的人一阵挥舞。。。。。。。。

  医院封锁了消息,没有人提及李军的死因,李军当天可能是压力太大导致的幻觉,在手术灯开的一瞬间,用力挥舞手术刀,把自己割的遍体鳞伤,失血过多而死,一边割自己一边还叫喊着我不要了我不要了!

  贪的是钱,伤的是心,为人医表,理应救死扶伤!

  以上就是给女朋友讲睡觉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给女朋友讲睡觉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36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