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女朋友讲的睡前鬼故事5篇

  本文5个给女朋友讲的睡前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鬼故事小说免费阅读全本、给女朋友说的鬼故事、适合给女朋友讲的鬼故事鬼故事大全、很温暖很萌的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给女朋友讲的睡前鬼故事

给女朋友讲的睡前鬼故事第一篇-茶花树下鬼

  茶花树下是优的网名,她在某门户网站开设了个人主页。

  十号的晚上九点,优更新了日志:她在机场办理登机手续,将搭乘最后一次航班赶回家中。

  原先计划的归家时间是在十一号的下午三点,为了能给同居的涵一点意外的惊喜,她改签了回程机票。

  十一号的凌晨零点,优更新了日志:她刚刚从机场赶回了家中,悄悄的打开房门后,看见涵正和另一个女人躺在床上睡觉。

  她没有发作,默默的退了出来,在厨房倒了一杯红酒,混合进了杀虫剂,端进了花园里,坐在了茶花树下。

  一口饮尽了杯中的毒酒,穿肠而过的痛苦没有持续太久,一分钟后,十指深嵌入泥土中的优停止了呼吸。

  一股阴风刮过优的尸体,吹进敞开着门的房内,冻醒了躺在床上正熟睡的涵。

  他看见睡觉前锁上的房门此刻是敞开着的,就以为家中进了贼,摸索着从床头柜上取过一把开过刃的长刀。

  长刀平时做工艺品摆设,关键时刻就用做防身武器,握在手中,涵脚步故意轻缓的走出了房间。

  家中一切摆设正常,没有盗贼翻动后的凌乱。

  通向花园的门也是敞开着,已经放松了神经的涵关上门时看了一眼外面,花园里一株茶花树正沐浴在月光中。

  又一股阴风刮过他的身边,吹进了没有关上门的房内,冻醒了睡在床上的女人。

  她裹紧了睡衣,抱着胳膊走出了房间,看见通往花园的门敞开着,以为涵在园中透气。

  园中没有人,她并没有着急返回屋中,因为一件东西吸引住了她。

  茶花树前的泥土中,插着一把长刀,是放在床头柜上做装饰的工艺品,她记得涵说过,它是开过刃的。

  双手握着刀柄,女人稍微的使出点力气,轻易的将长刀拔出了土。

  十一号的凌晨两点,优更新了日志:涵死了,血肉模糊的倒在茶花树下,他的血渗透进了泥土中,之前还和他同床共枕的女人正呆立在尸体旁边,睡衣上溅满了血迹,双手握着一把还在滴血的长刀。

给女朋友讲的睡前鬼故事

给女朋友讲的睡前鬼故事第二篇-黄泉路18号

  天就要黑了,如果在找不到回家的路的话,那可就糟了。马达有些焦急的想。而偏偏在这个时候手机也没电了。“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马达暗暗的诅咒着。

  “小伙子你怎么不回家呢?”一个老态龙钟的老者的声音进入了他的耳朵。

  刚才还死寂一片的周围怎么会突然冒出一个人来?马达也没来得及细想,总之有人总比没人好。“老人家这里是什么地方呀?”你连这里是什么地方都不知道,那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呢?老者疑惑的看着他缓缓的道。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来的。”的确马达说的话是真的。他只是来这里帮老师复印一份资料,而这个复印店是他经常来的地方,但是复印完资料以后他还没走出一百米竟出现了一条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岔路。

  马达本来想曲径通幽的欣赏一翻,他以为会殊途同归,同样会回到学校的。谁知道这条路竟然越走越荒凉最后居然连一个人也没有了。他不得不原路返回,可是怎么也找不到原来的那个那个岔路口了。

  “小伙子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这样吧,前面有个村子叫王林村,天色不早了你可以去那里借宿一宿明天再赶路吧。”马达还想问什么,可是老人显然并不准备再听他说什么  ,拄着拐杖蹒跚而去。。。。。。

  “亡灵村?这名字听着就诡异,我可不往那去。”马达想着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

  他按照老人指示给他的相反方向而去。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个老太有点不寻常。就这样马达漫无目怒地的走着,直到猫头鹰发出了它诡异的笑声。自己的手机虽然没电看不了时间,但是很明显时间已经夜深了。

  马达有点后悔没有听老人的话了,现在可是深秋,睡在野地里那可是会被冻坏的。

  就在他感到绝望的时候,月光下面竟然有隐约的房子的轮廓。马达兴奋起来了,深一脚浅一脚的朝着房子走去。

  看来这里是个村子,村口一个破旧的牌楼,不过当他看见那牌楼上的字的时候,深深的恐惧袭上了他的心头。

  ——王林村。这不是先前那个老人告诉他的吗?可是自己不是朝着反方向走的吗?怎么会。。。。。。?

  处在困境中的人总是喜欢自我安慰,马达也不例外。“没什么好害怕的,这是王林村又不是亡灵村。兴许是那个老人糊涂了,也可能她根本不是本地人。”

  但是这么晚了要怎么才能借宿呢?半夜扣人家的门显然是不礼貌的,没办法只能在村子里晃悠一番看看有还没睡的人家没有。

  马达的运气不错,在一间土坯房里果然透出了一丝昏黄的光。马达敲了四下门,里边没什么动静,隔了一分钟大约他又敲了四下,里边还是没有动静。他隔着门缝往里边看似乎有身影在移动。他又敲了四下依然是徒劳的。而且里边也没有人要出来的意思。马达准备离去可是又有些不死心。

  这次他刚敲了一下,手留在半空还没来得及敲下第二次,门就自己开了。真是奇怪,明明没人呀,门怎么自己开了呢?如果马达是个细心的人话,他也许就会想到,他叩门的次数一共先后加起来是十三下。

  这意味着什么呢?

  院子里破败不堪,分明一副很久没人住的样子,蜘蛛网织满了一切可以织的地方。“还是先从窗户里看看吧,万一冒然敲门惹怒了主人。”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这一看可不要紧,在昏暗的灯光下四个人在打麻将。也许你要问了,打麻将不是很平常的事嘛有什么好紧张的呢?

  那如果这四个人是纸扎的人的话你会不会紧张呢?

  马达的想法和你是一样的,他接下来做的就是赶紧逃命,撒丫子跑。

  “哎呀!你这个人,怎么毛毛躁躁的,跑什么呀也不看着点,着急投胎去?”一个妇人的声音响起,带着明显的不满。当然她的不满是有道理的,因为马达险些把她给撞翻在地。

  “阿姨赶紧跑吧,里面可都是鬼,你可千万别进去。”马达慌张的道。”胡说,这家我天天来,你一定是看错了吧。”妇人似笑非笑的道。马达还想说什么,妇人打断了他,抓起他的手非要亲自看一看才相信。妇人的手力气极大马达怎么也挣脱不掉,仿佛那妇人不是要带着他证实他所说的话,而是怕他跑了。

  “怎么样,哪里有你说的鬼呀?”进到了屋子里的马达看到的可和刚才完全不一样,四个中年妇女正在热闹的你来我往的交换着牌.

  尽管四个人都是面无血色,而且长得棱角分明像极了殡葬用的纸人,可是分明那就是四个血肉之躯的活生生的人呀。看来是自己看错了。马达不得不这么想。

给女朋友讲的睡前鬼故事

给女朋友讲的睡前鬼故事第三篇-古典爱情

  那天,我在一家普通的古玩店裏看到一塊古玉,嚴格的說是半塊古玉。面目慈祥的老闆告訴我說這是明朝時的東西了,三百多年了。只有一半,如果能找到另一半的話就值錢了。玉無暇,鏤空的花紋雕的是一個翩翩公子,另一半一定是個待字閨中的小姐,她在作什麼呢?顯然,這是古時男女的定情之物,海枯石爛你仍是我的唯一。秋風清,秋月明,落葉聚還散,寒鴨息複驚,相思相見知何日,此時此夜難為情!不知經過了多少次的世事輪回再不見當初的紅顏。失落了你愛著我的見證,說過的話還算不算?流落在風塵!我把這塊古玉掛在脖子上,招搖過市。然後我看見了無雙,她著裙裾有淡綠色荷葉邊的古裝,頭上有桂花油的清香。一塵不染。她站在落雨的青石板道上飄飄欲仙。我看到路人輕易穿過她的身體而渾然不覺,我想我是碰見鬼了。青天白日的。她跟我回到我的出租房內,我並不覺恐懼,想來是被她的美貌迷惑。只有我能看到她。隨時,她可以消散如雲煙。在她咯咯笑聲中明瞭了她的身世:大戶人家的女兒,許配了茶商林和之,他只是在父親的書房隔著重重的紗偷看的一個模糊的身影,下了聘擇日成婚,不想平地起風雷遭了戰亂,彼此失散,她死於亂軍之中。"靈魂被禁錮于這塊古玉當中輾轉流離,"她指著我脖子上的古玉"這是我們的定情信物,他一定在另一半裏面等我"。 太老套的故事了,我打個哈欠,餓了。"你吃什麼呀,我請客。"我問。"不吃,我什麼都不吃"噢,不食人間煙火。懶得出去,我沖了一包速食麵。她背著手仔細在我狹小的房間裏轉了一圈,對牆上貼著的俗豔的明星照比較感興趣,問這問那。我也偷偷?著她的裙底。她發現了,"你看什麼呢?" "我看你是不是三寸金蓮,你們那時候不是都裹腳嗎?" "下流!無恥!"她面飛紅霞,杏眼圓瞪,勃然大怒。失言了。我無意中調戲她了。無奈我軟語溫存輕言相求。求她風過雨收,我見不得女人流淚。該如何向她解釋,現代女人都穿比基尼了,再保守的人的腳也不是隱私。睡覺成問題了,我小心翼翼地問她可以在哪里睡。"玉裏"。 第二天醒來,她已把早餐作好。看著桌上冒著熱氣的食物我倍感溫馨,太多年的孑然一身已讓我對塵世凡俗的關愛感到陌生而不屑。真正降臨到自己身上卻瞬間潰敗,她的溫情如脈脈暖風,我感到心裏面有層厚重冰冷的殼消融,有涓涓春水流淌。她不可以離開這塊玉,不得已只有我帶著她去尋找另一半玉石。失散了三百年的一個約定。如大海撈針。世事往往如此,錯過了,再回過頭去,遍尋不見。坐在麥當勞小小的座椅上,我累了。她伏在小桌上看起來失意而落魄。我們都有點心灰意冷。想勸她算了,本來沒什麼感情的嘛。那怎麼可以,她反對,下了聘的,不可以反悔的。好吧,我隱隱覺得自己背上一個包袱。我算什麼?關雲長千里送京娘。跑遍了這個城市所有的古玩市場,一無所獲。回到家我立刻爬到床上沈沈睡去,夢裏總見一片閃亮的東西漸近漸遠,是一塊玉吧,我伸出手抓住它,看到躺在手心裏的是一滴水,冰涼晶瑩。然後我被她壓抑的哭聲驚醒。窗外月光如練。無雙坐在床角嚶嚶哭泣,梨花帶雨,我見猶憐。別著急,會找到的,我的安慰蒼白無力。她哭聲更大了。她說人鬼殊途,不可以和我長時間待在一起的,她會不自覺吸我的陽氣,我會死的。怪不得她今天面色微微紅潤,我抓起胸前的玉也發現隱隱一絲血紅。怎麼辦?還是想幫她,別問為什麼。她有些許感動,伏在我肩上久久無言。我這個曾被她罵作下流無恥的人。將她額前的亂髮拂去,她訕訕的起身,腮邊兩朵紅雲,一時心潮澎湃讓她情不自禁。盡顯小女人嬌羞。"林和之是哪里的茶商?" "杭州"。 西子湖畔,暖風熏得遊人醉。吳山路的夜晚是一個繁華陳舊的夢。各個真假古玩攤位在昏黃的燈下心事重重。這是個注定要發生悲歡離合的場景。找到了。它在那些奇形怪狀的青銅器下顯得樸實而卑微。摸上去一片冰涼。成交。我把兩片玉合到一起,完美而華麗,有暗香飄過。那一刻我希望世上所有的破鏡都能重圓,在恰當的時候。無雙顯現,神情木然。"他不在",她說"他不在裏邊,他根本就是一個無心的人。" 怎麼會?張開雙臂擁她入懷,我想溫暖她冰冷的身體。回程車上她一言不發。她說要走了。何處是家園?我想留住她,想對她說,我可以愛你嗎?"不可以,和我在一起你會死。" "我不在乎。" "可是我在乎" "你在乎我,是不是,你愛我的是不是"?我使勁扳著她的雙肩。"不,不!"她奔潰,淚流滿面。我昏倒了。醫生奇怪我會嚴重貧血。病房裏乾淨而潔白一如我的臉色。無雙站在陽光裏,看起來沈靜安祥。手中握著那塊玉,通紅圓潤,只有我知道它是有生命的。她對我笑一下。"我要走了,今生今世,我會記得你的溫存,三百年我終於找到一個真愛我的人,可惜我們不能在一起。如果,上天能再給我一次重生的機會,我一定會再來找你的。" 她平靜說完這番話,使了全身的勁把那玉石擲到地板上。"無雙--"她化作點點流星光芒四射,如一朵璀燦的煙花在夜空中綻放,而後歸於沈寂。我默默揀起地上四散的碎玉,在我的手心它們滾動、彙集,最後變作一滴淚,冰涼晶瑩。  [color=#BDB76B>本文转自gui8.com

给女朋友讲的睡前鬼故事

给女朋友讲的睡前鬼故事第四篇-惊魂夜之戴红丝巾的小女孩

  今天周日陆云浩起了个早,楼下有间包子铺,虽说店面小,可是做的包子远近闻名,你不起个早,你是吃不到的,买完包子回到家门口,才发现钥匙丢了。这也太背了吧如果会穿墙术就好了,这种丢钥匙的事大家都遇到过,最好的办法呢回原路找,最快的办法呢把锁砸开,不过这样做危险太大。

  让房东穆小美知道了,……此处省去无数暴力的画面,可是这二斤包子往哪放呢,穆小美的收信箱从来不上锁,反正她也不用,既安全又保温。在楼下转了大半天连钥匙的影子也没看到。真是身心疲惫呀,幸好还有二斤包子等着自己享受,打开收信箱里面空空如也。我的早餐不见了难道是被波斯猫小咪吃了,这也不可能呀,一只猫有多大的胃口,难道是放在自己的收信箱里了,打开自己的收信箱没有包子,却多了一个信封,挺奇怪的。

  “陆云浩先生,谢谢你的包子,我就知道你是好人,不过呢我也不是白吃,你的钥匙我帮你找到了,在放包子的塑料袋里,再有下次我还会帮忙的”天哪,真是神么极品都有,吃了我的东西还敢嘲笑我,岂有此理,陆云浩直接推门而入只听见咣当一声中招了,一盆凉水一点没浪费都倒在了身上,更可怕的是传来了一声女人得意的微笑,“再不出去,我可喊非礼了”

  窝了一肚子火,陆云浩回到了房间,给自己泡了一碗方便面,砰……砰……砰……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大哥哥,请把这幅画交给你楼上的赵叔叔,”眼前的小女孩大约十来岁,身上湿漉漉的,长得挺卡通的,一颗红痣恰到好处的点在眉心,只是脖子上扎的一条红丝巾让人看着有些怪异,还没等陆云浩答应小女孩便匆匆离开了。

  方便面的味道可比包子差远了,如果苍天给自己一个可以实现愿望的机会,那么这个愿望就是让穆小美的智商变成零,砰地一声,穆小美端着一碗水饺破门而入,破旧的房门发出痛苦的哀嚎,“穆小美同学,上学的时候老师没教过你呀,先敲门,得到人家的允许再进来,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来打劫呢。”

  “打劫你,恐怕劫匪笑着进来哭着出去。”

  “那一定是被我吓哭的。”

  “补充一点,是被你的盘丝洞吓哭的,吃完了,帮我修修洗衣机。”

  “可以,看在水饺的份上,我不和你一般见识,味道还不错,哦,差点忘了,这有一幅画,待会给赵叔叔送去。”

  穆小美这一次倒是挺给面子,突然间走廊里传出一声凄厉的惨叫,赵叔叔满脸恐惧的跑了进来,脸色煞白,好像受到了巨大的惊吓,“你……你别过来”我的天哪,穆小美目光凶恶的看着赵叔叔,血红色的眼睛,让人不寒而栗,不知道什么时候脖子上多了一条红色的丝巾,她手里拿着一副画,陆云浩有些纳闷儿,这丫头今天唱的是哪出呀,难道脑子秀逗了,“丫头,别闹了,开玩笑你也分一下场合,看你把赵叔叔吓得。”

  “他必死无疑,善恶有报,今天就是他的死期。”飘忽诡异的声音让人听着毛骨悚然,穆小美一步步的向前逼近,好像不是走过来的而是飘过来的,她眉心竟然多了一颗红痣,难道是中邪了,慌乱之中陆云浩扯下了赵叔叔的观音吊坠,一个箭步冲了上来,将观音吊坠,拍在了穆小美的额头,一道金光闪过,穆小美晕了过去,观音吊坠也碎成了两半,劫后余生的两个人,大口的喘着粗气,“我怎么会在这呀”穆小美揉了揉眼睛,看到穆小美醒了过来,赵叔叔早已吓得如一滩烂泥瘫软的坐在地上,陆云浩抄起一把椅子颤抖的说道“你……别过来……”

  “陆云浩,你是不是有病呀,是今天没吃药,还是你吃错药了,赵叔叔,你也在这呀”看来是恢复正常了。

  “赵叔叔,这幅画是给你的。”

  “这不是我的,快扔了它,”由于极度的恐惧,连声音都跑调了,赵叔叔失魂落魄地跑了出去,“赵叔叔,他怎摸么了,难道中邪了,”“是你中邪了,要不是我用观音吊坠拍在你的额头上,我这盘丝洞就变成人间地狱了。”

  “什么,你竟然敢打我,我跟你拼了”完了这丫头又开始神经发作了,见势不妙,陆云浩急忙站在窗前,“你,再敢向前一步,我就跳下去,”“吓唬谁呀,你跳呀,你不跳,我扔你下去”恶毒的女人,一点怜悯之心都没有,横竖是一死,不能折了男人的尊严,“穆小美,你就放过我这一次吧,你想想我还欠你三个月的房租没交呢,再说了,我还得帮你修洗衣机呢”穆小美想了想,露出了一丝微笑,“说的也对,等你修完了洗衣机,在……”陆云浩终于看到了转机。

  天色渐渐的黑了,陆云浩在穆小美的家里蹭了一顿饭,忙碌了一天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突然间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大半夜的发神经呀”陆云浩打开房门,他看到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再敲穆小美的房门。血红色的丝巾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格外诡异,只见穆小美打开了房门,目光空洞,木纳的表情好像被定格一样,突然见小女孩的目光转向了陆云浩“大哥哥,你也跟我来吧!”

给女朋友讲的睡前鬼故事

给女朋友讲的睡前鬼故事第五篇-灵媒

  蓉雪,灵媒,就是给还未结婚的死人介绍姻缘的人。蓉雪干这一行也就才一年,这技术是从一个叫萍姐的老行人学过来的。

  这天,蓉雪刚刚干完一件,洗完澡,正准备睡觉,突然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是萍姐,就接了:“喂?”“蓉雪啊,你来我这一趟”萍姐说完就挂了。蓉雪有些疑惑,但还是换了衣服,出了门。

  蓉雪来到了萍姐工作的地方,客厅布置的十分诡异,头顶是一串串的风铃,黑白的墙纸上是一张张关于冥婚的图片。西面的墙,正中间是一张桌子,桌子上是一堆关于灵媒的书籍,还有许多的死人的黑白照。一张沙发上,满脸憔悴的女人抽着烟躺在上面,这就是萍姐。

  蓉雪问道:“萍姐,你怎么急找我来干嘛啊?”萍姐看了一眼蓉雪,然后又抽了一口烟,缓缓的说道:“先坐下在说”,然后指了指旁边的单人沙发。蓉雪坐了下来,急急的问道:“萍姐,发生什么事了?”萍姐灭了烟,向蓉雪说道:“我新接了一件事了”“就是上次那个老太婆死去的25岁儿子?”“嗯”“这不是好事么,瞧你这个样子,我还以为发生什么事了啦,吓死我了·”蓉雪舒了一口气,向后躺了下去。“但是——”“什么但是?要我帮什么忙,我都帮你!”“那如果是要你嫁给那个男的那?”萍姐又点了一支烟。“什么?萍姐你开什么玩笑,”蓉雪吓了一跳。“我没有开玩笑,我给那个老太太看了很多女生,那个老太太就是不同意,自从那次老太太看见你,她就认定是你了,她说完成后,给我20万”“这个,不行啊,这个怎么可以,我可不想死,你,萍姐,你不会……”“现在才发现,会不会太晚了,蓉雪,对不起你了,这可是20万!”“萍姐,你!”蓉雪还没说完,一把刀就刺向了她的心脏,血滴到了雪白的地板,像一朵朵鲜红的梅花。萍姐把蓉雪的尸体穿上了雪白的喜服,抬进了那个老太太的儿子的棺材,和那位老太太一起埋了。

  七天后,正是蓉雪的头七之夜,萍姐还是躺在那张沙发上,抽着烟。突然,灯灭了,雪白的地板上殷红的血梅花慢慢显现,蓉雪穿着雪白喜服坐在那张单人沙发上,望着萍姐,胸口的伤还流着血,染红了雪白的喜服。萍姐却十分淡定,盯着蓉雪说道:“我就知道会是这样!该来的总会来的”“哈哈哈哈,你以为我会杀了你嘛?我不会让你这么痛快的死掉,我会慢慢折磨你,让你生不如死!”于是蓉雪用刀割掉了萍姐的舌头,耳朵,挖掉了眼珠,一个一个的剁掉了萍姐的手指……

  以上就是给女朋友讲的睡前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给女朋友讲的睡前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08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