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女朋友讲的恐怖鬼故事5篇

  本文5个给女朋友讲的恐怖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给女友讲的鬼故事、张震讲鬼故事抬棺材的、古代故事大全、背靠背好温暖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给女朋友讲的恐怖鬼故事

给女朋友讲的恐怖鬼故事第一篇-十字绣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十字绣这个东西已经渐渐的不流行了,想想前几年刚出现十字绣这个绣品的时候,买它回去绣的人都能把店铺挤爆掉,有钱人更是直接把几千或是几万的成品十字绣买回家挂着,可是现在零零碎碎的一天也就进来那么一两个人,甚至有时一个人都没有,就连成品十字绣都无人问津。

  小连开着一家小型的十字绣店,但是她不想像别人那样只卖十字绣,她还进了一些搭配衣服的饰品和头饰,比如项链、头花等等。

  现在的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以前小连开十字绣店的时候生意还是挺不错的,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开十字绣店后她的生意就不怎么好了,所以她就进了些饰品回来卖,起码这样也能吸引一些爱美的学生和美眉进来光顾。

  小连无聊的放下手中的十字绣,舒服的伸了个懒腰,双手揉了揉眼睛,然后将绣品收拾起来,这副清明上河图已经绣了一年多了,还没绣到一半,没办法谁让这个绣品又长又复杂呢!只能用心点慢慢的绣。

  收拾好之后小连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才下午三点多,可外面的天气已经阴沉沉像是有一场暴雨即将来临。

  看着外面乌云密布的小连想着都坐了一天了也没什么人还不如趁着还没下雨先回家得了,想着想着她就开始将东西收拾下打算回家。

  就在她要走出店的时候从外面进来一个女孩,女孩面色苍白一点血色都没有,身上的连衣裙带着点点深红色的花纹,手里提着一个礼品袋,从礼品袋的开口可以看得出来女孩袋子里装的是十字绣。

  小连有些高兴的走到女孩身边询问女孩需要什么东西。

  女孩将手中的礼品袋递到小连的面前沙哑的说:“明天会有个女孩来你店里买十字绣,麻烦你将这个十字绣成品给她好吗?”

  小连有些愣住了,这女孩脑子秀逗了吗?没看见她自己这里买的也是十字绣吗?还叫她拿着她的十字绣去卖给别人?小连不高兴的想要拒绝,她是做生意的不是来帮别人做生意。

  女孩没机会小连高兴还是不高兴直接将东西放在架子上转身走了出去,小连连忙拿着东西追出去想要把东西还给她,出门一看女孩连个影子都没了,小连有些无奈的把东西放在电动车框里,关上门回家去了。

  刚回到家外面就响起了雷声,很快雨点就嘀嗒嘀嗒的落了下来,小连很庆幸自己的先见之明,不然这会估计就变成落汤鸡了。

  拿了一桶泡面放在桌子上打算泡着吃,不经意间看见那个女孩留下的十字绣,小连是开十字绣店的对十字绣自然也是喜爱的,于是她把十字绣拿出来想要看看是一副什么样的成品。

  打开一看小连有些愣住了,很快转变成了高兴喜悦的表情,这副作品绣的非常的完美,布料和市面上的完全不同,市面上的布摸起来有些粗糙,而这张布光滑软绵绵的,绣品的后面没有线头,正面和反面看着一模一样。

  上面绣的是一栋小洋楼,洋楼外面是一个花园,花园里的花开的五颜六色的,旁边有了女孩提着花篮在采花,女孩的样子很眼熟,明明是一副十字绣,可这副十字绣就像是一张照片,清晰明朗。

  花的颜色层次,女孩的眼睛嘴巴都能看的出来,反过来看除了也是一样的,天啊!这得有多大的本事才能绣成这样子。

  小连越看越喜欢干脆直接把它放在自己的床上,就像是对待恋人般轻轻的抚摸着,可一想到明天就要将它给别人她就舍不得,想着想着明天要不就不去开店了?可是又不行她拿不到东西天天来怎么办?不然就直接跟她说没有东西放在她这?也不行,人家肯定是通过电话的了,不然怎么可能直接去她那拿?来个狸猫换太子?对,就这么办,想好办法了她就抱着十字绣开心的睡觉去了。

  咦?这是什么地方?她怎么会跑到这里来了?小连莫名其妙的来到一个小树林里,她漫无目的的走着,突然眼前出现了一栋洋楼,洋楼的外围是花园,有个女孩提着花篮笑着向她跑了过来开心的说:“小连你来了。”

  小连有些莫名其妙她根本就不认识眼前的这个女孩啊!她怎么会认识自己呢?

  女孩没有帮小连解开疑惑,而是直接拉着小连的手开心的带她走进洋楼,一边走一边介绍楼里的一切。

  洋楼一共有三层,里面的家具都是上好的沉香木做成的,房间里到处弥漫着浓浓的香味,走在楼梯上,手扶着把手光滑冰凉,让人心旷神怡。

  三层楼全都看过了,小连满是惊奇羡慕,小连以前在一个朋友家里见过一小块沉香木,所以她非常清楚这沉香木到底有多么的珍贵,唉!如果这些都是她的那么她就发财了,一丝阴冷的目光从小连的眼中闪过。

  “铃铃铃”一阵闹铃的声音将小连吵醒了,小连起床洗漱之后就去店里,等了一天也不见有什么女孩来,接下来的几天小连还是没等到问她要十字绣的女孩,然而她每天晚上都能梦见十字绣里的那栋洋楼和女孩,第二天起来的时候都会闲得无精打采的。

  这天晚上小连有梦见了女孩和洋楼,今天的女孩比前几天更加的热情,她拉小连的手跟小连说想要把这栋楼和里面所有的东西都送给她。

  小连很吃惊,这里的东西少说也有几千万,说送就送了?虽然小连动过想要把女孩杀掉的念头,小连很不解的看着女孩,相处的这几天女孩从来没有告诉她她叫什么,只是每天带着她在树林里和花园里玩。

  女孩笑了笑解释说,她就要离开这里了,而这里的东西她带不走,所以想要送给小连,但是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小连要留在这里。

  小连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女孩笑的更加的灿烂然后消失在小连的面前,小连害怕的叫着女孩,空荡荡的房子里响起了女孩的声音:“你若要想离开这里就要找到一个替身,否则你将永远的留在这里呵呵,我要去投胎了再见!”

  第二天小连的家里出现了当初的那个女孩,女孩看着沉睡中的小连,嘿嘿的笑了起来,然后将小连身上的皮剥了下来,在套在自己的身上消失了……

给女朋友讲的恐怖鬼故事

给女朋友讲的恐怖鬼故事第二篇-星期五的五号床

  陈医师照顾的五号病床,死了人。

  在外科病房,病人死了自不是什么新鲜事,奇异的是五号病床的病患,病况正逐渐好转,根据总医师的估计,大概不需两天,病人的意识就会清醒起来。立时陈医师就为自己的疏失挨上了总医师好一顿臭骂。

  在陈医师尚未来得及以科学的逻辑分析出病人过世的原因时,他的第二个病人又莫名其妙地过去了,他的死亡与上一个病人离奇死亡的时间,刚巧距离一周,而这一次又是五号病床。

  当第三个躺上五号病床的病人,再度毫无征兆的死去,陈医师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来说服病人的家属验尸。不过,这时陈医师所崇拜的科学力量,仅仅只能告诉他病人死亡的时间------是在星期五晚上约莫十一天不少地再度相差一周,病人的体内没有未知的细菌或过度的药物以致剥夺他宝贵的生命。

  就这样,不知名的力量陆续带走七个牺牲者。他们的病情各不相同,施行的手术也不一样,他们或男或女、或老或少,唯一的共通点就是他们全都在星期五的晚上十二点前,莫名其妙地死在由陈医师照顾的五号病床上。

  闹鬼的风声在医院里传的比什么都快,当外科病房的护士们辗转地对外描述曾在自己眼前飞过的白影、拉扯她们头发的阵阵阴风之后,她们当然不会忘记告诉?自惊心的听众们,这个报应是为着哪个白痴去惹恼了不容侮蔑的力量所致。

  五号病床的帘幕就此被拉上。因为,非但没有护士愿意去照顾五号病床的病人,也没有病人愿意躺上神奇的五号病床,连原本躺在隔壁四号病床的病人,都被亲属们迅速转诊到私立医院去了,好藉此逃开陈医师的「照顾」。陈医师几乎走在崩溃的边缘。

  经过一遍一遍的推理、反反复覆地检查,最后,陈医师不得不丧气地面对残酷的事实,承认被自己崇敬万分的科学所击倒。了解事实之后,他不愿意回想过去曾发生的一切、不愿意轮值每个星期五晚上的班、不愿意接近神奇的五号病床,总之,陈医师非常害怕。

  他怕的要死。

  这种看不见的力量证明了陈医师的平凡。尽管他是牛津留学回来的高材生,尽管他在心脏手术方面是整个外科部门的第一把交椅,尽管他很可能是总医师的未来接班人,

  尽管如此,他仍然不得不接下星期五晚上的值班。因为,不但是陈医师不愿接下星期五晚上的班表,整个外科谁也不想接下这个可能见鬼的该死的班。

  这个星期五下午阴雨绵绵,陈医师透过厚重起雾的玻璃窗,看见林妈在外头的空地上安静地烧着纸钱,那火在小铁盆里燃起,带着绚烂的颜色跳跃,丝毫不为凌厉的雨势所阻,他莫名地哭了起来。

  不知道是埋藏在陈医师心底深处的那分中国人的韧性,还是他自英国留学所带回的绅士风度使然,陈医师走出他所崇拜的医院,悄悄地站到蹲在地上的林妈身边。林妈抬起头来,不带任何嫌恶地对他宛然一笑,将手中紧握的金纸交给了陈医师,他以生疏的手法将纸钱投入了那灿烂的火光之中,他想起幼年时光那属于虔诚佛教徒母亲的微笑、寺庙里菩萨的微笑,与如今呈现在自己眼前林妈的微笑竟是如此神似,陈医师在雨中又哭了起来。

  到了晚上八点,外科部门的闲适感被一名方从急诊室转来的心脏病患所打破。经过总医师与陈医师的努力,成功的挽回了这位男士的性命,为着再一次从手术室推出来,才发现唯一剩下的空床是五号病床的时候,那一点骄傲就马上消失的无影无踪。

  现在,除了那位意识不明、非得在神秘的星期五晚上躺上五号病床的那位病人之外,谁也不愿意靠近五号病床。

  五号病床的帘幕无情地被拉起。

  当时间渐渐接近约莫十二点,外科部门的人纷纷想出各种理由暂时离开一下,留下陈医师独自去面对那即将来访的幽玄力量。

  躺在五号病床的病人丝毫不紧张,那是因为他的意识尚未清醒。

  陈医师紧张的直发抖,他怕自己仍然得不到它们的原谅,怕这一次它们要的不是病患的生命,而是他的命。陈医师藏在外科护士们使用的接待柜台下,看着手腕上价值二十几万的手表,秒针无情的向前走去,心底埋怨这手表为什么这么准确。

  当分针刻不容缓地踩上午夜十二点整,五号病床的帘幕开始由缓转剧的飘动起来,像是有一只手在帘幕后面推动着,并且逐渐的传出嘎、嘎声响。流动的空气与莫名的声响,迫使陈医师面对事实----不知名的力量前来勾取五号病床上无辜地病患的生命了。

  为着救助病人性命的天职,陈医师鼓起所有的勇气,大步地向五号病床迈进,他大喊着:“病人是无辜的!既然是我亵渎了你们,就拿我的性命去。”

  帘幕后头,蹲着一位清洁工人,吃惊地看着陈医师。

  而陈医师也呆滞着看着这位将五号病床维生系统的插头拔下,正打算将打蜡机的插头插上电源的清洁工人。

给女朋友讲的恐怖鬼故事

给女朋友讲的恐怖鬼故事第三篇-荒山里,老爷子和他的孙女

  我刚懂事那会,爷爷还没去世,那时还很硬朗,大冷天时候手就跟火炉一样暖和。刺骨的冬天我都是在他老人家怀里度过来的。他很善良,心就像他手掌一样,温暖人心。至少,那个重男轻女思想横行的年代,他老人家对子孙都很疼爱,无论是男是女。

  老爷子作息很规律,每天起得比鸡还早,踩着单车就出去了。他单车上总载着一个花洒。

  我问爷爷,您干嘛老是带着花洒出去?他抚摸着我的头,默默不语。

  只是,同样一个问题,爸妈却是绑着脸,说,小孩子不准那么多事!

  我真的以为我问错话了,羞愧的以后不敢再问这事。直到有一年快清明的一天,老爷子载着我踩着单车出去了。一路都是宁静的山路,鬼魅的树影挂在两边,一切显得那么阴森。

  老爷子带着我来到一个坟前。这坟无碑文,碑上镶着一张相片,相上是个小女孩。坟身的花草却是如此灿烂,几近绚丽。老爷子说,这些花草是他修剪的。那时我正望着他提着花洒给坟身的花洒着水。

  我问爷爷,这是谁的坟?他没回答。点了香,叫我小心的插上坟身。我看见他眼角晶莹,似乎挂着泪水。

  老爷子说,她是你素未见面的亲姐姐。

  那时的我,微微感到一丝惊讶。也许是对世俗还不太懂。只是疑惑为什么爸妈一直没跟我提起我有个已经过世的姐姐。

  爷爷没在多说话了,无论我问什么。

  最后,老爷子叫我在坟前磕了几个响头,我们就回家了。留下那座孤坟在这空荡荡的山中。

  回到家后,我就发高烧,整个人像中了邪,晕晕乎乎,仿佛身体已经跟世界脱离了。后来听别人跟我讲,送到医院后,吃了药打了点滴也不管用,一直烧到半夜三更才微微退了点。

  我醒来时已经是凌晨两点,身体躺在医院床上,爷爷瞪大眼睛在我身边张望!

  我为什么会醒?因为听到一个凄凉的声音,这声音说,我好孤单。

  我有气无力的说,爷爷,我好怕。那时,空荡荡的病房只有我跟爷爷,还有这个回荡在耳边久久不散的凄凉声音。

  爷爷皱紧眉头,说,是你吗?孩子。是你吗?我知道是你。孩子,你出来吧。爷爷在这里。你弟弟还小,他什么都不懂。

  我感觉,头疼得发胀,视线越来越模糊。就在那时,昏暗的视线中,我隐约看到一个女孩站在门边,穿着一身惨白的囚服,毫无血色的脸流露着无尽的凄凉和怨恨。我没记错,是那座坟上的照片。是我那个素未谋面的姐姐!

  我当时什么事都做不了,高烧烧得麻木的身体使我只能胆颤的望着眼前这位个不属于这世界的女孩。而她也是瞪着我。

  老爷子眼角挂着泪,说,孩子,你回去吧,过几天是清明,鬼门会开,爷爷希望你投胎有个好的来世。

  女孩没搭理老爷子的话,却是手指着我,幽怨的说,都是因为你。

  “孩子,那时他就只是个几个月大的小孩。不是他的错。”老爷子说,“爷爷知道几年来你都埋怨着这个世界不肯投胎,孤零零地做野鬼在人间飘荡。爷爷每天都去坟前看你,给你清着坟种着花,就怕你孤单着没人陪伴。只是,几年来,算命师都说你的怨气久久没散去,。孩子,爷爷体会你的痛苦。你一直埋怨着你爸妈当年没救你,你一直埋怨你弟弟抢走你的温暖,怨着这个世界。今天爷爷带着你弟弟去看你,就是希望能化解你心中的幽怨,安心的去你的世界。”

  女孩的视线依旧没离开我的身体。她说,是你,都是你的存在,爸妈都不疼我了,你夺走我的幸福。都是你的错。

  那是一个小女孩的心声,但是奇怪那时年幼的我仿佛能体会到她的心声,也许是血浓于水的亲情。尽管我从来没见过她——我的姐姐,尽管我那时害怕得心脏几乎快爆破了。

  姐姐。

  我勉强从嘶哑的喉咙挤出两个字。

  几年前我有个亲生姐姐,长得很漂亮,红扑扑的脸蛋,扎着一条可爱的马尾辫。那一年我出生在这个家庭后,一切都变了。因为农村严重的重男轻女现象,爸妈从此就把所有爱投入我这个传种接代的继承人身上。

给女朋友讲的恐怖鬼故事

给女朋友讲的恐怖鬼故事第四篇-不停的追逐肇事者

  我最近感觉很累!全身上下的骨架都快散掉了!

  无边无际的昏暗里,我在不停的行走!不停的走........

  现在是夏季,一个多雨的季节,太阳已经很久没有出来了。我记得前几天才刚刚下过一场大雨,路面被冲刷的干干净净,有的地方还形成了一个个小小的积水坑,俏皮的眨着眼睛。都市的生活节奏很快,来来往往,忙忙碌碌。没有人注意我,没有人关心我,我也不关心别人,也不去看别人。我只是在不停的行走......

  嘴好疼,总是感觉嘴唇跟牙齿互不相让,互相打架;脸很疼,总是感觉火辣辣的如同有热水曾经淋过;胳膊也很疼,总是感觉仿佛是断了一样,晃晃悠悠无从是处;腿也很疼,每走一步都像是被人用钢铁击中一般.......可是我还是要行走........行走在公园里,我看见绿油油的草坪,五颜六色的花,有流浪汉躺在长椅上;行走在超市里,我看到琳琅满目的商品,看到那套我心仪已久的塔罗牌,我伸手去拿,可是却什么都没有抓到。这是为什么,为什么我什么都没有抓到;行走在马路上,远远的我看到一群人跪在前面的路口,声嘶力竭的哭喊!这些人好眼熟!他们在呼唤什么?他们在竭斯底里的嚎叫什么?什么事让他们如此伤心,如此悲痛欲绝?我没空理这些,因为我要行走,我在找人,我不能停下来.......我从他们的身边经过,并没有人理睬我,是我看错人了?

  我行走在医院里,行走在停车站里,行走在人潮拥挤的二手市场里,行走在城市的每条街道每条小巷里,我在行走,我在找人......

  在某一个角落,我看到一个人,这个人逐渐清晰逐渐放大......我记起来了,我是在寻找他!我不停的行走,拖着满身的疲惫、滴血的伤痕和骨肉尚相连的肢体,原来,我是在找他!

  我不是恶魔!可是,那个人看到我的时候全身都在颤抖,哆哆嗦嗦的张开嘴,有口水从嘴角流下,眼睛的瞳孔在扩大,在不断的扩大......

  “你的车轮上沾着我的鲜血,难道你没感觉到撞到我了吗?难道你没看见我还在动吗?难道你不应该打个急救电话吗?我还这么年轻,为什么不救我?为什么要把我撇到无边无际的黑暗中?为什么你不救我?为什么不救我?......”

  当这个人在我面前直挺挺的倒下的时候,久违的太阳露出了笑脸,我拖着满身的疲惫看向天空......

给女朋友讲的恐怖鬼故事

给女朋友讲的恐怖鬼故事第五篇-心理医诊所

  雨最近有点疲惫了。想去心理诊所做一个催眠术。缓解压力。别的诊所都是人满为患,雨有点失望。晚上他上网。发现了一家专门做催眠的诊所。上面写着“带你进入梦境,感觉一下未知的世界”

  雨很感兴趣。便拿着地址去了那个诊所。车开出了北京城,郊区。来到一个田间小村子。村子里面都是别墅区。很漂亮。远远的他看见一个牌子“梦境心理诊疗所”

  雨下车。进了诊所。诊所里面没有人。洁白的墙。很安静。白色的窗帘在微风中摇曳着。诊所的墙上挂着很多心理测试图。“先生,您是来治疗的吗?”一个声音唤回了雨的思绪。是一个漂亮的护士。“您好。我是来做催眠的。”“跟我来吧”上了二层。进了一个房间。房间布置的很温馨。一进去人就像好好睡一觉的感觉。

  一张欧式的躺椅放在中央。淡淡的檀香味道。雨躺下去。渐渐的有了困意。而且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和刚才的姑娘。缠绵,红色的烛光。缠绵,依旧是缠绵。雨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舒服。浑身绵软。梦醒了。已经是下午了。雨看看表,下午四点。自己睡了那么多时辰。

  护士进来。雨惊呆了。就是梦里的姑娘。粉色的裙子,甜蜜性感的微笑。护士拿着饮料进来。“醒了,喝点吧。”“好谢谢。”喝完饮料,雨下楼。付了钱。离开了诊所。

  一连几日,雨经常去那个诊所。一次不去身体就不舒服。工作也没心情。自己好像着了魔。而且精神和脸色一直很差。情绪容易懈怠。

  雨有点害怕了。自己不会是遇见吸食魂魄的鬼魂了吧。于是雨咬破了手指,画了符咒。喝了下去。再去诊所。

  一路上,雨的精神恢复了。而且很清爽。但是雨的心里纳闷着。这是怎么了。难道说。。。

  雨进了村子。转了几圈都没有找到诊所在哪里。当他定睛一看的时候自己被吓呆了。原先诊所的位置是一左村子里的骨灰坛。白色的窗帘,依旧摇曳在风中。雨大着胆子进去。里面是骨灰架子。但是都是空的。唯独后面角落里的一个架子上放着一个骨灰盒。雨走进了看。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骨灰盒的照片上就是自己遇见的女孩子,在梦里的也是她。

  雨晕倒了。睡着了。梦里依旧是那女孩子。缠绵的微笑和性感的身子。雨竭力让自己醒来。画了符咒帖在了女孩骨灰盒上面。一切消失了。还是空空的安静的骨灰堂。

  朦胧的眼睛里,是一个姑娘的影子。白色的衣服。微笑着。爱慕的眼神。慢慢的姑娘消失了。雨回到家。回忆着一切。

  仿佛真的是一场梦一样。

  以上就是给女朋友讲的恐怖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给女朋友讲的恐怖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07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