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别人讲鬼故事能吓住人的5篇

  本文5个给别人讲鬼故事能吓住人的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20字鬼故事、哄女友睡觉用的鬼故事、女朋友要听的鬼故事、哄女友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给别人讲鬼故事能吓住人的

给别人讲鬼故事能吓住人的第一篇-荒村诡事

  小的时候,因为家里穷,父母外出打工,我跟着外婆生活,外婆家在山区,房子修在半山腰,仰视山连山,俯视水接水,可谓是山清水秀。

  可惜,这几个月村里发生了许多怪事,村里的人也都陆续搬了家。

  最后,也只剩几家比较贫穷的没钱搬家的人了。

  外婆家下面有条小河,村里仅剩的连我三个小孩经常约着去摸鱼,洗澡。

  而每次去洗澡,都是背着外婆偷偷去的,我总是抱怨外婆为什么不让我去河边玩,外婆却只说不能去就是不能去把我打发了。

  暑假的一天,我和村上的两个小伙伴一起去割猪草,到了河边,杨达有提议去洗澡,张红艳倒是答应的爽快,不过我有些顾忌,毕竟让外公外婆知道了,免不了挨一顿打!

  犹豫了半天,还是决定跟着他俩去洗澡,毕竟天这么热,谁不想在凉丝丝的水里游来游去啊!?

  他们两偏要到邪水弯那儿洗,我怯怯的跟在身后,三个月前我在邪水弯看到两条大蛇,邪水弯的水据外婆说是最深的。

  到了邪水弯,因为张达有是个男孩,性子比较急,放下背篓,三两下脱了个精光。“澎——”溅起了无数银珠,水珠散落,他跟往常一样潜入水底,每次洗澡,他都先来个泌水!

  “我下去咯!你快点。”张红艳也迫不及待的下水了。

  我笑了笑,  我很想下去,不过心有余悸,那么大的蛇,虽然我看到蛇钻到洞里了,天这么热,万一它也想凉快凉快也下水去了呢?当时这么想着,就越发不敢下水了。

  “阿男,快点下来啊!”张达有说着在水里飘来飘去。

  “是啊,快点下来。”张红艳也附和着。

  我摇了摇头,还是害怕水里有蛇。

  “你们玩,我待会儿再下去。”我就静静地坐在岩石上。

  看着张达有再次潜入水中,我更是羡慕不已。

  过了好几分钟了,水面依旧不见张达有的身影,只有张红艳一个人仰躺在水面。

  我急了,站起身来,心急如焚的问张红艳,“杨有呢?”

  张红艳环顾着水面,水面沉静的如一摊死水。

  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迅速脱了衣服准备下水,就当我准备跃下水的那一瞬间,我停止了所有动作。

  我看到邪水弯的拐角处站着一个女人,一个穿着红色肚兜,肚兜上还绣着很好看的图案,编着两个粗辫子,齐刘海,嘴唇染的红红的,那种红很妖艳,就如人血涂上去的般。

  那女人扭过头来,那张脸很美,美的有些不真实,她邪魅的朝我笑着,笑着笑着脸竟然慢慢开始腐烂,烂肉一块一块的往下掉,乳白色的小东西在脸上蠕动着,右眼眼珠一骨碌滚进水里,而左眼一半连着血管一般垂掉在脸上。

  脖子也开始腐烂,蛆虫布满整个身子,只见蛆在快速的啃食腐肉。

  而张红艳,她在水里乱游着,倏然,她停了下来,抓起那女人掉下来的烂肉,贪婪的往嘴里不停的塞着,像是吃的太快,噎到了,她哽的直伸脖子,她咀嚼着,烂肉混合着蛆虫的滋液不停的从嘴角流出,她舔了舔嘴角的液体,一副不满足的模样,她又猛地抓起女人掉落的右眼,一下塞进嘴里,眼珠咬暴的声音显得格外明显。接着,一股发黄的脓滋流了出来。

  女人一下子来到我的眼前,缓缓的扯下她的左眼,放在我面前阴霾之及的说:“要不你也来一颗?”她已经面目全非,不过那声音,可比她的脸来的骇人。

  她把眼珠猛地塞进我的嘴里,我胃里一下掀起滔天巨浪,恶心的呕吐起来。

  我一下子醒了过来,我竟坐在岩石上睡着了,而眼前并没有什么女鬼!也没有什么眼珠我暗自庆幸,还好只是一场梦 !可如果是梦,怎么会那么真实?

  扫视着水面,一丝水波也没有,过如死水一般。

  张达有和张红艳呢?

  一个不好的预感犹如藤蔓,在脑中蔓延开去。

  水中缓缓漂浮上来一个红肚兜……我傻眼了,刚做的事到底是梦还是真?

给别人讲鬼故事能吓住人的

给别人讲鬼故事能吓住人的第二篇-qq上陌生的姐姐

  墨雪是个独生子女,她特别渴望有个姐姐或哥哥陪着自己。

  不多久,墨雪迷上了QQ,经常找别人要QQ号,自己去加。

  或许是许愿起了效果,也或许是其他什么原因,墨雪在QQ上加了一个叫“甜蜜时光很短暂”的人,头像是一个美丽的女孩。可是,墨雪却觉得怪怪的,但又说不上来哪里怪。

  “甜蜜时光很短暂”告诉墨雪,她叫贺雅,是个独生子女,家在北京。今年22岁

  墨雪告诉贺雅,她叫墨雪,也是独生子女,家在泰安,今年18岁

  墨雪和贺雅聊的很开心,墨雪在QQ上,一声一声的叫着姐姐。贺雅虽然是另一个世界的东西,可她还是哭了。贺雅不知道鬼也有泪。

  墨雪性格变得渐渐的孤僻了,贺雅不知道是自己的原因,只是陪在墨雪身边,安慰着墨雪。。。。。。。

  直到有一天,墨雪越来越想见见贺雅姐姐,贺雅很不乐意,她担心自己吓到墨雪。

  可是,一次的辩论中,贺雅竟神史鬼差的答应了,更不可思议的事情是,贺雅居然要来找墨雪。

  贺雅来时,看到墨雪父母的车,想搭一个顺风车,可刚坐上,车居然翻了。。。。贺雅吓了一大跳。这时,她才想起自己是鬼。

  唉,不能搭车了,贺雅就只好变成一个美女,躺在车里装死。

  这时,警察来了,看见一个美女还活着,赶紧把她抱着,用黑衣服为贺雅遮阳。

  当墨雪看见时,叫着:“贺雅姐姐,贺雅姐姐!你怎么样了?没事吧?”

  贺雅缓缓起身,用黑衣服遮阳,买了一把黑伞。

  贺雅对着墨雪笑了笑,说了句你好。声音也是那么甜。

  第二天,墨雪去上学,路上一辆车“飞”了过来,仅仅只差1厘米时,贺雅出现了,把墨雪推了一边去,自己却原型泄露,并且快要魂飞魄散。

  此时的车,已经被贺雅给推向斜坡。贺雅微笑着消失了。消失的时候说到:“墨雪,我一直都是鬼,我一直恨世界,为什么要把我从山上推下去,让我在河里成为冰尸?”

  墨雪哭了,哭着哭着她笑了。

  墨雪穿上了贺雅给她自己买的白长裙、白丝袜、白长靴。

  墨雪上了宿舍顶楼,割腕后带着微笑从顶楼跳了下去。

  墨雪死后发现,贺雅的灵魂已经重新汇聚了。从此以后,每晚都可以看到两个女孩依偎在一起。

给别人讲鬼故事能吓住人的

给别人讲鬼故事能吓住人的第三篇-原来,我已经死了

  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学生。

  一直以来我都是为了学习而奔波劳累着。

  从小学到现在,将近12年的光阴了。我仍记得老师说的那句话,只有学习才能改变命运,只有学习才有出路。只是我却忽视了,当某些意外没有排除出来的话,一切的话,都会变成徒劳。

  那天,我跟父母说,年轻就要任性一会。任性过后就会努力学习。

  为了放松一下心情。离高三开学还有两个星期的时候,我来到了爱尔兰奥法利郡。我只是希望通过这次的爱尔兰之旅可以让我得到自己想要的宁静。以便让我在高考前得到未来奋斗的动力。只是我并没有想到,宁静过后,却是一场寂静的可怕。

  我真的,不该去爱尔兰的。

  高三开学,从原来狭窄的课室换成了如今明亮的课室,课桌的组合从原来的六人合并小组变成了现在的单人单桌。一切似乎都变得美好了。只是……

  这一切都发生了变化。就连别人对我的态度。

  我不知为何,再也没有人跟我说话,老师也不让我上课回答问题,班上的各种活动也不再有人邀请我一起参加。即使我跟别人说话,那人似乎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听不见,总是将我无视。上课回答问题无论我的手举得多高,老师扫过我的座位后,总是叹了一口气,然后将我无视,便会叫其他人回答问题。班上活动的时候。即便我走到别人的身边要加入活动,也再也没有人理会我。

  高三。

  看似多么神圣的两个字。

  而这两个字却成了我噩梦的开始。

  再也没有人理会我,再也没有人跟我说话。

  即便回到家,也没有人跟我聊天。

  每天回到家,家里的灯总是关着的,大门总是紧锁着的。家人也总是很晚回家。又或者是,他们从来都没有回来过。

  原本每天早上餐桌上都会放着母亲准备的早晨,而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我还记得当我从爱尔兰回到家的时候,我看到我的母亲坐在地上,嘶声地哭泣着,而我坐在她的身边,不知所措地问她是怎么了,而她并没有回答我,她只是在哭,一直在哭。

  从那之后,我再也看不到我的母亲了,同样地我也看不到我的父亲。

  父亲平日里很忙,而即使这样,从前他每天晚上都会回来给我检查作业,而这些日子以来,他再也没有出现过。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家里面的尘埃越来越多,无论我怎么清理,都无法打扫干净。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感到我的身子变得越来越累。直到那天我拿起电话打通了老师的手机。

  “喂,你好,请问是哪位?”

  “老师……我是小溪。”

  “嘟嘟嘟……”

  电话那头的人已经把挂线了。不知道为什么,老师似乎听不见我说的话。

  是信号的问题吗?

  我依旧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在上学的路上。当快要迟到的时候,我伸出手要叫停出租车的时候,不知为何并没有任何人理我。就连停在路边的出租车也没有为我打开车门。

  很无奈,我只好跑步回到学校。

  学校大门的保安并没有叫停我,也不需要我出示学生证,就好像没有看到我。

  回到学校,第一节课已经上了大半,而我站在教室门外,老师并没有看我,他依旧讲着课,偶尔会有同学看我两眼,可是直到下课,也没有人帮我说说话,让老师给我进去。

  直到下课,我以为老师会叫我到办公室说话的,而他只是跟我擦肩而过,并没有看我一眼。半个学期快要结束了,老师并没有跟我说过一句话。

给别人讲鬼故事能吓住人的

给别人讲鬼故事能吓住人的第四篇-张氏诡谈之绝爱

  “你还爱不爱我了”杜婷泪眼朦胧的问着她眼前直挺挺站着的乔文。

  乔文将手上的烟掐灭,背对着杜婷,无情的说了一句:“不爱了。”

  这句话犹如一颗炸弹在杜婷的心里爆炸着,毫不留情的将她的心撕破,本来就脆弱的心,已经承受不住如此的打击,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不争气的流落了下来。

  “好,我们没有挽留的余地了吗?”她哽咽的说道。

  “奥,我对你没有感觉了,你收拾好了东西就快点走吧。”乔文语气冰冷,面无表情的他真希望眼前的这个家伙早点在自己的眼前消失。

  两个人在一起也有两个年头了,乔文为她做过的她都知道,他当时是那么的爱她,为她买她想要的东西,替她做她做不到的事。可是现在是时光匆匆,早已物是人非。眼前的这个冰冷的男人早已不是当年那个乔文,而她还是那个爱他的杜婷,永远爱着的杜婷。

  “东西我早就收拾好了,我知道这一天迟早回来的,乔文我告诉你,你不是我,你不知道我的感受,即便是现在我怎么骂你也无济于事。”杜婷擦了下清澈的泪水,说道:“你会后悔的”

  哐!杜婷将旅行箱一拉冲出了门!

  “喂!等等,你的东西没有拿完啊,全部拿走啊”乔文冲到门前一把将要走的杜婷拉住。

  “奥,你不是说你一直想要一台台式电脑吗,要最好的配置吗,那个就是我给你买的,不知道现在的你喜不喜欢,不喜欢可以扔掉。”说完杜婷就转头走了。

  她笑着,诡异的笑着,是那么邪恶,也许她自己也没有想到,有这么一天从乔文的房子里搬走,她笑着,想想自己曾经傻傻的以为自己会和他一直走下去,结婚生子。

  现在回头看,也只是她一厢情愿罢了。“哈哈哈哈”她以这种方式发泄着自己。

  看着杜婷走后,乔文火速的将屋子收拾了下,他仔细检查着看有没有杜婷留下的任何痕迹。

  就在半个小时后,屋子一会就收拾的差不多了,他细心的在房子里喷了香水后,猴急的掏出手机打电话。

  手机的来电秀上显示的是一个金发碧眼的洋妞,上面的备注是:宝宝!

  此时即便他如何压制,都抑制不了脸上的兴奋,怎么还不接,怎么还不接。

  电话的那头是冰冷的呼叫声,嘟嘟嘟,直到提示你拨叫的用户暂时无人接听,他才放弃的挂掉电话,然后又拨了出去,一直重复着。

  “今天怎么不接我电话啊?这个小淘气看来还在生我的气吧?我都把她赶走了啊?”不解的乔文猜忌着此时他的宝贝的心思。

  就在此时,他看见一股血留在地板上,哪里来的血?还在兴奋中的乔文有点紧张起来,他看见血是从装电脑的箱子里流出来的。

  血渗透过纸箱,像个活着的东西一样在乔文面前!他的目光全部注视在了杜婷留给她的电脑上。

  这个是什么?难道不是电脑?血是哪里来的?

  这些疑问像炮弹一样一颗一颗的打向疑惑的乔文。

  好奇心驱使他探向这个诡异的盒子,他小心的将盒子打开一个口,摇晃着脑袋看。

  “啊!”惊慌失措的乔文,跌倒在地上,随手一拉,将盒子打到。

  一颗脑袋从里面滚落出来,七窍出血,金发碧眼!目光刚好正对上头皮发麻的乔文!

  路上一个拉着旅行箱的女人走着,时而哭着,时而笑着。哭的时候是那么的悲伤,但笑的时候,却变得那么诡异!

给别人讲鬼故事能吓住人的

给别人讲鬼故事能吓住人的第五篇-游泳队之恶鬼缠身

  “天才少年佐子健!还有二百米就可以蝉联五连冠了,他可以突破这个前无古人的记录吗?”解说员疯狂的喊着,全场的人都沸腾了。

  佐子健:这次的冠军是我的。。。

  他心里正想着,腿突然被什么抓住了,一下子停在了远地,腾的一下子钻入了水底。被拉到水池底的佐子健发现对面飘着两个人,都已经高度腐烂,他们凝视着自己,猛的抓住了他,这时佐子健开始出现缺氧的表现,想往上游,根本没有机会。

  他使劲憋着最后一口气,但还是没有撑住,在他意识开始模糊的时候,一双手抓住了他,把他拉了上去。

  迷迷糊糊地听到两个人在对话,声音一直在耳边围绕,似梦似真。

  “你看看他,即使没拿第一名同样享受着第一的待续,真是气人。”

  “谁让人家关系硬呢,家里指不定给了老板跟教练多少钱呢。”

  佐子健越听越来气,一股火窜到脑瓜顶,一下子坐了起来,把一旁的小曼吓了一跳(小曼是佐子健的忠实粉丝,因为自己的严重抑郁症,被他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为了配合她的治疗,认了小曼做妹妹。)

  “奇怪了,我怎么会躺在医疗室?刚刚没有别人在这吗?”佐子健有点莫名其妙地问。

  “因为你溺水了,被救了上来后送到医疗室的,其他人还在比赛,所以只有我在这陪你呀。”小曼说着底下了头,好像在害怕什么。

  墙上的电视突然亮了起来,画面正是比赛现场,解说员扔在激昂地讲解赛况:“因为天才少年佐子健的溺水,冠军由韩国选手朴不够获得,真是非常的遗憾,希望女子组的银苏可以为中国摘得一枚奖牌吧!”

  “小曼,快扶我去现场看看比赛去!”佐子健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说。

  “你都这样了还怎么去?一会儿马教练和欧阳他们会来看你的。”小曼说道。

  不得以,他又躺下,而这期间小曼则站在窗前做着一些奇怪动作。

  门突然开了,一行人走了进来,其中几个人身上都是湿漉漉的。

  “子健,怎么样了?”马教练摸着他的手问道。

  “我没事,就是感觉头有些晕晕的。”佐子健又坐了起来说。

  “你晕是肯定的,大脑缺氧都是这种状况,还好欧阳哥眼疾手快救了你。”金迪有些傲慢地说。

  “行了,子健没事就行,你好好养病,等你早日归队呢。”欧阳少恭微笑着说。

  这时他注意到了金迪脖子上挂着的一个数字八的饰品,格外的扎眼。

  因为下午还有个团体赛,大家也没有过多逗留,很快地就都离开了。

  在休息室,金迪正在冲澡,正在想着下午比赛的战术,一阵金属摩擦的声音传来。

  “谁在外面?是欧阳哥吗?还是植野?”他问了半天也没有回应。

  围上浴巾,慢慢地推开了门,走廊一片漆黑。摩擦声又一次传来,他顺着声音往前走,一个踉跄载倒在地上。一抬头是一只金属公鸡,像是什么奖杯上卸下来的。

  “疼死我了,到底是谁这么无聊?”他捡起了金属公鸡,有些不满地继续寻找声音。

  终于,他锁定了七零八的这间房。敲了半天门也不见回应,正准备走的他随手试了一下门把手,门就这样地开了。

  “不好意思,我以为门锁了就试着转动了一下门把手。”金迪礼貌性地说了一句。

  迟迟不见回应,他便踏了进去,金属摩擦声又一次传来,在最里面的一个门内,声音格外清晰。

  “谁在里面?别装神弄鬼的好吗?”说着拉开了门,一个小女孩躲在地上用手摩擦着墙面,血顺着手往下流。金迪惊恐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小女孩转过了身,冲着金迪尖叫了一声。

  “咣当”一声,金属公鸡掉到了地上。

  佐子健:今天在水池里看到的两个人到底是谁?

  他心里犯起了嘀咕,因为那两个鬼脸已经高度腐烂,根本看不出是谁。越想越头疼,便往脸上泼了泼凉水,让自己清醒一下,一抬头,镜子里面一左一右站着那两名腐烂的男子。

  惊的他猛一回头,是小曼站在他身后,正对着他笑。

  “你吓死我了,不声不响的站在这干嘛呢?”佐子健摸了摸胸口说道。

  以上就是给别人讲鬼故事能吓住人的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给别人讲鬼故事能吓住人的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682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