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灵异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真实灵异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鬼大爷鬼故事、好看的鬼故事小说推荐、鬼故事在线收听、睡前给女朋友讲的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真实灵异故事

真实灵异故事第一篇-吊死鬼

  有人发现村头的歪脖树上,有人上吊了,是个女子。据说舌头吐到了胸前,吓死人了!老人说吊死鬼都这样。

  古时候,交通不方便,保长赶紧派人去报官。一去一来,官府第二天才能赶到。白天,人们都不敢来看,晚上可得有人来看尸啊,以免再发生啥变故,没法向官府交代。思来想去,保长想到了一个人,张大胆。这个张大胆不怕鬼,不怕神,只要给钱,啥都干。

  保长说,张大胆你只要这一夜把女尸看好,第二天就多给银子。这时,有人提醒说,吊死鬼,最容易诈尸,如果女鬼诈尸跑了,你可要小心。

  不愧是张大胆,胆真大,弄了条破棉被就睡在了吊死鬼下面。天渐渐黑下来了,张大胆看看吊着的女尸,也越来越看不清了。咋办?她真诈尸跑了也看不见啊。情急之中,张大胆想出了个办法,他点着了根香,然后插在了女尸身上,心想只要你一跑,看不到人影,可看见红红的香头了。一切布置完毕,张大胆才放心打起盹来。

  有个走夜路的,走累了,想抽袋烟解解乏,找了半天发现自己没带火。黑暗中,看到远处有个红点,就磕磕绊绊跑了过去。黑夜看火,一般是看着不远,实际不近。这个人好不容易到了跟前,一把拿过香火,点着了烟,嘴里还说,不就是借个火用一下吗,你咋不说话。再仔细一看,我的妈呀,原来是个吊死鬼!吓了个魂飞魄散,撒丫子就跑。你可把手里的香火扔了,他也忘了是咋回事,拿着个香头没命的跑。

  这时,张大胆听到动静,惊醒了,睁眼一看,发现果然跑了,提起木棒,顺着火光就追了过去,边追边喊,站住一一我看你往哪里跑?不一会,就追上了,上去一棒就打趴了,张大胆,真个有劲,把个死尸抗着又回到了歪脖树下,往上一挂,愣了,女尸仍在挂着。张大胆这才明白自己闯了大祸了。

真实灵异故事

真实灵异故事第二篇-悬疑故事:黑天鹅的陷阱

  1

  佟林是卖珠宝的高手,他销售的技巧已经上升到无法企及的高度,多贵的东西都能被他卖出去。一个月前,我和他恋爱了,只是珠宝行里禁止员工之间谈恋爱,毕竟过手的都是宝石金货,两个人死心塌地地联起手来,一丢就是几十万,圈子内有这样的先例。所以我们恋爱的事,是打死不能说的。

  当然和我恋爱,佟林要付出代价──必须告诉我卖东西的秘诀。佟林说,这个秘诀就是察言观色。

  午休时,我们两个坐在休息室的门口,佟林指着店里的顾客教我如何察言观色。哪个是要出手的行家,哪个是看热闹的闲人,他都说得八九不离十。就在这时,我们老板郑明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我有意刁难佟林说:“你看看咱们老板是想做什么?”

  佟林探头看了看说:“他袖口和前襟湿了,一定是刚洗过手。但他头发是乱的,说明他洗得很匆忙。再看他皮笑肉不笑的样子,一定是他刚才在办公室里做了件不想让人知道的事,却又故作轻松,掩盖自己真实的情绪。”

  我不信:“你瞎猜的吧?”

  “不信你去和他请个带薪事假,他现在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很轻松,肯定答应你。”

  我看着佟林自信的样子,决定试试真假。我走到郑明面前对他说:“老板,我明天家里有点事,能不能给个假。”

  郑明有点受惊似的“啊”了一声,才恢复常态说:“行。”

  “那我的工资……”

  “放心吧,不会扣的。谁家里没点事啊。”

  佟林真是太厉害了,几眼就看穿了老板的心思。我转回身,却看到佟林托着桶水站在我身后,脸上的表情有点古怪,像是隐藏了某种挑衅。他对着郑明说:“老板,我帮你把办公室的水换了吧。”

  郑明却慌忙拦住他说:“不用不用,还有呢。”说完,就一个人回了办公室。

  我不明所以地问佟林:“你这又是唱的哪出戏啊?”

  佟林一瞬收起笑容,低低地说:“郑明刚才可能杀人了!”

  2

  入夜,我和佟林把车泊在珠宝行对面的街道上,藏在他的小车子里,监视着郑明的行踪。

  佟林说,就在我和郑明对话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个重大秘密──郑明的皮鞋缝隙里有黏稠的红色附着物,看起来像是快干涸的血迹。当时他把所有的线索迅速组合了一下,做了一个大胆的推断:郑明在行凶后手上沾染了血迹,才在办公室内的独立卫生间里仓促洗手,弄湿了衣袖和前襟,却忽略了自己零乱的头发。他故作镇定地在店里走一圈,是在观察有没有人注意他。而佟林之所以突然殷勤地给他送水,就是在试探他办公室里是不是藏了什么秘密。

  为了进一步证实这个推断,下午,佟林让我去监控室,假称丢了钱包,让保安把上午的录像重放了一遍,发现确实有个女人进了郑明的办公室后,再也没有出来!她的头发是暗红色的,穿着黑色的皮裙。被害人很有可能就是她。

  夜里2点多,我有些疲惫地靠在副座上说:“咱们报警不就行了,为什么要自己跟踪啊?”

  “你看到郑明行凶了吗?看到尸体了吗?关键的一样没看到,你不怕郑明反咬你诽谤啊?”

  佟林说得没错,一切还都是推论,不能作为任何证据。他揉了揉我的头发说:“如果郑明真杀了人,今晚他就一定会回来的。白天他根本没机会把尸体运出去。”

  说话间,一条黑影鬼祟地出现在街口,轻车熟路地找到珠宝行,打开侧门钻了进去。片刻,黑影就拖着一个长形的袋子出来了。

  我兴奋地说:“他来了!快,我们报警!让警察来抓他!”

  可是佟林却做了一个让我十分不解的举动──他罩起卫衣的帽子,从后座拿出一根棒子下了车。郑明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刚一转头,佟林就挥起棒子,猛地砸在他头上。

  郑明大叫了一声昏倒在地上。我慌慌张张地跑下车,颤声问:“佟林你疯了?你打他干什么?”

  佟林揪下帽子,对我挑了挑眉毛说:“有人替咱们背黑锅,你不想发财吗?”

  那一刻,我终于明白佟林为什么不报警了。郑明要来运走尸体,一定会关闭店里的防盗系统和监视器。借着这个机会偷店里珠宝,不会留下任何证据。佟林从怀里掏出一个折叠旅行袋,扔给我说:“别发傻了,快来!”

  我每天都捧着无数珠宝给别人,从没有想过有一天,这些珠宝会都属于我。我拿走了店里所有我喜欢的金饰、钻戒,佟林却只拿了一件──佟林办公室里的一只墨翠雕成的天鹅。那是我见过的最大的墨翠,玻璃种,水头十足,在淡弱的光线下,闪出薄薄的荧芒。

  我惊叹地说:“这样上好的品质,要多少钱啊?”

  佟林微笑地看着那只水光流转的黑天鹅说:“要上百万了。”

真实灵异故事

真实灵异故事第三篇-生病的女孩

  杜莎的眼睛最近老是流泪不止,而且刺痛难忍,没办法,她只能去医院看病。

  医生是一个白白嫩嫩的奶油小生,长得油头粉面的,正是杜莎喜欢的类型。杜莎笑嘻嘻的看着医生,他胸前牌子上写着“倪亮”。

  “你好,倪医生。我叫杜莎,我眼睛疼!”杜莎细着嗓子说道。

  “你好,你能说详细一点吗?”倪亮微笑着问道,倪亮笑起来很温柔温暖的感觉。

  杜莎想,不是都说现在的医生脾气都很不好的吗,这个倪医生不但长得帅,性格感觉也好温柔哦,而且声音也好好听哦。想到这里,杜莎竟然两个脸颊泛起了红晕。

  倪亮笑着问道:“怎么了,杜小姐,你不方面说吗?”

  杜莎这才发现自己有多么花痴,太失礼了,自己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杜莎慌忙说道:“不是的不是的。是我的眼睛,前段时间做了近视手速,现在非常的疼,还一直流眼泪。”

  倪亮点点头,“我先看看。”倪亮生疏白嫩的手指,那根本就不像是一个男人的手,白嫩修长,手指轻轻的抬了一下杜莎的下巴,“请你把头往后扬起一点。”倪亮的手指十分的温暖,软软的,杜莎的心砰砰的跳了起来。

  倪亮接着轻轻翻开杜莎的眼皮,拿出一只小手电照在眼球上。

  “好疼!”杜莎急忙闭上眼睛,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倪亮很贴心的拿起一张纸巾小心的帮杜莎搽干净,杜莎的心跳得更快了。

  “杜小姐,你很热吗?你得脸颊有些红。”倪亮试探性的问到。

  杜莎心想还好是个笨蛋医生,不然自己今天可算是丢脸丢到家了。

  倪亮见杜莎没有回答自己,嘴角扬起一点笑意,又接着检查杜莎的眼睛。检查完毕以后,倪亮笑着说:“没事,就是一般的术后感染,有点发炎,所以有点疼,流泪是正常的反应。我开一点药,你拿回家吃,吃完以后再来复诊吧。”

  杜莎接过开的单子,谢过了倪亮,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说也清怪,杜莎吃了药以后,果然好了很多,眼睛没有那么疼了,也不留眼泪了。杜莎心里很高兴,她想着,等自己好了,一定要好好的谢谢倪亮,请他吃饭,顺便要个电话号码,再然后……哈哈,杜莎不禁笑出声来。

  这天杜莎心情很好,很早就睡下了。半夜,一阵尿意憋醒了杜莎,她想自己平时都不会起夜,今天是怎么了,难道是吃了药的原因?自己想不管它,睡到天亮再去,但是这种感觉来的越来越猛烈,没办法,杜莎只能张开眼睛。

  赫然,杜莎看见一颗头悬浮在自己的脸上方。没有身体,就只有一颗圆滚滚人头。那可人头就这样愣愣的看着杜莎,杜莎想叫,但是她的身体完全不听使唤,人头上面的头皮已经没有了,只有两边还带着头发,长长的头发披散下来,落在杜莎的脸上,杜莎觉得脸颊痒痒的。鼻子歪在一边,像一颗别踩扁的草莓,嘴巴也错开着,里面还有黑色的血液流出来,滴在杜莎的脸上。杜莎的全身都汗湿了,这个恐怖的女鬼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家里!

  杜莎使劲的挣扎,但是一点用都没有,她心里幻想着,这个女鬼究竟要怎么折磨她。这时,女鬼咯咯的笑了,她张大嘴巴向着杜莎的脖子咬去……

  啊!杜莎尖叫一声坐起来,原来只是做了一个噩梦!杜莎松了一口气,可能是吃了药,睡得太死,最近心情又不好,所以才做了这样的一个怪梦。

  已经睡不着了,索性起来洗漱,杜莎照镜子的时候,惊恐的发现自己的眼睛里面全是血红的血丝,看上去非常的恐怖。杜莎立刻收拾好,带上墨镜像医院赶去。

  杜莎找到倪亮,将眼睛摘下来,“倪医生,你看我的眼睛怎么会变成这样!”倪亮仔细看着杜莎的眼睛,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得眼睛恢复得很好啊,你是专门过来感谢我的吗?”

  杜莎慌忙跑到镜子旁边,自己的眼睛哪里有什么血红的血丝,自己的眼睛没有流眼泪,也不痛,看上去也很清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杜莎有些尴尬的看着倪亮,倪亮好笑的看着她,虽然自己在她面前一直很失礼,但是倪亮一点也没有生气。“对不起,倪医生,我早上起床看见自己的眼睛里面全是血红的血丝,所以……”杜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到。

  倪亮点点头,“早上起床,会有些幻觉也不奇怪。”

  “不好意思,打扰你上班了……”杜莎准备告辞。

  “等一下杜小姐,你打扰我上班就想这样就算了?”倪亮装作有些生气,阴着脸说道。

  杜莎被倪亮阴着的脸吓着了,倪亮平时温柔的笑着,一阴下脸来,看上去很危险。杜莎结结巴巴的说道:“你……还想要做什么?”

  “等我下班以后,陪我吃饭吧。”倪亮笑呵呵的说到。

  杜莎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了,使劲的点点头。

  终于等到倪亮下班,倪亮带着杜莎去了一家高级的餐厅,杜莎从来没有去过这样高级的地方吃饭,显得很拘谨。倪亮轻轻牵起杜莎的手,眼里全是杀意,但是在幸福中的杜莎一点都没有意识到。

  刚进包间,倪亮就打晕了杜莎。

  倪亮将杜莎绑在椅子上,用胶布贴着她的嘴。杜莎很快就醒了过来,她使劲的挣扎着,但是毫无用处,不到一会,杜莎就没有力气了。

  “餐前,要先来一杯红酒。”倪亮抓起杜莎的手,在手腕处划开一道口子,血液顺着手指滴进下面的玻璃杯里面。

  “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你吗?因为你杀了我最爱的女人!你因为近视,那天你明明掉了隐形眼镜,你路都看不清楚,还开车。我跟女朋友在逛街,你我去给她买冰淇淋,你就开着车,冲上了人行道,撞死我的女朋友。你撞死她,还能没事,你真厉害啊,哈哈,不过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杜莎的血已经流了很多了,她的脸色看着很惨白,她已经没有力气求倪亮放过自己。

  倪亮拿出那颗恐怖的人头,将杜莎的血喂给人头喝。接着倪亮将杜莎做成一道道菜给人头吃。人头每吃一道菜,就会长出一点血肉,最后人头竟然长成了杜莎的模样。

  倪亮摸着杜莎的脸:“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真实灵异故事

真实灵异故事第四篇-通往阴间的长廊13楼

  小时候奶奶带我去算命,那个算命先生说我命很阴,大抵就是说容易招来鬼魂。奶奶很不高兴,于是就要走,那算命先生却找她要钱,奶奶是不愿意给的,那先生却说,他的话是真的,因而一定要付钱。

  奶奶反正是相信了,于是从小我就带了一只长命锁,但只是步入高中以来,我就不再放在身上了……

  那天父亲很高兴,脸上挂满了笑,一进门就说——“分到房子了,是新楼!”妈妈放下手中的活,双手搂住父亲,脸上挂满泪珠,我知道,妈妈的高兴,在于摆脱了这漏水的瓦房。奶奶耳朵已经不忠用了,只是从我们的表情看出,家里有好事情。所以也从炕上下来,问了问。知道缘由后,奶奶也很高兴,于是第二天给了父母还有我,一人一个红包,说这叫喜上加喜。

  可是,却没想到,救在搬家的前一周,奶奶就仙去了。

  全家都沉浸在悲哀之中,但家还是要搬的。

  新楼挺高,足有15层,但把家具搬上去却不容易,父母只好请了搬家公司来帮忙。其实,不用说家具,人上去也够困难的了。原因就是电梯还没投入使用……

  说起来,我也真不喜欢使用电梯,因为总觉得还好像很轻易的就能掉下来。人的生命可只有一次。每每想到这,我就记起了奶奶,她是那样的疼爱我,可是,人却走了。原本给奶奶准备的房子,只能贡上灰白色的照片了。

  家是住在14层楼的,父亲总嫌弃我爬楼爬的慢,总说:“嘿,我都到家了!你还在12楼磨蹭什么?”

  我觉得很可笑,看来父亲是遗忘掉我是在爬13层楼了。

  按理来说,13楼因该是我们的下邻,可父母拜了15层楼,又访了12层楼,缺唯独不去13层,这是让我尤其不解的,管他呢?我想我是一个比较自闭的人。

  每次放学归来,总是六点多的时候,父母加晚班,都不在家,只给我留下晚饭,于是诺大的屋子里就剩我了,原来夏天白日长些还好,但刚刚一入秋,这里黑夜的时间便要比白天来得久了。

  这是一个9月末的晚上,我搬进这栋楼的第五周后。我又放学回家,显然,楼道里一片漆黑,我真不明白,为什么这栋楼的物业管理会是这么差。摸着走过了十三层楼,打门的时候却发现钥匙竟然放在楼下的库房了,于是没办法,又折回去走。

  走过十三楼,墨黑色的走道中,发出不知名的声音,我把耳朵贴在东户的门上,里面的确是有声音的,好像里面有铁链拖地的声音——那会是什么呢?我问自己。

  四周静极了,东门的铁链声逐渐向远处消逝,仿佛是犯人走上了刑路一样,越来越远。

  我被自己这个可爱的比喻逗笑了,什么越来越远,房子一共才七十平方米,他能走到哪呢?我正在对自己笑了,却冷不防听东屋里一句:“邻居,进来看看呀!”

  黑夜中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让我惊恐不已,立刻便跑了,下楼拿了钥匙,便赶忙回家,经过十三层楼的时候,我放慢了脚步,听到西屋有铁链的声音逐渐向门这里靠了过来,慢慢的,那声音穿过门,黑夜中,我就感觉他在我对面,我问道:“是谁?”那声音没回答我,铁链仿佛继续在地上拖着前进,穿过我的肉躯,然后进了东屋。

  我有一种不可名状的恐怖,因为不管是西屋还是东屋,房门都没有开。

  次日醒来,已是早晨八点了,我心想,自己肯定要迟到了,幸亏父母下早班还没回来,赶快收拾一下,就立刻走了。走过二十级台阶,来到十三层楼的拐角处。我突然浮现出昨日夜里的奇遇。我仔细端详了一下东屋的门,上面没有贴什么门神,也没有很漂亮的花纹作雕饰,甚至连猫眼都没有——对!甚至连猫眼都没有——那么,他们是怎样看到我的!

  ——“邻居,来了就进来坐坐嘛!”天!又是那个声音。我吓得往后一退。“门开了,自己进来吧。”

  我战战兢兢的往前走,走到门跟前,门就自己开了。

真实灵异故事

真实灵异故事第五篇-你总能看到我

  “你是笨蛋吗?这么简单的事情都会给我办砸,你这样垃圾的职员,总有一天会被炒掉!”

  她浑浑噩噩地从包里掏出公交卡,挤上公车,把卡刷了一下,冰冷机械的女声刺激着她的神经:“对不起,您的公交卡余额为零,请充值。”

  她胡乱地把卡塞到包里,拉开拉链从夹层里找零钱,混乱中随着清脆的响声,大大小小的硬币散落一地。她努力弯腰捡拾,头顶男女的咒骂声和抱怨声,像地狱一样。

  又想起了白天上司对自己不留情面的斥责,想到可能会丢失写一份工作,她不禁眼角红起来,如同晕染了一层胭脂,眼中云雾叆叇。

  回到家里,她埋头在桌上哭泣,迷迷糊糊地快要睡着,男人温柔地把一杯热可可放在她旁边,说:“小莘,怎么了?”

  她的眼泪决堤,哽咽着诉说一天的辛苦和委屈。男人把手放在她的肩头,轻柔地说:“睡吧,当你醒来时,我总会在你的身边。”

  也不知是他的话语太过温柔,还是可可的香气迷人,她迷迷糊糊地,终于进入梦乡。

  从此每次她遇到困难,男人总是陪在她身边,在她睡着时守护着她。每当她醒来时看见他熟悉的脸庞,她都感到无比幸运和安稳。那句他常说的话,牢牢地刻在她心里:

  “我会一直陪着你,只要你醒来,总能看到我。”

  一年后,他们的婚期将至,结婚典礼前一天,她的初恋情人突然拜访,捧着一大束白玫瑰花,深情款款地对她说:“小莘,离开那个男人嫁给我吧,当年是我错了,我愿意给你一切作为补偿,豪宅,豪车,俯瞰整个马达加斯加的酒店,只要你喜欢,我都能给你。”

  她与她叫白鸥的初恋情人,和男人见面摊牌,作为她的未婚夫的他,坚决不同意取消婚礼。情急之下,她和情人杀死了男人,把他分尸成许多块,分别用各种手段处理掉。她幻想着以后的富贵梦幻生活,忽然看到初恋情人捧着男人的头颅,愣愣地看着。

  那之后,她真的过上了幸福的生活。白鸥有强大的背景和财力,他抹消掉杀死男人的事情,明媒正娶了她,带她到处游玩,实现了婚前的一切诺言。她只是很偶尔的想起男人以前对她的好,在半夜无人时小声祈祷:

  “你那么爱我,现在我幸福了,你也要为我幸福吧,别回来找我了。”

  那天,白鸥带她去了那间能俯瞰整个马达加斯加的酒店,她早晨从床上醒来,依稀觉得脸上有股臭味。朦胧地睁开眼,一张高度腐烂的脸庞忽然出现在咫尺之处,是曾经无比亲近的男人的脸,正对着她的脸,似乎还有恶臭的呼吸喷到她脸上。

  她尖叫着爬起来,发现有人把她亲手杀死的未婚夫的头颅吊在天花板上,正对着她的眼睛。而初恋情人白鸥竟站在床边,见她醒来,露出了一个他从不拥有的温和的笑。他用那似曾相识的温柔笑意和轻柔的嗓子对她说:

  “小莘,我说过的。当你醒来时……”他目光转向男人的头颅,轻轻地说道,“总能看到我。”

  作者寄语:女人和白鸥把自己的未婚夫杀死了,最后男人的灵魂附着在白鸥身上,取代了他的意志,把自己的头颅挂在女人床头,实现生前的承诺。“在你醒来时,总能看到我。”确实是看到了,爱人死去的头颅。(宣传《半支笔》!!)

  以上就是真实灵异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真实灵异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20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