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长篇灵异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校园长篇灵异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416的校园鬼故事、校园鬼故事大全、校园鬼故事镜子、听校园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校园长篇灵异鬼故事

校园长篇灵异鬼故事第一篇-犬杀

这个夜晚,他终于决定动手了。明晃晃的刀此刻怩握在手里,并且很快就会沾上黏稠的血。为此他已经练习了很长时间,原本细嫩的手都长出了老茧。

他在脑海里已经想象出“那个人”死去的样子。

他蹑手蹑脚地走出了门,发现家里的京巴犬正蹲在屋外,一看见他,立刻直起了身子,仿佛早已等候多时。

我们走!

他牵起系在它脖子卜的狗链,快步走向被黑暗笼罩的街道,瘦小的身影瞬间被黑夜吞没。

一、江静晨的日记

最近,我的同桌古晓瞳和我确有些若即若离。

她长相端庄,性情却有些古怪。我是她的同桌,也是她唯一的朋友,所以才知道这些。

古晓瞳的手机里装满了从各种网站上下载的血腥照片,以及她不知从哪里弄来的命案现场的照片。

前段时间,我看过一个外校男生和她走得很近。那个男生每次见到我都一脸心虚的样子,我一靠近,他就远远避开。

想到这儿,我不禁对古晓瞳最近的动向产生了怀疑。

今天下午放学后,我邀请古晓瞳一起回家,被她拒绝了。

之后,我小心翼翼地跟在她的身后。我跟了她三条街,到一个巷口时,她在一只京巴犬前停住了脚步,久久不动。

我装作偶遇,走上前和她打了个招呼,可古晓瞳正眼都没有瞧我—下,只是专注地看着眼前的狗。

突然,京巴犬叫得很大声,这时我看到前方不远处站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正一动不动地盯着我们。

随后,古晓瞳对我说:“江静晨同学,我要和瑞瑞去玩,你就不用陪我了。” 说完后,古晓瞳牵着狗,快步跑向那个小男孩。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我内心的疑问更深了,古晓瞳为何突然和小朋友混在了一起?

二、瑞瑞的日记

写日记的时候,我还是迷迷糊糊的,今天遇见的人和事,到底是不是幻觉呢?

今天下午,我带着阿刚出门玩。可不一会儿,阿刚趁我不注意,一溜烟跑了,等我匆匆忙忙追上去,小东西早就没影了。

这个路段刚好有几条岔路,我站在路中间犹豫了一会,最后朝一条巷子里跑去,

我刚刚进巷子,身子就重重撞上了一个穿着蓝色风衣的男人,他一个趔趄,手里提着的塑料袋一下掉在地上,我也差点儿摔了个嘴啃泥。

“喂,小家伙,走路小心点。”

我抬头一看,那个男人正阴沉地望着我。

我匆匆说了句对不起,然后慌忙跑进巷子。在跑的时候我鬼使神差地回头看了一眼,这时好像有什么东西映入了我的眼帘。 不过我急着寻找阿刚,没来得及思考就跑开了,可是我在附近找遍了都没有找到阿刚。

眼看天色越来越暗,我只好硬着头皮往回走,当我回到家门口的时候,却意外看见阿刚就呆在家门口,他旁边还站着一位女孩。

这个女孩就是古晓瞳。

在看到她细嫩白皙的右手时,我突然回想起刚才回头看见的“东西”。

我看到塑料袋里,露出了几根手指,我还看到几片指甲染成血一样的红……

最近,我总是有意无意地看晚问新闻,尤其是播报本市失踪人口的消息。我看得特别认真,因为我知道,这些失去联系的人中,一定有一个是那只手的主人。

之后我就开始做噩梦,我接连几次梦见一个男人杀死了一个看不清面目的女人,切碎她的尸体,装在了塑料袋里。

过了几天,我在路上不慎摔了一跤,这时旁边有人扶了我一把,我爬起来后刚想说谢谢,抬头一看差点儿吓死,这个人正是那天我在巷子里遇到那个男人!

男人还很和蔼地说:“你没事吧,没摔伤吧?”

没来得及多想,我立刻拔腿就跑,还不时回头看他有没有追过来,恐惧就像冰冷的虫子一样,爬满我全身。

我的脑海里已经浮现出我被杀死后,尸块装在塑料袋里的场景。可是……他为什么会刚好路过这儿呢,真的只是巧合吗?

随后几天,我总是能在路口碰见他,每次他的目光都刻意转向别的地方,但是我总有一种感觉,他是在跟踪我。

想来想去,我又想起了古晓瞳姐姐。

那天之后,我又见了她好几次,每次都是阿刚带她过来的。说起来也很奇妙,她和阿刚很合得来,连带着我也和她熟悉起来。

接触越久,我就越觉得她古怪。她一直都是面无表情,好像对什么都不感兴趣,配上她苍白的脸颊,看上去真不像一个活人。

古姐姐这种奇怪的女孩子,应该没什么人缘吧,而且她看上去也不爱说话,和她说心事的话,她应该不会说出去……去找她!

这天,我趁保安不注意,偷偷溜进了古姐姐的学校。在三楼临近拐角处,我看到古姐姐熟悉的背影,她正站在走廊上和人聊天。我一阵兴奋,走近一看,却一下子愣住了。

这怎么可能……我瞪大了眼睛,就像看到了鬼一样。

我确实看到了比鬼更可怕的东西,那个穿蓝色风衣的男人,此刻就站在古姐姐旁边,非常严肃地和她说着话。

校园长篇灵异鬼故事

校园长篇灵异鬼故事第二篇-幽灵教室

在好几年前,学校就有关于幽灵教室的传言了。传言有好几个版本,有人说幽灵教室会走路,刚刚在校园西边,一会又跑到东边去了。也有人说幽灵教室是不动的,就在操场中央,发出磷火一样的光来。不管哪一种版本,幽灵教室都是出现在雷雨天的夜里。据看门的张大爷说,他就亲眼看见过一回幽灵教室。

张大爷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头发都成了白色,还稀稀拉拉的,脸上长满了麻子,现在人老了,皱纹一堆一堆的,可能你们都不喜欢他。有一次我自行车坏了,眼看回不了家,是张大爷帮我修好的,所以我常常去张大爷那里,帮他做点什么。我就和张大爷胡侃瞎扯,久了就混熟了。有一次我们扯到幽灵教室上去了,我自然不相信有什么幽灵教室,可是张大爷说不但有,而且他还亲眼看见过。

那天,张大爷把十几斤生虫的大米晾到外面,晚上忘了收了。到了半夜,张大爷被一阵打雷声给惊醒了,就想起了那十几斤大米,想着赶紧收回来,别被大雨冲走了。

雨滴敲打着玻璃,发出劈里啪啦的响声。在这些雨滴声中,似乎还夹杂着一些其它的声音,不过太弱了,听不清楚。

天黑的厉害,伸手不见五指。张大爷摸到开关的拉绳,一拉之下,灯闪了一闪,马上就灭了。灯泡烧了,张大爷这样想着,就起身去抽屉里一阵乱摸。记得上次还剩半截蜡烛,就放在这个抽屉里了。终于,张大爷摸出了蜡烛,又摸出一盒火柴。大概是火柴潮了,张大爷连擦了好几根,都没有着,好容易擦着一根,屋子里一下亮了起来。张大爷捏着火柴,缓缓地去点蜡烛,快要碰着烛芯时,一道霹雳闪过,耀得屋子里一片惨白,张大爷还没反应过来时,雷声已经接踵而来,震得张大爷耳朵嗡嗡响,手跟着抖了一下,火柴熄灭了,屋里重新陷入了黑暗之中。

风雨声更急了。张大爷手忙脚乱,终于点燃了蜡烛。火苗跳跃着,照亮了室内方寸之地。张大爷披了件雨披,就推开门走了出去。一股微凉的雨星气扑面而来,让张大爷情不自禁打了个寒战。幸好大米是放在走廊下的,除了溅进去一些水外,没有什么损失。张大爷收拾好大米后,正要回屋,忽然听见一阵读书声。不错,虽然若隐若现的,但张大爷听清楚了,的确是读书声。

如果是白天听到这个声音,那是再正常不过了。可这个时候已经是深夜,又下着大雨,校园里早就空无一人,怎么会有读书声,而且不是一个,是一群。

张大爷顿时脊背生寒,想要不听,可是那声音如水银一样,无孔不入,反而听得更加清晰了。张大爷一时害怕,一时想要弄明白声音从哪儿来的。最后,还是好奇占了上风。

张大爷重新披上雨披,拿起手电,仔细分辨了一下声音传来的方向,好像是从操场方向传来的。张大爷走进雨幕里,拐过一个屋角,一览无余就将整个操场收进了眼内,一下子恐惧得咬紧了牙齿,好像被抽干了全身的力量,一动也不能动了。

透过雨幕,张大爷看见一个乳白色半透明的教室一样的房子,突兀地趴在操场的正中央,发着幽幽的白光。教室里有人影在晃动,讲台上有一个老师,是个女的。隔得太远,张大爷看不清楚有几个人。声音就是从那个教室传出来的。

惊怕过后,张大爷感到力气渐渐又回到了身上,可是他也不敢再靠近那间教室了。回到屋里,张大爷闩紧门闩,紧张地躺在床上,听着读书的声音,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雨过天晴。张大爷一起来就是去操场,看看那间鬼教室还在不在。果然,操场上空空荡荡,除了水坑,什么也没有。

张大爷的经历虽然可怕,可是没什么危险。可是另一个人的经历不但可怕,而且还差点失去生命。

几年前吧,那个人叫什么哲,我记不清了,我们叫他阿哲吧。那时候,学校规定附近村子里的学生晚上必须上晚自习。阿哲住在学校隔壁的胡同里,更是每晚必到。

校园长篇灵异鬼故事

校园长篇灵异鬼故事第三篇-读心术

(一)

“那个新来的女生身材超赞!”

“对呀对呀,有C吧。”

“不止,怎么说也有D。”

阿瑟他们又在讨论新来的那个女生了,他们坐在课室的前排,而我在后排,谈话的声音并没有多大,但我却能听得一清二楚。小时候,大人们总惊讶于我的听力,长大后我才知道,我不仅仅只是能听到细微的声音,就连发自内心但闭口不谈的细微言语,我也能听得十分清晰。

我从书上看到,这种能力叫读心术,这么说来我只是能够感应到我周围人的脑电波,事实上,我为这种能力感到十分苦恼,因为它的存在,让我至今都没体会到什么叫安静,一些我不想听清的言语总不经允许地跑进耳朵里。

没人知道我会读心,否则,大家都会离我远远的。自然阿瑟他们也不知道,作为我大学未来四年的舍友,我有义务拼命去维护我们的感情。

“那个转来我们学院的女生叫什么来着?”

“陈淼儿。”一个女声幽幽传出,“我叫陈淼儿。”

陈淼儿像鬼影般出现在阿瑟他们面前,我抬头看去,那确实是个很漂亮的女孩,齐肩的秀发显得脸庞十分干净,很清晰的那种白净。

“谈论我也不用这么神神秘秘啊!”淼儿并没有说出这句话,但我听得到她在心底里的抱怨,“还有我是D,不是C!”

我心头微微一颤,刚才她听到阿瑟他们的谈话了吗?

(二)

学校最近不太平静,一个月前有一个心理学的学生从学校最高的实验楼天台跳下,据说场面像摔碎的玻璃瓶,血溅了一地。学生的家属来学校闹得鸡犬不宁,尽管天台遗留着学生的遗书,警察也以自杀结案。当时流传是上一届一个师兄的鬼魂作祟,据说那个师兄也是在那幢实验楼跳下去的,原因也是自杀。

我的身边也不大平静,因为阿瑟喜欢上了一个女生。她叫雨薇,那是班里一个不起眼的女生,而阿瑟却说她很有韵味,是他理想中的女生。阿瑟说的是实话,因为这也是他内心的实话。阿瑟整天在宿舍里嚷嚷着那个女生怎样怎样,恨不得把女孩的作息给记成流水账。

我说:“阿瑟,明天是你女神生日你知道不?”

“真的吗?你怎么知道的?”

“我……”我总不能说我听到他女神的心声吧,“你先别管这个,难道女神生日你不该表示一下?”

“我不知道雨薇喜欢什么。”阿瑟一屁股坐在床上,一脸苦恼。

“要不你送她一条手链好了。”

“为什么是手链?”

“你问题真多!我就给个建议,爱听不听!”

第二天,阿瑟很开心地跟我说女神很喜欢他的礼物,毕竟,这是他女神本来就想要的东西。

(三)

这是第三天了,陈淼儿看我的眼神总不大对劲,我很害怕和她对视,她的眼睛感觉能洞穿一切,我害怕她能够看透我心里的秘密。

“晨宇,你是不是喜欢我啊?”陈淼儿恍然间坐到了我旁边。

“哈?不是……你干嘛这么问?”我想陈淼儿真的很直白啊,可是为什么会这么莫名其妙呢,我真没读懂她在想什么。

“那你干嘛嘴里一直念着那四个字?”

“哪四个字?”

“我喜欢你。”陈淼儿一字一顿地说,“这四个字,你敢说不是?这周围就我们俩,你不是打算表白?”

“拜托,那是我在背稿,周末有社团的话剧演出,我正在一心酝酿说我喜欢你这四个字的情感呢!”

我猜陈淼儿是不是怀疑我什么,要不然这几天怎么那么在意我,话说回来,我说漏嘴了吗,为什么她知道我练习的是那四个字。

(四)

一大早,我被各种纷乱的声音吵醒了,出什么事了?

“据说又有人跳楼了,在实验楼那边,我们去看看。”

有人跳楼?我心里一惊,一个鱼跃起了床,当我赶到的时候,雨薇像一只断线的木偶,散乱地趴在地上,一大片猩红染红了水泥地,漂亮的长发被血迹沾染。一旁的阿瑟哭得十分狼狈。

“这是第三个了。”

“又是学心理学的学生。”

……

好吵,头好痛,我离开人群,往僻静处走去,我貌似是一个凑不了热闹的人。警笛在身边响起,看来警察也来接手了。

“不要怪我,谁叫你自己不自爱,好脏,好脏。”

谁的声音,我环顾四周,密密麻麻都是看热闹的人群,“真的好脏。”声音远去,难道是杀雨薇的凶手。

回到宿舍,阿瑟并不好过,一个人蹲在床上默默哭泣,我想我还是不去打扰他,阿瑟自己反而抬头,一双红肿的眼睛看着我说:“晨宇,你说世界上有没有鬼?”

阿瑟这样问把我吓一跳,听阿瑟讲,雨薇的舍友跟他说雨薇昨晚很晚回来,回来之后在淋浴间呆了很久,一直洗了大约一个钟,之后又出门,直到今天早上被学生发现。事情确实很蹊跷,但学校封锁了消息,案件忽然没有了一丁点消息。

校园长篇灵异鬼故事

校园长篇灵异鬼故事第四篇-图书馆杀人事件

“月儿,对不起,我本不该这么做的,可是……”男孩喃喃道,眼眶不断溢出伤心的泪水,“我当时真的是……我控制不了自己的,嫉妒、愤怒充满了我的胸膛,当时的那个人已经不再是我自己了……”

说完,男孩哆嗦着向前走去,抬起一只脚踏上楼顶边缘……

“月儿,对不起,我……”

男孩朝下望了望,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这么高啊!”

月色朦胧,漆黑的夜笼罩着大地,只有那微亮的月光照在男孩的脸上,那脸痛苦的扭曲着,显然内心正在承受着巨大的煎熬。

“怎么,下不了决心么?要不要我来帮你的忙呢?”

一个狰狞的声音在男孩耳边响了起来。

男孩顿时一怔,猛然回过头来。

“你……”

男孩的瞳孔不由得变大,脸上满是疑惑的表情。

“杀死月儿的时候也没这么害怕,现在怎么就害怕了?难道残害别人的生命就那么心安理得,反过来要结束自己的生命就那么的困难?”

冰冷的笑声里充满了鄙夷。

“不是这样的,我没有心安理得,我……我只是迫不得已啊!”男孩的声音里都带了哭腔,一张惨白的脸扭曲的不成样子了。

“没有心安理得?”声音哼道,“那为什么你看着月儿的尸体就那么的无动于衷?你看月儿尸体的眼神是那么的冷漠,就算是在看一个毫不相干的人的尸体也不应该那么镇定的。你倒是个冷静到了极点的人!”

“不……不是这样的!”男孩歇斯底里地大喊起来,双手捂着脸慢慢地跪倒在地,“不是这样的,我也不知道……”

“怎么?你现在才知道后悔?”站在男孩面前的人看着男孩那痛苦的样子,不由鄙夷地哼了一声,然后冷冷地说道,“当时你怎么就没有想到后悔?当时你的良心哪里去了?”

“我……”男孩泪流满面,全身不停地抽搐着,“我当时控制不住自己……”

“控制不住自己?哼!恶魔都是一些无法控制自己的人!邪恶心谁都有,能控制住邪恶心的人就是天使,控制不了反而被邪恶心控制的人就是恶魔!很显然,你是属于恶魔一类的!”

“我不是恶魔!我不是……”

男孩蜷缩起身子,无力地反驳着。

“你想想过去咱们三人度过的美好时光,我们都把你当作朋友,朋友!你懂什么是朋友么?月儿对你有多好,事事都想着你,有好吃的总会为你留着,有好消息总会第一个告诉你,我再怎么问她也是闭口不谈,你想想她对你有多好,有多好!”

说着,那人上前狠狠地踹了男孩一脚,然后好像还不解气似的又狠狠地补上几脚。

“别说了,求求你别说了……”男孩呻吟了几声,然后苦苦哀求道。

“凭什么月儿对你那么好?你哪里值得她对你那么好?”那人恶狠狠地质问道,“既然她对你那么好,你又为什么对她那么冷淡而令她伤心?你知不知道有多少次月儿在我面前哭诉?一次次地向我哭诉你的冷淡!你这个混蛋!”

校园长篇灵异鬼故事

校园长篇灵异鬼故事第五篇-生死之约

就是它

吕乾和林小琳相互依靠着,蹲在教学楼的一处角落里,冷汗淋漓地看着不远处那条飘忽不定的黑影。

夜色正浓,整个校园好像都在沉睡,夜风不时地刮起地面上的各种垃圾,在二人的身边旋转着。

“就是它,我前几天就看见它飘在我们寝室的窗外,一直到天亮才离开。”林小琳尽力压抑着自己的恐惧,小声地对吕乾说道。

吕乾咬着嘴唇没有吭声。

就在刚才,他还在为林小琳的故事感到可笑。可现在,眼看着黑影缓缓地飘过操场,一直来到了女生寝室的旁边,而且几乎没有停顿,就飘到了林小琳所在的四楼寝室的窗边。然后,犹如一套悬挂在空中的黑色衣裤,随着夜风轻轻地飘舞着。

“现在寝室里可只有我一个人,它不会是来找我的吧?”林小琳声音颤抖地问。

“应该不会吧,如果它要害你的话,绝不会等到现在还不动手。而且你看,现在你不在屋子里,它却仍然待在那里不动,说明它针对的不是你。”吕乾努力思索着,忽然回头盯着林小琳, “你的其他室友都去哪里了,以前一直没有发现吗?”

“应该没有,否则她们不会不和我说。”林小琳回答, “我只知道冯心宁回老家了,原说今天回来的,可看样子今天不会回来了。”

吕乾点点头,正要说什么,忽然,他的目光落到了学校大门口的那盏路灯下面。那里,正有一个身材娇小的女生慢慢地走过来。女生的身后拖着一个硕大的衣箱,边走边低头看着手机,淡蓝色的光芒把她的脸涂上了一层怪异的色彩。

“是冯心宁,她怎么这么晚了还会回来?”身后的林小琳忽然轻声说道。

“不要说话。”吕乾急忙对着林小琳做出一个不要出声的手势。

二人紧张地看着冯心宁慢慢地走到了女生寝室的楼下,距离她头顶的黑影越来越近。这时候黑影忽然发生了变化,就像一条慢慢展开的被单,开始缓缓地向冯心宁的头顶落下来。

“不好,冯心宁有危险!”吕乾惊慌地低呼一声。

他的声音还没落地,那条黑影忽然如疾风一般从空中直落而下,没容冯心宁发出声音,就已经把她紧紧地包裹了起来。

二人清楚地看到冯心宁在里面奋力挣扎的身影,可很快,她就像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压倒了。紧接着,她的身体如同一台被飞快拆卸的机器,转眼间就完全散开了,四肢、头颅、躯干散落了一地。

吕乾和林小琳几乎被吓得瘫倒在地上,还没等他们缓过神来,黑影已经带着冯心宁身体的碎块,飞快地飘了起来,笔直地掠过学校的围墙,消失在浓浓的黑暗之中。

衣箱里的秘密

看着黑影完全消失在夜幕中,吕乾和林小琳颤抖着说不出话来。

很久之后,吕乾终于镇定下来,探寻地对林小琳说道: “要不,我们悄悄地过去看看?”

“不、不要吧!”林小琳拉住吕乾的手,顶着一头的冷汗说道。

吕乾犹豫了很久,终于还是下定决心似的跺了一下脚,对林小琳说道:“要不你留在这里,我过去看看。不弄清楚真相,我怕它会对你不利。”

看着吕乾坚定的神情,林小琳最终还是点了点头,站起身跟在他的身后。

两个人手拉着手慢慢地向那里挪动着,很久之后,才来到了衣箱的跟前。确定四周真的没有人之后,吕乾打开了衣箱。

衣箱里除了几件随身换洗的衣服以外,还有几张薄薄的纸片,上面画满了奇形怪状的图案,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腥昧。奇怪的是,这纸片很特殊,用手根本无法撕破。凭直觉,吕乾觉得这根本就不是一般的东西。

正在疑惑,忽然,身后的林小琳发出一声惊叫,把吕乾吓了一跳。

“你、你看冯心宁的手机……”林小琳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嘴巴,用手指着地上那还在发光的手机屏幕。

吕乾急忙快步走过去,打算捡起来,可刚刚俯下身子,就被手机里正在播放的一段视频吓得脸色惨白。

画面上出现的,是一个浑身上下生满了脓包的恶鬼。脓包已经溃烂,有的地方还在不停地滴着脓血,双眼已经塌陷,不对地有白色的蛆虫在眼眶里爬进爬出。而在它的对面,还站着另外一个人,竟然是手里拿着那种奇怪纸张的冯心宁。

冯心宁的脸上写满了恐惧,不停地摇晃着手里的纸张,好像在对那个鬼说着什么。

鬼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长长的舌头不时地舔着已经腐烂的嘴角。忽然,它大吼一声就向冯心宁扑了过去,冯心宁惊叫一声缩进了墙角。

画面停住了,那个鬼狞笑的脸也定格在了手机屏幕上,叫人忍不住地泛着恶心。

“会不会在这之前,冯心宁就已经死了?”林小琳紧张地问道。

吕乾摇了摇头,他想起刚才看到冯心宁拖在地上的那条长长的身影,如果她当时真的已经死掉了,那么那个鬼也就没有必要再来抓她了。

吕乾蹲下身子,从衣箱里拿出那几张纸来,仔细地端详着,而林小琳却一直对着手机画面发呆。

“我记得我的一位高中同学对阴阳学很有研究,我现在就问问他,看看他是否知道这是些什么东西。”

电话打通了,还没等吕乾把话说完,那位同学就大声地打断他: “你们是在哪里看到的这种东西,撕不破的纸张,认不出的符号,浓浓的血腥味,这就是典型的鬼画符嘛!这种东西一般都是恶鬼留在活人家的墙壁上面,类似于警告或者死亡通知。而一旦出现在纸张上,也就成了我们所说的书面协议,接触到它的人一定要遵守协议上的约定。否则就是违约,恶鬼们会按照书面上的约定办事。”

“你的意思是说冯心宁……”吕乾紧张地问道。

“我现在还不能确定,不过,你们都已经接触到了这种东西,也就是已经和恶鬼签订了协议,估计很快就会有人来告诉你们协议里面的内容。”那位同学最后说道,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以上就是校园长篇灵异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校园长篇灵异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60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