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灵异真实鬼故事5篇

  本文5个乡村灵异真实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好看的鬼故事小说女生、恐怖鬼故事小说推荐、给对象讲鬼故事、农村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乡村灵异真实鬼故事

乡村灵异真实鬼故事第一篇-诡异阴阳眼

  小雨,一个拥有着阴阳眼的女孩,她在别人眼里总是阴阳怪气的。大家总觉得她是一个怪胎,因为,小雨不喜欢和小朋友们玩。她总是喜欢一个人躲在房间里自言自语,在小雨出生没多久妈妈就病死了,后来爸爸给小雨找了个后妈,后妈不喜欢小雨,每天对她又是打又是骂。

  可是,不管后妈怎么对小雨,小雨,还有爸爸疼着就觉得很幸福了。这世上只有爸爸关心小雨,同学们骂她怪胎,邻居们看见她像躲瘟疫一样避开她,这又怎么样呢?只要有爸爸,小雨就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孩。

  但是命运总是那么的残忍,小雨的爸爸在一次车祸中失去了生命,爸爸不在了,那女人这下对小雨更粗爆了,从此小雨给推进了无尽的地狱。“你这个怪胎怪物,你看你这贱命。你克死了你母亲,现在又克死了你的父亲,你这怪胎!!”后妈拿着棍子一边骂着一边虐打着小雨,可是不管后妈怎么打小雨却没有哭,脸上那流着血的嘴只是带着一丝诡异微笑看着她。这女人看见小雨这么怪异的表现,也吓得愣了一下。“你这怪胎小什么?有什么好笑的???”小雨,没理会那女人便一转身溜进了她自己的房间关上门,这女人给小雨这怪异的表现吓得心里毛毛的。“爸爸,刚刚妈妈打我,我好痛”在小雨的房间里传出了这话,可把后妈吓了一跳。“这孩子又在房间里干嘛?爸爸?不是死了吗?”后妈便偷偷的来到小雨的房门前悄悄的打开一条缝,里面诡异的一幕让后妈心里发了毛。只见小雨,对着空气诉说着心里事,还嘻嘻笑笑的。好像真得有一个人在和她玩闹着。正在后妈给眼见这一幕吓得呆在那时,小雨突然把头转了过来看着她诡异的笑了起来。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她马上把门一关,惊神未定的她头冒出了一把冷汗。“不行,这怪胎不正常,得想个办法把她赶出这个家。”受惊未定的心在那盘算着……

  到了半夜1点40分,夜里一片死惊,就在这么死一般平静的房子里。‘卡嚓’一声尖锐刺耳的声音打破了这个平静的夜。小雨,带着今天挨打所带来疼痛的伤,一步步走出了客厅。在房里睡觉的后妈,听到了这一点动静,也静悄悄的跟了出来。“这怪胎,那么晚不睡觉跑出来干嘛?”带着心里的疑问。一步步尾随着小雨的后妈。心也在不安的跳着。

  可是她绝对想不到小雨接下来所做的事,是如此的怪异恐怖。只见小雨,走到客厅中间听了下来,便嘻嘻哈哈的怪笑起来,“爸爸,我好怕哦~~妈妈她每天都欺负我,打我。说我是怪胎哦,我好怕。爸爸带我走吧。我不想见到妈妈了”这一句话把后妈吓了一跳。可就在这时,小雨也接着转过脸在,对着她躲藏的地方怪笑了起来“妈妈,你也来了?爸爸,爸爸也在这里哦,还有很多朋友也来一起看我了哦”“你这怪胎!你想吓我是吧?你以为你这样我就怕了吗?你说爸爸在,你说她在哪啊?叫她来找我啊!别以为你装神弄鬼我就怕了,信不信我打死你?”说完这话后妈别要去打小雨。“它们在你背后哦~”“你说什么么?”“我说它们在你背后”“在哪哪有什么鬼?你这怪胎?你吓不到我的。再说我打歪你的嘴!”“你。。。背着它们,它们在玩你的头发哦!妈妈,它们在你身上。它们对着你笑了。。。不信你转过头看看你背着什么?呵。。呵。。它们好喜欢和你玩哦。”

  听完这话,后妈吓得整个人都不敢动了,她慢慢的把头一点一点的转了过去……“啊!!”一声刺耳的尖叫,

  打破了这原本死一般寂静的夜。‘咚~咚~’古老的钟敲响了2下……

  从此,小雨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没有人知道她去哪了,也没有人先知道她去哪里了?就好像根本就没有这个人的存在一样……

乡村灵异真实鬼故事

乡村灵异真实鬼故事第二篇-催命电台

  汪华看着空荡荡的寝室,心里感到很不塌实。本来他该是和同学们一起在今天回家的,可是拿到学校发的回家的车票时才发现日期晚了一天。所以,他不得不一个人在寝室里住一晚才能走。

  想起这件事他总觉得不对劲,当时明明要的是11号的票,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变成了12号的票呢?他躺在床上,拿着票反复查看,那个鲜红的“12日”绝对没有错。

  他看了看表,11点了。汪华把收音机打开,戴上耳机,开始收听起广播来。还有半个小时就是他近来经常听的灵异节目“午夜魅音”。

  这个节目是同班的张雪英介绍给他的。不过他根本不愿意想起这个人来,因为汪华对她犯过不可饶恕的罪孽。

  系里今年有一个公费去德国留学的名额,最有希望的就是汪华和张雪英。汪华为了赢,精心布置了一条毒计。他先趁张雪英不注意时用药弄晕了她,然后把她放到学校里有名的好色鬼高教授的办公室里。接着,他蓄意安排了一些人进入高教授的办公室,让他们看见了高教授把张雪英压在桌子上发泄兽欲的一幕。这件事轰动了全校。由于高教授有关系网,他只是被学校警告而没有被抓进监狱。张雪英百口莫辩加在身上的“勾引教授”的罪名,被学校开除了。不久,汪华听到了她自杀的消息。虽然内疚,但拿到了出国名额的汪华很快就让高兴压过了不安。

  “听众朋友们,欢迎收听《午夜魅音》,今天将为大家播放一位听众自己录制并且用磁带的方式寄到我们电台的故事。这个故事叫《复仇》。”主持人鬼里鬼气的声音很好的渲染了气氛,也让汪华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从来没有听过和自己一样的普通听众讲述的故事。

  一段沉静,一个非常悦耳的女孩声音响了起来,很清晰,就像在汪华耳边说话一样。

  “在一所大学的某个系里,今年有一个公费去德国留学的机会——”

  女孩的故事对别人来说很精彩,但是对汪华来说,简直是噩梦!她讲的,就是汪华曾经干过的那些勾当!汪华听得浑身战栗,冷汗把被子打湿了,身上的血仿佛不会流了。

  故事上半部分结束了,开始插播广告。汪华渐渐清醒过来了。他想起来了,高教授是知道事情真相的。在那件事后,他曾和高教授会面,恼怒的高教授被汪华威胁不许说出真相。“他居然用这种方法来揭发我,除了名字不同,全是一模一样!不行,明天要和他摊牌!如果他敢说出去,我就,杀了他!”汪华的眼里闪过一丝凶光。

  “砰!砰!”门在这个时候居然响起来了。

  打开门,高教授那张可恶的脸出现在汪华眼前。他的脸色苍白,像是失了很多血,眼里的神色很诡异。他说:“听到了广播吗?”

  “你想怎么样?”汪华把门关上了。

  高教授坐了下来,汪华打开了一盏灯,昏暗的光让气氛有点奇怪。

  “这件事害的我身败名裂,我想,你小子是罪魁,我不能明的说出去,就不可以这样教训你一下吗?”高教授阴笑起来。

  汪华的右手捏住了放在桌上的哑铃。这么重,应该可以敲碎人头吧?

  高教授晃到床前,冷笑道:“怎么?不敢打开来听吗?”他拔掉了耳机的插头,女孩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像一桶汽油,倒在了汪华心中的怒火上。

  哑铃打在高教授的头上,一声清脆的骨裂声,他立刻倒了下去。汪华放下哑铃,慢慢的理清了思绪。他跑到卫生间,取了水来擦血迹。忙碌中,他的脑子里已经有了一个把尸体布置成自杀假象的计划。

  “他把知情的那个教授打死了,开始清理血迹——”

  汪华的动作停止了,因为电台里的女孩刚才说了这句话。

  不可能!如果是高教授寄过去的带子,他怎么会知道自己会被我杀了呢?难道——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开始敲门了——”女孩的声音诡异了起来,慢慢的在电波中消失了。

  门真的响起来了。一声一声,像催命的钟声。

  高教授忽然抬起了有一个正不停的冒出红白混合液体的洞的头,冷冷的笑道:“还不去开门,她来了。”

  此时,电台里的主持人说道:“感谢这位听众为我们提供这么精彩的故事,让我看看她的名字,张雪英,哦,谢谢你,张雪英听众——”

乡村灵异真实鬼故事

乡村灵异真实鬼故事第三篇-怪老头怪院子

  在我们村东面,有这样一户人家,家里只有一个怪老头,没有其他人了。小时候每次见到他,我都会跑的远远的,因为他长得太吓人了。永远不换的中山装,还有赵本山那样的帽子,最主要是他的脸上,黑一块儿白一块儿的,长大了知道那是白癜风,小的时候可不知道。还有他的言行举止,也和正常人不一样,他每次看到人,都会和人家用阴森森的口气说,我家屋里有仙女,我见过的,晚上还和我说话呢!每次人们听到这个,都一笑了之,没有把这句话当回事。

  不过他的家,别说小孩,就连大人都没有几个敢进去的,那院子,太恐怖了!

  他的家是正北朝南的院子,方方正正的,三间老房子,已经有七八十年了,房子右侧就是高高的院墙,房子左侧是两间厢房,用来堆放杂物的,正对房子的南面还是高高的院墙,他家的门就在东南角,南院墙和左侧厢房的墙留了一条小路,明明很大的院子,从门这里看却是有些封闭的感觉,最主要的是他家四面院墙外面都种了树,种的都是被称为“鬼拍手”的杨树,高高的杨树围在四周,中午的时候太阳都照不进去,还有他家的院子里杂草丛生,他一个老头什么也不干,也不整理院子,这样一弄,他家给人的感觉就是阴森恐怖,荒凉古老,我每次从他家门口路过,都是急匆匆的跑过去的。

  那时候,我还小,就算再天不怕地不怕,提起他家的院子,我就会老老实实的了。没有胆子再淘气。我记得是有一次有人发现,怪老头好几天都没有出现在村子里了,一开始都只猜疑老头去哪了!后来有人决定去他家看看,看看这老头到底是怎么回事。

  因为他家的院子太过特殊,一个人不敢进,还有,假如真的有什么事情,一个人也办不了什么事啊!所以由三个人一起进去的,其中有一个是我爷爷。那是爷爷年轻,而且是有名的胆子大,所以爷爷带着另外两个人一起进入怪老头的家。

  三个人进去,没多一会,三个人惊慌失措的往出跑,一边跑一边大叫:

  “来人啊!快来人!快啊!”

  三个人的声音带着颤抖感觉传出了院子,就连爷爷那样胆子大的人,也被吓得不轻。村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急匆匆的来到这里,而这里的事情让人惊悚。

  原来那老头死了,死在了他家屋里,等爷爷他们发现时,死了能有七八天了,爷爷三人进屋时就闻到了恶臭恶臭的味道,等看到尸体,都被吓得差点坐地上。老头死在炕上,都腐烂了,白森森蠕动的蛆爬的哪都是,成群的苍蝇在尸体上趴了一层。

  爷爷他们看到这景象,差点没恶心死。后来村长安排人,把老头的尸体弄出去,抬到上山埋了。疯疯癫癫的怪老头就这样在这世界上消失了,他家的房子也就空下了。那房子一直没有人去居住,也没有人在进去过,荒凉的野草长满了院子。

  小孩子爱逞强,这是肯定的,一天我和几个小伙伴在一起玩,都说自己胆子大,什么也不怕,每个人都想办法证明自己胆子大,后来大家决定去怪老头的院子里去探险,谁敢第一个进去,谁就是老大,别人都给他买吃的。每个人都不服输,所以几个孩子结队去了怪老头的家。

  自从那怪老头死后,我们是这里第一个进来的人。大门锁着,我们翻墙进去,我是第一个跳进去的,但是我不敢自己一个人进屋,我等着后面的小伙伴跳进来然后一起去。这个时候没有人退缩,因为那时觉得临阵退缩是很丢人的一件事等都跳进来后,我们站成一条直线,一起迈步往里走,虽然都想当老大,但是谁也不愿意第一个进去。我们踩着高高的草丛走向房屋,现在是下午一点多钟,虽说是午后了,但是这个院子让我感觉到冷嗖嗖的,就像有人在我的脖子后面吹气儿,我不由自主的回头张望身后,要不是他们拉着我,我都不会在往前走了。

  到了房屋门前,我们站住了,没有人敢第一个进屋,无论给出多大的利益去忽悠别人,被忽悠的人都不会上当。我见实在是没有人愿意进屋,于是说道:

  “谁也不愿意进,可我们进来了,就这样出去也不甘心,要不这样吧,我们从窗户的玻璃往里看,看看里面什么样子吧!”

  其他人没人反对,都觉得这样也挺好玩的,所以我们都走到床边,用手遮住阳光,往里看去,这一看,我彻底被吓傻了。

  我看到屋里面,有一个人脸朝上躺在炕上,脏兮兮的中山装裹在他的身上,脚上穿的竟然是给死人穿的白底黑面的布鞋,这一看,我的脑袋嗡的一声,瞬间空白一片。我不受控制的往那人脸上看去,赵本山式的帽子下,一张脸黑一块儿白一块的,皮肤皱巴巴的,这……

  我认出来了,他……他就是怪老头,他不是死了吗?怎么还在屋里躺着啊!我想跑,我想离开这个鬼院子,但是我的双腿在发颤,没有知觉了,腿动不了了。那怪老头黑洞洞的眼睛盯着我,死死的盯着我,他没有眼珠了,有的只是黑洞,时不时的有白色的蛆在蠕动,那目光冰冷,冷的我如坠冰窟一般,冷汗袭遍全身。

  突然,怪老头的嘴动了,我清楚的听到他说的是:

  来了就留下来陪我吧!嘿嘿嘿……

  一阵怪声怪气的冷笑……

  “啊!!!!!”

  不知道是谁大叫了一声,我被彻底惊醒了,同时也被吓得叫了起来,我们几个孩子突然转身往外跑,谁也不管谁了,真的怕跑慢了那怪老头的鬼魂把我们抓回去。

  我们在翻墙出去的时候,有一个孩子翻的太急了,把胳膊和膝盖都磕出血了。正好有个大人经过,见我们几个脸色煞白,哆哆嗦嗦的就问怎么回事,我们把经过跟他说了。那大人听了我们的叙述却微微笑了笑,并没有把事情当真,但是我知道,事情不是假的,因为我们几个都看见了。

  作者寄语:豆腐官系列未完

乡村灵异真实鬼故事

乡村灵异真实鬼故事第四篇-砚的梦

  那一晚,空气好重,压在我的胸口。夏日的热刺痛着心脏的神经。书房在那个夜晚显得异常神秘,口渴的我不得不起来。走过书房隐隐约约看见两个红点在摇曳,心中一丝诧异,揉揉眼睛发现的确有两个红点。一丝诡异缠绕着我。

  记得爷爷说过,书房的阴气很重,小时候我身子弱,爷爷就不让我进,尤其是晚上。虽然爷爷走了,我也没有忘记他的话,可是今晚,这个书房却异常吸引着我,慢慢地走进走进,忘了口渴,忘了一切!

  走进细细看,红点消失了,往前用手探索红点出现的位置,直觉手指间一丝凉,凉的吓人。我踉踉跄跄的开了灯,我的手全是墨,闻闻,发现一股奇异的香味,是墨香吧!

  突然大脑一阵激灵,不,不是,这不是墨香,是一股脂粉气,我确信!这不是一般的脂粉,是~~是一种为过世的人化冥妆的胭脂!不会错的,这味道很特殊,一旦闻到了一辈子都不会忘。心里突然紧张起来,心里的弦紧绷起来,蹦的一声,弦断了,等也灭了,我突然感觉到黑暗的窒息。刚才的红点又亮起来,正在上蹿下跳。我想喊却喊不出声,只好吃力的爬过去,开了灯。一切又莫名的平静。

  不一样的是书房的书桌上有一个砚,是爷爷的砚台。还有一张未写的宣纸。砚里有磨好的墨,旁边有一狼毫笔,是爷爷的。这都是爷爷的。尤其是那砚上的猴,它在笑,一直在笑。我看着它的眼睛,一阵红光闪过,周围的一切都变了。

  烟雾缭绕中我看见了一片竹林,远处走来一位老者,从未见过眼神却那般熟悉。

  “您是!?”。

  “你不用管我是谁,年轻人,你见过一个砚吗?”那位老者微笑着打量着我。

  “什么砚?”我疑惑。

  “那砚上有一只猴子。”老者看上去很平静。“那是刻的墨猴,很生动的!”老者连忙补充道。

  “有是有!您问它干什么?”我更加的疑惑。

  那老者说:“不瞒你说,我是受人之托,前来取回这砚的。”

  我问:“受谁之托?”

  他说:“你的爷爷!”

  我很是疑惑,爷爷已经过世那么多年了,怎么会托人呢?他说:“还有三个时辰你的爷爷就要投胎转世了,这砚是古代一位将军的,有灵气,能保佑他转世到一户书香人家,你是他的孙子吧,快把砚拿来,可别耽误了你爷爷转世啊!!你现在在我的梦境中,只要你说一声‘砚在’,砚就会出现在你的手上。快说啊,孩子!”

  我已顾不上去感叹着神奇的遭遇,我一定要帮助爷爷,于是我喊了一声‘砚在’,果然爷爷的砚出现在我我的手中,手上一沉,差点把砚掉在地上。正准备交给那位老者,突然砚上的墨猴又闪烁着红光。不远处又为青衣少女在朝我大喊:“千万不能把砚交给他!”顿时那老者便有一些慌,他催促我:“快把砚交给我,别耽误了你爷爷转世。”

  不一会儿,那青衣姑娘便出现在我的面前,还在提醒着我。那位老者说:“你终于来了!!”我仔细打量着这位姑娘。同时老者说:“你这蛇妖!敢在这里为非作歹!!年轻人快把砚交给我,别被这蛇妖骗了去!”

  只见那姑娘拿出一陶碗,说:“竟敢在我孟婆面前撒野!孩子这砚千万不能交给他!”我顿时糊涂了,弄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那青衣姑娘说:“谁是妖谁自己知道!竟敢偷天换日!你这恶狼,见了神碗,还不现身!”顿时之间,那老者身后便显出了一条狼尾巴。

  我惊出了一身冷汗。幸运的是砚还在我的手上,没被这恶狼骗去。这恶狼向我突然扑来,姑娘连忙把碗抛出,只见碗化作一阵光,闪过之后,那老者就不见了,我问那青衣姑娘,那狼呢?她让我看了看碗中,只见一狼样的花纹,她说:“这就是那恶狼。”真是没想到啊!

  那姑娘对我说:“你爷爷有一灵砚,是上古时期,太白金星弟子的遗物,受仙风沐化,当初你爷爷在奈何桥的时候,就对我说,他最放心不下他的砚,可我只能帮他查看这砚的来历,不能帮他取回,谁知有一恶狼借着砚的灵气,化尔为妖,快要成精了,我受阎王之命,前来捉妖取砚。”没有再多想,我便把砚交给了她。我问他:  “这不是那老者的梦境吗?我爷爷现在怎么样了”那姑娘驾云而去,她留下话说:“这是你的梦境,你爷爷现在应该很快乐。”。

  爷爷快乐就好了。突然烟消云散,我醒来时在书房,书房里的陈设都未改变,爷爷的砚不见了,只留下一张画了竹林的宣纸,和一支被折断的狼毫笔!!

乡村灵异真实鬼故事

乡村灵异真实鬼故事第五篇-鬼影实录

  7岁的小彦额头上突然冒出一小块的瘀青。

  儿子额头上的这块瘀青,小彦的妈根本不晓得是在什么时候、又在什么情况下产生的。

  “你是怎么照顾儿子的!照顾到他头上撞出一个包?”小彦爸的眉头皱了起来。

  “我已经很小心了好不好!”小彦的妈不满地说。

  “医生怎么说?”小彦的爸问。

  “照了×光片,看不出小彦的脑袋有任何异状,医生说瘀青过几天就会消了。”

  “没事就好。你要不要跟我去隔壁上个香?”小彦的爸问。他弯下腰,努力想把脚塞进鞋带未松开的布鞋里。

  “我不要啦,我会怕。”

  “有什么好怕的?哲远的女儿刚死,他跟老婆一定很伤心,我们去安慰人家一下也好。”

  “不要啦,他女儿还没被车子撞死之前就怪怪的,我真的会怕!”

  “怪怪的?怎么个怪法?”

  “你没发现吗?哲远的女儿很少笑,老是盯着后山的坟墓看。听说有一次她放学后就不见人影,最后还是在后山坟场的某处找到她的。”

  “这些我都已经知道了。”

  “更劲爆的还在后面,我听隔壁巷的王太太说,哲远的女儿很喜欢吃生的东西,生肠啦、生猪肝啦,她还喜欢啃带肉的骨头。更恐怖的是,哲远的女儿是鬼月出生的。”

  小彦爸的汗毛慢慢地站了起来:“瞎扯一通!算了,我自己去就好了,扯这么多。”

  过了好几天,说也奇怪,小彦额头上的瘀青不但没有消,反而由青变紫,让小彦的爸妈不免困惑了起来。

  “痛吗?”小彦的妈轻轻地触碰儿子额头的瘀青。

  小彦摇摇头。自从额头长了一块怪瘀青之后,原本活泼好动的小彦就突然安静了下来,他变得喜欢待在阴暗处,一待就是好几个小时。他总是静静地拿把椅子坐着,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当天,小彦的妈半夜突然肚子痛,她打开门,匆忙冲向客厅另一边的厕所。她奔跑的脚步忽然停了下来——刚才与她擦身而过的,居然是一团朦胧的白影。她转过身,看见白影穿过儿子房间的大门。小彦的妈冷汗狂流。她这时才想起,哲远的女儿死后,儿子额头上的瘀青也跟着冒了出来。

  三天后,小彦的爸妈七手八脚地拨弄着手中的夜视DV。接连三天,夫妻用DV录下小彦房间里的一切,想弄清楚那天的白影是真是假。小彦额头上的瘀青由紫变黑,黑成一片。夫妻俩再不想办法,天知道儿子会变成怎样。

  倒完带之后,小彦的爸用颤抖的手按下播放键。

  黑画面。午夜12点一过,录了整整一个小时的带子,居然只有黑画面。

  “怎么可能!”小彦的妈大叫。她抢走先生手中的DV,然后再倒带一次。

  这一次依旧是黑画面,不管小彦的妈倒带几次,画面永远是黑的。

  小彦的妈生气地将DV丢在地上,然后嚎啕大哭了起来。

  “你疯了吗?这台DV要4万多块!”小彦的爸大吼。

  “是你儿子的命重要还是这台烂DV重要?”

  “都很重要!”

  夫妻俩一言不合吵了起来。

  DV倒带键的橘光亮了起来,DV带被卷轴疯狂地带动了起来,然后停下,又启动,停下,又再次启动。

  DV带最后跑向59分40秒的地方。

  DV的网状扩音器里传出小女孩咯咯的笑声。“剪刀、石头、布。”DV那6×6的小屏幕里,被车撞死的小女孩正开心地跟小彦玩起剪刀、石头、布的游戏。他每输一次,小女孩就用手指弹一下小彦的额头。

  一遍又一遍,小彦就像着了魔似的,永远只出剪刀。只出拳头的小女孩,高兴地一遍又一遍地弹着小彦的额头。

  以上就是乡村灵异真实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乡村灵异真实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30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