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灵异鬼故事大全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灵异鬼故事大全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湖南民间真实鬼故事、民间鬼故事之画皮、民间灵异鬼故事短的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灵异鬼故事大全

民间灵异鬼故事大全第一篇-夜谭记之蝴蝶姬

楔子

素宣在靠窗的位置喝酒,素衣白衫。底下熙熙攘攘,素宣抬眼一瞧,是长信侯夫人声势浩大的仪仗队伍穿过巷子,停落在潇湘馆门前。不一会儿,夫人便掀帘而入:“你可准备好了?”

“好了。”素宣言简意赅道。

夫人见她没有再说下去的意思,也不强求,只拢着她的脸说:“那快打扮起来吧。”

素宣着华服,梳云鬟,簪雀钗,点绛唇。

“谢夫人多年来的照拂,没有夫人,就没有素宣的今日。”盛装的花魁拿起桌上的一对夜光杯道,“今夜观桥之后,我便坐上了夫人当年的位置,这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来,我敬夫人一杯。”

“好。”夫人接过,两人对饮。

素宣看着夫人露出来的洁白脖颈,垂眼望着自己的指尖。刚才,她把指甲里的药粉,弹入了夫人的酒里。

一、夜观桥

李紫金混在朱雀航边的人群里,寸步难行,被迫观赏一年一度的“夜观桥”。

朱雀航又称大航,是金陵最繁华的地带,而“夜观桥”,则是金陵城中的古老仪式。全城青楼推选出花魁,在七夕那天盛装走过朱雀航,由她一人,展示整个秦淮河上的醉生梦死。今年的花魁来自潇湘馆,花名素宣。

“蝴蝶?”人群里不知何时传来了惊叹声。李紫金定睛一瞧,天空中有荧荧亮点,自四面八方汇聚而来,朝桥上飞去。花魁出现在桥头。

万千蝴蝶不再前行,温柔地缠绕着花魁,随她自桥上缓缓而过。

不论男女老少,都在这一刻屏息静气,拜倒在花魁的裙下……

只有李紫金轻轻扣了扣腰上的佩刀,眼里是可怕的清醒。

李紫金是个捕快,最近在追查一起连环杀人案。案件的被害人全都是女性,尸体遍体孔洞,以超乎寻常的速度腐烂,连面貌都辨认不清。

诡异的是,尸体却不发臭。相反,还有一股异香,与花魁散发出的味道一样,而且尸身周围总有蝴蝶流连。李紫金打算去见见花魁。

夜观桥后,李紫金赶到潇湘馆,说明了来意,鸨母却一下子变了神色:“花魁娘子现在有客。”

“有客也比不上人命关天。”

他说完便要硬闯,却被鸨母拦下:“官差大人,花魁娘子房中的人,不是你可以招惹得起的。他一到亥时便走,你等等吧。”

李紫金心下了然,能在花魁观桥之后做她的入幕之宾,恐怕非富即贵。

亥时刚过,鸨母便请他上楼。谁知刚走到楼梯口,便听得花魁房里传来重响,似有刀剑相击声。鸨母尖叫一声,李紫金破门而入。

花魁倚在屏风前,捂着手臂,指缝间流下血来,眼睛却直直盯着窗扇,似是委屈。李紫金扑向窗口,花魁低哑道:“别追了,追不上的。”

二、蝴蝶姬

长信侯府。

长信侯刚进门,就有下人过来禀报。他听后皱了皱眉,去了卧室。他推开了门,长信侯夫人更衣的动作停了下来,望着他流下泪来。

她头发散乱,身上的华服只脱了一半,裸露的肩膀上,有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长信侯对此视而不见,只问:“你去了潇湘馆?还刺杀了素宣?”

长信侯夫人滚下床来,跪在冰冷的地上抱住了他的腿:“侯爷……”

长信侯扫她一眼,冷淡道:“我意已决,要纳她为妾,你好自为之。”说完,踢开她就走。

长信侯夫人委顿在地,捂住了脸,泪如泉涌。

她本是潇湘馆的花魁,因为身有异香能吸引蝴蝶,在最红的时候被金陵人唤作“蝴蝶姬”,走过夜观桥。

那夜之后,她每日都能收到一封红笺,行字隽永,情深意长,还用细细的银针簪着各式各样的蝴蝶,告诉她这些蝴蝶的习性与美丽之处。蝴蝶姬从未见过如此有心之人,她动心了。

于是蝴蝶姬成了长信侯夫人。

蝴蝶姬自知出生低贱,并非长信侯良配。于是她恪守繁文缛节,很少抛头露面,只希望做他端庄雍容的妻子,她还想为长信侯诞下子嗣……

可是天意总不如人愿,前些日子因为头痛而看大夫,大夫对她说:“夫人恐怕此生都难以孕育子嗣了。”

“为……为什么?”

“这只能问夫人自己了。”

大夫的话言犹在耳,她又发现了丈夫的不忠。她听说潇湘馆新的花魁素宣,与丈夫有染。

刚听到这个消息,她不啻于五雷轰顶,难以置信。素宣曾是她的婢子,两人交好。她不信素宣会做出这种事,是故去潇湘馆试探,素宣言辞间对她仍有旧情。

可是今夜夜观桥,素宣体透异香引来万千蝴蝶,让她彻底死心。

素宣不是在对着千万人献媚,而是在用她曾经用过的伎俩,勾引她的丈夫!蝴蝶姬在朱雀航下看着她,目龇尽裂。

当晚,她就去潇湘馆找素宣理论。然而却被告知,长信侯正在素宣的房里,蝴蝶姬如雷轰顶。等回过神来,她已经拿刀朝素宣刺去。

好不容易逃回府中,却依旧被长信侯知道了这等不堪之事。

她不甘心。

她爱他,拼尽所有也要夺回他。

反正,她也不会再有子嗣了,她已经做不了一个好妻子了……那她就要做他最美的娼妓。

蝴蝶姬想着,将目光投向了一边的铜镜,然而,她却看见了一张被蛆虫钻得千疮百孔的脸!她吓得跌坐在地,再定睛一瞧,却是寻常模样。

民间灵异鬼故事大全

民间灵异鬼故事大全第二篇-洛神

我下面将要说的一个故事有点离奇,但是确实是我的亲身经历,由于我的记忆有点错乱,所以经常把梦境和现实弄混。

虽然我离开那个地方时间还不算太长,但我的记忆已经有点模糊了,可是我能确定我的近期记忆混乱和我的年龄以及身体状况绝对没有任何关系,到底是什么原因使我加速了记忆衰退呢?我不得而知。下面就是我的故事。

由于工作的调动,我于今年四月初乘火车到了陕西的一个小县,然后又要转汽车要到大山深处的一个山沟里,汽车在群山沟壑里面的盘山公路上曲折弯转,刚到黄土高原的时候,感觉处处透着一股萧杀之气,又是初春,风在沟壑中穿过形成一种奇异的声响,像一种野兽的嚎叫。高原上除了沟壑之外都是平原,一块块广袤的田地,在远处看来规则而整齐,让人突然感觉豁达起来,忍不住想纵声高歌,在那一瞬间,我突然了解了陕北的信天游曲调为什么会是那么激亢高昂。

因为工作需要,我们工地的驻地是住在一个山半坡的平台上,下面是一条河,就是很多书中经常提起的洛河,其实洛河的出名我认为主要是得益于曹植那篇《洛神赋》。

我们住的是简易的活动板房,四月的黄土高原,气温还是很低的,白天还好点,就是风大,尤其是晚上,有时候还会结冰,这就是高原气候。头一天晚上,由于没有准备,当时的我盖了两条被子还是抵挡不住板房缝隙里吹来的丝丝寒风,我又使劲裹了裹被子,把自己包的像一个粽子,感觉浑身还是没有一点暖和气,第一天就这么渡过了。第二天早上我赶紧去镇上买了条电褥子,总算解决了自己的温暖问题,虽然头部还能感觉到丝丝的凉风入侵。

我住的房子,窗口正好对着这条著名的洛河,它的河水一直是浑浊的那种黄色;水流不急,平稳而文静,有点波澜不惊的感觉。来到之后的第三天晚上,由于没有什么娱乐活动,闲的无聊几个人就召集在一起打牌,也就是赌钱,过了一会我有点累了,就先躺下看书了,他们继续玩。一阵功夫我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突然听见一阵轻柔的歌声,那歌声绝对不是流行歌曲也不是民歌,我听着倒有点古曲的意味,不知是什么驱使,我莫名其妙的起床走了出去,那晚的月亮很圆,月光凄冷的照着每一个地方;我裹了裹身上单薄的衣服,顺着歌声的方向走去,好像是在河对岸传来的,我走到一个土崖处,整条河已经一览无余了,我看见河对岸有一个白色的人影在蹲在河边,似乎是在洗脸梳妆,我很奇怪,我们的队伍里暂时还没有女性,而附近方圆五公里我也勘察过了,也没有当地居民啊。我忍不住又往前走了几步,想看清楚一点,一不小心踏到了一个小泥沟里,赶紧退了一步,拖鞋上已经沾了一些泥巴。我使劲喂了一声,那个人影抬头看了一眼,转身就跑到了对面的树林中,消失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那几个人还在赌的有劲呢,我问昨天晚上有人唱歌你们听见了吗?其中一人叫赵林的说到,哪有啊,我们看你睡觉了打牌的声音保持的很小,根本就没有听见有人唱歌啊,我疑惑的又问,你们没看见我出去了吗?靠近我床边的李强说道:你哪有出去,我怕钱和他们混了,我的钱一直扔在你的被子上呢,还好你一夜连翻身都没翻,我低头一看,我的被子上果然有一堆数额大小不等的纸币,看来我昨晚是真的做梦了。我从床底下掏出拖鞋准备出去洗脸,突然看见鞋边上竟有一些淤泥!我再看看他们几个人的脚上,都穿着厚厚的棉鞋,这么冷的天谁也不会脱了棉鞋穿我的拖鞋出去啊,我的头嗡的一下。

由于刚进场,紧接着的几天比较忙,每天晚上我都是倒头就睡,连梦都没有一个,我渐渐的淡忘了那个梦。

高原的气候比较特别,就是中午很热,晚上比较冷,昼夜温差很大,尤其是春季。

有一天我要勘查一片新的宿舍地点,因为过几天还要来一批人,又是测量又是放线,搞得我一身臭汗,忙完了我很想洗个澡,反正现在这里也没有女人,我就和一个测量员小张脱光了在洛河浑浊的河水里洗了起来,河水经过半天的照晒,有点温温的,测量员小张指着我的腹部说道:张经理,(哦,忘了介绍一下,我叫张友成,是这个工地的一个副经理)你的腹部怎么有这么一大块伤疤,我骂了一句,靠,你那是什么眼神啊,这是胎记,我生来就有的,我指着自己腹部的那个星形的胎记说道。说说笑笑的我们就洗完了,匆忙的穿上衣服就回去吃饭了。

就在那一天晚上,我又做梦了,一个宫装美女来到我的床前,我透过迷茫的月光看见她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子,身材卓约,眉目如画,只是这身穿着很古怪,像是古装戏里的仕女装,她仔细的看着我说:子环,真的是你吗?子环。声调显然有点生硬,好像初学说话,但是很温柔。

什么子环?!我猛的一下做了起来,指着她问道:你是怎么进来的?突然一下什么都没有了,我蓦的清醒过来,摸索着拉开灯,屋子里空荡荡的,四壁清冷,一个人影也没有,我使劲揉了揉眼,确实什么也没有。那一夜,我失眠了。我反复的回想那个叫什么子环的名字,我自己的名字叫张友成啊,和子环这个名字根本不搭边,包括我的乳名和子环也没有一个字是重复的,甚至我连这几年别人给我取的外号都想了,就是没有这个名字。

民间灵异鬼故事大全

民间灵异鬼故事大全第三篇-山椒异闻录

清朝末年,有个叫长白先的不第秀才,回到家乡龙母村,在自家门外不远处支了一处茶棚,供过往的行人休憩,并规定,凡是来此喝茶的客人,只要能讲一个故事,便能抵了茶钱。

这一日,乌云压顶,狂风骤起,大雨瓢泼而下。在附近田间劳作的农户,纷纷跑到茶棚避雨。

众人坐定,长白先将沏好的热茶为众人一一满上。其中一位眉毛浓密的汉子先开口道:“按规矩,我先说个故事吧,若是讲得不好,还望长白先老板多多担待。”长白先双手抱拳,示意客人请讲。

浓眉汉子姓白,名耳。三天前的午后,家中老母想吃野味。白耳便提了弓箭,去后山猎了些野兔,准备下山时,却突然听到了一阵“呜咽”的鸣叫声。

风高月冷,那声音越发使人背后渗出股股凉意。突然一阵萤火虫飞过,白耳急忙寻了一处低矮树丛隐藏身子。接着,传来一阵极缓极绵的脚步声。

白耳随着萤火虫发散的幽暗绿光望去,只见一个房梁般高大,略显佝偻体态的巨大人形经过。可是再仔细一瞧,那并不是人!只见那怪物竟然长着一张木瓜般的绿色椭圆形脑袋,双目发出幽暗的绿光!其口大若面盆,齿长三寸而稀疏。通体碧绿若蔬果,行走起来若矫健的老人跳着怪异的舞蹈……

白耳大气也不敢出,等到巨人走后,他才赶忙逃也似的从矮树丛中蹿了出来。也不知是不是发出的响动太大,那怪物竟然扭转身来,向他望去。他顿时如双腿灌铅,寸步难行。眼见那怪物步步逼近,生死关头,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他搭弓射箭,一束箭簇噌地飞了过去。

那边发出一声闷号。因天色昏暗,白耳不知射中没有,慌忙往山下跑去,下山途中还跌倒了好几次。说着,他挽起胳膊,展示自己的肘部擦伤。

“故事讲得甚好。”长白先道,“这茶钱自是免了,不过我想我可以补充几句。”

长白先说完就回到了屋中,过了片刻,又走了出来,道:“方才这位兄弟讲的,可能是这种异物。”说着翻起手中一本线装书来,“《神异经》有云,西方山中有人焉,身长数十尺,性不畏人,犯之则令人寒热,名曰山椒;以竹著火中,而山椒惊惮。”

“原来这种东西叫山椒啊……”众人叹道。

长白先道:“若真是山椒,那也并不可怕,只要按照书上所说引火烧之,那山椒应该属树精,所以惧火……”白耳叹道:“不知那箭射中没有,再说,若真是树精妖怪,那箭根本难以伤他。”

茶客全都一语不发,个个面色凝重。突然,人群中有一长者慢慢走了出来,对大家说:“山椒之事,并非传说,老朽也曾见过。但此山椒虽为树精,却从未有伤过村民之记录。所以,若山椒未袭击村民,以我辈看来,还是不要主动去打扰才好。”

这意见得到在场大多数人的赞同,却有两三个不怕邪物的胆大青年,吆喝道:“正愁着没有乐子,今晚我们就去会会这山椒怪!”

长者闻后,摇摇头,再不言语。

翌日,日上三竿,长白先如往常一般晚出早归,一回来就支起躺椅,在树阴下小寐。忽而,一阵喧哗声打破了宁静,一农户奔跑着冲了过来,对着长白先大喊:“不好了,不好了,出大事了!”

长白先想留此人问个究竟,但那人早没了踪影。长白先匆匆赶往村长家中,问清了情况。原来,昨日上山的几个青年今日全都死了,尸体横陈在山上。身上衣衫破损,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长白先对众人说:“事关人命,不能就此罢休。我们今日就上后山,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

见长白先如此说来,众人却是少有响应。

这时,白耳站出来大喝道:“某虽不才,唯有匹夫之勇,愿与先生共往。”长白先忧心道:“当真不怕死?”白耳道:“不怕。”众人商议一番,决定及早动身,两人带好蘸油火把与火石、弓箭,便一同上山了。

两人上得山时,日头已然落下。银钩高挂,两人燃起了火把,慢慢前行。一阵异味飘过,长白先急忙拉白耳蹲下。须臾后,一个巨大身形现于两人眼前,白耳准备搭弓放暗箭射之,却被长白先止住了:“木箭即使射中又有何用?此怪畏火,来,点燃箭头再射!”

待点燃箭头,那树妖已然走近了,白耳急忙搭箭,却突然感觉肩处一阵酸麻,心说,‘难道此妖会妖术……’接着眼前一黑,晕厥过去。

民间灵异鬼故事大全

民间灵异鬼故事大全第四篇-蟾王报恩

偶救蟾王

丁四进城办事,返回时天已黑,他骑着摩托车,风驰电掣般地往家里赶。快进村时,丁四蓦然发现路口一条胳膊粗、丈余长的大花蛇正在追逐一只黑褐色的大蛙。眨眼间,大花蛇就追上了大黑蛙,并将它拦腰咬在嘴里。大黑蛙四肢蹬地拼死反抗,嘴里发出一连串“咕噜咚”的急叫声。

丁四见此一幕,心头骤然升起一股解难救危之情。他猛踩油门,双手紧握车把,对着大花蛇冲了过去,车过蛇翻,丁四掉转车身看时,大花蛇已当腰被车辗断,中间仅裹着层扁瘪的蛇皮,当丁四把大黑蛙从蛇口里救出来时,倒把自个儿吓了一大跳。原来,这是一只奇大无比的癞蛤蟆,将近一尺长,一二斤重。它背面焦褐,腹部呈淡黄色,周身布满了指头般大的黑疙瘩,丑陋不堪。丁四有些害怕,他急忙将癞蛤蟆扔下,心想,你自个逃生去吧!丁四起身想走,不想癞蛤蟆跳跃到他的一只脚背上。四肢有力地抓牢了鞋帮,还死死咬住他的裤脚不放。这时天已大黑,丁四无心在路上停留过久,便打开摩托车的后备厢,将癞蛤蟆和轧死的大花蛇扔进去,带回了家,

第二天早上,丁四去老同学家时对他说起了昨晚的蹊跷事。同学瞠目结舌地说:“好你个傻瓜,难道你不知道癞蛤蟆的本名叫蟾蜍,是专吃害虫的益蛙,具有极高的药用价值。被你救了的必定是只蟾王,所以才通人性,它知道感恩,日后定会报答你的。”

丁四如梦方醒,他哪里还按捺得住,立马就要赶回家见蟾王,他双手把巨蟾捧起,激动地说:“你一定是只蟾王,你这般有情,我岂能无义?任何人也不能把我们分开了,我要精心饲养你,保护你。”

丁四立马在自己的住房后面为蟾,蜍砌了一间一米见方的蟾房,丁四还别出心裁地给蟾房取名为“蟾宫”。

报恩救母

不久,丁四的母亲病了,患的是急性关节炎,四肢关节肿痛得都不能下地,父亲从十里开外请来位老郎中,他诊断后说:“这病不雅治,我有特效药方,只是有味药难找。一什么药?”丁四的父亲赶紧问。“蟾酥——就是直接从癞蛤蟆身上收集到的毒腺液。”老郎中解释道。“这好办,我家养有蟾王;它一定会帮忙的。”丁四急忙拉上老郎中到了蟾宫前,拍了三下巴掌,蟾王便缓悠悠地出现在宫门口。

丁四蹲下身子,轻声对蟾王说:“蟾王呀,我母亲病了,老医生说需要蟾酥入药,你能帮我吗?”随着“咕噜咚”一声,蟾王抬起了头,只见它两眼圆睁,肚子越鼓越大,就像在运气,随即,从它的两侧耳后根的那颗最大的疙瘩里,慢慢泌出乳白色的液体来。“蟾酥,这就是蟾酥!”老郎中大喜过望,“这才是真正的顶级蟾酥啊!”果然,(鬼大爷:转载请保留!)丁母服了老郎中开的药后,病情大为好转。老郎中不仅为丁母治好了病,还细心地将采集蟾酥的办法及技术要领传授给了丁四。

时间过去了三年,三年里,丁四一家对蟾王是悉心照料,呵护有加,而蟾王对丁家更是仁至义尽,它不仅帮丁家清除菜园里的一切害虫,还能召喚成千上万只癞蛤蟆来为丁四提供蟾酥。丁四仅采集蟾酥一项,每年收入都不下两万元。

蟾王献珠

丁四要结婚了,办喜庆酒的这天,丁家院内张灯结彩,热闹非凡。酒宴上有人提议要观赏蟾王,新郎新娘哪能不答应,立马找了脸盆大的搪瓷托盘,上面铺上红绸布,把蟾王请了出来。只见蟾王盘腿端坐在红绸盘中央,前肢撑盘底,挺腰抬头,精神抖擞,陡然间,它张开了扁阔嘴,一连“咕噜咚”三声叫,紧接着肚子一凹一凸地波动起来。过了片刻,一颗鹅黄色的珠子从嘴里突现了出来,缓慢地向外移动,“咚”的一声掉落在托盘里。

“蟾王献珠啦——天大吉利!”“蟾珠价值连城,无价之宝啊!”人们欢呼雀跃,兴奋到了顶点。蟾珠有如鸽蛋般大,呈椭圆形,鹅黄色,光洁细润,溢发出淡淡的幽香。据医药古典上介绍,蟾珠乃蟾蜍积百十年内毒凝结而成,具有抗百毒、消百痹之奇功,属罕世珍物。可是,蟾王自吐珠之后,元气大伤,整天缩伏在蟾宫一角,不肯挪动半步。它不吃不喝,身子日见消瘦,半年后死在了蟾宫。丁四全家悲伤欲绝,对蟾王实行了厚葬,立小墓于庭院,常年祭供永不忘,并议定将那颗凝结了蟾王毕生精血的蟾珠当作传家之宝,世代相传。

民间灵异鬼故事大全

民间灵异鬼故事大全第五篇-我离奇的左手

1968年,我16岁。因为父母在文化大革命中双双被打倒并被安排到“五七干校”学习和劳动,我一个人无法在城里生活,舅舅和舅妈就把我接到了乡下。

舅舅的家住在一个叫向阳村的山沟里,到了那里以后,我插班进了初中三年级。没想到,刚刚过了几个月,红色风暴也同样席卷了这个偏僻的地方。我们学校成立了“红星”和“海燕”两个红卫兵造反派。那时候因为年纪小,对运动有一种莫名的憧憬和狂热,我也加入了海燕派。当时农村的学校还没有大规模地揪斗“反革命”,我们做的最多的还是“批四旧”。红星派的人捣毁了所有坟地上的墓碑,他们的口号是:“无论是轻于鸿毛的人,还是重于泰山的人,都不要留下名字”。他们还把村里惟一的会跳大神的孙婆婆游街示众。相对而言,我们海燕派的人就落后了很多。当我们发现一件“四旧”并准备动手时,往往已经来晚了,红星的人早就提前下手了,真是没有面子。

一天,我和王睿、于洪洋、毛森四个好朋友在一起商量怎么干点“大事儿”时,年龄最小的毛森问我们:“明净寺的佛像算不算四旧?”一句话提醒了我:“怎么不算?凡是与迷信有关的东西都算。世界上本来没有鬼。也没有神仙皇帝,干吗要给它磕头作揖?”这时,王睿说:“前几天听说红星的头头准备带人上山烧掉寺庙的。可是他的爸妈死活不让。我要去砸神像,我妈也不能让啊!”我一听,急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没准红星的人也在准备动手呢,咱要是下手晚了,那就彻底输给了他们。”听我说完,他们几个人不再反驳,我们商定晚上八点天黑了以后就动手。

明净寺位于向阳村的后山上,据说还是晚清时候修建的。它有一座大殿,两座偏殿,供奉着一尊我们说不上名字的菩萨塑像。我来这里之前,庙里还有三四个和尚,香火很旺。后来,大概是和尚们听到了别处的寺庙被红卫兵小将捣毁的消息。他们就都先后离开了这里,去向不明。虽然没有和尚了,但是这座庙香火未断,村里的人谁家婚丧嫁娶,还是有人偷偷来这里烧香上供;或者谁家有了病人,出了灾祸,到这里烧香许愿。听村里人说。这是一座灵庙,只要你心地善良,没有非分要求,菩萨是每求必应。当然,对我们这些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红卫兵小将来说,那都是一派胡言。

晚上八点,我们四个人悄悄地汇聚到村口。然后小心翼翼地上山。说实话,要是我一个人干这件事,我还真的有些不敢。可是四个人,胆子就大多了。几十分钟后,我们借着月光来到了明净寺的大殿。到了这里我们才发现,那座大殿正中的佛像实在是太大了,而且高高在上,手无寸铁的我们几乎无从下手。更没想到的是,平时就有些老实巴交的于洪洋还有些临场怯阵。这时候,我有些生气地说:“你们怕什么?人家红星的人砸墓碑都不怕,我们砸一座泥菩萨还不敢?”说完,我抄起身边一根好像是铁钎的东西,抡田了向菩萨的脑袋打去。大概是我个子太矮的原因,我没有打到菩萨的脑袋。只是打到了佛像的左手。只听“喀嚓”一声,佛像的左手掉了下来。我深吸一口气,准备来第二下。可不知为什么,毛森他们三个人却发出了“妈呀”一声惊恐的叫声,然后扔下我没命地向寺院外面跑去。我不知道他们看到了什么,吓得也赶紧扔下手里的家伙,随着他们跑了出来。

一直跑到了山下,他们才喘着粗气停了下来。我回头向山上张望,没发现有什么东西在追赶我们。我赶紧问他们跑什么,毛森说:“吓死我了,你一打佛像,那个佛像竟然哎哟了一声,好像很疼的样子……”毛森还没有说完,于洪洋接着说:“不对呀,我听到的是一声老人的叹息……”这时王睿说:“你俩说的都不对,我听到的是佛像在低吼……”听了他们的话。我有些傻了,因为我听到的就是佛像的手被我打折的声音,和踩折一根树枝差不多。

当晚,惊魂未定的我们各自回家了。第二天一早,天刚麻麻亮,我就被左手的一阵剧痛搞醒了。我以为是舅舅家的猫咬我了,可是睁开眼睛一看,差点儿没把我自己吓哭了:我的左手已经红肿得像馒头一样!一刹那间,我意识到:坏了,我遭到神灵的报应了!

我赶紧叫起了舅舅,舅舅和舅妈一看我的手,也有些奇怪。他们问我昨天做了什么,我摇头说除了上学没干别的。吃完早饭后,我的左手疼得已经受不了了,舅舅带着我去了乡里的卫生院。大夫说大概是蚊虫叮咬的,给我拿了一管药膏。可是药膏涂抹上去之后,不但未起任何作用,反而加剧了疼痛。

第二天,我的半条胳膊也红肿了起来,舅舅带着我去了县里的医院,可是县里的医院也在忙着斗“走资派”,一个大夫竟然给我开了和乡里医院同样的药膏,就把我们打发了。

其实我心里知道这件事儿肯定和那天晚上我砸佛像有关,可是我不敢说出来。

以上就是民间灵异鬼故事大全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灵异鬼故事大全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76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