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灵异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灵异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民间僵尸鬼故事、民间鬼故事大全活人禁忌、真实民间落水鬼故事、鬼故事民间真实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灵异鬼故事

民间灵异鬼故事第一篇-阴阳指

1.怪病

河间知县段兴仁的公子段玉忽然得了一种怪病,时昏时醒,遍寻名医,也不知开了多少方子用了多少药,却不见好转。后来,段兴仁听说沙河镇上有个名叫孙二嘎的郎中,专门治疗疑难杂症,在当地很有些名气,就差人把他请了来。

孙二嘎名字很嘎,人却老实木讷。段兴仁一见到他,就有些失望。他把孙二嘎领入儿子房中。段玉这时正昏迷中,沉睡不醒,孙二嘎先看了他的脸色,又给他把了脉,再问了问他的病症。忽然,他撩开段玉身上的被子,掀开段玉的衣服,一指点在段玉的右肋间。

过了一炷香的工夫,段玉缓缓地睁开眼睛,醒了。孙二嘎却瘫软在地上,两腿一蹬,人事不知。段兴仁又忙着命人去请郎中。郎中还没请来,孙二嘎却已悠悠醒转,长长地舒了口气,给段兴仁行了个礼说:“大人,小民就这么大本事了,准保公子一个月内不再犯病。”

段兴仁忙着问道:“一个月后,我儿若再犯病,该当如何?”

孙二嘎躲躲闪闪地说:“小民也不知。”

段兴仁见他神色不大对劲,有躲闪回避之意,心下就明白了几分,支走了下人,小声对孙二嘎说:“我看先生是有治疗我儿病症的本事。先生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吧。”孙二嘎看了一眼段玉,叹了口气说:“公子体内,阴气淤积。阴气渗入心脉,便可让他昏昏而睡。治好他这病的唯一法子,就是用阳气渡入,挤走阴气。我刚才就是给他渡入了阳气,挤走了阴气。但这阴气生得很快,我体力不支,难以生出那么多阳气,也就没办法了。”

段兴仁已从他的眼神儿中看出了些端倪,忙着说道:“先生有话,但说无妨。能救我儿一命,我定当重谢。”孙二嘎摇了摇头,说道:“谢就免了。治病救人,那也是我的本分。不瞒大人说,公子体内阴气生得很重,那是他做了不堪之事,只有解了此事,阴气不再滋生,他的病才会彻底好了。”

段兴仁送走了孙二嘎,回来就质问段玉:“你到底做了什么不堪之事,还不从实招来?否则,就只有丢了性命,神仙都难救你。”

段玉这才说,几个月之前,他出去游玩,邂逅了六娘,两个人一见钟情。他情难自抑,夜里就跑去找六娘幽会。两个月前,六娘说她怀上了孩子,要他想办法。他给吓坏了,哪里敢把这丑事儿跟父亲说啊,就躲着不敢见六娘。谁知后来就得了这怪病。

段兴仁强压着怒火问他:“那六娘是谁?”

段玉这才说,六娘乃是一个寡妇,两年前嫁给了东村胡员外的儿子,结婚不到一年她丈夫就死了,她留在胡家守寡呢。段兴仁一听这个,再也忍不住了,抬手就给了儿子一个嘴巴,怒斥道:“六娘正在守寡,你却做出这等肮脏事来,坏她名节。她一个寡妇,怀了你的孩子,你却躲着不见她,她挺着一个大肚子,如何见人?你这畜生,害人不浅啊。她现在怎么样了?”段玉小声说,他不知道啊。

段兴仁赶紧派人去打听。不大会儿的工夫,派出去的人就回来跟他禀报说,六娘几个月都未曾出过门,只是在上个月的夜里偷着出来过一次,跳河寻死,被胡家人追上救起,才算保住了一条性命,后来没人再见过她。段兴仁狠狠地瞪着段玉说:“你差点儿害了两条性命,难怪你要得这怪病,正是上天对你的惩罚啊。冤孽不除,你的病是好不了的,还是我来想办法吧。”

段兴仁想了想,就想出了一个办法。他找到胡员外,让他写了一封休书,休掉了寡妇儿媳六娘,又偷偷把六娘送回他老家,再派段玉去大张旗鼓地把六娘接回来,直接进了县衙,外人难得见到六娘的面容。六娘成了段家的儿媳,自是兴奋异常,段玉也是心花怒放,那病也多日未犯。但段兴仁心里却不踏实。这天,他又派人把孙二嘎请了来。

民间灵异鬼故事

民间灵异鬼故事第二篇-追魂狗

川黔公路边有一个生意十分红火的狗肉店,独家独户,背靠青山,店主叫毛升。毛升的店里专卖狗肉,招牌上写得明白:品鲜狗肉滋味,看狗刨狗好戏。这狗刨狗是毛升独创的杀狗方法,极为残酷刺激。

在毛升狗肉店里,可以活狗点杀。客人要吃哪只狗,随着心意点,只要舍得花钱。客人点好狗后,毛升还要另外牵出一条狗来,将两条狗牵到一处,用一个高两米有余、直径一米左右的无底大桶圈罩住两条狗,然后从高处将一大桶开水慢慢向桶圈内的狗身上淋去。狗被烫得惨叫不已,忍不住剧烈的伤痛便会互相撕咬起来。开水烫过,狗毛极易脱落,两只狗互相一撕咬,血水从桶下溢出,一会儿各自的狗毛便脱落了,当然两只狗已奄奄一息了,真是惨不忍睹。可就有那么一些没心肝的有钱人,大老远的都要来品毛升的狗肉,看那残酷无比的狗刨狗游戏。杀的狗多了,毛升家房后青山上的树林中已经埋起了好几个高高的犬骨冢。

那天,一辆2000型桑塔那在毛升店外停了下来,下来两男两女四个衣着华贵的客人,张口就要活狗点杀。那些客人很快点好了狗,毛升又牵出一条毛色青灰的狗陪杀。接着便是站在高处看那野蛮而残酷的狗刨狗游戏,看着那两只狗忍不住烫伤的剧烈疼痛,互相残忍地撕咬的惨景,那几个男女竟然狂笑不已。游戏结束,毛升便来翻桶,可刚把桶翻开,那只本来已经奄奄一息的陪杀狗却突然站起身来,光着个红一块白一块的身子,飞也似的逃去,很快没入了毛升店后的树林里。客人们看到了这充满传奇色彩的一幕,更是乐得手舞足蹈。毛升心里升起了瞬间的寒意,但脑袋一转,又想出个话题说:“今天各位看到了别人没有看到过的最精彩的一幕,这价钱是不是……”那几个客人听懂了毛升的话中之意,爽快地答应道:“价钱没问题,就按双倍收吧。”毛升于是就手脚麻利地杀死躺在地上那只快死的狗,剖腹掏心,切下肉来,放到高压锅里炖起来。

四个豪客狼吞虎咽地吃了狗肉走后,毛升想,那狗逃不远,定然死在了林子里,应该去找回来,白丢了实在可惜。于是就提着刀去林子里找,可找了整整一天也没有找着。毛升心里说,或许已经被别人捡去了,反正钱已赚回来了,由它去吧。

两个月后,毛升家忽然接连出现了两件怪事情。

最先出现的是一条死蛇。那天早晨,毛升的媳妇起来打开大门,猛见门外有条一米多长,两岁小孩胳膊般粗的大蛇守在门外,吓得毛升媳妇“妈呀”一声大叫起来,接着便往后昏倒过去。毛升闻讯出来,也吓了一大跳。待定睛细看,才发现那是一条死蛇。毛升十分迷信,认为这是不祥之兆,又联想起两个月前跑的那条狗,心下更是十分不安。于是,又是请人驱鬼,又是请神汉跳大神辟邪。

可是,这件事过了没几天,另一件更可怕的事又出现了。那天夜里,毛升开门出去给狗屋的狗们添食,却一脚踢在一个什么圆东西上,“扑”一跤摔了个狗吃屎。待到爬起来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个人头骷髅,吓得毛升“妈呀”一声撒腿就逃回了屋里。毛升一夜没有睡好觉,那逃走的没毛狗、死蛇、骷髅头老是交替着在眼前晃,令他恐怖不已。第二天一大早,毛升就去找了一个道士来做了一场法事,然后披麻戴孝地把那个骷髅头送到山上去重新埋了。那天连生意也没有做。

可是到了晚上,毛升一闭上眼睛,那骷髅头、那蛇、那没毛狗仍在眼前晃,弄得他十分害怕。这样熬了几天,毛升又去请端公来疯疯颠颠地跳了一天。可是问题还是没有解决。那天毛升去赶集,又找张瞎子算命去了。张瞎子问了问毛升的情况,假模假样地掐着指头算了算就对毛升说:“定是你杀的狗太多,又太狠了些,所以那些狗鬼找你报复来了。你呀,本月之内定有血光之灾呀!”这句话可把毛升吓得要死,忙问张瞎子可有破解之法。张瞎子的破解之法可是要卖钱的,毛升给了钱后,张瞎子就对他说:“今晚子时,到你家房后的林子里直走900步去泼碗水饭,给狗鬼们烧些纸钱,问题也就解决了。”毛升讨了破解之法,千恩万谢地去了。

当晚子时,毛升叫媳妇跟他一起去房后的林子里泼水饭,可毛升媳妇只走了120步就再也不敢走了。毛升实在没法,只得一个人打着手电筒,提着个装满了香烛纸钱和一把柴刀的篮子,麻着胆子,一边念着菩萨保佑,一边一步步爬坡上坎地往前走。忽然,林中一只夜鸟飞起,把毛升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好不容易走完了900步,毛升掏出打火机点燃了香烛纸钱,把水饭往地上一泼,转身就要想走。

就在这时,一声阴恻恻的狗叫声在毛升前面不远处响起,听起来十分凄厉,令毛升不寒而栗。毛升急忙将电筒光射过去,立即一对绿莹莹的狗眼便将电筒光反射了一些回来。毛升仔细一看,发现那狗竟没有毛,身上全是疤痢。他猛然想起,那狗肯定是上次被烫掉了毛后跑掉的那狗。

它竟然还活着?!顿时,毛升恐怖到了极点。他突然间把那蛇、那骷髅的事又跟这没毛的狗联系在了一起。“定是这畜牲干的!”毛升心里说。

突然间,那狗猛扑上来,一下子扑掉了毛升手里的电筒。毛升盲目地挥刀乱砍,可什么也砍不着。林子里陡然间又可怕地静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又一声厉啸,那狗再一次猛扑过来。这一回,那狗一口咬住了毛升的右手臂,使他手中的砍柴刀“当”一声掉到了地上。

这回狗没有再走远,而是坐在离毛升只有两米远的地方阴冷着两只绿眼睛看着毛升。毛升双腿一软,“扑通”一声给狗跪下了。“狗爷爷,您老行行好,就饶了我这条狗命吧!”跪在地上的毛升战战兢兢地祈求着那狗饶了他的命。

可是,那狗没有听他的,而是再一次扑上来,撕咬着毛升的衣裤。任凭毛升怎样挣扎滚爬和凄厉呼叫,无奈那狗实在勇猛无比,毛升身上的衣裤还是被一块块地撕下来。不一会儿,毛升身上便一丝不挂了,而且白的肉和红的血模糊着,就跟那刚玩完狗刨狗游戏的狗胴体一样。过了一阵,那狗见毛升再也不能挣扎滚爬,才猛一口向毛升裆下咬去……一声更凄厉的惨叫穿透了黑暗的树林。

过了两天,离毛升家房后树林中犬骨冢不远的地方出现了一个新的坟冢——毛升之墓。

民间灵异鬼故事

民间灵异鬼故事第三篇-古代鬼故事之鬼杀

清朝乾隆年间,山东登州府宁海县县令刘一山在腊月二十这天的上午,接到报案。报案人是李家屯村的农户李德成,他说今天早上发现自己的儿子李小栓被人割去头颅,死在被窝里,而儿媳妇赵灵芝则上身赤裸着被人捆绑在椅子上,不能动弹。

出了人命案,刘一山自然不敢怠慢,简单地问了几句后,赶紧领着一班衙役,随李德成匆匆而去。

来到李家,刘一山仔细地勘察了现场。这是一个典型的农家小院,李德成老两口住在三间正房里,儿子和媳妇则住在左边的厢房里。他走进李小栓的屋里,发现死者死法奇特,明明整颗头颅不翼而飞,可脖子周围和屋子里竟不见一点血迹,也无打斗的迹象。门窗完好无损。捆绑赵灵芝的绳子被李德成解开后扔在了一边,赵灵芝则因受到惊吓,待在李德成的屋里不敢出来。刘一山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让李德成详细地说说他发现儿子被害时的经过。

据李德成供述,他今天早上起床后,日头升起老高了也不见儿子媳妇起床,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李德成有些疑惑,便轻轻走到窗边,侧着耳朵细听,但一点声音也听不到。怎么回事?联想到昨晚上他们的言谈举止,李德成心里不免紧张起来。他想推开门进去看看,又不敢造次,在窗外转了几圈后,用舌尖把糊窗纸润湿,然后用手指轻轻地捅了个小眼,凑上去一看,不得了啊!李德成惨叫一声跌倒在地。老伴听到声音后跑了出来,见李德成倒在地上,很是吃惊,她边扶边问原因。李德成脸色蜡黄,指着厢房说:“快……快去看你儿媳……”

老伴颠颠地跑过去推门,却怎么推也推不开,门在里面闩死了。李德成见状,平静了一会儿,遂起身拿过一把镐头,对准门狠劲砸去。门被砸开了,二人便看到屋内令人胆战心惊的一幕:媳妇被绑,儿子则成了无首尸体,魂飞天外。

刘一山听后,又问李德成:“你是说,他们昨晚上就有异常表现?说过什么不正常的话吗?”

“是的,大人。昨天晚上儿子媳妇从娘家回来后,就惊慌失措的,他们说在村西的黑松林处遇到了鬼。”

“说详细一点儿,怎么遇见鬼了?”

李德成就说了儿子媳妇遇鬼的事。原来,赵灵芝回娘家住了些日子,眼见快要过年了,李德成让儿子去把她领回来。由于媳妇的娘家在赵家庄,离李家屯有三十多里地,距离较远,小两口走到黑松林时天就黑下来了。这里有一片坟地,当年曾闹过土匪,也有过鬼怪的传说。这个传说刘一山也听过,说是有一个木匠外出干活,晚上在东家那里多喝了几杯,摇摇晃晃走到这片坟地的时候,忽然看到几幢小房子,房子里坐了几个人在那儿喝酒。木匠是个酒鬼,闻到酒香就走不动了。他走过去跟这些人打了个招呼,然后跟他们一起大喝起来,三喝两喝就醉倒在那里不省人事。第二天醒来一看,大吃一惊:怎么躺在坟地里睡了一宿?木匠想起昨天晚上的事,头皮一阵发麻,估摸着是遇到鬼了。他一骨碌爬起来,头也不回地跑回家,从此再也不敢摸黑走路了。

木匠遇鬼的事很快传开,并且越传越神,人们对这片坟地充满了恐惧,白天路过都有些害怕,更别说是夜里了。小两口走到这里时,偏偏赵灵芝内急,李小栓只得把媳妇扶下驴,在路边的黑松林里解手。可进去后不大一会儿,就听松林里传来一阵“唰唰”的风响,赵灵芝“哎呀”一声便没有了动静。李小栓急忙跑过去,只见赵灵芝上身赤裸,紧抱一团,披头散发,形若木鸡。一问才知媳妇遇见鬼了,刚尿完就觉一阵阴风袭来,一个黑影从面前掠过,接着便失去了意识,衣服也不知哪里去了。

李小栓听得汗毛倒竖,脱下自己的外套给赵灵芝穿上,赶着毛驴急慌慌向家里跑去。这些都是小两口回家后告诉李德成的。

听了李德成的叙说,刘一山手抚下巴,思考良久,然后说:“走,去看看你媳妇赵灵芝!”

见到赵灵芝的第一眼,刘一山的心里就打了个结,这女子脸色惨白,细眉善眼,不是那种刁钻恶妇的模样。他问她:“赵灵芝,你丈夫是如何被害的?你把夜里的情况说给我听听。”

赵灵芝低着头,语无伦次道:“鬼,鬼,他被鬼杀了,我、我遇见鬼了……”

“哦?你是说夜里有鬼进屋了?”

“是,鬼、鬼……”

“赵灵芝,本官问你,昨天夜里遇鬼的情形跟你在黑松林遇鬼时一样吗?抬起头来看着我回答!”

赵灵芝慢慢地抬起头,眼神仍然暗淡无光。“是的,大人。夜里的情况就跟我昨晚在山路边方便时一样。由于受了惊吓,我一直也没能入睡。直到半夜时分,我刚迷迷糊糊睡过去,忽觉一阵阴风吹过窗前,然后有黑影从面前一闪,我便昏迷过去。一直到公公砸开门把我弄醒……后面的事你们应该都知道了。至于我是怎么被绑在椅子上的,夫君又是怎么死的,我一点印象也没有。”

刘一山知道赵灵芝把话说死了,再想从她嘴里问出点有价值的东西显然是不可能的。他虽然不相信什么鬼怪之说,可现场又实在怪异,门窗完好且从里面闩死,如果是外人进到屋里行凶,人又从哪里进出呢?再说,李小栓被砍掉头怎么会一点血迹都没留下?赵灵芝又是被谁绑在椅子上的?总不能自己捆绑自己吧?如果不通过门窗进屋,除非这人像孙悟空一样会七十二变,那这岂不跟鬼杀是一样的性质了吗?刘一山的眉头越皱越紧。他断定这案子绝非鬼杀,而是人为。他又仔细地勘察了一遍现场,还是没能找出他人行凶的证据,最后,只好让仵作验了尸,安慰了老人一番,暂且打道回府了。

民间灵异鬼故事

民间灵异鬼故事第四篇-废墟

据说在我们镇上的某个地方曾经有座废墟,那里面的草长得人一般高,而附近山清水秀,却长年的没有活物,那里死一般寂静,不过听说每当深夜时分那里就经常的会传出一些女人的嘀咕声或是婴儿的啼哭声。

听说过去曾经有个单身汉声称如果谁肯出一百两银子,他就敢去废墟住一宿,而后来真的有人出了一百两银子,而旁人劝那汉子让他不要去冒险,可是那单身汉还是去了,结果一去不复返。

几天后,他的尸体就让人发现死在了废墟里。而且那汉子的死状非常恐怖:眼睛睁得大大的,眼神里透出恐惧,仿佛看到了十分恐怖的事情,舌头紫紫的吐出来十几公分长,就像是被人扯出来的,脸上写满了痛苦……

镇上的大人们从来都不准孩子们去那边玩,说那里有鬼,而久而久之那里也就成为了禁地……其实我别人说过这个废墟还有着另外一个故事:那就是这座废墟的来历。

从前,镇上曾经有个大地主叫做黄金山,而他的家里特有钱,不过他并不是本地人,而是逃荒到这里来的,因为秀才出身的他有那么点学问,而且长得也算端正,被地主家的女儿相中,入赘进入地主家,成了人家的上门女婿。

据说,黄金山到地主家不到半年的时间,突然的闹了瘟疫,一夜之间地主家里面八十八口人除了黄金山以外是无一幸免。结果当时许多死者家眷联名上告黄金山,怀疑是他下毒。而自从那大地主死后,黄金山就成了镇里的地主,他拿出些钱给死者的家眷,又收买了当地的父母官,所以在这山高皇帝远的偏僻地区,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而黄金山年近四十了却膝下无儿,这说来也怪,黄金山连娶了五个老婆,可是没有一个能熬到三个月的,不是自己上吊就是跳河自杀,所以镇上流传着好多种说法,有人说这是报应。也有人说是这是黄金山喜新厌旧,把老婆给杀了……

而尽管黄家有钱,但是为人粗暴又小气,况且还出了这件事,就更加没人再敢把女儿嫁给他了。

后来有一天,镇上面来了一位老妇人带着个年轻女子,那女子长得也很漂亮,眉清目秀的。那老妇人告诉别人,因为家乡里面闹饥荒难以求生,没办法才流落到此地,并且声称自己也活不了几天了,不想让女儿跟着自己受苦,所以希望能够找户好人家收留自己的闺女。

当黄金山得知这一消息后,立马吩咐家里的李总管去打探虚实,并且还给了他一百两黄金,叮嘱李总管:如果那女子长得确实漂亮就把她带回来,把钱给那老妇人打发她走。

等到了中午的时候,那李总管果真带回来一个女子,家里的女佣们都为这女子的美貌而惊叹,而男仆则暗地里为那女子今后的命运所担忧,当然黄金山更是乐得合不拢嘴,恨不得立马就抱得美人归。

黄金山当即满心欢喜的筹备婚宴,而且破天荒地请来了全镇的人吃流水席,而且还声明不收礼金,所以当天的婚礼办得是热热闹闹的。而黄金山也不想浪费时间,一门心思的只想着自己的美娇娘,众人也都是心知肚明,几个来回下来便催他回新房去陪那新娘。

“美人,我来了。”借着酒劲黄金山想的全是那回事。

“你终于来了……我等得你……好辛苦……你知不知道……我等这一天足足等了十年了”声音凄凉而清晰,像从地狱中传出来的。

“你是谁,你是人还是鬼!”黄金山几分醉意全没了。

“老故人,你怎么连我你都可以忘记呢,我可是十年来时时刻刻惦记着你啊,我就让你看看我是谁。”一阵鬼诡的冷风吹进来,新娘的红盖头被风吹开来,蓬松而杂乱的长发下,二个窟窿里面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见,红红的舌头垂落到了胸前。

“救命啊,有鬼啊。”黄金山认出来了,那就是曾被他下毒毒死的结发前妻,地主的女儿。

“现在知道我是谁了吧,当年我们家对你不薄你却对我们下毒,还独吞我们家的财产,你回头看看你身后,后面那八十七个鬼魂都来找你的,今天就是你偿还这笔债的时候。”

“求求你,放过我吧,我知道错了,只要放过我一定会好好供你们的。”望着慢慢围上来的鬼,他们嘴里还嘀咕着:”还我们命来,还我们命来……”

黄金山想逃,哪知腿却不听使唤动都动不了了,喉咙里像被什么卡住了,无论他怎么叫喊却发不出任何声音,眼看着自己的肉被一块,一块,一块的啃掉,心脏也被挖了出来……

接着房子着火了,火势很猛蔓延的也特别快,大家都抱头鼠窜往外逃生,哪里顾得上去抢救那些价值连成的宝贝,就这样这场大火把所有的财富也一齐埋进了废墟。曾有人试图想从里面挖宝贝,可是不出半个月就莫名的失踪或者莫名的死去,再后来再也没有人敢打废墟的主意。

当时这场大火成了人们饭前饭后的话题,也各有各的说法,有人说:那场火不是一般的火,是鬼火任凭水怎么泼都泼不灭反而越烧越烈。也有人说:那晚他去厕所的时候似曾吸到有人大叫有鬼,可是只听见一声,当时他以为是幻听,所以没在意,现在想还来还心有余悸。还有人说:是当时死得不明不白的地主一家来寻仇的……”

民间灵异鬼故事

民间灵异鬼故事第五篇-秦淮狐女

(1)

从长安到金陵,楚随云是第一次走这么远。元朝末年,南人北上,一统天下,长安也不再是天子之都所以他要到远在南方的金陵参加春闱。出了函谷关,从咸阳到洛阳道路两旁是突兀的岩石,黄土坡,过了洛阳,一马平川,连天的油菜花波浪似的一浪接过一浪。官道上的旅客突然增多,多是些背着行囊的书生,楚随云跟着他们一路南去,遇到一人与他口音相同,相处十分融洽,于是两人结伴而行。可是在一家客栈,他发现他忽然不见了,同时不见的还有他身上的五十两盘缠。楚随云是在早上被店小二赶走的,小二说:“你没钱住什么店,快点给我滚!”楚随云很生气但是没有辩解,在早晨初生的太阳中继续向南走去。

一个月后他衣服褴褛,蓬头垢面,躺在千年古城的一家雕栏朱瓦的酒楼门口,看门的小儿塞给他两个馒头打发他走人。酒楼的牌匾红布未揭,青石地板上摆满了烟花爆竹,显然准备开业。酒楼门口的大街上聚集了一大堆进京赶考的书生。老板出五十金悬赏一副对联,楚随云躲在角落吃完两个馒头渐渐有了些许力气,挤进熙熙攘攘的人群。老板对台子上众书生写的对联皆不满意,提高了赏金,一连喊了三声:“进京赶考的书生,有能给小店写出对联的,小店将免费提供他的宿并奉上白银一百两。”

人群里炸开了,一百两这个数目太诱人了,楚随云身无分文走上前去说:“小生愿意一试。”几乎与他同时另外一个头戴书生帽子与他年龄相仿面容十分清秀的书生也上前来。两个人各执一笔一人写了一联。老板拿起他们的对联,只见一个人写的字苍劲有力,如苍树老松,一个写的字娟秀清丽,如涓涓细流。老板拿起对联读了出来:“

孔夫子收笔入碧楼遍尝人间美味

关云长搁刀登雅阁醉饮天下好酒

台下众人一齐叫好,掌声接天,老板说:“好一个文圣和武圣,小店蓬荜生辉啊!这一百两是你们两个的了。

楚随云举起了手向他作揖道:“在下楚随云,敢问兄台高姓大名?”

青衣书生抱拳还礼道:“小弟江南羽,幸会幸会!”

楚随云来到金陵第一次感觉如此酣畅淋漓忘记了自己肮脏的衣服和蓬乱的头发拉住江南羽的手就说:“我与江兄一见如故,今日我们就在这翠云楼畅饮一场不醉不归。

江南羽的手很软,楚随云感觉像握住了一团棉花,江南羽的脸红了想要挣脱,但楚随云丝毫没有注意拉着他就登上了酒楼。

楚随云再次醒来的时候,酒楼里只剩下他孤身一人,灯笼里透出的红烛的亮光把酒楼染成了红色,手边放着那一百两赏金,空气里还弥漫还未消散的酒气和一种淡淡的香味。他感觉好像做了一个梦,一个真实但却十分虚幻的梦。

春闱会试后,楚随云在金陵等着放榜的消息。纸醉金迷的秦淮河畔夜夜笙歌,这让他有点迷失,有了那一百两银子,他经常去酒楼茶馆,混进那些半醉半醒的酒客里听着秦淮歌女们唱着《琵琶行》《长恨歌》,看她们袅袅娜娜的身段,微微张启的朱唇,纤纤白嫩的玉手。或者和那帮文人墨客登紫金山吟诗赋对,流觞曲水。大都市的生活让他有些沉迷,让他似乎忘记了扶着门眼巴巴的望着他金榜题名回来的父母。总之时间就在这些风花雪月之间如轻烟一样淡淡的飘散,只是在半醉半醒的状态中偶尔跳出江南羽的样子,这让他很吃惊。

以上就是民间灵异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灵异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75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