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事件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灵异事件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有什么鬼故事好讲给女朋友听的、鬼故事坟头泼狗血、真实货车司机鬼故事、张震讲鬼故事百度云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灵异事件故事

灵异事件故事第一篇-梦魁

  凌锋是一个高中山,外表俊秀,学习成绩优异,体育成绩也挺好,在学校里不乏有追求者。本来正值青春年华,日子应该过得很是自在。但,凌锋近来总被一个梦境纠缠,一个很真实的梦,凌锋只要一入睡就会进入那个梦境。本来学习就没轻松过,睡了还要在梦里工作,可把自己折腾得不成人样了。前几天学校附近来了一个占卜师,因他精确预言一班公交会出车祸,成功保得十几名学生安全,在学校里可是名闻遐迩。凌锋现在来找占卜师,就是希望占卜师能帮自己逃离魔境。

  “小兄弟,你身上阴气很重啊!”占卜师沙哑低沉的说。占仆师岁数已高,穿着一身老式汉服,十足一副大师的样子。

  凌锋这可诧异了,自己都还没开口,凌锋犹疑地问:“那,你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

  “小兄弟,你身上阴气如此之重,必定是被梦魁盯上了,你是要我帮你逃离一个逃不开的梦境把?”占卜师说。

  “你……你真的知道?梦魁?梦魁是什么东西?我到底该怎么办?”凌锋一听感觉自己找到救星了,兴奋地继续追问道。

  “既然你已经被缠上了,为了解救你,我只好把天大的秘密揭晓了。梦魁乃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恶魔,梦魁于人世间无处不在,掌控所有梦境。梦魁正在逐步吸取你的记忆,要把你永远困于梦境啊!一个意识清醒的人,只要一梦醒,梦境的情况就记不了多少了。而你,是过于疲劳了,才使梦魁趁虚而入,想必你现实的记忆正逐步模糊,梦境里的世界变得越加真实,记忆越加深刻。看来,你是在劫难逃了。”

  “那我到底该怎么办?大师,你一定要救救我。我不想死。”凌锋几乎是在恳求,哭腔地继续说道:“我不是怕死,我不能死,我不能离开这个世界,我不能丢下我妈妈孤零零一人。大师,你一定要帮我。”凌锋的爸爸死得早,由妈妈抚养带大。凌锋从小便立志,长大一定要努力赚钱,好好的孝敬妈妈,如果自己走了,那妈妈可怎么办?想到这里,凌锋不由地觉得心痛。

  “我很想帮你,但主要还是要靠你自己,你现在脑海里的记忆已几乎完全沦陷于梦境世界,你现在还能记得你的妈妈与学校,想必你是一个很孝敬且学习比较刻苦的青年。幸亏你现在来找我,要不然,今晚你可能就一觉不醒了。”

  “那我到底该怎么办?”凌锋又问了这个问题,只渴望占卜师快点告知自己。

  “你要记住,今晚进入那个梦境,切忌要控制住自己意识,绝对不能让自己的意识被梦魁控制,要克制不去做它要你做的事。然后逃离那一个环境,往外奔跑,一直跑,一直跑,你便能跑回现实世界,获得自由。我真的很想帮你,但主要还是得靠你自己,你一定要努力控制住意识,加油把!你行的。我一定会帮你战胜梦魁的,你只要逃离梦魁给你设计的梦中的生活,你便自由了。你若遇到什么麻烦,尽管在梦中呼唤我,我会尽我最大的力量帮你。”如此有志向与孝敬的青年是很少的,占卜师不由为之所动,直想帮助凌锋。

  “谢谢你,大师!”凌锋道完谢后,跟占卜师又聊了一会便回家了。

  凌锋第一次觉得自己并不害怕入睡,他在心里默默的念着:有大师的帮助,我一定会战胜梦魁,我一定要战胜梦魁!

  夜深了,凌锋醉意浓浓,一上床便入睡了。跟之前一样,凌锋一入睡便在另一个世界醒了。凌锋一醒来便不由自主得走向办公桌,坐了下来,一会敲打键盘,一会拿着笔拼命地写。“不,我为什么要这样。”凌锋拼命地叫唤着自己,但好像大脑意识是自己,而肉体并不属于自己,身体还是自顾自的忙碌着。凌锋气焰上来,一个劲地想要控制住自己。终于,凌锋成功了,他把笔狠狠地甩到墙上。“啪,啪”两身,笔撞上了墙便掉在地上。这是一个很宽敞的房间,少说也有两百平方米。书架足有8个,上面放满了书籍,房间里还有办公桌、床、单独隔开的一间厕所,生活必备品应有竟有。凌锋走向窗边,窗外面绿林遍野,这是一栋位于绿林中的别墅。通过玻璃窗反射出来的影像,凌锋第一次看清了梦境中的自己。淡淡的络腮胡,严重的黑眼圈,满脸憔悴。凌锋看着自己,心里默默地问:你是不是很痛苦?你是未来的我吗?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为什么要不停地工作?你一定很想逃离这个“囚牢”把?今天,我就是来帮你的。凌锋一默念完,便搜寻起房间,终于找到一把大剪刀。没错,凌锋需要一个武器,以便对付任何想阻止他逃离这里的“人”。

  凌锋走到门口,这个门是被外面锁住了,打不开。凌锋知道等会会有一个黑衣男子拿来食物,便匆匆逃离,又把门锁上。凌锋躲在门后,正想趁这时机往外逃。“吱嘎,吱嘎……”门打开了,凌锋立即往外冲。男子见凌锋往外跑,便冲冲追了上去。追到大厅,另外一个黑衣男子看到了,两人便联合起来要把凌锋逮住,好抓回房间。凌锋视情况绝不好逃,便抓紧剪刀,疯狂地刺向前面男子的眼睛,他疼得瘫倒在地,直呼叫。另一个男子抓紧了凌锋,凌锋往臀后拼命地刺着,不一会儿,男子的手便弛软了,凌锋便似离弦之箭,疯狂地往外跑。

灵异事件故事

灵异事件故事第二篇-过仙桥

  王超霖的大爷死了!

  王超霖的大爷死了,他的大爷死了,王超霖的大爷今天死了,王超霖的大爷在外面打野的时候死了,这件事情通过村子里面的人一传十十传百!

  王超霖的大爷死了,在外面下夹子的时候死了,据说死的时候身上的肚子都被掏空了,王超霖村子里面的医生告诉他说他的大爷已经没救了,肚子都被掏空了,不过从附近的抓痕能看出来应该是巨熊干的!

  王超霖小的时候便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是自己大爷把自己拉扯大的,所以从小到大王超霖非常的依赖他的大爷。现在他的大爷死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让村子里面的人找了一个道士帮大爷超度一下,然后处理着大爷的丧事!

  当天王超霖便跟随着村子里面的长辈们来到了大爷的灵堂。他们告诉王超霖说道士要为他的大爷做一场法式,法式需要他走一座人造桥,也就是老人们口中常说的仙桥。

  仙桥是民间的一种说法,意思就是死的人必须走过仙桥,来到奈何桥,然后才能来到阴间由鬼差接走,如果没有走过仙桥的人死后就会变成孤魂野鬼!

  王超霖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之后跟着老道来到了堂屋(也就是咱们这里说的堂屋)

  老道让王超霖跪下磕了三个响头,然后法式才算正式开始。老道让身后的老者拿进来了一座竹桥,非常小的那种。

  王超霖需要背着一个凳子过仙桥,至于为什么是一个凳子,没有人知道。村子里的村民也问过老道,老道也说不出来一个所以然,只说这是先人定下的规矩吧。

  老道把凳子交给了王超霖,然后拿出一张符咒贴到了他的背上,对他说道,一会你只管向着前面走,千万不玩回头,不管听到什么,看到什么,就算是你大爷在你身后喊你,你也不能回头,你唯一要做的就是尽快的走过仙桥。

  王超霖点了下头,然后扶了下背上的竹椅便踏上了仙桥。刚开始一切非常的顺利,但是当他走到了仙桥中间的时候,王超霖只觉得身后一沉,便再也控制不住身体从仙桥上面掉了下来!这可把众人吓坏了。老道跑到了王超霖的身边,把他拉到了仙桥的一侧对他说道:“怎么回事,你怎么掉下来了!”

  王超霖听到老道的声音有些责骂的意思,忍住眼中的泪水对他说道:我,我也不知道,我只觉得身上一沉便带着椅子摔了下来。

  老道看到王超霖已经快哭了,也便不再忍心责骂他,让他继续背着竹椅从新过桥。但是这次还是走到了那个地方王超霖再次带着椅子摔倒了下来。

  在民家有一个说法,那就是过仙桥的时候只能过一次,如果一次过不去那只能再过第二次了,但是如果第二次还过不去的话,那就危险了,那就说明死亡的这个人不想离去,或者没有办法离去。

  老道这时候也有些害怕了,毕竟他不是真正的道士,走走过场,摆弄一下小把戏这些他还是可以的,但是如果让他真正的与鬼打斗,他还是不行的。

  这一次老道哆哆嗦嗦的走到了王超霖的身边,用自己那双颤抖的抓着王超霖的手说道:“孩子,这次走慢一些,慢慢走!”

  之后王超霖只能再一次过仙桥了,可是这一次却没有如老道所愿。竹椅没有掉下来,但是桥断了,王超霖摔倒在了地上,一只胳膊都骨折了,但是那个竹椅没事。

  老道这一刻再也受不了,叫了一声有鬼啊,我不干了后边跑了出去,房间里的人看到道士都说有鬼了,那还待在这里干什么,一众人呼啦啦的跑了出去,只留下王超霖一个人流着眼泪看着大爷的遗照!

灵异事件故事

灵异事件故事第三篇-刘姥姥的绣花鞋

  刘老太太是我见过为数不多仅存的几个小脚老太太之一,那位您说,这小脚老太太是什么样的,我就跟您说这是中国封建社会的就习俗,坑害了不少的中国妇女同胞,可以这么说吧,那时候的人以小脚作为评判是不是美女的条件之一,脚大的一般都不好找婆家,男人也不会喜欢,如果我这么说您还不懂的话,那就去百度一下子。

  这老太太虽然是在我上个或者说大上个时代的人,每次我路过她家的时候总是不经意的看看她的脚丫,岁数大了也拿了一个拐棍,别看这样,听说家里家外的活都干的来,眼不花,耳不聋的。

  接下来说的这个故事跟她的外孙子有关系,早年间这老刘太太吧生了三姑娘一直被人看不起,那会儿的人生姑娘和小小子待遇就是不一样,年轻时候没少受婆婆的冷言冷语,好在嫁的男人对她不错,所以这辈子安安稳稳的过着。

  到她小外孙子要结婚的那阵子,事儿就来了,外孙子知道这老刘太太就心疼他自个,所以知道这姥姥要什么给什么,在这结一次婚的时候把那些值点钱的东西都要回去,反正老太太自己也过不几年了,留着那些东西死也带不走。

  这三姑娘到时候也得把她这家给分了,所以外孙子她妈就给支招,说老太太都有些什么宝贝。

  什么袁大头,老银子,大铜钱,烟袋嘴子,都弄了这么一些来,可是还知道,老太太有这么一双祖上传下来的一双绣花鞋,外孙子她妈长这么大也只瞧过几眼,只知道老太太一直拿它当做宝贝疙瘩一样。

  据说这鞋漂亮的很,都是用当时最昂贵和最时髦的东西做的。这外孙子一听,哪里肯放过啊。便拉着还没过门的妻子来讨要这东西。

  晚上就跪在老太太面前要这双鞋子。

  老太太一瞧,这是来者不善那,要自己的命根子啊这不是,本想那双鞋自己带进棺材的 ,怎可知外孙子带着外孙媳妇来大闹一场。

  “姥姥,您就把那双鞋子给您孙媳妇吧!”

  “我哪有什么鞋啊,你瞧瞧我穿的都是这土布鞋,都是姥姥我自己纳的鞋底子。”

  “我大姨,二姨,都告诉我了,你拿出来你就是我姥姥,拿不出来外孙子我可不孝敬您了。再说了那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让我留它做个念想。”

  “没有,真没有啊!”老太太面对着外孙子一脸无奈,自小疼爱有加的外孙子,今天要自己最爱的东西,人有时候其实就是这么自私的。

  最后这外孙子也干脆不和她讲了,小时候经常在这玩,老太太藏个什么东西就没有他不知道的,最后在一个大木柜子里的一个角落打开了一个布包。

  里面竟然就是那双漂亮的绣花鞋,上面有宝石和珍珠镶嵌。

  “明明在这里,你为什么就不给我?姥姥,我结婚了,您不也高兴不是?”

  谁知道这时候老刘太太大哭了起来:“姐姐啊,姐姐,我对不起你啊……小兔崽子,你给我拿回来!拿回来!”

  老太太要去追怎奈腿脚不灵便,外孙子拉着媳妇就跑了。

  外孙子就这么结了婚,当天老太太还上台让外孙媳妇带花来着,老太太也无奈,寻思这事儿就这么的过去了,既然是外孙子也不好说什么。

  可是后来就发生了怪事,外孙媳妇拿着这双鞋回了娘家准备让家里的人都开开眼,可是事儿不出半个多月,外孙子和孙媳妇就将那绣花鞋原原本本的送了回来。

  据说这孙媳妇儿拿回家,晚上听说那鞋能动,而且还冒着绿光,更可怕的是老有人穿着那些来回走,一边走,还一边数落着她们家的人。

  老刘太太就询问着说,那女人穿着如何如何,长相如何如何,结果孙媳妇儿说和老太太说的一模一样。

  老太太叹了口气。

  “那其实是我的姐姐,这双鞋其实并不是我的,我想穿上它可是根本穿不上它,脚丫子太大!”说完老太太拿着自己的脚和那双鞋比了一比,自己的脚的确比那鞋大上了几公分。

  这时候老太太把那些年尘封的记忆都打开来,原来自己有一姐姐长得比自己稍微漂亮一些,姐俩一只感情很好,姐姐那会儿的脚丫一只就保持着标准的三寸金莲,老刘太太也很是嫉妒。

灵异事件故事

灵异事件故事第四篇-心连心

  她是我的同桌,单名慧。她是很开朗的女孩,但是我对她的背景,几乎是一无所知。唯一清楚的是她曾经有一个姐姐,但在十八岁那年生日,一时想不开自杀了。对此,我表示同情过。

  唯一不足的是,她的脾气,不知从何时开始,越来越沉默,有时候笑着的时候,突然变了个人似得,安静下来。而且,每次靠近,总会有股死亡般的恐惧念头莫名燃起。

  这天晚上八点,惠打电话过来了,她说,有些事在电话里说不清楚,问我可不可以出去一下,我正在家里无聊着,就答应了。我们约好在校门见面,当我看见她时,不经吓了一跳。

  平时习惯绑起头发的她现在披散着瀑布般柔滑的长发,而且穿着及其妖艳的红色短裙,脸色似乎不太好,但更多是精致的妆容和刺眼的唇红。她向我微微一笑,但我浑身不适,我问她要去哪里,她也不说话,走在我前面,我仔细观察着她的背影,突然觉得她的头发似乎过长了,以前没有这么多啊,我想,大概是放下来的缘故吧。

  但我忽略了一个恐怖的事实,当我们走过一盏盏路灯的时候,她的影子,有两个头!人越来越少,直到周围都看不到也听不到任何声音。夜静的可怕,周围没有丝毫灯光,惨淡的月光笼罩在她的身上,多了几分凄迷。我抬头看了看眼前这座庞然大物,原来是一栋建筑,看起来废弃好久了。从外表看,只是残败不堪,我正在想着,这里还有人住吗。

  这时,慧自顾自的走上前去,我也只好跟上去,听不到有推门或钥匙开门的声音,就好像是门自己开了一样。我被吓了一跳,但立即恢复过来,安慰自己,没事的。摆在我们眼前的是一条绵绵延延深不可测的楼梯,一直盘旋着向上,最高处的黑暗,我无法断定。

  没有灯,只有破碎的几缕月光照射进来,我完全感觉不到心安。我们就这样一前一后向上走着,我穿着的是布鞋,踩在木做的破旧楼梯上发出吱吱呀呀的刺耳声音,我奇怪的是,为什么穿着高跟鞋的慧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一切似乎都死去了,只有寂静,我的脑子适应不了,有些胀痛。我认真的数了数,一共有十四个楼梯拐角,也就是说,十四层楼。眼前的空气似乎多了,我跟随慧来到一处地方,原来是天台。微风阵阵,我却感到冷。

  “同桌,知不知道,我以前跟你说过我姐的事?”慧似乎在微笑,但我明显看到她的笑容很痛苦,似乎不是她自己在说话,而是被另一个人摆布着。“嗯,怎么了,你就是要和我说这些吗?”这时一阵风吹过,慧的脸被长发遮住了,可是那种诡异的眼光却在盯着我,因为我能察觉到。

  就这样,慧不紧不慢的诉说一切。我发誓,我永远也忘不了一个恐怖至极的噩梦。她姐,不是自杀。

  原来,那年慧刚好十三岁,她姐姐十八岁,就在这一年,慧被查出心脏功能受损,唯一能做的就是换一颗心脏。但是那些日子,想找一颗心脏又是谈何容易,慧的父母不想白白等候医院日复一日的“暂无心脏来源”这句令人心碎的话,更不想白白看着自己的亲身女儿就这样死去。

  他们想到了慧的姐姐,当然,她是领养来的孩子。就这样,慧的父母偷偷瞒着她的姐姐,去医院配对血型,没想到她的姐姐由此陷进了一个残酷的陷阱。她们的血型,居然配对成功!

  慧的父母知道,没有人会愿意活生生捐出一颗自己的心脏,哪怕是自己的女儿也一样。他们制造了一起意外事故,慧的姐姐被车撞死了。而这一切,慧竟然也参与进去。

  “最可怜的是,我到死也不知道,我的父母和妹妹会杀了我!”慧在笑着,又哭了,我看着那还可以叫做眼泪的东西流了下来,因为,那东西是红色的。血!“够了,同桌你说够了没!你还给我清醒一下!”我带着哭腔,傻傻的看着眼前这个人。

  我想上前去抓住她的胳膊,但整个人毫无知觉的躺到地板上,我圆睁着眼睛,怕一不小心就昏死过去,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我只是恍惚觉得,慧,变高了,样子也变了,我的眼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好妹妹,我们终于在一起了,心连心,再也不分开了!”慧低着头,爬到栏杆外去,我拼尽最后一点底气,喊了一句:“不要啊!”慧跳下去了。我恨慧的姐姐,更恨她的父母,也恨慧,“哈哈哈!”我完全奔溃了,不知道为什么会笑出来。

  第二天,我被送到精神疗养院去了。

  一周后,我顺利出院,听说慧的父母,在几天前的早上去上班时,经过一栋刚刚开工的大楼,一个被掉下来的招牌活生生砸死,脑浆四裂,一个被吓疯了。

  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偏偏要等到这一年,慧刚好也是十八岁。

灵异事件故事

灵异事件故事第五篇-亲情无价

  深夜,我站在空无一人冗长的走廊,视野模糊不清。远远地,在我的对面,走廊尽头,有一个人。白色连身裙,衣袂飘飘,长发乌黑。我被深深吸引住了,那个女孩慢慢的,慢慢的,以一种很诡异的节奏,忽远忽近,直到她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才看到她面前竟然也是头发。我猛的鲤鱼打挺,差点将床板掀翻。所幸的是床板没断,不过,这么大的动静引来了一干人等的呵斥。

  “小刘,大半夜的还不睡,干什么坏事呢?”室友丁立。

  “真是的,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好好睡觉啦。”室友黎家。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刚做了个噩梦,”我连声道歉。

  “好了,好了,早点睡,明天还要上班,”室友温卫打圆场。我傻笑着点头称是,只是躺下后就再没有睡意,我反复咀嚼着那个无比真实的梦,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第二天一早,又要赶着去上班,我们四个在同一家外贸公司工作,都是同事。

  好不容易挤进电梯,站定后,我猛得发现那白衣女子在我身后,我再想仔细看清楚时,却发现是自己眼花了,那个梦对我的影响还真不小。

  我的工作量很大,小到打印文件,大到公司预算,可是每个月的工资就那么点,日子过得苦哈哈的。最近几次工作特别多,经常是加班到深夜十二点。

  今晚,也不例外,我打着呵欠,在电脑上不停的敲,啪嗒啪嗒的声音不绝于耳。为了省电,电闸早就被掐了,只有我这儿一个插板还通着电。我坐在冷冰冰的电脑面前,看着像是流水一样的数据,只觉得眼花缭乱。谁叫我们只是个打工仔呢。

  我实在是累了,眼皮开始打架,我起身准备冲杯咖啡。我按开水壶的钮,哗啦啦的水声,我抿了一口咖啡,有点烫。我回到坐位上,端起杯子正要喝,忽然发觉有些不妥,我把杯子里液体凑到电脑前一看,一杯看似可口的红色液体,是血吗,可是没有血腥味。我没了兴致,将这杯诡异的液体全部倒近了马桶里。

  就在这时,我好像听到有人在说话,我退出洗手间,寻着声源过去。从逼仄暗淡的走廊摸索过去,声音越来越近,到了打印室的双开木门前,我把耳朵凑了上去,声音果然在这。我缓缓推开门,里面一片漆黑,慢慢的才有了光,我看到一个人,是丁立。他在这干什么,我刚想凑上去,只见他一抬手,手里握着一把明晃晃的匕首。他猛的向下刺去,我绕过复印机,看到那把匕首直挺挺的插在那个白衣女人的身上,这时候丁立像是发现了我,他瞪了我一眼,下一秒,那个被刺伤的女人也坐了起来,前面也是头发。我猛的坐起来,差点从椅子上翻过去,我惊魂未定,额头上全是冷汗,是个梦,真实的梦,我起身抓住西装,夺门而出,一秒钟也不想多待。

  这两天我被折磨的精神越来越差,可能十分可笑,可我决定找丁立谈谈。看他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我找了个大家都在的时间段,哪怕我和丁立谈崩,至少还有俩个人劝架。

  “丁立,你有没有女朋友?”我问。

  丁立一愣,说:“问这个干什么?”

  “我就无聊啊,随便问问,”我打了个哈哈。

  “丁立的女朋友可漂亮了,”温卫突然插进话来。

  “那丁立,改天把你女朋友,约出来见见,”我试探性的说。

  丁立淡淡道:“我们已经分手了。”

  “不会吧,这么好的女孩子,真可惜,”温卫惋惜道。

  “我们丁立可是大情圣,”黎家调侃道。

  我心里七上八下的,说:“怎么会分手了呢?”

  丁立双手交握:“性格不合。”

  “可以慢慢磨合吗,何必分手呢?”我问。

  丁立摇摇头:“我不想再谈论这个话题了!”

  丁立脸涨的通红。我怕他真要是生起气来,而我猜测又是错的,那以后就不好来往了。

  “都睡吧,都睡吧,”和事佬温卫再度出面。

  我在床上辗转反侧,将已知的信息一一拼接起来。我宁愿相信,那女孩是在向我托梦,一定是丁立杀了她。

  以上就是灵异事件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灵异事件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07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