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鬼故事5篇

  本文5个灵异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鬼故事深夜、好看的鬼故事小说爱情、睡前小故事鬼故事、可以给男朋友讲的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灵异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第一篇-凶宅1

  “来找我,来找我!”这一句话每天都回放在我心中,事隔了一个多月了,我仍然不能淡忘。

  事情要从一个月以前说起。。。

  我那时是一个冒险团队的队长,团中有五个人,加上我总共五个人。但经历了了一次后,只留下了我。

  “快来老地方集合!有好玩的地方,快点!”我拨打了四个人的电话,让他们赶紧过来。五分钟后,两男两女出现在我面前,没错,他们都是我团成员。一个略胖的人向我走来:“队长,这么急着叫我们来干什么?”那一个略胖的叫小四,算的上是我团的副处长了。忘了介绍一下:另外一个男的叫晓,两个女生一个叫月月,一个雪。转正话题!我笑了笑,对他们说:“听说过鬼宅么?”四人重重的点点头:“我以前只以为是假的,现在我找到了!进鬼宅的人,我听说都没有活着出来!”小四笑了笑:“队长,传言是真的么?”我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去试试呗。嘿嘿。”这时,晓插话进来:“队长,你不知道凑个什么劲啊?”我嘿嘿的做出一个很坏的表情:“不知道当然去试试啊,你这个笨蛋!”晓摇摇头,做出无奈的表情,进我劝说下四人都决定去那所谓的——鬼宅!

  打车来到目的地,四周没有多少屋子,一眼就知道是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这时,一栋房子出现在我面前,从低处网上看甚是恐怖,就如一只鳄鱼张大那恐怖的嘴巴,等待着一个个猎物进入!这应该就是所谓的鬼宅了!还没进鬼宅,一股寒气便袭了过来。月月拉了拉晓的手,嘴中低叫:“晓,我怕。”雪双手报胸,不屑的看了看月月:“还真会勾引别人。”月月回了一句:“切,总比你好啊”说完月月向雪做了一个鬼脸,雪正要骂的时候,我吼了一声:“别吵,我们是来探险的,不是吵架的!”说完,我大摇大摆的走进鬼宅。

  刚进鬼宅,一股比刚才还要冷的气流吹了过来。另外四人都进来了,我看了看四周,墙角都已经不满了蜘蛛网,显然这个地方很久都没人来过了。我走进一个房间,那四人还在那里参观这鬼宅。突然,一个声音响起:“来找我,来找我啊!”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我看了看,没有人:“是谁?”声音戛然而止,寂静…那四人走了进来,看了看四周,他们又要参观了。

  我走了出去,回想那一句话的意思,突然,三声惨叫打破了我的思绪,我急忙走回那一个房间里,那三人,惊恐的看着地上的尸体,尸体是小四的!我蹲下看了看小四,脸色惊恐不堪,眼睛瞪得老大。眼睛?我从眼睛的方向看去,一张人脸!血红的人脸,诡异的看着我,扬起了嘴角,随后消失不见了!鬼宅传说是真的!鬼宅有鬼!我回顾神来,朝他们大喊:“快走,快出去!”他们掉过头,朝门跑去,我回头一看,一个身着猩红衣衫的女人站在那,朝我诡异的笑了笑,然后消失了…又是一道叫声响起:“队长,这门打不开!!!”“什么?不会吧!”

  “是真的!”我跑到门前,一拉,门一点反应也没有,继续关着的。月月害怕得抱紧晓,晓急忙安慰月月:“别怕,没事的。”我思考了一会后,看向他们:“在这等这不是办法,豁出去吧,你们想待在这就待着吧。。”雪双手依然是抱胸,嘴里不快不慢的说:“我没意见,我跟你。哎,就不知道那个勾引别人怎么办。”月月一听就知道是针对自己:“哼,有她没我,我不去了。我在这等你们吧。”只剩下晓了,晓向月月笑了笑:“我还是跟着队长。”月月点点头,答应了。月月在门口等着,我们三个就去找出口。说走咱就走啊,我看向楼梯,走了过去……

灵异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第二篇-新娘不是我

  北京人叫香山又叫西山,它位于北京这座城的西边,过去是皇家园林,现在普通百姓也可以来参观游玩了。

  这一天,阳光很好,正是秋高气爽的时候。

  光良和娅娟要结婚了,他们来香山拍婚纱照。

  摄影师是北京西单影楼最好的摄影师。他们开着加长摄影专用车,娅娟可以在车内换衣服而不用担心*。娅娟换了二十多套衣服,光良也换了七八套衣服。

  光良很英俊,在我眼里比任何一个当红的男明星都要英俊,穿上新郎装的光良更加英俊,我注意到,当光良和娅娟在香山草萍、假山、湖畔摆造型的时候,路过的所有女子都把目光聚集在光良的脸上和欣长的腿上。

  娅娟在幸福地微笑,她的妆有些浓了,可以看到厚厚的粉底。其实我知道娅娟挺漂亮的,如果不是这些过浓的粉妆,她看上去会更漂亮。

  光良和娅娟在香山角下拍了许多照片。

  娅娟说:“我还想到香山顶上再拍一些。”

  光良脸色陡地沉下来说:“在山下拍这么多就可以了,不要到香炉峰拍了吧。摄影师背着那么沉的器材挺累的。”

  娅娟噘起粉嘟嘟的小嘴固执地说:“我要嘛,我就要到香炉峰拍婚纱照。摄影师,你们累不累呀?”

  “不累,不累!”摄影师早已经挥汗如雨,但摄影师却支持娅娟。娅娟家里有钱,有钱在背后做支柱,摄影师就是再累也不会喊累。

  光良眼睛里闪过一丝阴霾,我感到他的心被锥子扎了一下,开始滴血。

  娅娟拉住光良的手:“快走,人家一辈子就这么一回,你就答应人家嘛!”娅娟很会撒娇,她撒娇的样子也很可爱。我相信十个男人恐怕有九个都无法抵挡她的这种撒娇。

  香炉峰是香山的最高峰,站在峰顶,环顾四周,云雾缥缈,松涛阵阵,令人心旷神怡。

  我爱香炉峰。常常和光良一起爬香炉峰。他的手拉着我的手,我们的手指紧扣着手指。书上说,只有相亲相爱的男女才可以这样,因为手指扣着手指,会让人想到男女的那层亲密接触。

  光良的手很大,也很有力,他的手指很长,指肚上有八个簸萁。小时候我奶奶说,手指肚上簸萁越多的人将来越有福,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手指肚上有九个簸萁,所以他后来做了知州。光良的手指肚上的簸萁比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少一个,只少也可以做个县长。但那时的光良还只是一个打工仔。

  当然,那是三年前的旧事了。

  光良相信自己会出人头地,只是他没有背景,没有后台,所以一直没有机会施展自己的才华。

  遇到娅娟,光良很兴奋。他说:“娅娟也许就是我命中的贵人。”娅娟的爸爸是一个很大的官,经常在电视上露脸。

  ……三年前,我站在香炉峰上,纵身一跃,我看到蝴蝶在半空中飞,看到彩云在飘,看到纯贞的爱情穿越时空,却被冰冷坚硬的悬石击得粉碎。

  光良和娅娟站在香炉峰顶。娅娟强拉着光良摆各种姿势。娅娟雪白的婚妙在阳光下格外耀眼。

  光良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以至于摄影师不得不停下来,让跟随的化妆师为他补妆。

  其实不是补不补妆的问题,是因为他的那颗心。

  一颗心破碎了,拥有再光鲜美丽的外表,又有什么用呢?!

  “走吧,到那里去拍最后一张,拍完我们就回去!”娅娟说。

  娅娟手指的地方,就是三年前我纵身一跃的地方。

  光良的嘴唇抖了一下,我似乎听到他的心脏像玻璃般再次破碎的声音。

  娅娟拉着光良站过来了,他们冲着我过来了。

  ——我的让开!

  他们面向摄影师,娅娟依着光良的肩膀,幸福地微笑着。光良没有一丝一毫的笑,他的上牙轻轻咬着下嘴唇。这在外人看来,显得很帅很酷。

  他们背后是层峦叠脆的远山,是深不见底的悬崖。

  我看到,光良一只脚离开了岩石,他猛然伸开双臂,把娅娟推向最安全的前方。

  这时候我不能不出手了,我不能眼看着光良另一只脚再踏空。

  我本可以在悬崖的最下面,等着光良的灵魂前来与我会合。

  但,我不能那样做。

  我伸手在光良的腰上轻轻用力,光良身体前倾,摔倒在悬崖边。所有的人都尖声惊呼。惟独光良显得很平静,他扭过头来,我看到他的眼睛里满是泪水。他发现我了吗?!

  光良,我不是要你死,我只要你一颗忏悔的心就够了。

灵异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第三篇-血蘑菇

  莫离居住的小村庄很美。尤其傍晚的时候,晚霞的余晖洒满整个的渔水村,就连碧绿的庄稼地也变了模样。莫离总是喜欢在这个时候在河边呆一会儿,她的目光略过小木桥,落在了对岸的一颗粗壮的柳树上,莫离记得很小的时候就听说过关于那颗柳树的传说。

  特殊时期期间很多地方都闹饥荒,当年的渔水村也没能幸免,那个时候能有吃的,饿不死就算不错了,而在那颗柳树的草地上生长着一些蘑菇。据说为了抢那些蘑菇吃,闹出了人命,有人就死在了长蘑菇的地方,怪事就这样发生了,第二天,那地方长出了新的蘑菇,普通的小伞菇模样,只是透着殷红,感觉怪怪的,刚开始没人敢吃,后来实在饿的受不了,野菜,树皮,草根,能吃的全吃光了,终于有人受不了,摘了一个吃下去了,感觉没什么异样,接着他又摘下第二个,第三个,其他人也受不了跟着吃起来……据说后来那些人全都得了种怪病死掉了,在他们的背上长出了一模一样的血色的蘑菇,有人整个背上都长满了那东西,死相可怖,只剩下皮包骨头……而旁边的那棵柳树最后愈发的茂盛,树干上裂开的树皮,十分醒目,感觉像要渗出血一般……莫离曾经也去过那柳树附近玩耍,但始终没见过什么蘑菇,更没有什么血色的蘑菇了。随着时间流逝那过去的传说也被村里人淡忘了,只当是个故事罢了。但不知为什么每次看到那颗柳树的时候莫离总是有种强烈的不安……今天白天发生了一件事,印证了她心中不安的由来。一直纠缠她的冯风当着她和阿胜的面,在那颗柳树旁割破手腕,“阿离,下辈子你一定要嫁给我!”,莫离看到顺着冯风手腕上滴出的血,落在了柳树旁的草地上,但很快那些血迹就干涸了,不!准确的说,是消失了!叫他疯子真是一点儿没错,莫离这样想着……丢下身后的阿胜和冯风,头也不回的跑开了。

  正当莫离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被一双手捂住眼睛,莫离先是一惊,随即又放松下来。”阿胜,你来了。阿胜一脸阳光的笑容出现在莫离面前,莫离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低下头说,”疯子怎么样了?他还好吧?你知道,我不想你们兄弟之间因为我而不愉快……希望他早点找到自己喜欢的人”,阿胜似乎有意避开这个话题,“我们之间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吧,我会处理好的,你都答应嫁给我了,他不会再纠缠你了。我也不会允许!”“走吧,回家了。”

  莫离、阿胜、冯风他们三个从小一起长大。阿胜和冯风同时爱慕着总是安静略带忧伤的莫离,最后莫离选择了了阿胜,冯风的个性和莫离有些相像总是有些阴郁的样子,那种冰冷的感觉让莫离无所适从,平时一起玩的时候都感觉他心不在焉,不知道在想什么,偶尔阿胜对自己开开玩笑做一些亲密的动作,冯风就更显得郁郁寡欢了。而相反阿胜的阳光让莫离觉得温暖,她喜欢和阿胜在一起的感觉,尤其他笑的样子,莫离总会忍不住要去揪他的脸……咯咯笑个不停。

  晚上,冯风家。他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屋子里,一想到莫离拒绝自己时那决绝的眼神,一想到莫离亲口承认他已经答应嫁给阿胜,心里一阵绞痛,他将头深埋下去,双手揪结住头发,顺手扯过被子裹住自己的头,这时的冯风已经完全失控了,他重重的一拳打在床上,手腕的伤口崩开,鲜血染红了纱布。看着伤口,渗出的鲜血,冯风忽然想到了什么,然后他的脸上阴晴不定,最后定格一个残忍的微笑,他对自己说,“阿胜,是你逼我的!”

  第二天一早,冯风去了阿胜家。看上去心情很不错的样子,阿胜见了道:“想通了?我早跟你说过了,这世上不知莫离一个好女孩,何必非要在一颗树上吊死,如果她选择你,我会毫不犹豫的离开。”

  ”胜哥,真心的谢谢你,昨天要不是你,或许我已经不在了。以后我不会再打扰莫离了。我打算离开村子去城里发展。”

  阿胜见冯风带着一个包裹,心知他已经决定离开了,“好男儿志在四方,胜哥我支持你!,来来先别急着走,咱哥两好好喝两杯。”

  冯风以赶路为由没喝多少酒,倒是阿胜突然觉得痛快,有些贪杯。趁着阿胜小解的时候,冯风将昨天准备的东西放入了阿胜的酒中。

  阿胜看起来确实要醉了,“来,胜哥我再敬你一杯,祝你和莫离白头偕老,永结同心!”说完,一饮而尽,阿胜身体有些摇晃,举起酒杯,喝了下去。终于不胜酒力,阿胜醉倒在桌上……

灵异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第四篇-你不知道的鬼故事之特别声明

  欣欣阳光小区三号楼二单元有一老式一居室出租,因属旧房新建闲置多日,房东现以低价出租。周边环境好地理位置优异,公交地铁方便,800元/月勿失良机。

  特别声明:此房只整租一次缴齐半年租金,其中出现任何问题请与物业联系如需退房租金概不退还。为双方不增添租房事宜,看房者请提前详读此项声明,如接受可与房东朱女士联系…

  曾宇在这个月底就要被房东赶出去了,由于他从事的保险业务员工作并不像他吹捧的那样好干,别说是销售提成就连基本工资都很难月月拿到。为了不让他的朋友看低,曾宇每每提及自己的工作都会夸大其词只说好的一面。

  借着空闲曾宇打开房地产中介的网站,顿时铺天盖地的租房广告让他一个头两个大。别人租房是要考虑环境地理位置房子格局还有价格,而曾宇却只在考虑价格,毕竟他的荷包羞涩根本不允许他考虑那么多条件。

  哈哈!800元/月勿失良机!

  突然一行醒目的字体让他眼前一亮,就冲这个价格远比他现在和别人合租一间主卧都要便宜,那是要和两个人分享一屋更不要说是整租,800元在当今这个物欲横飞的社会还能整租一个一居室简直就是恩赐啊。

  曾宇想着脸上不禁露出久违的微笑,尽管要缴齐半年房租他也要咬牙租下来。于是他提前和公司请假回家收拾东西去准备搬家,还站在对门的房东家恶狠狠的咒骂了几句,当然只是在心里。

  晚上就迫不及待的联系了那位朱女士,说明想看房对方没有多问什么便约在周末见面。挂了电话曾宇心里纳闷,换做别的房东至少都要提醒自己带上身份证明,而这次不同房东只要求接受附带声明就可以去看房,这不免让他感到既欣喜又隐约不安。

  一大早曾宇就按照朱女士发给他的地址赶过去,初见这个小区的一刻,他更觉得能租下如此便宜价格的房子一定不会吃亏。看看这清幽的环境和配备的设施,再看看周边聚集的车站超市酒店,简直能想到的所有好房子具备的条件这里都基本符合。

  想着这些曾宇已经来到楼下,典型的六层板楼看起来确实年头不少,不过这都不算什么谁叫它便宜呢。

  请问是朱女士么,我是约好过来看房子的曾宇。

  开门的是个四十几岁瘦的有点不健康的中年妇女,听到曾宇的介绍没有多说什么侧身把他让进屋内。

  你说你已经看明白租房广告附加的条件了?

  女人请曾宇坐下,端给他一杯水开门见山的问道。

  曾宇狐疑的看着对面的女人,脸色苍白似乎刚生过一场大病的样子,不免心里有些嘀咕。

  不过他早就把什么特别声明抛到脑后去了,此时早被这个不仅房租低还带家具的房子深深吸引。听到女人这么一问,才记起来广告下面特别标注的声明。点点头说:

  哦,是的。我记得要一次性缴齐半年房租,如果中途退房房租您是不退的。是这样吧…

  曾宇回过神,想起特别声明的内容。其实他也好奇过为什么这样好的房子要以那么便宜的价格出租,迟疑了一下还是忍不住补充说:

  那个,我对您的房子很满意,也接受附带条件。只是…只是可否问下为什么要以这么低廉的价格出租呢?

  可以接受就好,你也别多想我只是着急租出去才会这么便宜,尽管我并不是很在意金钱。不过多空置一天就多浪费一天的管理费,倒不如早点租出去的划算嘛。你觉的呢小伙子?

  女人始终一幅淡定自若的表情,听到这番解释曾宇反倒有些不好意思,明明自己占了大便宜还这么得瑟。点点头表示赞同,然后主动将证件和租金摊到女人面前。

  就这样,曾宇顺利租下了新房子便迫不及待的回原来的地方拿行李,很简单一只行李箱和一个双肩背包算是所有家当。

  躺在新床上,曾宇心里还是美滋滋的。不只是住了新房,还有就是不用再每天看见以前房东那副让人讨厌的嘴脸,还有每次催租时那种盛气凌人的态度,不知不觉就进入了睡梦。

  嘎吱…嘎吱…

  半夜,曾宇忽然被一阵细碎却十分清晰的声响惊醒。说是醒着倒不如说是在做梦,因为他只是睁开眼睛身体却根本没法动一下。他侧耳仔细去辨认声音的来源,猛然一种强烈的恐惧让他的心开始扑通扑通的狂跳起来。难道床下有老鼠…

灵异鬼故事

灵异鬼故事第五篇-我去山上打鬼

  这个时代还是上个世纪,地点则是在一个小山村里。此时人们经济并不怎么发达,交通也不是那么便利。他们这个小山村则是和外界沟通也不怎么的,他们这村子里面的人大部分都是自给自足,有时候以田园生活为主,有时候田间地头的事情做完了,也会进山去打猎。

  然而在前一段时间,却不知是谁传出一个消息,村子的西头的山上闹鬼,进去的人无一例外都屁滚尿流吓了出来,还折损了一个人,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死在了山上。身上的伤痕并不像什么动物所为,可是到底什么,却又说不清楚。

  刘家山,是在这个村子里土生土长的一个男子,也是一个经验丰富的猎人了。他向来就不相信这些玄之又玄的东西,要不然他怎么会去打猎杀生?

  一听说这个消息他心里那种不爽的气就来了,本来山好好的,自己出事了干嘛非得就传出个这样的理由?自己在那山上以前打猎无数次怎么就没有出过事呢?要是真闹鬼为什么不早闹?

  听说闹鬼只出现在晚上,他便当即决定这天晚上就扛上猎枪去那山上看看到底怎么回事。自己有枪难道还怕了塔不成?要是忍扮的,那就为民除害崩了他,反正这里民意就是王法,什么其他的都是虚的,毕竟这里地方太过于偏僻,上头管不到。

  可是因为他不信鬼,他不知道,热武器对鬼这种没有形体的东西是不管用的,或许一个没弄好还会误伤到自己。他更不知道,鬼是不怕物理障碍物的。大山可以阻隔人,但是阻隔不了鬼。鬼是可以从村子外面进来的,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以前没有并不代表现在没有鬼。

  对于一个不相信鬼的人,这一切就算告诉他也没有用处。

  这天夜里,他和几个以前经常在一起打猎的人们扛着猎枪便上山去了。他们一个个都一个样,全都是不怕鬼不怕什么什么的。出发前一个个雄心壮志,保证不会出事的。可是行走在路上的时候,清冷的月光洒下来,他们对视一眼,心里却是突然生出了一种隐隐的不安感。虽然很快就被自己压了下去,可是他们总感觉怪怪的。

  据他们说的是,每当鬼出现的时候,一定会带着几声怪叫。据那些老一辈的人说,这是叫“夜哇子”。可是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生物,却没人说得清,因为根本就没人见过,或者说,见过的人都死了。这个名字,只是因为它的夜间的怪叫声而得。

  他们来到山上,天气并不冷,可是他们身上却是莫名其妙地一个个都是一身鸡皮疙瘩。刘家山看了看手上,无奈地用手抚平了下。踩在草上,踩在落叶枯枝上,每一步都会响。他们小心翼翼地走着,可是还是免不了会弄出点声音来。

  看到不远处有一块大石头,他们便蹑手蹑脚地过去,趴在石头后面,摆做伏击状,随时恭候“鬼”的到来。他们就不信了,鬼连枪都不怕。

  他们屏气凝神听着周围的动静,一边轻声说着话。当然,毕竟粗俗之人,他们说的也无非是些谁输谁谁赢了或者又是谁老婆之类的。而这个时候,“哇~”地一声怪叫,却是打破了山中的宁静,也吓了他们一跳。难道还真有鬼?

  “来了!”刘家山轻声招呼着众人,赶紧集中注意力,看着周围的一切。可是树叶什么的一动不动,好像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一声叫声过后,却是又停了下来,山间再次恢复了寂静。

  他们一边留心四面的动静,一边再次想要说会儿话,可是前方突然再次传来了“哇~”的一声怪叫。

  “就在前面!”刘家山已经辨明了方向,“我看它过来,管它什么东西,看我不打死它!老子过了这么多年还怕了他不成?”

  可是当他注意着前面准备随时扣动扳机的时候,他后脖颈上突然传来“哇~”一声怪叫,近在咫尺,他一时直感到寒意往脑门上窜,,被这突如其来的叫声吓得登时口吐白沫,浑身抽搐起来。可是,他的背后却是明明什么也没有的!

  他的背后,是空空的空气。他们一起的几个人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吓了一跳,那声音近在咫尺,他们也听到了,本来是打鬼的却有一个被吓成这样,他们哪里还有胆子?一个个猎枪都不管了,起身赶紧就跑,也不管口吐白沫的刘家山。

  一路上没有什么事,可是他们那些人却觉得比来时冷了许多。回到家中赶紧把门锁好,妻子问怎么了他们一个个都不说话,三缄其口。

  回到家中,他们刚准备各自各种事情,可是却是,他们各自的家中各自的灯,突然在同一时刻灭了!

  所有的门在同一时刻打开,阴风灌了进来……

  而山上,刘家山还在石头边上不住地抽搐着,他已经没有了正常的意识。月光之下,一个黑影浮在他的身后,黑影的脑袋一点点凑向他的脖子……

  第二天,人们来到那几个猎户家中问情况时,却是发现……除了刘家山不见了外,所有昨天参与的猎户无一例外都成了干尸直挺挺躺在床上!他们的妻子各自喉管都被咬穿,鲜血遍地……

  以上就是灵异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灵异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33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