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故事5篇

  本文5个灵异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吓哭女朋友的鬼故事、吓女女朋友的鬼故事、女朋友不是人鬼故事、鬼故事给女朋友讲的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灵异故事

灵异故事第一篇-亲爱的...我不会再横穿马路了.

  不说话,面无表情,几近自闭;四下无人之时会集中精力思索某事——直至泪眼朦胧,但绝不哭泣;别人谈话他倾听,别人玩乐他注视,别人沉默他沉默,别人发问,他无力回答。这是我的前男友小武,在我俩分手第三天的表现。

  早晨从中午开始。

  武昏睡直至十一点,其间管宿舍的阿姨进来三次,看见他蜷缩在棉被中的身体只是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武起床后与上午大部分课均已无缘,故干脆到二食叫好了菜等兄弟。等待期间手足无措坐立难安目光不知该投向何处。终于掏出我送的纪念版zippo,打着了注视半晌才发觉忘记取烟。转瞬泪水不可遏止的涌出,夺路而去。

  武归来时兄弟已到,于是众人开动。席间好友剑不断说话,对面桌一队情侣大声调情,武均无反应。甚至我坐到他的隔壁桌都无所察觉。他们点的菜是炖排骨,番茄豆腐,青炒油麦菜和四喜丸子——无论如何,在这个时候叫四喜丸子似乎有点“那个”,尤其是武的所为。我看出兄弟们也有点不明所以,但无人发问,大家只是看似随便的聊上就几句不疼不痒的话。武对身边的一切完全置之不理,只管一门心思的对付四喜丸子,他拿一把不知何处找到的勺,机械的大口大口喂自己饭。

  所幸没有喝酒,我想。

  中午利用午睡时间清洗卫生间,闷在里头足有一个钟头,出来时众人大喊“干净”。武微微一笑,那笑恍如隔世。

  下午最好的两个兄弟剑与见翘颗陪武打桌球。武技巧精湛引围观喝彩无数,一长发女孩自始至终注视他,并在最后买来橙汁饮料。武叫她换了啤酒并付了钱。

  直至六点,见提出吃饭。三人来到一陌生饭馆共饮十三瓶啤酒,叫的三份套餐也干干净净。武脸色苍白,摇摇晃晃,全身上下唯一有血色之处便是双眼。见与剑你一言我一语,武始终缄口。十一点时叫了一份四喜丸子,逐个吞下,然后结帐——令见与剑无比惊讶。

  三人一起回的宿舍,在锁大门之前。但第二天清晨管理员开门时在门外发现了坐在地上昏睡的武。接下来半周,武在医院接着昏睡,连我来到床边都浑然不知。

  也许我该回到他的身边。

  第三十六点。

  小武开口说话,可以交谈,无自残倾向。对我视而不见,行同陌路。

  众人对他皆抱同情,故无人提及我们的事儿。

  小武梦中呼唤我的名字十三次,惊醒一次,上课迟到。

  主动去心理咨询,被告知别再碰四喜丸子。武认为该咨询咨询的应该是那个医生。

  一切看起来似乎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

  第四十天。

  在便利店找到兼差,心情不错,努力于学生会的工作,期末将至,学习格外用心。便利店夜间十点半收工后,独自一人吃丸子喝啤酒。

  竟潸然泪下。

  我也忍不住流泪。

  一年后。

  已是学生会主席的武,以前所未有的活力生活着。外表看来是风光无限的人物,每天奔波于大大小小的活动,仪式,座谈……每天为考研学习到很晚,几乎可以作为给大一新生宣传用的典范;武甚至已经被校外两家单位所物色,一毕业就可以当个“金领”。

  他一直没有再找女朋友。身边倾慕女孩儿无数,武从未有任何动心迹象。只是和学生会外表平凡的工作搭档走得很近,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我想我知道。

  给武看过病的医生改行当教员了,听到武的情况后不免摇头,但并不表态。

  武毕业了。

  武和外表-平凡的搭档在一起。他们成为恋人的经过是这样:武在共进晚餐的整个晚上拼命盯着眼前的四喜丸子看,眼泪都快下来了,但就是不肯抬头看她;她觉得他太可怜了,就说“我们在一起吧”,于是就在一起了。

  工作,磨练,社交,然后到了结婚的年纪。

灵异故事

灵异故事第二篇-如烟客栈之意难忘

  一座客栈坐落在小镇的近郊,古色古香,风景雅致。客栈周边垂柳环绕一条小河潺潺地从桥下流过。这般美好的景象连自已认为见过世面的小明星,李黎,都觉得有点兴奋。在,空气污浊的城市呆久了,能来这样一个地方,呼吸一下新鲜空气,真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情呢!

  好奇的打量的客栈一番,李黎拖着他沉重的行李箱进到了客栈里面进行手续登记,给他进行手续登记的是一个身穿红色旗袍的美女,面容白皙身材姣好,李黎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做完手续后,那个美女很有礼貌的领着李黎到了楼上的房间。

  李黎这次前来是有原因的,几天前他收到了一封信,信上说,在这个古镇会举行一场选秀大赛,特地邀请李黎来做评委,李黎是个十八线小明星,也就是拍拍封面,录个小广告什么的,平时通告并不怎么多,这样的机会对他来说还是挺难得的,说不定还能吸引一些人的目光,给他一些机会,于是李黎便很开心地答应了。

  在自己的房间内看了一会儿电影,玩了一会儿手机,李黎便觉得有些饿了,他轻轻地掩上房门,下楼来吃饭,看到有两个人正亲密地在大厅里进行寒暄。

  这两个人正是本次选美大赛所邀请的另外两个评委,那个身材比较胖的人叫王祥,是一家小有名气的当地企业的董事长,两只眼睛泛着精光,一看就是一个很精明的人。另一个人叫苏浩,是一家不知名媒体派过来的记者。很明显,这两个人看上去已经认识很久了,能碰到一起也算是凑巧,李黎并不想和这种这些人打招呼,便安静地坐到大厅的一角,叫过服务员来点菜。

  不得不说,这样的地方,风景优美,饭菜也很好吃,李黎根本停不下筷子。酒足饭饱之后,你离开时,去和那个漂亮的女服务员搭讪,顺便打听一下这里的风土民情,作为一个明星,虽然不怎么出名,但还是要时刻写点东西干点什么事儿来保持自己在公众眼里的新鲜度,李黎深谙此道。

  自从出道以来李黎始终保持着一个比较好的形象,被喜欢他的粉丝们誉为才子。其实他们只是随便写点东西,然后请人来加工最后发出去而已。

  那个女子并没有看过李黎的作品,也许是建立里长得清秀帅气吧!很快就和李黎攀谈起来,说着说着两个人便谈到了这间客栈的由来,原来在几百年前,这个地方叫燕来镇,镇上有一大户人家,有个女儿名字叫宋烟,十分美丽,国色天香,送烟自小就与镇上的另一户人家的长子,王儒林许下婚约,两人青梅竹马,羡煞旁人,但是,不测发生了,在宋烟马上就要与王儒林结婚的几个月前,有山贼垂涎于宋烟的美色,强暴了她并且将她掳走,谁也没想到像宋烟那么一个娇弱的女子,竟然作出了手刃山贼,然后给恋人王儒林留下一封书信后便跳崖自尽的事情。后人感动于宋烟的勇气与坚贞,便将小镇的名字改名为来烟镇。后来建起了这个客栈,也顺应着宋烟的名字,起名为如烟客栈,客栈边,环绕柳树,名为烟柳。

  李黎听了赞叹不已,说道,世上竟有如此刚烈果敢的女子,真是令人钦佩啊!那女子面容伤感,说道,不能把最纯洁的自己交给自己心爱的人,而是被,禽兽玷污的话,任谁都受不了的话,如果是我,我也不会选择继续活下去。李黎笑着说,姑娘不必这样,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能活下去就不要去选择死亡。

  那女子并没有再接着说话,只是冷笑一声后,拂袖离去,惹得李黎,摸不着头脑。

  还有几天就要进行选美大赛了,李黎也不再接着想什么,收拾收拾就准备回房去睡下。

  晚上的时候,李离正要入睡却被一阵怪声惊醒。好像是气球破裂的声音,李黎恼怒地敲了几下墙,声音渐渐小,李黎也没有多想,接着沉沉睡去。

  第二天清早,他是被一阵大声的喧哗吵醒的。有很多人在吵吵闹闹,还夹杂着警笛的声音,坏了,一定是出事儿了,李黎觉得这么想。他翻身下床,看到自己隔壁的房间前已经被拉起了一道黄线,房门口残留着一大滩血迹,触目惊心。她挤过重重人群,好奇的往里看去,下一秒,他就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嘴巴,那个画面简直是太恶心了。一个人,已经不能称那坨东西为一个人了,只是一堆血肉而已,血腥气弥漫在空中,令人作呕。从此人的衣着来看,李黎想起,这好像正是,昨天看的那个比较胖的企业家。

  客栈中所有的人都出来了,吵吵闹闹地挤在一起,李黎往人群外看去,只见那个前台小姐面无表情的站在人群外,好像被吓傻了。空气中还有一丝臭味儿,李黎再也呆不下去,冲到客栈外面大口的呼吸。

  尸体很快被抬上警车拉走了,迷离也不想再在这个客栈呆下去了,他去找那个小姐,准备退订,然后再找一间新的客栈。可是那个女子很为难地对他说,本地就只有一间客栈而已。而且镇上的人家都很警惕,不会允许陌生人进去的。

  迫于无奈,李黎只好要求那个女子给他换了一间稍微离案发现场远一点的房间。

灵异故事

灵异故事第三篇-木雕报恩

  赵越泽家族世代都是木匠,赵越泽从小就学着木工,可是最近几年来,用木料的越来越少了,所以木匠的工作也愈来愈少了。

  因为没有了生活来源,所以赵越泽一家的生活环境越来越不好了,到了赵越泽三十岁这一年,家里还是没有钱给他娶个媳妇。赵越泽的爸爸成天唉声叹气,赵越泽的妈妈四处托人给自己的独子介绍对象。

  一家子除了赵越泽成天笑嘻嘻的一点也不着急之外,就只有他的爷爷了,赵越泽的爷爷成天板着一张脸,没有人知道他的心里都在想些什么。

  这一天,赵越泽拿着自己最满意的雕像给他爷爷看,赵越泽的爷爷一看到赵越泽手里的雕像,立即说道:“不好,没有神韵。”

  赵越泽愤愤不满的问道:“爷爷,什么是神韵啊?我觉得我手中的雕像已经是我雕刻的最好的一个了。”

  赵越泽的爷爷并没有反驳他的话,而是反问了一句:“你觉得什么样的女人最美呢?”

  赵越泽举了举手里的手中的古代美女雕塑开心的说道:“柳叶眉,丹凤眼,樱桃小嘴,瓜子脸,身材不高不矮,胖一分嫌太胖,瘦一分又嫌太瘦......”

  赵越泽一口气就说了一大堆,赵越泽的爷爷摇了摇头,冷冷的说道:“那么你手中的雕像怎么不活啊?”

  赵越泽瞪着大大的眼睛,满脸好笑的看着他的爷爷,赵越泽在心里暗暗的想道,木雕怎么会活呢?!爷爷该不会是得了老年痴呆吧?!

  赵越泽的爷爷一看到孙子满脸不屑的目光,随手拿起赵越泽手中的小木偶,拿起刻刀在上面看是随意,却是深思熟虑的在小木偶的脸上雕了几刀,就把雕好的小木偶递给赵越泽。

  赵越泽的笑容突然停留在了他的脸上,他看到他爷爷随手在木雕上刻了几刀,小木偶就像是活了一样,正在对着赵越泽微笑着呢。

  这一天之后,赵越泽就像是发了疯一样,每天抱着木头不停的雕刻着。两年之后,赵越泽雕了一个和真人一样大小的木人偶,只是人偶其他的都非常的好看,唯独眉眼一点活力也没有。

  赵越泽非常的苦恼,于是赵越泽找到了他爷爷,赵越泽的爷爷一看到木人偶就叹了一口气,随口说了一句:“可以给她上色了。”

  赵越泽听了他爷爷的话,就直接给木人偶上了颜色,可是木偶的神情依旧是呆涩的,没有一丝的活力。

  这一天,赵越泽在想着该如何给木人偶雕刻嘴唇的时候,竟不小心把手指给割破了,赵越泽直接把手里的血给木人偶上了唇色。

  无意间,赵越泽竟然发生木偶的红唇和真人的红唇没有什么区别,接着赵越泽又在想着该怎么让这个美丽的木人偶活过来。从这一天之后,赵越泽的魂就像是被他自己雕刻的这个木人偶给吸走了似的,每天魂不守舍的抱着这个木人偶,嘴里嘟嘟囔囔的叫着;“老婆、老婆。”

  赵越泽的爸爸妈妈非常的担心他们的独子,可是担心归担心,他们只能看着自己的独生子成天抱着一个大木偶,日渐消瘦下去。

  就连赵越泽的爷爷也开始唉声叹气了,他冷冷的说道:“泽儿的魂,被这木偶给勾走了。”

  赵越泽的爸爸大吃了一惊,惊奇的问道:“爸,这木偶也有魂?我当了这么多年的木匠怎么都不知道呢?”

  赵越泽的爷爷叹了一口气说道:“木偶本是没有生命的,它的生命都是我们人给予他们的,我们把自己心中的形象给雕刻了出来,在让他们沾染了人气,他们慢慢的便有了神韵,当他们在染上雕刻者的鲜血,就会有了生命。再吸食了人的魂魄,就会成为鬼物了。”

  赵越泽的爸爸害怕的问道:“爸,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

  赵越泽的爷爷叹了一口气,说道:“用我的魂去把泽儿的魂给换回来。”

  赵越泽的爸爸凄凉而无力的叫了一声“爸。”

  只见赵越泽的爷爷往前走去,径直走到了赵越泽雕刻的木人偶面前,咬破自己的手指,把手放在木人偶的额头上。奇怪的是,赵越泽爷爷的手里的血才一碰到木人偶的头,木人偶就开始吸食赵越泽爷爷的鲜血。

  赵越泽爷爷的脸上越来越惨白了,可是木人偶却却越来越像人了,似乎还可以看得到木人偶露出的手和脸都有了人的肤色与血色。

灵异故事

灵异故事第四篇-背鬼渡河

  高老头从女儿家出来时,抬头看了看天,已经有点暗了,可是晚上家里要抢水灌田,所以也顾不得天黑了。女儿家住在邻县,而且一大半的路途都是小路,坐不了车,最快的脚程也要1个半小时。

  高老头刚走上小路,天已经黑了,撑开老式手电筒,微黄的一束光射出来,夏天的夜晚,虫鸣蛙叫是正常的,可今晚,老头觉得有点奇怪,好像有点安静。又走了一段,来到了桥口,说是桥,其实也就一水沟,走到这已经走了一半了,一路上也就这里有个石墩,平时从女儿家回来,都会坐在这里歇歇,可今天晚上,老头心里总是毛毛的,于是就没停下来。

  走过最后一个庄子,还有10分钟就可以到家了,老头心里松了一下,可是他忘了这10分钟的路是最难走的一段,因为都是旱田,路窄径多,而且草木茂盛,都有半人高,很容易迷路,故而周围的乡民近年来都把坟墓建在这里,一般天黑后,村里人回村都会绕路走。急着回家的高老头一脚踏进这里,心里就咯噔了一下,“怎么走这里了”。素来胆大的高老头,而且仗着属龙,眉毛又粗又黑,据说辟邪,就没回头了。此时,天已经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了。手电筒里的光也暗起来,只能照亮前面2米的路,周围都是坟墓,大多都是新坟,偶尔还能看到白色的花圈和倒盖的碗。村里老人们都说,走夜路莫回头,可也许是心理问题,老头总觉得背后有人,忽然,手电筒的光闪了一下,老头感觉身后有一东西快速的向自己冲来,他猛的回头,一阵阴风触到脸颊,他用手电筒照了照,什么都没有,只能看到草尖晃动的影子。他低声嘀咕一句,快速地回头继续走。忽然听到一个女人在草丛里哭,大夜里的怎么有女人哭,老头本不想管,提脚就走,这时一只手搭上他右肩,老头身体一僵,“坏了,撞鬼了”。可是这老头,别说胆子真大,立马就镇定下来了,回身看到是一妇女,穿着比较老旧的斜对襟白色褂子,黑色的筒子裤,挽着发,脸上是哭过的痕迹,倒也不像是女鬼。老头问到:“大媳妇,大晚上的你怎么在这里哭啊?”那妇人抽咽到:“大爷,我住在代楼,今天和丈夫拌嘴,一气之下就跑到这里了,我想回去,可是这里路太难走了,总是走不出去,大爷你能带我出去不?”高老头心想代楼倒是和自家在一个方向,于是就和这妇人一起上路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按理说这里的路很难走,岔路很多,平时白天都有可能走错,但今晚却走的很顺,冥冥中好像有人指路,很快,老头就走到了河边,过了河上了坡就到村子了。前段时间,过河的石板,因年久日长而断掉了,这时节,比较干旱,河里的水不深,只过膝盖,正当老头下水过河时,妇人又开口到:“大爷,我从小就不敢下水,您能背我过去不?”高老头也没拒绝,两脚站在水里,弯着腰,就背上了那妇人,可是妇人一上身,老头心里那个悔啊,这是请鬼上身啊,这世上哪有人是这么轻的,简直没有重量了。老头立马就要甩掉那妇人,可是那妇人就像黏在他背上似的,怎么也甩不下,老头不敢回头,感觉到妇人的头就贴在自己后颈边,老头不敢动,也不敢出声,心想“都说鬼怕过河,这妇人怕是想借自己帮他过河,并没有要害他之心,不然早就害他了。”于是大着胆子过了河,到了河边,果然妇人就下来了,向老头道过谢就要走,老头此时已经胆战心惊,拔腿就往家里跑,什么也顾不得了,快到家门口,鬼使神差的老头回头看了一眼,只见老张家的窗户前面站了一白色身影,一眨眼就不见了。老张今年只有36岁,可是结婚晚,前年才娶了媳妇,这在农村是不常见的,可是媳妇娶回来了,三天两头的吵、闹,村里人已经习惯了。老头心想女鬼怕是要害人,可是经过刚才的事,心里有点胆怯,又不敢过去,过了一会儿,心想一个村子里,不管太不人道了,就走到老张家门口,看到老张正蹲在门口抽咽,就问:“老张,你媳妇呢?又吵架了?”老张哼了一句,回头扬了扬下巴,没答话,老头一看坏了,催促道,快去看看,出事了,老张疑惑地看着老头,可是被老头一把拉着就往房里走,进屋一看,一地的衣裳,老张的媳妇穿着新衣,吊在横梁上,两个眼珠子睁得大大的,盯着门口的两人。老张上前抱着媳妇的腿就哭起来。老头上去把他媳妇放了下来,又回头叫醒了村里的人,顿时村里,咋呼呼的一片人声,直到深夜也渐渐平息下来。

  第二天,一个代楼村的亲戚来到村里,说前两天他们村里也有一媳妇上吊死了,老头问怎么回事,那亲戚说,好像也是和丈夫吵架,一时气不过,就上吊了,据说死前也打扮的干干净净的,穿着白色的斜对襟褂子,头发整整齐齐地挽着。

灵异故事

灵异故事第五篇-冤鬼路段

  刘莹拦了好几辆计程车,可是司机们一听到她说的地址,就立即逃之夭夭了。看着这些逃跑的司机们,刘莹并没有觉得奇怪,她只是微微一笑,又开始继续拦车了。到底刘莹要去的地方是那里呢?为什么司机们一听到她说的地址就要避而远之呢?

  刘莹继续拦了一辆计程车,坐上车后她并没有直接说出自己要去的目的地,而是直接给司机指路。

  载刘莹的司机是一个满脸沧桑的中年男人,当他随着刘莹的指挥一点点的走上了一条去郊外的路,他当即停下了车,满脸疑惑的问道:“再往前就没有人烟了,这是一条有去无回的路啊,姑娘,你该不会是指错路了吧?”

  刘莹脸上露出了可爱而开心的笑容,冷冷的说道:“我没有指错路,我要去的就是黄曲路。”

  司机的全身因为害怕而不安的发抖着,拼命的摇着头,说什么也不愿意载了。司机害怕的说道:“你下车吧,我不收你的车费了,求求你下车吧。”因为害怕司机的声音都在微微的发抖着。

  刘莹看着全身不停发抖的司机,满脸冷漠的说道:“我给你三倍的车费。”

  司机摇了摇头,满脸恐惧的说道;“姑娘,我说你也别去了,那里可是有名的鬼路段啊就,夜里一到那里可就回不来了。真的,那里太可怕了。你就是给我十倍的车费我也不能去啊,我总不能有命挣钱,没命花啊。”

  “是吗?”刘莹根本就不相信有人会嫌钱多,虽然她早就从电视上看到了关于那条路的所有新闻,也正是因为看到了那些新闻,她才会好奇的想要在夜里去黄曲路走一遭。

  刘莹是个富二代,她从小就不爱读书,就喜欢侦探小说,想要当个中国的福尔摩斯。她一直认为黄曲路上这一切都不是鬼魂所为,而是人为的。刘莹把自己包里的所有钱都掏出了扔给司机,可是司机依旧拼命的摇着头,不停的要赶刘莹下车,刘莹看着满脸坚定的司机,眼睛一转,立即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随身携带的一把水果刀,顶着司机,假装凶恶的威胁他把自己送到要去的地方。

  司机吓得脸色发白,全身发抖,满脸恐惧的说道:“我真的,真的不能去啊!我家里还有老婆和孩子等着我养呢,求求你,放过我吧。”

  刘莹看了看全身止不住颤抖的司机,满脸不屑的说道:“贪生怕死之徒,滚。”

  司机已经顾不上自己的车子了,他当即从车里跳了下来,立即撒开腿奋力的往灯红柳绿的城里跑去。刘莹要去的地方是个非常诡异的地方。

  黄曲路是从城里到郊区一些村庄的必经之路,可是从一年前起,那条路就成了司机们的禁区,凡是白天从哪里出车的,都会觉得自己像是掉入冰窟中一样,而到了夜晚,不管是什么车,只要到了那里,结局就是车毁人亡。

  刘莹看着逃跑的司机,满脸微笑的哼着欢快的小曲,开着车前往她的目的地,一路上四周静得可怕,只有刘莹一个人与一辆车,原本还不到半个小时的路程,刘莹开了将近两个多小时,还没到尽头,刘莹的心里开始有了一点恐惧了。

  最令她恐惧的是,她发现自己一直都在原地转圈,她在新闻里看到这条路出事的地点就是她现在转圈的地方,刘莹想要把车给停下了,可是车子已经不受她控制了,依旧在原地转着圈。

  刘莹胆子虽大,可毕竟只是个女生,她当即吓哭了,她想到了自己的爸妈,因为是独生女,有出生与有钱人家,所以刘莹从小就刁蛮任性,她想起自己活了怎么打,还没有好好地孝顺过自己的父母,想到了自己从小到大,还没有谈过一场恋爱,眼泪就刷刷的流了下来。

  封闭的车内,一股带着浓重血腥味的凉风迎面袭来,刘莹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战。车窗上一双眼球孤零零的挂在那里,刘莹吓得大叫了起来。那双眼睛的四周慢慢的浮现出了一点点的皮肤,眼球慢慢的成了一双眼睛,又慢慢的有了鼻子,有了嘴巴,以及脸,耳朵,头发。

  刘莹大叫着想要闭上眼睛,不想要看着恐怖的一切,可是她的眼睛就像是被人撑开了似的,由不得她自己。

  刘莹恐惧的看着车窗上的那张脸在快速的变化着,虽然害怕,可是她还是觉得这些面孔是那么的熟悉,似乎在那里见到过,可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风在冷飕飕的吹着,刘莹全身不停的发抖着,嘴唇被冻得发紫,刘莹明明记得自己车里的空调开的是暖风,怎么会这么的冷呢?就像是身处在冰窟之中似的。

  车窗上的一张脸,在一瞬间成了无数张让刘莹觉得都是些似曾相识的面孔,那些面孔把刘莹的整个车子给包围住了,刘莹觉得四面八方的眼睛都在盯着她看,她不停的咽着口水,她越来越觉得恐惧了。

  车子外面的那些脸越来越清晰了,一张张脸显得是那么的苍白,慢慢的,每张脸都流出了鲜红的血液,有的扭曲得可怕。刘莹的意识突然清晰了起来,她想起了这些脸都是她从电视上看到的,就是那些发生车祸的新闻上看到的,那都是那些已经死去的人的面孔啊。

  “啊、啊、啊、啊.....”刘莹歇斯底里的叫了起来,恐惧占据了她身上的每个毛细小孔。车里的空气越来越稀薄了,刘莹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了,车窗上的面容离她越来越近了。刘莹在那些可怕的面容中看到了一张熟悉无比的脸,她的眼睛里慢慢的流出了鲜红的血,她的血比那烈性的硫酸还要可怕,凡是血流到的地方,脸上的肉都一点点的消失了,露出了阴深深的白骨。

  就在刘莹闭上眼睛死去的那一刻,她突然想起了那张让她觉得熟悉无比的脸,就是她自己的脸。

  以上就是灵异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灵异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07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