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灵异鬼故事有声5篇

  本文5个恐怖灵异鬼故事有声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和女朋友讲鬼故事、给女生讲鬼故事套路、世界十大最恐怖鬼故事、睡前小故事女朋友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恐怖灵异鬼故事有声

恐怖灵异鬼故事有声第一篇-不敢靠近的老水井

  啊绾讲故事开头篇:我想许多人都如我一样,在小时候是不是经常听到大人们讲灵异故事呢?那么我来给大家讲讲我听过和看过的灵异故事吧。

  小时候我生在比较偏僻的农村,我们村的饮用水都是从一个很大的老水井引来的,供应一百多户人的老水井可以说是很神圣的,可是大人们却从来不让小孩子靠近那口老水井。

  听村里的老人说过老水井旁边一到晚上就会出现很大的雾,而且还会伴随着奇怪的声音,那时候我还小听大人这么说我自然也就不敢再靠近老水井了。

  但是身边有一些比较胆大的小伙伴非得去看看老人们说的传闻是不是真的,晚上太晚大人都是不许小孩出门的,所以他们选择了在傍晚的时候去,我本来不想去的我胆子是属于特别小的那种,可是要知道如果我不去的话小伙伴们以后就都要远离我了,而且还会背上胆小鬼这个名声,所以我咬牙也跟着去了。

  老水井在村东头,而村东头都是一些种菜的地,穿过菜地的田埂才能到达老水井,快到老水井的时候我们一行五人听到了一声很阴森的声音随后又安静了,类似哭泣声,胆小的我提议回家,可带头的小伙伴怎么的也不肯回去,无奈我只得继续跟着他们走。

  离老水井越来越近我们走得也就小心翼翼起来,到达目的地老水井旁边什么也没有奇怪的声音也没有再出现过,我们一行人准备打道回府,就在这时奇怪的声音又出现了,这次声音很清晰,我们被吓得紧紧拉住了手,带头的小伙伴似乎也被吓到了,但他很快又壮起胆儿,他还很大胆的走上前去看,他手紧紧的抓住井口的边缘可是不知怎么的他就掉下去了,明明看到他稳稳的抓着井口的。。。。。。

  后来他是被刚好从菜地里回来的他爸用浇菜水的瓢给捞上来的。

  不知道看故事的小伙伴们能不能理解老水井长啥样,我给大家简单讲讲它的样子,老水井很大然后差不多半米高,方形的然后在边缘的地方有一个差不多一平方的大口子,大口子是村里人用来观察水里是否有异物的,毕竟全村人都是喝的哪儿的水,要是有个动物尸体在上面飘就不好了,总之不是电视剧里边那种只有一个口子的那种就是了。

恐怖灵异鬼故事有声

恐怖灵异鬼故事有声第二篇-宿舍诡事

  想必每个圈子都有给人起外号这个习惯吧,既是调侃,也是拉近关系的一种社交方式。但这都是建立在人跟人熟悉之后才可以的,没有谁一见面就喊人家瘦马猴之类的。但我想我获得外号的速度绝对异于常人,上大学第一天,我就有了个外号:李大胆。

  分宿舍那天我去得比较晚,到宿舍之后发现其他五个床位都被占了(我学校宿舍是六人间),只剩门口的一个下铺空着,上面还有一只黑猫,直愣愣地盯着我看。我一看这床位是没得挑了,不由得抱怨起来:“这谁养的宠物啊,快弄走,脏死了!”

  等了半天没人说话,我又问了一遍,对铺的眼镜男才唯唯诺诺地开口:“这不是宠物,我第一个来的,我来它就在这儿,赶不走,一碰它就要挠人。”

  “黑猫倍儿邪乎,我看你还是不要惹它。”不知道谁又嘟囔了一句。

  我心想不惹它难道我睡地上,几个大老爷们儿竟然赶不走一只猫么?低声骂了句“废物!”便从门后面抽出拖布,一脚踩断,捡起木棒照着猫脑袋就是一棍子!那黑猫连哀鸣一声都没来得及便瘫下去了,我笑了笑,不是有九条命么?

  我用木棍把黑猫挑起来扔到了厕所的垃圾桶里,那货竟然还没闭眼,直愣愣地盯着我,眼珠子墨绿墨绿的,好像两个小黑洞,要把我吞噬了似的。虽然心里有些毛毛的,但还是没管它,我宿舍的床铺还没收拾呢!

  回到宿舍便听见一阵唏嘘,对铺的眼镜男说:“敢问兄台贵姓啊?”

  “免贵,木子李!”就这样,他们投票决定叫我李大胆,我连介绍自己全名的机会都没有了!

  一下午都没什么事儿,我们几个侃了会儿大山,肚子有点儿饿,便出去吃了晚饭,喝了点儿酒,算是见面聚义。回到宿舍就各忙各的,早把黑猫的事儿忘得一干二净,我更是喝了一斤多白酒,倒床上就不省人事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好像听见有什么动静,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宿舍早已关了灯,大家都悄无声息,窗外的月光把宿舍映得阴森森的,我忽然发现对铺床边竟然站着一个人!穿着白色的睡衣,赤着脚,脑袋低低的,好像在盯着眼镜男看,我心想谁这么变态,大半夜不睡觉站地上看别人。就准备过去看看,刚坐起来,劣质床板便吱呀呀地响了一声,对面那个白衣服好像也听见了,慢慢地转过身来,淡蓝色的月光下,赫然是一张猫脸!

  墨绿色的眼睛闪着寒光,它的嘴动了动好像要说什么,但终究还是没有发出声音。我心里有点儿发毛,这不会而是白天打死的黑猫来找我报仇了吧,它是一只猫的时候还好说,现在怎么着也得有一米七八了,我怎么能斗得过,这样想着我偷偷把手伸到枕头地下去摸那把水果刀,虽然短小,但聊胜于无,手刚碰到刀把儿,砰砰砰!有人敲门了!

  这时我跟白衣猫男都愣住了,犹豫了几秒钟,那货竟然过去开门了,然后一下子便冲了出去。我心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便飞快地下床过去把门插上。松了一口气,来到眼镜男床边看看他有没有事儿,还好那家伙睡得够死,竟然还吹了个鼻涕泡!正想乐,身后忽然吱呀呀一声,我心想不会又有什么幺蛾子吧!胆战心惊地转过身去,我去!

  我床上竟然坐着刚才的猫男,正直愣愣地看着我,那眼神跟白天杀死的黑猫一模一样,眼睛墨绿墨绿的,冒着寒光!我心想这是打死猫仙了,这不是当年孙行者,者行孙,行者孙的桥段吗!

  正不知所措的时候,砰砰砰!又有人敲门!我心里大声骂了句娘,什么鬼事儿都让老子碰上了!哎不对,这敲门声怎么这么熟悉?好像刚才听见过,节奏力度都一样。犹豫了一下,还是去开门吧,门一打开,我惊呆了,又是一只猫男!

  我正想着回头看看床上的那位还在不在,门口这货作势就要扑过来,我本能地一把将他推开,攥着水果刀就跟出去,管他是人是鬼,活着老子能弄死你,死了我更不怕你了!我前脚刚一出门,便听身后哐当一声,门被关上了!被推倒在地猫男这时候也爬起来再次朝我扑过来,我心想一不做二不休,既然你自己要找死,那我还留什么情面,趁他扑过来的惯性,我手上一使劲,便将水果刀捅进了他的肚子,这货呻吟几声,说了句什么我也没听清,然后就倒在地上不动了,紧接着奇怪的事发生了!猫男倒地后开始慢慢蒸发了,没错,就是一丝一丝变透明,然后彻底在我眼前消失了!我心里千万匹骏马奔腾而过啊,这是什么鬼啊!猫仙被我一刀捅回仙界了么?

  回头一想还有一位猫男在屋里呢,大家都在宿舍,可不能因为我自己惹的事儿连累了大家啊,赶紧转身拍了拍门。几秒钟后,门拉开了,不出所料果然是猫男那张让人恶心的脸,探头探脑的,我气不打一处来,拿着水果刀就扑了过去,没想到那家伙抬手就把我推开了,我倒在地上看见他身后的门哐当一声关上,心底一惊!我彻底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刚才一连串的事儿让我脑子有点儿应接不暇,现在倒在地上反倒清醒很多,眼前这个猫脸的男生应该就是我自己!但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赶紧爬起来朝他走过去,想问个究竟。

  没想到刚到他跟前,还没来得及说话,肚子突然一阵冰凉刺痛,我低头看了看肚子,又看了看他,拼命说了几个字:“不要去敲门!”

  意识渐渐模糊起来,我躺在冰冷的楼道里,隐隐约约听见几声敲门声,便失去了知觉。又不知过了多久,我好像听见有什么动静,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宿舍关着灯,大家都悄无声息,窗外的月光把宿舍映得阴森森的,我忽然发现对铺床边竟然站着一个人!

恐怖灵异鬼故事有声

恐怖灵异鬼故事有声第三篇-流血泪的布娃娃

  王冰是一个比较漂亮又活泼的女孩子,在学校许多男孩子都挺喜欢她的,每天一大堆情书在她手里,她几乎都看不上那些男生。

  王冰有一个白色布娃娃特别好看!王冰不管干什么都带着那个布娃娃。她给布娃娃起了个名字,叫:笨笨!王冰的舍友刘柳、张志红和李欢佳,她们三个都比较喜欢王冰的笨笨!然后,她们就商量以后每天晚上四个人轮流抱着笨笨睡觉。只要抱着笨笨睡觉的人都会碰到倒霉、诡异的事。可是没有一个人怀疑是布娃娃笨笨做的怪。

  有一天,该刘柳抱着布娃娃笨笨睡觉了。刘柳高兴的说:“唔!终于轮到我啦!好高兴哦。呃。反正明天晚上就轮到我抱了!”张志红得意的说。“呵呵”不知道谁说的。空气凝固了。三四秒之后恢复了正常。“咦?谁说的?”胆大的李欢佳说了一句。“不知道。”王冰回答。

  然后各自都睡下了。谁也没有看见布娃娃在流泪,那泪是红色的。那不是泪,是血!  早上大家都起床了,王冰、张志红和李欢佳睁大双眼都看着刘柳的枕头旁边。刘柳说:“看啥嘞?这么入神。”然后刘柳就往她们看的地方去看了。“诶!妈呀,咋会有血?”  “不知道,起床之后就看见这里有血了。我还被吓了一跳呢。”李欢佳说。“咦!你们有没有发现昨天晚上刘柳就把布娃娃笨笨放在了枕头边啊?”张志红说。“呃,没发现,我刚才才发现的。”王冰傻傻说。  “这个布娃娃是不是有问题啊?”刘柳说  “哼!别胡说了,布娃娃没有问题,布娃娃就是布娃娃嘛,还能是什么?”王冰生气的说“诶!我听说那时候我们的学校有个女学生,叫做贞雪,她也有个跟你长得差不多的布娃娃,那个布娃娃也是有很多人都喜欢的,学校里许多人每天都争着要借那个布娃娃玩会儿,结果贞雪离奇死了!借她布娃娃的同学也都离奇全死了!死的时候都是张着大嘴!明显是被吓死的。布娃娃也没了踪迹。”刘柳严肃的说。“假的!都是骗人的。你还信?”王冰说。还没说完,她们就去晨跑了。晚上,就在她们要睡的时候,布娃娃坐了起来。她们四个人吓了一跳!立马缩成一团了。“哈哈!我终于等到了这天!终于可以把你们杀死了。”这声音听是从布娃娃嘴里发出来的。说着布娃娃走近了她们四个!眼睛里还流着血!

  顿时,她们四个吓傻了“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可是布娃娃根本不听她们四个人的话。邪恶的魔爪向她们伸来,布娃娃的笑脸渐渐不见了,腐烂的脸,看着都恶心。

  早上新闻上播出“××中学有四名女学生被吓死,现场还留下一个眼睛流着血的布娃娃。其实是有一个魂在布娃娃身上附着的,那个魂就是贞雪的,因为贞雪由于那个布娃娃而死的,所以她要让所有接触过布娃娃的人去死。杀她们的那一天正好是贞雪死的那一日。王冰手中的布娃娃就是贞雪以前的布娃娃。杀贞雪的那个布娃娃还不知道是谁!

恐怖灵异鬼故事有声

恐怖灵异鬼故事有声第四篇-阿獠

  我姑婆家的旁边,还有一眼浪井。说到浪井,九江应该是没人不知道的。传闻这口井一直通到堤外的长江,深不可测,每逢风雨大做的时刻,井中就可以听到激浪拍打之声。

  在姑婆家的后门,还有一棵梅树。

  这棵梅树很老了,但年年依旧开花,开的是红梅,殷殷的象血。

  梅树下面,有一片空地。

  这对于出门就是狭长巷子的西苑孩子们来说,无疑是一块玩耍的乐园。每天,总有许多孩子在这打弹珠,拍画牌。

  这些孩子里面,我表弟是最文静的一个。他不大参与这些游戏,他喜欢坐在门边的石墩上画画。

  画一些希奇古怪的东西。

  我记得有一次,他画了一个白衣的女子,披散着头发,从浪井里往外爬 ……

  大家骇了一跳,表姑狠狠地骂了他一顿,说他乱画不干净的东西。他却委屈地辩白,说是亲眼所见。

  那年我去的时候,姑婆的身体已经很差了,她躺在床上,伸出枯瘦的手,只摸了一下我的手背,什么也没说。

  姑婆是家族里最疼爱我的一个人。妈妈说,我很小的时候,她曾带过我一阵子呢。

  然而那时候我却是一个懵懂的孩子,丝毫没有体谅到姑婆人之将逝的留念。在姑婆的床头边站了一会,便悄悄地溜了出来,去找表姐表弟们玩耍。

  那时侯我们经常玩捉迷藏的游戏。

  说来也奇怪,我文静的表弟在这方面似乎极有天赋,每次他躲起来别人怎么也找不到,而他找别人,却一找一个准。

  于是大家都怀疑他偷看,派了一个专人守在他身边,但结果依然如此。

  后来,在我们的‘严刑逼供’之下,他交代,是阿獠帮助他的。

  “阿獠是谁?”我们很奇怪地问道。

  “阿獠就是阿獠,是我的朋友。”表弟总是这样回答。

  有一天中午,我看见表弟又独自坐在门口石礅上画画,便悄悄地走过去。

  我从他身后探头。看见他正在画那棵梅树,梅树下面,他还画了一个站着的小孩。这小孩的样子很奇怪,尖尖的耳朵,眼睛很凶,穿着紧袖口的古代衣服。

  “这是什么?”我不禁好奇地出声问道。

  “阿獠。”表弟头也不抬地回答。

  “这就是阿獠吗?你想象中的?”我感兴趣地继续问。

  “不,他就站在那,不是我想象的。”表弟向前努努嘴。

  “可是那什么也没有啊。”我抬头往表弟的前方看,只有一棵孤零零的老梅树。

  “你看不见的,只有我能看见,阿獠说了,好朋友才能看见他。”表弟骄傲地回答。

  为什么我看不见?表弟的话让我郁闷,我并排坐到他身边,努力睁大眼睛往前看。

  把眼睛看得生痛,却依然只看见一棵老梅树。

  这时表弟已经画好了,他把画卷起来,转身对我说道:“你真的想看阿獠吗?”

  “真的。”我大力点点头。

  “阿獠说了,今天晚上月亮升到树顶的时候,可以让你看见他。”

  晚上,我特意和表弟睡在一起。

  我们等大人都睡着了,悄悄爬起来,溜到后门。透过门缝,我看见在朦胧的月光下,果然有一个小小的人影蹲在树傍。

  “那就是阿獠吗?”我兴奋地悄声问着表弟。

  “嗯。”表弟低低地应了一声,突然拉住我的手,躲到门后。这时,我看见那小小的身影做了一个手势,也躲到了树后。

  “怎么了?”我疑惑地问表弟。

恐怖灵异鬼故事有声

恐怖灵异鬼故事有声第五篇-刨鱼

  一片幽静的森林,弥漫着烟雾,密林之中一个身着斗篷的人出现在了那里,带着帽子,轻快的步伐像是在寻找些什么,隐约之中能闻到一些恶臭的味道,这到底是去了哪里,原来前面是一块葬尸之地,几具长满驱虫,腐臭而破败的尸体半截露在土地的外面,只瞧见,从尸体的口中爬出了一些类似蜈蚣一样多足的虫子,那人拿了些东西,似乎这个地方就是他的目的地,只瞧见他看见这些尸体,双膝跪倒,开始为这些暴漏在外面的尸体祷告。

  只见他拿出一张木板放在前面,从篮子里拿出了一条三斤大小的活鱼,把鱼平放在案板之上,用锋利的刀子取出鱼的内脏,将鱼骨和鱼刺一根根的取出,着实是一桩细作的活,然后他便转向尸体的方向,面对着恶臭他丝毫没有畏惧的样子,在尸体皮肤和指骨将要脱落的地方,用刀子将那截指骨取下,然后再从那尸体干枯的头发上取下大把大把的头发。

  他稍作休息,将取下来的东西整理好,然后将那截指骨塞在了鱼腹之中,将鱼的内脏重新塞回去,最后是从尸体上取下来的那些头发,最后将一些头发弄成线,将鱼腹缝合好,之后将尸体上取下的一只多足的虫子塞入了鱼的口中,最终将那些取下来的鱼刺和鱼骨纷纷的插入这条鱼中,将一根鱼线带着鱼钩塞入口中,而鱼线的另一端上写的名字是曹可。

  那人把鱼放入了湖水之中,开心的笑了出来……

  几天之后曹可带着自己的女朋友小月,还有铁哥们阿凡和她的女朋友小鱼开着新买的路虎准备去湖边来次野炊。

  阿凡带着各类工具,连煤气罐都戴上了,今天准备来一次现钓现吃。

  而小月和小鱼两人坐在一起却吃着自己带得零食。

  曹可看见他们一脸生气的表情说:“这帮女人就知道吃那些垃圾食品,我们今天可是要去吃大自然的新鲜食品,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

  “你啊,他们不陪你吃鱼,不是还有我么?我陪你吃!”阿凡打着圆场的说。

  “你?哼,你是真心喜欢吗?不好说,千万别忘了下个月到日子了!”

  阿凡知道这曹可是冲自己来了,那到日子的事就是自己欠了他十万块,下个月到时候还了,不过自己的手里还是不宽裕,可能又要拖些日子了,阿凡自知自讨没趣看着车外的景色,也许并不是看景色,只是一种回避。

  小鱼听到这话突然放下零食对曹可说:“至于么?你和我家阿凡都是多少年的好哥们了,那点钱至于催的这么紧么?”

  “好好好,都是我不对!鱼姐,你要知道这个时代干什么都需要钱的!”

  “好啦,别说了,我们是出来玩的,不是找气生的,曹可你少说两句!”小月打断二人的不快谈话。

  曹可回头指了一下小月宣泄着自己的不满说:“好的,曹太太,我今天听你的话,不过过几天你还是不是曹太太我就不知道了!”

  这话一说完,小月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旁边的小鱼看到这个样子,感觉小月有些不对头,这话似乎并不是一句玩笑话。

  几人一路不语,最后到达了目的地湖边几棵大树下面,这湖水基本上没遭受过什么污染水质很清,隐约还能瞧见水里的鱼。

  阿凡收拾着东西,一忙开了才打开了刚才的僵局。

  两个女生跟着阿凡忙活着,只有曹可说自己要给大家钓鱼吃,所以自己拎着钓具和水桶去了湖边。

  三个人看着不管不顾的曹可一点忙也不帮,默默的看着曹可的离开,阿凡立刻丢掉了手里的东西发泄着不满,这几年的曹可就是这样子。小月和小鱼上前去安慰着阿凡。

  阿凡对小月说:“你可真有耐心,能忍受住他的脾气!”

  “我,或许我也早忍受不住了,说不定我也没几天好忍受的了!”

  “够了!阿凡,这辈子我是你的人了,你为了救我父亲的病,跟这个人借了钱,就对他低三下四的,是我不好让你在自己的朋友面前抬不起头。”

  阿凡摸着小鱼的双手:“说这些干什么呢?”

  他们三人整理着炊具和露营东西暂且不提。

  曹可在湖边钓鱼。

  以上就是恐怖灵异鬼故事有声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恐怖灵异鬼故事有声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71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