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的民间鬼故事5篇

本文5个短的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云南民间鬼故事、民间真实鬼故事大全、民间鬼故事之95成都僵尸、民间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短的民间鬼故事

短的民间鬼故事第一篇-黄河天坑女人哭

本文笔者是河南郑州人,他和他父亲都是黄河水利委员会的河工。他要讲的是黄河古道中的古怪故事。

和黄河邪物打交道

我姓白,叫白石头,这个名字很土,却是有讲究的。因为我是世代的河兵出身,所以取的是“水来土掩”之意。

河兵是一个奇怪的兵种,康熙三十七年,中国才始设河兵。清朝的河兵军装上都印着一个“河”字,他们待遇很好,但是却很少有人愿意去。这是因为河兵要和黄河里的邪乎物件打交道。

黄河是中国最能折腾的一条大河,也是中国邪乎事件最多的一条长河。自公元前602年至1938年花园口扒口的2540年间,黄河下游决口泛溢的就有543年,决溢次数达1590次。那厚厚的淤泥下,不知道埋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往事。

在上世纪50年代初,黄河改道,河工扒开了干涸的黄河卉道后,发现了一截锈迹斑斑的铁管,铁管初时只有胳膊粗细,越往下越粗,往下挖了七八米,那铁管有水缸粗细,周身白亮,就像用砂纸打磨过一般,河工们不敢再挖。等专家第二天来了后,却发现那原本干涸的河床一夜水满,浑浊的黄河水中再也找不到那截铁管了。

上世纪60年代,清理黄河古道时在淤泥下发现了一个十几米高的铜钟,钟口用铁汁给封住了,打开一看,铜钟里密密麻麻全是骷髅头,骷髅头里盘着各种黄澄澄的小蛇,怎么也不肯出来。专家考察了一番,想不通这口大钟是干什么用的,还有蛇怎么能在封闭的大钟里存活那么多年,最后只能将大钟原样沉在了河底。结果此后连续七天深夜里,家家户户都听到了铜钟敲响的声音。

每代必须出一名河兵

也许就是因为黄河的古怪,我祖上立下重誓,老自家每代只准一个做河兵,也必须有一人做河兵。这是为什么呢?

原来,在360行中,有挖掘金子的金门一行,这也是一门手艺,也有门派,并且随着代代相传,逐渐发展成了“河、山、渊、云”四脉,分别负责专门找水金、寻山金、探洞金、找天金。我们自家就是“找水金”一脉,吃的是黄河中的河金,每一代当然就要有人去守护黄河,这叫做盗亦有道,这样后人在黄河古道采金时才不会遭遇天灾人祸。

到了我父亲那一代,人丁不旺,家里就他一个男人,他理所当然成了老河工,加入了当时的黄委会。黄委会是1933年成立的,1946年时在解放区成立了冀鲁豫黄河故道管理委员会。1949年以后,解放区才又一次更名为黄委会。黄委会开始在开封,1954年迁到郑州。

上世纪60年代后期,我父亲因身体的原因提早退休,我理所当然地接了父亲的班,进了黄委会。掐指算算,从我加入到现在,已有四五十年了

经常意外死人

现在的黄委会挨着省政府,又在市中心,尽得地利风流,可当年那地方却偏得很。在当时,那里几乎是一片乱坟岗子,而且几十米远的地方还有一个大天坑。这天坑也不知道是怎么来的,我们都怀疑是陨石坑,反正天坑附近几十米内寸草不生,土色呈砖色,像是被猛火煅烧过一样。坑内有一个泉眼,往外汩汩地胃着泉水,还是寒泉,泉水冰冷刺骨。据说,黄委会的风水就被这天坑给破坏了,所以每年都会死人。

刚搬到这里没多久,有人半夜爬起来小便,第二天发现人溺死在天坑里,捞出来一看,尸体涨成了牛皮筏子那么大。接着又有一个东北领导,他比较胖,胖子怕热,在三伏天里贪凉快,晚上就卷了凉席去古槐树下睡觉,第二天大家一看,这个领导确实凉快了,整个人都冰冷了,死了都有几个小时了。大家开始以为这都是意外,可后来陆陆续续又死了几个人,有人死于车祸,有的突发急病死了,反正都是横死。事情就传开了,有的说这里风水不好,也有的说我们是犯了冲,这地下藏着太岁,太岁头上动土没有安生的。还有人说在深更半夜的时候,常听见那天坑中传来女人哭声。

布局镇煞气

后来实在没办法了,政府不准迷信,就偷偷托了好多关系,从南方劳改农场秘密接来一个当时被当成牛鬼蛇神打倒的神棍老头儿,让他帮着改改风水。那老头儿细细查看周遭后拈着胡子说,这里挨着黄河口,犯了河煞,让我们找一个山东人坐镇这里,才能压得住河怪。

我们忙组织人手用了整整二十辆卡车的生石灰填满了天坑,待那热气散了,又铺了一层两米厚的黄河淤泥,并在淤泥上栽了一小片桃树,树下砌一个水泥池子,养了二尾金翅金鳞的黄河大红鲤鱼。然后黄委会紧急从山东借调过来一个领导,让他从泰山请来一块大石头,石头上方方正正写着五个大字:“泰山石敢当”。那块石头摆在鱼池前面,五个字正对着黄河古道。这叫“藏风避水双鱼开道”,这样一个有树、有石、有水、有鱼的风水局,只要能挡过煞气冲天的头七,以后就相安无事了。

我们发现这个风水局确实管用,最初的几天都平安无事,那女人的哭声没了,两条红鲤鱼在水中悠闲又自在。但是没想到,在正好第七天晚上。又出事了。

那天半夜三更突然下起了大暴雨,第二天清晨,天坑里就发现又死人了。这次死的是一个女人,是投河而死。投的河,就是原本被我们用生石灰和水泥死死封住的那个天坑。也许是因为大雨冲坏了水泥层,也许是有人故意破坏,反正原本被堵得结结实实的天坑全部被冲开了,借着雨水形成了一条长河。更恐怖的是,那女人身穿一件鲜红色的长袍,身上竟然绑着那块从山东千里迢迢请。来的泰山石……

后来有一年盛夏,一个去雍和宫朝拜的独眼喇嘛途经这里,突然像发觉什么似的,神色紧张地让我们带他来到天坑前。之后,他将自己持戒多年的念珠抛入了天坑中,又双手合十祈福后,便一言不发地匆匆离去了。说来也怪,从那以后这天坑的冷泉就断了,后来被我们当成垃圾坑给填平了。

短的民间鬼故事

短的民间鬼故事第二篇-鱼女报恩

诡异红鱼

明朝期间青铜县,有一姓林的先生帮一农夫家题了一幅门联,联中含有当时城中首富朱姓的姓氏,后期在争论中意外打伤了朱富商,因此吃了官司不幸入狱。林先生有一儿子名叫林风,那年刚满九岁,在河边看鸭子,突然河面出现漩涡,漩涡越来越大。林风见状赶忙将鸭子赶上岸,可是,就在他将鸭子赶上岸的那一刻,漩涡突然停止,水面恢复了平静。在刚才漩涡的地方出现了一条脸盆大小的红鱼,红鱼的双目不停眨着,全身血红色鳞片在阳光下反射着耀眼的光芒,折扇大小的尾巴不停的摆动着想要沉入水底,可是水面像是一层膜一样无论它怎么挣扎也进到水中。它用恐惧与乞求眼神看着临风,眼角像人一样有泪水流过。林风被突如其来的红鱼吓呆了,过来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他看到了红鱼眼角的泪水,不禁想起了父亲被带走时的情景。他鼓起勇气用手伸向红鱼,摸着红鱼的鳞片好像是人的皮肤一样,不像鱼鳞的感觉。看着红鱼那缺水痛苦的样子,他还是决定将其带回家。

深夜异像

林风将红鱼带回家养在厨房水缸中,就开始准备晚饭。晚饭只是一点稀小米粥,他煮好后为病床上的母亲乘了一碗,当他从母亲房间出来时天已经黑了,在明月的白光下,可以看到他的眼角有泪水滑过。他将剩下的粥分开两份喝了其中少的那份,熄了油灯回到自的房中久久不能入睡,想着父亲离开时样子,母亲身患重病,生活的重担压的他苦不堪言。他陷入了沉思,就在这时他听见厨房中有声响,当他到厨房时却毫无异象。过来几天他发现水缸中的红鱼红色更加的深了,更奇怪的是他每天剩下的粥都不翼而飞,刚开始他以为是被猫吃了,后来他越来越觉得奇怪。终于有一天晚上他躲在厨房的门外想要捉住那只猫,可是那一晚没有任何动静。这件事就这样不了了之,过了三个月。那天他刚入睡,就发生了一件令他惊奇的事。

鱼女现身救林母

就在他刚刚入睡的那一刻,只见厨房中红光乍现,红光照亮了整个屋子,从减弱的光芒中,林风看见有一个与他年龄相差不大的红衣女孩出现在厨房中。他飞快跑到厨房,他跑到厨房后用惊讶的表情看着小女孩。可谁知小女孩却俏皮的说了一句:“谢谢你救了我,我就是那条红鱼,你不翼而飞的粥都是被我吃了。”说完后也不管发呆的林风竟自己走向林风母亲的房间,就在鱼女快到门前的时候,林风才回过神,飞快的跑到门前用身子挡住鱼女的去路,鱼女嫣然一笑才意识到自己鲁莽了,在鱼女说明了自己是为了救林风母亲后,林风才半信半疑的将鱼女带到母亲房中,在向母亲说明了缘由后。鱼女在林风母子惊讶的注视下张口吐出了一颗焕发红芒的珠子,鱼女将珠子放在林母的额头上,顿时林母全身红光乍现,过来一会儿,林母被病魔折磨了多年的身体恢复了年轻的活力,林风母子相拥泣不成声。可是他们没有发现鱼女的珠子与她身上的红芒都减弱了许多。第二天一早,他们三人喝了一点稀饭后,鱼女告诉他们她是河伯的女儿偷跑出来玩,遇上水妖身受水妖诅咒被强迫不能进河三个月。现在她要回河伯宫了,在临走时交给了林风一块红色的鳞片,在他有危险的时候可以把鳞片扔入水中她就会出来帮他。红光再现鱼女离去。

短的民间鬼故事

短的民间鬼故事第三篇-泥神推船

闲来无事,今天我来讲一段清末民初发生在大运河上的故事。

这大运河九曲十八弯,到了玉源县境内后就出现了一段泥沙滩,当地人管这一段河道叫做烂泥塘。过往的货船行驶到烂泥塘后,船底的一部分在水里,另一部分在泥沙里,根本无法行进,就只能靠岸上的纤夫用绳索拖着货船前进了。

刘博学因家境富有,被送去日本留学。留学归来后,父亲便让他帮着打理一下家里的生意,也好将来接手管理这庞大的家业。这天,刘博学的父亲安排他用货船去送一批货。

刘博学于是便登上雇用来的货船,沿着大运河顺流而下。两天后,刘博学一行便来到了玉源县境内。

船老大找到了刘博学,说:“刘少爷,前面就是烂泥塘了。您得提前到‘泥神庙’里请上几个‘大力泥神’,有了‘大力泥神’的帮助,咱们的船才能顺利地通过这烂泥塘。”刘博学不解地问:“什么是‘大力泥神’呢?”船老大含糊地一笑,用手指了一下不远处的一间石头房子,说:“那间房子便是‘泥神庙’,刘少爷您进去后自然就知道了。”

货船在石头房子前靠岸后,刘博学走下船来,很好奇地走进那间石头房子。石头房子并不大,里面光线也很昏暗。有个黑脸大汉坐在一张掉了漆的案子后面,案子上摆放着很多拳头大小的泥人。泥人捏得很粗糙,也没有涂抹水彩,泥人举着两只粗壮的胳膊像是在推什么东西。刘博学自持是留过洋回来的,对这类迷信的东西根本不屑一顾。刘博学傲慢地问黑脸大汉:“听说过烂泥塘要从你这里请几个什么泥神?”黑脸大汉上下打量了刘博学几眼,问道:“这位少爷你是第一次路过烂泥塘吧?外面哪一条货船上是你的货呢?”刘博学举手指了一下给自己拉货的船。黑脸大汉看了一眼货船,说道:“你这条船至少要请四个‘大力泥神’。每个‘大力泥神’一两银子,你付四两银子就行了。”说完,黑脸大汉从案子上拿起四个泥人递给刘博学。刘博学接过泥人看了几眼,“哈哈”大笑起来,他轻蔑地说:“你可是真会赚钱啊!这四个破泥人加在一起也卖不了一个铜子,你却要我掏四两银子。”黑脸大汉听罢脸色大变,他一把夺过刘博学手中的泥人,骂骂咧咧地说:“来请‘大力泥神’的东家都是心甘情愿的,你不愿意请,我还不愿意送呢!有本事就让你的货船从烂泥塘上飞过去吧。”刘博学也被激怒了,他说道:“本少爷就不信了,离了你的破泥人还过不去那烂泥塘了!”说罢,刘博学转身离去。

来到船上后,船老大笑着问刘博学是否请来了“大力泥神”。刘博学怕船老大多心,便含糊地说:“放心吧,开你的船!”

也就是一袋烟的功夫,刘博学他们的货船便来到了烂泥塘。烂泥塘的岸边也有一间石头房子,在石头房子两旁坐着一些赤裸着上身,等活的纤夫。船老大告诉刘博学,去石头房子里找管事的交了纤夫的工钱后,纤夫们就会把货船拉过烂泥塘。

刘博学再次下船,走进石头房子。一个戴着“文明镜”的账房先生正坐在桌子前收钱。账房先生面无表情地伸着脑袋看了一眼刘博学的货船,说:“你这只船最少需要八个精装的汉子才能拉动,你得付我四两银子。”刘博学听完,忙从怀中往外掏银子。账房先生却说道:“先生,先把请来的‘大力泥神’给我吧,没有‘大力泥神’的帮助,您雇再多的纤夫也过不去这烂泥塘。”刘博学不屑地笑了一下,他感觉荒唐极了,那几个破泥人难道真的能帮着纤夫推船、拉纤么?账房先生看到刘博学的表情就已经猜出来他的心思,账房先生笑了笑说:“先生是有所不知。这烂泥塘里住着一位‘泥龙王’,就是这位‘泥龙王’将大运河从这里截断了,要不然为什么河水到了这里就变浅了呢?所以啊,货船要想通过这烂泥塘就必须请‘大力泥神’来帮忙。只有‘大力泥神’在船底推船,纤夫们在岸上拉船,货船才能顺利地通过。”刘博学看了账房先生一眼,从怀里掏出十两银子拍在桌子上,说:“那就麻烦先生给我雇上二十个精装的纤夫,我就不信还过不去这烂泥塘了。”账房先生却笑着摇头拒绝了,账房先生说:“你即便是给我一百两银子,货船离了‘大力泥神’也过不去这烂泥塘。”说罢,账房先生就再也不理睬刘博学了。

碰了钉子的刘博学很沮丧地回到货船上。船老大见刘博学脸色不对,他问明白原因后,也开始抱怨起刘博学。船老大说:“没有‘大力泥神’在船底托着船,我也不敢过这烂泥塘呢。‘泥龙王’发起火来,我们连人带船都会被拖进烂泥塘里去!”

事情到了这一步,刘博学已经无心追究那“大力泥神”和“泥龙王”究竟是真是假,尽快通过这烂泥塘不要耽误了送货的时间才是关键。刘博学不好意思再回去请“大力泥神”了,他只好放下架子,又多掏出二两银子请船老大帮忙跑腿辛苦一下。

半个来时辰过后,船老大帮刘博学请来了四个“大力泥神”。账房先生收下刘博学交的纤夫的工钱和那四个“大力泥神”后,走出石头房子招呼起八个精壮的纤夫,他们一起登上刘博学的货船。趁着纤夫们在船头系绳索的功夫,账房先生毕恭毕敬地双手托着“大力泥神”走到船尾。账房先生站在船尾大喊一声:“大力泥神力大无边,帮我宝船顺利渡滩!”说罢,账房先生便将“大力泥神”投入烂泥塘中。

账房先生下船后,对纤夫们大喝一声:“起船啦!”。纤夫们弓腰撅腚,将纤绳紧紧地扣在肩头,他们喊着号子,头上青筋爆出使尽全身的力气将货船慢慢地拖动了。

货船渡过烂泥塘后,刘博学看到在烂泥塘这边的岸上也盖有两间石头房子。不用问,刘博学心里清楚那肯定也是用来卖“大力泥神”和收纤夫工钱的地方。

看着在岸上卖力地拉纤的纤夫,刘博学心中已经拿定主意。刘博学在日本留学期间有位同窗好友叫吴子涵,因吴子涵的父亲在朝中做官,吴子涵归国后不久便当上了县令。凑巧的是,吴子涵任职的地方就在这玉源县。本来刘博学也打算这次送货回来后,去跟老同学聚上一聚的。现在,刘博学决定到吴子涵那里去告上一状,让吴子涵来收拾这些假借迷信进行敲诈勒索的船匪河霸!

短的民间鬼故事

短的民间鬼故事第四篇-孤身女鬼

早年间,有个财主家的少爷,在学堂里的书念完了,可没考取功名。他回家后还是没晌没夜的学习。家里人多,吵得他不安生,财主就给他在山上盖了个书房,这少年书生就在山上住下来学习。他暗下决心,不考取功名不出山。从此,每天由家人给他送饭,他不分昼夜苦读深钻。

一天黑夜他出去解手,忽见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有一位漂亮姑娘,像鸟一样从这个树权跳到那个树权,来回跳个不停。他心想这么晚了一个姑娘家在这里做甚?看她那样,不是神就是鬼。想到这里,不由头发直竖,匆忙回屋关上了门。

邪了,他连续三夜看见那姑娘跳树权。到第四天黑夜,他有些看惯了,也不怎么害怕了,心想只要不伤害我,管她是人还是鬼,不理她也就是了,即转身回屋读他的书。

可这回和以往不同,他读一句,那姑娘在院子里也读一句。

这下可把书生吓毛了。他壮着胆子问:“外面是什么人?”

姑娘说:“你念的有很多差错,奴家给你纠正纠正。”

少年一听她能纠正文词,高兴极了,什么神呀鬼呀,都丢在脑后,他急忙开门:“请姑娘进屋指教。”

“不敢当,不敢当。”说着,飘然进得屋来。

书生定睛一看,那模样要多俊有多俊。他心想:凡人哪有这般俊?她不是仙定是神。想到此,不由倒退几步:“你,你是?”

姑娘施礼道:“啊,你莫害怕,听奴家慢慢与你说来。实不相瞒,我不是人,是二百年前含恨自杀的一个年轻姑娘的冤魂。阴游到此,见你每晚苦读,很是敬佩。奴家生前,也甚喜诗文,故以文会友,特来相访。”

书生想,她虽不是人,可句句说的是人话,也就不再有什么戒心了,便让姑娘坐下。姑娘给他纠正了他刚才读错的文词,说得书生心服口服。接着,二人一起学习,学着学着书生困了,姑娘就给他唱了一段歌,嗓子似银铃,悦耳动听。书生不困了,二人又接着学习。

天明前,姑娘告辞,临走时对书生说:“我来这儿不能和别人说,你要是和别人说了,我就不来了。”书生,点头答应。

从此,每天晚上,姑娘来教书生读书,书生困了,姑娘就给他唱一段歌,接着再学习,书生长进很快。

光阴似箭,一晃半年过去,俩人有了感情,书生要与姑娘成亲,姑娘长叹一声,说:“我虽是鬼,鬼也有情。可我不能和你成亲,我阴气太大,要害了你。再说,对你的学业也不利。”书生听了,无可奈何。

书生有个同窗表兄,关系甚好。这天,表兄来山上找书生,两人见面好亲热,说起话来没个完。不知不觉,已近天黑,书生对表兄说:“表兄,时候不早,我这张小床实难容下咱二人,你先回家歇息,咱们改日再谈。”

表兄听了纳闷儿,心说我们好久不见,今儿我爬坡上岭的来了,谈的好好的,表弟为何撵我走?其中必有缘故。想到此他起身告辞走了,但没真走,隐在屋外,偷偷观察,晚上姑娘来会,被他看了个真切。

第二天表兄又来了,一进门就打着哈哈说:“表弟,怪不得昨晚撵我走,原来有那么一回事儿。”

“表兄你看见什么了?”书生红着脸问。

短的民间鬼故事

短的民间鬼故事第五篇-洗衣水寻凶

明朝万历年间中秋后的一天,山东省寿张县县令冯文龙刚起床,孟捕头就跑来报告,说河西村崔举人来报案,说妻子昨晚失踪了。冯文龙立刻带上捕快前往查看。

到了崔家,冯文龙问崔夫人是何时失踪的。崔举人回答:“昨夜我和夫人喝了点酒,睡到三更时分,醒来如厕,却不见夫人踪影,院门紧锁,我猜她可能是翻墙而出,可我查看院墙,却并无痕迹。”

冯文龙围着院墙踱起步来。当他行至院中东墙处时,看到墙下一棵葡萄树长势繁茂,枝叶已经把大片围墙给遮住了。冯文龙捡起地上的几片新鲜叶子,略一深思,把东墙上的葡萄藤轻轻一拂,只见墙上有几个脚印。冯文龙问他东边的邻居是何人,崔举人答:“一中年男子,叫彭二,靠卖熟食为生。”

冯文龙听后转身走至院中,正欲向崔举人问话,脚下“当啷”一声,把一个洗衣盆踩翻了,湿了一脚。“这是我的衣服,昨日贱内放于院中,已浸泡一夜,正待今日为我盥洗。”崔举人赶紧解释。冯文龙看了看地上的一摊水,说不妨事。接着,冯文龙让盂捕头到彭二家中,看墙内是否有脚印。孟捕头很快回报,说彭二家里墙上隐隐有几个脚印,家里却空无一人。

冯文龙对崔举人说:“彭二和崔夫人恐怕已经私逃。”说完吩咐捕快带人去追。接着,冯文龙安慰了一番崔举人,并让崔举人陪他走走。冯文龙和崔举人等人来到离河西村一里之遥的黄河岸边,只听得黄河水涛声阵阵,如擂牛鼓,草丛中的露水把几人的裤脚都打湿了。冯文龙道:“近日秋雨将至,黄河今年的汛期看来推迟了,本官顺便来考察一下防汛事务。”说完走向岸边由一堆摆放整齐的方石组成的石墙面前,怒骂:“前任县令实属该杀,朝廷每年拨数万两银子,他只装模作样摆些石头,如何抵挡汛期!依本官看,这些防汛的石头只怕只有外面一层,里面恐为沙土!”崔举人连忙说:“上任县太爷堆垒此石墙时,我与河西村父老也来参与劳作,石墙里面并未堆土。”冯文龙并不言语,突然指着一堆方石令孟捕头搬开,结果见石头中间隐藏着一男一女两具尸体。崔举人转身想跑,被眼疾手快的孟捕头一把抓住。

原来,崔举人早知邻居彭二和妻子有染,想到自己要去赶考,家中无人,为绝后患,他在中秋之夜假意邀请彭二来家中做客,并在酒中下了蒙汗药,之后用湿纸贴于二人口鼻之上,使二人窒息而亡。随后把二人背到黄河岸边,封存于石头堆中。

冯文龙呵呵一笑,道:“崔举人不愧为读书人,事后还不忘撸几片新叶撒在地上,又在墙上制造攀爬痕迹,制造二人私奔假象!幸好我发现那盆洗衣水中有些许沙粒,断定此中必有隐情,故而把怀疑转向崔举人。有沙子的地方只有黄河岸边,当看到这方石墙时,心中豁然开朗。”孟捕头还是不明白。

冯文龙指了指旁边石墙的第一层石头,说:“这些石头与土地紧密连接,由于天气潮阴,秋雨悬而未下,最底层的石头浸滋数日,已经潮湿半尺有余,而旁边这堆石头却无此象,明显是有人从石墙上拆下另垒不久。”孟捕头似有所悟。冯文龙接着说:“崔举人十分聪明,知道秋雨一到,汛期即来,这石墙根本挡不住奔腾而下的黄河水,到时被冲垮,尸体自然会被冲到下游,那时真可谓死无对证,大家自然会认为崔夫人真的和彭二私奔了。可惜的是,他背尸体来的时候,因为露水太重,衣衫上沾了些许沙粒……”

以上就是短的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短的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37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