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真实民间鬼故事5篇

本文5个东北真实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大全故事、瑞安民间鬼故事、爷爷奶奶讲民间鬼故事、古老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东北真实民间鬼故事

东北真实民间鬼故事第一篇-勾魂簿

1.破庙怪物

许大胆是诸城最大的屠户,一天到晚,他身上都挂着一层油渍,还散发着猪血和猪尿混合在一起的怪味。人们都说许大胆是诸城第一埋汰,也是因为太脏的缘故,许大胆30多岁了,也没讨到老婆。

这年冬底的时候,许大胆背了个褡裢,开始四处讨要猪肉账。他为了防身,在出门之前,还将一把锋利的杀猪刀用白布缠好,然后插到后腰之上。

许大胆这天下午来到孔家镇,他讨完猪肉账之后,为了驱寒,还到镇里的小店,喝了半斤烧刀子。可是他酒足饭饱后,西边的天空铅云翻涌,眼看着就要变天了。

许大胆明日一早,还要赶杀十口猪去卖,他自然不敢耽搁,可是他刚刚离开孔家镇不久,北风便夹着雪花,竟对他迎面猛扫了过来。

许大胆面对呼号的疾风暴雪,被冻得实在受不了,他见路边有一座破败的土地庙,便推开庙门“嗖”地一声,钻了进去。

土地庙的瓦顶破败不堪,根本不能挡雪,许大胆瞧着供桌底下有个围帘,他正想伸头进去,可是迎面却被人“咚”地一拳头,狠揍了出来。许大胆杀猪为业,脾气暴躁,他被人一拳将眼睛打得乌青,只气得“哇哇”大叫,许大胆伸手便拔出了后腰上的杀猪刀,然后上前一脚,将供桌踢了个底朝天,只见一个身穿黑衣,两眼冒着凶光的怪物“嗷”地一声,从供桌底下跳了出来。

许大胆也是被这个不人不鬼的怪物吓了一大跳。那个怪物十指笸张,冲着他的咽喉,便直掐了过来。许大胆挥动杀猪刀“咔”地一声,刺中了怪物的左肋,怪物吃痛后,转身便逃离了土地庙,地面上“啪嗒”一声,竟落下了一本漆黑的册子。

许大胆也不知道自己的一刀,是否杀死了那个怪物,他摸着“怦怦”乱跳的胸口,踌躇了一会,还是将地上的那个册子捡了起来。

许大胆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他看着册子上的密密麻麻的人名,也是困惑地直摇头。过了不大一会,庙外的风雪见息,许大胆拿着那个册子,一步高,一步低地回到了诸城自家的屠宰房。

许大胆的哑巴仆人打开院门,哑仆看着许大胆青肿的左眼“呜呜啊啊”地就是一通乱叫,许大胆低吼一声道:“回你的房间,深更半夜鬼嚎什么?”

哑仆挨了训斥,一张满是刀疤的脸上,全都是顺从的神色。他小心地合上院门,一跛一瘸地回自己矮小的房间睡觉去了。

许大胆从第二天一早开始杀猪卖肉,一直忙活到了下午,他也没有听到本县有人被杀或者是受伤的消息。许大胆的心情稍安,他拿着那个册子,直奔隔壁孙秀才的家走去。

孙秀才是许大胆心目中最有学问的人,可是他刚拿起许大胆捡来的册子看了一眼,手一哆嗦,册子便“啪”地掉落到了地上。

许大胆问道:“怎么了?”(鬼大爷:转载请保留!)

孙秀才惊恐地说道:“这是勾魂簿呀!”

2.叠死连连

许大胆昨夜挥刀扎跑的怪物竟是鬼判,这本勾魂簿上,密密麻麻地写着本县已经死亡,或即将死亡者的名字!

许大胆对孙秀才的话只信了三分。孙秀才指着这本勾魂簿上面的人名,说:“你看最后一个打了红勾的人名是牛百万,牛百万是本县的一个大财主,我今早去买早点的时候,得知他在昨天晚上病故了!”

紧挨着牛百万的人名是赵良,赵良是本县的牲口贩子。许大胆找孙秀才借过毛笔,他装模作样地在赵良的名字上打了个黑勾,然后说道:“要是赵良也死了,我才相信这本册子,真的是勾魂簿!”

赵良领着几个伙计从邻县赶马回来,可是天黑的时候,刚走到县城的门口,他骑着的那匹马就受惊了,赵良从马背上跌下,脑袋正磕到了石头上,当时就翘了辫子。

许大胆得到一本勾魂簿的消息,立刻在本县疯传。许大胆翻开那本勾魂簿,去问孙秀才,孙秀才告诉他,紧挨着赵良名字的那个人就是——李子坤,李子坤是本县悦来客栈掌柜的。

李子坤听说自己的名字上了勾魂簿,他急忙拿着八样礼物,惊恐不安地找许大胆来了。两个人一见面,他一把抓住了许大胆的胳膊,叫道:“许老板,我求求您,您可千万不要在我的名字上打勾了!”

许大胆拿出了那本透着邪恶的勾魂簿,李子坤一见自己的名字上没有被许大胆打勾,他的心情才稍稍宽泛了一些。许大胆看着李子坤紧张得直咽唾沫,他让哑仆端上了一碗茶水,说道:“李老板,不成我将这个册子烧了吧!”

李子坤刚喝了两口茶,他听完许大胆的提议,手一哆嗦,那碗“啪”地一声,掉在地上摔碎了。他叫道:“烧掉勾魂簿,我的名字就没了,这个火焚勾魂簿的办法,绝对万万不可。”

李子坤叮嘱了许大胆半天,让他一定要好好保存这本勾魂簿,然后他骑马回家,一头将自己关进了卧室,上床睡觉,就再也不出来了。可是第二天一早,李府的仆人发现,李子坤的尸体已经僵硬了。

许大胆得知李子坤挺尸的消息,他惊得一下子愣住了。这时,就听屠宰房的门外一阵大乱,竟是牛百万的儿子,找他算账来了。

许大胆曾经用毛笔,在勾魂簿牛百万的名字上打了一个勾,牛百万死后,他的儿子就说他爹是许大胆害死的。许大胆冲出了屋子,他和牛百万的儿子分辩道:“我和你爹无冤无仇,我害死他做甚?勾魂簿上有你爹的名字,这就说明你爹的寿数尽了!”

牛百万的儿子叫道:“放屁,我爹就是你害死的,你要替我爹偿命!”

两个人三说两说,便动起手来,许大胆抡起拳头,就将牛百万的儿子一顿暴打,牛百万的儿子捂着流血的鼻子叫道:“许大胆,我到县衙告你去!”

东北真实民间鬼故事

东北真实民间鬼故事第二篇-古代聊斋之庞道人

书生薛玉赴京赶考,途经一荒山,山路崎岖难行,天色渐晚,日落月升,尚未走出山去,不敢留宿山中,只得披星戴月赶路。

恰逢天阴,不时乌云遮月,月光忽明忽暗,树影斑驳,张牙舞爪,很是骇人,薛玉一介书生,素来胆小,深更半夜,在这荒山野岭走的战战兢兢。

走着走着,忽隐隐约约听到有女子哭泣的声音,顿时被吓得魂不附体,强忍恐惧,又向前走了几步,哭声越来越清晰,借着月光向前一看,只见一女子坐在一块山石上,小声啜泣,那女子面若桃花,肤如皎月,长得很是美艳。

“深更半夜,荒山野岭的,怎会有女子在此,莫不是山中精怪所化?”薛玉念及此处,心中惶恐,不敢上前。

“公子救我。”那女子看到薛玉,开口说道:“小女是山下李村人氏,随父亲投奔亲戚,途经此山,不料在山中遭遇豺狼,父亲丧命,我逃跑途中崴了脚,被困在此已有两天两夜,还望公子搭救。”

薛玉起初将信将疑,然见那女子说得真诚,不似有假,又见她楚楚可怜,不禁动了恻隐之心,便上前安抚,而后应那女子所求,背其前行。

“多谢公子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小女愿以身相许。”那女子伏在薛玉背上,搂住薛玉的脖颈,在薛玉耳旁轻轻说道,苏音细语,魅人心神,喘息之间,气若幽兰,薛玉不禁心猿意马,而后羞愧不已,心中默诵圣贤书,克制己心。

“举……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姑娘不必如此。”

“莫不是……公子嫌弃小女面相丑陋?”

“姑娘说笑了,姑娘长得花容月貌,方桃譬李,只是在下不愿乘人之危。”

“那……我若是喜欢让公子乘人之危呢?”女子音若琴弦,甚是动听,言语挑逗薛玉,薛玉却充耳不闻。

女子见此,似有些气恼,张嘴朝着薛玉吐了一口气,薛玉顿时感觉阵阵幽香传来,意乱情迷,心神荡漾,难以自禁,他晃了晃头,稍稍清醒了些,慌忙将那女子放下,自行囊中取出水来,连喝几口,却仍感觉口干舌燥。

“荒郊野外,你我两人独处,公子难道就不想做些什么吗?”那女子媚笑,靠近薛玉说道。

“姑……姑娘请自重。”薛玉连连后退。

“你……”女子柳眉倒竖,显得颇为恼怒。

这时忽听一阵笑声传来,自暗处走出三个人,“小妹你这次可是栽了。”

“你们……你们是何人?”薛玉望着三人,开口问道。

“我们是何人?我们不是人。”那三人面色狰狞,围着薛玉狞笑不止。

薛玉见此,大骇,知道怕是遇见了山中精怪,撒腿便跑。

“公子莫要走,不要丢下小女。”薛玉回头一看,顿时被吓得魂飞魄散,只见那女子先前洁白如玉的肌肤变得皱皱巴巴,如同树皮一般,张开枯枝一般的五指,向着自己抓来,薛玉被吓得脸色煞白,脚下一滑,跌倒在地。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青芒闪过,女子双手被齐齐斩断,落在地上,化为两根树枝,一身着道衣,手持青锋剑的道人奔到薛玉面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带着薛玉逃走,身后传来那女子的咒骂声:“臭道士又坏我好事,看你还能嚣张多久。”

薛玉被道人拉扯着,只觉得耳旁风声呼啸,待停下来时已在一道观前了,道人将薛玉带到观中歇息,薛玉谢道人救命之恩,而后询问道人名号,道人答道:“庞道人。”

庞道人告诉薛玉,此山中妖魔鬼怪甚多,要其在观中歇息一晚,待明日天亮再走,日光之下,妖邪不敢现身,薛玉欣然同意,又向庞道人道谢,庞道人随后将薛玉带到一间厢房,房中有床铺,薛玉早已疲惫不堪,又困又累,倒床便睡。

待醒来之时,已是日上三竿,薛玉睁开眼,发觉自己竟是在野外,难以置信,揉了揉眼睛,待看清眼前的景象,顿时被吓得魂不附体,只见前面不远处有四颗大树,一颗桃树,一颗柏树,一颗松树,一颗柳树,树上皆挂满了人的尸骸,甚是恐怖,那桃树下面尚有两根被斩断的树枝,薛玉见此惊恐至极,撒腿便跑,也不知途中跌了多少个跟头,跑了许久,不敢停歇,终于跑到了山下。

薛玉累的气喘吁吁,口中饥渴,到一户人家讨水喝,那人见薛玉如此慌张,便询问发生了何事,薛玉如实相告,那人说道:“此山中精怪众多,已害死多人,外地人夜里经此路过,十之八九会丧命,除非遇到那庞道人,尚有一线生机,你能遇到他,捡回一条命,当真是万幸。”

薛玉听后,后怕不已。

十几天后,薛玉来到京城,参加科考,又过了几日,出了金榜,薛玉榜上有名,被封为邑令,无巧不成书,薛玉的辖地恰是来时遭遇妖邪的地方。

薛玉便带领差役为民除害,上山除妖,于正午之时来到曾经自己遇险的地方,寻到那四颗妖树,命人用斧具将其砍断,连根挖起,挖树根的时候,一差役在桃树下的泥土中发现埋有一瓮,那瓮被桃树根须紧紧缠绕,已被绞裂,根须顺着裂缝钻入瓮中,瓮中藏有一幅画,根须差之毫厘便可将那画刺破。

薛玉将画拿出,展开一看,见上面画着一个道人,手持青锋剑,正气凛然,栩栩如生,与当日救自己的道人一般模样,道人身后还有座道观,亦是自己当日所宿的道观,画右侧用朱笔写着三个小字,“庞道人”。

薛玉此时方知庞道人并非世间之人,而是画中之物,他对庞道人很是感激,将四棵妖树铲除后,在其遗地建了一座庙宇,将画挂在庙中,香火供奉,山下之人得知此事,亦常来拜祭,此后山中再无妖邪出来害人。

未过几年,薛玉高升,被调往京城为官,直至年老,告老还乡,途经故地,上山拜祭庞道人,却见那画中庞道人已经消失了,画里只有一座孤零零的道观,询问当地人,当地人说庞道人已经消失多年,“大概做了太多好事,救下许多人的性命,承受香火,得道成仙了吧!”那人说道。

东北真实民间鬼故事

东北真实民间鬼故事第三篇-古代聊斋之陇州三案

马公马国翰,号竹吾,山东历城人,道光十二年(1832年)考中进士,发陕西任职,先后任敷城、石泉、云阳等县知县。道光二十四年,升任陕西陇州知州。他高老还乡的时候,已是年近古稀了,他曾说起他在陇州担任知州期间,办理的几件案子,颇为扑朔迷离,马公审理时也颇为用心。

(一)通案

有个叫宋芳的乡民,他的妻子死了,便娶死了丈夫的杨氏为继室。

杨氏和邻村的有个叫周旺的人有私,宋芳不在家的时候,周旺常常夜里来和杨氏幽会,直到天亮了才离去。宋芳死了之后,两人更加肆无忌惮。

宋芳的弟弟宋蒲知道了,一天夜里,趁周旺来的时候,约了几个人把周旺捉住了,想这事关系到家里的声誉,不好如实报告,可又不甘心轻易放过周旺,便把周旺扭送到官衙,向马公禀告,说周旺来他家偷窃东西,被他捉住了。

然而,周旺却说自己不是去偷东西的,而是去和人相好的。

马公问周旺:“你交好之人是谁?”

周旺说出是宋芳的儿媳妇何氏。

原来,宋芳的前妻有个儿子,刚娶妻两年,时常在外边做生意,常常几个月都不回去。

马公便传杨氏和何氏来对质,杨氏说周旺和儿媳偷,何氏说周旺和婆婆通。

马公问宋蒲,这是怎么回事,宋蒲说:“确实听说嫂子有不贞之事,没有听说过侄媳有什么不清白的。”

马公道:“你们各执一词,不能让人相信。等传左邻右舍来问个清楚,才能判定,第三天巳时再审理,给我准时到来,不要迟延,否则将受到重责。

第三天,差役呈上名册,说人证都到齐了。

马公已叫心腹之人在暗中窥看,见何氏一脸气恨,独自坐在一边,低着头不说话。周旺和杨氏眉目传,有时候还相互谈话说笑。

中午过后,周旺买食物来给杨氏吃,看都不看一眼何氏。

暗中窥看的人进去回复马公,马公立即升堂审理,杨氏和何氏还是像原先那样说。

马公道:“你们都不要说了。周旺到你家,不是去偷通,而是去盗取财物。他只不过假说去通,败坏你家名声罢了。你们可以当场痛打他,以发泄你们的心里的愤恨。”

叫差役把木杖拿给杨氏,并说:“就是打死了,也不要偿命。”

杨氏拿着木杖,高高地举起来,却轻轻地落下去,好像担心伤到周旺一样。

马公让她打了几下,叫她停下,又叫人把木杖递给何氏。何氏一接过木杖,立即站起来,举起木杖向周旺的脑袋打去,看势好像要一杖把周旺打死一样。

马公立即呵又问周旺道:“你夜里到宋家去,到底是做什么事?”

周旺道:“实在是男女之事。”

马公道:“你果真是去为的话,那一定是和杨氏,而不是和何氏。”

周旺和杨氏又极力争辩,说没有,确实是和何氏。

马公道:“不要喧哗,静静地听我说。”然后对着周旺道:“何氏想一杖把你打死,只因为她心里没有怜惜之心,而杨氏担心伤到你,只因为你们之间有恩之。你们还没有上堂的时候,我叫人暗中观察你们,你和杨氏谈话说笑,并买食物给她吃,而没有顾及何氏,不能判定你的相好是杨氏而不是何氏吗?”

周旺还想强力争辩。

马公就准备用刑了,周旺惧怕刑罚,才招认了,杨氏也一五一十地承认了。

马公把周旺打了四十大板,才放了他。

马公对宋蒲道:“你的兄长已经死了,杨氏的行为又已经暴露,可听由她再嫁,不许再进你家去,就行了。”便了结了这桩案子。

东北真实民间鬼故事

东北真实民间鬼故事第四篇-农村鬼故事之夜哭

村子不大,有200多口人吧,村子南面是条小河,河里水现在干枯了,据说原来是条活水河。这天早晨,天刚蒙蒙亮,村里有个老头睡不着起早了。他就顺着河向东走散步,至于当时为什么向东走,他自己都不知道。

走了大约离村子200米,他看到河边一棵大树上有个东西晃动。老头心想谁家的衣服被风吹到这了啊,去看看吧。

来到旁边却看到是个人,从衣服的颜色看应该是个年轻的女人,分明是有人自尽啊!人还随着风轻轻的摆动,树枝“吱吱”的随着发出响声老头哪还敢看这人的面孔!

老头吓的拔腿往村子赶,一路大喊“谁家少人了!快去村东头看看啊!”

有很多人听到慌忙起身,一会就聚了很多人。等大家再次来到那里,几个胆子大的年轻人把人放下来。可是人已经僵硬,分明死了很久了。

原来这人是本村的女孩,大约20来岁。最近几天里,她见人就没说过话,听说是因为感情上有了纠纷。最后等派出所到了,天已经大亮,她的家人哭的死去活来……

本来这事就应该算结束了,人死了,火化了。可是在火化后的第4天,村子东头半夜老是听到有人大声啼哭。最先听到的是住在村东的一个老寡妇,因为这个女孩生前好找她这聊天,寡妇对她的声音能分的很清楚。第二天,这事被传的沸沸扬扬了……

当天夜里就更可怕了,这个啼哭声从远到近,尽然围着村子来回走。并且还敲她自家的门,当时就她哥自己在家,妹子的声音他永生难忘的!她哥第二天去亲戚那,没敢回来。

村子里的年轻人很多人不相信,几个胆大的拎着菜刀,棍和矿灯,准备当天夜里去看个究竟。他们住在最东面的老七家,因为老七说他每天夜里都听到那个啼哭声从他门口过。

深夜,关上灯,他们趴在窗口向外看。外面很安静,只有风的声音,因为紧张,都能听到彼此沉重的呼吸声。

忽然他们听到似乎有隐约的叹气声,接着时大时小的啼哭,夜里听着特别刺耳了!最后变的撕心裂肺的悲鸣,简直就不象人能发出的声音!

过了一会声音就向这边移动,有两个胆小一点的吓的跑到里屋去了。因为他们曾经和那个女孩讲过话,谁的声音一听就知道。当声音快到屋子旁边的时候,窗口只剩下一个人了,更别说用灯照着去看了

等啼哭声走很远了,他们几个才敢跑到窗口,发现剩下的那最后一个人已经晕过去。等他醒过来,问他看到了什么,他只是发抖,死活都不肯说话

就这么啼哭声搞了一个星期,还有几个人说敲了他家的门。当时一到天快黑,每家就都急早关门。那种声音他们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知道了什么才叫鬼哭狼嚎。

后来就没有人再听见,好多人提起这事就从心底害怕了。

东北真实民间鬼故事

东北真实民间鬼故事第五篇-穿透水晶棺的竹根

清嘉庆十一年四月的一天早上,四川巴州宝林府南街“豪氏银庄”老板豪少宝醒来后睁不开眼睛,好像有什么东西把上下眼皮给粘住了,使使劲,不见效,还生痛。少夫人柳柔忙叫婢女阿娇打来水,用帕子慢慢揉轻轻擦,好不容易才搓去眼屎。这时,阿娇忽然大惊失色道:“老爷,您的眼珠子好红哟!”“啊?我怎么看不见东西了?”豪少宝这下慌神了,扭转着脑袋四下里看,却什么也看不到,他如巨雷轰顶,大叫一声昏倒在铺里……

豪府上下顿时像一锅煮沸的稀粥,喧腾不止,乱作一团。柳柔忙命令银庄伙计全部停止作业,到各地去延请大夫,她自己坐镇家中,静候佳音。一拨拨伙计出去,一拨拨人马回来,请来了一拨拨大夫,耗费了一锭锭银子,豪少宝也忍着苦吃了一服服药,可一天天近一个月过去了,豪少宝的眼睛仍红红的,仍很难睁开,使着劲勉强睁开后仍看不见东西。全府上下一筹莫展。

这天中午,一位鹤发童颜满面红光的老道飘飘然径直来到豪府大厅,进门高宣一声佛号,然后问道:“上个月被豪施主诬陷坐牢的那个人怎么样了?”

柳柔见老道仙风道骨,疑为世外高人,急忙以礼相待,抽泣着毕恭毕敬地据实答道:“我家相公重金贿赂知府大人后,已在狱中把那人秘密杀了!”说完,她以夫之眼病相问,可有何良法医治。

“豪施主罪大恶极已不容诛,豪老爷子也保不住自己的儿子!”

柳柔一听,顿时号啕大哭起来:“这都是他自己作孽太多呀……”

原来,“豪氏银庄”的开创者是豪少宝的父亲豪天雄。豪天雄很霸道,地面上的事多由他说了算,大家有什么纠纷,他几句话就能了断,而且双方都心服口服,毫无怨言,俨然当地百姓心目中的“父母官”。豪天雄也很厚道,从不作威作福,为非作歹,反而仗义疏财,乐善好施,扶危济困,帮助过不少生活窘迫的穷人,种下了不少善因,人们尊称他为“豪老爷子”。豪老爷子靠诚信攒下了偌大家业,撒手归西后,其子豪少宝则反其道而行之,为人奸,唯利是图,上结贪官,下欺良民,草菅人命,欺男霸女,干下了许多伤天害理的坏事,百姓怨声载道,诅咒声震天。柳柔时常对他劝善规过,可仍然无济于事。就在上个月,柳柔带阿娇上清风山观音庙焚香祷祝,求菩萨保豪家人财两旺。下山途中,柳柔不小心崴了脚,站不起来,阿娇也扶不住。这时,进城的山民匡斌见状,忙扶起她,把她送回了家。豪少宝见匡斌竟半搂半抱着自己的夫人,心里酸溜溜的,醋意顿生,一状告到宝林府,然后与知府大人勾结害死了匡斌……

“天作孽,犹可活;人作孽,不可活。少夫人,豪施主已是临行之人了,你就速速准备后事吧!”说完,老道飘然而去,一张黄色的纸片从门外飘飘悠悠地飞进了屋里。柳柔拾起一看,上面写道:为恶不灭,祖有余德,德尽则灭。她略知其意,忙跑进里屋读给豪少宝,豪少宝一听,当场又昏死过去……

昏沉中,豪老爷子拄着拐杖从门外走了进来。豪少宝慌忙迎上去搀扶。可走到近前时,他惊得目瞪口呆:爹的两只眼睛里各长出了一大簇竹根。豪少宝忙问其故。豪老爷子声色俱厉地责骂道:“孽子,你干的坏事太多了,竹林里的竹根长进了我眼睛里,你的眼病也是因为这引起的。我也救不得你了!”豪老爷子说完就不见了。豪少宝大叫一声醒了过来,吓出一身冷汗,胸口还兀自“嗵嗵嗵”地跳个不停……

豪少宝叫来柳柔,告诉了刚才的梦,说:“你带人去把爹眼睛里的竹根铲掉,我的眼睛就没事了!”柳柔立即叫上十来个伙计,带着工具风风火火赶到南街外滩竹林。这片竹林方圆十来里,人称“竹海”。一到春夏,竹叶郁郁葱葱,竿竿修长挺立,煞是好看,乃巴州一大奇观,远近闻名。“竹海”三面环水,没临水的一边地势平坦,视野开阔,错落有致地堆着一大片坟茔。

柳柔在豪老爷子坟前三跪九叩之后,陈述了不得已的苦衷,然后叫伙计们敞坟。大家挥锹舞锄很快就把坟挖开了,揭开水晶棺盖,只见头骨的左右两眼处果然长着两簇竹根。竹根竟能穿透水晶棺材?!大家万分惊讶,半天才回过神来,然后七手八脚取出头骨,用锄头铲去竹根,再把头竹骨端端正正地放回了原处。可刚做完这一切,还没合好棺盖,家里就来人报信说,豪少宝刚才在家里大呼眼睛痛,从床上翻到地下,痛得在地上直打滚,最后活活痛死了……

豪少宝死后,儿子豪继业在母亲柳柔的帮扶下,为人讲诚实,做事讲诚恳,经商讲诚信,走的豪老爷子的路子,可十多年过去了,他的生意却萧条得只够养家糊口。正在豪继业灰心失望意志消沉的时候,有一天,他忽然发现书桌上放着一张黄色纸片,上面写道:为善不昌,祖有余殃,殃尽则昌。这句话给了他极大的鼓舞,他重振精神,不几年就又成了巴州一富。

今天,巴中清风山观音庙前石柱上还残存着一副既鼓舞人又警戒人的佛联:为善不昌,祖有余殃,殃尽则昌;为恶不灭,祖有余德,德尽则灭。每当人们看到这副振聋发聩的对联,就会谈起“竹根杀人”这个发人深省的故事,同时,灵魂也会得到一次脱胎换骨的净化。

以上就是东北真实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东北真实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55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