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民间鬼故事大全5篇

本文5个东北民间鬼故事大全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大全真实事件、鼠报恩民间鬼故事、黑龙江民间鬼故事、民间鬼故事短篇有声小说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东北民间鬼故事大全

东北民间鬼故事大全第一篇-乡村鬼故事:鬼挖坟

这个鬼故事是我几年前赶集时,从一个卖鸡蛋的老狄那里听来的,到现在还记忆犹新,那么就给大家讲一讲吧。

老狄年轻时,胆子很大,经常走夜路,不怕见鬼,要是听说哪个地方闹鬼,他非得去瞧个究竟,因此村里的人都私下里叫他狄大胆。

在老狄住的村子东头有一堆乱坟岗,到了晚上里面跳动着荧荧鬼火,要多恐怖有多恐怖,胆子小的人夜里都不敢去那里。

有一天晚上,村里几个年轻人和老狄打赌,只要老狄在半夜里敢去乱坟岗里走一趟,大家就会请他去喝酒。

老狄不以为然,满口答应下来。等到夜里十二点,老狄喝了一口老白干,借此壮了壮胆,便大步流星地朝乱坟岗走去。

这时乱坟岗里死一般的沉静,秋天的寒气袭来,让人觉得阴森森的,气氛压抑得他有点喘不过气来,他感到一股凉意从头发根一直传到脚底板。

借着皎白的月光,他突然看到有一座坟前摆放着一簇白色的花束,在黑夜里特别显眼。正当他要走近那一簇白色的花束时,他突然看到一个没有头的鬼在坟场出现了。那个没有头的鬼似乎没有看到他一般,只顾来到那一簇白色的花束前面,然后把那一簇白色的花束从坟前拿起来揉得粉碎,再扔掉,接着又开始用长长的指甲来挖坟,很快那座坟被挖开了,没有头的鬼犹豫了一下,就跳进了坟坑里,并弯下腰在里面摸索着什么。过了一会儿,他从坟里拿出一颗骷髅头,然后把骷髅头按到自己的脖子上,可是那个骷髅头太大了,他的脖子太细小了,根本就按不上,不待他把骷髅头放到脖子上,很快就会掉下来,如此这般,他又往脖子上按了很多次,那个骷髅头总是掉下来,最后他才不甘心地跳出来那个坟坑,飘到另一座新坟前,再挖开那座坟,从里面摸出来一颗还没有腐化的有着很长头发的女人的头,他把这颗头按在自己的脖子上,居然没有掉下来,然后他转过身来,面向老狄,披头散发,十指如钩地朝老狄扑过来。老狄平常的胆子再大,哪里见过这样可怕的事情,早已吓得冷汗直淌,他想跑,可是腿脚已软得不听使唤了,跑也跑不动,他眼睛一闭,心里说:“完了,看来自己今天晚上要死在这个无头鬼手里了。”

就在那个无头鬼要扑到老狄身上时,突然跑过来一条野狗,朝无头鬼狂叫起来,才把无头鬼吓跑了,此刻老狄也早已被无头鬼吓得晕死过去了。等天亮后,老狄醒过来回到村子里,从一个老人那里才知道那个无头鬼的来历。原来在解放以前村里有一个年轻人在地里干农活,被来村里扫荡的日本鬼子抓走了,后来日本鬼子让人捎信,要他的家里人拿几百元钱赎他。当时村里的人都很穷,几百元钱对一个穷苦老百姓而言,简直是一笔天文数字,他的家里人就是砸锅卖铁也拿不出来这笔钱。日本鬼子看到拿钱无望,就砍掉了他的头,扔给大黑狗吃掉了。由于他死得太冤了,做了一个没有头的鬼,他的鬼魂就经常在乱坟岗里挖别人的坟,来找自己的头……

东北民间鬼故事大全

东北民间鬼故事大全第二篇-吾女回魂夜

1

自家镇,深秋的一个下午,温暖的阳光被秋风一扫,渐渐就淡了下来,到了五点钟的时候,天色就暗了大半。繁忙的街道一下子冷清了下来,偶尔有几个裹紧棉衣匆匆赶路的行人,店家也着手收拾铺子了。

而镇子里财势最大的白家。此刻却好一番热闹。横跨白家镇半条中心街的白家大院人来人往,院子外面,几个仆人正张罗着挂新灯笼,院门口的街道,已经被打扫得干干净净,连一片枯叶都没有。偶尔经过白家大院的人看到这幅景象,心里都明白晚上怕是有大人物要来。自家老爷白兆喜是县城商会会长,日本人眼里的大红人,市井流言说,连县长都要给白老爷七分面子,除了日本人,白老爷在这东吴县跺跺脚东吴县就得出大事,抖三抖都是轻的。

更熟悉自家的人,却知道白家大院的这番热闹太过蹊跷,因为今天正是白兆喜唯一的女儿白淑贤的头七。

有哪个爹会在女儿的头七上张灯结彩披红挂绿的?

更何况白兆喜没有子嗣,白淑贤从小就是他的掌上明珠,在她十八岁那年,白兆喜还让淑贤跟着表哥远渡重洋留学四年,上个月才回国。

七天前,白兆喜带着淑贤去拜访驻扎在县城的日军旅团长松田武夫。松田武夫一贯好色,他在东吴县城待了一年多,城里大户人家的小姐被他糟蹋的不知道有多少。遇到年轻美貌的白淑贤,他岂肯轻易放过?

白淑贤被松田糟蹋之后,当晚就在县城客栈里服毒自杀。白兆喜好一顿哭天抢地,泪都流干了。可是人死不能复生,他思量再三,没法找日本人报仇,就只能接受现实。找人偷偷带着淑贤的尸体回到白家镇,寻了一处隐秘的风水地把女儿给葬了,对外只说女儿又出洋去了。这个事还是白家仆人出来说的,据说白小姐下葬,就是他挖的坑。

白小姐下葬第二天,白家大院就开始闹鬼,一天比一天闹得凶,有些仆人实在受不了那种担惊受怕的日子,就辞了工。

虽说白家镇是大镇,可是白家大院在镇子里的一丝风吹草动,都是大新闻。这人多口杂,说来说去,白小姐被日本人糟蹋自尽闹鬼的事儿就这么给传了出来。

白家大院斜对面的一间酒楼里,二楼靠窗位置上坐着一对酒客,他们举杯对饮的时候,时不时偷眼瞟一下街上的动静。

一个是体型富态的中年人,中年人对面正在饮酒的是个年轻人,年轻人虽然长得平实普通,一双眼睛却颇为凌厉。酒楼的常客都知道那富态的中年人,是酒楼的老板,姓马。而这个年轻人,却是少有的生面孔。

年轻人饮了半口酒,道:

“白兆喜真他妈不是东西,女儿都做了冤鬼,他还为日本人卖命!我呸!”

马老板压低声音:“王老弟,这事儿你说谁不生气?自己的女儿被日本人害死,为了区区荣华富贵,他连女儿头七都不过,就大摆宴席迎接凶手,禽兽也不过尔尔。”

年轻人沉声道:“这种人留在世上,只能祸害子孙——”说着,他手轻轻地比了个抹脖子的姿势,店老板轻轻摆了摆头。这时,街道上响起一阵急促的摩托车声,整齐的军步声跟着响彻街头,两人知道,白兆喜的贵宾到了。

这时,马掌柜悄声道:“老弟啊,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话说这自家大院闹鬼——”

东北民间鬼故事大全

东北民间鬼故事大全第三篇-新聊斋之雾荷

儒生独孤聆泉,祖居济南大明湖畔。一日生彻夜功读,鸡鸣时分忽闻湖中有乐声隐隐,遂出庐一探究竟。出的庐外,但见玉兔西移,微熹初露,湖中雾气氤氲,过的片刻,乐声渐近,生细品知有于湖中弹琵琶者。少顷,又闻水响,鸥飞,见一画舫破雾迩来。

一绿衣女子,玉立舟头。身著罗裙碧胜荷,面比芙蓉花儿艳。发若青丝凝白露,眸如秋水含清愁。手捧琵琶,腕配银铃。一曲终了,生击节赞叹:好一曲《昭君怨》。女寻声见生,笑问:先生亦通音律否?妾技艺粗疏恐惹方家笑耳。生对曰:实音若子规啼血,雁叫霜天,虚音若月照秦楼,雨打芭蕉。曲中颇有相思之苦,离别之恨。夫人家中可有远人未归?

女闻之大讶:先生果是方家!妾名雾荷,敢问先生如何称呼。生自报姓名。女请生舟中一叙。生遂登舟。

入的舫中,但见舫中陈设甚为雅致,雾荷请生落座,唤婢女奉茶。生细观女所持琵琶乃紫檀所制是为万中无一之极品,叹曰:如此神器方能显夫人神技。烦请夫人再奏一曲可乎?女笑曰:妾技艺粗疏如何敢称神技?先生但有所命岂敢不从?唯不知先生欲闻何曲?生曰:吾喜武曲,不喜文曲。不知夫人能奏《十面埋伏》否?女轻颌首,手捧琵琶弹、挑,揉,捺。

一曲终了,生不语唯轻摇首。女急问:曲有误乎?生沉吟半晌方道:小生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女曰:先生但说无妨。生缓缓道:夫人所奏此曲气势恢宏,颇有金戈铁马肃杀之声,然则奏至两军交兵之处但觉楚军孤而未绝,汉军杀气难盛。似刀已举而心不忍,藕已断而丝尤连。此非曲有误,当是夫人心中有结未解,欲断而不忍。

女闻罢默然良久,方叹曰:今日方知伯牙,子期之说无虚也。言毕,敛身施礼曰:先生真妾知音也,自古知音难觅,妾欲与先生义结金兰,不知先生意下如何?生允之,聆泉年长为兄,雾菏为妹,遂焚香敬天行金兰之礼。

礼毕,二人重又落座,生问曰:不知妹有何心结未解,能与兄言否?雾荷沉思良久,方道:“既视君如兄,有何事不可对兄言之?实不相瞒,小妹非人乃明湖蛙神之女也。因世人贪婪滥捕我族,父王震怒求诸玉帝,帝命瘟神行瘟疫以惩世人。瘟疫起处必致生灵涂炭,小妹心实不忍,欲消弭此浩劫,苦劝父王数日无果,更兼夫婿远游,此事无人可诉,心下烦闷乃诉诸琵琶”。生闻言大惊,呆坐半晌方道:“若依妹所言,大祸至矣!然瘟疫之祸非不可解,若有良方实不足虑。”雾荷闻言拍手叹曰:“兄一言点醒梦中人矣。吾当于瘟神处盗得解药以解众生。若能侥幸功成,还要有劳兄长施医布药才好。”生起身施礼,曰:“如此愚兄先代众生谢过小妹,但听贤妹吩咐。”雾荷曰:“事不宜迟,小妹即刻动身。”二人就此别过。

次日夜,生正灯下攻读,忽闻琵琶声响,生急出而视之,雾荷至矣。生急问盗药之事,雾荷轻笑曰:“事成矣。瘟神与父王畅饮皆酩酊大醉,吾趁其不备,盗丹丸三粒。瘟疫起时投于水井处,饮后自然

无恙。吾当速归,告辞”言罢以三粒丹丸与生,飘然而去。数日后,有食蛙者多人身罹怪病,药石无医,后其家人亦染此症,而后祸及乡里,瘟疫果至矣。生以丹药投诸水井,乡人饮罢尽皆痊愈。瘟疫之祸遂解。

此后数日未有雾荷音讯,生甚挂念。一日夜,生忽闻门外琵琶声响,急奔出门,见门外一青衣小婢,怀抱琵琶立于门外,非雾荷也。生正自愕然,婢泣曰:“奴乃雾荷公主之婢,公主因泄露天机被天帝擒拿欲治死罪,临行前嘱奴以此琵琶赠君。”生闻此言五内俱焚,接过琵琶睹物思人,不禁泪如雨下。泣至深夜,生忽自省:雾荷生死未卜,吾当尽力拯之,岂能效妇人之泣。

生夜至湖畔北极庙,跪于真武大帝座下泣曰:“吾妹雾荷,为拯苍生泄露天机为玉帝治罪,吾愿以此身代妹受刑,望真武大帝代禀玉帝。”生跪于真武大帝座下,不食不休,至第三日昏厥于地。恍惚间忽见一神人至,批发黑衣,仗剑蹈龟蛇,从者执黑旗,此正真武大帝也。帝对生言:“念汝心诚,且雾荷违背天条亦出于善心,吾已代禀玉帝,玉帝恩准从轻发落雾荷,汝可回矣。”生叩首称谢而回。

生体本弱,经三日之苦竟一病不起,不省人事。一日一白衣秀士至,自言生之挚友,见生重病,以一红丸至于生之口。少顷,生悠悠醒转,见生醒,白衣人跪倒床前行礼。生自愕然,白衣人言:“吾乃雾荷之婿姓云名水生,特来替雾荷拜谢兄之救命之恩。”生急问雾荷,云君一一道来,生方知,雾荷已被玉帝免死,然天帝恼起泄露天机,罚终生不得言语。云邀生至府上一游,生应邀而往,一去不返。人皆言水生遂雾荷夫妇修炼成仙。

至今,大明湖中蛙不鸣,皆雾荷后裔也。

东北民间鬼故事大全

东北民间鬼故事大全第四篇-王二大胆

从前,花庄有个叫王二大胆的,说他大胆真够胆大的。

一天早晨,他背起粪筐,拿起粪杈,来到村西北的葛家庙,举起粪杈拍打庙墙,边拍打边大声说:“都说这庙里有灵声,我就不怕……”

庙里的老和尚出来后,大步来到王二跟前,阴沉着脸说:“你不相信,敢在庙里呆三夜吗?”王二说:“呆三夜怎么说?”老和尚说:“呆三夜给你纹银十两,呆不了三夜怨你命短活该。”王二说:“一言为定。”随即找来了甲长、保长签字画押,立约为证。

这天,没等天黑,王二就大步走到庙里,和尚随即锁上了庙门。王二一看,庙里空荡荡的,只有一个穿道袍的草人躺在神台上,一口大瓷缸扣在墙角里。王二一开始独自一个人不停来回的走动,等时间一长有了困意,就脱下鞋底当枕头,朝神台上一躺睡着了。睡梦里,他被一种声音惊醒,折身一看,哈!草人活了,瘦长的脸上瞪着两个大眼,下巴上长着长长的山羊胡子,手指又尖又长,如竹签似铁钉。草人下了神台,伸着长长的手臂顺着墙又抓又摸起来,还不停地尖声叫喊:“生人气,生人气,你在哪里,抓死你……”摸来摸去,摸到了王二跟前,王二轻脚一跃,躲过了草人。草人随后紧跟,王二左躲右闪连窜带蹦,来到墙角,掀起瓷缸钻了进去。草人随即扑了过来,一把抓住了王二的脚。王二用力一蹬,鞋掉了命保住了。王二大胆也不由的冒出一身冷汗,草人抱住瓷缸发出阵阵尖叫,抓的瓷缸咯咯发响。就在这时,外边传来了鸡叫声,草人不慌不忙地爬上了神台,“哗啦”一躺不动了。

天一亮,和尚打开了庙门,王二从庙里走出,与和尚对视了一眼,头也不回的走了。这一夜对王二来说总算是熬过去了。

第二天,天一黑,王二就走进庙里,和尚举手锁上了庙门,王二偷偷地带进一把刀子给自己壮胆。王二进庙一看,大缸不见了,只有那个穿道袍的草人躺在神台上。王二心想:“还能哪里藏。他仔细一看,北墙上有根顶梁柱,就顺着柱子爬到大梁上,一动不动地看着草人。又到了深更半夜,鸡不叫、狗不咬的时候,只听“哗啦”一声响,草人折身坐起,下了神台大声叫着,伸开手臂顺着墙又抓又摸起来。草人一溜小跑似的转了三圈,没碰到王二,草人急着大喊大叫:“生人气,生人气,你躲到哪里去。”一仰头,他看到了大梁上的王二大胆,“哈哈哈!你爬到大梁上去了,看我怎样把你抓下来。”草人一边说,一边又窜又蹦起来,越蹦越高,两手一下抱着大梁。王二挥起刀子,向草人连连刺去,可是一点也不管用,草人反而更凶,纵身上了大梁,王二赶紧爬到二梁上。草人正要站起抓王二,外面传来了狗叫声,草人轻轻落在地上,爬上神台,“哗啦”一躺又不动了。天一亮,和尚又打开了庙门,王二从庙里走出,没看和尚一眼就走了。和尚望着王二的背影,恶恨恨地说:“今天夜里就该你归位了。”

王二回到家里,一头栽到坑上,自言自语起来:这第三夜可不好熬啊!不去吧,岂不失信于人,我王二大胆还不是空有其名,怎么办呢?他心里一时没了主意。

东北民间鬼故事大全

东北民间鬼故事大全第五篇-狐诱

乾隆年间,在陕西扶风县有一儒生名叫丁玮,丁家衣食无缺家道小康,只是他年近四十却已断弦三次,家中尚有一子两女年龄皆幼,虽有保姆仆人照顾,可家中事务却始终缺少一个得力之人来打理。丁玮心中倒是想再找一个妻子来持家,可是附近知道此事的人都说他命中克妻,不敢将女儿嫁给他,所以一时也没能找到。丁玮素来痴迷神仙之术,每天夜里四更时分便起来在庭中树下打坐修行吐故纳新,一直要坐到天光近晓方才作罢。有一天夜里他又像往日一样盘膝坐在榻上打坐,正在屏息静气之时忽听周围似有细微的响动声,待他睁眼一看,只见对面数尺外居然蹲着一只狐狸,毛色黝黑尾巴高耸,一双小眼滴流乱转,还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似乎是非常好奇。丁玮一见也不以为异,低声呵斥几句便将狐狸赶走了,不料到了第二日夜里他打坐之时那只狐狸居然又来了,仍然像模像样的蹲在他对面看他打坐,丁玮无奈挥挥手又将它赶走。说来也怪,自此以后隔三岔五那只黑狐就要来树下看丁玮修行,丁玮初时还将它驱走,后来见它并无恶意,也就不再赶它,任由它蹲在一旁,逐渐也就习以为常了。

如此过了数月,一天半夜丁玮刚刚来到庭中盘膝坐下,双眼甫闭忽觉似有一人与他并席而坐,虽觉衣香袭人却默无一声。丁玮心中不由一惊,不知这深更半夜何人不请自来,正待睁眼相看,忽脑中灵光闪动,心中暗道:“人皆说魔由心生,莫不是我心魔太盛以致产生幻觉不成?”想至此处他仍是闭目息心强摄心魂,以不变顺应万变。不料过得片刻,他又觉脸上一凉,随即便感两片温热的嘴唇贴了上来不住亲吻,粉香脂腻肌肤光洁。丁玮心中大骇,急忙睁开双眼看去,只见面前居然是一个容貌艳丽至极的二八佳人,体态轻盈身姿曼妙,眉弯嘴小笑靥如花。丁玮愕然良久忽恍然大悟,对女道:“我知你必是向日那只黑狐所化,只是我近来待你不薄,为何还要幻化出如此模样来打扰我的清修?若不速速离去,只恐会老拳相向,到时可就不妙了。”女子听罢却不以为意,仍是掩袖嗤嗤而笑却不愿走开。

丁玮等了一会见她还坐在旁边不想离去,心中甚是烦躁不耐,忽奋起右足一脚便将女子踢了下去。女子出其不意被他踹倒,在地下呻吟呼痛半响才狼狈不堪的爬起,一边整理衣服一边忿忿然道:“如此鲁莽而为难道就是读书人的行径吗?我这就走,以后也不会再来了,你可千万不要后悔。”丁玮听罢急忙躬身作谢道:“如此最好,感卿厚意,绝不敢说后悔。”女子又道:“从此以后,即使是你每日焚香祷告三叩九拜,我也不会再出现了。”丁玮不屑道:“我永不敢动此念头。”女子一听再无他言,整理好衣服转眼便消失不见了。过了数日,丁玮傍晚时分正在房中洗浴,忽听门帘响动,转头一看却见前日那狐女居然又来了,一进房中便对他笑道:“今日我又来看你裸浴了。”丁玮不为所动,仍是自顾自的搓洗,只当是没看见她一样。不料女子轻移莲步走至浴桶旁,伸出手去抚摸着他的背道:“看你背上的积垢足有两寸厚,还不如让我来给你清洗一下,不知意下如何?”

丁玮只觉背上一双纤手肤如凝脂混若无骨,同时鼻中又嗅到一阵少女的体香,一时不由欲心大动,胯间之物也翘然而举了起来。女子一见咯咯娇笑不已,用手轻拍着他的脸颊道:“哪里来的迂腐书生,居然如此轻薄,也不怕污了人家小女子的眼睛吗?”丁玮本是一时动心把持不住,闻听此言心中不由一凛,随即暗暗想到:学道之人本不能逞欲望之欢,何况我明知此女是狐,为何还要动了色心?想到这里他不由羞怒交加,忽然站起身来瞠目大呼一声,随即挥起一拳便结结实实的打在女子脸上,将她瞬间打倒在地。女子吃痛不已哀呼连连,从地下爬起掀开帘子便冲出门外,转眼又不知所踪了。

过了十数日,忽有一小足老妇来到了丁家,说道久闻主人鳏居,苦欲找一贤妻而不得,现今离此四十里外有一户卞姓人家,家资百万婢仆如云,夫妇俩有一独女年方二八,生得慧美贤淑世所难匹,她可以为媒穿针引线,定然会水到渠成抱得佳人归,只恐丁玮是个读书人,对媒人之言不信,所以可以先派人随她一起前去卞家察看,若是果如她所言,只求能得点钱帛作为谢礼。丁玮听她说毕心中将信将疑,只是见她说得实诚,姑且便让自己的姑母和嫂子随她一起前去看看。到了下午太阳落山他的姑母嫂子才姗姗而回,一见丁玮便满面笑容道:“大喜大喜。那卞家墙高门阔,庭院深邃,果是大户。而他家的小女也是貌若天仙可人如玉,我看这方圆数十里之地没有能比得上她的。后来经媒人一说卞家即同意了,只待下了聘礼便择下吉日将女儿嫁过来。”丁玮听罢这才相信,心中也不胜欣喜,于是第二日便让姑母去卞家下了聘礼,约好三日后成亲完礼。

到了娶亲那天丁家张灯结彩高朋满座,待夫妻交拜入了洞房,丁玮急欲一睹娇妻芳颜,不料将新娘头上的红布揭去一看,居然还是前日的那位狐女。丁玮瞠目结舌心中大骇,站在原地半天难发一声。女子一双妙目顾盼流连,对他微笑道:“您的修道之念已坚,成功也指日可待,但是尚缺真诀法门,我就是专门前来引领你的,将来你我二人也可同登仙道。”丁玮听罢此言方才醒过神来,正欲张口大呼,却见那媒婆不知什么时候已翩然而入,还劝他道:“姻缘自有天定,我看郎君您就不要推辞了。”丁玮一听勃然大怒,抓起房中的痰盂便向二人砸了过去,只听哐当一声痰盂摔在地下裂为两半,而二人却化作两只狐狸破窗而逃了。丁玮大呼小叫追了出去,将此事告诉了家人,并让他们一起找寻这两只狐狸。

过不多久忽听有人道:“这两个妖孽在厕所中。”众人闻听冲进厕所,果见似有二人在内,众人不由分说一顿拳打脚踢将二人打倒在地,待将烛火点亮一看,这二人居然一是丁玮的姑母一是丁玮的嫂子,此刻两人早已污秽满身遍体伤痕,蜷缩在地下动弹不得。众人见状大哗,急忙将这二人救起扶出,再到院中四处找寻,可就是不见妖狐的踪影,丁玮无奈只好恨恨作罢。到了第二天,他又带上姑母去卞家去一看究竟,不料到了那里只见一片荒山野林,古柏参天坟墓数堆,哪有什么人家,丁玮知道这定然又是妖狐的障目之术,只好自认倒霉愤愤而回,自此以后那只黑狐也再没有来过,有知道此事的人都说丁玮为了修道实在是太过迂腐,以致于错过了一段好姻缘,唯独丁玮对此不以为然,依然专心致志的修心养性,指望能够早登仙籍,终身都未能再娶。

以上就是东北民间鬼故事大全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东北民间鬼故事大全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23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