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民间鬼故事5篇

本文5个东北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民间在线听鬼故事、古代鬼故事民间大全鬼新娘、上世纪民间鬼故事、老人讲真实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东北民间鬼故事

东北民间鬼故事第一篇-民间鬼故事|蛇精斗妖女

安幼舆,是陕西省的一个拔贡,为人疏财仗义,喜欢放生,看到猎人捕到了鸟兽,不惜花大价钱卖来放了。碰一舅父家里办丧事,他走去送葬,傍晚回来。路过华山,迷失了道路,在山谷中瞎走了一阵,心里害怕起来。忽见一箭之外,闪耀着一点灯火,便加快了脚步往那边跑。

走了几步,突然看到一个老头,弯着腰驻着杖,在弯弯曲曲的小路上快步走了过来。安停下脚步,正想问他打听应该往哪里走,老头却先问起他是什么人来了,安告诉他自己迷了路,并说前面露出灯火的地方,想必是个村庄,打算到那里投宿。老头说:“那不是一个安乐乡啊,幸亏老夫来了,可以跟着我去,还有一间草房可以安宿。”安十分高兴,跟着起了里把路,看到一个小村庄,老头敲了敲柴门,里面走出一个老婆婆,开了门说:“郎君来了么?”老头说:“是。”

进了房子,只见那房子又潮又窄,老头点起灯来,敦促安坐下,便吩咐家里准备饭莱,把家里所有的都拿出来。又对老婆婆说:“这不是别人,是我的恩公啊!您行走不大方便,可把花姑子叫来斟酒。”不久,一位女郎端着饭菜进来,站在老头的旁边,不停地斜着眼睛打量安生。安生细端详了那位女郎,又漂亮,又年轻,简直就是天仙。老头转过头来叫那女郎去烫酒,房子的西边角上有个炭炉子,女郎走进房里,拨开了火。安问:“这位女郎是您的什么人?”老头回答说:“老夫姓章,七十岁了,只有这个女儿。庄嫁汉没有丫头仆人,您又不是别人,才敢让老妻幼女出来见您,请不要见笑啊。”安生极力夸奖那女郎又贤惠又美丽称赞得没完没了。

老头正在一再廉逊,忽然听到女郎吃惊地大叫起来,老头赶忙中跑进房去.只见酒烧沸了,溢了出来,火苗窜得老高。老头扑灭了火,训斥着说: “这么大的丫头了,酒沸了也不知道吗?”回过头来,看到炭炉旁边有一个用玉米芯子做的紫姑还没有完工,又训斥着说: “头发长得那么长了,还象个小孩一样的淘气。”便拿着女郎扎的紫姑对安生说:“只顾扎这个玩意儿,让酒沸了,溢了出来,承蒙您的夸奖,难道不害羞吗?”安生拿起来仔细一看,只见那紫姑的眉峰眼波,上衣下裙,制作得非常精巧,又称赞着说:“虽然是孩子们的玩艺儿,却也可以看出她的心灵手巧来。

喝了一阵子酒,花姑子也不断地过来为他们添酒,妩媚地带着笑容,大大方方,没有一点羞涩的小家子气。安生看着,不由得动了情,忽然听到老婆婆在里面呼唤,老头便去了。安见房里无人,对花姑子说:“见到你仙女般的容貌,使我象丢了魂似的,想请媒人来求婚,又怕这事办不成,怎么办呢?”花姑子抱着酒壶,对着炉火,一声不响,好象没有听见。问了几次,也不回话。安生慢慢地走进房内,花姑子站起来,大声说:“狂徒溜进屋来,想干什么?”

安生跪在地上哀求,花姑子想夺门面出,安生猛然站起来拦住了她嬉皮笑脸地要抱着她亲嘴,花姑子气得声音都发了抖,高声地喊叫,老头赶忙跑了进来,安生只好放了手走出去,心里感到很惭愧:花姑子不慌不忙地对父亲说:“刚才酒又沸腾了,要不是安郎来,怕连酒壶也要烧熔了。”安生听了她的话,于是更加感激他了,到了神魂颠倒,忘乎所以的地步。便装做喝醉了酒,离开了宴席,花姑子也走了。老头铺上被盖,笑着出门去了。安生睡不着,天还没有亮,就打了招呼,告别走了。

东北民间鬼故事

东北民间鬼故事第二篇-狐与桃花林

“爷爷,爷爷,奶奶她到底什么时候回来?”织儿跑过来,摇着我的右臂问道。

“等织儿长大了,奶奶就会回来了哦。”我摸了摸织儿的头,呵呵一笑。

“那爷爷给我讲个故事吧!邻家的小雅每天都有奶奶给她讲故事的哦。”

“这样嘛,让我想一下。”

烈日下,我和我的乖孙女坐在大树下的树荫里,享受着这几分清凉,我抬头望了一眼玻璃般蓝色透明的天空,又回头看了下身后破旧的小茅屋,抱起原本趴在我大腿上酣睡的白毛狐狸。它似乎被我的动作惊醒了,它一边打着小呵欠,一边偎依在我的怀里望着我,我怜惜地看着它,轻抚它那细白的毛。

我顿了顿,开始说起了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住在山里的年轻男孩,大约差不多二十岁左右吧,他的名字叫里萧,非常勤奋,每天天还没有大亮,便出门上山捡柴火,下山挑水,一整天几乎都在田地里干农活,常常很晚才回到家,就这样日复一日,过着勤勤恳恳的生活,他的父亲有这样一个儿子,又是欢喜又满怀担心,生怕他夜里回家遇着狼,便借着从邻居口中听到的一个传说来劝诫儿子早些归家……”

“是什么传说?”织儿打断了我的叙述,一脸好奇地问。

“那是个关于狐妖的传说”。我笑了笑,带了一些神秘的语气继续说:“在山里有一个由狐狸变幻而成的美丽姑娘,很漂亮,相貌身材都很好,还长着一条长长的狐狸尾巴,每天都诱惑着夜不归家的路人,然后杀掉吃了,里萧一直都不相信,认为父亲说的传说是一个玩笑,一个无稽之谈,便常常草草略过话题,继续了那早出晚归的生活。”

这时,白毛狐狸舔了舔我的手背,似乎对我的故事也有了兴趣。

“有一天,里萧仍旧在田里干农活干得很晚,他正准备打着灯笼回家时,突然闻到了一股幽香,扭头一看,发现身旁的小草地有个人影,他的心马上揪了起来,把灯笼移动到那片小草地上,借着微弱的火光,他发现一位女孩正坐在小草地上,里萧打量着这女孩,她没有穿衣服,全身赤裸着,乌黑的长发,漂亮的脸蛋,诱人的丰满的胸部,修长艳丽的身材,白哲的皮肤,还有那淡淡的幽香,里萧的心一下子绷紧了,他开始害怕,害怕这女孩是由狐狸幻化而成而来蛊惑他的,里萧睁大了眼睛,想看清女孩身后有没有尾巴,但光线太暗的原因,怎样都看不清。他冷静了下来,却仍然分辨不出眼前这个幽幽地看着自己的裸体女孩是狐还是人。一阵的优柔寡断后,他脱下外套,披在女孩身上后便拔腿就跑。

他不敢停下脚步,也不敢回头看一眼,唯有一直向前奔跑着。

他的喘气声越来越急,那急促的气息仿佛向脚下的土地表示着自己体力的‘清零’。

他倒下了,终于倒下了。

他已经没有力气抗拒眼睛的合上,大概是晕了吧。

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大亮。他坐起来环视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正坐在一片小树林里,小腿上的酸痛感分明让他忘不了昨日的奔跑,想起昨夜那般疯狂,他不禁有些后怕。

半饷,他站起来,环顾四周准备找回去的路,然而这一回头,他惊呆了。因为眼前的景色,美得有点过分:碧波荡漾的小湖泊滋润着那延伸到天边的花田,不远处坐落着几间小茅屋,缕缕炊烟不时飘出,蓝白相映的空中洒下丝丝柔情的阳光,温暖而又写意。

东北民间鬼故事

东北民间鬼故事第三篇-农村诡事之爷爷奶奶的故事

故事一:

有关那神秘的另一个世界是否真的存在,我想喜欢看鬼大爷的人都是好奇的。而从小受到的教育又告诉我们,那个世界是不存在的,但是,我这个人一向只相信自己亲眼看见的和亲身体检的事情,尤其当我自己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这个后面会讲到)。

今天我先讲一个小时候听爷爷奶奶讲的故事,也是他们的亲身经历。

在我爸爸9岁那年,由于爷爷奶奶解放前都是当地的大地主,因此被判定成份不好,全家被下放到江苏南京一个小县城的乡下,当时我爸爸兄妹5个,他是老大,最小的叔叔还未过百天。

当时那个县城条件跟现在的山区条件差不多,但是我爷爷为人好,当地主的时候对他家的雇工和佃户都很好,因此大家还都为他说好话,所以也没受到什么虐待。

不过当时农村条件实在很差,也没有多余的房子可以给他们住,于是,他们一家人就被安排在一个废弃很久的大房子里。

那个房子很大,但是主梁居然是倒下来的。奶奶说,当时走进那房子就觉得怪怪的,也许是人的第六感吧,总觉得说不出的压抑。而且一般主梁倒了的房子,几乎是没有人肯进去住的。但是当时条件如此,也只好认命。

由于我爷爷下放前曾经在中央戏剧学院当过会计,就被安排去生产队当了会计。于是大家对爷爷也比较客气,生产队还带人去把那房子重新修整了一下。

他们把房子隔成4个房间,同时安排住这个房子的是一对老医生夫妇,老医生曾经留学日本,所以就被说成是汉奸之流,两家人住在那个房子里,各占一半,相处的倒是很融洽。

这房子平时倒没什么,只是每到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奶奶就会觉得房梁上有双眼睛盯着她,仔细看又看不到什么,那种感觉特别不好。后来奶奶慢慢跟村里的人混熟了,才知道这个房子的故事。

原来这个房子本来是一对老夫妻的,2子一女。老夫妻人很好,做事也勤恳。后来他们省吃俭用存了点钱,就请了木匠来造了现在这个房子。

过去的老人们都知道,那时的木匠是最不能得罪的,老夫妻自然也是好吃好喝供着,每天不是杀鸡就是宰鸭的款待他们。但是这些木匠吃饭的时候发现个奇怪的现象,就是这些鸡鸭都没有内脏。

有个心眼特别小的木匠就觉得老夫妻是故意把好东西都藏起来不给他们吃的,慢慢的就心生怨恨起来。

这个木匠正好是负责修主梁的,于是他偷偷雕了一个木偶,割破手指,滴了一滴血在木偶的脖子上,然后趁人不注意,把这个血木偶偷偷放在房子的主梁里面。

谁知道到了完工那天,木匠们都收拾包裹准备回家了。老夫妻来送他们,还给他们每人一个包,打开一看,里面居然是腌制好的鸡胗鸭胗。那个木匠知道错怪了老夫妻,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结果老夫妻一家搬进去之后没多久,就发生了变故。具体经过没人知道,只知道先是老夫妻的大儿子,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在外面受了气,回来又和父母拌了几句嘴,结果一气之下,晚上吊死在了那根主梁上。

接着是老夫妻的女儿,据说是因为感情不顺,也在半夜吊死在主梁上。然后他们的小儿子,在他姐姐头七那天,莫名其妙也吊死在那个梁上。最后两夫妻受不了接二连三的打击,双双在那个梁上上吊自杀了。

于是这房子就变成了凶宅,听说有人半夜路过那里,居然还能看见隐隐的烛光,有时候还会听见哭声。这样一来,大白天人们都绕开那个房子走了。

有一天那个主梁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断了下来,生产队组织人来看,才发现了这个滴血的木偶,大家才明白这家突遭横祸的原因,可怜的老夫妻一家人。

奶奶听完之后吓坏了,但是当时又没办法。回来和爷爷说了,爷爷半天没说话,之后安慰奶奶说没事,我们不做亏心事,他们也不会害我们。后来奶奶说她每天在枕头下面放剪刀,门口放扫帚,直到一年后,爷爷做了主办会计,才换了房子。

也许是我爷爷奶奶人好,那一年除了偶尔半夜醒来会听见一些怪怪的声音之外,倒是也没有发生什么太坏的事情,也许那对老夫妻到底还是善良的吧。

只是那个害人的木匠,不知道他得知这一家人的结果之后,是否会有些许愧疚和悔恨。反正后来听说这个木匠家也没什么好下场,老婆生了4个孩子都没有能养大的,最后老婆也跑了。

其实类似的事情,我后来在正式入道之后也听道友说过。也是他奶奶时代的事情了,他奶奶村里有对年轻夫妻,请了木匠来造房子。据说那时候来造房子的木匠,都是当大爷一样供着的,但是这对小夫妻可能不懂这些,给木匠提供的饭菜也比较一般。

后来这对年轻夫妻住进去之后,总共生了四个孩子,三儿一女。但是大儿子是瞎子,二儿子是聋子,三儿子是瘸子,只有一个女儿是正常的。后来他们有一次整修房子,居然从他们卧室的墙根下发现了一个带血的木偶,木偶的背面还刻着一行字:一聋一瞎一瘸腿。

他们顿时明白了问题所在,但是也已经来不及了,而且当时那么多木匠,也不知道是哪个做的,夫妻两只能抱头痛哭。

我不知道那个害人的木匠是不是最后是什么结果,但是我始终相信:人在做天在看,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故事二:

这个故事,是我奶奶他们搬到新房子之后发生的事情。那是个冬天,奶奶早早带着我爸爸和姑姑睡了,爷爷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抽烟(爷爷烟瘾一直比较大),突然爷爷看见一个东西从窗外跳进来,然后爬在他的脚上。

爷爷看了一眼,就跟奶奶说,一个“黄大仙”趴在我脚上呢。奶奶听见了就说,你给它一脚啊,赶它走啊!结果,刚说完这话,奶奶就发现腰一阵剧痛,连忙叫爷爷。爷爷赶紧起身来看奶奶,再看那个东西也不见了。

但从那天开始,奶奶的腰一天比一天疼,最后疼得都起不来了,只能躺着。去找了隔壁的医生夫妇来看,也检查不出什么问题。

爷爷到底是见过世面的人,就想起那天的事情,觉得会不会是因为奶奶说了那句话得罪了那个东西,就买了一些元宝之类,半夜在屋子后面烧,一边烧一边道歉,说我老婆嘴不好,您别怪罪,这几天罪也受了,以后不敢了之类的话。

结果奶奶第二天就能下床了。我想那东西应该就是黄鼠狼吧,那东西怪小气的,后来我也遇到过几次这种精灵,这是后话了。不过我觉得我奶奶当时的确也不对,万物皆有灵,何必要伤害它们呢,不过那东西也实在太小气了点,呵呵。

东北民间鬼故事

东北民间鬼故事第四篇-偷寿奇事

乾隆年间,沈一鹤在湘南耒阳任县令时,曾遇到了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有一天,一个在大街上偷窃银钱的小偷被人扭送到了县衙大堂。正在堂上办理公务的沈一鹤一见小偷,就觉得眼熟,却一时说不出他的姓名,便问:“堂下所跪何人?”

小偷哆哆嗦嗦地说:“老爷,我叫黄金虎,东乡人。”

沈一鹤一听,不由吃了一惊,难怪觉得他面熟,原来是黄金虎呀!黄金虎这个人他认识,一个月前因偷窃别人的母鸡被人扭送到县衙,挨过杖刑。可此时跪在大堂上的黄金虎分明老了不少,满脸的皱纹,连头发和胡须都是花白的。

沈一鹤皱着眉头,斥道:“胡说!黄金虎我见过,一个月前还在这里挨过杖刑,你分明不是他,你是他父亲吧!”

黄金虎趴在地上磕了个头,说:“老爷,我真的就是黄金虎呀!一个月前挨杖刑的就是我,小人不敢说半句谎言。”

这时,旁边的几个衙役也七嘴八舌地说:“老爷,这人真是黄金虎,只是没想到他会老得这么快……”

沈一鹤听大家这么一说,大感惊奇,他万没想到一个人仅仅才过了一个月的时间,竟会一下子变得如此苍老。一个月前,黄金虎还是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可现在少说也有六十岁了。这是怎么回事?

沈一鹤好奇他迅速衰老的原因,决定先不问他偷窃之事。沈一鹤走过去,细细对他打量了一番,问:“黄金虎,你是不是患了早衰症?”

黄金虎说:“我身体一直很好,我也不知是什么原由,最近一段时间一下子就老了几十岁。我本是个二十岁的小伙子,现在小孩子都喊我老太爷了。”堂上的人听了,都哄笑起来。

沈一鹤没笑,他围着黄金虎慢慢转了一圈,发现黄金虎身上穿的居然是一套崭新的衣服,就问:“黄金虎,你要跟我说实话,也许我能解开你身上这个谜。你告诉我,你现下手头是不是很宽裕?”

黄金虎点了点头,说:“是的,老爷。最近我偷得比较顺手,不但把自己的伙食改善了,还给自己做了几套新衣服。”

沈一鹤奇怪地问:“既然偷得顺手,为何又会被抓?”

黄金虎有些困惑地说:“我也纳闷。这一个月来我几次遇到一个老汉,我偷他的银钱一次也没被抓过,可今天刚刚偷别人的钱就被抓了。”

沈一鹤眼睛一亮,说:“你且说说你是如何偷那个老汉钱的。”

“好。”黄金虎点点头,便一五一十说了起来。鬼大爷鬼故事。

一个月前,黄金虎在集市上晃荡时,看到一个老汉卖了两只小猪仔,把银钱放进了怀里,便不声不响跟了上去。然后故意把老汉撞倒在地,趁扶老汉起来时,把他怀里的碎银偷到了手。老汉浑然不觉。黄金虎轻易偷得了老汉卖猪仔的一两碎银。第二天,黄金虎在街头又看到了这个老汉,他刚从一家钱庄里出来。黄金虎断定老汉身上有货,忙尾随上去,果然又顺利偷到了十两银子。接下来的一个月里,黄金虎断断续续从这个老汉身上偷了四十两银子,老汉一直没有察觉。也就是从那时起,黄金虎发觉自己的身体有了明显变化,一天比一天衰老。他虽然很纳闷,却也没当一回事,反而认为自己的偷技大有长进,今天便放手去偷另外一个人的银子,不料被人当场抓住,送进了县衙。

听到这里,沈一鹤捋了捋胡须,沉思了一会儿,说:“黄金虎,你衰老的原因我知道了,你是被人偷了寿。”

黄金虎惊愕地问:“偷寿?老爷咋知道?”

“因为我的家乡就有会这种法术的人。”沈一鹤说,“其实这个老汉才是一个最高明的小偷。他的阳寿已经不多,所以就找上了你,故意让你从他身上得到甜头,而你从他那儿偷钱的一瞬间,你的寿命也被他拿走了。因为你专注偷别人的时候,是顾不上留心自己身上的东西的。”

黄金虎听了,脸色大变,急切地问:“那我究竟被这个老汉偷了多少年寿呢?”

沈一鹤说:“一两银子一年寿,你自己算吧!”

黄金虎低头一算,不由惊叫道:“天哪!我偷了他四十两银子,他就拿走我四十年阳寿。这人未必也太损了,难怪我会苍老得这么快。”

沈一鹤缓缓说道:“偷寿,就是拿别人的寿命转到自己身上,是一种非常败德的法术,所以流传不广。”

黄金虎哭着说:“请老爷为我做主,抓住这个老汉,还我四十年阳寿呀!”

沈一鹤点点头,说:“这个老汉太缺德了,本县为你做主,即刻捉拿他。”

说完,沈一鹤便指示几个衙役跟随黄金虎去大街上寻找这个老汉,务必把他捉拿回来。可老汉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怎么也找不到。

从这以后,黄金虎天天在大街上转,却再也找不到那个老汉了。黄金虎一天比一天衰老,最后郁郁而终。

十年后,沈一鹤告老还乡,回到了千里之外的家乡。

一天,沈一鹤带着厚礼来到半山腰一个道观,拜访一位精神矍铄的老道。闲谈中,聊起了当年这件偷寿奇案。沈一鹤问:“道长,你知不知道当年是何人到我的辖区去偷寿的?”

老道叹口气,说:“是我那不争气的三弟。当年他云游到你那里,阳寿将尽,就盯住了一个有劣迹的小偷,擅自施法偷了小偷四十年阳寿。我知道后,当即收了他的法术,并狠狠地惩罚了他,从那以后他就再也施不了法了。”

沈一鹤说:“道长能否把这个法术教给我?”

老道摇摇头,说:“这个法术不能再传了,如果被心术不正之人学去,将害人不浅。”

沈一鹤着脸说:“道长,我和你三弟不一样,我学会之后,绝不会滥施的。”

老道乜斜了他一眼,说:“其实,你和我三弟差不多,也是心术不正之人。若不然,你告老还乡之时,那么多的金银财宝又是怎么来的?”

沈一鹤听了,脸不由红一阵白一阵,低着头下了山。

东北民间鬼故事

东北民间鬼故事第五篇-忍辱救妻

那还是在唐朝的时候,湖州有个参军名叫韦会,他的妻子是刺吏齐推的女儿。婚后一年,韦会被调到外地任职,而妻子又在怀孕,他就把妻子送到饶州的岳父家里,请岳父代为照顾。

这一年十一月,齐氏眼看就要临产了。一天夜里,她忽然看见一个人,个头有一丈多高,身披恺甲,手持利斧,怒气冲冲地喊道:“我是梁朝的陈将军,长时间一直住在这间屋子里,你是什么人,敢来弄脏我的房间?”说完,扬起斧子就要砍她。齐氏大声央求道:“我是肉眼凡胎,不知将军在此。今天幸亏您来指教,请允许我马上搬走!”将军说:“不走就杀了你!”

身边的人都听到了齐氏的哀告声,惊起一看,只见齐氏汗流侠背,精神恍惚。大家都围上来询问,刘氏惊魂未定,上句不接下句地讲述了刚才所见。

挨到天亮,女仆们禀报刺史,请求搬到别的房间去住。然而这位齐刺史性格很别扭,从不信鬼神,不答应女儿,不让搬出。

到夜三更时,将军又到了,他大发雷霆地吼道:“昨天是你不知道,我应该饶怒你;现在你是明知故犯,我岂能容你!”说罢,跳过来就要轮斧。齐氏哀求说:“父亲性子暴烈,不答应我的请求。我一个弱小女子,怎敢抗拒神明?请您容我到天亮,不管父亲答应不答应,我都搬走。如果再不迁出,甘受万死。”那位将军盛怒而退。

第二天天还没亮,齐氏就派脾女们打扫另一个房间,准备把床搬过去。正要动手,碰上刺史大人公事完毕回到家中。刺史问道:“这是要干什么?”仆人说明了情况。刺史大怒,狠狠地打了仆人一顿,并且说:“这是临产时人体虚弱,正气不足,妖孽由此而兴,怎么能全都相信?哪有什么陈将军?”女儿哭着请求,齐刺史始终还是没有答应。

到了晚上,刺史亲自睡在前庭,护卫女儿。房中还增添人丁,并多加了灯烛,以安定人心。半夜里,只听齐氏惨叫一声。刺史开门一看,发现齐氏已经头破血流,死在那里了。刺史痛悔交加,伤心到了极点,但是又一想,即使拨剑自刻,也不足以向女儿谢罪。只好派一名腿脚快的人,赶紧给女婿韦会报信。

韦会因为在文牍方面出了点小差错,被上司罢了职,正在通过别的途径谋求复官,去了别的地方,所以没有接到岳父送来的凶信。他在离饶州一百多里的地方,忽然看见一位妇女,仪容身段和行止风度特别像妻子齐氏。于是唤过仆人指着前边说:“你看见那个人了吗?多像我的妻子啊!”仆人说:“夫人是刺史的爱女,怎么会步行到这里来呢?人啊,常有长得很像的呢!”韦会还是目不转睛地打量着那位女子,越看越像。他跃马赶到近前,那女子却进了大门,斜掩门扉。

韦会心想,这是认错人了,便打马而过。他回头再一看时,见那女子已走出门来招呼他:“韦君,你就忍心不来看看我吗?”

韦会飞身下马,一看,果真是自己的妻子。他惊讶地问道:“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齐氏放声痛哭,一五一十地讲述了被陈将军杀害的经过。最后,她凄凄楚楚地说:“我虽然愚笨拙陋,但所幸的是做了您的妻子。我在言词情礼各个方面,从未得罪过世人君子,正想谨守闺门之节,与君白头偕老,谁想到竟这样被狂鬼所杀!我在阴间亲眼看到了我的生死簿,还应有二十八年的阳寿。你应该想办法救我!”齐氏太伤心了,连话也说不清楚了。

韦会安慰她说:“你我夫妻,情深义重,我怎么能一个人活在世上?只要有能够救你的一线希望,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只是现在人鬼异路,阴司的事情我什么也不知道。怎样才能救你呢?”

齐氏说:“此村村东几里以外,有一座草堂,那里有一位田先生,教村童读书。他生性很怪,你不能冒冒失失地上前跟他说话。你必须舍马步行,到门口时要恭敬地疾步上前拜谒,就像拜见显赫的高官那样。你在他面前垂泪诉冤,他一定会大发脾气,乃至于恶骂、凌辱、捶打、拖拽,把教书先生的淫威全都施展出来,然后才能可怜你。这样,为妻就能回到你的身边了。先生的相貌,本来十分丑陋。阴司的事情变幻莫测,您千万不能有一点儿的疏忽。”于是夫妻同行。

韦会把马牵给她,她笑说:“我现在已不是从前的生人之身,您虽然骑马,也难追得上我。事情十分紧急,您不要推让了。您千万要坚定信心,遇到什么困苦都不要退缩。您受得住凌辱,我便能回来。不要流露出一丝一毫的怒容。否则,我们就只能永别了。

您努力吧,就此告别了!”说罢,挥泪而去,几步之间,忽然无影无踪了。

韦会擦干了泪水,直奔草堂。几百步以外,就下马步行。他整好官服,让仆人拿了名帖,先去告见。走到堂前,学徒们说,先生吃饭还没有回来。

韦会捧着贫肃立恭候,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一个人戴着破帽子,拖着一双木鞋走进来,形貌丑陋肮脏。一打听,正是田先生。韦会慌忙命仆人递上名帖,向前迎拜。

田先生施礼回拜后说道:“我是一个乡野村翁,向这里的村夫牧童讨碗饭吃,官人为什么突然对我这样呢?实在令人惊讶。”

韦会拱手诉说道:“我的妻子齐氏,享年还不到一半,就被梁朝的陈将军无敌杀害,恳请先生放他回来,终其天年。”说着,叩头哭拜。

先生说:“我只是一个村野鄙陋之人,门人们相互争斗,我尚且断不出是非,何况冥司事情呢?官人莫不是患了疯病吗?赶快离开这里,不要再说这些疯话!”说着,头也不回地就进了内室。

韦会紧跟几步,跪拜在床前,哭着道:“弟子冤深似海,万望先生垂怜!”

先生对他的徒弟们说:“这个人得了疯病,到这里来吵闹喧哗,你们把他拉出去!”

徒弟们推推拽拽,把他哄了出去。一转身,他又跟了进来。

以上就是东北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东北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55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