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老人讲民间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东北老人讲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古老民间鬼故事、民间鬼故事视频、民间传奇鬼故事、民间鬼故事传奇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东北老人讲民间鬼故事

东北老人讲民间鬼故事第一篇-风水圣地

一、巧拨鱼眼

清朝乾隆年间,杭州城外有一个姓范的风水先生。风水先生年过六旬,看风水宝地是百看百中。凡是死了人的人家请他看风水下葬,其子孙必当幸福美满,财源广进。因他看风水特别灵验,众人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做“阴阳仙”。

阴阳仙看风水虽是灵验,却是难请得很。他定下一个规矩,凡是请他看风水的人家,必须先预付两百两银子做定金,事成之后再付三百两完事。这个规矩难不了一些大户人家,却将一些中小户人家给难住了。

这不,这天一个中年男子风尘仆仆地跑来找阴阳仙去看风水,说是家里老爹需要下葬。阴阳仙斜眼瞟睨中年男子,见其一身步衫,长得挺为结实,不正是方圆五十里外的大户人家罗家的老二罗之亭吗?说罗家是大户人家,那是以前的事了。罗之亭的爷爷当年在朝廷当官,家缠万贯,但传至罗之亭的爹罗中宝时。因罗中宝年少时挥霍成性,散尽了家资。使得罗家家道中落,传到如今连小户人家都不如了。

阴阳仙打心里就瞧不起罗之亭,不说其它的,单说罗家根本就拿不出五百两银子,于是一口拒绝了罗之亭。罗之亭再三请求,见阴阳仙闭口不应,气冲冲地离去了。

阴阳仙以为罗家会就此罢休,不料夜间睡到三更半夜时,突然听见有人轻扣柴门。阴阳仙骂骂咧咧起床出院开了柴门,月光蒙胧之下依稀可见是个中年男子的面孔。那中年男子见阴阳仙将柴门打开,一个纵步跳了进来。这一下,阴阳仙看得清了,这中年男子不是别人,正是罗家的老大罗之堂。罗之堂怀抱一个物事,“嘿嘿”笑道:“阴阳仙,我爹明天下葬,您看……”阴阳仙冷言道:“没空,你打哪来,就打哪去!”罗之堂死死抱住怀中物事,忙道:“您别急,先让我进屋,我给你看一样东西!”说着一个箭步抢到阴阳仙前头,进入屋内。

阴阳仙大皱眉头,虽然心里大有不悦,但仍然跟了进去,并掌了灯烛。这时罗之堂将怀中物事轻轻放在桌上,原来是一个两尺见方的紫色铁盒。罗之堂手一指,说道:“如果您答应,这算是定金……”阴阳仙好奇心大起,眼瞅铁盒慢慢走进,然后缓缓打开铁盒。突然金光一闪,阴阳仙眼中大放光彩,原来特盒中摆放着一根一尺见方的金条。

阴阳仙的心“噗噗”乱跳,拿起金条放在嘴里轻轻咬了一下,只觉质地柔软,确是真金。罗之堂道:“我爹年轻时把家资给挥霍完了,上年纪后深悔不已,于是暗地藏了两根金条。这两根金条不是留给咱兄弟俩的,而是死后付给阴阳先生的酬劳。但有个条件就是,阴阳先生必须给我爹物色个好地块。”阴阳仙听到此处,蓦地抬头,问道:“另一根呢?”罗之堂笑道:“这一根是定金,事成之后,另一根定当双手奉上。”阴阳仙将金条收起,点头道:“好,我答应你。”

次日清早,罗家便差人请阴阳仙过去。阴阳仙到了罗家,见一切都准备就绪,就只等自己择取风水宝地了。罗家附近一带山脉起伏,丛林繁阴,要找一块风水宝地应该不难。阴阳仙顺着崎岖小路爬上山脉,四处寻觅。瞧了几处,不是地势稍逊,就是光亮不够。又转了几道土丘,正踟躇不前时,阴阳仙陡地眼睛一亮,见前方百余丈远,一道缓坡之上有一处凹凸有致的地形。那地形生得特别奇特,前后左右均有乱石所围,杂草丛生,当中一个圆坑缓缓凹下,像是一只巨碗。更叫人叹为观止的是,那圆坑之中,一滩清水轻荡微波。荒坡之上,竟然会积下清水,真是叫人匪夷所思!

阴阳仙神色已大为激动,连忙一路小跑奔近,在圆坑周围仔细端倪,突地喜声叫道:“鱼眼!天啦,竟然会是鱼眼!”众人都不知所故,罗之堂忙上前问道:“什么是鱼眼?”阴阳仙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大致讲了一遍。原来风水宝地,又有至尊圣地一说,而至尊圣地又包括两种,一种叫着“鱼眼”,另一种叫着“龙眼”。身为风水先生,一生之中,能寻觅出两种当中的一种,便是祖坟大放光彩,三世修来的福气。鱼眼和龙眼的地形都是极为罕见,且极为隐秘,很难叫人发觉。若是谁死后能葬在鱼眼之上,世世代代都为地主,家境富不可挡,子子孙孙永无穷尽;而葬在龙眼之上的人就更胜不少,子孙个个当官,都是朝廷命官,而所葬之人,很有可能化为蛟龙升至天上。

罗家人一听阴阳仙说完,顿时喜不自胜,兴奋不已。罗之堂当即吩咐仆人支付给阴阳仙另一根金条,并按阴阳仙所说如何刨坑,如何下葬,墓碑面朝何方都一一做得极为妥善。

东北老人讲民间鬼故事

东北老人讲民间鬼故事第二篇-明清奇闻异事之巨钱

康熙十五年的深秋时节,山西潞安县城的胡府张灯结彩热闹非凡,原来这一日恰逢城中巨富胡文恭五十大寿,胡家上下均兴高采烈,光筵席就摆了六十余桌,亲朋好友达官显贵遍及邀请,将胡文恭乐的是合不拢嘴。待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众人正在呼五吆六间,忽见胡家的长公子走上堂来禀告胡文恭道:“父亲,五岳子先生已经请到,此刻就在门外相候。”此言一出,原本喧闹的大堂上瞬间便安静了下来,每人眼中皆有惊讶之色,胡文恭更是惊喜交加,站起身来急道:“快快有请先生!”胡公子应了一声便匆匆而出,而堂上诸人不由面面相觑,不时还有人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少顷便见胡公子领了一人走了进来,这人头挽道髻衣着褴褛,神情却颇为飘逸,对诸人略一拱手道:“五岳子有礼了。”听口音似乎来自燕赵之地。众人见这道士便是五岳子,皆目不转睛盯着他,每人脸上神色各不相同。原来这五岳子是一个月前来到潞安府的一位奇人,平时寄宿在城隍庙里,以变戏法为生,据说能颠倒四时花木,幻化鸟兽鱼虫,着实让人拍手叫绝,因此短短十数天名气即传遍城中大街小巷,一时观者如堵,络绎不绝。虽说此时正值三藩之乱,但战事一直未波及北方,兼之潞安府民间富足,商贾土豪甚多,听说城中来了一位奇人,便争先恐后欲将其邀入府中一度究竟。

可这五岳子却是脾性古怪,若是平民百姓来观看只需一碗青菜白饭作为酬谢,倘使是商贾富贵们则闭门不见,纵然给多少银子也不成。因此这些富商们久闻其人不见其形,今日却不知胡家用了什么法子能将他请到,这面子可算大得很哪。他们殊不知胡家长公子为人至孝,早听说五岳子身怀奇术,值父亲大寿之际便欲专程派人重金将其邀到府上,想让他表演戏法来助兴。可五岳子依然不为所动,让他连接吃了三个闭门羹,胡公子却韧性十足,连着数天每日早早便在城隍庙前守候,一见五岳子即苦苦相求,直至第七日上五岳子念他志诚孝顺,这才破例应允下来。

此时胡文恭见他前来,心中喜悦不言而喻,急忙命人请五岳子上座。五岳子微微一笑道:“方外之人不好酒肉,今日贫道专为祝寿而来,有些小小法术可搏诸位一笑,却不知诸位却想看些什么?”此言一出满堂皆惊,堂中诸人或疑虑,或迷惑,或不信。忽听一人大声道:“听说先生能颠倒四时,我虽是一粗人,却喜看桃花,不知先生可变得出?”众人循声望去,只见那人五短身材浓眉大眼,原是潞安府中的捕头赵亘。堂上有人知他胸无点墨性子粗鄙,自不会附庸风雅爱赏桃花,不过是出个难题罢了,想这深秋季节要让桃树开花谈何容易。五岳子听罢却抚须笑道:“此有何难?”说毕转身走到门口,对着院中十数株桃树将袍袖连挥三下,回头道:“诸位请看。”

众人随之来到门口,放眼望去却见那桃树枝上忽已发出点点粉色花蕾,转眼便慢慢绽放开来,花香幽幽沁人心脾,将诸人瞧得是心旷神怡。五岳子哈哈一笑道:“贫道身无分文,以此作为胡员外的寿礼如何?”胡文恭正瞠目结舌啧啧称赞,忽听此言又惊又喜,急忙躬身谢过。五岳子袍袖一挥,忽然一阵风来,卷起满树桃花,纷纷扬扬飘向夜空,转瞬即消失不见了。此时众人惊讶不已,皆知这五岳子果然名不虚传,先前还有的疑虑不信已一扫而光,都很佩服他的神术。五岳子道:“诸位还有所请,但说无妨。”语音将落忽听那赵亘叫道:“此不过是幻术罢了,都是些江湖骗术,没什么大不了的。”此言一出众人大哗,一时议论纷纷。

东北老人讲民间鬼故事

东北老人讲民间鬼故事第三篇-聊斋异事之婢女素清

七宝山山下住了刘舜一家,旧宅一亩大,是刘家祖宅,已有百年之久。刘舜相貌俊朗,出身书香门第的刘舜自小却偏爱学医采药。朗朗晴空,春末夏至,与往常相同,刘舜背着竹筐,带着自小便养着的黄犬烈烈一同上山采药,只要一吹腰间的竹哨子,烈烈便会回到主人身边。走到一半,烈烈跑进树林,刘舜便跟着跑上前,只见烈烈在百米外停了下来,刘舜气喘吁吁的扶着大树,歇息片刻便走了上去,只见烈烈伸着舌头趴在供奉土地爷神像的半米矮房边,刘舜用袖口拭去额头汗水,摇动脑袋,只见矮房上放着一把扇子,刘舜便拿起来扇了扇。又想了想,这荒山无人,怎会有扇子,细瞧了一番,这丝绸扇应是女子物品,扇上绘着竹林小溪小桥,有一位素朴简雅的倩女站在小桥上,隔壁放着扫把,刘舜未曾多想,便将扇子放在筐里,继续采药。

回到家中,刘舜将扇子放在屋内,又去院里分拣药材,刘舜转过头,只见原本在屋内的扇子掉在地上,刘舜心想定是烈烈好玩,将扇子叼了出来,便捡起扇子放在木桌上。本躺在地上的烈烈突然起身跑向门外,刘舜心想,莫不是有人在门外,便走去大门开门,开了门,只见一女子身着素衣,俏丽貌美,鹅蛋脸,柳叶眉,双眼精灵有神气,站在门外,刘舜瞪大眼睛呆看着,烈烈便吠了几声,刘舜缓过神,便问那女子有何事,女子便说:“小女子是外乡来的,丢了扇子,想来讨回,恕小女子无礼。”

刘舜便说:“即使如此,姑娘进来喝杯茶水,再拿回扇吧?”于是那女子便跟着刘舜进了院子,那女子走路轻盈如风,身上还散发着淡淡的荷花清气,令人神清气爽。趁着姑娘喝茶水之时,刘舜便询问了一番,原来那姑娘是樊家村的,芳名樊素清,是来七宝山附近寻亲的,只因父母双亡,无可投奔,哪知亲人也早已搬离这边,误走上七宝山,迷了路,歇息时被烈烈吓着,躲在树后,扇子便被刘舜拿走,只好跟着来了。刘舜见那女子身世悲怆,便留她在家里,那女子便以劳答谢。

刘舜父母见那女子长相精致,言语乖巧,又勤劳素朴,便有意让二人结合,岂料二人早已相互倾心,于是便择日成了婚。婚后二人如胶似漆,相敬如宾,且素清还为刘舜生了一麟儿。

一日,刘舜如同往常,上山采药,突然想起今日乃初一,便想回家带些香烛祭品上山拜祭土地,转身回家。还未到院里,便听见素清与一男子谈话,刘舜不解,便走了进去,只见那矮小男子钻进地里,而地上却毫无痕迹,刘舜瞪大了眼睛看着素清,惊慌的跑了上山,素清见丈夫跑出去,便跟了上去。刘舜突然停下脚步,大喊道:“你究竟是谁?”

素清缓缓前行,说道:“相公莫怕。我本是观音娘娘竹林里扫落叶的婢女,不小心将手扇掉在凡间,私自下凡,法力不够便在山里修行,见你每日上山,青睐于你,原本土地那日在助我尝试上天,岂料烈烈上前,扰了我们,可我早已动了凡心,见到你更是不想回天,才有了这后来。今日土地是来劝告我,让我早日回紫竹林受罚,菩萨慈悲,兴许谅解。”

刘舜想了想,素清待自己如珍似宝,既非凡人又如何,便想素清回天亦是受罚,何不在人间二人更是逍遥,素清不忍丢下刘舜一人和幼子,便留在凡间。

过了三年,素清在院里洗衣物时,头脑一阵疼痛,只见上空菩萨飘浮,说道:“大胆素清,私自下凡与凡人结合,可知此乃逆天之罪。”

素清跪下说道:“菩萨饶命,素清知罪,素清甘愿受罚。”

刘舜突见此状,连连跪地说道:“小人拜见观音菩萨,祈求菩萨慈悲心肠,饶了素清,她从未伤人,言语品行实是知礼,望菩萨开恩。”

菩萨慈悲为怀,于心不忍,可罪不可轻恕,否则后人皆可如此,必乱了天理。念二人尘缘未了,命素清在凡为人三十年吃斋念佛心存善,且受人间疾苦,刘舜与素清这才能在一起。

待到缘尽之时,素清已受到人间疾病苦痛,此时已是白发苍苍,刘舜满怀不舍的望着病榻上将要逝去的素清,泪已浅浅落下。直到死前,素清亦无怨言,若是重来,亦会与刘舜结合,刘舜亦是如此,素清咽气之时,刘舜痛哭不已。

刘舜早将院里小池种满荷花,整日举扇盘坐在池边郁郁寡欢,不久便也随素清而去。

东北老人讲民间鬼故事

东北老人讲民间鬼故事第四篇-吝啬鬼的故事

吝啬鬼,在淮河岸边叫"小抠油"。小时候听说过有一对表兄弟,都是小抠油。表兄外号叫"大抠",表弟外号叫"小抠"。平时和朋友邻居相处总是想方设法揩别人的油,谁家有个红白喜事,他要是出一个钱,准能吃回两个来。淮河边上憨厚人多,一般没人和他们计较。

山不转水转。大抠和小抠这表兄弟俩转到了一块儿,这故事也就转出来了,传扬开了,常常逗得人们捧腹大笑。

一年秋天,小抠到大抠家做客,小抠一进门就气得往板凳上一坐说:"表哥,我这人真够倒霉的,昨天我家塘里起鱼,特意给你选了两条大的,被你表弟妹挂在树上,嗨!不知是谁家该死的猫,半夜里叼了去。"还举起手里的一根麻绳:"看看,就剩下这根绳子了。"小抠看看表哥又看看表嫂笑着说:"也是你们没口福,算了,明年再起鱼时,一定留两条更大的,用缸扣住,我看那猫能不能掀动缸。"

快到中午了,这小抠没见大抠两口子弄饭弄菜,有点沉不住气了,提示道:"哎唷,光顾说话了,要不是肚子咕咕叫我还不以为天中了呢?"这大抠两口子经这么一提醒,慌忙起身进厨房做饭去了。小抠在堂屋里东张张西望望就等吃饭了。一会就听见厨房里油锅"滋滋啦啦"声,又闻到小葱的香味,小抠在堂屋里亮起高嗓门喊道:"表哥、表嫂,都是自家人,中午简单点行了!"厨房里表哥说:"平时表弟来得也不多,乍来一次,你表哥总要弄个汤汤水水的。"小抠听了心里乐滋滋的。不多一会表嫂满头大汗出来了,笑着对小抠说:"表弟呀,中午就吃豆腐汤,炒竹笋,你表侄女给你弄了几个大饼。"小抠笑眯眯地说:"破费了,破费了。"

抬过吃饭桌子,主客坐定,每人面前放了一只大碗,小抠瞪大了眼睛在碗里没看到一星豆腐花,心里说:"乖乖,这就是豆腐汤呀!"大抠看看媳妇,媳妇忙说:"不好意思,真不好意思,豆腐被老鼠啃了几口,我怕表弟嫌脏,没敢往锅里放。"小抠再看看桌子中间放了一个大盘子,盘子里 放了一把竹筷子,心里想:"我的乖,难道这就是炒竹笋吗?"大抠忙解释说:"表弟呀,你来迟了,你要是春天来,这些笋子嫩着呢。"小抠想:这俩口子真是南瓜花炒鸡蛋-对色了。正在这时表侄女捧着几张纸进来了,嘴里还甜甜地叫着,"表叔,饼弄好,你可别作假呀!多吃点。"小抠一看,那纸上画着几个大大小小的圆圈圈。小抠心里想,再大的老鼠也下不出狸猫来,这小丫头和她娘老子一样。临行前客气地说:"表哥、表嫂,闲时也常到我家走走。"大抠一家三口子,边答应着,一边将小抠送出门去。这哪里是送呢,分明是哄走了小抠。小抠气得要命,到家后把在大抠家遭遇跟媳妇和儿子一说,全家人气得直跺脚。

东北老人讲民间鬼故事

东北老人讲民间鬼故事第五篇-冤鬼奇案

清朝雍正年间,一个月黑风高的深夜。

直隶总督府后院书房中,残烛摇曳。总督唐执玉仍在执卷读书。这位康熙年间进士出身的直隶总督,一向为官清正廉明,口碑颇佳。

忽然,纱窗外传来阵阵凄哀的哭声,在寂静的深夜,听起来令人心里发毛。唐执玉急唤书僮开门察看。这小书僮战战兢兢地开门往后院一看,惊叫一声,便瘫软在地上。唐执玉抖擞精神,仗剑而出。只见夜色树影之下阴森森跪着一人,面绿发红,指甲约有两寸长。这分明是一个厉鬼呀!唐执玉顿时面色如土,但转念一想: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敲门,况且我乃堂堂钦命大员,怎能惧怕区区一个小鬼呢?于是强作镇定,朗声说道:“下跪之鬼,可有冤情?且与本官道来。”那鬼幽幽说道:“我叫冯德生,生前家住武清县,在经商途中,被强人所杀。武清县令这个昏官,抓了个无辜的良民,却任真凶逍遥法外。久仰大人青天之名,今夜打扰,望大人为我伸这冤。”唐执玉急忙追问:“请问那真凶是何人?”那鬼一字一顿地说了十六个字:“一口天上,一口土里,屋后是河,宅边有柳。”言毕,翻墙而去。

第二天一大早,武清县两名差役解送来一名囚犯,到总督府报告凶案。唐执玉听罢案情,不禁一惊,原来这正是冯德山遇害案。想起昨夜冤鬼之辞,唐执玉忙问差役:“死者在何处被杀?”差役回答说是在武清县柳家庄附近。唐执玉又问:“这柳家庄后可有一条河?”差役回答:“正是,唐执玉一拍惊堂木,传令道:“速将柳家庄名叫吴吉的人拿来!”书僮在一旁听了默想:“一口天上,一口土里,不正是吴吉二字吗?”心中对唐执玉的才智暗自佩服。

且说抓来吴吉,带上堂来,一番审问,唐执玉随即命人将他押进死牢。唐执玉又把差役原先押解来的那个杀人凶犯提到堂上,对他说道:“本官一向秉公断案,你的冤情现已昭雪。我今天已烧化纸符一张,让那为你诉冤的冯德山的亡魂于三天之内送来诉状。你可暂给家人捎信,报个平安,待本官得了诉状,即可放你!”

三天后的夜里,果然冤鬼又出现了。唐执玉接过那鬼递上的诉状,忽然将它一把撕碎,大喝一声:“给我将这厮拿下!”四下里埋伏的衙役一拥而上,当场把这鬼生擒。

经过审讯,真相大白:其实,这“鬼”是人装来骗唐执玉的。那凶犯杀死冯德山后被捉拿归案,为求生路,和家人商议,花重金收买了一个善于飞檐走壁的贼人,扮作冤魂,嫁祸于人。

众衙役和小书僮又惊又佩服,问唐执玉是如何识出这“冤鬼”是假扮的。唐 执玉笑道:“本官从不信世上真有鬼存在。况且我观察后院墙上有明显脚蹬过的印痕,鬼的来去,会有这么笨拙吗?于是,我将计就计,引出此‘鬼’昭明实情。”

无辜的吴吉被送回柳家庄,杀人凶犯和装鬼飞贼被依法严惩。这一段唐执玉计破“冤鬼”奇案的故事,在民间被传为佳话。

以上就是东北老人讲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东北老人讲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610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