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民间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德国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有关潮汕民间的鬼故事、完结长篇民间鬼故事大全、民间真实鬼故事短篇、中国民间鬼故事大全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德国民间鬼故事

德国民间鬼故事第一篇-鬼障眼

这县的县令名叫张大秦,虽然说只是一个小县令,但是张大秦的野心着实不小,他总想着如何居高位而不顾百姓死活,为了讨好上面,私征杂税,令百姓苦不堪言。

不过百姓没有想到,这张大秦欺瞒上司有一套,再加上朝廷昏庸,朝廷见张大秦所在的县每年税收都多出许多,认为张大秦治理有一套,便传召他上京城面见皇帝。这可高兴坏了他,他接到消息之后,心想这以后肯定能在朝廷任个一官半职了,于是就携妻儿老小,一起向京城马不停蹄的赶去,并且交代师爷说,如果他能在京城得到一官半职,就不再回来,师爷就直接成为县令。

等张大秦赶到京城的时候,京城大门早已关闭不给任何人通过,任凭张大秦怎么说,守城的士兵就是不让他进。

张大秦十分生气,暗想:“等我当上了大官,定把你们这些喽啰赶尽杀绝!”

张大秦没有办法,只好在京城外找了一处客栈,准备明天晚上再启程。

到了客栈,张大秦说道:“老板,给我们开几个最好的客房,上最好的酒菜!”

老板点头笑着说:“真不好意思,我们最好的客房都住满了。要不您就在一楼住下吧,这一楼的环境也很不错的!”

“胡说吧你!我看你是分明不想给!”说完,张大秦便扔下包裹,头也不回的独自上楼寻找空房间,这老板见势不妙,也赶快跟了上去。

上了楼,张大秦发现,有个屋子被一个紫金大锁锁了起来,门口还贴了几张符。

“这是什么房间?”张大秦问道。

老板面露难色:“不瞒您说,这房间是我们最好的客房。只是……”

见老板支支吾吾,张大秦有点不高兴了。“难道这里有人住吗?”

“没有……没有……”

“我就说嘛!那你为什么不让我住?”张大秦很是恼火。

老板见状,赶忙解释道:“客官,这你有所不知啊,这房间以前的住客在里面自杀了,所以自从发生这件事以后,这个房间就经常闹鬼,我们找来法师驱邪,结果到来的法师一个个都离奇的暴毙而死,无奈我们只能封住这个房间,贴上灵符,借此让鬼不要再检修闹了。”

张大秦听完,哈哈大笑起来:“这样的故事,简直就是无稽之谈!”因为此时张大秦心想,自己征收了百姓那么多的赋税,非但没有什么事,反而升官发财,一定有神灵庇佑,想来这些小鬼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老板再三劝说张大秦不要住进去,但是过惯奢华日子的张大秦哪里听的进去呢,只见张大秦从口袋中掏出好几块银子,放在了老板手上说:“这些够不够?”

老板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命令伙计打开了房间,把房间也打扫了一遍。

张大秦对鬼也有些担心,于是他让自己的妻儿父亲都睡在下面普通的房间,自己则住在最上面这最好的房间。

夜幕很快降临,张大秦也准备睡去,不过这时却突然响起了敲窗户的声音。

张大秦心里犯了嘀咕:“这大半夜的,不走大门,偏要敲窗户,想来真的是什么邪祟吧!”由于身边没有武器,他只好抄起了房间里的板凳,走向窗户,猛地打开窗户,想一看个究竟。

但是,张大秦被吓了一跳,往后退了几步。窗外,一个身着白衣的年轻男人正飞在半空中。

慢慢的,这白衣男人飞进了房间。

张大秦问道:“你是什么邪魔妖孽?”说着就要用板凳打过去。

男人笑了笑,恭敬的作了个揖说:“公子莫怪,我乃是这方区域的地仙,因为您一身正气,所以我专门来帮助您消灭这屋子里的妖魔的!”

说到这里,张大秦心里别提多美了:“我说的吧,我就是有神仙庇佑,做什么都如此顺利。连住闹鬼的房间都有神仙亲自来帮助。”

于是他也恭敬的请男人坐了下来。

这男人把腰间别的剑拿了出来,递给张大秦说:“这宝剑乃是我降妖除魔的好东西,今天三更,妖魔就会过来,你用我的剑,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杀死他们。”

张大秦谢过男人,这男人穿墙而过,一下就不见了。

张大秦把剑放在身旁,故意没有熄灭蜡烛,并且假装睡觉。

不知不觉时间到了三更,原本锁起来的门,突然被打开了,张大秦眯着眼看向门外,果然,进来了一个头发很长,白衣的女鬼。

“哈!受死吧!”张大秦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抽出宝剑,一下子刺向了女鬼,这女鬼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

紧接着,从门口又进来一青面獠牙,全身绿色的鬼,张大秦挥舞宝剑,也一下刺杀了他。后面接着又进来了一直怒吼的小鬼,这鬼身材矮小,张大秦一下子把他的头砍了下来。这小鬼惨叫一声,也立刻的毙命了。

张大秦杀完三只鬼后,十分开心,他不顾大家都已经睡觉,大声的喊道:

“大家快来啊,快来啊,这房间里的鬼被我轻松就杀死了!”

这喊声惊动了老板伙计还有住客,人们纷纷被声音吸引,走到了张大秦房间想一看究竟。

这一看,原本睡眼惺忪的人们都醒了,地上哪有什么鬼怪,全是死去的人!张大秦和老板定睛一看,这死去的人,分明就是张大秦的妻子,儿子还有父亲!

张大秦也蒙了,这明明是鬼怪,怎么全变成了自己的亲人呢?

不由张大秦想太多,人们就上前制住了他,任凭他怎么解释,也没人相信。

天亮了,张大秦被赶来的官兵带走了,当然,他的升官梦自然也泡了汤。

公堂之上,这张大秦被判了死刑,在牢里,张大秦才明白,这白衣男人哪里是什么神仙,估计就是房子里的鬼魅,采取了方法,让家人来到房间,在用障眼法让我自己杀死了他们!果然,作恶是有报应的!张大秦叹了一口气。

德国民间鬼故事

德国民间鬼故事第二篇-三十七斤半

躺在小旅馆里,累了一天却睡不着,看着无聊的电视,胃里却咕噜咕噜叫起来,想到川菜的浓香,更是睡意全无。干脆起身去吃些夜宵吧。

走在成都深夜的街道,行人稀少,找个还开门的小饭馆已不太容易,我信步走着,终于看见一条小巷远远那边的巷口有个饭馆的招牌还亮着,看来我的胃是有救了。小巷里的路灯又少又暗,好在我是财色全无,身材放在四川居然属于高大伟岸型的,更是无所畏惧。

夜很深了,走在深深的巷子里只听得见自己脚步的声音,倒是有些心里发毛,突然我看到前面的路灯下居然有人在低头找东西,心想:这是丢了什么了?大半夜的在这找,也不打个手电。别人的事少管,我的心已经飞向了小馆子的餐桌。匆匆走过那人身旁,急不可耐的要奔向我向往的地方,突然听着他叫了我一声“同志”。我停下脚步,这才发现她是个中年妇女,穿着套旧中山装,还戴着袖套,我心说“坏了,碰上要饭的了”,我一身学生打扮还戴个眼镜,在北京最受要饭的青睐。

“同志. .....你走过来有没有看到地上有粮票啊?”“什么?粮票?”我以为是听错了,虽说四川话不难懂,可是这年头谁还会大半夜的找粮票啊,“对,粮票,3 7斤半,你看见有人拣了吗?”我这才确信自己听对了,我摇摇头,“同志,求求你...”她突然急得要哭了似的,“同志你要是看见了一定要告诉我,3 7斤半啊.....”我越听越不对劲,要饭也没听说要粮票的,那东西十来年没见了,八成是遇到疯子了,想到这里,我很生硬的摇摇头说:“没有!”她的眼里明显地露出失望的表情,我倒是心里真有些过意不去,可是我也没粮票给她呀,于是我象所有人一样头也不回的走了,还能听到她在后面喃喃的说些什么。

走进小饭馆,只有老板娘和一个端盘子的小姐昏昏欲睡的看电视,没有别的客人,看来生意不好,我找了个离电视近的座位坐下,点了两三个菜一瓶啤酒,只一会儿,就做好送上来了,老板娘亲自把啤酒送来,跟我随便聊了几句,我突然想起那怪事,就问老板娘:“现在四川还用粮票吗?”“早就不用了”“真是怪事,”我说,“刚才我在路上居然看见有人在找粮票……”“怎么会呢”老板娘不以为然,“我也 觉得怪啊……37斤半,还是掐斤掐两的。”“什么!!!”老板娘脸色突变,“是什么样的人?”“一个中年女人,大概四十来岁,短发. ....”“她在找37斤半,你没记错??”老板娘的声音都发抖了,“是啊,没记错”我都给搞糊涂了,“她在哪儿?在哪儿?”老板娘打断我的话,我指了指来的路,“就在那边的路灯下面. .....”我的话还没说完,她已经冲出了门,服务小姐看了看我,犹豫了一下,也追了出去。只留下我一个人对着酒菜发愣。

德国民间鬼故事

德国民间鬼故事第三篇-13号凶宅

老北京在民国改成了北平,只因为那时候南京是国都,这北京只好换个名了。结果北京市就一直在两个名儿之间换来换去了。反正咱们既然说的民国时期的事儿,还是叫北平吧。

说的这事儿发生在满清刚刚被推翻的那阵子了。

那会儿辛亥革命刚刚过去不久,统治了中国几千年的帝制算是彻底被推翻了。民国初建其实也没有啥本质变化,最明显的是国民终于把后脑勺上那根小辫子剪去了。诸不知,这回的剪辫子,竟然和上一回满清入主中原,勒令男人一律剃发留辫是一样,也会闹出不少人命案来。于是,在民国初年,还是常常可以在北平的大街小巷看到一些留着小辫子,穿着长衫马褂的打扮,当然,最叫人捧腹的,还是西装革履却戴着一顶瓜皮帽,留着一条拖在屁股后头的辫子了。

话说这皇城根的景山后街,有条胡同叫的名字挺怪,叫个棒槌胡同。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个啥来历?其实“棒槌”这词就和傻二差不多了。老北京不是还有个歇后语叫做“给你个棒槌——就认真(纫针)?咱们说的故事,就发生在这条胡同的13号。

这胡同名字虽然叫个棒槌,倒也不是个筒子一样直来直去的地形,反而是七扭八弯的。也不知道当初为什么会弄成这个样子?估计是那些造房子的相互侵占地界造成的,结果整的自己出门进门也不方便。这条棒槌胡同的13号,是个出名的凶宅。谁听着名字都明白,这宅子里面一定死过人。光是死过人,也不能算凶宅。够得上凶宅两个字,也得有两个基本条件:第一个,经常死人,也就是死过的人不是一个、两个;第二个,非正常死亡,就是暴死。当然暴死,不一定是凶杀,只不过还是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一种恐怖。

13号是个四合院,一共三进,还挺大的。老北京城的四合院特有讲究,四合院又称四合房,是一种汉族传统合院式建筑,其格局为一个院子四面建有房屋,通常由正房、东西厢房和倒座房组成,从四面将庭院合围在中间,故名四合院。自打元代正式建都北京城,四合院就与北京城的宫殿、衙署、街区、坊巷和胡同同时出现了。

北京传统四合院虽有一定的规制,但规模大小却有不等,大致可分为大四合、中四合、小四合三种:

小四合院一般是北房三间,一明两暗或者两明一暗。东西厢房各两间,南房(倒座房)三间。

中四合院比小四合院宽敞,一般是北房5间,3正2耳,东、西厢房各3间,房前有走廊以避风雨。另以院墙隔为前院(外院)、后院(内院),院墙以月亮门相崐通。

大四合院习惯上称作“大宅门”,房屋设置可为5南5北、7南7北,甚至还有9间或者11间大正房,一般是复式四合院,即由多个四合院向纵深相连而成。

棒槌胡同13号院,就是个三进的四合院,砖木结构,檩、柱、梁、槛、椽以及门窗、隔扇等等均为木制,木制房架子周围以砖砌墙。梁柱门窗及檐口椽头都上了油漆彩画,色彩缤纷打眼一看就知道当年营造这院子的主人,必是官宦人家有权有势。四合院的大门足足占了一间房那么大,门楼、门洞、大门(门扇)、门框、腰枋、塞余板、走马板、门枕、连槛、门槛、门簪、大边、抹头、穿带、门心板、门钹、插关、兽面、门钉、……一样也不少。

一进门就是一道一字型的影壁。影壁的最上面用筒瓦,然后用条砖砌出框架,中间一个大大的“福”字,下面是山海景色的须弥座。院内花木扶疏,幽雅宜人。丁香、海棠、榆叶梅、山桃花、枣树、槐树……还有水池、花草以及盆栽的石榴树、杜鹃、栀子等等,阶前花圃中的草茉莉、凤仙花、牵牛花,加上游廊葡萄架,光是看这院子外面,就知道主人当年的富贵气了。

相传这院子还是元大都时候就有了,是当时一个蒙古亲王的外宅。“外宅”顾名思义,就是男主人在正妻之外娶的老婆。其实,这外宅的含义不仅如此。中国古代,甚至一直到民国,都是一夫多妻制,一般所谓正妻,俗称大老婆,和其他妻妾,也就是姨太太,是住在一处的,只是分房,或者分院而已。住在那些分院里面的妻妾并不算外宅,外宅是针对正宅而来。更准确的说法,是针对正妻的称呼。所谓的外宅只是含蓄的说法,其实就是外妻。住在外面的妻子,是不同于家里那些姨太太的。姨太太们在家里再受宠,也不是主子的地位。除非哪天扶正了。可外妻不同,这个外妻在她领属的宅子里是主子,是女主人身份。就像红楼梦里尤二姐当初嫁给贾琏那阵,就是外宅。

这位蒙古亲王的外宅是个汉家女子,元朝祖制蒙汉不得通婚。亲王对她爱不释手,视如掌上明珠,却又碍于祖制不得公开迎娶,只得另外起造了这座大宅子,将这汉族女子供养于此。这位亲王孛儿只斤。阿尔斯楞,钟爱的汉家女子,姓蓝,单名一个“蝶”字。孛儿只斤亲王为蓝蝶姑娘营造的这个大宅子,居然叫个“蓝宅”!足见得他对此女的宠爱了。

“蓝宅”营造之初,还没有这个棒槌胡同,自然也不是13号。按照元大都的规制,四合院形成的胡同之间距离就有70米至阔。故而“蓝宅”旁边没有什么民房。随着元朝的衰落消亡,时间的推移,朝代更迭变换,气势恢宏的大宅门日益凋零,自然无法去干涉周围盖房子的,不断过界占地。这就是棒槌胡同后来变成曲曲弯弯的原因了。

无奈当初的大元朝整天东征西伐,亲王又是皇帝的一员虎将,只得常年随驾出征。可伶这位汉家姑娘,虽然住在这富丽堂皇的大宅子里,过着锦衣玉食的日子,却每日里郁郁寡欢,日子久了自然会生出事来。

这次孛儿只斤。阿尔斯楞出征欧洲,一去就是三年。就在他三年后突然归来的夜里出事了……

德国民间鬼故事

德国民间鬼故事第四篇-血荷

下着大雪的天,路上少有行人,少女穿着夹袄站在结满冰霜的树下冷得发抖。

等了片刻,有个撑伞的人影走近了。青年男子着黑色衣衫,愈发衬得白皙肌肤几乎与冰雪同色,眉目轮廓鲜明深刻,透出与年纪不符的鬼魅之气来。

然而少女见了他却一脸欣喜,顾不得自己嘴唇发紫,急忙把怀里的暖炉递给他,嘴里发出“啊、啊”的音节,指了指他单薄的衣衫,目光透出关切责备的神色。

“我不冷。”青年将手炉还她,“近日大雪,城中又有怪鸟食人,你这样跑出来实在叫我担心。”

他顿了顿,从袖中取出一支形状古怪的药材,笑盈盈道:“这是第十九支了,虽然味道难受些,你有好好服药么?”

那药材状似荷叶,却呈暗灰色,根茎竟是猩红,仿佛随时会渗出温热的血色汁液来。

少女点点头,神情温顺。

“这里太冷,别总站着,我回去为你煎药。”青年给她撑着伞,“我家传的药材最灵验不过,这一味药喝下去,你兴许便可以开口说话了,阿冉,你欢喜吗?”

阿冉再次点头,抿起嘴,唇边的笑容很快被凛冽的寒风掩去了。

少女阿冉天生是个哑巴,在家中做些粗活儿,父母在半年前双亡,日子过得更是窘迫。

直到在五个月前,她遇到了这个容色苍白,衣衫华丽的青年。

青年不嫌弃她不会说话,反而常来看她,后来还带着药材,说是上古的方子,要为她治好哑巴病。

那阵子城中每到夜晚便会有白色的怪鸟出没,专食人肉,阿冉的父母便因此而死。百姓人心惶惶,阿冉吓得整夜睡不着,青年的善意很快被接受。

她依赖他,倾慕他,迷恋他。

屋子里暖洋洋的,冒着热气的药碗端在她眼前,阿冉又嗅到了熟悉的血腥味,不由皱了眉头,露出怯怯的神色。

青年见她如此,轻声哄道:“你不是一直想开口说话吗?现在只剩最后一支药材,你若不喜欢,丢了便是,没有关系。”

少女目光微微一颤,终是闭了眼,将红褐色的药汤一饮而尽。

碗底剩着一支血红色的根茎,阿冉咽了口唾沫,一点一点吃了下去。

根茎极软,浓稠的红色汁液溅上她的唇角,青年用手帕擦拭干净,却见阿冉的神情因为药物的怪味而扭曲,手指紧紧攥着他绣着暗花的袖口。

少女努力平复着味觉的不适和声带的生涩感,良久,她沙哑的嗓音唤出他的名字:

“好苦啊……言深。”

食人怪鸟的阴云仍然笼罩在这个小小的城中,阿冉求着言深一起搬离了这个令人恐惧的地方,在一处山清水秀的无人之地隐居了起来。

与从前温文静默的少女不同,失语痊愈之后的阿冉最爱围着言深问东问西,而言深却在这闲云野鹤的日复一日中,逐渐虚弱下去。

“原以为这里清净,却不想这深山里的日子实在无趣,我们回去好不好?”

“今日去摘野果的时候险些被毒蛇咬伤……你也不关心我。”

“太寂寞了,从前你还会冲我笑,现在怎的一点表情也没有?”

“你的家乡在哪里?你有父母吗?你为什么从来都不和我说这些?”

“无趣透了,为什么命运让我能够开口讲话,却不给我热闹的生活?”

阿冉的声音响在狭小的屋子里,言深躺在榻上,无可避免地流露出一丝厌倦的神色。

日子很快又划过几天,阿冉终于决定结束隐居,言深虚弱之色更甚,阿冉便替他收拾旧时的衣衫,好尽快离开这里。

她的手触及一件灰色的袍子,紧接着,一根轻柔的羽毛落了下来。

阿冉下意识俯身拾起,却在看清那羽毛花纹的一刻如遭雷击!

德国民间鬼故事

德国民间鬼故事第五篇-农村鬼故事之枯井

我父亲排行老二,他的几个兄弟都在农村老家,我三叔住在“贾庄”的最南面。再向南就是田地了,离村庄一里远的地方有个枯井,现在里面的水常年只有一米深左右,说起来也只能算是个半枯井了。

这口井是大跃进时代的产物,当时水很深,后来土地改革以后就没再用过。到了八十年代中期的时候,村里有人投这个井轻生,第二年井里水莫名其妙就下去了。故事就是从这口井里发生的。

大概是三年前,我三叔养的黄牛生了个小牛犊,刚会跑。这天晚上,到了快十一点了,还没见牛犊自己跑回家,它一般到晚上就回来的。于是我三叔拿着矿灯,在村子附近找。

最后在井的附近听到有牛犊“哞哞”的叫声,用矿灯向井里照了照,发现他家的牛犊在不很深的水里挣扎。可是怎么把它弄出来呢?

最后三叔决定回村找几个人一起来。他在家里拿了一条耕绳(原来用牛耕地时候栓牛用的,很粗,很结实),叫上六。七个青年人,和我三婶一起来到井边。

开始是用绳子向牛身上套,套了半天也套不上,牛犊还是在水里面上下起伏。眼看牛犊就快淹死了,只有让一个人下去把牛犊抱上来,其他人在上面拉绳子。可是半夜了,这井里还死过人,谁也不愿意下去触这个霉头。我三叔只好用绳子把自己捆起来,让其他人拉着,一点一点向下放。

绳子放到接近水面的时候忽然断了,(这么粗的绳子一般不容易断)三叔“扑通”落到水里。

水本来不深,还不到人的腰,可是三叔却在水里站不起来。身子在水里扑腾,头在水下抬不起来,就象有人在水底拽他,嘴里还发出“啊啊”的尖叫。

最奇怪的是,人一落水,牛犊却不见了,井底只有我三叔在那。上面的人吓呆了,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谁也不敢下去救人。眼看人再不救上来人就不行了,三婶把绳子拉上来栓在自己身上,让人把她放下去,好不容易才到井低把我三叔拽上来。

大家把两个人拉上来的时候,三叔已经神志不清,浑身发抖。大家用矿灯照着井低,除了水波,哪还有牛犊的影子。七手八脚的把我三叔抬回了家以后,人人对今夜的事很疑惑。

第二天早晨,三叔家刚开门,他家的牛犊自己跑了回来,浑身干净,不象掉到井里的样子,而且掉下去也自己上不来啊。

我三叔事后对别人说,他掉下去以后,觉的头很晕,根本站不起来,感觉有人在下面拽他,从那以后再没敢提这事。至于那么多人看到的牛犊怎么不见了,第二天自己又跑了回来,谁也说不清楚,找不到解释……

我妈听了这事说,一定是井低有沼气,所以人才晕,至于牛犊和叫声,可能是大家的幻觉。不过几个人一起幻觉,就太离谱了!

以上就是德国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德国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71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