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大全关于校园5篇

本文5个鬼故事大全关于校园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校园宿舍鬼故事小说、搜狗小说校园鬼故事、鬼故事短篇超吓人校园、校园梦中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鬼故事大全关于校园

鬼故事大全关于校园第一篇-黑色手指印

我相信刘雨的变化与聋哑学校里的那个女生有关。

那是3月中旬的一个阴天,校团委组织全校团干部去聋哑学校看望残疾学生。由于是早晨7点出发,大家在学校操场集合的时候都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我和刘雨也不例外,但一想到自己将要去做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心情也就变得明朗起来,顿觉空气清新,沁人心脾。

刘雨和我一样,是很瘦的男生,他背了一个大包,与他的身材极不相称。我问他包里是什么,他不说,他把包放在我旁边,然后,便和后座的几个女生聊天去了。

他总是那么开朗,善良,深得女生的爱戴,令我羡慕不已。

后来,他回到座位上,和我有一搭没一搭地讲话,直到聋哑学校的门口,他还嚷着回来后要与我在CS上一决雌雄。

聋哑学校位于市区的西北部,暗红色楼房建在安静的公园旁边,四周环境优美而寂静。大家进入学校后,校长和一些老师出门迎接,偌大的操场上站着为数不多的学生。

之后,进入一间宽敞的教室,那里已经坐满了学生,从他们焦灼的目光中可以看出对有声世界的渴望。

以下是一些例行公事的程序,大家把捐赠的财物交给学校,有意长期帮助的,可由校方安排见面。

当天,刘雨就选定了一个女生作为他的长期帮助对象,我没有选,因为我是一个懒散而没有耐心的人,选定了帮助的人,就意味着责任,而我不同,我喜欢自由。

那个女生比刘雨小三岁,穿着破旧、宽大的运动服,看上去极不合身,她长得很好看,特别是眼角上方有一颗黑痣,给人一种永不忘怀的感觉。

她看刘雨的时候脸上漾出淡淡的笑,握手后,两个人走到窗边,她用手做着各种各样的手语,可是刘雨一直摇头,因为他根本就不懂手语。

她从包里拿出笔纸,在纸上匆匆写了几个字,刘雨点点头,两个人便离开了教室。

我不知道女孩在纸上写什么,也无从知晓刘雨跟女孩去了哪里,因为我是个好奇的人,看他们走出教室,便追了出去。我看到刘雨和女孩的背影在楼梯口闪了一下,随即消失了。

准备离开时,我们找遍整栋楼都不见刘雨,最后发现他站在操场上与女孩告别。

女孩抱着刘雨的大包,眼中溢满泪水…

我突然发现,女孩竟然换了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竟然换了一条小裙子。那裙子是银色的,闪着亮光,那是锡纸做的裙子。

我后来才知道,那天,女孩的班上正在上美术课,美术课的主题就是环保。

而女孩竟然用锡纸做了裙子,还穿在了身上。

返回的路上,刘雨望着窗外移动的风景一言不发,我叫他,他也不理我,我发现他哭了…

事情过程大致如此,刘雨回来后始终沉默不语,与先前的他判若两人。

我发现他独自站在镜子前摆弄着双手才知道,他已经开始学习手语了。

…不知从何时起,校园里的很多女生开始偷偷地学习手语,她们不是聋哑人,学习手语的目的完全是出于好奇,为了更便于在课堂上谈恋爱,想想,懂手语的人很少,而且老师很难察觉,这种方式远比传纸条要好用——可是,她们又怎能理解那些生活在无声世界中人的痛苦呢?

以上这段文字是我从刘雨的笔记本上偶尔看到的。我可不是故意偷看哦,只能说是不小心,百分百的不小心,请听我解释:刘雨坐在我后面,那天,下课的时候他出去了,由于我上课的时候思想经常开小差,笔记漏记很多,刘雨笔记是全班最棒的,只好抄他的了。可是拿过他的笔记时,我却发现,他竟然一个字也没记,我不相信我的眼睛,向后翻了几页,于是,看到了上面的文字。

看过那段文字后,我把刘雨的笔记本又放回了原来的位置,并弄成刚才笔记的样子,心里忐忑不安,认为不该看那段文字。

刘雨回来了,我若无其事地坐着。我听到后面的椅子发出“喳”的一声,随之是“哗哗”的纸声,想必刘雨正在翻他的笔记本,这样想着,心里有点害怕。

突然,我感觉有一只手拍了拍我的背,紧接着是刘雨的声音,“你动过我的笔记本了?”

我头也没回,结结巴巴地说:“没有。”

他站了起来,走到我的旁边,涨红着脸,双手直直地把本子送到我的眼前,他说:“你说你没有看过,可这又怎么解释?”

我双眼盯着那个普通笔记本,差点叫了出来,就在我曾看过的那一小段文字下面,是一只油腻腻的黑色手指印。

这怎么可能?我仅仅是看了一眼,怎么会留下这么明显的黑色手指印呢?

我连连摇头,说:“你怎么肯定手指印是我的?”

刘雨一把抓起我的右手:“你看看自己的手,这不是你干的,又是谁干的。”

我看到自己的手上布满一层黑色的东西,油腻腻的令人作呕…

我在水池里洗了好久,才将那黑色的东西洗干净,直到最后一刻,我才明白,那黑糊糊的东西是煤。

好端端的我的手上怎么会有煤呢?

鬼故事大全关于校园

鬼故事大全关于校园第二篇-胎记

新来的转校生很是孤僻,少言寡语,郁郁寡欢,总是穿的异常整齐,再热的天也不见他穿短袖。

有好事者打听了过,他的转学似乎是因为有什么秘密被发现了……

“你的秘密就是胳膊上的胎记吧?”

同校的几个男生把转校生堵在了背巷子里,嬉皮笑脸地轮流发问着,“听说很好看啊?脱下来让我们看看吧?”

转校生的脸很苍白,声音很微弱,“不行啊,不能看的,求求你们了,真的不能看的……”

“哎呀,都是男生,你怎么这么别扭啊!” 鬼故事

几个男孩一拥而上,不顾当事人奋力的挣扎,很快就脱下了他的上衣。

他的右臂、左肩和后背果然各有一个靛蓝色的胎记,巴掌大小,长得就像丑陋的鬼脸。

“哇,好丑的胎记啊!”

“太恶心了,怪不得不敢给人看!”

“那个胎记上的疙瘩,好像眼睛啊!你看,它在盯着我呢。”

观赏和评论之后,看客们一一满足的离去。 鬼故事

他缓缓穿上了衣服,感觉这个场面是如此的熟悉,那天,他们也是这样抓住那个瘦小的男生,非要看他背上的胎记的,甚至连那些嗤笑的话语,都是那么的类似。

那个时候,他并不知道,这个胎记有种神奇的魔力,谁看它一眼,谁的身上就会长出一个一模一样的胎记,看一眼,长一个,看两眼,长一双。

他叹了口气,还是赶紧回家洗澡吧,那些胎记又在发痒了。

鬼故事大全关于校园

鬼故事大全关于校园第三篇-戏服

安是一个清高的女生,漂亮,聪明,时尚,家里也有钱,但她也有不如意的地方,她的分配的宿舍里那个来自农村来的李意十分让人讨厌,穷酸之极,而且还喜欢穿上一些戏服,唱京剧,说是死去的奶奶教她的,吵死人了,安下定决心要把李意赶出房间。

安是那样聪明又有心机的女子,可是,她却没有料到李意有那样的性烈。

因为,她在赶李意出去的过程中,发生了意外,当安故意怪李意偷了自己的高级洗发水,李意在百口难辩自己清白的情况下,居然选择了一种非常极端的方法,她从六楼的窗台跳了下去,用死保卫了自己的清白。

死的时候头皮与脑袋因为巨大的冲击力而分家了,血肉模糊十分可怕,农村赶来的李意的父母哭的死去活来的。

虽然,安感觉一点内疚,但是她转念一想,这不怪自己,只能怪李意的心理承受力太差了。

安继续哼着小曲,开始自己的大学生活。旁人却提醒:“你怎么最近老是哼京剧啊!”安被吓到,脸色阴睛不定。

只到有一天晚上,安在半夜里醒来,忽然坐在镜子前仔细的打量自己,打理自己的头发,打量自己的脸,轻轻的嘟起嘴,向上调皮的不满的笑着。

镜子中的她是那样的天真,无邪,可爱,眉目里都是媚意,她拿起自己的口红,仔细的对着镜子涂起来,风吹起粉红的床纱,镜子里就出面一副诡异的画面。

鬼故事大全关于校园

鬼故事大全关于校园第四篇-鬼计

学校餐厅的三楼新开了一家麻辣烫,有一日晚上九点,我上到二楼忽然想去看看,登上几级楼梯后,苏合打电话给我。

他问,下课跑哪去了?

我说,在餐厅三楼吃饭。

他说,一餐还是二餐?

我说,二餐。

他说,我一会到。

我说,等你。

上到三楼,麻辣烫的窗口前,密密麻麻的挤满了学生,我着急地走过去说,老板,麻辣烫咋卖的?老板说素的五毛,肉的一块。我说知道了,然后折返身子坐在身后的凳子上玩手机。餐厅的信号不怎么好,上网看新闻半天刷新不了网页。我于是退出程序玩游戏,游戏是我和朋友经常玩的一款跑酷类型的小游戏,但是与众不同的是它有好友之间的排名,为了得到第一名的好名次,我一直目不转睛,聚精会神的玩着,忽然一股冷风席卷周身,我不由的打了个寒颤

暂停游戏,抬起头环顾四周,几乎所有的窗口都熄灯停业了。楼层天花板的白炽灯只剩下我头顶的一盏,我心里空落落的,手机页面时钟提示十点整。

这么快!我在内心发出一声惊讶,站起身想迅速离开这里。

同学,麻辣烫你不吃了吗?

听到招呼,我一怔,搜索起声音的来源,麻辣烫的窗口一位白色连衣裙的女生笑盈盈地看着我。我挥挥手回应,哆哆嗦嗦地走近她。整个三楼除了她的窗口,其他的都是漆黑一片。

很晚了,便宜点给你。她说,顺手递给我挑选食物的塑料篮子。

我伸手接住,皮肤触碰到她冰冷的手,堵在嘴边的不吃了,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苏合怎么还不来,我在心里抱怨,神神叨叨地随便挑了几样菜。

十二块,她说。

我从口袋慌乱的掏出卡,贴在刷卡机上面,机器吱吱的发出一连串刺耳的噪音。

不好意思同学,刷卡机坏了,要不你明天把钱送过来吧。

我说,给你现金吧。

她说,学校规定餐厅不能收现金。

我说,那只好明天送过来了。

她说,你先在凳子上坐会,很快就好。

我等了十分钟,有些不耐烦,气鼓鼓地冲着麻辣烫的窗口喊,老板,饭好了没?

没有人回答我。(鬼大爷:转载请保留!)

老板?老板!我又喊了两声。

老板端着盆出现在窗口说,什么事?

我说,我的饭呢?

老板说,你什么时候买的饭?

我气不打一处来说,就刚才一位穿白色连衣裙的女生刷的卡,但是刷卡机坏了,我说明天再给钱。

老板听我说完,整个脸上汗珠在流淌,他手中的盆,砰一下掉在地上。他仿佛是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手不停的在发抖。

我说算了,一脸无辜的要走,然而十月的郑州,温度一般保持在25度以上,此刻我却感觉到寒冷的透骨。小心翼翼地走下楼,原来二楼和一楼都已黑漆漆,关灯许久了。

吱呀,我拉动门口的玻璃门,哗啦啦一条铁链绑在门上。

开门呀,我拍着门喊,里面还有人啊。

开门啊,我奋力地大叫,餐厅一偶值班室的灯光忽然亮起来,我以为有人来了,盯着那个方向,视线穿透玻璃,空无一人的房间,桌上的书页哗哗的一页一页翻来翻去。”

我惊恐的腿差点站不稳,想跑却有心无力。

蒋臣,你怎么了?苏合讶异地说

我,我,我结结巴巴地说,你怎么进来的?

他说,从门啊。

我哽咽着说,门不是锁了吗?

他说,没锁啊,你看。

他手指着门。

我挪动脚步看去,门敞开着,铁链不知去向。

走出餐厅,我心有余悸地说,门不是你开的?

苏合说,当然不是我,我哪有钥匙啊。

我说,你不来,怎么没打电话给我!

苏合说,我打了六个,你那边老提示不在服务区。

我心一寒,脊背冷气飘散全身。

苏合说,蒋臣,你停下干嘛,咋不走了?

我说,没事,想到一些事情。

鬼故事大全关于校园

鬼故事大全关于校园第五篇-禁言游戏

新学期见到马佳颖的时候,年前还是形如圆筒的胖姑娘,现在却苗条得不到一百斤。我很早就跟她说过,如果她能把体重降下来,肯定很有男人缘。因为她的脸蛋精致端正,是个美人。

我更在意的是,为什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她能减那么多。上大学后她一直在尝试减肥,然而没有一次是成功的。

一起走在校园的林荫道上,我忍不住开口问她这个问题。

“难道是吃了什么效果显著的减肥药?”

她摆了摆手,“没有的事。那种东西全是骗人的。”

“那你倒是告诉我啊!”

她神秘地一笑,“嘿嘿,保密。”

搞了半天,得到的竟然是“保密”这个答案。我不依不饶地逼问。在我的一阵死缠烂打下,她总算是妥协了,贴着我的耳朵说:“看在你是我好朋友的份儿上,我才告诉你,你千万不能告诉别人。”

我认真地点头应允,但她还不放心,又与我拉钩发誓。她这才继续说道:“你知道一个叫‘调和所’的机构吗?”

“调和所?”

“那是个很厉害的地方,能将两个人的属性折中。”

她进一步举例解释:“一名一米八的人和一名一米四的人,一同进入调和所的设备,出来后就是两个一米六。我寒假在那里与一个和我年龄相仿的女孩进行了体重的调和。她非常瘦弱,皮包骨头的那种,但她的梦想是当警察,所以很有必要把自身的体重升上去。最后,我们都获得了理想的身材。”

我算是听明白了,可是不太相信她的话,“有这种奇妙的事情?”

“骗你干吗,我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吗?”

我又问道:“除了身高和体重,其他属性能调和吗?”

“据说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

“那么,”我抬起眼睛说,“寿命可以吗?”

我将马佳颖给的地址存到手机里。本来想打个电话咨询,但调和所似乎没有可以联系的电话号码,只能亲自走一趟。

“小岚,我有点担心你。”马佳颖告诉我地址后不安地说道。

“嗯?”

“因为你说寿命啊,总觉得你打算做什么危险的事情。”

我微笑,宽慰她道:“没什么啦,你别多想。”

危险吗?我不清楚,但我知道或许这是打破宿命的好方法,怎么说也得试一试。

周末我搭车前往调和所。位置十分偏僻,在公交车都到不了的荒山上。下了车,我徒步行近两小时后总算是到了。那是栋方方正正的白色建筑物,看上去有点简陋。正门上方刻有圆形的章纹,章纹中央是一架漆黑的天平。这是调和所的标志图案。

“您好!”进入大门,一名年轻男子礼貌地和我打招呼。他鼻子高挺,眉骨突出,是典型欧洲人的面部特征。但他皮肤却是亚洲人的黄色,如果没预料错,应该是个混血儿。男子穿着平整的黑色礼服,领口打了个小巧的蝴蝶结,与他俊朗的外表很相配。

他自我介绍道:“我是调和所的负责人拜伦瑟,有任何问题都可以问我。”

我开门见山地问:“请问,这里可以调和寿命吗?”

“当然可以。”他回答得非常果断,反倒让我产生了疑虑。他大概看透了我的心思,说道:“怎么了?”

“怎么说呢,我是经由朋友知道这里的,她成功调和了体重。但我总觉得有点天方夜谭……”

“小姐!”他严厉地打断我的话,“请允许我向你做些科普。你知道‘熵’的概念吗?代表混乱度的熵。”

物理课上提到过。虽然不怎么懂,但还算有点印象。

“自然界的一切现象,总是自发地朝熵增大,也就是更加混乱的方向发展。往清水中滴加红墨水,整杯水都会染上红色。冷的东西和热的东西放一块,冷的会变热,热的会变冷,两者的温度越来越接近。这个世界是从‘极端’趋向于‘平衡’的。而我们的行为——比如把参差不齐的人调成等高——正是符合这一原则。”

平衡,这是他们追求的结果。将天平作为标志大概也基于这个理念。我说道:“我相信你们。我想请你们帮我调和寿命。”

“只要参与调和的双方都同意,并签下协议,然后递交手续费就可以了。每个人一生在同一方面只有一次调和机会。”

“费用的事我知道。至于双方同意……我想说明一下,除我之外的另一人,他已经死了,这种情况可以吗?”

“原来如此,你是打算消耗自己的生命,让对方复活是吧?”

“你说得没错。”

“没问题,但你需要把他遗体的一部分带过来。”

“骨灰可以吗?”

他还是没有犹豫:“可以。”

“那我下一次再来拜访。”

“行。麻烦填一下预约单。”

手续和协议办完之后,我向他道别。在我离开之前,他对我说:“小姐,你应该明白即将发生什么。死人的寿命相当于是零。假如你还有六十年的寿命,与那个人调和之后,你就只能再活三十年。你认为值得继续下去吗?”

“值得。”

“哦,那一定是你深爱着的人。”

我摇摇头,“你猜错了,他既不是我的恋人,也与我非亲非故。”

拜伦瑟轻轻地皱眉,“是吗,那敢问你是基于什么样的理由?”

“这个……”

见我面露难色,他解围道:“算了,你没有义务告诉我。”

“不,是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一句话来讲,是为了解除一个咒。我重视的不是让他复活,而是让我自己正常地活下去。”

想必我此番解释,只会令他越发困惑。在不知道那件诡异事情的情况下,没人能理解我的意图。

以上就是鬼故事大全关于校园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鬼故事大全关于校园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90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