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大爷校园鬼故事5篇

本文5个鬼大爷校园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短片校园鬼故事、北大校园鬼故事、校园鬼故事大全乡村、校园7楼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鬼大爷校园鬼故事

鬼大爷校园鬼故事第一篇-招魂

PART 1.

校园里的人都在议论昨夜大钟敲响的事情,我从来没有这么害怕,有一个事实比所有的幽灵都更可怕——那就是昨晚的事是真的,孟娜已经不在人世!聊以自慰的是,人们可以听到钟声,我又为什么不能在梦里听到钟声!如果那不是一个梦,我怎么一点也记不得自己是怎么从孟娜身边回到宿舍的,而且——假如她已经死去——我怎么可能撇下她的遗体,泰然地回去睡觉!

经过“钟楼”时,那里又聚了很多人,我想:“我应该进去看看,我要确认,那里没有什么孟娜的遗体!”于是我径直向“钟楼”冲去。一个陌生人在门口拉住了我:

“你干什么?”

我说:“进去看看。”

又有几个不认识的学生围上来劝我:“我们也想看个究竟,可学院正在检查那口钟为什么突然响起来,不让人进。”

我在人群中耐心地等待。

很快有人认出了我,又是一大群人围着我询问林渡雨和徐志飞的死因,甚至有人问我为什么还住在那间宿舍里。从灵敏的自杀,林渡雨和徐志飞的死,以及女生楼闹鬼,到昨天大钟突然敲响,一切都被他们联系起来,越传越邪门。也许正像南宫小雪的日记中所说的,恐怖正在燃遍整个校园。我应付着那些无聊的提问,半小时后,几名维修工人和吴院长从“钟楼”里走了出来,被人们围住了。

吴院长一副安抚民心的样子,“只是一些机械问题,我们在里面发现了老鼠屎,可能是老鼠碰了发条,没什么大事,大家不要惊慌。”

趁着这个乱乎劲,我向楼里跑去。吴院长一把拉住了我。

“一会儿还要打扫,现在不许进去。”他说。

我连看都不想看他一眼。我想:“钟那么大,老鼠怎么可能触动发条?”我清晰地记得昨天夜里看到的景象,大钟的齿轮比人还大。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我已经分不清梦境和现实。我执拗地往里闯。

“我说了现在不准进去!”吴院长急了。

还有很多学生围过来,嚷着要进去。吴院长拦不了一会儿,哄地一声,大家冲了进去。

我很快冲到了三楼,看到了那块木制的天花板依旧被打开,而那楼梯正架在上面,我不假思索地跑了上去,又看见了那些硕大的齿轮,我的头皮越来越凉——一切都和“梦”中一样——可是,没有孟娜的遗体!

齿轮里真的有老鼠屎。

从“钟楼”出来,吴院长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严厉地说:“明天早上到院长办公室来见我!”

鬼大爷校园鬼故事

鬼大爷校园鬼故事第二篇-考试前的夜晚

好烦啊,又要编辑文章了,我真想退出校刊编辑部。当时在学生中家里有电脑的就很少,10家人家中有一家有电脑就算富裕的。我们家呢,自然经济还不错拉。想要加入校刊编辑部第一个要求就是家里要有电脑,因而一直都招不到人。看样子我还要再干一阵子。

晚上我通过网络和校刊记者们联系,还要把他们的文章输入电脑,再进行编辑。还时常要和部长进行交流。

我正忙着那个头像又在闪了。

“去洪庙玩的开心吗?”

我习惯了她三五不时带给我的惊喜,每次我身边发生了什么事,她都会知道,而且无论我怎么把她删除,她总有办法出现在“我的好友”名单中。不过在跟她聊天的过程中,我渐渐地开始不讨厌了。相反的,有时我心情不好的时候还会主动跟她说。从中我也学到了不少的人生道理。

“对了,小幽灵。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真实名字呢?”

“这很重要吗?”

“对我来说,如果我真心想交网友的话就一定要知道对方的名字,连朋友的名字也不知道,那算什么朋友。”

“……小幽灵,就这么称呼我就可以了。交朋友交的是心,不是名字。”

“你很喜欢幽灵吗?”

“不喜欢。”

“那为什么要叫这个网名。”

“因为我本来就是个小幽灵。”

“你真是可爱。”我只以为她是调皮跟我开玩笑。

“那个,你最近要考试了吧。”

“你说期中考吧,早考完了,成绩都下来了。我这次考得很不错呢。”

鬼大爷校园鬼故事

鬼大爷校园鬼故事第三篇-黑段子之寝室长

我是一个夜猫子,喜欢通宵打游戏,宿舍的其他人也大都如此——除了我们的寝室长。

说起我们这位寝室长,那可真算得上一位模范标兵,不但对自己严格要求,更要求我们按时作息。每天他都按照学校的要求准时熄灯,督促我们关掉手机、电脑,上床睡觉,同时将门反锁,防止有人半夜偷偷跑出去玩儿。而早晨他会在天刚刚亮时叫我们起床,督促我们早读学习。

一开始,这种作息让我们这些夜猫子叫苦不迭,便对他颇有微词。但无奈有理的是他,我们拿他没办法。后来,我们也逐渐习惯了这种作息,同时也感觉到了早睡早起的好处,也就不再背后对他骂骂咧咧的了。

可在今天,他丧命于一场惨烈的交通事故中。据说现场惨不忍睹,他的尸体血肉模糊,连头的上半部分都被车轧扁了。

这天晚上,尽管寝室长不在了,但我们还是按时熄了灯。毕竟大家也养成了习惯,再者身边发生了这种事,谁也没什么心思玩了。可是这天晚上,当我的下铺因为内急去开门时,却发现门打不开了。

“搞什么啊,门怎么反锁了啊?”他一脸不满。

我们围上去一看,门并没有锁。但当我们试图开门时,却怎么也打不开,仿佛有种无形的力量压制着门板。 正当我们面面相觑的时候,一个声音冷不丁地冒了出来: “现在是休息时间,请各位回去睡觉。”

每个人都吓了一大跳,因为这分明是寝室长的声音!愣了一会儿,有人才壮起胆子说道: “我要上厕所。”

“请上床睡觉,不然别怪我不客气。”对方好像并没有什么反应,反而是语气严肃了不少。与此同时,我感到背后传来了丝丝凉意。

“还是先回去睡觉!”我阻止了试图强行破门的众人, “它现在是个鬼魂,不知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大家只好照办,可虽说上了床,可大家都没有睡意,而是在小声地交谈着。

“你们说寝室长是不是回来害我们的?”

“你别乌鸦嘴了。”

“我看它的样子并没有失去理智,也许像往常一样,天亮了它就会把门打开?”

“狗屁,那它怎么不让我出去上厕所?”

“你们小点儿声……”

交谈声渐渐消失了,大概其他人都睡着了。但我毫无睡意,我有个想法:寝室长的耳朵在车祸中被毁了,所以它听不见我们说的话。

等等,寝室长的眼睛也应该被车毁掉了吧?那也就是说,在它眼里……永远没有天亮了!

鬼大爷校园鬼故事

鬼大爷校园鬼故事第四篇-校园恐怖故事:录取

一、

那天,高中生黄理来找他的同学森小时,森小并没有发觉什么异常。

森小记得很清楚,那应该是下午四五点钟的光景,阳光即将褪去,他一个人在家里发呆,就在这时,黄理微笑着按响了他家的门铃。森小透过猫眼看清了来客,立刻愉快的打开了门,欢迎他进来。

当时城市正处于连绵的阴雨天,狭窄的房间里没有开灯,因此光线黯淡,阴影无处不在,黄理坐在森小对面的沙发上,面孔被罩上了一层阴沉的灰色。

“森小,我的通知书到了。”黄理说,他的脸上像傍晚时分的水面,波动着一层肤浅的笑意。

森小“恩“了声,他点燃了一只香烟,老练的夹在右手的中指和食指间,动作同他的父亲如出一辙。他擎着这只香烟迷惑不解的问黄理:到了?你的到了?那我的怎么还没来?

黄理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他伸出一只胖乎乎的手扇着缭绕的烟雾,尖着嗓子喊叫起来:你居然抽烟,你爸知道了打不死你。

森小轻蔑的说:你管得着吗,黄胖子,你这个死胖子,你倒是把录取通知书拿出来叫我看看啊。

黄理刷的拉开运动装上衣的拉链,把手伸到胸前摸索了一阵,摸出一张卡片状的东西拍在茶几上:看吧,反正也看不坏,借你免费欣赏一下。

森小把烟叼在嘴里,烟雾熏得他的眼睛微微眯起来,他腾出手来捡起这张卡片,诧异的问:咦?怎么是黑色的,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黑色的录取通知书。

的确,这张录取通知书是黑色的,像一张黑色的贺卡。

黄理咯咯的笑起来,笑过之后他指着森小说:真能装,还第一次看到黑色的,好像你经常能见到录取通知书似的,你见过吗?见过吗?他一把抢过来揣回到怀里,毫不留情的得出了结论:其实你一张都没见过。

森小砰的一拍桌子:什么破玩意,我的没准明天就到了,谁稀罕看你的,臭大粪。

黄理笑嘻嘻的说:你自己等着吧,我不陪你了,明天我就出发去学校报到了,坐火车去。说完,他模仿着火车汽笛响亮的鸣叫了一声,呜——

“明天?”森小把香烟掼在地上,焦躁而不解的站了起来,“干什么这么急,你赶着去投胎吗,难道你不等我和仲博,你不打算跟我们一起去了吗?”

黄理脸上露出了左右为难的表情,他的笑容里闪烁着一丝尴尬,他说:咱们三个是最铁的哥们,报的又都是这一所学校,按理说应该等你们一起去,但是,但是你们的录取通知都没有来啊,这让我怎么等,万一你们都没有被录取,我不是一场空?

森小一下子翻脸了,他的声音像潮水似的涨起来:这叫什么话?怎么可能不录取我们,正规的大学我们考不上,难道这所民办的破大学我们也进不去吗?还不是给钱就能上,你再等两天,当初我们三个一起报的名填的表格,时间上应该相差不了太多,我们两个的录取通知估计这两天也该到了,你等两天,到时候咱一起去。

不是的,黄理支吾起来,不是我不想等你们,关键是学校招生的老师今天上午来电话了,他说他姓翟,翟老师,他通知我明天必须出发,而且这位老师特别认真负责,说明天他会到咱们市的火车站来接我,带我过去。所以,黄理无奈的摊了摊手,我只能先过去了,咱们学校见吧。

说完,他站起来,小心的拍了拍运动裤上的褶皱说:森小,我今天来就是跟你说这件事的,我一会到仲博那去,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滚吧滚吧,森小靠在沙发上冷笑,声音从牙缝里挤出来,黄胖子,你小子真是太够意思了。

黄理笑笑,他无奈的摇了摇头,把两只手插在口袋里,转身走了,临出门前他停下来说:我明天下午一点五十的火车。门关上了,楼道里脚步声渐渐远去。

这就是森小最后一次见到黄理时的情景,就在次日晚上,这个场景连同黄理离去时如同布袋落地般的脚步声再次出现在森小的梦中,这个时候,森小已然得知他最好的朋友黄理死去的消息,黄理在他梦境的结尾处忽然变得支离破碎,血肉模糊,森小惊醒之后对此深感难过,他最好的朋友,一直微笑着的黄胖子,居然成了他噩梦的一部分。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鬼大爷校园鬼故事

鬼大爷校园鬼故事第五篇-黑暗鬼校

我是一名师范大学毕业的学生。

一日,经过一面老墙。上面粘贴着招人启示:高中教师,高薪。如安全教满十天。即付10万。联系电话:########。联系人:王校长。明南高中。

当下心想。这种事情都我碰上了。10万,鬼才信。转身就走。忽然,听到背后二个女生议论。

一个说:哎呀,这就是传说中的明南高中。听说那里闹鬼,很凶的。

一个说:真的有那么高的薪水吗?

一个回答:有,据说很多人都去了。只是……

一个再问:只是什么?

那一个回答:只是,据说,只有一个女老师拿到了那10万。那个女老师是个瞎子。听说,很多人失踪了。有几个跑出来的人都被吓成了神经,只会说:鬼,鬼,不要过来……于是,这就传开了。这么几年,都没有人敢再去呢。

另一个尖叫道:哎呀,别说了,别说了。

我从小就被人夸胆大。听到这样的事情,加上丰厚的奖金。不由地跃跃欲试。

我对面坐着那位王校长。看起来有四十多岁了。一个干瘦的男人。看上去让人有种马上拔腿想逃的阴森。

他说:关于我们学校的事情你都听说了吗?

我回答:听说了。那么,真有鬼吗?

他忽然笑了。看起来阴阴的。说道:你可以去问问那位唯一拿到奖金的老师。她叫伏清。这是她的地址。还有,如果,你真的准备来上课的话。明天下午三点再来这里。眼前是一个安详的女子。清秀且苍白。

只是,她是个瞎子。我不由地叹息。

问道:真的有鬼吗?

她哀愁的笑了。回答:不知道,因为我看不见。看不见的事情我不会枉下断语。只是……

她轻轻的皱了皱眉头,欲言又止。

以上就是鬼大爷校园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鬼大爷校园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13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