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校园鬼故事听5篇

本文5个关于校园鬼故事听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600字5星极、校园鬼故事简介、超恐怖校园鬼故事鬼故事书短篇校园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关于校园鬼故事听

关于校园鬼故事听第一篇-代价

我怀着期盼的心情步入熟悉的学校,穿过那飘着熟悉的桂花香的绿荫来到宿舍。

一个多月的寒假真的很漫长。

掏出钥匙开门,灰尘呛着了鼻子。

我放下行李走进盥洗室,却发现我原本放沐浴露、洗发水的地方空空如也。

我焦急地翻看,始终找不到那些东西。

我不禁叹息了一声。

当我走到某间房时,一股熟悉的味道充斥我的鼻腔!

我发现那门是虚掩着的,一个人在地上痛苦地爬行,可能是听到我的脚步声,那个人抬头向我呼救。

我闻到那气味,不禁退后。

那个人张开嘴巴,发出呜呜的声音,然后眼晴瞪大,最后一口气来不及咽下,便断绝了气息。那尸体的皮肤散发恶臭,红黑的液体从毛孔渗透出来:那张原本洁净的脸,布满坑坑洼洼,白色的蛆虫蠕动着:那乌黑的秀发,已经如同稻草,轻轻一碰,便掉落一大撮。

我叹息一声:“你不该拿走我的尸油,更不该去使用它们。”

不一会儿,我的沐浴露和洗发水的瓶子都满了。

这就是代价。

看来我要回到坟墓里补眠了。

关于校园鬼故事听

关于校园鬼故事听第二篇-小处不可随便

有个段子,说某书法家,好像是翁同和,轻易笔迹不落在外面。一回实在受不了别人在他后墙根随地小便,自己写了个告示:不可随处小便。当天就让人偷走了,重新裱糊:小处不可随便。

大学时候,我们喝酒至少要喝到关了宿舍。那次也是5.1以后了,天气暴热。我和老六拿着酒边走边喝,走得很潇洒,唯一的问题是方向反了。

我们大学在郊区,一条国道两边就是庄稼。我呢,就想去地里促进植物生长。老六坚决不同意。不是他讲文明,是离开路灯心虚。正在扯的时候,老六看见了,前面有一个厕所。

有厕所就去厕所吧。可是没进去就受不了了。大家可能会知道,国道边没人看着的公厕脏成什么样子。我就说你去,我外面解决。老六坚决不答应,这我理解,在宿舍晚上去厕所,他还得叫人呢。何况这个黑洞洞的未知所在。老六都要哭了,不过那天要不是借着酒劲,杀了我也不会进去。

踮着脚,找着道,进去就赶快解决吧。老六不,他一定要磨磨唧唧的先念叨几句。其实我们要是在野外方便,也会随口说说,借你这地方方便一下,有好兄弟让一让。礼貌嘛。但是在厕所就不必要了。老六磨叽个没完,要不是我威胁先走,他还得细细的托付一番。

从第三天,老六就又开始不对劲了。坚决的要求,天黑以后,不管去什么地方,都必须有人陪着他。我们的回答是:“你以为你长得好看啊。”老六也有办法,不是没人陪他吗,他陪着我们。几天下来,把大伙烦的啊。最后熄灯以后都不干别的了,一致骂老六。

老六是有尊严的,他把原因说出来了:那天去厕所,他很有礼貌,但是我没有礼貌。从回来以后,只要晚上一落单,不定什么时候,就有只手在背后拍他一把。天天做噩梦。有两天晚上他醒过来,发现床头飘着几个小人一样的影子。

这么恐怖,怪谁啊。怪我。老六是替我被那些东西折腾的。

我当时很奇怪,我说那他们怎么不找我呢,老六的答案是,估计请他带达。全宿舍一块鄙视他,我说:“你以为你是QQ啊?”

转天早晨,老六很诚恳的让我请他吃早点。吃着他告诉我:“事情总归要解决,老六是讲义气的,他晚上陪我再去一次,道个歉,总可以吧。”“不去。大晚上的不睡觉逛厕所,好玩吗?”

我这话说得太不好了,从吃完早点,老六就一直跟着我。到下午我实在受不了了,退一步:我去。但是晚上必须请我喝酒。老六只答应请饭。我心想也行啊。

吃完饭又去了,这次老六借了个手电。一路上我这个后悔,吃得挺饱,到那一熏要是吐了呢,越想越生气。到了地头,我告诉老六,站我对面去。老六说我就在旁边陪你站着吧,你赶快认个错咱们回去。我说我看见他们了,就在你背后,你不站对面,我总不能侧着头跟他们说话吧。

老六小脸惨白,哆嗦着站到一米开外。我指着他破口大骂,老六用很坚定的意志挺着,不然肯定昏过去。骂够了,我把他搀回宿舍。

第二天起床,老六兴高采烈:“他们都走了。”我看他一眼下个评语:“2” 。

关于校园鬼故事听

关于校园鬼故事听第三篇-不要这样看着我

谁在看着他

滕洋感觉很不舒服,从早饭开始,背后就有一种被注视的感觉。那种感觉很强烈,让他心神不宁,但是他仔细地观察后,却又什么都没有发现。

难道自己有什么精神方面的疾病,还是强迫症发作了?滕洋很烦躁,下午索性没有去上课,他在寝室里直挺挺地躺着。他想自己的后背紧贴着床板,这下该不会再有被注视的感觉了吧!

但是这个办法失效了,哪怕他用尽力气绷紧身体,让后背和床板紧紧地贴着,那种被注视的感觉依然没有消失。

滕洋终于慌了,他探头看了看床下。寝室床铺的格局是上床下桌,庥底下只有桌子、书本和电脑,该不会有人在桌子底下躲着吧?他悄悄地坐了起来,然后猛地跳下了床。如果桌子底下有人,他一眼就可以看到,但是桌子底下只有方便面箱子和拖鞋。这时,那种感觉忽然转移到了房顶,因为此时自己的后背正对着那里。

滕洋决定去校医务室看看。

滕洋和校医说了自己的情况,问是不是该吃点儿安神的药物。他刚说完,校医的脸上就露出了恐惧的表情。校医说:“可以让我看看你的后背吗?”

滕洋感到很诧异,但还是撸起了自己的衣衫,转过身去。

滕洋听到身后的校医“咕噜”咽了一口唾沫,声音有些发抖地说:“你……可能没休息好,吃点儿安神的药,然后注意多休息。”看着转过身来的滕洋,校医的神情有些慌乱,他转过身去,在架子上寻找着药物,“你……要注意防寒,睡觉时最好不要脱衣服。还有……别让你的室友看见你的身体,更不要去洗澡。”

“为什么啊?”滕洋心里本来就不安,这下被校医弄得更加慌张了。

“没什么,你记住我说的就行了。”校医递过来一盒药,拍拍滕洋的肩膀说,“你先回去吧,我要离开一会儿。”然后把滕洋推出了医务室。

滕洋诧异地回到寝室,用顺路买回来的矿泉水吃药的时候,才猛然想起校医忘记收他的钱了。他吃完药起身又去了校医务室,但校医务室已经锁门了。

死亡的目光

滕洋心烦意乱地躺在寝室的床上,辗转反侧,安神的药物似乎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他索性爬起来打开电脑,打算转移一下注意力,以便可以忽略那种被注视的感觉。

胡乱地进入一个网站,他突然看到了一些图片。那是一些人体彩绘:一群变态的人在自己身体上画着各种诡异恐怖的立体彩绘,有的画着满身的伤疤,有的画着巨大的嘴巴,有的在自己肚皮上画了一个拉链,有的则在胸口处画上了三根肋骨……那些画乍一看就像真的一样,让人感到恐怖恶心。

滕洋注意到其中的一幅,那幅彩绘画的是眼睛,眼睛长在人的胳膊、腿、脸、胸等部位,看起来触目惊心,那些假眼给人一种强烈的注视感。滕洋心里陡然一紧:自己被注视的感觉似乎和这幅画如出一辙。

滕洋赶紧脱下自己的衣服翻过来,想看看自己的衣服上有没有被人恶作剧地画上一双双眼睛。但是他失望了,因为衣服很干净。

“我说,你在干什么啊?吓了我一跳!”身后有个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滕洋闻声回头望去,看见室友季晓成正走进来:“你说什么呢?”

“你小子什么时候文身了啊?这双大眼睛画得还真不赖!”季晓成走过来,摸着滕洋的后背说。

滕洋更诧异了,自己什么时候文过身啊?他用力地看向自己的后背,但是却什么也看不见。他刚想问季晓成时,却见季晓成突然触电般地缩回了手,惊呼一声,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你怎么了,神经兮兮的?”滕洋被他搞得也害怕起来。

“没……没什么。”季晓成匆忙地离开了寝室。

滕洋越发觉得不安了,他拿起一面小镜子照着自己的后背:镜子中自己的后背很干净,根本没有什么文身。但是季晓成又不像是在开玩笑,不然他说自己背后文着眼睛,这话怎么和自己正被注视的感觉如此不谋而合昵?

季晓成居然整晚都没有回来,当另外两个室友——刘彪和苏曹回来时,滕洋已经穿着衣服躺在了床上。他没有理他们,而是希望自己赶快睡着。睡着后,他做了一个噩梦,梦里自己躺在一张用棺材板做成的床上,一具腐烂的尸体就躺在自己床下,透过棺材板死死地盯着自己的后背。尸体的眼睛没有瞳孔,但眼神却阴险毒辣,让滕洋禁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滕洋突然惊醒了,他发现自己浑身都是冷汗,嗓子也有些干。他用手机照着,打算找出那半瓶饮料喝掉。饮料就在床头,滕洋迷迷糊糊地打开就喝。突然,他感觉有什么东西顺着瓶子滑进了他的嘴巴里,他来不及反应,一下子将那个东西咽了下去。接着,第二个异物也滑进了他嘴里。

这下滕洋没有咽下去,他猛地清醒过来,嘴里的东西滑滑的,是个球状物体。他心里一阵发毛,赶紧吐到手心里,这立刻验证了他的猜想——他吐出来的赫然是一颗眼珠。

手机的光亮照着那颗黑白分明的眼珠,它竟然还透出和滕洋在梦里看到的那具尸体一样怨毒的目光。那目光似乎会转弯,瞬间三百六十度包围了滕洋,就像一双冰冷的手,在他的后背一阵抓挠,滕洋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尖叫声。

关于校园鬼故事听

关于校园鬼故事听第四篇-厕所

林芸回到寝室才发现自己的手机不见了,想来想去都应该是忘在舞蹈室了。

“谁陪我去啊?”她问。

没人回答,大家都很忙。

“哼!”林芸赌气地往外走。

“我陪你去吧。”说话的是孙晓。

“哦……谢谢啊。”林芸有些感动,她和孙晓都是系里的尖子,暗地里都和对方较着劲,真没想到会是她。

一路快跑,结果还是迟了,大楼关门了。

“算了,明早吧。”林芸无奈地说道。

“我知道一个后门。”孙晓说着就往后走去。

林芸有些怀疑地跟着孙晓,停下之后发现是厕所的后墙,有一扇窗子没有关。

“这不是传说中死过人的厕所?”林芸有些迟疑。

“你怕我们就回去吧。”孙晓转头就走。

“怕个头!”林芸被一激,一抬脚就登上了墙。

被孙晓托着爬上窗,林芸伸着脖子往里看,大楼很旧,厕所的蹲位是半开放式的,从上往下看,就像是一个个虚位以待的坟坑。

林芸有些心慌,但是为了不被孙晓笑话,她咬牙跳了下去。下去之后四下看了几眼,发现这个厕所竟然有两个转角,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孙晓!有两个出口!”她扯着嗓子喊,细细的声音在这空荡的地方被放大折射成一种空灵的喊话,连她自己都被吓了一大跳,全身瞬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感觉自己的神经都被拉直了。

“右边!”孙晓回答。

林芸连忙往右跑,她有一种错觉,仿佛下一刻,就会有什么东西从那些蹲坑里爬出来!

跑到门口,她上前用力地旋把手,可是,门,竟然被,锁住了!

“开不了!”林芸颤抖着大喊,感觉自己头皮都麻了。

“记错了,左边。”孙晓回答道。

“不……不,我不去拿手机了!孙晓,你快把我拖出去啊!”林芸冲到窗子下大喊。

可是,外面突然安静了,林芸又叫了好几声,依旧没有回答。不管怎么样,总比困在这个厕所里好,一狠心,她走向了左边的那扇门。

颤抖着捏住门把,一扭,门竟然吱呀一声开了!她惊喜地抬起头,却猛然看到,一个穿着白衣,披头散发,没有眼眶的女人正悬在自己面前!

“啊!”林芸惨叫一声。

在外面听到惨叫后,孙晓无声地笑了起来。这下子,明天的舞蹈大赛自己赢定了。为了确定情况,她搬来事先准备好的箱子爬上窗,往里一看,顿时愣住了,五官惊恐地扭曲起来,她看到一个身穿白衣披头散发的女人,正慢慢地向她,爬来!

孙晓连喊都没喊就窗子上栽了下去,不动了。

“哼!你怎么会知道往哪边走?故意藏起我的手机,想玩心理战术弄个假人吓我,这就是报应!”林芸边说边扯下假发,准备找个东西爬出去。

突然,一只冰凉的手搭住了她的肩膀。

“喂,你得把头发和衣服还给我啊。”没了眼眶的假人探过头来说道。

关于校园鬼故事听

关于校园鬼故事听第五篇-看了之后让你睡不着觉

这是那次晚上在师大打羽毛球时的事。AH在打到一半时忽然想上厕所,便一人跑到那座教学里去了。夜晚寂静的教学楼里空无一人,AH刚一走进厕所,就听到好像有人在叫着“打不开呀……”“打不开呀……”。

声音是从最里面的一格传来的,AH走过去问到:“谁呀?谁在里面?是门打不开吗?”那声音还在继续“打不开呀……”AH伸手一拉门,门嘎吱吱地开了。AH边将门拉开边说道:“什么呀,这不是打……”里面空无一人!吓得AH啊的一声大叫,连滚带爬地跑回了球场。众人议论纷纷,TYF大声说道:“一定是那个传说的厕所鬼魂——RCZ!听说他是在学校的厕所里心脏病发作,门锁坏了,打不开厕所门,结果就死在了里面!”“都是胡说八道!”FZY反驳道,“这世上哪有鬼?!我才不信呢!”众人决定一起去看看,便一起来到了那间厕所外。进去一看,却什么也没有,FZY得意洋洋地说道:“我说没有吧!肯定是AH耳鸣!”大家看什么也没有,就都纷纷埋怨起AH谎报军情,又都回球场打球去了。

TYF拽着FZY说道:“你在这儿等我一会儿,我想上厕所。你可千万别走啊!”FZY只得站在门口等。待TYF进去后,FZY忽然想捉弄一下他,便哑着嗓子叫道:“打不开呀……打不开呀……”只见TYF立即提着裤子跌跌撞撞怪叫着蹿了出来。FZY指着TYF哈哈大笑“哈哈哈哈。。。裤子都没穿好就跑出来啦!哈哈哈哈。。。是不是还尿裤子啦?!”TYF气急败坏地说道:“你个臭小子,我会报仇的!”然后气哼哼地去别处上厕所了。FZY乐够了后,忽然也想上厕所,便走了进去。

他刚一进去,就听到最里面那格传来凄惨的叫声“打不开呀……”“打不开呀……”FZY嘲笑道:“TYF!你还想反过来吓我?!是不是从窗户爬进来的?!你也够有瘾的啊!”说着一把拉开那格的门,只见里面蹲着脸已因痛苦而扭曲变形的RCZ瞪着充满血丝的一双比茶杯还大的眼睛对他喊到:“打不开呀!”FZY骇得大叫“哇啊啊啊啊啊!!!”瘫坐在了地上。RCZ瞪着他嘿嘿嘿地冷笑几声就化做一阵烟消失了。大家闻声赶到时,只看见FZY呆呆地坐在地上,裤子湿了一大片……

以上就是关于校园鬼故事听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关于校园鬼故事听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97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