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校园鬼故事5篇

本文5个关于校园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校园爱情鬼故事、校园鬼故事长篇、鬼故事恐怖校园、校园流产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关于校园鬼故事

关于校园鬼故事第一篇-午夜去冒险

一:开端

李明是一个高中的学生,平时没什么大的爱好。就是比较喜欢在午夜的事候看看鬼故事,吓吓寝室的同学。

这天,快到午夜的时候,他又在寝室给同学讲鬼故事了。

正讲的起劲,同寝室的赵小飞说了一句话:“你在这里讲了半天,多没意思啊,现在正是晚上,有种咱们出去走走,别在那编那些瞎话吓人。”赵小飞是室长,一向跟李明不和,总是跟他对着干。“好哦,走走走,咱看看去,我也去。”一向爱凑热闹什么事都想插一脚的陈宇叫到。

本来就不服赵小飞的李明,一听陈宇这么一叫唤更是激动:“去就去,就跟谁怕你一样,别到时候吓的尿裤子。”

当然,寝室里最胆小的张平见大家都要出门去,自己一个人在寝室也是怕,还不如大家在一起好些,只好硬着头皮,怯怯的走下床穿起了衣服。

一切都准备就续了,由于他们住的是二楼,大家拿来早准备好的绳子来,拴在靠窗的那张床上,偷偷顺着绳子滑了下去。这可是他们晚上出门去网吧通宵的惯用技俩。

走出了校门,他们按照原先制定好的计划向着学校的后山进发了。

李明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会是自己最候一个夜晚。

二:午夜凶猫

大家很快就来到了半山腰,就在休息的时候,李明突然感到内急,就让大家在原地等他,自己就往旁边的草丛里去方便去了。

李明走刚走,赵小飞就让陈宇和张平分别躲近了附近的草丛,准备呆会吓一吓方便回来的李明。

正准备方便,只听草丛里听见了簌蔌的声响,李明不禁吓了一条,正欲转身撒丫子跑路。了转念想了一下:自己就这样回去,若是什么也没有,那还不被大家不笑话,不行,不能这么回去。李明强迫着自己微微发抖的双腿,慢慢的转过身来,深吸一口气,盯睛一看,看到了两只发光的眼睛,慢慢的靠近草丛,正准备用手拨开草丛,却见草丛里的刷的蹿出一个黑影,他吓的一下就倒在地上,等他缓过来看清楚了那个黑影,原来是一只黑猫,看来是自己吓了自己一条,心里暗暗的自嘲了一下。正欲起身的李明感觉背后传来一阵刺痛,还没来得及转过头,就看见自己的胸口伸出来了一只带血的猫爪……

赵小飞看了看表,怎么都快半个小时了,李明还没回来?算了,干脆不等他了,让他自己慢慢玩,我得回去睡觉了。走出草丛,叫出了陈宇和张平,一起回去了。

关于校园鬼故事

关于校园鬼故事第二篇-魔鬼农场

【一】

吴明,一个普通的高中生,学习一般,长相一般,和许多同龄人一样,喜欢玩网络游戏,喜欢不切实际地幻想。

当“农场偷菜”这种网络游戏开始风靡后,吴明也很快沉溺于其中。

为了偷菜,他甚至向老师撒谎请病假;每天晚上回到家,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登录网站将自己虚拟农场里的菜收了,再去好友们的菜地里扫荡一番,这才能放下心来去做其他事。不过随着游戏等级的日益升高,偷菜游戏也渐渐变得不是那么耐玩,久而久之,吴明就觉着偷菜游戏其实也很没意思。

这天晚上,他打开电脑刚登录QQ,一个陌生的QQ头像闪了起来,他点开消息提示,竟然是平时不怎么熟悉的班长高继磊。他在QQ上问吴明:吴明,最近怎么不见你收菜偷菜啊,怎么,不玩了?

吴明无精打采地回了消息:无聊呗,又偷不出钱。

片刻后,高继磊又回了信息:我介绍你一款好玩的新式偷菜游戏,是我在网上无意间发现的,超级刺激过瘾,现在游戏还是试玩公测期,你可千万别告诉别人啊!

一听是款新游戏,吴明顿时来了兴趣,忙问道:是什么游戏啊?

高继磊发了一个小声点的表情,片刻后才神神秘秘地回复了消息:是一款有些血腥的升级版偷菜游戏,农场里不再种植什么花草水果蔬菜,也不再养殖动物鱼类,而是从生命树上收割人体器官,然后拿不同的器官拼组成一个完整的人,再作为食物送给藏身在农场地底深处的魔鬼享用。如果送的食物多了,魔鬼就会给你带来好运,但是如果你要求和魔鬼签约,那么……嘿嘿……

吴明接着问:签约会怎么样?

秘密。高继磊只说了两个字,沉默了一会儿后,接着问:怎么样?要不要玩?

吴明打了个“OK”上去,心想,反正只是游戏而已,就当打发时间吧!

打开了高继磊给的网址,吴明申请了账号,点击了自己的土地,系统便提示:欢迎来到魔鬼的菜地,系统奖励你五百金币,请去商店里购买种子。

熟练地点击确定,吴明进入了商店,大概看了一下商店的商品,眼睛、鼻子、嘴巴、耳朵、脸、胳膊、腿、身体、心脏,只有将这些零件凑齐,他才能加工成完整的人。

五百金币只够买一棵眼睛树,于是吴明买了种子撒到菜地里,浇水之后,随手点击了好友的菜地。这一点却给他吓了一跳,他明明没有加任何人,但是好友列单里却有近50个好友。奇怪的是这些好友没有头像,只有一个大红色的名字整整齐齐地排列着。而且,每一个人的菜地里都没有任何东西可偷,“嘿嘿。”吴明轻笑了两声,瞬间感觉有了挑战性,便定下了闹铃,凌晨三点,他不信偷不到其他人的东西!

可是,当他听到闹铃蒙蒙眬眬地爬起床时,他发现他的眼睛树几乎被偷光了!而其他好友的菜地不是刚收完就是还未成熟。吴明沮丧地卖掉了他为数不多的“眼睛”,又买了一棵眼睛树种下,刚准备关电脑,高继磊的头像突然闪了起来。

高继磊:哈哈,偷菜扑空了吧?!

吴明:晕,是啊!这些人都不睡觉吗?!你别告诉我你也是来偷东西的,像你这种好学生不应该这样啊!

高继磊打了一连串的“哈哈”之后,神秘地说:我的菜地已经可以种心了,这种东西可不能让人偷走,我必须第一时间收掉。

吴明还想继续追问,却发现高继磊的头像暗沉了下去,他只好作罢,却越来越觉得这个带了点神秘色彩的游戏很有吸引力了。

关于校园鬼故事

关于校园鬼故事第三篇-姐姐陪我玩

阿丽是班级的一个乖乖女,班上有三个女生分别由佳、由子、真爱子,她们是班级的三朵花,她们平时以欺负阿丽为消遣。

可怜的阿丽从来不敢反抗。

“最近经常发生碎尸案,死者都是未成年少女,请大家晚上减少出门,如有线索请立即与警方联系。”广播里的新闻顿时在学校中引起了轰动。

“阿丽,我们去找几个男生护送我们回家,至于作业就请你帮我们做一下吧。”由佳他们又想让阿丽代劳作业。阿丽虽然极不情愿,但是不敢得罪她们,只好一个人默默地躲在厕所里哭。

正在这时,由佳三人也进入了厕所,显然她们没有发现阿丽,因此阿丽躲在隔间里听见了她们的谈话。

“那个傻瓜真蠢,这样析蠢人活着干嘛?对了,最近不是有变态杀人狂出现吗?她也被碎尸才好呢。”这是真爱子的声音。

“不行,要是她死了就没有人帮我们交作业和清扫教室了。”由子反对。

“由子你可真坏,呵呵。”三个人一起狂妄地大笑起来。

阿丽拼命咬着牙不让自己冲出去,但她的心里对她们几个的仇恨甚至已经超过了伤心。

放了学后,由佳三人自然不会和阿丽一起回家,阿丽只能孤孤单单地走在漫长的回家路上。

碎尸案的恐怖并没有令她不安,因为她觉得由佳她们几个比凶手更可怕。

忽然,一个小孩吸引了她的注意。那是一个大约只有六七岁的小孩,戴着一顶小帽子,背着一个小书包,非常可爱的样子,蹦蹦跳跳地走在前面。由于他背对着阿丽,所以不能看到他的长相。

阿丽觉得这小孩很可爱,于是跑上前问:“小家伙,你怎么从这回家?你不知道最近这里有可怕的事情发生吗?”

等她靠近了才发现那孩子在哭,孩子转过头来,阿丽吓了一跳,因为那孩子竟然长得很丑,简直是丑极了,让她不由心生厌恶,但她想到自己平日老被欺负的感觉,马上又同情起这个孩子来。

“姐姐死了,姐姐死了。”小孩不停地重复着,一边不断地擦着眼泪。

原来是亲人去世了,这孩子好可怜啊,出于自幼丧父的同情,阿丽安慰着那小男孩。他们很快便混熟了,孩子渐渐开心起来,后来他们一起来到附近的社区活动区荡秋千。

“姐姐,你真好,就像我以前的姐姐一样,我们以后还可以一起玩吗?”分手时小孩高兴地问。

“当然可以,我叫阿丽,你呢?”

“史太郎。”孩子回答。

“姐姐,要是以后有人欺向你一定要告诉我哦,我一定会保护你的。”史太郎说。

“好啊。”阿丽笑笑,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姐姐,我要回家了,你要到我家去吗?”

阿丽看看天色已经不早,便婉言谢绝了。

“姐姐,我以后还要来找你玩哦,再见了。”说着,孩子便蹦蹦跳跳地回家了。

关于校园鬼故事

关于校园鬼故事第四篇-一定有问题

一人吃得下20斤虾吗

“这位同学,你刚吃了虾,不能吃维生素c片!”一个脸色苍白的女生突然走了过来,对林一峰说道。

林一峰呆住了一会儿,警惕地问道:“为什么?”

“虾里的砷会跟维生素c反应,生成三氧化二砷,也就是传说中的砒霜。”女生赶忙解释道。

林一峰的脸掠过一丝不快,他用阴沉的声音说:“这位同学,你没有看电视吗?专家说了,一个人至少需要吃20斤虾,再服下维生素c片才足够置人于死地。可是,一个人吃得下20斤虾吗?”

“我认识的一个同学可以,她吃得下。”女生突然说道,她停顿了一会儿,“你应该想听她的故事吧?我明天中午在药学院六楼餐厅的第一个包间吃饭。你有兴趣的话可以来找我。”

说完,那个女生向餐厅门外走去。林一峰望着她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你说你吃得下

药学院第二饭堂在学校最偏远的北校区,该饭堂六楼的菜以难吃和贵闻名。林一峰走在路上,不断地思索着那个女生的话。他走上了六楼,敲了敲第一个包间的门,昨天那个女生笑嘻嘻地开了门,她说道:“我就知道你会来,你会对吃得下20斤虾的女生感兴趣的。你好,我叫阿玲。”

“你是这个学校的老师吗?六楼的包间只有老师才会上来消费。”林一峰逼视着阿玲。

“不是,我之所以来这里.是因为我本来跟一个女生说好来这里吃饭的。”阿玲不笑了,眼中充满了悲伤。

然后她拿出了平板电脑,播放了一段视频,奇怪的是视频中几个人的脸都打了马赛克。那段视频是这样的:几个人在吃饭,一个女生吃完虾,拿起维生素c片吃了起来。旁边一个男生开玩笑说:“要是你能吃够20斤虾,就能与维生素c-起变成砒霜!”女生回答道:“我真的能吃得下20斤虾啊!如果你敢甩了我,我就吃给你看,毒死我自己!”

看到这个视频,林一峰沉默了一会儿,质问道:“你想说什么?”

“视频里这个女生姓刘,也是药学院的学生。今年暑假的时候,她报名参加了运动会的志愿者活动。为了方便,她住在一个姓汤的师姐的租房里。到活动快结束的时候,刘同学却突然自杀身亡了。”阿玲关掉电脑说道。

“这样啊,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吗?”林一峰说道。

“很多不对劲儿的地方,她是先吃了安眠药,然后又躺在了浴缸里面。在吃安眠药前,她将浴缸塞住,将水龙头打开,那些水缓慢地注满整个浴缸。她没有再醒来,窒息而死。”阿玲平静地说道,盯着林一峰。

“这没什么奇怪的?”

“调查报告说她服的安眠药非常强效,是从药学院的实验室里偷来的,看起来她是去意已决。你想想,她为什么要设计得如此复杂,先服药再缓慢地放水,这不是很奇怪吗?”阿玲喝了一口桌上的菊花茶说道。

“也许她是怕死不了吧?在浴缸里放水是一种双保险?”林一峰冷漠地说道,好像说的是电视里的故事。

“可是有一件事更奇怪啊J自杀前一个多小时,她买了20斤虾。那些虾是海鲜店老板派伙计送过来的,刘同学亲自到楼下去接的货。她还给那些虾都扒了皮,然后就突然自杀了。”阿玲继续说道。

这时,学校餐厅的一个服务员端了一盆虾进来,放在了桌上。林一峰从盆里拿起了一只虾,大口嚼了起来,似乎在向阿玲示威。他说道:“你刚才播的那段视频里那个刘同学,她应该是觉得男朋友对不起自己,买20斤虾说要毒死自己,这是对男友发出的一种自杀威胁。又或许她想用虾皮加维生素c提炼出砒霜来,然后谋害她痛恨的人。会不会是这样子啊?”

“其实那天是她和男友认识一周年的日子。她在自杀之前,向自己的男友林一峰发了一条短信。内容是这样的:‘我在扒虾皮,20斤虾足够毒死我了。你通知一同参加活动的志愿者一起来吃掉啊。你一定要来啊!我一个人吃太危险了!”阿玲的眼中发出了尖利的光芒,继续说道,“你好像变得沉不住气了,是不是你也叫林一峰啊?”

林一峰沉默着。

阿玲继续说道:“那个叫林一峰的人是数学系的学生,他回复刘慧的短信也像数学公式那样冰冷:我们已经分手了,你的事情与我无关。我跟汤盈盈他们正要K歌,你想请那些志愿者吃饭自己打电话去。要不然20斤虾你就自己吃了吧,反正以前你说你吃得下!”

林一峰的脑海里浮现出刘慧苍白的脸,还有她苦苦哀求时的落寞表情。

关于校园鬼故事

关于校园鬼故事第五篇-诡地

晚自习下课后,同学们接二连三地离开了教室。

孟蟠飞还在打盹儿,迷迷糊糊中,忽然听到有粉笔划过黑板刺耳的“吱吱”声。随后“啪”地一声,似乎有东西掉在了讲台上。

孟蟠飞猝然惊醒,抬起头,见黑板上写着一行大字:想救沈绯瑶,速到操场的草坪上来。

沈绯瑶是孟蟠飞的女友,今晚没来上晚自习。

“谁这么无聊?”孟蟠飞上前擦去黑板上的字,刚放下黑板擦,突然发现脚下滚动着一支摔断的粉笔,粉笔上沾满了血渍。

孟蟠飞心里一惊,急忙跑出了教室。

来到操场的草坪前,孟蟠飞见四下无人,立刻掏出手机拨打了沈绯瑶的号码。

手机铃声清脆地响起,孟蟠飞循声前行,见沈绯瑶的手机躺在一片没有长草的地上。这片没有长草的地方酷似一个人形,乍一看,像有个人静静地躺在那里。

孟蟠飞看得心里有些发毛,急忙弯下腰捡起了手机。环顾四周,他发现前面不远处的双杠上,直挺挺地横躺着一个女生。

孟蟠飞心一紧,立刻快步走了过去。

女生正是沈绯瑶。像是感应到了孟蟠飞的到来,她的身子软软地垂了下来。

孟蟠飞大吃一惊,心急如焚地跑到了沈绯瑶身前。沈绯瑶慢慢地睁开眼睛,迷茫地注视着孟蟠飞。

孟蟠飞急道: “你没事吧,到底出什么事了?”

沈绯瑶回忆良久,眼中流露出一抹莫名的恐惧,颤声说: “我、我踩到了一个鬼。”

这两天气温下降,沈绯瑶总感觉脚心发凉,晚上经常冷得失眠。昨天,同桌叶小裳对她说: “你晚上用热水泡个脚,保证能改善睡眠。”

晚上,沈绯瑶在睡前用热水泡了下脚,身上果然感觉暖和了许多,但脚心却瘁得难受。

睡到半夜,沈绯瑶从梦中冻醒,感觉体内有股寒气在不安分地四处游走,一晚上噩梦连连。

早上,听了沈绯瑶的埋怨,叶小裳说: “泡脚水如果太烫,脚心就会发瘁,下次泡脚记得用温水。”

由于前一晚没睡好,沈绯瑶上课一直精神不振,晚上也无心来上晚自习,在临睡前改用温水泡脚。

泡脚时,沈绯瑶打起了盹儿。惊醒后,她感到双脚冰冷刺骨,脚盆里的水早就凉了。

沈绯瑶急忙穿好鞋子,弯腰去端脚盆。突然,盆底现出一张沾满污泥的腐烂人脸,脸上清晰地印着一个乌黑的脚印。

见沈绯瑶吓得瑟瑟发抖,人脸开口说: “我是草坪鬼。白天操场人太多,把我踩得全身都是脚印。前几天,你也踩到了我,我趁机附在了你的脚下。昨晚你用热水泡脚,我烫得受不了,就钻到了你的体内。结果我非常不习惯,又从你脚底进出了好几次。今晚你又泡脚,我只得跑到盆底下去了。”

沈绯瑶忍着恐惧问:“你、你怎么会被人埋在操场的草坪里?”

人脸沉默了片刻,忽然嘴角一撇,浮起一抹诡异的笑。

沈绯瑶的记忆到这里断了,后面的事情一点儿印象也没有。这时,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孟蟠飞见来电是叶小裳,忙将手机递了过去。

“你现在在哪儿?”叶小裳的声音听起来非常焦急。

沈绯瑶说: “操场的草坪上。”

“我马上过来。”叶小裳立刻挂断了电话。

不消片刻,叶小裳就心急火燎地赶了过来。她气喘吁吁地说: “晚自习下课后我去学校对面买吃的,听到两个女生在谈话,说看见两个男生抬着一个女生去了操场,把女生横放在双杠上。刚开始,她们俩以为是某个班的同学在玩闹。后来,两个男生突然不见了,女生仍然横躺在双杠上。她们俩怀疑那两个男生和被抬的女生都是鬼,不敢去细看。听她们俩的描述,被抬的女生有点儿像你,我急着打你手机,可你一直不接。”

沈绯瑶叹了口气,将自己踩到鬼魂的事情又讲了一遍。

叶小裳忧心忡忡地说: “这两天你老说脚心凉,原来是踩到了鬼。近日,校园里正流传着鬼抬人的传说,就是在深夜,两个男鬼抬着一个男生在操场上奔跑。没想到,你也撞上了。”

“也不知拾我的是什么鬼,捏得我肩酸腿疼。”说着,沈绯瑶忽然惊恐万状地站了起来,指着前面尖叫道, “鬼抬人!”

孟蟠飞与叶小裳不约而同地扭过头,只见两个面容腐烂的男生抬着一个男生奔跑在操场的跑道上,正朝他们这边冲来。

孟蟠飞不假思索地背起沈绯瑶就跑,边跑边朝叶小裳喊: “快跑,别做了它们的替身!”

叶小裳背脊发寒,急忙跟着孟蟠飞一起拼命地往前跑。

后面那两个男生虽然拾着一个人,却跑得飞快,和孟蟠飞等三人的距离越拉越近。

孟蟠飞背着沈绯瑶一边跑一边回头看,见两个男生越追越近,不由得慌了神,魂不附体地跑到了教学楼下。

叶小裳满头大汗地赶了上来,急道: “怎么办?它们快追上我们了”

孟蟠飞慌乱地拐进了教学楼,刚跑到二楼,下面楼梯上就传出了急促的脚步声。

沿着二楼长廊一直往前跑,三个人发现每间教室都已经锁了门。

叶小裳说: “学校教室最晚到十一点锁门,现在才刚过十点,三楼四楼可能锁得晚一点儿。”

沈绯瑶急道: “我们教室在三楼,上去碰碰运气吧!”

孟蟠飞咬了咬牙,立刻拐进长廊尽头处的楼梯, “噔瞪噔”地爬上了三楼。跑到他们的教室前,门果然还没有锁。孟蟠飞推开门跑了进去,放下沈绯瑶,累得直喘粗气。

叶小裳心慌地跟了进来。刚把门关上,外面长廊里就响起了脚步声,由远及近,飞快地传了过来。不消片刻,脚步声在教室门外停了下来,

孟蟠飞紧张地看了看惊慌失措的沈绯瑶与叶小裳,一颗心提到了噪子眼儿。

“咚咚……”门外响起了重物撞门的声音。

孟蟠飞轻手轻脚地走到靠近门的一扇窗户前,脸贴着玻璃往外看,见一个男生直挺挺地悬空平躺着,诡异地飘在门外的长廊里。他两只脚刚好对着教室的门,就像有两个看不见的人抬着他,用他的脚撞门。

仿佛感应到了孟蟠飞偷窥的目光,悬空平躺的男生突然转过头,两道阴森森的目光朝孟蟠飞看了过来。

以上就是关于校园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关于校园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83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