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恐怖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儿童恐怖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女朋友睡前鬼故事中篇、旧社会农民鬼故事在线、宿舍闹鬼的鬼故事真实、在线鬼故事电台女主播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儿童恐怖故事

儿童恐怖故事第一篇-恐怖太平间

  连岗医院是一家私立医院,曾经辉煌一世,赫赫有名。然而如今的它却因为一桩桩悬疑的人命案件而闹的人心惶惶,树倒猢狲散,短短几年间就显得如此的萧条。

  而医院最大的营生便是向全市各处租赁尸体,从而维持医院的生计。

  漆黑的夜晚,医院顶层的走廊深处,实习医生导师杨浦带着仅有的七个年青的实习生来到太平间的门前。他们是来进行实地解剖的,也是来锻炼心智的,从而战胜心理上的恐惧。

  太平间就是一个存放尸体的大冷冻室,银色的大门冒着冰冷的金属色泽,再加上咄咄逼人的寒气直面扑来,不禁让人感觉有一种丝丝寒冷的死亡气息弥漫开来,随即而来的便是从心底溢出来的恐惧。

  几名年青人顿时觉得心底沉闷压抑,仿佛这扇门是一扇生死门,里面不属于活人的世界,阴森与恐怖形成了这里的基调。

  杨浦掏出从看守太平间的老李头那拿来得钥匙,打开了门,肉眼可见的寒气顿时迎面而来,视线一片模糊,犹如陷入了混沌的世界。

  杨浦一脸淡定的率先走了进去,几名年轻人有些紧张和恐惧,但看到导师杨浦的淡定的脸色,随即故作镇定的迎着冰冷的寒气簇拥着缓缓地挪了进去。

  进入太平间,冰冷刺骨的寒气顿时袭遍全身,几名年轻人不禁打了个寒噤。放眼看去,太平间每个床位都有一个死尸,整个身体都装在通体黑色的拉链布袋里。

  然而这里满满地地足有数百具尸体,每具尸体都被泛着寒气的冷色的灯光照着,如此显得越发的诡异,让人感到有些不寒而栗。

  “打扰了众位的清静,勿怪…打扰了众位的清静,勿怪…”秦凯双手合实默默的念叨着,神情紧张的打量着四周。领头的青年刘猛听到他后面秦凯的嘟囔声,不禁有些烦躁。

  他转过头去有些不悦的道:“你有神经病吧!从刚进门你就不停地嘟囔,你不知道让人心烦吗!”

  秦凯紧张的看了一眼刘猛,目光有些躲闪的说道:“家里老人曾说过遇到亡灵要虔诚的拜祭,我这已经很简洁啦!不然他会跟上你的……”他滔滔不绝的说着,但当他看到众人如要杀人般的眼神瞪着他的时候,顿时不再言语。

  转眼间,他们已经到了太平间的最里层。杨浦停在了唯一没有停放死尸的床边上,随即看向众人说道:“我们就在这空床上进行解剖,刘猛秦凯抬过一具尸体来。”

  紧张的秦凯似乎没有听到杨浦叫他,还在那双手合实闭着眼睛站着。

  “唉!老师叫你了”刘猛猛地拍了秦凯的肩膀一下。闭目的秦凯被刘猛一拍,顿时“啊”的一声惊叫,等睁眼看到众人一副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的时候,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黑色的拉链布袋入手有些冰凉,刘猛秦凯不得不搓了搓有些冰凉的双手。拉开拉链,里面露出来的是个女尸,漂亮的脸蛋白皙的皮肤,这女尸生前定是非常的漂亮。

  如此鲜嫩的皮肤,显然这女人死去没多久。秦凯抬的是这女尸的头部,他脸色有些难看,闭着眼睛和刘猛抬起了这具女尸。顿时女尸白皙的朣体展现在众人的眼前,但众人没有一个升起邪念的,他们毕竟是学医的,基本的欲望还是能控制的。

  刘猛和秦凯抬着尸体往空床走去,闭眼的秦凯也不得不睁开了双眼。就在他们刚把女尸放下时,秦凯突兀的脚底一滑,竟向那女尸倒去。慌乱中,秦凯的双手按在了那女尸的胸部,脸部几乎紧贴在那女尸的脸上。

  就在这时,本是紧闭双眼的女尸竟然睁开了眼睛,顿时秦凯的目光与之焦触,“妈呀”秦凯惊惧的大叫着,猛地弹跳起来一屁股摔倒在地。

  “你鬼叫什么”刘猛有些厌烦的吼道,“她的眼睛…眼睛…睁开了”秦凯声音有些颤抖。刘猛不禁朝那女尸看去,女尸紧闭着双眼直挺挺的躺在那。

  “你他妈神经病啊!哪里睁眼啦!滚一边去”刘猛有些骂骂咧咧的道。

  杨浦皱了皱眉,声音有些严厉的道:“刘猛注意你的言行,秦凯你没事吧!是不是出现幻觉啦!”说着望向脸色有些苍白的秦凯。

  “幻觉,也许真的是幻觉”秦凯心想着,从地上爬了起来,随即说道:“老师我没事,可能真的是出现幻觉啦!”

  太平间内,杨浦熟练的解剖着面前的女尸。不到一分钟,尸体就被开膛剖肚啦!心、肝、肺等器官顿时呈现在众人的眼前。

儿童恐怖故事

儿童恐怖故事第二篇-老槐树的恩情

  我们村晾麦场附近有一个老戏台,戏台子两旁各有一颗老槐树,这两颗老槐树可有年头了。村里快百岁的老人都说自己小的时候,这树五六个小伙子都抱不过来,想必也是有个几百年了。

  我爷爷告诉我他小的时候,每当夏日夜晚,村里人都会聚集在老槐树的树荫下,大人们打牌下棋,小孩们戏耍。村东头儿的王老头儿就会推上一小车的西瓜来大槐树底下摆摊儿,每次都提前早早的来到老槐树下,拿出两个西瓜放在老槐树下的水井里镇上一会儿。

  当村里人来的差不多的时候,他就会把西瓜捞上来,用刀切成一角一角的。每个来乘凉的人都可以吃,不要钱。你吃好了,觉得味道确实不错,可以自己掏钱买个瓜。不得不说着王老头儿还是有点商业头脑。

  老槐树伴随着村里每一代人的成长,也见证了每一代人的消亡,村里人对老槐树有着非同一般的感情。

  我爷爷说解放后,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多亏了老槐树,村子里没有一个人死亡。每次说到这,我爷爷都是双眼含泪的。

  自然灾害那三年,全国缺粮,城里还好一些,有救济的口粮。但是农村就惨了,家里能吃的全都吃光了。山上的野果,野菜也都被村民们吃光了。整个村子的人都是瘦骨嶙峋,仿佛一阵风都能给吹倒。

  到最后一年,什么树皮、树叶、能煮的东西,全部混到一起,用大锅煮。煮烂后,大家闭着眼睛喝下去。为的就是能活命。那个年代经历的事情真的是我们想象不到的。

  后来村子里能吃的东西都没了,唯独剩下那两颗老槐树没人敢动,毕竟这么多年了,大家对这两个老槐树都是当亲人一样的。

  眼看着村子里的人都快饿死了,村长和村里几位德高望重的老者当着村里人面对着两颗老槐树诉说了很久,大意就是天灾所致,为了能活下去,不得不对老槐树下手了。

  村长话音刚落,一阵微风吹来,漫天的槐花开始飘落,那一刻全村的人老老少少都给老槐树下跪了。从那天开始那两颗老槐树每天白天落花,夜里开花。一昼夜的功夫,两颗树上又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槐花。

  村里人靠着这些槐花活了下来,没有饿死一个人。谁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这两颗老槐树完全在违反自然规律。

  三年灾害结束,村民得到了分配的救济粮。村里人第一件事就是要感谢老槐树,村长带着几个人起个大早就奔着省城买贡品去了。去的路上,碰到一对步履蹒跚的老夫妻朝着村外走去。老夫妻主动跟村长打招呼问道:“二娃子,你干啥去啊。”村长答道:“去省城,买点贡品,给老槐树做个答谢。”

  那对老夫妻笑了笑,慢悠悠的又走了。村长也没当回事,等快到省城,才觉得这事有点怪异。

  自己怎么在村里没见过这对老人呢?况且自己都快70了,村里知道自己小名叫二娃子的都差不多过世了。

  想来想去也想不通,催促着几个后生赶快买贡品。等到村长几人回来的时候,见到村民都站在老槐树下,有的人还哭哭啼啼的。

  原来是今早有人发现老槐树枯萎了,曾经的枝繁叶茂不复存在了,大量的槐树叶全都飘落了下来。光秃秃的树枝透露出一股凄凉的气息。村里人都沉默了。

  那天村长带领全部的村民对着两颗老槐树举行了盛大的祭祀,感谢老槐树的救命之恩。并且定下规矩,这两颗老槐树永远不能砍伐,这是村民的命根。

  后来通过村里的神婆沟通,村民们才知道。那天清早村长碰上的那一对老夫妻就是老槐树的树灵。树灵为了救全村人的性命,耗损了自己的修为,所以才会有无数的槐花来让村民们食用。

  树灵告诉神婆,他们回山修行去了,等恢复修为还会回来。从那以后,每年的那一天村民们都会祭祀大槐树,直到现在已经演变成一个节日来过了。

  直到我上初三的那一年,枯萎了几十年的老槐树竟然开始长出绿叶了,村里年长的人都说树灵回来了,又来保护村子了。

儿童恐怖故事

儿童恐怖故事第三篇-到底谁是鬼?

  第一章:头七

  俗话说的好,不做亏心事,也怕鬼敲门。

  在这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没有一丝风,却让人觉得异常的冷。

  今天,是因去外郊游意外而死的宋茗丹的头七,407整个寝室的人都胆战心惊的坐在床上静静的熬着时间。

  时针滴答滴答的慢慢走着,很快就走到了午夜十一点。

  “啊!”不知道是谁大叫一声,打破了这静得诡异的夜。

  “李新新你干嘛?”王颜瞪了对面床铺的李新新一眼,然后继续双手合十默默祈祷。

  “我说你们,都在干嘛啊?”门口传来熟悉的声音,大家都倒吸了一口冷气,然后压住心里的恐惧望着来人。

  “你们还愣着干嘛啊,快来帮我拿东西啊,给你们买了好吃的。”宋铭丹一边说一边走进寝室。

  “哦哦。”首先反应过来的刘瞳迅速下床,前去帮着宋铭丹提东西,前去时还不忘给大家使眼色。大家反应过来后一如往常的热闹起来,可是这作假的热闹里,却有着不尽人意的荒凉。

  待宋铭丹把所有东西都放好后,她回头看了一眼寝室外。确定没有什么异常后,她小声的对王颜她们几个说:“你们还不知道吧?何青雪死了,今天是她的头七,所以我特地赶回来告诉你们。听说她死不瞑目,很有可能会丧失意识的伤害我们,我们可千万要小心啊!”

  李新新听完脸色一下苍白了起来,她口无遮拦的道出今天早晨发生的事情:“怎么可能?今天早晨何青雪急匆匆地赶回来告诉我们说是你死了!要我们小心你,千万别听你的任何话。”

  宋铭丹蹙眉,虽是生气被人误会已死,但更多的是恐惧,她说:“我没有死;那天我和何青雪一起去爬山,然后遇到一个女生,我们跟她起了冲突,何青雪就打了她;那个女生临走时说不会放过何青雪。我们以为她会找人报复,可是没想到的是当天晚上何青雪就被人叫了出去,活活打死了。”

  宋铭丹一说完寝室的门就突然重重的关上,本无风的夜晚突然狂风大作,吹得窗外的树叶梭梭作响。

  寝室里的人都慌乱了起来,各自躲到被窝里不敢出声。谁也没有发觉宋铭丹在看到这时时嘴角露出道不明的笑意。

  一个小时过去了,风是越刮越大,偶尔还伴随着一阵阵惊雷。

  现在已经是午夜十二点,就这这时,李新新的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她打开一看,是何青雪发来的,她说:我今晚有事就不回去了,现在是午夜十二点,你们要小心宋铭丹!

  李新新看了一眼对面的王颜,王颜也同样看了她一眼,然后她们一起转头看着刘瞳,大声尖叫。

  没错,宋铭丹不见了!宋铭丹才是鬼!

  “呜呜…你们说她还会不会回来?”李新新吓哭了,她跑到刘瞳的床铺上去。

  “应该不会回来了,别怕别怕;俗话说的好,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刘瞳安慰李新新,殊不知王颜听到后脸色一下白了,她战战兢兢的念叨: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第二章:再遇宋铭丹

  第二天还要上课,大家惊吓过后便睡下了。

  早晨起来的时候,王颜不见了。

  刘瞳以为王颜是先去上课了,便没有很在意昨天发生的种种;叫醒李新新后就梳洗打扮准备去上课了。

  来到教室后,刘瞳惊恐的看着宋铭丹坐在教室的位置上悠闲的喝着牛奶吃着面包,看见她们时还跟她们打招呼。

  “啊啊啊,瞳瞳…”李新新吓坏了,她躲在刘瞳的背后胆战心惊的指着宋铭丹:“她又来了,呜呜…”

  刘瞳沉默了会,慢慢走过去:“丹,我知道你死的很不明白,但是请你不要伤害我们,我们并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

  “你在说什么?”宋铭丹皱眉,她站起身抓住刘瞳的衣领大声呵斥:“昨天你们就那么说,今天还是这样,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我都说了我没有死,你们别被何青雪骗了。”

  李新新带着哭腔的说:“是你骗了我们,明明是你死了,呜呜…如果不是你死了,那昨天为什么你会突然不见?”

儿童恐怖故事

儿童恐怖故事第四篇-探险故事之弃城奇情

  1.启程

  珞儿是个城市探险爱好者,最近,她参加了一个探险活动,目的地是弃城。

  这天,她如约来到一个叫“够胆你就来”的酒吧。老板叫方哥,是这次活动的组织者。同行的还有两个人,一个叫老鬼,是个中年人,看上去文质彬彬,可是体格却像军人;还有一个小伙子,叫二宝。

  弃城坐落于城外二十里处的半山腰,原来是个兵工厂。 20年前,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把兵工厂烧毁,政府重建时选了新址,这个小城就变成了废城。

  方哥见人到齐了,便指挥大家检查装备,准备出发。

  刚上车,珞儿就收到一条短信,是父亲发来的。珞儿知道父亲一向不支持自己探险,她犹豫了一下,决定不告诉他实情。

  经过一天的车程和一天的步行,当太阳西沉时,他们终于到了。珞儿抬起头,只见一片黑黝黝的建筑被夕阳涂成金色,说不出的诡异。恍惚中,珞儿竟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忽然,一阵急雨落下,几个人狼狈前行。

  方哥把大家带到一幢大楼前,说:“先到这里安顿一下吧。”这幢楼显然被烧过,不过主体结构没有损坏。被熏黑的墙壁经过多年的风吹雨打,已经变得灰蒙蒙的。老鬼跑在前面,领他们进了二楼的一个房间。

  房间里破败不堪,四个人一起动手,清理出一块地方坐下来休息。珞儿拿起手电筒四下看着,墙角的一个破相框吸引了她的注意。相片烧煳了一角,三口之家变成两口,一个漂亮女人正襟危坐,一个小女孩坐在中间紧闭着嘴。珞儿正看得入神,不觉手一松,相框已经到了老鬼的手里,他仔细端详着,脸上的表情很怪,似哭还笑。珞儿忍不住问:“你认识他们啊?”

  “认识啊,上辈子就认识了,烧成灰我也认得。”老鬼说完哈哈大笑起来,笑声有些异样,听得珞儿忍不住有点心慌。

  “这里怎么会变成这样?”珞儿皱着眉问道。

  “这话说起来可长了,那还是20年前……”方哥走过来,轻声讲起来。

  2.往事

  原来,这里曾是个兵工厂,全封闭式管理,职工和家属都住在集体宿舍里。

  厂里有个叫常姗的化验员,长得别提多好看了,不管是准,看了她就移不动步。常姗的丈夫叫刘新海,也是厂里的职工。

  两口子结婚一年多的时候,技术室分来几个大学生,其中有个叫林贺男的,长得高大帅气,技术也过硬。他和常姗工作上的接触最多,一来二去,闲话就传出来了。刘新海气量小,为这事没少和常姗吵架。

  不久,常姗怀孕了。刘新海忙替她请假回家休养,可没想到常姗生完女儿后,没几个月就自作主张把女儿送回老家,又回到技术室上班去了。

  为此,刘新海十分生气,两个人的矛盾越来越激化。这天,两人又吵了起来,刘新海一怒之下打了常姗,然后出去喝了半天闷酒。

  回到家时天已经黑了,刘新海心里有些不安,平日里两个人也吵架,可他从来没打过常姗,这次怕是有点过了。刘新海上到二楼,打开房门,一开电灯,顿时呆住了。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衣柜的门却大开着,里面常姗的衣服全都不见了。刘新海当时就蒙了,他匆忙往厂区跑去,刚进技术室的门,就遇到一个朋友,那人说没看到常姗,他又问起林贺男,对方说林贺男出差了,下午刚走。

  刘新海疯了一般,冲进技术室,只见里面空无一人,衣橱的门开着,常姗的衣服和工作服散落一地。他又跑到林贺男的宿舍,见门关着,就从窗户翻了进去,林贺男果然不在。可是藤椅上的一件旧外套却让刘新海怒火中烧,这不正是常姗的工作服吗?刘新海把林贺男的家砸了个稀烂,然后点上一把火,扬长而去。

  他借着酒劲一路奔山下的镇子而去,没找到林贺男和常姗,就在一家小酒店又喝了个人事不省。第二天,他扶着痛得要炸开的脑袋回到厂区时,顿时呆住了,那里已经是一片火海。

  原来昨天的火势没有及时控制住,几个锅炉接连爆炸,已经蔓延开来了,所有人都在紧急疏散……

  “这是你在报上看到的吧?”珞儿露出惊讶的表情,说,“那篇《解密213》我也看了,写兵工厂大火的,编得跟真的似的。可是……”珞儿想说“还没发到你说的情节啊!”犹豫了一下,又吞了回去,她仔细看了看相片,“我们不会这么巧,到的就是主人公的房子吧?”那女人长得真是漂亮,不施粉黛就别有风韵,看着十分眼熟。

  “谁知道呢,既来之则安之。”老鬼把腿一伸,眼睛一闭。

  珞儿见大家突然沉默了,就走到窗前看雨,外面漆黑一团,布满灰尘的旧玻璃上,斑驳地反射出屋里的景象——老鬼微睁的眼中似乎有一道光,刺得她难受。这时,突然一道闪电划破天际,珞儿看到屋外的山坡上骤然出现一条黑龙,正滚滚而下,她惊呼一声。众人忙围上来,向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这时闪电已经消失,外面重新坠入无边的黑暗,什么也看不到。方哥有些急躁,起身说:“别休息了,我们直接去一号塔吧。”

儿童恐怖故事

儿童恐怖故事第五篇-红色的网纹丝袜

  干净利落的马尾辫,黑曜石般的眼眸,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红唇微张,欲引人一亲丰泽,黑色的紧身迷你裙,衬得腰细若柳,红色的网纹丝袜更显得肤若凝脂。看着镜中的可人儿妖异且动人心魄。

  慢慢的抚摸着自己的全身,陶醉其中。原来我也可以这么美。正在我陷在幻想中不能自已的时候,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我惊醒。已经很晚了会是谁啊,难道是昨晚丝袜主人来了?回想到昨晚……

  正在睡梦中的我被那吵闹的敲门声叫醒,睁开眼一看,都凌晨一点多了,“谁呀!”恼怒的冲着门口喊到“还让不让人睡觉啊!大半夜的吵死了啦!!”也许是听见我发飙的喊声敲门的声音停了,我刚闭上眼睛,那可恶的敲门声又再次响起,反复好多遍折腾半个多小时,忍无可忍的我气愤地拉开门,一阵冷风迎面袭来,让我不禁打了个寒颤,原来那浓浓的睡意全都给我吹跑了。看着空空的楼道里,不由得更加的恼怒,捉弄我?!哼!再来一次我就让你好看!!一个红色物体伴随着硬塑料袋的声音掉落在我脚下。定睛一看,原来是红色的网纹丝袜,红的美丽,红的妖异,红得诱人。丝毫没有感觉到不对劲儿,为什么大半夜会有丝袜从天而降的,还有那奇怪的敲门声……入魔般如获至宝地急忙捡起来跑进屋里,窝在沙发里轻轻地摩挲,窗外的槐树上飘着一抹灵体,嘴角浮出一丝狞笑……

  思绪飘了回来,甩了甩头,我不能把丝袜让出去,不能!绝不能!!坚定了信念,不慌不忙地把丝袜脱下来藏好,转而去开门。这个人很有耐心的么,哈哈~从我脱丝袜时一直敲到现在,哼~门被我打开了一个缝,勉强能看见外面……又是一阵冷风,夹杂着淡淡的腥气,吹在身上极其不舒服。门外还是什么也没有,空洞的楼道像是一只张大嘴巴的怪兽,安静的等待着猎物的到来。‘咣’门被我狠狠地关上了,刚才那股怪风吹在身上那极其不舒服的感觉也被一个人拥有丝袜的兴奋感给覆盖上了。

  重新穿上我那心爱的红色网纹丝袜,丝袜的颜色好像艳丽了许多,手感也更加的滑顺。丝袜以后就是我一个人的了,丝袜以后就是我一个人的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我多美啊~那水色荡漾的眼眸连我自己都迷醉了,那盈盈一握的杨柳小腰仿佛一阵微风就能吹折一般,两条白玉葱似地玉腿在妖红色的衬托下更加的白皙。但是我没有注意到,从丝袜上缓缓地伸出了无数条血丝蜿蜒的爬在我的腿上,又蠕动进我大腿里。血丝的一头进入到我的腿里时,我眼前出现了幻觉……好多男人围绕着我,把我奉为女皇,我尽情的蹂躏着他们,看着他们为了我生为了我死的时候,我升出无限的快感,就在这时在我面前用匕首剖腹自杀而死的男人突然睁开眼,用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到我面前,而他自杀用的匕首却深深的插进我的心脏,匕首贪婪的喝着我的血液,我面前的男人也渐渐幻化成一个女人,干净利落的马尾辫,黑曜石般的眼眸,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红唇微张,欲引人一亲丰泽,这不是我吗?!!“我的红色网纹丝袜好看么?呵呵哈哈哈哈哈!有了你的血液我的丝袜会更漂亮的~呵呵呵!哈哈哈哈!!”强烈地疑问,不甘,愤恨……

  昏黄的灯光照射在我的尸体上,准确的说应该是干尸……

  证物袋子里装着一条红色的网纹丝袜,被放在警官的办公桌上,“四个月前死者的物品怎么会在另一名死者身上!!这根本不可能啊,这已经是第3回看见这条丝袜了,难道是……”一个警员自言自语的呢喃,打了个剧烈的寒颤跑出了办公室。

  丝袜是我一个人的!丝袜是我一个人的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以上就是儿童恐怖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儿童恐怖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36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