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土的鬼故事5篇

  本文5个带土的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11楼的女孩鬼故事、鬼故事小说大全有声下载、儿童鬼故事大全、讲鬼故事吓女朋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带土的鬼故事

带土的鬼故事第一篇-灵媒耳报神

  陈梅一生总共生下过两个儿子,可是最终却都没能活得过一百天。

  第一个儿子刚出生没多久就被发现了有心脏病,夫妻两人带着儿子上海一家治疗婴儿心脏病的权威医院。

  夫妻两发光了所有的积蓄,可是孩子还不到一百天的时候,就去世了。

  第一个孩子的去世,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无法磨灭的痛苦。

  不过还不到半年,陈梅又怀下了第二胎。

  陈梅的怀孕给这个处于痛苦中的家庭带来了希望。

  可是陈梅的第二个儿子才刚刚满月,她的婆婆就带着她到了一个瞎子那里来算命。

  陈梅是个无神主义者,她根本就不相信这些迷信的东西,可是为了不和婆婆闹别捏,她还是跟着去了。

  不过就算她不去,她婆婆自己也一样会去的。

  陈梅正是深知这个道理,所以就抱着孩子,跟着婆婆一起到了一个瞎子算命摊上算命。

  她婆婆一直跟她说:那个算命的有多么多么的灵验,虽然陈梅不信,可是她深知婆婆是个睚眦必报的人,如果自己不回答的话,等下又会和自己的老公说着说那的了。

  于是陈梅只能强忍着耐心回答着。

  一路上,孩子在陈梅不停的哭着,陈梅的眼皮也在不安的跳动着,似乎就要遇到什么不幸的事情。

  陈梅记得自己大儿子被查出心脏病的前一天,她的眼皮也是这样不安的跳个不停,陈梅紧紧的抱住了怀里的孩子。

  她不想让这个孩子有事,也不能让这个孩子有事。

  陈梅想劝婆婆回家,可是她知道婆婆是不会听的,不过她依旧想试一试,于是笑着对婆婆说:“妈,你看宝宝哭个不停,我们还是想回去吧。”

  陈梅的婆婆生气的说道:“都这么大的人了,连个孩子都照顾不好,这都快到了,孩子我来抱吧。”

  陈梅不舍得交出孩子,于是便开始不安的哄着怀里的孩子。

  陈梅看到婆婆向算命人报出孩子的生辰八字时,那个瞎眼算命先生抬了抬眼皮,还有他脸上那一闪而逝的惊喜。

  之后那个瞎眼算命先生心不在焉的掐指算了算,接着说道:“这孩子,百天之内会有一劫,如果过得了这一劫,那么将来就是荣华富贵的命,如果躲不过这一劫,那么他也就活不过一百天了。”

  陈梅虽然不迷信,可是为了儿子,她不得不问瞎眼算命先生:“师傅,那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吗?”

  瞎眼算命先生摇了摇头说道:“没有,这个劫只要他自己可以过。”

  陈梅抱着儿子失落的往家里走去,只是她没有注意到那个瞎眼算命先生在她走后,就迫不及待的收拾起了摊,往自己家里赶去。

  直到四十九天之后,那个瞎眼算命先生才又出现在街头摆摊,不过他算的命更准了。

  陈梅抱着孩子回到家里,可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儿子一天天的消瘦下去,从一开始的嚎嚎大哭,到最后的奄奄一息。

  直到从算命那天起,到整整四十九天之后,陈梅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儿子死在了自己的怀里。

  祸不单行的事,儿子刚死不久,丈夫就在婆婆的逼迫之下和自己离婚了。

  离婚后的陈梅拖着行李在街上乱逛着。

  她突然听到了一个稚嫩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妈妈。”

  陈梅以为自己的眼泪早就流干了,可是在听到这声稚嫩的‘妈妈’时,她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陈梅虽然生过两个儿子,可是却从来都没能听到儿子亲口叫自己一句‘妈妈’。

  陈梅四处看了看,可是却没有看到这附近有小孩,她只是在痛苦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就是那个瞎眼的算命先生。

带土的鬼故事

带土的鬼故事第二篇-转世

  李虎乃一富户,家有良田七公顷,租给佃户秋收时收些租金。这李虎是个典型的大恶人,心肠歹毒,不时的坑骗那些可怜的佃户,因此在村里骂名不断,更是臭名昭著。

  这李虎倒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反而觉得大有成就感,细想,祖上并没有留下丰厚的遗产,但是他苦心经营已经累积了数万的田产,丰厚的家资,按理来说那是大孝之人,因此对于旁人的眼光自然不予理会。

  但有一点他极度的不满意,那就是他的儿子李豹。李虎为了让儿子长大了跟自己一样就取名李豹。

  一说起这个儿子李虎就来气,他只从记事起就跟自己完全相反,一点也不像自己,自己心狠毒辣,他却温柔善良,自己奸诈他却宽厚,要不是面容像自己还真就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种了。

  经过几天的考虑,李虎决定要对李豹进行彻底的教育,要不然自己死后,庞大的家业还不拱手让人?就他那宽厚仁慈的心肠,不给别人玩的团团转才怪。于是想在改造之前再试探一下他是不是真的善良。

  机会来了,这日佃户张老汉的租金到了,于是他让李豹带着下人去收租了。临走之前一再叮嘱他务必要把租金给要回来,要不然今年就开不了锅了,全家都得饿死。李豹听了点头道:“爹,你放心我一定要回来”。李虎听了大喜,还以为儿子改变了。

  这一去就是大半天,到了傍晚了还不见儿子回来,这张老汉的家也不远啊,莫非遇上强盗?赶忙排了个下人前去查看,到了天黑的时候,李豹全身脏兮兮的回来了,而两个下人也是脏兮兮的,看上去格外的疲惫。

  “咋回事?租金呢?”李虎惊讶的问道。

  “啊?哦,父亲我去那张老汉的家里了,他生病了就一人,躺在床上没法动弹,地里的庄稼也没有收割,我看他可怜便赶紧找来郎中给他诊治,然后又抓了药给他服下,孩儿看他庄稼熟了,地里又没人给他收割,便带着下人一起给他收割,这不刚完我就回来了”。

  话没说完李虎已经晕过去了。

  这几天李虎大病一场,小半月才有了精神,这日他躺在床上唉声叹气,思索着该怎么教导自己的孩子,这样下去可就不的了了。管家胡老急急的跑了进来,开口道:“当家的,那黑驴畜生不干活了,在地里谁也驾驭不了它你看要不要杀了或卖掉?”。

  “咦?有了”李虎正在苦思良策,闻言脑光一闪顿时感觉机会来了。于是道:“拿着鞭子叫上少爷,去地里去”说完一股气站了起来,顿时觉得全身一阵轻巧,往日来的病一下子没了。

  李虎到了地里,果然看到经常耕地的黑驴在地里来回踢着人,还呼哧呼哧的叫着。不一会李豹来了,见了李虎道:“爹,孩儿功课还没做完呢,你叫我何事啊?”。

  “那功课不慌,我儿爹今天给你上一课你看着”李虎道。

  “什么课?爹爹会上什么课?”李豹惊讶的问道。

  “孩儿,爹给你上一课对你今后非常有用的课,你看那黑驴平日里就算你对它千万倍的好,一旦它发起性子来就不认人,如今叫它下地做活它便胡乱踢人你看我怎么教育它”说完拿着皮鞭走上去使劲的用鞭子抽了起来。

  那黑驴哭吼着但被下人死命的拽着也逃不了,只好挨着鞭子,打了一顿之后那黑驴便听话的继续干活了。

  李虎收复了黑驴喘着粗气走回来道:“看到没,这就是对付这畜生最好的办法”。

  李豹在旁边看的心惊肉跳的,可不敢出口阻止,见父亲问便知如果父亲见自己不理解便有可能继续抽打便点点头道:“知道了,不能对他们太好喽”。

  李虎见儿子明白了大喜,便拉着他回去了。此后有几次安排李豹去收租,李豹每次都收了回来,李虎见了大喜,还以为自己的管教有了效果,儿子已经改变了因此格外高兴。

  几年后,李虎突然生病死了,鬼魂悠悠荡荡的去地府报道了,见了阎王,阎王看了看他的生死薄道:“你生前并没做过一件好事,但你儿子心地善良造福穷人为你积下阴德,但你还得去人世间做畜生一次才可轮回转世,你说你准备投哪家?”。

  李虎听了很是苦恼,自己竟然死后还要转成畜生,真是苦啊,他想了想,自己儿子心地善良如果投到自己家里肯定要好受些,至少不必挨鞭子干苦活,于是便道:“我还是回到自己家为畜吧”。

  阎王命人查看一下李家的畜生是否有出生的事,一个鬼卒查了一下道:“李家有一头黑驴明日午夜要产”。

  阎王听了道:“好,那就投到李家吧”。李虎听了大喜,心想自己做畜生也活的有滋有味的,果然不错。

  到了午夜之后李家下人果然在牲畜棚看到母驴产下一头小黑驴,便报告给李豹。李豹命人好生喂养。

  李虎吃香的喝辣的过着有滋有味的日子,很快就养的彪肥身健。很快农耕的日子就到了,李豹见有一个佃户家穷,没有牲畜耕地,炎日下一家三口在地里艰难的翻地便于心不忍,命人把小黑驴借给他们使用。这李虎本来享受得正好突然被拉去干活,于是大急,到了地里又是蹦又是吼根本不上套,那农家人又不敢鞭打便告知了李豹,李豹想起父亲教的办法,便给了他一把鞭子道:“他不干活使劲抽打就行了”。

  可怜的李虎在那农家人的鞭打下开始了干活,一连几天可苦了李虎了,这时候李虎才知道当初自己教儿子的方法是错的,于是想饿死,可那鬼卒来了说,时间不到不能死,于是又走了,这李虎饿了几天就是死不了,白天还的干活,不干的话还的挨鞭子,当真是欲死不能啊。

  这下可让那农家喜坏了,这驴竟然不用吃东西而且干活还很出力,于是便自己用完后再借给旁人,一连借到农耕忙完。

  等还给李家的时候,李虎已经是没了魂了,也不吃东西照样彪肥身健的,可把那下人乐坏了,终于几年后的一个晚上,被李家送到了屠宰场结束了生命。

带土的鬼故事

带土的鬼故事第三篇-冥婚——悠悠往事

  夏悠悠坐在床边,木然地看向窗外。

  现在已然是深秋,窗外一片萧条。几棵老树在寒风中摇摆着枯枝,像是狰狞的恶鬼伸出了魔爪。

  “悠悠,吃饭了。”阿娘的声音在屋外响起。悠悠木然起身,走到饭桌边。

  阿娘一反常态的给她夹了不少菜,不停地劝她多吃点。阿爹默默地端着饭碗,苍老苦涩的脸好像要埋在碗里一样。弟弟妹妹们依旧在吵闹,最小的弟弟甚至在气愤阿娘只给姐姐夹菜而没有管他。

  阿娘小心翼翼地瞅了她一眼,道: “悠悠啊……林老爷家明天就来人了,你为弟弟妹妹们考虑考虑吧……我知道你一直都是个好孩子,你一定会嫁的对不对?”

  悠悠没有说话。她想,若是以前,阿娘一定会用筷子使劲敲桌子,咒骂她懒惰不肯做事,咒骂阿爹没用挣不了钱,养不了家,叫弟弟妹妹们吃苦。可自从城里的林老爷给了她一笔价值不菲的彩礼,她就变了。许是担心这个被她欺凌已久的女儿宁死不嫁,叫人家收回彩礼。

  次日,喜娘给悠悠换上了喜庆的大红色嫁衣,给她画上了艳美的妆——悠悠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长的也是不丑的。

  花轿将悠悠接走,啊娘哭哭啼啼表示不舍,弟弟妹妹们则瞠着眸子,一脸新奇——在这穷乡僻壤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隆重的嫁女。

  花轿摇摇晃晃,终于赶在吉时之前到了城里。路上唢呐和小铜锣的声音震天响。悠悠想:不愧是有钱人家,给儿子娶个冥婚的媳妇都这么隆重。

  “一拜天地——”悠悠温顺的面向外,跪了下来,她右手侧是一个身着红衣的陌生男子,手里捧着一只毛色鲜艳的大公鸡。

  “二拜高堂——”透过红色纱质盖头,悠悠隐约看见坐在高堂上的林老爷和林老夫人。两人神色说不出是欢喜还是悲痛。

  “夫妻交拜——送入洞房——”

  喜娘和家丁引着悠悠向里走去,后面跟着那个手抱大公鸡的男人。

  一行人在偌大的宅院里绕来绕去,最后到了一处白绫飘舞的小院。

  家丁领着几人进了这里唯一的一间屋子,屋里很空旷,只有正中间放着一个不小的棺材,棺材正对门的地方写着一个“奠” 字。

  “少夫人,这里就是您和少爷的新房。”家丁指着棺材道。

  悠悠转头看向四周,屋里的白色蜡烛透过红色盖头似乎都变红了。

  喜娘搀扶着悠悠走近棺材,侍奉她在一边的凳子上坐下。然后恭恭敬敬的在她身后站着。

  过了一会儿,院子里响起脚步声,林老爷和林老夫人带着下人来到这里。林老夫人用怜悯的眼神看着夏悠悠。

  “送入洞房吧。”林老爷干巴巴的说了这么一句。

  家丁恭敬地打开棺材盖,棺里是一个身着喜衣的年轻男子。悠悠在喜娘的搀扶下下了棺。从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从她知道自己要嫁给一个死人开始,她就再没说过一句话。

  悠悠掀开盖头,棺里漆黑一片,外面响起金属交击的声音,想是家丁已经封棺了吧。

  “老爷,少爷明天就可以上路了。”这是悠悠听见的最后的声音。

  这棺材造的虽不是很大,但两个人侧躺在里面便不挤了。悠悠伸出手,手指触到那人。硬硬的感觉,果然是死了很久的吧。

  夜里很冷,悠悠在棺里没有找到可以遮寒的东西,只好一点一点往那人怀里挤。

  “我叫夏悠悠,你叫什么名字?”

  “你身材真好呢……”

  “我好饿……好冷……”

  饥寒交迫的夏悠悠扎在死人的怀里委屈的哭着,滚烫的泪水浸湿了他的衣衫。

  “我知道阿娘不喜欢我,我也知道阿爹养家很辛苦。所以阿娘让我嫁你我没有拒绝。可是现在想想我还是好害怕,你会不会尸变,会不会变成僵尸咬我?你说我是会饿死呢还是冻死呢还是窒息而亡呢……”数天的话好像都集中到这一瞬间,悠悠就这样躲在死人怀里畅快的哭诉。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晃晃悠悠晃醒了悠悠。

带土的鬼故事

带土的鬼故事第四篇-山路鬼事

  尽管已经在城市里生活了很多年,我还是无法忘记那个我曾经住过很久的,偏僻的小村子。那时我还年幼,唯一的记忆就是那个小村子很破,真的是很破,开车是进不去的,在离村子还有十几里远的地方就必须靠步行,哇塞,十几里的山路,往往是要走到天都黑漆漆的,然后累个半死。

  所以,一般来说,没有什么大事的话我是不会回去的。最近一次去那个村子还是五年以前,家里一个年纪很大的长辈去世了,作为小辈我们必须回去奔丧,那十几里的路走时正是天黑。可是货真价实的山路,一边是黑黢黢的山,山上是乱七八糟毫无章法的坟包,另一边是同样黑黢黢的田地,指不定就会在什么时候窜出一个什么东西在你毫无防备的时候吓死你。

  五年前的那一夜我因为起得晚了,没有赶上大家一起出发的那趟车,只好自己一个人单打独斗,走到的时候我妈一开门,就看到了我糊满鼻涕和眼泪的脸……

  她只会嘲笑我一个大小伙子走夜路还会害怕,然而我没有告诉她的是,那天晚上我正在紧张地前进,蓦然觉得,有一双手搭在我的肩上。我没敢回头,但是我知道那不是鬼,听老人讲过故事的人都该知道,那是狼。狼不会直接咬人,它会把自己的两只前爪搭在人的肩膀上,等人回头之后,再瞄准喉咙,狠狠咬下去。当时我的头脑中一下子空了,只有一个念头:不要回头,快点跑、不要回头,快点跑……

  那次之后我发誓再也不回去,但是老天总是不遂人愿。昨天我妈又给我打电话,说是要祭祖。祭祖嘛,大事,不回也得回。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好又一次走上了这个山路。

  半夜八点钟,我就已经将山路走完差不多一半了,月亮的光很淡,惨白惨白的,四周萦绕着不知什么动物的叫声,我脑子里不断萦绕的就是最近一个同学讲给我的故事,关于总是喜欢跟在人家身后,没脸没眼的老太太,那张脸平滑的,什么五官都没有,跟个鸡蛋似的。一阵阴风吹来,我背后猛地一凉,感觉所有的汗毛“唰”一下子立起来,总觉得身后有人,又不敢回头,听说人的身上有三把火,你这一回头就灭了一把,鬼就容易上你的身。

  我越来越觉得头皮发麻,哭的心都有了,一边强迫自己不要再想这些事了。可是那些乱七八糟的画面好像扎根在了脑海中萦绕不去。正害怕间,我慢慢就感觉到了,有一个东西搭上了我的肩。

  我下腹一用力,总算控制住自己没有失禁。后面轻轻的,没有任何喘气的声音。不会啊,如果是狼的话,怎么着也得有点动静啊。

  我下了狠心,深呼吸几次之后慢慢回头,就感觉头皮“嗡”一声炸开了,如果我能看见什么,就绝对不会是这样的害怕,原因就是,我明明感觉到有东西搭上了我的肩,但是当我回过头,却发现背后真的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

  我环顾四周,只有几个荒坟在半山腰上,没有墓碑,只有一个个的小土包,说不出的诡异荒凉,在毛毛的月光下,还总觉得每个土堆边上都蹲着一个什么。

  我不敢再看,只好加快脚步,在满地碎石烂泥中健步如飞,飞着飞着,我突然才到了一块不规则的石头,脚一扭,腿一歪,毫无征兆地就摔了下去,加上我走得急,这一下摔得我眼冒金星,朦胧中觉得头好像撞到了什么东西,心想完了,我要挂了,然后就晕了过去。

  第二天我醒来已经到了目的地,睁开眼,就是妈妈担忧地看着我。

  “妈?我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回来的?现在是几点了?”

  我妈说了一句我永远不会忘记的话,“在祖坟旁边,今天我们找到你的时候,你就在祖坟旁边。”

  我想起我昨天晕倒前,眼前似乎有一片黑影。

带土的鬼故事

带土的鬼故事第五篇-海报

  夜深了,小华还在写作业。他总感觉房间的角落里似乎有人在偷窥自己,但是他几次突然回头试图发现什么,却总是一无所获。

  后背一阵阵发凉,他壮起胆子迅速拉上所有窗帘,关上门,然后打开台灯、吊灯甚至是手电筒,小心翼翼地听着周围的一切。

  夜很深、很静,除了他的喘息声,再也没有其他声音。

  “也许是我多疑了。”小华安慰自己。毕竟从小到大一直有父母陪着他,但这次父母同时出差,对他来说是次不小的锻炼。

  作业还没写完,要是明天被老师逮到就惨了。他长长地吸了口气,然后坐下继续写。谁知就在拿起笔的一刹那,被偷窥的感觉又来了!这次他的感觉格外强烈,似乎对方就站在背后,低着头盯着自己。

  “啊!”小华大叫一声,猛地转过身。

  目光落在墙上的明星海报上。原来是这样啊!小华心中的石头总算落地了。今天刚买的时尚杂志中夹着一张海报,他随手贴在了墙上。

  他自嘲地笑了笑,哪儿有什么偷窥啊,明明是自己吓唬自己。

  小华很快写完了作业,然后熄灯躺下。黑暗中他盯着贴在墙上的海报看。A的笑容那么美,但是他总感觉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小华躺了很久也没有睡着,于是他又打开灯随手拿起那本杂志开始消磨时间。随意翻了两页之后,那种强烈的被偷窥的感觉又来了。他抬起头,头皮瞬间发麻——海报上的A竟然侧过脸来直直地盯着自己,和刚才的角度截然不同。

  小华在惊诧之余,终于想到为什么自己总感觉不对劲儿了。他看到杂志的封面上赫然写着一行大字——回馈读者,附赠明星B的大幅海报。

  以上就是带土的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带土的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05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