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搞笑小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超级搞笑小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恐怖鬼故事鬼姐姐、极其恐怖的有声鬼故事、恐怖的鬼故事、张震讲鬼故事假鼻子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超级搞笑小故事

超级搞笑小故事第一篇-游泳队之五行杀人

  佐子健看了欧阳一眼,他的背上又出现了那只鬼,吓得他一时无语了。

  这时一辆辆警车开到了医院门口,带头的老警察看到后问道:“又是你们几个,这个死掉的女孩也是你们的队员吗?”

  “对。。。”植野轻轻吐出一个字。

  过了会儿,一个年轻的警察过来跟他耳语一番,四个人都傻傻的站在那,而欧阳还盯着那只鬼在看。

  “五行?这个有点意思呵。”老警察笑着说。

  “什么五行?”佐子健问道。

  “一般是信这个的人才会研究这个,天主教的比较多。”老警察解释说。

  “难道这都是人为的吗?”植野问道:“难怪上午在厕所,有人要害我。”

  “上午你怎么了?”一旁的鲁焱问。

  “内什么。。。上午我喝多了,被一双手拉进了厕所,我以为是鬼呢。”植野说道。

  “那就对了,你很有可能就是下一个被害者。”佐子健说道。

  “你们这个俱乐部有什么仇人吗?”老警察问道。

  “好像也没什么,不过我最近总是遇到两个怪人,他们都是鬼!”佐子健此话一出大家都看向了他。

  “你上次不是也说了鬼什么的,不要相信这种迷信鬼神的言论,我们会尽快把凶手找出来的。”老警察说道。

  一行人回到楼上,马教练立马就坐了起来,急忙问道:“出什么事了,这么久才回来?”

  “没什么,上次的警察找我们问点事情!”欧阳说道。

  “什么事还追到医院来问?”马教练继续问。

  “他说有没有谁研究五行什么的。”佐子健随口说了一句,马教练瞬间睁大了眼睛说:“五行?以前俱乐部的老板信这个,不过他收黑钱,被判刑,后来据说死在监狱里了。”

  “还有这种事吗?他会不会没有死?”佐子健试探地问了一句。

  “不会,就算他不死现在也得六十多了,他被判了二十五年,等出来都八十岁了,活的几率也是很小很小,而且那次判刑对他打击也是很大的。”马教练说道。

  “是这样额,那还会有谁这么针对咱们?”佐子健轻轻嘀咕了一句。

  这时欧阳手机响了,他急忙跑出去接电话,佐子健特意看了一眼他的表情,有点诡异。

  “哦,对了,我朋友的一个俱乐部举行了一个私人比赛,他一个劲地邀请我去参加,正好子健,欧阳你们几个去给我长长脸。”马教练笑着说。

  “您放心吧,反正我们都被禁赛了,正好参加个比赛就当是锻炼了。”佐子健讨好地说。

  一行人离开医院后,都各回各家,开始忙起了自己的事情。

  “五行?那我出现幻觉被树藤缠住,难道是五行里面的木吗?”回到家的植野嘀咕了一句。

  这时从楼上传来了“咔呲,咔呲的声音。”

  植野顺手抄起了棒球棒,大声喊了一句:“谁在楼上?快给我出来。”

  刚喊完,声音便消失了,他顺着楼梯走了上去,楼梯拐角的镜子吓了他一跳,他看了看镜子笑着嘀咕道:“我还是这么的帅。”又继续往上走,这时空荡荡的镜子前又多了一个人。

  上到二楼,他每个房间都看了一遍,确认安全后才放松警惕。

  “看来是我太神经质了,那个老警察说的对,根本没有什么鬼。”刚转身往楼下走,一个戴着面具的男子站在他面前。

  “妈的,你是谁?怎么进来我的家的?”植野怒气冲冲地问道。

  戴面具的男子没有说话,而是从腰间掏出一把刀来,刀上刻着一些奇怪的符号。

  “兄弟,刚刚可能是我语气重了,咱有话好好说行吗?”植野有点怂地说。

  面具男依旧没有说话,而是举起了手里的刀朝他砍去,第一刀砍进了墙上,植野顺势拿起棒球棒朝他抡了过去,结结实实地打到了他的头上。

  “哈哈,打到你了。”植野笑着说。

  面具男摸着头上被打的地方,血顺势流了出来,他又转身去砍他,俩人开始扭打起来。

  被压在下面的植野大喊道:“咱们没有仇怨的,为何非要只我于死地?”

超级搞笑小故事

超级搞笑小故事第二篇-丢了我,你想我吗?

  丫丫是何风的宝贝,有时象孩子,有时象妻子,有时象母亲,从第一次见面丫丫似乎就注定是何风的一部分,或许那就是何风的一根肋骨!

  丫丫喜欢吃各种各样的希奇古怪的东西,比如臭豆腐,比如各种家禽的内脏,何风每次都要取笑丫丫是个小女巫,喜欢吃血淋淋的东西!

  丫丫就做着鬼脸冲着何风说:“我是女巫,我诅咒你只准爱我一个人,你要是变心,我就变成厉鬼来抓你!”然后两个人开怀大笑~~~~

  彩虹是何风的顶头上司,女强人,美丽,老练,有心计,商场无往而不利,这让何风非常佩服,或者说这样典型的冰山美人和丫丫是完全不同的女人!

  彩虹永远可以掌握着和男人相处的分寸,知道什么时候该笑,什么时候该哭,什么时候该撒娇,什么时候该装做看不见,这样的女人让人又爱又怕,因为太过于聪明,而且漂亮!

  何风和丫丫的婚礼操办的小型而不张扬,只邀请了几个同事和上司,彩虹当然是被邀请的贵宾之一!

  婚后的生活平静如水,何风的事业也算不错,屡次顺利的做了几件大CASE,得到上头的一致好评,当然里面少不了彩虹的帮助!何风多多少少已经感觉出了彩虹对自己的情有独钟,可是何风是个有家室的人,何风尽力把握着和彩虹的距离!

  算来算去,何风还是上了彩虹的床,无论那是酒精作用还是男人本能作祟,彩虹很平静,丝毫不带威胁:“你离婚,然后我们结婚……”仍然是雷厉风行的商场作风,何风喃喃说不出话,他想反驳,却知道没有任何反驳的借口和理由,娶了彩虹无疑是对自己事业更有帮助,而且彩虹比丫丫更有魅力,更聪明,更何况自己几个CASE行贿受贿的小辫子还在彩虹手里!

  可是如何跟丫丫张口?何风犯了难,于是坦白的和彩虹说了出来,彩虹轻描淡写的说了句:“人消失了,什么就都不用开口说了……”

  10天后,丫丫就真的消失了,何风突然觉得胸口一阵疼痛,那是肋骨的疼痛!

  三个月后,夏日暖暖的风吹拂着整座城市,何风和彩虹顺利的踏上了红地毯,因为丫丫彻底的消失在这座城市,回到爱巢,彩虹与何风缠绵后,已经凌晨两点了,彩虹优雅的点起一只摩尔,吐出一口,升腾的白色烟雾遮盖了彩虹的脸:

  “风,你是不是想知道丫丫去哪儿了?”

  何风茫然的看着烟雾后彩虹模糊的脸,胸口又是阵痛,彩虹突然阴阴的笑了起来:“丢了我,你想我吗?丢了我,你想我吗?”何风惊惧的看着彩虹,烟雾散了,哪儿是彩虹,那分明是,分明是丫丫的脸!

  “丫丫,丫丫……你,你……”

  “丢了我,你想我吗?你要是变心,我就变成厉鬼来抓你!你不记得了吗?”丫丫的脸开始扭曲,变的狰狞不堪,“你们杀了我,还把我分尸抛在荒郊野外,害的我几世不能轮回,可惜连狗都不吃我的脑袋,你看看我的脸有没有变丑?”说完,丫丫竟然把彩虹的头从脖子上取了下来放在何风手里!

  何风已经彻底崩溃“鬼,鬼,鬼……”何风似乎看见阳台那面站着的就是警察,连衣服也没穿就向警察冲去!黑夜里听见闷闷的坠落声,然后是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接着又是一声闷闷的坠落!

  次日清晨,呼啸的警笛响彻整个幸福花园,13栋4层1A座,夫妻男女裸ti跳楼自杀,均为头落地,当场毙命,死亡时间:午夜两点!

  PS:不要做第三者,即使你多么爱他(她),否则……

超级搞笑小故事

超级搞笑小故事第三篇-太晚就别坐公车了

  我紧了紧脖子上的围巾,捏着那张皱皱的车票从车站里面出来,走到停车场。

  期间很安静,车站里都没有多少亮光,我看着回家车的昏黄灯光,才找到了上车的地方。

  上了车才发现,安安静静的车厢里已经坐上了几个人。

  但是他们清一色的散落坐着,都低着头或玩手机或睡觉。

  “真是见鬼,司机!还有多久开车?!”我随便走到最后边坐下边说。

  我没有看到,当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这些低头的人都抬起了头。

  我只是看着司机,我不喜欢这车的安静,我想知道具体回家的时间。

  司机没有回答我的话,只是阴沉沉的看着我。

  我被他这目光一注视不由背脊发凉,打了个寒颤。

  摸摸手臂上的鸡皮疙瘩,我不再说话,低着头玩起了手机。

  玩了一会就又上来了几个人,我抬头看看,他们也都看着我。

  他们有着,和司机一样的目光。

  我刚酥软下去的寒毛又一次竖起,迅速低头不再看他们。

  真是见鬼了,要不是加班没赶到车,我至于受这个罪吗!

  接下来,只要有人上车,我就会感觉到有目光看过来。

  可我不再抬头,也不敢抬头了。

  到最后,我身边坐上来一个老婆婆。

  她对我和蔼的笑了一下,这一笑虽说温暖,但是她那没有牙齿的嘴巴看起来就像深深的窟窿,就好像,下一秒,就可以把我吸到里面去。

  我又一次感觉到了害怕,但是我还是有礼貌的回了一个笑容给她。

  我看看四周,人已经坐满了。

  司机也开始发动车了,我继续低头玩手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大约一个小时罢,我再抬头发现周围的人少了一半!

  可是车根本就没停过!!

  而且我突然想到,车开出停车场不是要过安检吗?!

  这车过了安检的地方的时候,也没停下过!

  我回想一路上发生的事情不由得更加心灰意冷,其实这些离奇的事情我都看过了,应该在刚开始就下车的!

  我没发现我想这些的时候,剩下的人都看我这边来。

  等我后悔的回过神来时,整个车厢的人都围绕了过来。

  包括司机!

  可是这车还是继续平稳的开着!

  他们都阴沉沉的看着我,我看向老婆婆,看见她幽森的瞳孔倒映着的恐惧的自己。

  我晕了过去。

  我以为我这一晕就醒不过来了,可没想到我醒来了。

  我看着天空中的浓浓烈日不觉得刺眼反而觉得解脱,还好,我还没死。

  可是当我坐起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处在一个没见到过的貌似悬崖的底部。

  旁边有散落的公车碎片和点点人骨。

  我就躺在这些废墟的正中间!

  我第一次感受到了深刻的绝望。

  后边是森林,进的去不一定出的来。

  前边是万丈深崖,爬上去不一定上的去。

  进退两难。

  可是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办法呢?

  我在废墟中随便捡了点可以支撑身体的东西,一步一步的往崖上爬着。

  磨破了手,头上脸上也都沾满了灰。

  当我爬到山腰的时候,太阳已经下山了。

超级搞笑小故事

超级搞笑小故事第四篇-我的故事

  世界是神奇的,每一种生命都有存在的价值,死后也同样,我相信有鬼的存在,你信吗?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存在吗?" "怎么说呢,不是太信。" "我就相信。" "为什么?"赵寒问。  "因为…………我…………亲身经历过。"晓梅说到。

  "闺女,咱们回老家玩玩吧。正好暑假了。" "回老家?我不想啊。" "你爷爷都想你了,你回去看看他们还不行?"  "好好好,我回去行了吧。说好啊,只呆一个星期。" "一个星期不行,两个星期吧。" "啊?行行行你出去吧。"晓梅终于不耐烦了,把妈妈赶了出去。

  第二天,晓梅跟妈妈一起上车前往了老家的路。经过几个小时路程终于到了老家。晕车的晓梅立马下了车吐了起来。妈妈连忙拍着她的背。到了老家的门后,晓梅看见一个老奶奶站在自家门口,她就问:"奶奶,你是来找我爷爷的吗?""奶奶?什么奶奶?晓梅,你说什么呢?""奶奶啊,你没看见这么大一人你看不见?"晓梅扭过头一看,哪里有什么奶奶,没一个人!"可能是我看走眼了吧"晓梅心想。"晓梅,我的乖孙女。"晓梅刚一进门就听见了爷爷苍老的声音,"爷爷,我想死你了。"晓梅立马扑向了爷爷。"嗯,爷爷也想你了。"妈妈看着晓梅跟她爷爷不由得笑了笑。"建升他工作忙,没法回来,所以我就跟晓梅在这住两个星期。""那行。就在这住两个星期好好放松放松。"晚上,爷爷和妈妈在上屋说事。晓梅一人在屋里无聊,便跑出屋里出去玩。她忽然看见上午门口有个人影正望着自己,接着好像正向自己走来,晓梅不知怎么了,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走近一看,天啊!那个人就是今天门口站的那个奶奶,可是,她发现。奶奶的眼睛忽然掉了,满脸都是刀痕,每个痕都流着血,简直不像个人脸,确切的说,是鬼脸。"奶奶"的手突然搭上了晓梅的肩膀。晓梅吓得连忙扒开她的手跑着去上屋找妈妈和爷爷,结果,她发现上屋没有爷爷妈妈。她感觉头顶上有血一直在滴,她抬头一看,爷爷妈妈在屋顶上面被那个奶奶抓着。妈妈大声喊着:"快跑啊!晓梅!"晓梅一听,说:"那你们怎么办啊?""你别管我们了,快走,晓梅你在多叫些人过来。""那行。你们等我。"晓梅立马跑了出去,结果被女鬼逮了个正着,"你想去哪啊?"晓梅耳边传来了空荡荡的女鬼声。"你为什么要缠着我们?我们又跟你没有什么仇!""没什么仇?你那好爷爷没告诉你么?既然没有我来告诉你吧,哈哈哈。三年前,我走在路上,你那该死的爷爷跟别人打赌输了钱。我当时正拿着我儿子给我的两万养老金,他问我手里拿了什么,我如实告诉了他,他听了以后就抢了过去。我上前想要抢回来,可你那爷爷却一把,把我给推了过去,我来不及躲,就被他给推到了河里,他看见后立马跑了不救我,我死后,魂魄去找他。你猜猜看,他怎么说,他说他有个孙女,可以把他孙女的寿命给我三年,换他的平安三年。我问,他是你孙女你也下的去手?他说,我老婆不会生孩子,所以我儿子不是我亲生的,孙女当然也不是亲的了,所以我就拿了你三年寿命,今天正好日期将至!"晓梅泪流满面的看向爷爷。爷爷说:"晓梅,你别怪爷爷,爷爷只是  …………。"够了别说了,你这个恶魔!"晓梅妈妈痛苦的看着爷爷。"都别说了,我烦了,今天你们都得死!""啊啊啊啊啊———!"屋子里传来痛苦的尖叫声。

  "后来呢?你们都死了?"赵寒问。"嗯。"晓梅回答。"那你怎么在这?"赵寒脸上显出一丝恐惧。"我把我的故事告诉你啊!哈哈哈哈哈!"晓梅诡异的一笑,手慢慢伸向了赵寒…………

超级搞笑小故事

超级搞笑小故事第五篇-狗的报复

  夜雨是个出租车司机,平时对人很友善。可他有个大家都不太喜欢的习惯,就是爱吃在路边被人撞伤或打伤的狗。那些免费美味的狗肉,是他最喜欢的下酒菜。

  这天他正在开车等着客人上车,一个不注意竟然把一只小狗给撞倒了。一开始他觉得很是愧疚,因为他毕竟没有撞伤甚至撞死过狗,这次倒给他遇上了。可他想了一想,今天又有狗肉吃了。

  下了车,他假装去查看那只狗有没有被装伤。狗狗虽然伤得很重,奄奄一息,可依旧还有生命迹象。如果这时送去救治,说不定还能活着。可夜雨没有这么做,反而是趁着大舅都没注意到他的时候,偷偷将狗藏到了后备箱,准备回家后将它煮了吃。

  回到家,夜雨二话不说,就熟练的对它开膛破肚,开锅准备煮来吃。他还打了电话,将平时爱吃狗肉的好友都叫了过来,大家吃得很是尽兴。

  狗死了以后,灵魂在他家徘徊,久久散不去。狗狗在他家,还看到了数十只有着同样悲惨下场的狗,互相抱怨。它们都觉得自己不该死,因此对夜雨产生了强烈的恨意。渐渐的,狗狗们的灵魂竟然互相融合,变成了一只怨气极重的大狗,常常在夜雨入睡后虎视眈眈的看着他,恨不得让他落得和自己一样的下场。

  可这只大狗的想法当然不会那么简单。毕竟吃掉它们的不只夜雨一个,还有其他人,一定要让所有人都受到惩罚。大狗不断影响着夜雨,促使他将杀害自己的凶手聚集在家里,准备来个一网打尽。

  没有人能知道这只大狗居然有这样的想法,更没想到它会控制了夜雨,所以它们都来了,一群人在夜雨家聚会好不热闹。就在这时,夜雨提议:“不如我们来说说我们曾经吃过最好吃的狗肉吧,分享一下也不错啊。”大家都是吃狗的爱好者,所以都觉得夜雨的提议不错。没有人注意到,夜雨的眼睛泛着青光,一点都不正常。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气氛很是热闹,却逐渐觉得屋子里的温度越来越冷。明明是夏天,温度低得不寻常,大家都觉得不对劲了。

  “夜雨,你家是不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啊。”其中一个看起来很精明的高个子警觉的看着四周,仿佛黑暗中会随时有奇怪的东西跑出来。夜雨嘴角微微上翘了一下,可只是稍纵即逝,一脸被冤枉的样子:“我家很干净的好吗,住了这么多年都没事,怎么可能会有你说的那种脏东西啊。”说着还很不服气的轻轻打了他肩膀一拳,表示自己的不满。

  可他刚说完,大家就听到数十条狗在屋子里里外外发出凶狠的叫声,声音近得不像话。他们连忙站起来,手里拿着不同的东西当武器,随时注意着四周。他们并没有看到有任何的狗,可狗叫声却如此清晰。奇怪的是,那么大的狗叫声,邻居们却好像什么也没听到,没有一个人出来查看。

  狗叫声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凄厉,好像很悲伤,又好像在诉说自己死得很不甘心。大家都听得心里发毛,很想快点离开这里。

  “这个房间里一定有问题,会不会是因为我们经常在这个房间吃狗肉的原因啊。”其中一个男人说话声有点颤抖,边说边往门口走,以为出了门就什么事也没有了。可还没等他走到门口,大家就听到了他凄厉的叫声。定睛一看,他的一条腿已经被咬断扔在一旁,血流如注。可他周围什么都没有,大家完全不知道他的腿是被谁咬断的。他们惊慌的跑过去想查看他的情况,但还没走到门口就仿佛被人定住一般一动不动。因为他们看见,一只巨大透明的狗正恶狠狠的站在他的背后,龇牙咧嘴的看着他们,并对着他们大叫。这只狗全身是伤,看起来就好像数十只狗拼凑在一起所形成的。

  还没等大家反映过来,狗就对着男人的另一条腿咬了下去。男人叫得更大声了,同时也看到了站在自己背后的大狗。

  “你不是很爱吃狗腿吗?现在我就把你的腿吃了,看看你的腿是有多好吃。”边说边把将肉一片片从腿上撕下来,吞到肚子里去。男人从没想过会看到别人吃自己的腿,还是在自己面前,竟吓得昏死过去。

  吃完了腿,狗又看向里面其他人:“这次轮到手了,你,不是很爱吃狗前腿吗?我也来尝尝味道。”说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到了另外一个人面前,对着他的手就咬了下去。巨大的拉扯力让那个人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声,在场的人都已经吓坏了,腿软,甚至跌坐在地上全身哆嗦。

  大狗咀嚼着男人的手臂,骨骼在嘴里被咬烂的声音是如此的清晰,巨大的死亡气息弥漫在空气中,久久不肯散去。

  夜雨知道这样不是办法,拉着旁边的人悄悄说到:“你后面有一桶汽油和一些火柴,拿过来,我们一定泼到狗的身上,或许有用。”听着他说话的人已经没了主见,只能答应。趁着大狗没留意的时候,拿到了汽油和火柴,准备用火烧它。可狗的鼻子是很灵的,一下子就闻到了越来越近的汽油味,并注意到拿着汽油桶的那个人。它很是生气的瞪着他,猛的向他扑过去,狠狠的咬住了他脖子上的大动脉。因为失血过多,大家又看到一条鲜活的生命在自己面前消失。

  大狗看来是被彻底激怒了,对着这些人张嘴就咬,咬了以后还不松口,让他们360度转了几圈后突然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墙上,摔下来后动也不能动,不知道是死是活。

  最后,还安然无恙的就是夜雨了。这并不代表大狗要放过他,反而是要好好的折磨他。因为狗狗们原本还有生还的可能,是他结束了它们的生命,自然它们也不会让他有好日子过。大狗猛的一扑,就将他扑倒在地,然后对着他猛踩,将全身的骨头和肉都踩得粉碎。紧接着,趁夜雨还有一丝意识,它又对着他不停的撕咬,疼得他连叫出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终于,狗狗的气都发泄完了,屋子里剩下的全是死人的尸体。它满意的离去,寻找那些还敢随便伤害狗狗性命的人。只要遇到它,就会和夜雨他们一样,遭到被吃肉踩踏的下场。

  以上就是超级搞笑小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超级搞笑小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14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