厕所里的花子鬼故事5篇

  本文5个厕所里的花子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和女朋友睡前鬼故事、鬼故事聊天、男生杀死女朋友鬼故事、半夜惊悚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厕所里的花子鬼故事

厕所里的花子鬼故事第一篇-鬼魂报仇

  晴晴的男朋友是她的上司,一个有老婆有孩子的中年男人。也不知道晴晴是中了什么邪,居然会喜欢这样的男人,甘愿当个第三者,被人唾弃。晴晴就像是着了魔,谁的话都不听,就这样和他的老婆干耗着。

  或许是苍天有意捉弄,才有了让人无法收拾的结果。那天晴晴给那个男人下了最后通牒,这个月必须和他老婆离婚,要不然大家就同归于尽。其实男人是不会和老婆离婚的,公司本来就是他老婆的,而且女方有很强的家庭背景,离开她等于是自寻死路。而且他在老婆面前已经承认了自己和晴晴的关系,却把责任都推到晴晴这边,说是晴晴死皮赖脸的跟着他,自己是真心不二对老婆的。他老婆也算大度,说了只要他和晴晴一刀两断就既往不咎。其实今天也是男人向晴晴最后摊牌的日子。

  晴晴听了像发了疯一样的死死拽着在开车的男人,让男人必须有个交代,否则就同归于尽。男人早已经厌烦了晴晴,现在的晴晴和泼妇没有区别,为了前途他必须牺牲晴晴,两个人在车里扭打成一团。女人的力气哪有男人的大,不一会儿晴晴就败下阵来,被男人给打昏了。看着车里疯子一般的晴晴,男人对她已经厌恶到了极点。他突然萌生了一个念头,要是这个女人消失了,自己的世界就太平了。于是在利益的驱使下,他开车来到了悬崖边,擦掉了自己方向盘上的指纹,然后把晴晴挪到驾驶座上,伪造成晴晴自寻短见的假象,然后发动车子把车子连人推下了悬崖。可怜的晴晴到死都没有想明白,男人怎么会这么狠,一点旧情都不念,生生的了结了自己的性命。

  晴晴死了,她的灵魂却因为枉死还停留在这个世界上,她的心中充满了怨恨,怨气使她已经迷失了心智。她要报仇,在她离开之前一定要找到害他的人,然后了结了他。

  午夜,天下起了瓢泼大雨,大雨中一个白色的影子漂浮在半空中,充满恨意的双眼死死盯着16楼那间还开着灯的公寓。慢慢的白影越飘越近,她尽然直接飘进了那家人的房间。

  男人正躺在床上休息,晴晴的鬼魂死死的盯着这个男人,曾经带给他欢乐的男人如今看到他只觉得恶心,晴晴飘到床前,恶狠狠的盯着他。男人似乎感觉到空气中的异样,缓缓的睁开了眼,眼前的景象让他倒吸了一口气。一个白影飘在她的面前,近在迟尺,披肩的长发遮住了她的脸,只看见有无数的小虫从她的身上掉落在床上,恶心地蠕动着。男人一害怕整个人就跌落在地上,哆哆嗦嗦的抖个不停。或许他已经知道眼前的鬼是谁,做了坏事怎么能心安呢。

  “晴晴,我知道是你,求你放过我吧,我不是故意的!”男人惶恐地跪在地上祈求着。

  “放过你,你把我害成这样,居然让我放过你,你看看我,都是因为你,你好狠的心”说着,晴晴一把撩起了长发,只见晴晴的脸上爬满了蛀虫,两个眼眶中都是空的,眼珠悬挂在外面。脸上的五官已经严重扭曲在一起,就好像是一堆肉泥堆积在脸上,白森森的牙齿裸露在外面,就好像血盆大口等着猎物一般。“你来陪我吧,在阳间我们不能在一起,在阴间我们好好在一起。快来吧!”晴晴卡住了男人的脖子,直到他再也没有力气睁开眼睛。

  如果你做了坏事,千万别存在侥幸心理,因为人在做,天在看。凡是都有因果报应,天地轮回。

厕所里的花子鬼故事

厕所里的花子鬼故事第二篇-坠楼怨魂

  天下起了倾盆大雨,这片工场已经没有人啦,这里静得可怕。由于每天都会有位工人很晚回去。今天,这块血被雨水冲流成一大片,这血红的耀眼,在雷电闪烁之瞬,这些血水一直流着,更加愤怒、不服之情。

  (二天之前)

  每天最晚回去的那位工人,在这工厂的建筑楼最高处施工,他每天的施工态度和家庭情况都很让领导同情。每位领导都是特别的关心他。今天他来到最高处,曾受到领导的严重不许。可领导最终还是答应啦。可谁也没有想到会出现如此恐怖的事情:他在高处施工的认真度让他没有看到从右边过来的叼土机所叼的大石块,重重的撞在他的腰上,直直的从高处掉下来。顿时全部的工人都人心惶惶,那个人从高处掉下来,红血流的满地都是,大脑里的脑浆都出来啦,当时值班的领导连忙赶过来,走到那里看到这样的画面,他的心不由的心痛起来,他看到那人的眼睛瞪得很大,仿佛要跳出来似的。那种不服、不心甘情愿的眼神让在场的每个人都难以忘记。可领导慢慢的走过去蹲下来,用手在他的眼往下摸了一下,可这没有把他的眼睛闭上,他的怨气太重啦吧,领导又做了一次才把他的眼睛闭上。这位领导对全部工人说:“人死不能复生,更不能因为这位工人的死而放弃建筑,每个人都是需要钱的,以后大家都小心点吧。”说完,就让别的工人继续干活,又让俩个人把这位工人抬走,具体放在那里,我们谁也不清楚。“这么好的一个人就这么走啦,善哉善哉”“人死也不能就这么罢休吧”“?”

  (二天之后)

  每天晚上这片工场的楼里都有一种悲伤的哀声,这些声音显得如此伤痛、哀伤。光听这些声音让人毛骨悚然,心里发毛。这些很恐怖的哀声,让在这里工作的工人们都很害怕,每天晚上都不敢自己一个人回家,每个人都是下班后就急急忙忙的往家走,总是觉得后面有人在跟踪自己,想要占有自己的身体,而更加让人惊讶的是一件接的一件的发生,那位工人死后,更加让人难以置信的是:第二天,还有一位工人在楼里走着,被后面的大石头直直的撞飞,这个工人的死样和原来死的那位工人的死样是一样的这些血在这里显得更加鲜红、耀眼,这些血在这里没有人去打理,只有被雨水冲洗着。那天一位工人在楼下坐着休息,却被天上不知来明、不知道怎么来的大石板砸在头上,只听见一声“啊~”接着就一命呜呼。全部工人都害怕啦,因为这些事一件一件的发生在自己的身边,害怕哪一天回轮到自己,这些领导仿佛不领这些人的情,“一定要把这座楼给盖好。”他们都用不领情的语气说着。其他工人都想离开,可谁家不需要钱啊。也可以去别的工厂找活干啊可是别的工厂都是停工,不得不在这里继续工作,有的人是走啦。这可怕的事接二连三发生,每个工人都很迫切的工作着,而每天晚上这片工地的哀声更加清澈、伤痛

  (二十年后)

  上学期终于过完啦,还有一个下学期呐。今天是下学期的开学第一天,每个人都会以笑容面对这个学期吧,因为上个学期没有发生什么比较怪异的事,而这个学期应该就是奇异之事之端,善哉。

  首先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吴少,今年19,在台北高中(三)班上学。自己每天都是骑着淑女车自由自在的往学校出发。今天也不例外,自己骑着车往学校驶去,在背后不远处传来了一声:“讨厌,你怎么不等等人家啊?”我停下车,转头对她说:“你妈妈说你还在睡觉,所以我没打扰你,就自己先来啦。”说罢,我暗暗的笑了笑,她好像看见啦,走到我前面,说:“你笑什么啊。”“我没有啊”“明明就有嘛”“好啦,坐上来吧,我们去学校。”她坐在车的后座位上,我载着她往学校驶去。她是我的女朋友—杨瑶瑶。她今年19,和我在同班学习,温柔、体贴、可爱,样子是哥自己的选择。

  刚一走进班级里,就看见我的几个好哥们,原来他们来的那么早啊,他们都是我的好哥们、讲义气—党世民,戚家军,郭大汉,纪哲红。他们见我来了,后面瑶瑶也跟上来啦,他们笑笑,党世民笑得说:  “你看看,我们的吴少来了,昨天晚上又和瑶瑶去了哪里啊。”瑶瑶笑了笑,低下了头,我连忙说:“去你的,假期过得可好?”哥几个都点点头。我和瑶瑶走到他们前面的座位上坐了下来,瑶瑶坐在里面看书,我和哥几个聊起了天,聊到我们好像都没话说了似的。这时候,我问了哥几个一个问题:“在二十年前  ”哲红惊讶的说:“二十年前那不是还没哥几个呐?”我对他们说:“你们别打乱我。”他们都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默默地听着,好想要有什么大事发生,也许就是一件大事。我继续说:“二十年前,一片工场上发生了很多奇异死亡的案件,那片工场每天晚上伤心、痛苦的声音。由于过去了几十年,现在那片工场不再发生什么奇怪的声音啦,但不知道还会发生奇异死亡的事情。”他们几个都很惊讶,世民沉重的说:“哥们,你这信息打哪来的?”“从一个老人口中听到的。”我说。大汉说:“你说的那地方在哪,我去试探试探。”虽然大汉在我们几个中胆量是最大的,但我连忙说:“老人没有说,只是说,现在那工场建筑成了一所学校,具体那所学校他没有说清楚。”顿时,全都害怕的应该是那片那个工场所建的学校是不是我们现在所在的学校。气氛变得僵冻,我们哥几个都变得无声啦,瑶瑶看到这种气氛不对,对着我们说:“我饿了耶,谁和我一起去吃饭?我请客噢。”哥几个听到吃的就眼馋啦,异口同声的说道:“我去。”哥几个一起走出了教室,我陪着瑶瑶在后面跟着这群所谓的哥们。

厕所里的花子鬼故事

厕所里的花子鬼故事第三篇-我的镜子呢

  庆华很喜欢照镜子,无论走到哪儿,但凡有镜子的地方她绝对不放过,有时候就连经过小水坑,她也得低头看看,庆华只是一般姿色的女孩,可是无论什么时候,她都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也许是家庭条件很好,让她产生了自豪感。

  学校每间宿舍都有四个人,庆华、小薇、贝琪和川宁是306寝室的,庆华排老三,贝琪最小,川宁是大姐,小薇经常住在家里,很少在宿舍出现,所以平时都是她们三个在一起。所有人都知道庆华爱照镜子,女孩子嘛,都爱美,也很正常。

  可是只有贝琪知道,庆华爱照镜子爱的有些变态。床头上,枕头下,课桌上,书包的饰物上,凡是看到的东西上面都会有镜子或者是可以照出来的东西。

  一天晚上,很晚了,贝琪看完电影刚准备躺下,就听见下铺有人起来了,而且不停的翻着东西,贝琪很好奇的探头去看,庆华抬起头,脸上血肉模糊,只剩下两只硕大的黑眼珠挂在上面,眼睑翻在外面,没有表情的拉扯着肌肉问贝琪:“我的镜子呢?谁拿了我的镜子?”贝琪一下晕了过去,等贝琪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贝琪,怎么才醒啊,刚刚叫了你好几遍了都,是不是昨晚看电影看的太晚了啊?”川宁关心的问道。

  “不是啊,大姐,昨晚我看见,庆华呢,庆华去哪儿了?”

  “小丫头,庆华大早上就出去了,说是报了什么舞蹈班”

  “哦,她出去的时候没什么吧!”

  “没有啊,就是脸色不大好,好像是昨晚没睡好似的”

  “哦,那是我做梦了吧!可是很真实。”贝琪嘟囔着。

  “你们两个怎么了啊,那么奇怪的”川宁笑了。

  “庆华早上找了镜子吗?”

  “找了啊,她有那天是不找的啊!但是好像没找到,就走了,我看啊,她也不是多漂亮,有什么可照的啊!”川宁似乎对庆华疯狂的照镜子产生了很大的意见。

  “我昨天晚上好像做梦一样,梦见庆华满脸是血的在找镜子”贝琪可怜巴巴的看着川宁。

  “你是不是动她镜子了?”

  “嗯,昨天脸上起了个痘痘,拿她的镜子先照着看了一下嘛,忘了放回去了,”贝琪看着紧张的川宁,川宁无奈的说:“你怎么能拿她的镜子,有一回我不小心拿了看看,她差点掐死我,你看她人长的不怎么样,这镜子可是从不离手呢!”

  两人这么一句那么一句的就聊起来了。

  很晚了,宿舍的门都要关了,庆华还是没回来。

  贝琪着急了,平时都是很要好的,该不是她真的生气了吧!又等了一会,川宁睡着了,贝琪也晕乎乎的快要睡过去了,宿舍的门突然开了,庆华慢慢的走了进来,只不过湿哒哒的。

  贝琪小声的问:“庆华,你回来了啊!怎么这么晚啊,外面下雨了吗?”

  庆华没吱声,脱了衣服就躺下了,贝琪以为庆华还在生气,就悄悄的探头看看庆华,可是,庆华大晚上的拿个镜子照来照去的,也看不见她的表情,贝琪很小声的说:“庆华,对不起,我不该拿了你的镜子没有放回去,是我不好,你别生气了。”

  庆华慢慢的移开了镜子,说:“你拿走了我的镜子!”她的脸上只有血淋淋的两个血窟窿,下巴处还有块带着皮肉的肌肉吊在上面,脸上的骨头都漏了出来,贝琪吓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兀自的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脸上的表情很狰狞,然后躺下,再也没起来,庆华站起来笑了笑,那带着骨头的微笑,实在是吓人的很,“再让你拿我的镜子,看,吓着了吧,活该!”庆华从贝琪床上拿下了镜子,往下一看,“瞧,这还有一个,白天说我坏话来着,害的我在水沟里躲了一天!”

  庆华慢慢的走到了川宁旁边,很温柔的喊着:“川宁,川宁,你起来看看我!”

  川宁睁开双眼,只看了一眼,川宁就晕了过去。

  “哼,让你占便宜看看我真的模样,再让你说我坏话!”庆华冷笑着,看着镜子,脸慢慢的恢复过来,然后,从楼梯的另一个门出去了,她趁楼下阿姨没注意,偷偷配了钥匙。

  第二天,川宁疯了似的在走廊里来回的问,见谁都问:“你看见我的镜子了吗?”而贝琪就真的再也没醒过来。

厕所里的花子鬼故事

厕所里的花子鬼故事第四篇-真实还是幻象

  “明喆,我们明天去厦门好不?”都云从后面抱住正准备起床的陶明喆撒娇道。

  因为明天休息,所以已经背叛了都云的陶明喆和路晴约好,明天去厦门。

  当都云说要去厦门的时候,陶明喆明显脸部抽搐了一下,不过抱着陶明喆背的都云并没有看到他的表情。

  都云没听到男友的回答,于是头直接飘到陶明喆的面前,当陶明喆眼前只看到都云的头时,“啊!”

  “怎么了,明喆,做噩梦了吗?”陶明喆满头大汗的坐起来,惊醒了睡在身旁的路晴。

  刚刚的梦那么真实,和去年他和路晴去厦门前一天的场景一样,除了最后都云的头飘起来。

  去年的今天,陶明喆骗路晴说公司临时决定让他出差,所以他无法和都云去厦门了。都云嘟着小嘴不情愿的说,“那好吧,工作重要,你自己出差路上小心。但是我票都买好了,岂不是浪费了。”

  陶明喆听到了都云让他小心的话,却没注意听都云后面的小声嘟囔。

  就这样陶明喆和情人路晴去了厦门,却没有想到都云自己一个人来了厦门游玩。

  原来都云买了两张票,有一张票卖给了别人,都云不想浪费钱,即使他们两个人并不缺这点钱,但是都云本着自己是个节约的好孩子,还是舍不得扔掉另外一张票,自己一个人跑到了厦门游玩。

  我的第一个目标,海湾公园。哈哈!都云心里想着,就直奔海湾公园而去,却没想到这是善良的都云人生中最后一站。

  海湾公园也是情侣游玩的胜地,都云手里拿着相机拍摄着风景,一路走来看到那么多成双成对的情侣,心里有点小难受,不过很快,就被眼前的美景取代了。

  突然,相机拍摄到一对男女,再傻冒的都云也看到了那个男的就是已经出差的男友陶明喆,一开始都云还在想是不是跟同事一起出差的,虽然是个女的,但是都云仍是不愿意相信男友背叛了自己。

  自己从22岁开始和男友谈恋爱,还是自己的初恋,5年的感情,都云不相信男友会这样对待自己。

  可是看着远处男女亲昵的动作,女的脸上幸福的笑脸刺痛了都云的心。

  都云情不自禁的走到了陶明喆和路晴面前,当陶明喆看到都云的时候,表情很不自然,路晴知道都云是谁,看到陶明喆如此怯懦,路晴瞬间抱紧陶明喆对着都云说,“明喆已经不爱你了,请你以后不要再跟他联系了,也不要再缠着他了。”

  路晴的话句句伤到了都云的心,但是都云坚强的不让自己落泪,眼睛始终看着陶明喆,希望他可以给自己一个说法。

  陶明喆看着都云,眼里满是心疼,可是在都云看来,不说话就是默认了。

  看着渐渐远去的陶明喆,都云突然醒悟过来,慌忙追上去,原来都云是个有始有终的人,她认为,既然陶明喆已经不爱自己了,自己没有必要纠缠。

  但是这些都是陶明喆旁边的女人说的,都云希望陶明喆自己亲口对她说出来,那样她才会承认正式分手。

  已经追到路边的都云看着快要走到马路对面的陶明喆,大声说道,“陶明喆,我让你给我站住,你既然不要老娘了,老娘还不稀罕你了,现在你就给我把话说清楚,而不是让你旁边的女人瞎叫唤。”

  都云说着就跑到了马路中间,却不想此时正好黄灯闪红灯亮,眼里只有陶明喆的都云,并未注意这点。

  一俩大型吊车开过,都云身体依旧站立,头却已经不在了。

  周围人的尖叫声瞬间响起。陶明喆和路晴显然也被吓到了。

  “明喆,我们快走吧!这个跟你没有关系,趁现在警察还没过来,我们快走。”陶明喆就这样被路晴拉走了。

  “醒醒,醒醒,喂,这位姑娘。”路晴感觉有人在摇着她很烦,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好多人在看着她。

  原来已经怀了8个月的路晴走在路边突然昏倒了,所幸孩子没事。

厕所里的花子鬼故事

厕所里的花子鬼故事第五篇-鬼事连篇之东西不能乱吃

  王大彪这几年可真是赚大发了,下海做生意,几年的时间赚了足有上亿的资产,典型的爆发大户啊!

  人这一有钱,就学会享受了,什么洗桑拿找小三之类的,王大彪统统都沾染上了,这些还不是他的最爱,他的最爱便是好吃。

  以前穷,买点好东西都要掂量掂量,即便买了也是给孩子吃,自己怎么舍得。现在可好了,有的是钱,什么吃不着,这一下他可撒开了,以前他的体重不足70公斤,对于他一米八的大个,这体重看上去简直就是营养不良。

  而现在,好家伙,不到三年的时间,他从70公斤一路飙升到100多公斤,按理说,他也该减肥了,但他可没这心思,整天考虑的是怎么吃,吃什么,怎么才能吃好。

  这一天,他在家里闲来无事,突然想出去打渔,他以前就是靠打渔为生,对这方面很了解,当然,他也不单单是为了打渔,也是为了搞点新鲜的鱼来吃。

  打渔怎么能一个人去呢?他首先想到的便是与他有多年交情,而且还有共同爱好的商业好友郑斌,于是,他拨通了郑斌的电话。

  “喂,老郑啊!在家吗?”

  “老王啊!我刚出差回来,有事吗?”

  “哦!是这样的,明天是周末,你刚好出差刚回来,咱们出去玩一下,去打渔如何?”

  “哦!这主意不错,不过,咱们去哪儿呢?”

  “这个……要不去我老家乡下吧!那里环境好,鱼也多。”

  “好,就这样吧!时间你来定。”

  就这样约好了时间是早上六点钟,由王大彪接着郑斌出发去乡下,到那里大概需要两个小时的路程吧!

  一大早,王大彪便开着X六去接郑斌,本来他是想开大奔来着,可是乡下不比城市,路没那么好走,开大奔怕把车搞烂了,所以,他想来想去还是换了车。

  郑斌离他的家并不远,在连续等路灯堵车的情况下,不足半小时便到了。

  在王大彪的车上,郑斌埋怨道:“我说老王同志,你说你快到了再给我打电话多好啊!刚出家门打什么电话啊!让我早早的出来等,等了足有半小时呢!”

  “郑大老板,我不是没想到会堵车吗?那个我让你带的渔网带了没有?咱可是去网鱼的。”

  “你放心吧!我没忘,快走吧!”

  就这样,俩人一路聊着天驱车到了乡下,乡下河边的环境确实好,空气清新,没有噪音,晴空万里,没有城市的喧嚣和污染。

  两人很快就租到了一艘小船,没有雇佣船夫,因为他们两个曾经都是捞鱼出身的,对此是再熟悉不过了。

  船一路划向河中央,王大彪熟练的撒下了网,两人就坐在船上聊起天来,只等着拉网收鱼。

  “我说老郑啊!你看这次谁来做鱼呢?要不你来,显示一下手艺。”

  “我,得了吧!吃鱼还行,让我做,你还是饶了我吧!”

  王大彪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我猜你准会这样说,你说你哪次不都是跟着混饭吃的。”

  郑斌笑着说道:“哈哈哈……那是咱有口福喽!”

  …………

  过了一会儿,王大彪觉得到了收网的时候了,两人七手八脚的把网拉了上来。

  “好收成啊!这一网将近二十条呢!个头还不小”郑斌欣喜的说道。

  王大彪也挺高兴:“不错,这下有得吃了,吆,还捞出来一只乌龟。”说着,他将那乌龟从网上拿了下来。

  郑斌凑了过去:“真不错,看这乌龟个头也不小,又是野生的,味道一定不错,今儿个咱哥俩有得吃了。”

  说着两人就往回赶,等上了岸租他船的渔民看到他们抓的乌龟就说:“这个不能杀,要放生,快送回去,不然河神会怪!”

  可王大彪不信邪啊!还跟人理论说:“我捞半辈子鱼了,也没听说过有这档子事。”

  那渔民就说:“这乡下不一样,这乌龟本就少,又都是野生的,都是有灵性的,快放回去吧!”

  以上就是厕所里的花子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厕所里的花子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19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