殡仪馆鬼故事5篇

  本文5个殡仪馆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给女朋友讲的300鬼故事、听鬼故事的电台在哪里、最可怕的鬼故事大全集、深夜讲的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殡仪馆鬼故事

殡仪馆鬼故事第一篇-红衣服的女人

  周二和罗红结婚已久,晚上也没少操劳,罗红肚里却始终不见结果。

  周二、罗红都怀疑是对方身子有问题。两人去医院去了好几次,检查结果显示两人身体都没问题,可为什么就是怀不上呢?难道是撞鬼了?

  罗红怀不上的问题不仅急坏了双方父母,自己也像热锅蚂蚁。

  夫妻二人本来是无神论者,但为了有个结果,每日都去庙里拜佛求子。

  三个月后,罗红肚子终于有了动静。自此罗红成了周家的大功臣,周家老少每日将罗红好生伺候着、供奉着,生怕伤了一根手指,动了胎气。

  都说怀胎十月,罗红却迟了两个月,怀了十二个月才生了下了。孩子生下后,白白胖胖,七斤二两,一家人高高兴兴,取名“宝来”。

  本以为宝来是上天赐给周家的宝物,谁知道,孩子大一点的时候,周家人才发现宝来和常人有些许不同。常人一岁添几个月就会说话,宝来三岁才会叫爸爸、妈妈,五岁了走起路来还摇摇晃晃。周二夫妻决定带宝来去县城医院全面检查一次

  到医院检查后才知道,宝来是先天性智力低下。

  罗红无法相信,三年努力,一年怀胎,自己生下来的竟然是一个低能儿。罗红不能接受,拼命地捶打着周二,一定是周二抽烟喝酒才导致儿子低能。罗红哭得成了泪人,宝来不知道怎么回事,还在一边呵呵地傻笑。罗红见了,哭得更伤心了。

  又过了两年,宝来七岁了,别的孩子都可以走几里路去打酱油了,宝来却只能干一些简单的活,打打水、放放牛。

  周二夫妇见宝来这副摸样,心想得再生一个正常的孩子来为周家续后。两人将自己的想法告诉家中老人,立马就得到了老人的应允。有了老人的应允,夫妻二人说干就干,只要一有时间就开始造子运动。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在半年后,罗红的肚子里又有了动静。罗红又成了周家功臣,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享受之旅。而这次周二也不再抽烟,滴酒不沾,一有时间就去庙里磕头拜佛。这下子,就只坐等一个正常宝贝的降临了。

  一日,周二出去拜佛,夕阳西下了也没回来。屋外一群孩童赶着牛去后山放牛,罗红见了,便叫宝来出去放牛。宝来笑嘻嘻地跑了过来。

  罗红说:“宝来,你赶紧牵着牛,跟着哥哥们一起去放牛去。”

  宝来笑嘻嘻地看着罗红,没有说话。罗红挺着肚子艰难地抬起脚对着宝来屁股轻轻地踢了一脚,说:“快去,再不去哥哥们就走远了。”

  宝来从地上爬起来,呵呵地牵着牛出来,又笑嘻嘻地放牛去了。

  “哥哥们回来的时候,记得跟着回来啊。”罗红看着宝来的背影,莫名地觉得悲伤,越来越觉得自己对不起宝来。

  宝来跟着村里的哥哥们来到后山,村里的孩子都不愿意和宝来一起玩,宝来也不介意,一个人在那呵呵地笑,自得其乐。其他的孩子见了宝来这样,也跟着宝来呵呵地笑,宝来见了也就笑得更欢了。

  天渐渐暗下来,其他的孩子纷纷回来,宝来却还在那呵呵地笑。

  慢慢的,所有的孩子都回去了,只有宝来还在那呵呵地笑。这时,一个女人提着篮子,篮子上盖着块红色的手绢。也不知从后山哪里走来的,走到宝来跟前,问:“宝来,你妈妈是不是要给你生弟弟呀?”

  宝来看着这位阿姨,没有说话,呵呵地笑。

  女人晃了晃了手中的篮子,说:“宝来,回答阿姨的问题,阿姨篮子里有糖。”

  宝来盯着篮子看了会儿,猛地点了点头。

  “妈妈是不是要给你生弟弟呀?”

  宝来点了点头。

  “阿姨是你妈妈的表姐,从后山来看妈妈的,但是我忘记路怎么走了。你带阿姨去你家看妈妈,好不好?”

  宝来望了望女人手中的篮子,点了点头。

  宝来牵着牛,在前面慢慢地走着,女人也不着急,在后面慢慢地跟着。宝来时不时地回头看一眼女人,生怕女人不见了,生怕女人把手中的篮子丢了。

  宝来到家门口时候,突然刮起了一阵风,把女人篮子上的手绢刮开了,宝来眼快,只看到篮子里装了一把剪刀,根本就没有糖。宝来觉得委屈,就坐在地上呜呜地哭了起来。

殡仪馆鬼故事

殡仪馆鬼故事第二篇-Killing

  A城是一个繁华的城市,特别是S大这块。

  夜市上人来人往的,沈青禾便是其中一员,他漫无目的的在夜市上乱逛。

  步行间,沈青禾路过一个旧书摊。

  “年轻人,买本书吧。”那是一种极为沙哑的声音。沈青禾寻找声音的源头,发现那个人正是书摊的老板。由于是晚上,那个人又披着斗篷,根本分辨不出他的年龄长相。

  沈青禾蹲在书摊前挑选着书。好半天他才拿起一本恐怖小说:“老板,就这本了,多少钱?”

  “十元,并且还赠送一本书。”

  “好,就要这本了。”沈青禾从钱包里掏出十元递给老板。

  赠送的书叫做‘Killing’,这本书已经很旧了,封面都已经有些烂了。沈青禾便起身离开。在人潮拥挤的夜市,无人注意到那人脸上一闪而逝的诡魅。

  沈青禾回到寝室随手翻了一下那本叫Killing的书,发现里面有张纸条:恭喜你已经参与了这个游戏,在接下来的一周内,你必须kill三个人,然后把你kill人的手段写在后面,最后传递给下一人。如果你不遵守游戏的话,那么你的亲人便会受到这本书的诅咒,一个个都死去。这本书被一个死人诅咒了,想要平安无事,那就完成这个游戏。从你接手这本书的那一刻,游戏便开始了。记住,你只有一周时间。

  沈青禾努努嘴,是谁写的恶作剧吧,这年头,还有人写这样的恶作剧,真够无聊的。沈青禾把两本书放进了抽屉里离开寝室。

  就这样相安无事的过了一周。他渐渐淡忘了这件事。

  沈青禾逃课在网吧打了一个通宵,出来时已经快中午了,感觉自己很饿,于是他在街边小餐馆点了一份牛肉面。

  电话响了,是母亲打来的。

  “喂,妈。”

  刚接通,电话那头传来了撕心裂肺的哭声。

  沈青禾心里一惊:“喂,妈,你先别哭,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

  “青禾呀,你妹妹她…她跳楼了!呜呜…”

  沈青禾眉头紧蹙,顿时感到晴天霹雳。

  “今天我和佳禾去超市买东西,在回来的的路上佳禾突然把东西摔在地上,然后猛的将我甩开,像着了魔一样跑向楼顶,拦都拦不住,接着她便从楼上跳了下来。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根本没有任何防护措施,二十楼…那可是二十楼呀!她还那么小就离我而去了,呜呜…青禾呀,你可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啊,你要是再出个什么事可叫妈怎么活啊……”

  沈青禾安慰了母亲几句便把电话挂了。

  此时的他满脑子都是那张纸条上的内容:如果你不遵守游戏的话,那么你的亲人便会受到这本书的诅咒,一个个都死去。

  沈青禾从抽屉里拿出那本叫Killing的书,发现里面又多了张纸条:既然你没有遵守游戏规则,你妹妹的死就是代价,不过这还不够。新一轮的游戏开始了,还是老规矩,你的时间不多了,还剩六天。

  这时门响了,有人回来了。沈青禾连忙把书放进抽屉里。董文斌一回寝室就愁眉苦脸唉声叹气的。“哥们儿,今儿这是怎么了,谁惹你了?”

  “唉,雨桐跟我分手了。”

  沈青禾知道,雨桐是他的女朋友,他们在一起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了,居然分手了,难怪会不高兴。沈青禾也没再说什么,出了寝室翻墙出了学校。沈青禾快速跑到他上次买书的地方,可是早已人去楼空。沈青禾明白了买书给他的那个人应该也是这个变态游戏里的玩家,而自己就是他的下一个传递者。沈青禾很是失望,叹了一口气,失落的去了网吧。

  第二天下午沈青禾才从网吧出来。回到学校正巧撞见打球回来的室友林进和陆宇.刚准备打招呼,便听到有人喊:“不好了,有人溺死在人工湖里了!”

  当他们赶到现场时,发现死者正是董文斌.肚子涨的很大,显然喝了不少湖水。而且他已经死了。

  “昨天晚上董文斌回来说他和女朋友分手了,一脸的伤心,该不会是因为这个自杀了吧?”开口的是沈青禾。

  “我也发现他昨晚上怪怪的,只是他平时很少跟我说话,我也就没问,林进你注意到没?”

殡仪馆鬼故事

殡仪馆鬼故事第三篇-好奇心害死人

  雪莉的妈妈是个神婆,所以雪莉从小就相信人世间有鬼神,可是雪莉却从来都没有见过鬼,她比任何人都想知道鬼到底是长什么样的。

  上大学的时候,雪莉听说了学校后山是个古时候的乱坟岗,那里埋了很多以前冤死的人。

  雪莉听说学校里,时常有人在后山的乱坟岗看见鬼魂,还经常有人离奇的被吓死在乱坟岗里。

  所以呢,她就想着要去乱坟岗里看看,雪莉把自己心里的想法,告诉了宿舍里的几个女同学,可是一个个都害怕都摇着头。

  雪莉又在班上和所有的同学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结果只有两名男同学要和雪莉一起去乱坟岗探险。

  和雪莉一起去乱坟岗的两名同学,一个叫韦奇,一个叫邵飞。

  他们三个人约好当天晚上,一起去乱坟岗。

  当天晚上,天很黑,天上没有一丁点的星光,雪莉和她的两个男同学靠着手机的灯光,一起来到了乱坟岗。

  雪莉突然觉得有东西勾住了她的裤腿,她回头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很可爱的小男孩,奇怪的是天那么的黑,可是雪莉却能清晰的看清楚小男孩的脸。

  她觉得小男孩的脸在灯光下,显得惨绿惨绿的。

  正当她想开口问小男孩,这么晚了怎么还会在这里时,她突然想起来这里是乱坟岗,根本就没有灯光,而今晚的夜色更是伸手不见五指。

  可是她却清晰的看见了男孩子的脸。

  雪莉害怕了起来,她想起了她妈妈说过的话,雪莉妈妈曾告诉过她说:“每一个夜行人的身上都有三盏灯,一盏在头顶,另外两盏分别在两肩,这就是人的‘三昧真火’。夜行人走在夜路上时,无论你听到什么声音,遇到什么。只要不回头,你的灯就不会熄灭,鬼魂会害怕你的‘三昧真火’就不能靠近你。而如果你抵御不住它们的蛊惑回头看,那么每回一次头,你身上的灯就会被鬼怪们吹灭一盏,当三盏灯全部被吹灭时,它们就可以肆意胡为了。”

  雪莉声音颤抖的和身边的两个男同学说道:“无论你们遇到了什么,可都被回头啊。”

  韦奇转过头来好奇的问道:“为什么啊?”

  雪莉害怕的吞了吞口水,强装镇定的说道:“等回到学校里,我再告诉你啊,你们现在可千万别回头啊。”

  “哦!”韦奇和邵飞随口答道。

  “谁,谁打我啊?”邵飞怒气冲冲的问道。

  “别回头。”雪莉大吼道。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邵飞已经回头了,邵飞看到了一个穿着古装的女人,女人温柔的对着邵飞微笑着。

  “哇,真美!”邵飞不停的吞着口水,惊讶的说道。

  “什么啊?”韦奇听到了邵飞的叫声,不由得转过头去。

  “真的好正点哦。”韦奇开心的说道。

  雪莉虽然没有回头,可是听到了邵飞和韦奇的话,她也知道他们两见到的是一个美女。

  雪莉害怕的说道:“你,你们两直接往前走吧,一直回到学校去,别再被身边的那些不干净的东西给迷惑住了。”

  雪莉等了很久,都没有听到一丝回答,她紧张的抓着胸前妈妈给她的玉佛,害怕的转过头去。

  雪莉看到韦奇和邵飞伸着舌头,瞪着大大的眼睛,满脸惨绿惨绿的,看着自己。

  “啊”雪莉闭着眼睛,害怕的尖叫着。

  “我就说她会害怕的吧。”韦奇拿下照着脸的手电筒,开心的和邵飞说道。

  “那也得我配合的好啊。”邵飞开心的附和道。

  “咦,对了,你刚才从那里请来的帮手啊?还真的很正点啊。”韦奇开心的问道。

  邵飞呆呆的看着韦奇,疑惑的说道:“不是你请来的帮手吗?”

殡仪馆鬼故事

殡仪馆鬼故事第四篇-欲望囚徒

  一、面目全非的人生

  我觉得自己的生活完全乱了套,一觉醒来,身边躺着个陌生女人,我们肌肤相亲,搂抱在一起。“你是谁?”我无比震惊地坐起身,问道。那女人一点我额头,嗔怒道:“傻样!除了是你老婆,我还能是谁?莫非你宿醉未醒?”

  我一下瞪大了双眼,拼命摇头:“不对!我压根还没结婚,哪来的老婆?”接着我对床上的女人说:“赶紧走吧!哪来的回哪去。”女人暴怒:“钱东,你浑蛋!老娘跟你做了三年的夫妻了,你这玩的是哪一出?”

  我冷笑:“你以为我失忆了啊?我脑子没病!是你自己爬上我的床的,我绝不会为你负半点责任!”女人气哼哼地从柜子里拿出两本结婚证来,指着上面那合影上的男人问:“这个是不是你?”

  我仔细一看,还真的是我,而跟我偎依在一起的那女的,赫然是眼前这个女人!她叫梅琳。“这一定是找假证公司办理的。”我满脸不屑地说。

  “我还有嘴说不清了呢!走,找证人给我们证明去,老娘非要看清你想搞什么鬼!”梅琳拉扯着我出了门,敲开邻居的门。出来的是个老太太,姓什么不知道,但经常上下楼遇见,互相笑着打招呼。

  梅琳赔着笑问老太太:“我是不是他老婆,他是不是我老公?”老太太瞪着浑浊的眼珠,一脸茫然,晃着脑袋说:“这我可真不知道。”

  梅琳气得一跺脚,又问:“那您是不是看到我们一块儿在这房里住了好几年?”老太太点点头:“我倒是经常见你们同进同出有很长一段时间了。”这老太太的回答令梅琳很不满意,她又带我去我父母家。

  我父母很肯定地说,梅琳的确是我的妻子。我大叫:“不可能!我对她没半点印象!”(鬼大爷:转载请保留!)

  这些人还说,我前段时间遇到了车祸,虽然没受重伤,大脑却被撞击过,有可能造成了脑震荡,使得我脑子里的某一部分记忆出现断层。

  二、目睹自己杀人

  那晚,我被一阵声音惊醒。我睁开眼,思绪朦朦胧胧,发现下方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大床。

  我在高处看见自己躺在那张大床上,身边还有个面目很熟悉的女人。再三细看,我认出她是柳翎。柳翎是我的情人,我们暗地里来往了一年多,她是有夫之妇,妩媚妖娆,在床上尤其疯狂。

  还是说实话吧,以上那些我不认得梅琳、不承认她是与我共同度过三年时光的老婆的事儿,都是我装出来的。我跟柳翎商定,我俩都要以最快的速度离婚,然后光明正大在一起。

  但我知道,梅琳是那种很倔的女人,性格强悍。我们相恋六年,结婚三年,她很爱我,绝不会让我离婚的打算轻易得逞。

  我正迷迷糊糊地想着,然后就看见床上的那个我爬了起来,四处摸索,最后找出一个长条形物件,将那长条形物件狠狠地扼在她喉咙上。一翻身,那个我将柳翎背了起来。柳翎弹动着手脚,拼命挣扎,一切都像一部无声恐怖电影一般……

  这场景我看得很真切,惊出一身冷汗来。我想从这噩梦中醒过来,却发现我不能够。大脑反倒越来越昏沉,然后我就人事不省了。

  三、噩梦成真

  我醒来时,发现自己的冷汗已把床褥湿透了,梦中的一切仍历历在目。如今,我独自住在另一套房子里,这是为了造成与梅琳分居的事实。

  我刚刚给柳翎打了好几次电话,都是不在服务区,她好像失踪了。我实在无法忍受这煎熬,便开车出去。我知道柳翎工作的单位,但过去一问,她的同事说,柳翎已经有三天没来上班,她老公也在找她。据说,柳翎的老公童真已报了警。我又出了一身冷汗,难道那个噩梦是真的?

  等到夜色深沉,我决定去那垃圾场看一看。凭着梦中的记忆,我顺利地找到了那座倾覆了的巨大垃圾山。我挥动着铁锨拼命地挖掘,半个小时后,真的从里面挖出来一个大皮箱。我浑身颤抖,手里的铁锨“叮当”落地,人也颓然倒在脏臭的垃圾上面,好像浑身的骨头都被抽去了一般。

  歇息了好一会儿,我才打起精神,用力将那皮箱打开,里面真的蜷曲着一具女尸,眼珠鼓凸,舌头耷拉出口腔好长,脖子上还套着一根指头粗细的绳子。是柳翎,真的是她!她死了,而且是被我亲手杀死的。那一刻,我想将那箱子重新埋进去,然后落荒而逃。

  可是,天地虽辽阔,我真的能逃出法网吗?

殡仪馆鬼故事

殡仪馆鬼故事第五篇-车站诡遇

  李晓娟从公司大门里出来,一阵冷风刮在脸上,刮得她整个人都不好了。在秋天这个城市里,晚上的风像刀子样的,把脸刮得包子样的。

  她自觉地戴上了帽子。这风吹着太不爽了,凉气直往衣服里面钻。

  抬头四顾,外面已经没有什么人了,她快步走下阶梯,来到路边的公交车站台处。她公司最方便了,出门就有公交车坐,都不用走什么路的。

  站台上零零碎碎的几个人,一个个也都是缩着脖子缩着手。而马路上,车子很少了,偶尔就会有一两辆车经过。而公交车,迟迟没有到来。整天马路上就是两旁的路灯自觉地在那里散发着橘黄色的光芒,照亮它脚下一方小天地。

  她见车子还没有来,便拎起包就走向广告牌下面。毕竟那里还是有根不锈钢的管子可以用来让等车的人坐上一会儿的。而这个时候,她却是突然感觉到了左肩膀上被谁的手搭上了一样。

  嗯哼?她往左边一看去,原来是一个穿着很厚也戴着帽子的人,他手上拿着一张五块的纸币,和一个袋子装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嗯,不过看起来这人像是个男的,看起来还不错。不过……自己的记忆里面好像并没有这个人吧?

  “你好姑娘,麻烦你一下了,能不能兑五张零钱给我?我只有一张五块的不好搭车诶。”她还在疑惑中为什么会找上她的时候,那人却先说话了。

  听起来语气很好措辞也很有礼貌,她自然而然地放下了戒心。不就是五张零钱么?她从包里面掏出五张一块的钱来递给了那人做了交换。反正眼瞅着公交车还没有过来,他们便一来二去攀谈了起来,而且……似乎聊天聊得还挺投机。当然,她也问了那袋子里面是什么,他却是没多说,只说了是吃的而已。

  然而就在他们想要交换一下联系方式的时候,远处却打来了一束灯光。一看,公交车终于是慢慢悠悠地从远处开了过来。两人便没再多说话,赶紧各自准备好零钱上车。要说话夜的上了车再说话不是?

  车厢里面被两排日光灯照耀着,只是那光线显得有些阴冷。可能是末班车的缘故吧,车厢里也没有几个人,他们便随便挑了位置坐下。不知是巧合还是故意,他们选择坐在了一个双人座椅上,彼此靠近着,只不过李晓娟她坐的外边。

  两人又接着刚才的话题谈了起来,公交车这个时候也行在了路上。似乎一直没有红灯。公交车一直开着,并没有停下过一次。而此时,那男的忽然解开了那个塑料袋,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一双筷子,就要夹着袋子里面的东西吃。

  见对方不聊天了,她也不好意思去自找尴尬,便从包里掏出手机准备玩手机。可是一想起刚才那人对于自己问的那袋子里面的东西时支支吾吾的回答,她便有些好奇起来。

  正好人家现在解开袋子来正在吃呢,为什么不去看一下呢?嗯,就看一下,瞥一眼就够了。她这样对着自己说。自然。好奇心终于是占了上风。

  而就在时候,她听到了耳畔传来的嘎嘣嘎嘣的脆响。难道在吃脆骨?她突然想起。脆骨可是她最爱吃的东西啊,真是有这么巧的邂逅么?居然连喜欢吃的东西都一模一样。

  带着欣喜的感情向旁边坐着的他看去,可是,日光灯惨白的照耀下,她看到,他正夹着往嘴里塞的哪里是脆骨?好像就是人的手指头一样的东西!

  她心里隐隐升起一阵寒意,这……她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再次仔细一看,可是却没有看错,那的确是人的指骨!嘎嘣嘎嘣响那是他在吃那关节部分!她突然一阵恶寒,胃里面一阵涌动,可是却什么都没有吐出来。

  而这个时候,那“人”已经注意到了她看他。“怎么了?你要不要吃点?很好吃的哦嘿嘿嘿……”可是……怎么听怎么笑容都是阴惨惨的,寒意一点一点地深入骨髓。她哪里还敢看他?赶紧起身就往前车厢跑去。不知道是不是运气使然,这个时候车厢广播里竟然响起了报站提示音。她哪里还多想?车门还没有完全打开她就赶紧提脚就跑下了车,直看得周围的人包括司机在内还在莫名其妙地发呆。这妹子是怎么了?

  车厢里,除了她李晓娟,没有人看到那个黑衣人的存在。

  又是一个车站。她抬起头看了看站牌,天啦还有十五站。可是末班车已经过去了,无奈,只好破费打的士回家吧。她深深地做了个深呼吸,刚才那幕还历历在目,让她心有余悸。

  而此时,远处打来一束灯光。嗯哼,一辆的士就要过来了。她赶紧从包里翻出钱,可是却是从包里面发现了一张冥钞!

  “小姐,去哪里?”熟悉的声音打断了她刚才的愣神。她抬起头来一看,的士里坐着的司机不是刚才身边那个吃手指头的还是谁?!

  她只觉得天旋地转,脚下一软倒了下去。紧抓的手松了开来,手里那张冥币随着一阵风刮了出去。

  (本故事人名纯属虚构,文章内容不代表作者立场。谢谢。)

  以上就是殡仪馆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殡仪馆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86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