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楼的女孩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11楼的女孩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哄女朋友入睡的鬼故事、适合给室友讲的鬼故事、夜听鬼故事在线播放、灵异事件真实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11楼的女孩鬼故事

11楼的女孩鬼故事第一篇-鬼恋

  这是一间极其普通的酒吧。

  晏修选了角落里的一张桌子坐下,展开刚买的报纸,低头阅读。一刻钟后,晏修等的人走了进来。

  “你好,晏大师。”她向晏修伸出右手。晏修放下报纸,打量眼前的女人:好漂亮!不过可惜血色少了些,脸色有些苍白。

  “我的要价很高。”晏修提醒女人。

  “这是订金。”女人从随身的坤包内取出厚厚一叠纸币,放在桌子上。晏修接过纸币:“说吧,你要我对付的是何方妖魔?”

  “我的丈夫。”

  “为什么要对付他?”晏修好奇。

  “他可能不是人。”女人犹豫了一下,回答道。“怎么察觉的?”晏修神色不惊,作为一个行走四方的道士,他见多了不是人的“人”。“我和丈夫是在医院里认识的……”女人微闭眼眸,陷入回忆。

  “当时我因为被原来的男友抛弃,服下大量的安眠药求死,却被家人发觉了,送入医院治疗。在医院里,我认识了现在的丈夫。那天,我坐在医院的花园中,情绪低落。就在这时,一个年轻男人出现在我面前,他告诉我,他也是一个被恋人抛弃的自杀未遂者。我们谈得很投缘,最后我们约定一同悄然离开,忘记过去,去陌生的地方重新生活。因为爱,我开始想知道他以前的身份,暗自请了私家侦探调查他的过去。在私家侦探递给我的报告上,赫然显示他是个死人。当年目睹他死亡的有许多人,事实毋庸置疑。只是他的遗体推入太平间后却离奇失踪。想想一年多来,自己原来一直在同一个死人生活,我十分害怕,不知如何是好。听到你善于捉鬼,就冒昧地找到你求助。”

  “你为什么不报警,让警察对付他?”晏修问出心头疑惑。女人略为迟疑,抬起头看着晏修的眼睛:“他虽然是具僵尸,却对我很好,百般呵护,倍加小心。你是位得道的高人,一定可以安然超度他,让他没有任何痛苦地去投胎转世,我不想他受到任何的伤害。”

  “我明白了。”晏修微笑,“你其实并不是要我对付他,只是希望我能够令他安心死去,重新投胎做人,对吗?”

  “正是这样。”女人点头。

  “他虽然不是人,却比所有的人都爱你,而你也很爱他。既然如此,何必管他是僵尸还是别的什么,就这样生活在一起不好吗?”晏修把怀里的钱掏出来,放在女人面前,“你考虑考虑吧。”“他对我虽然好,却终究是异类,我害怕他某一天发了狂,无法控制自己……”女人担心地说道。

  “无妨。”晏修安慰女人,他取出一支朱笔、一张黄纸,趴在酒桌上涂画起来。转眼,晏修涂画出一张符,他递给女人:“你贴身带着这张符,他便永远伤害不了你,你也可以安心跟他生活在一起了。”

  “谢谢!”女人向晏修道谢,“不过我还是很疑惑,我听说道士都疾鬼如仇。你为什么和别的道士不一样?”

  “因为我喜欢的对象也不是人。”晏修目光眺望窗外,语气变得伤感,“那时候我还没有习练道术,不知道她是鬼,我们在街上邂逅、相识然后相爱。我们住在一起,十分快乐。后来我学会了道术,看清她是鬼,顿时厌她憎她,把她赶跑了。赶跑她后,我却发觉自己并不开心,再去寻她,却怎么也寻不着了。”

  “我告辞了。”女人忽然站起身,拿起桌上的钱塞入坤包,向外走去。

  “等等。”晏修叫住女人,“那张符还是要收费的。”

  “多少钱?”女人有些不好意思。

  “一杯酒钱。”晏修微笑。

  目送女人走出酒吧,晏修伸了个懒腰,也站起身。一直躲在吧台后的老板娘手撑着腮帮,笑吟吟地看着他:“你的符真的管用?”“不管用。”晏修大笑,“乱画的。”“那你不怕她老公某一天发狂,伤害了她?”“不会伤害她的,僵尸从不同类相残。”“同类相残?”年轻的老板娘疑惑地眨着大眼睛,欲再问,晏修却已经走了出去,他留在桌子上的报纸被风吹得不停翻动,哗哗作响。

  老板娘随意地瞟了一眼,看见一则新闻标题:《某女子年前自杀殉情,遗体在医院中神秘失踪》。

  新闻上的女子头像,正是刚才的女人。

11楼的女孩鬼故事

11楼的女孩鬼故事第二篇-午夜公车101

  晓玲毕业后就来到早就向往已久的A城,A城这国内一线城市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的美好,在一座座钢筋混凝土堆砌成的大厦中消耗每天的期望,再怎么拼也不过是个乡下来的打工女皇(这应该是最高级别了,对于晓玲来说)。乡下的黑夜是幽静的,而城市的光影交错仿佛一张张窥伺的眼睛,下班的人群大多面无表情,仿佛灵魂已经飘向了远处,匆忙挤公交或低头赶路。只是片刻的出神,晓玲还是回到了现实。

  一如往常,已经习惯了加班的晓玲还在为一个紧急项目在抓狂,办公室里的人已经都走了,四处安静的只听见晓玲敲击键盘的声音。“嗒……嗒……嗒……”不知是谁忘记关紧咖啡间的水龙头,此时水滴嗒的声音特别明显。晓玲看了看时间,已经10点半了,揉了揉酸疼的眼睛,看到咖啡间的灯还亮着,便走过去把水龙头给拧紧了。想到下班时阿颖半开玩笑半严肃的说什么今天是农历7月10,23点过后将近零点,鬼节前夕是最能撞见鬼的时候。心里一阵寒意,赶紧把电脑给关了,办公室灯一关,刹那的黑暗让晓玲心一紧,马上跺了下脚,走廊里的灯亮了,昏暗的灯光偌大的走廊安静的能听到呼吸声,甩了甩头,晓玲让自己别想太多。电梯来了,门刚一合上,灯光就可疑的闪了闪,总感觉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晓玲往角落里挪了挪步,低头玩着手机分散注意。  叮的一声,到了一楼,晓玲飞奔到大门口,大口喘着粗气,嘴里念着:“该死的阿颖,让我整晚疑神疑鬼的。”外面不知什么时候下的雨,地面全湿了,此时也难看到有几个行人在路上走,还好包里有一把黑伞,当初买这把伞就是觉得它经脏,一直放在包里今天总算能用了。一路小跑到公交站台,站台已经无人了,只有惨白的灯光孤零零亮着。

  晓玲住在郊区,离上班的地方要将近一个小时,只有公交101是可以直达到家,最后一班车是23点30分,原本经常晚点的  101今天破纪录的早到了5分钟,一上车发现车上加上司机不过5人,一对年轻情侣做在后排第一排靠车门的地方,一个看着中年瘦小的大叔笔直的站着,头时不时朝着那对情侣的方向偏去,感觉有点怪异但又说不上什么感觉。看到晓玲上来,大叔就淡淡的朝我看了一眼就转而低下了头不知在思索什么。  晓玲反常的选了个中间对门的单排座位,主要是怕破坏人家气氛。也许是违拗不过内心的好奇,晓玲悄悄的拿起手机做掩饰观察着。大叔的表情在微暗的灯光下有点晦涩不明,表情纠结痛苦,嘴巴上下微微一张一合着仿佛在喃喃自语,好像在说一个人名。那对情侣依偎着说着悄悄话,女的时不时娇嗔一下,男的立马出言哄着,手上下抚着女的肚子。往下看去,大概猜出那女孩怀着身孕了。此时大叔正死死的盯着那男的手,看到有人盯着,那男的恶狠狠的骂了一句“我X,  你个死老头看什么看!信不信我抽你!" 司机戴着耳机听着歌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  刚好此时停靠了一个站,门刷的一开,一阵风破门而入带着一股阴凉,女的有点害怕的扯了扯男的叫他别惹事。

  晓玲抬头看了看前面的时间,已经  00点了。此时已到了郊区,雨点拍打着窗子,窗外一片漆黑,只有远处依稀难辨的点点光亮。那男的也没再说话,一片安静,正当我回头往后看,突然看到最后一排坐着一女的,长头发湿漉漉的把脸给挡了一半,中间的部分被阴影覆盖看不清,穿着一件肥大的睡裙,露在外面的手是异常的惨白,没有生气。晓玲隐隐的有些害怕,但自己还要等4站才到,看到大叔他握着杆子的手有点颤抖,但并没有发现车上多了一人,而那对情侣也似乎没发觉有什么不对。压制住内心的害怕,晓玲再次往后面看,“啊!”那女的眼睛是空洞洞的留着血,但此时一直盯着那对情侣的方向,手很大力抓着前座上方看到骨结分明。而那对情侣准备下车,  而大叔恰巧也在这站下, 但他们还是没任何发觉!!!  晓玲用手捂着嘴巴,不知道该不该提醒他们,当晓玲准备叫住那对情侣时,后座上已经没有了那女人的身影。当车门重新合上时,晓玲清楚的看到那个穿睡裙的女人脚下一路滴着深色的血,跟着那对情侣身后,并且回头笑了一下露出阴森森的白牙。

  晓玲想起了在老家时,作为接生婆的奶奶曾经和自己说过一件事,说孕妇最好不要深夜还在外面走,很容易招惹到怨鬼,尤其要是碰到产后鬼那就惨了,邻村的张大婶她媳妇快生产时不老实在家养胎,大晚上还跑到朋友家打牌,打牌输钱了准备继续打回本结果停电了,真是生气动了点胎气,回来的路上还一路骂个不停,  半路上撞到一个木桩磕了一下,结果半夜就闹起来要生,邻村接生婆手忙脚乱的,孕妇一直嚎叫着,接生婆用力压着,宫口大开,小孩的头马上快要出来时,突然大出血,又止不住,原本关着的窗子,被一阵风给刮开,外面的狗在不停的叫,没多久大人就断了气,小孩也没能活着就跟着她娘去了。第二天,村上传开了,说是有人看到他媳妇回家时有一个女鬼跟着,那看到的人准备第二天告诉张大婶叫她提醒下媳妇,结果就……当时,自己只是觉着奶奶在吓自己编着玩的。

  思绪到此,晓玲越想越害怕,只是心里暗暗祈祷那情侣能度过今晚,自己看到的只是假的。回到公寓,晓玲翻来覆去度过了惊心的一晚。第二天早上,晓玲顶着一对大熊猫眼上班,刚坐到自己座位上,阿颖就一脸怪异的表情凑了过来,“哎,你看了今早的新闻吗?”“还没的,怎么啦?”,阿颖惊呼“你居然不知道,就是在你经常回家坐的101公交路线那里,有一个年轻孕妇惨死了,小孩落了血流一地,那男的疯了一直抱着尸体直到警察过来。新闻里说是仇杀,那女的是抢了朋友的男朋友搞大了肚子,准备奉子成婚。男的前女友上月死于自杀,腹中还有两个月大的孩子,女朋友的父亲据说也出现在案发当晚。”

  因果轮回,冥冥中自有天意。善恶到头中有报,心中无愧,不怕鬼上门。

11楼的女孩鬼故事

11楼的女孩鬼故事第三篇-恐怖幽灵船

  小川一直被一个噩梦困扰,这个噩梦一直伴随着他成长,一直到现在,小川已经是个大学生了,每次做完这个噩梦,依旧会被惊醒,满头大汗。

  他还记得第一次做梦时的场景。

  他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这里没有太阳,天上也没有乌云,一切看起来雾蒙蒙的。

  梦中的小川就站在原地,像傻子一样,一动不动。

  从迷雾的深处,走过来一群穿着长袍的人。

  领头的一个穿黑衣,一个穿白衣,手里都拿着一个贴满纸条的棍子。

  举在手上飘飘荡荡,就像旗帜一样。

  这两个人的身后跟着八个人,这八个人全都穿着蓝色的衣服。

  他们抬着一条船,一条很大的船,这条船是白色的,白的就像雪一样。

  这群人从小川身边经过的时候,那个穿黑衣服的人总是对着小川笑一笑,这种笑容很古怪,说不出好坏,只是每次看到这个笑容,小川就会不自禁的打冷战。

  这群人抬着白船走了,小川依旧站在原处。

  当这群人再次抬着白船回来的时候,白船上总是有一个人,而且,都是小川的熟人,至少都见过一面,一眼就能认出来。

  第一次里面抬着的人是小川的奶奶,那个时候小川还小,站在那里眼睛睁的看着这群人把奶奶抬走,他还向奶奶挥了挥手。

  当他醒来的时候,家里很热闹,来了很多亲戚朋友,还在院子里搭起了白棚。

  他奶奶死了,死的很安详,小川总感觉,奶奶的死和那个梦有撇不清的关系。

  第二次做这个梦是小川上小学的时候,他梦见自己的同桌夏新被人用大白船抬走了。

  在临走的时候,夏新还对他笑了笑,小川依旧对着夏新摆了摆手。

  从此以后,小川的同桌夏新一直也没有来学校上学。

  在小川上初中那年,他的爸爸外出打工,已经半年没有回家了。

  这天晚上,小川在梦中又来到了那个地方,那群抬着大白船的人出现了,穿着黑色长衫的人照例对着小川笑了笑。

  当大白船再次回来的时候,小川看清了,这次坐在大白船上的就是爸爸。

  小川向着大白船离去的方向追去,口中喊着爸爸两个字。

  可他用尽了力气,也追不上那群抬着大白船的人。

  小川不会放弃,依旧在后面追着,当那群人把大白船放在地上的时候,地上出现了一条河,一条很宽、很大的河。

  河水是黄色的,比黄河还要黄,很平静,连一个浪花都没有。

  那些人都跳到了大白船上,没有人人摇奖,也没有人撑帆,大白船自主的向着河对岸的方向行驶。

  小川来到岸边,他用手试了一下水温,很烫,就像滚水一样,把他的左手烫起了一圈泡。

  小川再次醒来的时候,他病了,病得很严重,在家养了半个月才缓过来,可小川左手却永远也抬不起来了,医生给的解释是神经坏死,可一问到原因,医生总是无奈的摇头。

  小川的爸爸也一直没有回来,这件事他没有告诉妈妈,他知道爸爸永远也不会回来了,已经坐在大白船去了另一个世界,可他不敢说,只为了给妈妈留下一个等待的希望。

  随着小川年龄的增加,这个梦也就越来月频繁了。

  每一个被大白船抬走的人,小川都认识。

  每次从噩梦之中醒来,那些在梦中出现的人又总是在现实中死亡或者消失。

  到了大学以后,小川谈了一个女朋友,女朋友叫小丽,是个非常可爱、非常漂亮的女孩。

  每天的黄昏,两个人都会手牵着手在校园的操场上漫步,看着夕阳,看着彩霞,两个人的身影在夕阳下越拉越长,身体却越来越近。

  自从小川和小丽交往以后,那个噩梦仿佛已经离开了小川,再也没有出现过。

  逐渐的,小川已经将这个噩梦忘记了,在他的脑海里,只有小丽,只有幸福和快乐。

  大学毕业之后,小川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而小丽也为了小川留在了这个城市。

11楼的女孩鬼故事

11楼的女孩鬼故事第四篇-海螺里的灵魂

  欣欣的家住在沙滩上,他总是捡一些漂亮的海螺,这天晚上,他在海边捡到了一个很美丽的海螺,欣欣把他带回家,放在了装海螺的盒子里。

  真漂亮!欣欣左翻右翻的仔细看,不小心碰到了里面的肉,这时里面出来一个女人的灵魂,灵魂说:“你好,欣欣,我关注你很久了,你不用害怕,我是不会伤害你的。”

  欣欣问:“你怎么会在海螺里呢?”

  灵魂悲伤地说:“我叫槑槑,几年前,我与一个人相爱,生下了他的孩子,但它却离我而去,有一天,我质问他的时候,他居然用刀把我杀死,我的鬼魂找他报仇,他很害怕,变请了一个法师,法师封住了我,把我放到一个海螺里,法师又在海螺肉黏上了一种胶,是我无法出来,求求你,帮帮我,把肉摘下来,然后明天早晨,去找XX公寓的刘晨鸣,他就是我的仇人,你只要敲门,然后说你找错了,你就可以走了,不过记住,不要回来”

  欣欣把这一切都做完后,她关上了门,突然听见房里有一个男声和女声在搏斗打开,吵架。

  听了许久,欣欣泪流满面,他不顾一切的冲了进来,灵魂见到欣欣愣住了,说:“欣欣,我不是叫你赶紧走吗?你怎么回来了?”

  欣欣一边哭一边喊:“妈妈,为什么抛弃我?我不想做一个孤儿,我想做一个有妈妈的孩子!”

  灵魂探口气说:“看来你都知道了,是的,我是你的妈妈,在你7岁时,你爸爸,刘晨鸣,他要杀死我,我无奈之下,把你送进沙滩,这些年来,是我在保护你,给你吃的,玩的,喝的,我每天看见你快乐的样子,我也心满意足了。”

  欣欣大叫到:“没有妈妈,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说完,拿起刀子通向了自己的心脏。

  有阴阳眼的人会发现,一男一女带着一个小女孩飞向天堂。是的,他们就是刘晨鸣,槑槑,还有欣欣。他们终于团聚了。

11楼的女孩鬼故事

11楼的女孩鬼故事第五篇-“鬼敲墙”亲身经历

  这个故事是我十七岁的时候经历的,那时高中时期,放暑假了在家里面闲的无聊,就想到了串门走亲戚。走亲戚嘛,我们小孩子都是喜欢去对自己亲近的人家。所以我便踏上了去我大姨家的路程。

  是刚放暑假,那时候我表哥还没有结婚呢。所以可以尽情的玩,我就拿了很多换洗的衣服,准备是长时间驻扎的。没想到接下来的事情彻底让我改变了想法...

  接近一个小时的路程,我已经来到了我大姨家,还是那熟悉的环境...表哥家后面有两个坟头(我要是说谎。不得好死!)坟头后面还有住户呢,所以看着也不是那么恐怖,我也没太在意那个,因为小时候经常去大姨家,已经习惯了。所以刚到也没感到害怕。

  来到大姨家就感觉这白天过的真快,因为好玩,所以时间就感觉快了,爱因斯坦相对论嘛。暑假嘛,天气很热的,头一天因为我的到来,表哥那边的一个表弟也来了,小时候有交集的。所以头一天晚上睡觉我们就在偌大的一个客厅里铺了三张凉席,我在最外面我哥在中间,那个表弟在里面。表哥的房子客厅后面就是坟头,也就是说我们躺在那的头顶就是坟头,就是隔了一堵墙而已。

  晚上躺在那说实话刚开始我们三一直在讲白天好玩的事情,根本就不怕。所谓不知不畏。就那样说着说着就睡着了,(要是就这样一直睡到天亮也就没事了)我发誓!谁骗人谁出门被车压死!我被一阵有规律的敲墙的声音给弄醒了,我当时还模模糊糊的听到,到后来猛然间就醒来了...吓醒的。我用毛毯捂着头,可是那声音就是那样一直的想,而且很有规律,到我们躺的那里时声音很响,随后渐远,然后又回来。我实在受不了了就用脚把我哥T醒了,我说我尿尿。我哥迷迷糊糊的,也醒了,开了灯。我因为一直在注意那个声音,所以我知道我哥刚醒那个声音就没了,我是彻底的撞鬼了!!!

  我哥和我一起去了撒尿,夏天嘛,院子很大我们就在院子里完事。在这期间我怕丢人,也没敢跟我哥讲“敲墙”的事情。随后我们回屋子里,那声音还是没来...就在我们要躺下的时候,我大姨家的钟表响了,就是那个摆钟。响了三下...凌晨三点...我当时就感觉这个时间过的真TM慢!!然后我哥关灯,我们睡觉,其实是表哥睡,我根本睡不着。刚关灯没一会,我就听到客厅有人走动!!!(我没骗人,我是真听到了)而且那个东西,一直就在我们躺的地方不远处,我捂着头就听到东西哄哄的响声,我不敢看。我当时吓的TM  泪都出来了...见鬼了!  就这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慢慢睡着了。醒的时候,我感觉白天真好!!我当时就吵着跟我大姨说要走,说什么也要走。我大姨很疼我的,不想让我走,问我为什么。我把晚上的事情说了一下。我大姨只是笑着说我做噩梦呢。最后我跟我哥说,我哥告诉我:那时他们家早有的历史了...到中午的时候我大姨领着我去找一个阿婆,大姨告诉她我被吓到了。说实话我白天醒来根本没感觉自己有什么问题....那个阿婆看了看我,说我禀气硬说没事,然后让我把手伸出来,我见她拿了一个大头针,就对着我的手扎了起来就是大拇指和食指之间的地方。左右手都扎了。很疼...但是又很舒服...她扎完我的手之后,她说回去把衣服换一件吧...这个时候我才知道我的T桖都汗湿透了...冷汗!感觉浑身一阵轻松...

  回到大姨家,我对这那个坟头就撒了一泡尿。又放两个“开门炮”算是威胁吧,晚上搞我,白天我搞他。

  我当时就是那样想的,现在想想挺可笑的。

  之后呢, 我还是没有回去就住了一个多月才回去,也就碰到了那一回...

  以上就是11楼的女孩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11楼的女孩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44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