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合儿童的短篇鬼故事5篇

本文5个适合儿童的短篇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鬼故事短篇超吓人100字鬼姐姐鬼故事短篇哄女朋友简短鬼故事、搞笑短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适合儿童的短篇鬼故事第一篇-谋杀日记

(一)

十二月二十二日六点多,早晨很冷。

我早早地盯着史简古家,只见他老婆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手里还提着菜篮子。我很快就明白他老婆这是要去菜市场赶集呢。

我准备跟着他老婆去,因为我很想知道史简古他会喜欢吃什么东西。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史简古的老婆刚离开房间,另外的一个女人随脚就踏进了史简古的家。

我的大脑直觉判断这个人是史简古的情妇,就忍不住看多一眼,只见那女人穿着很暴露,腰子很细,腿很长,那顶妖娆的头发更显出了她的妩媚诱惑。

看了几眼后,就随着史简古的老婆,尾随着她来到了市场。

只见她买了一捆大白菜,一条鲤鱼,还有拿了一瓶竹叶青。

看到那一瓶竹叶青我立时脑袋发热,心里暗想,杀死史简古的机会来了。

那瓶竹叶青一定是给史简古喝的,我只要想办法往里面下药,就可以毒死史简古。

我摸了摸口袋,那是我以前在制铁厂里留下的那包氰化钾,我不禁微笑起来。

我立马到市场里找了一瓶酒喝了几口,然后丢了酒瓶。要知道我一喝酒脸就会红,一红就会让人误会我是醉了。

我假装一个醉鬼跑到史简古老婆面前。

“你想干什么?”史简古的老婆紧张地看着我。

“我……我要……酒!”我假装醉鬼的语气说道。

史简古老婆忍受不了,不得已将她篮子里那瓶竹叶青交到我的手里。

我乘机回身迅速扭开酒瓶,从口袋里掏出那一包氰化钾用指甲弄了进去,然后盖上盖子。我暗自庆幸还好那酒没封口,这样子倒像是我没动过的样子。

“不好喝的,这种酒不好喝!哼!”我假装发酒疯,将酒丢回她的篮子,然后转身踉踉跄跄离去。

(二)

十二月二十三日。

那瓶酒居然并没有毒死史简古,却莫名奇妙地毒死了史简古的老婆,后来才知道原来史简古这人不喜欢喝酒,居然是她老婆喜欢喝酒。

当时他老婆死了,史简古自然便有重大的嫌疑,三天两头被警方带去进行审讯,导致我那几天都无法下手。

所以我就将眼光定在史简古的家中,我知道他今晚就会被警方放回来,我一定要在他回来之前做点事。

于是那天晚上我早早的独自潜入史简古的家里,为了不暴露自己,我学着电影里,还弄了一双手套防止以后留下把柄。

我进到屋里打开了灯,然后小心翼翼的我居然找到了史简古的房里。

一看到里面那个老式摆钟,我很是开心,另一个谋杀计划又在我的脑海里浮现。

我去外面找到锥子,韧性极强的拉环,从玩具手枪拆卸下来的皮碗,还有一根磨尖的铁杆子……

就这样我就在那个老式摆钟里设置一个机关,我估算了史简古从警察那里回到这里的时间,所以只要那机关一到那时间,里那铁杆子就会射出来,回到家的史简古自然被射死。

后来史简古确实也回来了,谁知道我做的东西却没能杀死他,那倒不是由于我的装置不行,只是因为史简古那天晚上从警局一回来还没进家里就被情人叫出去,真是可恶。

白白浪费了那个机关。

(三)

十二月二十四日。

我又萌生了一个杀人计划。

那天我早早到了城外的一家火锅店,可是我到这里可不是为了吃火锅,我是为了向那个老板买了一条五步蛇。

不要看这家店铺小,里面什么穿山甲,什么毒蛇……都有,自然也就有我要的五步蛇。

我将这条五步蛇装在箱子里小心翼翼地带到了城里,来到了史简古的家门口很远的地方。我也知道这时候是不方便下手的。因为现在人多,所以我要等晚一点。

适合儿童的短篇鬼故事第二篇-为什么要骗我

今天对于小雨来说,是一个难忘的日子。她忘不了同学们看自己的眼神,是幸灾乐祸而又略带嘲笑的,深深地刺痛了她。

这事要从昨天的一个“阴谋”说起,为什么要叫它阴谋呢?因为这件事的发生,彻底改变了小雨的生活,让她陷入无边无际的痛苦之中。就像是一个人突然偏离了自己正常的生活轨道,在另一个不知道未来的旅途上茫然失措。

几天前,学校有个关于助学金申请的项目,她本来不想写的,虽然父母在自己的早年离异了,但是两人都很疼她,也给了她不少的钱,可是,室友说钱多不是坏事。其实,自己是单身家庭这件事也只有室友一人知道,小雨让她替自己保密,室友美美嘴里答应着一定保密,可哪有不漏风的墙呢?

这个秘密泄露了,同学们恍然大悟:原来表面上像公主一样的小雨,其实是个跟着父亲生活的单亲子女啊。所有隐藏在幸福的背后,难以启齿的柔弱在一瞬间爆发出。人就是有一种这样的心理:我感觉幸福的原因就是你在受苦。深深掩饰在心底的邪恶都会出现的,因为它只是隐藏,不是封存。

同学们还和小雨开了个玩笑,那就是大家齐齐不选她,也包括那个一直怂恿她的室友美美。室友告诉她,单亲是选举的优势,可是最后出来的结果是她什么都没有,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同学们看她的眼神变了,室友之间的关系也变得微妙了。小雨觉得走在哪里只要有同学的地方,都能看到她们看自己时,意味深长的笑容。室友也时不时地在讨论关于单亲家庭的问题,其语气是冷嘲热讽的,话里话外都是针对小雨的。

那天,小雨在图书馆看书,回来的很晚,刚走到宿舍门口时,听到里面传来很激烈的讨论声,她没有慌着进去,而是站在宿舍门口,想听听里面的人都在谈什么。只听到室友美美尖细的声音:“你们知道为什么小雨会落选吗?哈哈……那是因为她人缘不好,为什么她人缘不好,因为男生普遍对她有误解。”

其余的室友的好奇心被调动起来了,纷纷争着想知道事情的原因。在美美阴阳怪气的诉说中,小雨终于知道了事情的真相,美美的男朋友,也就是磊,是他们班最帅的男生,原来他之前喜欢的是小雨,她写了一封情书,诉说自己的爱和期盼,这封信辗转几人,也没有到小雨手里,而是在美美的手里变成了一片片碎纸。当磊看到那些碎纸时,同一时间破碎的还有少年的心,那天磊喝的很醉,玩得好的几个兄弟很气不过,都在怨恨小雨,自然而然对她的成见越来越深。而美美在这个时候趁虚而入,夺走了属于小雨的爱情。

小雨在宿舍门外听得浑身发颤,险些站不住脚,脸上的泪水越流越多,只觉得周围寒意深深。过了很久,小雨轻轻地敲开了门,室友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各做各的事。

深夜,小雨睡意全无,细细回想这几年的事,母亲改嫁后,自己承受的心酸和痛苦,原以为这些可以永远尘封起来,至少可以慢慢对它释怀,可是,现在,痛苦不但没有减轻,还把难以启齿的柔弱剥离开来,晾晒在空气中,任它慢慢发酵。

小雨穿着白色的睡衣,站在阳台上,在阴霾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美美正好起来上厕所,被阳台上的白色身影吓了一大跳,嘟囔了一句。

小雨慢慢回过神来,脸上慢慢浮现一抹诡异的笑容。美美心虚地看着她,却还是狠狠地说:“大半夜地不睡觉,出来装鬼吓人啊?”刚说完,就看到小雨仿佛一只折翼的蝴蝶一样,从高楼上翩然而下。美美吓呆住了,过了一会才大喊一声……

楼下慌作一团,处于更年期的楼管阿姨,吓得险些心脏病发作,救护车将小雨送到了医院,可是一切都无法挽回了,小雨还是离开了。辅导员老师很疑惑,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活泼开朗的小雨怎么会不珍惜自己年轻的生命呢?

这件事过去一段时间后,美美也由最初的不安恢复了平静。照样和男友磊出双入对的。

一天,美美在很晚才回到宿舍,在上楼的时候,鞋带松了,就在她弯腰系鞋带的时候,她的眼角余光瞥到了一抹白色的身影一闪而过,美美一惊,拼了命的往自己的宿舍跑。当她终于躺在床上的时候,惊魂未定地抚着自己的胸口。不过,这件事她没有和任何人说,作为小雨死亡的唯一目击证人,她忘不了小雨那一抹诡异的笑容和白色的睡衣,被抬上救护车的小雨浑身是血,在灯光的映照下格外刺眼。

第二天,美美和室友一起去学校附近的超市买东西,在付账的时候,收银员突然大叫了一声,像见鬼似地呜呜咽咽,美美看到自己刚刚递给她的两张百元大钞赫然变成了冥钞。超市保安带走了美美和室友,在多方干涉和纠结中,美美她们筋疲力尽地回到宿舍,回想着这两天发生的事情,美美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她知道一切报应都来了。

美美找到了磊,躲在他怀里,无力地闭上眼睛,磊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当美美是身体不舒服,于是温柔地抚摸她的长发,轻轻地吻着,两个人越吻越投入,过了很久,磊轻轻地唤了一句“小雨”。美美一惊,猛地推开了磊,没有任何防备的磊,磕在了石块上,后脑勺流出了好多血,美美慌了,连忙过去摇晃磊,她是真的害怕了。

适合儿童的短篇鬼故事第三篇-夺命祭祀

和尚们围着邓斌念着经文,他一动不动,跪在地上任凭老方丈用剪子“卡擦卡擦……”地剪掉邓斌的头发,他闭着眼睛,听着那些经文,经文使人头晕目眩,完全听不出他们究竟说的是什么?

“好了,可以睁开眼睛了。”老方丈说完后,邓斌慢慢地睁开了眼睛。这是一片森林里,他看着刚刚从自己头上剪下来的那些头发被老方丈放进了坛子里,然后放在了他前面的一块空地上,坛子周围摆满了水果,最前面还有三柱香在燃烧。老方丈说:“我们仁慈寺是没有仇恨、没有争斗的地方,既然来到这里就不要再有任何的邪念,剪掉头发以后你就是个崭新的人,我把你的头发放在了这块空地上,以便用它来祭奠那些被你伤害过的灵魂,它会随着时间慢慢化为灰烬。你要记住,这段时间你不可碰倒它,否则,这坛子里的头发就会变成厉鬼就会出来夺去你的性命!”

听完了老方丈的话他点了点头,他说:“好了,我知道了,我会洗去我曾经的罪恶。”

这天早上,邓斌在寺院外面扫门前的树叶,这时,旁边的老方丈说:“你有心事?”

邓斌停止了扫地,他站直身说:“没有。”

老方丈摇了摇头说:“不,你的扫帚告诉我了,你有心事。你扫地的时候,每扫一下忽而长,忽而短,可见你的心思完全没在扫地上,你好像还有心事。”

这句话说的一点都不错,邓斌一阵愧疚,他说:“没错,有点。”

突然,一棍子打在了邓斌的脑袋上,邓斌捂着脑袋急忙跑开了,他回头一看,原来是孙雯的父母,他们老两口拿着棍子要冲上来,但被老方丈和其他几名和尚拦住了。

孙雯的母亲指着邓斌破口大骂:“你这个杀人犯!我女儿就是被你害死的,我们跟你没完。”

邓斌没有理他们,而是转过身走进了寺院里。邓斌走进了储藏室,他打开了自己来的时候拎的包,从里面拿出一张照片,那是一张女孩的照片,他看着照片,用手轻轻地摸着上面的人脸,仿佛里面的那个人就在眼前一样。

不知过了多久,老方丈走了进来,他说:“邓斌,不要过意不去,这种事以前就发生过很多次,你在这里认真地改过自新,外面的一切会慢慢地和你失去瓜葛。”

邓斌说:“其实,他们是我以前的女朋友的父母……”

“好了,不用说了,我都知道,你把你的女朋友杀了是不是?人做了坏事以后不是要想着怎么去惩罚自己,而是要想着怎么改变自己,用最新的自己去弥补过去时所犯下的罪恶,那比用任何刑罚处罚更有用。”

“我知道了,我会改变成一个全新的自己的。”

“但是你有信心吗?我这里有一本忍经,你没事的时候就念经,它会对你有所帮助的,我先出去了。”

邓斌看到老方丈留下的是一本薄薄的一本经文,他打开了第一页,然后慢慢地往下念……

已经到了深夜,他还在一个人念着经文,这时,他听到了一些人说话的声音:“一定要找到他,我非要让他下去陪我的女儿!”邓斌悄悄地趴在窗台上看到竟然是孙雯的父亲和几个壮汉偷偷溜进来了,邓斌急忙收拾好自己的包,然后,他抓起包飞快地打开后窗逃跑了。

深夜的树林里只有月亮照着大地,他一个人跑着,不知跑了多久,累了满头大汗。突然!一只手抓住了邓斌的包!他回头一看——是老方丈,老方丈说:“你要干什么去?”

邓斌顾不了那么多了,满头大汗,六神无主地说:“他们来找我了!我要出去!我要出去!”

可老方丈抓着他的包就是不肯放手,老方丈生气地说:“你忘了你来这里是干什么吗?这里是仁慈寺,你难道不想洗脱你的罪恶吗?”

“我什么都不想了!我根本就没想洗脱我的罪恶!我只是来这里躲避的,老子杀了一个人,就不差你一个,快放手!快放手!”邓斌曾经那种野性此刻完全暴露出来了。

老方丈说:“我已经放手了。”

突然,邓斌发现老方丈根本就没有抓住包,而是包自己悬空在他面前的,邓斌吓得扔下了包飞快地逃走了。

黑暗的树林中他不知跑了多久,突然,他被什么东西绊倒了,他回头一看——是那个用来祭祀的坛子!他想起老方丈说的话:“你要记住,这段时间你不可碰到它,否则,这坛子里的头发就会变成厉鬼就会出来夺去你的性命!”邓斌更是慌了神了,他看到从坛子里慢慢地爬出了一个人!那个人抬起来头,那个人居然是孙雯!

“啊!”邓斌大叫一身站起身就跑,可这时孙雯已经站起来了,她的头发随着风向后飘扬着,脸没有一丝血色,眼眶里没有眼珠,留下两个黑洞!

他没命地往前跑,可山里的树木好像和他作对一样怎么也走不出去,他听见从树林里隐隐约约地传出一些人尖锐的笑声,他猛地站住了,他发现前面的一棵树上挂满了人头!每个人头的眼睛都闪着绿光,他们都在看着邓斌,邓斌回过头。突然!孙雯的手已经抓住了邓斌的喉咙!

孙雯的那双手僵硬、冰冷、有力。仿佛五根铁钩子慢慢地嵌入了他的喉咙里,血顺着她那苍白的手指上缓缓流淌下来,邓斌叫也叫不出声,慢慢地,他感觉得到那五根僵硬的手指全部嵌入了他的喉咙里。

第二天,仁慈寺的和尚们在山里发现了邓斌的尸体,他的喉咙被什么东西扣破了,双眼暴凸,嘴巴张的大大的,好像死前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在场的孙雯的父亲大骂:“别以为这个混蛋能跑得了,他以为躲起来就能摆脱自己所犯下的一切。人如果犯了大的罪恶,就没法改过自新啦!”

适合儿童的短篇鬼故事第四篇-拥挤的新房子

周斌和颖颖最近很开心,因为结婚三年了,他们终于买上了属于自己的新房子。

他们两个都来自偏远的农村,一同来到这个北方的城市打工,然后相识,结婚。结婚的时候,他们很穷,根本没有钱买房。婚礼是在周斌的老家举行的,婚后,他们两个都不愿留在老家种地,于是又一起回到了这个城市。

回到这个城市后,他们租了个房子住。两个人辛辛苦苦省吃俭用的工作了三年,他们终于攒了一笔钱,交了个首付后,买了一套两居室的小房子。

房子虽小,但是毕竟是自己的。等房子刚一交工,拿到钥匙后,两个人就收拾了一下,迫不及待的搬了进去。住在属于自己的房子里,感觉确实比租房子要好很多。两个人开始觉得生活有了新的希望。

为了赚钱,结婚三年来他们连孩子都没要。现在有了自己的房子,他们觉得自己已经可以和这个城市的居民平起平坐了,不会因为是农村出来的打工仔而觉得自己低人一等了。

就在他们搬进新房没几天,老家打来电话,说颖颖的妈妈在地里干活的时候不小心摔断了腿,颖颖只能回去照顾妈妈了。而周斌没有陪颖颖一起回去。

不是周斌不想回去,而是他根本不能回去。颖颖一走,就没法工作了,他们每个月还要还房贷,如果周斌也一起回去的话,他们怎么还房贷?!所以,颖颖回去照顾妈妈,周斌就留下来继续工作。

颖颖回老家后,周斌自己一个人住在新房子里,可没过几天,他就觉得新房子变得很奇怪。那是在他经历过了一场有惊无险的抢劫之后的事。

那天周斌晚上下班后,在一条阴暗小巷里他遇到了两个蒙面人,他们拿着刀子逼周斌交出身上的钱。周斌并不是个胆大的人,他也不想当什么英雄,就按照劫匪的话交出了身上的钱。可是就在劫匪拿到钱准备离开的时候,他从其中一个走路的姿势里认出了那是刚刚被开除的他的一个同事。因为他们一起工作过一段时间,而那个同事走路姿势又非常特别,所以周斌认出了他,并脱口而出的喊出了那个同事的名字。然后,他就被又返回来的劫匪打晕了。

等他醒过来,默默的回了家。他不想惹事,或者说他根本不敢惹事,所以也就没报警。反正他们抢去的钱也不多,他就当破财免灾了。但是就是从那晚开始,他觉得自己的新房子变得不一样了。

首先,他觉得新房子变得非常阴冷,虽然他们当时买房的时候特意挑了一套朝阳的房子。而且现在是夏季,只要不是阴天,拉开窗帘,房子几乎能被太阳晒一整天。可是,晚上回家周斌总是觉得房子无比阴冷,那不是正常的阴冷,而是就像终年不见阳光的古墓一样。

其次,周斌觉得新房子似乎变小了,而且似乎特别拥挤。就像除了他以外,新房子里还住着别的他看不见的人一样。但是,明明只有他自己住在里面,而且整个新房子里也没有几件家具,看起来显得很空旷。可是周斌就是觉得很拥挤,那种感觉不只是来自心里,仿佛身体也能感觉到那种拥挤。

他打电话把自己的感觉告诉了颖颖,颖颖还笑他说是因为想她才故意这么说的呢。当然,他并没有把遇到抢劫的事告诉颖颖,因为怕她担心。而周斌自己也并没有太在意房子的变化这事,只是以为或许是自己工作太累,压力太大的缘故。这两天他为了多赚点钱,拼命加班,确实有些累了。

这几天,虽然是夏天,可是晚上周斌总要盖着厚厚的被子才能睡着。而就算是盖着被子,他还是能感觉到寒冷,那是一种深入骨髓的冷。那些寒气仿佛无孔不入的老鼠一样,透过他的肌肤钻进他的骨髓里。让他就算盖着厚厚的被子,也总是忍不住的颤抖。

而当他起床的时候,又总感觉房间里似乎有人在走来走去。客厅,卧室,厨房,过道,似乎每个地方都有人来来回回。明明是看着空空如也的房子,可是他每次在房子里行走,似乎总感觉能碰到别人一样。

这天晚上,周斌做了个梦,在梦里,有一对身穿古代衣服的老头老太太,站在他面前不停的骂他。他仔细听了听,他们竟然说的是让他滚出他们的房子。可是周斌看看四周,这分明是自己刚买的新房子,怎么可能变成了这对老头老太太的房子呢?!

从那天开始,周斌每天晚上都会做那个梦,那对老头老太太每天都会在梦里重复那句话,让他滚出他们的房子,说这房子是他们的,他们老两口住已经够挤的了,不欢迎周斌留在这,让他滚出去。

连着几天都做这同样的梦,周斌终于感到害怕了,他觉得自己可能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

他打电话把自己的梦告诉了颖颖。颖颖这次也不再开玩笑,很认真的说她这几天就回去看看,让他先去庙里拜拜佛,求个护身符什么的带在身上。周斌同意了。

适合儿童的短篇鬼故事第五篇-给鬼催眠

晚上十一点多。

“笃笃笃,笃笃笃。”门外又响起一阵敲门声,我有些疲倦地问助手:“今天不是没有预约了吗?”

“先生,今天,还有聂云小姐,是导师让她来的。”

“知道了,让她进来。”

一会,进来一个面色苍白的小姑娘,目测才十一二岁,聂小姐?叫老了吧。不等我说,她便自来熟地坐到了沙发上。

“我能看见鬼!”好唐突的一句,这小姑娘没什么礼貌啊。

算了,不跟她计较。“小妹妹,你说你能看见鬼,能说说你的事例吗?”

“不要叫我小妹妹,请叫我聂小姐!”她阴冷的目光扫来,我竟不敢对视。“还有,就算我说了,你会信吗?若是不信,说了又有何用?”这小姑娘说话怎么有点奇怪啊?

“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不会信?跟我说说,你见过什么鬼?”我耐心地问着。

“那好吧,我且告知一二。那是一个雨夜,我正在休息,突然响起一个惊雷,我吓得从床上蹦起来,忽然看到一抹白影从窗外掠过,当时我并未在意,但这时,窗户上响起一阵刺耳的抓挠声,就像……就像用刀划在骨头上的声音!”

这小姑娘的比喻怎么那么不正常啊,“那窗户上突然伸出一只手,我窝在床上不敢去看,只偷偷瞄这窗户,突然,一道闪电照亮了外面的景象,我终于看清那只手了,不,那根本不是手!那就是一只腐烂的猪蹄!”

“噗!”这比喻让我笑出声来,我立马意识到自己的失礼,“抱歉,聂小姐,请继续。”

她有些生气地开口了:“那手抓得越来越厉害,渐渐变成了拍窗,那极富韵律感的拍窗声让我感到恐惧,我开始通过大骂减轻恐惧,那拍窗声却突然消失了,正当我放松警惕的时候,窗户突然弹开,我吓得大叫,那猪蹄……”

“噗!”我又情不自禁地笑了,原来这奇怪的小姑娘会被腐烂的猪蹄吓到啊,“抱歉,抱歉,继续吧。”

“哼,那手的主人,是个全身腐烂的女人,她披着长长的头发,遮住了半边腐烂的脸,奇怪的是,外面明明下着雨,她却一点也不湿除了全身腐烂和散发恶臭,好像就没其他特点了。”这小姑娘在那种情况下不是逃跑而是那么仔细地观察?不会是编的吧?但是她眼神里的惊恐不像是装的呀。

“你想问我为什么观察那么仔细吧?因为当时,我根本动不了!那女人就站在窗口,没有张嘴,却告诉我,她不想害我,不过她是来带我一起走的,她说我死了,我是鬼,不能留在阳间,我吓得不会说话,但并不想跟她去,我不相信自己死了。

这时候我的奴婢,啊,不对,保姆突然进来了,那女鬼就消失了,我保姆说是听见我的叫声进来看看,见我满头冷汗,安慰了我几句,就离开了,那女鬼倒是没再来。”

“就这样?”我有点乏味。

“那你还想怎样?”这位聂小姐毫不客气地瞪着我,阴寒的目光倒是令我有些吃惊,现在的孩子,都这么高冷吗?我记下刚刚聂小姐提到的关键词,当然,“猪蹄”也包括在内。

从记录的关键词中,我发现这位聂小姐有可能是穿越来的猪蹄爱好者,不然说话这么会这么奇怪。

“聂小姐,请问还有什么遇鬼事件吗?”我自认为非常有风度地问道。

“有,自然有。那次,我一人去泰国旅行,都说泰国重视佛教,而且一向灵验,正好我那时被那晚的经历吓到,所以我便直接去泰国的寺院拜佛,导游告诉我当地有个得道高僧,只要向他讨一杯茶,喝下后就会忘记恐惧,超脱世俗。导游给我指路后便领着其他游伴走了,我照着导游指的路,找到了那个僻静的斋房,一进门,便见那高僧坐在蒲团上,双手合十,好像在静修,见我来了,只是往旁边一个箱子一指,那箱子上贴着一行泰文:要得茶水,布施五万。当时我还在心中鄙夷,这僧人看着与世隔绝,远离红尘,却是如此贪财之人,看来以后不可只看外表了。不过我想,来都来了,五万而已,姑且一试吧……”

“等等,五万而已?!”我真不是一般的惊讶啊,这小姑娘出手还能再大方点吗?

不过,我立马为自己刚刚的表现后悔了,此时,那小姑娘正用无比鄙夷的眼神看着我,哎,苦逼的我啊,收入很高,却全部都要交给老婆大人,这回,竟然被一个小姑娘赤裸裸地鄙视了!我呵呵干笑两声,示意她继续。

“那老僧见我布施完,走进内屋,端出一个黑乎乎的茶杯,递给我。我接过来,看见那茶水也是黑乎乎的,轻轻晃动几下,却看见那茶水开始变红,变得如血水一般,那水中突然冒出一个血肉模糊的婴儿,婴儿张着嘴不住地哭泣,然后伸出沾满鲜血的小手用力扼住我的脖子,我吓得手一抖,将茶倒在了地上。

以上就是适合儿童的短篇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适合儿童的短篇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91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