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吓死人的鬼故事短篇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能吓死人的鬼故事短篇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恐怖鬼故事短篇50字短篇恐怖故事、有声短篇鬼故事大全鬼姐姐鬼故事大全短篇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能吓死人的鬼故事短篇第一篇-呵呵

都晚上11点了,美玉还沉浸在网络的虚拟世界里,不能自拔。除了上班,美玉最大的爱好就是上网,看新闻、看八卦,玩游戏,看电影等等。只要给她一台电脑,她能坐上一整天,不吃饭不睡觉也没有关系。

最近她又迷上了网聊。说来也怪现在的年轻人也不知道怎么了,好多话对着亲人熟人说不出口,可对着电脑和一些不认识的人却无话不谈,相谈甚欢。这不现在还在何新交的网友聊天呢。

“嘀嘀……”有一位网名叫红泪的向美玉发出邀请,美玉不加思索的就加他为好友了。一会儿那个叫红泪的就发来了消息。;

“我叫红泪,你是朱雀,也叫美玉吧?”

美玉很好奇,自己没有跟那个网友说起过自己的真名啊,他怎么会知道?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认识你吗,你是谁?”美玉好奇的打出了一连串问号,想问个明白。

“呵呵……”回答他的只有这两个字。

“你到底是谁,说清楚啊!”美玉不死心还是继续问道。

”呵呵……”还是这两个字。

美玉还没有碰到过这样的网友,认为一定是有人恶作剧,就不去理会他,关了电脑后就上床睡觉了。就在她转身离开的时候,她并没有发现电脑屏幕上出现了一个骷髅头,用大大的眼眶死死的盯着美玉的背影,白森森的牙齿露出了一条缝,仿佛是在微笑。

晚上,美玉被什么声音吵醒了,好像是有人敲击键盘的声音,还有人轻轻的笑声。美玉努力的甩了甩头,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切让她惊的说不出话来:她看见自己正坐在电脑前在敲打见键盘,一边在何网友聊天一边在开心的笑着。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两个自己呢?我是美玉,那个聊天的又是谁?美玉壮了壮胆,轻轻的走了过去,想看看那个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人到底在干什么。她走近一看,那个美玉正在和那个新网友红泪聊天。那个美玉大出了一行字:红泪,你来找我吧?

红泪回了一句:快了,呵呵……

美玉再也看不下去了,对着另一个自己咆哮:“你是谁,为什么和我一模一样?”

那个美玉听到声音,慢慢的把头抬了起来,惨白的脸上到处都是血,两颗眼珠仿佛已经要掉出来了,在眼眶里直打转。她用尖细而空洞的声音回答了美玉的疑问:“我是你,你就是我,我来了你就该走了,你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吗,我和你都是你的魂魄,你看床上,床上还躺着你的肉身呢?”

美玉一回头真的看见床上还躺着另一个自己,此时的美玉彻底蒙了:“好好的我怎么会死呢?”

“呵呵!”美玉又听到了这个声音,那个叫红泪的发出的声音,她顺着电脑屏幕看去,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死了。

那个叫红泪的是个孤魂野鬼,他一直在网上找替身。谁要是加了他,就会被他给害死。现在他找到了美玉,可以去投胎了,留下了美玉继续寻找下一个替身,只有找到了替身美玉才能去投胎。

半夜玩电脑的玩家可要小心了,半夜千万别乱加QQ啊!否则说不定下一个替身就是你了。

能吓死人的鬼故事短篇第二篇-我的原创鬼故事你录不录

下面我为大家讲述的这个故事叫做,你录还是不录。

现在是个网络纵横的时代,各种各样负面或正面的激情和刺激在网络上四溢纷飞,在这个大家都没有太多顾虑与约束的地方,人们大胆放心的宣泄着各自对现实生活中的不满与无奈,肆意展露着内心深处最为阴暗的那一面,而想要缓解内心深处的暴躁与狂乱,人们往往会选择那些比自己内心更为阴暗的力量来刺激并麻痹自己的神经,那怕让自己沉迷于极度惊悚,甚至是深深的恐惧之中,人们乐此不彼的以此来达成发泄的目的。而鬼故事,则是一种最简洁与最直接的能让人宣泄内心阴暗面的良好药方。这也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喜欢听、去看,还有喜欢去创作鬼故事。因为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一种对死亡的恐惧,对那些未知的食物,神秘的异度空间的抗拒与摸索。

好了,言归正传,下面,让我们的故事正式开始吧。

小刚,是一家鬼故事网站的专职编辑,他所要负责的工作任务就是,每天12小时的蹲守在电脑前,去搜寻,去整理那些流传的,还未被人熟知的并能让人感到脊背发凉的鬼故事。

当然,小刚自己是不相信世界上有鬼的,就像自己所在工作的这一家网站,域名就叫做<鬼大大>,可是网站的创始人分明就是一个美丽如花的大美女。

而且小刚整天接触的各种灵异新闻和图片多了,已经颇有些资深鬼友之意,往往一个灵异故事,只要听个开头,小刚便能找出其中的破绽来,更加不要说那些灵异图片,现在计算机软件技术那么发达,小刚自己动动手都能修改出来。

“诶,小刚,还不走啊,现在都几点了,再不回去小心丽丽又要审你!”说话的是工作室里的老王,此时他正卷着西装外套向工作室的大门走去。

“唉,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新奇的鬼故事越来越难找了,而且读者们的口味也越来越刁,以前拿个旧的鬼故事改改还能糊弄过去,现在,唉~”小刚长叹了口气,今天是星期五,这个星期还有两天时间就要结束了,上头发的工作任务这周要是小刚没法完成,估计离卷铺盖走人也就不远了。

吱啦。工作室内响起那扇自动回旋门转动的声音,老王走了。

“哈~”小刚打了个哈欠,看了眼电脑上的时间,晚上11点23分,再回头四周张望了一下,好家伙,自己刚才看资料看得太入迷,工作室里的人都走光了。60几平米的工作室内空荡荡的,只有墙壁上的老旧电条发出暗暗的白色灯光,几只飞虫围在上面扑闪扑闪的。

“都这么晚了,小丽应该早就睡了”小刚嘟呶着一边掏出了手机,看着手机上一个美丽女孩的清丽笑容,本想着打个电话过去问候一下,但想想还是算了。

小丽是小刚的大学同学,两人并没有像其他的恋人一样毕业之后就分手,而是在互相扶持之下在K市租了间房子,小丽白天去私企做一个任务繁重的销售员,而小刚则是做了这家鬼故事网站的编辑。

为了小丽!加油!小刚揉了揉泛红的双眼,继续滴滴答答的点起了鼠标。

叮咚,随着清脆的提示音,电脑屏幕右下角弹出了一个提示信息,前面是几个错误符号的乱码,后面是“递交了新文件”

哦?有人交稿了?小刚打起了精神,不过……小刚微微皱起了眉头,这人的名字分明是错误乱码,系统怎么可能予以接受的呢?算了,不管了,先看看稿件。小刚一边想着双击点开了提示消息,电脑直接跳转链接到了邮箱页面。

页面是‘我赚网’的一个分页,上面显眼的标题“鬼大大故事网征集优秀作品”下面标明了各项要求,字数,内容,等等。但其中多次提到并强调的重点就是,原创!对,必须是原创,只有原创的鬼故事才能吸引读者的眼球,并为网站赢取更多的点击率。

说起来这还是小刚想到的一个办法,自己找鬼故事的话效率太慢,而且很难保证质量与新鲜度,于是小刚便以网站的名义在我赚网注册了个客户名,征召网络上那些自由写手们的原创故事作品,每篇稿件如果录用小刚就会支付他们5块钱,现在网上的有偿故事网站虽然说不是没有,但是像这类鬼故事网站有偿征集的的确很少,投哪不是投呢,自己这里还相当于给报销了一点电费钱,小刚对自己想出这个办法是相当自豪的。

再往下看,这几天小刚已经收到了100多篇原创鬼故事投稿,虽然有很多是不符合要求的,但是大浪淘沙,总是会有机会淘到真金的,这不,一个个红色的合格与不合格注释,这些天小刚已经淘出了10多篇稿子。

点开那封最新的发件人名字是乱码的稿件,小刚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这人也真是,标题竟然为空,连最起码的格式都不懂,这样的稿件系统也允许发送,靠。

能吓死人的鬼故事短篇第三篇-真的输了吗

张正和六子是村里的好朋友好工友。那时村里流行去镇上干瓦工,本来闲着无事在家忙完农活的六子就约上了张正一起去镇上干些碎活赚点零花钱。

早出晚归,冬天的夜晚天黑的格外的早,六子干活麻利早早地回家了,而张正却还在工地加班加紧,不一会天已经全黑了。

张正肚子饿的咕咕叫,工头看他累的可怜就就留他在那吃一顿。张正好不开心,工头的媳妇在炕上暖暖的上了几个菜,从外面提了壶白酒,二人就干了起来。

不知不觉已经是初冬夜晚九点多,二人也喝得差不多了,张正就起身回家,工头叮嘱了几句也回房休息了。

冬天的夜晚没有夏季那么热闹、多了许些寒意、张正骑着二八自行车趁着酒劲一个劲的往家里赶。农村的路上一路石子磕磕碰碰,张正喝的尽兴胆子也大,头也不回。

就这样快到家时,张正酒劲也散差不多了,口渴难耐。忽看见远处一户农家等还亮着,就将自行车停在门口敲了敲门,一位妇人开了门,张正年正二八还是单身,许些臊意的说能否讨口水喝,妇人眉头一笑,进来吧。

张正低头而进,一看,好不热闹,一大桌壮年正围桌玩着牌九。妇人倒了一杯水递在张正手上,张正边喝水边津津有道的看着壮年们玩牌九。

一会,妇人说道,他们都是本村的,在镇上干瓦工,晚上无事就好在他家玩玩这些。张正摸了摸口袋了半个月的工钱 ,趁着还没消完的酒劲挤上了桌子。

不一会,就赢了好几天的工钱,那叫一个开心啊,就这样不舍得下桌。

几局过后,张正看了看妇人家的钟才十点多,于是尽兴玩了起来。可是没想到一会的功夫赢的钱全都输光了,自己口袋里的工钱也都没了。

张正摇摇头准备离去,可是一个男人拉住他的胳膊说:小兄弟,输了钱得赢回来啊,不然多亏。张正低着头道:自己钱已经输光了。那男人直接说,几人都是本村的,就带你赊着,赢了你就给,输了就等你有钱再给。

张正好不欢喜,连连点头感谢,坐上了桌子又开始玩了起来。可是越输越多,张正没一会就欠了很多债,张正告诉那些人说我有了钱就还你们,不行的话我就给你们我的胳膊腿随你们要!最后一局,输赢我都走。

可是万万没想到张正最后一把都输了,他垂头丧气的骑着自己的自行车往家里去,没一会就听见了狗叫,天已大亮,张正殊不知自己已经玩了一夜,回到家工也不上了,倒头就睡。

第三天六子感觉不对劲,张正这么贪钱的人一天不去也就罢了,可是这都两天了。六子骑车到了张正的家,一个不起眼的破房子,六子一推门发现门没有锁,进去看见张正缩在被子里一动也不动。他叫了几声只听见张正呻吟着,于是一把掀开被子,顿时六子吓得啊的一声就双腿发软倒在了地下。

邻居听到声音也都来了,大家都被这场景吓了一跳,只见张正少了一只胳膊一只腿,血淋淋的斜躺在床上,动也动不得。

此时邻村神婆也赶到,问张正前晚去了哪里,张正回答道就是喝完酒路上回来赌了会钱。神婆问道在哪赌的,张正一一道出后,神婆带大家来到张正所说的地方,此时哪有什么人家住地,就是一个乱葬岗,在乱葬岗的后面人们发现了张正输掉的那只胳膊那只腿……

能吓死人的鬼故事短篇第四篇-那股烟

早时,一家会有很多儿女,例如,刘丽一家。

刘丽是一个很自私的人,她已经五十多岁了,自己的儿女也成了家,有了孩纸,在分家的时候,老人选择和刘丽一起生活,老人是刘丽的父亲。那时,刘丽就已经不快。

老人得了病,而刘丽一家却没有为老人治病,反而将老人一生所存得钱拿走,老人也无力在反抗,渐渐的,老人越来越瘦,身体也越来越弱。终于,老人去世了,刘丽在老人去世后就开始拆房子,想要重修一座楼房,用的也是老人得钱。房子拆还剩一间,刘丽一家就在被拆得房子废墟中搭了个蓬给老人草率得办葬礼。途中,一股烟往那间还没拆的屋里飘了进去,据说发生这样想象的人家会招遇鬼事。老人死后也没能闭上双眼。

刘丽这样做其他的兄弟姐妹都和他们断了联系。

几个月后,一座漂亮的楼房修好了。

在他们一家住进去,过了几天后,刘超

(刘丽的5岁岁孙子〉下楼时,—不小心从楼上摔了下来,住进了医院,昏迷了三天才醒,刘超说那时候感觉有人在后面推了他一把他才摔下来的,但他们都以为是他当时受了惊吓感觉错了的。

刘超出院几天后,张志(刘丽的大儿子)又在开车时出了车祸,这次

张志说看车时他没有看到车,可是刚来没多远突然就冒出来一辆大货车,他连躲都来不及。几个月后,张志出院了,但身上还有一些伤没痊愈。这两件事两件事让刘丽想起了自己的父亲葬礼上那股飘到屋里的烟,她害怕,,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他们请来了专管鬼神这些事的人来帮他们看看。开始做法时,做了一些事后大师闭上眼,不知道在做什么,但刘丽他们也不敢去打扰。几分钟后,大师对刘丽说,这是你们自己造孽,我也不能解决,你们好自为之吧!随后,大师便离开了。刘丽心里更是恐惧,“会不会真的是父亲他。。。”她越想就越怕,

之后,晚上刘丽都会听到自己的父亲那病微的咳嗽声,做梦就会看到父亲死后那无法闭上的眼睛,她天天都在做噩梦,梦里都是自己已经去世的父亲,来找她索命,因为当初,她是做的最毒的人,起初,只有她一个听到咳嗽声,做噩梦,可是现在,刘丽全家都和她一样了,有时候

甚至还能看到老人在屋里走动的身影 可一眨眼又没有了。

怪事越来越多,家里人也一个接一个的生病,出事,但都不致死!!刘丽一家终于确定,一定是老人!!他们去求大师,让他帮帮他们一家,大师没有办法,只好帮他们。

大师让刘丽一家再房子外等,他一个人到楼房里去了。大师做法,慢慢地,出现了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老人,很瘦,眼睛就如要凸出来一样,他漂浮在空中,他用病怏怏的声音说道“当初,我本来不用死,可她们却没有带我去医院,反而把我所有的积蓄都拿走了,一块都不剩,还一直折磨我,恶语相向,我叫他们却没有一个人理我,如果他们让我好好去治病,我现在就不会死。当初,我死后不愿意就这样走,于是,我的魂魄飘到了那间还没有拆的屋里,他们给我烧东西时,居然把破烂的东西烧给我,好的都自己留下来用,当初,我自己都舍不得用。我只想让他们真心悔过,我也好放心的走了。”

大师走出了房子,告诉了他们他所听到的,之后,他们把之前属于老人的没烧的东西都烧了,还去买了许多新的来烧给老人。然后去老人坟前忏悔,并给老人烧了许多纸钱,那时,突然吹了一阵阴风,他们烧的纸钱没有了,烧的东西也没有了,连灰也没有一点,,,

也许,那些东西,老人都来拿走了吧。。。

之后,他们每年都去给老人烧纸钱,去扫墓,,,

终于,再也没有发生一些怪事,他们也再没有做噩梦,看见老人,听见声音 ,他们又过上了正常的生活。

能吓死人的鬼故事短篇第五篇-仇怨

夜,很静,很黑。

风,凄冷,狂急。

方美穿着一双通红的高跟鞋,踩在地上,“蹬蹬蹬”的作响,一身抹胸的紧身衣紧紧包裹着她那玲珑的身躯,一头大波浪的卷发随意披在肩上。“哈欠!好冷!”方美低声咒到,早知道不加班了!要不是要买房催得紧,老娘才不会调到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才不会那么拼呢!

寒风掠过她的手臂,刮得生疼。方美抱了抱双臂,加快了脚步。

“呼啦呼啦”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方美一跳!抬头一看,原来是一棵大大的柳树在随风摆动,柳叶子迎着风,在摩擦,发出奇怪而恐怖的声音,月光透过叶子,在地上投下摇曳不定的影子,宛如鬼在舞蹈,宛如一只只鬼手。

“吓死老娘了!哇!好大的柳树啊!不如,拍个照,发朋友圈?”说罢,爱自拍的方美就拿着手机,45°角准备自拍。

突然,方美发现手机后面似乎有个人影,在那幽幽的对自己笑,扭头一看!却没有!再往手机看,又出现了。而且,那个女人一身红色的旗袍,嫣红的嘴唇,就好像,像一只厉鬼!!

方美吓得立马关了手机,猛地转身一看!红旗袍女人又不见了!不会那么倒霉吧?

方美拿着手机,踩着高跟鞋,急忙走了。

风,继续刮着,高大的柳树下,一个鲜红的身影渐渐浮现,一条红绳子栓在了脖子上,随着风,身影也轻轻晃动,一头黑得如墨般的随风飘荡的长发,大红的裙子,笔直垂下的双手,白色的瞳孔中透着一股阴冷,殷红的嘴唇勾起一抹冷笑。

方美赶到家中早已满头大汗,连高跟鞋的跟烂了也不知道,今晚这件事实在是太邪乎了,明明看到有人,转个身就不见了,都怪自己,好端端的拍什么自拍。方美想着,拿了一条毛巾,走进了浴室。

暖暖的热水浸泡着每一寸肌肤,方美泡在浴缸里,享受地闭上眼。突然,周围的气氛渐渐冷了下来,一双冰冷的手抚上了方美的颈。方美猛地睁开眼,一个脸色惨白,没有瞳孔的女人正死死地看着自己,而自己的呼吸也越来越困难,就在快要失去意识之际,突然女鬼松了手,阴阴地笑着,飘渺着消失不见了!

“啊啊啊!”这才反应过来的方美尖叫着,裹着浴巾逃出了浴室。这,这一定是刚才那树下的女鬼!方美想着,连忙把家里的门窗关得紧紧的,裹着被子躲到了床上,警惕地盯着四周。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了,困意渐渐袭来,方美再撑不住,倒在床上睡着了。

梦中,她来到了一个很奇怪的地方,仿佛是清朝时期,自己却穿着光丽鲜艳,挺着大大的肚子,对着跪在自己跟前的女人说着什么,可方美自己却没听见自己在说什么,只听见坐在自己旁边的男人说了一句“那么,娘子,这贱人该如何处置?是要扒光衣服游街么?”梦中的方美点点头,只见地上的女人脸色苍白,哭着求道“大夫人,老爷,我真的没有勾人,真的,一定要相信我。”’方美‘摇了摇头,坐在旁边的男人用力地刮了女人一巴掌,恶狠狠地道“贱人,跟着我有什么不好?偏要给我戴绿帽子!”地上的女人哭着摇头,恶狠狠地盯着方美,谁知又被扇了一巴掌。

紧接着,场景一换,只见刚刚那个女人满身伤痕地躺在地上,方美站在她面前,后面是几个大汉,正贪婪地盯着衣衫褴褛的女人,方美这时终于听见梦中的自己在说什么了:“老爷说了,这件事交给我处理,明日儿一早带你游街,既然你那么爱勾引汉子,今晚,夫人我就给你几个汉子。哈哈哈。”女人哭着求道“夫人,不要,求求你,求求你。”“滚开!”‘方美’厌恶地踢了她一脚,

“夫人,我知道是你设计污蔑我的!”女人一脸阴沉地说道。方美笑着,说“谁让你当初勾引老爷的

!好好地当我的丫寰有什么不好?这些,也只能怪你自己!”说罢,给身边的几个汉子使了使眼色,走了出去。

场景再换,只见满身伤痕的女人从小屋的窗户爬了出来,逃到了村口的一棵柳树下,手里紧紧的拿着顺手偷出来的红衣服,冷笑着,“方美!我愿做厉鬼,也不会放过你的!哈哈哈!”女人凄苦地笑着,换上了红裙,将一根绳子挂在树上,把自己的头伸了进去,女人轻轻地挂在树上,瞪着血红的双眼,不停地用手抓着手腕,直至抓出一块肉,挑断了自己的动脉,另一只手不停抓着喉咙,鲜血,如洪水般喷涌而出,浸湿了红裙,如绽放的红牡丹,,,,

“啊!”方美大叫一声,猛地从睡梦中惊醒,这个梦实在是太真实了,简直身临其境!只不过是梦中的那个夫人居然也叫方美!这也太巧了!

这时,天还没亮,方美看了看时间,才十二点!可是,那个梦仿佛是过了很长时间!

突然,感觉到耳旁似乎有人在吹气,扭头看去,是那个女鬼!方美大叫一声,滚下了床。

“你,你别过来。”方美结结巴巴地说道,红衣女鬼冷笑着,幽幽地飘着,鲜血不停地从她身上留下来,染红了地板,嘶哑如来自地狱般的声音想起:“方美啊方美,我终于等到找到你这一世了,上一世我亲手杀了你,却因为我怨气太深,被柳树缠住无法投胎,要寻仇人做替身才能解脱,我等了你那么久,终于,我等到你了,哈哈哈!”女鬼笑着,两行血泪滑过她的脸旁。

方美尖叫着,趁女鬼不注意,跑了出去。

街上没有一个人,只有一弯惨白的月挂在漆黑的夜。不知不觉,方美竟然走到了那棵柳树那儿!

一个殷红的身影静静地挂在树上,垂直的双手,垂下的双腿,随着晚风,轻轻晃动。突然,女鬼猛地抬起头,对早已吓倒在地上的方美阴阴一笑,“今晚,你,替我死!”说罢,飞身,扑向方美,凄然的惨叫声回荡在街上。。。。

第二天一早,人们发现一具满身鲜血如穿红衣的女尸静静的挂在那棵大柳树上,喉咙被抓破,随着那暖风,轻轻摇动……

夜晚,不要呆在属阴的树木下,或许,你不知道,在你的上方,就有一个鲜红的身影,在轻轻晃动,静静地,盯着你笑!

以上就是能吓死人的鬼故事短篇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能吓死人的鬼故事短篇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50725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