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鬼故事在线收听短篇5篇

本文5个有声鬼故事在线收听短篇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女生宿舍鬼故事短篇50字短篇鬼故事恐怖200字、短篇搞笑故事、鬼故事短篇女朋友听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有声鬼故事在线收听短篇第一篇-贵人

孟西白每天晚上都要给家里供奉的观音菩萨上三炷香。在佛香燃烧半个时辰后,他会拿出香谱来对照佛香燃烧的长度,来看看这一天究竟是吉是凶。

这天晚上,孟西白像平常一样上好香,等了半个时辰后,他发现今天的情况有些特别——两边的佛香燃烧高度一致,唯独中间的那炷矮了半截。

孟西白急忙拿出香谱,找到了一张和面前三炷香一模一样的图,在这张图的下方还有一句话:

佛香两头翘,必有贵人来向报。

看过香谱后,孟西白大喜,他急忙唤来媳妇朱环,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她。不过朱环的反映倒是很平淡:“我可从来不相信你这个破香谱。”

说来也巧,朱环话音未落,外屋就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难不成真有贵人来访?

孟西白满心欢喜去开门,可门刚一打开,孟西白喜悦的表情就凝固了。

敲门的不是别人,正是孟西白的结义兄弟王甚。

王甚是钦差大臣的贴身侍卫,如果换做平时,孟西白看见义弟来访一定高兴万分,可是现在他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最近王甚不知犯了什么罪,官府正在四处通缉他。

他今天来就是希望这位大哥能够收容他在这里暂避几日。

“这……”听到王甚的请求,孟西白犹豫了半天,不知突然想到了什么,脸上又恢复了喜悦的表情,说道,“你我既然是兄弟,就不必这么客气啦。你可以在我家地窖里暂避一段时间,等到外面风平浪静以后,再离开也不迟。”

将王甚安置好后,盂西白夫妇回到卧房休息,朱环歼始数落起丈夫来:“你怎么这么爽快就答应了王甚的请求啊?他可是官府通缉的要犯。这回可倒好,贵人没来,却来了个累赘。”

“妇道人家懂什么!王甚可是一位大大的贵人呐!你想想,官府为了拿住他,已经明文宣布,谁活捉王甚就赏银五十两,献上死尸赏银三十两。而且,以我估计,官府如果迟迟抓不住王甚,一定会把悬赏的金额再度抬高,到时候我们即便献上个死人,那也能大捞一笔呀。”

虽然这个计划非常完美,不过孟西白心里始终有个疑问,他不知道王甚究竟犯了什么重罪。他也曾试探着询问过,不过王甚始终闪烁其词。

孟西白的如意算盘打得还真准。眼见王甚迟迟没有被缉拿归案,官府的赏银是一涨再涨。当赏银涨到五百两时,孟西白觉得差不多了,于是他告诉朱环可以动手了。

到了晚上,孟西白告诉王甚外面风声过去,现在离开已经没有任何危险,并且备下一桌丰盛的酒席为他送行。

两人推杯换盏,可不一会儿功夫,王甚就倒在了桌子底下。

原来王甚的酒里被朱环下了蒙汗药。

看着昏倒在地的王甚,盂西白急忙采取下一步措施,用绳子将他结结实实地捆了起来。

王甚醒来时,发现自己被绑得严严实实,不解道:“大哥这是何意?”

孟西白冷笑道:“官府悬赏五百两纹银捉拿你,这年头谁

”就为了区区五百两,大哥便不惜出卖我?“王甚苦笑道,”我本打算日后酬谢大哥黄金百两,可没想到大哥竟是如此狠心之人。罢了罢了,大哥就把小弟这条命拿走吧,不过你以后必然会遭到报应的。“

听到这番话,孟西白不免犹豫起来。这时旁边的朱环催促道:”别听这小子胡言乱语,他哪有什么百两黄金,准是为了乞求我们饶他性命编出来的鬼话,快点儿勒死他。“

经过朱环这么一怂恿,孟西白终于下定决心,拿起绳索向王甚的脖子勒去。

他一边勒着王甚的脖子,一边在嘴里叨咕着: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

那场景既恐怖又荒唐。

不多时,孟西白夫妇将王甚的尸体抬到了县衙,县令看到王甚的尸体后,对孟西白夫妇大大赞扬了一番,然后对他二人说道:”人犯王甚因私藏钦差大臣献给皇上的藏宝图,所以才被官府通缉。捉住人犯固然重要,可找回藏宝图才是真正目

孟西白夫妇闻听后,顿时惊讶万分:“小民从未见过什么藏宝图啊!”

“好哇,既然如此,本官就派人到你家搜查一番。”县令当即派了几个捕快火速赶往孟西白家。

没过多久,捕快果真拿回一张羊皮图纸。

“大人,这是从孟西白家地窖中找到的藏宝图,此图被藏在了装满白米的大缸中。”

县令看到藏宝图,顿时怒喝道:“大胆刁民,贪心不足,得到赏银还嫌不够,竟然敢私贪藏宝图,来人,速将二人拿下!”

孟西白夫妇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王甚会背着他们偷偷在地窖里藏东西。如果当初他没有出卖王甚,那么王甚找到宝藏后,一定送上百两黄金回报孟西白一家,那么香谱上所说的“必有贵人来向报”也就不再是一句空话。

可是现在,这个东西却成了王甚报复孟西白的致命杀招。

有声鬼故事在线收听短篇第二篇-人真鬼

夏日炎炎,到了傍晚也是闷热无比。

“啪,啪,啪!”汗滴在玉米叶上,周围自是很静,张老汉用毛巾擦擦脸上的汗,又埋头除草。

这样的天气在夏天实在是平常的紧,可是他还是很不在意的骂道:“它娘的,什么鬼天气!”

说着,停下手中的活,打算去不远处的湖边洗脸清凉下,回来继续干活。

到了湖边,见水不是清澈,但还算干净。张老汉凉爽了一把,湿湿毛巾,搭在肩上,又想洗去凉鞋的污泥,便拿着凉鞋在水中摇荡。一个疏忽,鞋子脱手,竟快到了窄湖的中心,但没有沉下去。

张老汗一个侥幸:“幸亏塑料的鞋子!”他没怎么多想,便要伸腿试探水的深浅,没想到边缘不深,稳住脚就想伸手去拿。

固然是拿不到,于是,脚又向前面挪了,可能由于他激起的水波的原因,每向里挪动一点,鞋子就向里面漂一点,这下张老汉可急坏了。虽然离湖边不远,但也快没了他卷起的裤子。

只见他顿了顿,不耐烦地道:“娘的,老子上去退下裤子再下来正经得捞!”

他话还刚说完,猛得扑向岸边,上岸就拔腿而奔,头也不回,农活农具自也是不管了。

村人当然不知到这一节,但见他光脚奔来,脸上显是惊吓的模样,村人有的关心,有的好奇,有的来凑热闹看情况。

原来,他最后突然想到凉鞋虽然是塑料的,毕竟这么重怎么会不下沉?饶是他年老经验多,也差点忽略这点,显些丢了性命!他这么解释,可村人有的说这事太玄了,说是他疑心太重。

他渐渐镇定,回想起他上岸时,水中隐约传来阴冷的声音,“你他娘的,人真鬼!”

有声鬼故事在线收听短篇第三篇-头七

王大贵心神不宁,又朝厕所方向走去 了,这已经是他今晚第7次了 他心里憋着秘 密,嘴里不能说,压在心里,实在太难受了,或 许多“尿”几次,秘密也就跟着“尿”了出 来,岂不舒服 今晚是王大富的“头七”,王大富生在A 镇,A镇有个习俗,“头七”的时候,家人应在 家中烧一个梯子形状的东西,让魂魄顺着这 趟“天梯”到天上 这不,王大贵和王美丽 早就准备好一切,就等子时一到,烧了那个刚 买来的纸梯了事 “你没事吧?”

王大贵的老婆敲着厕所的 门王大贵脸上沾满了水,发尖上还有几滴水 珠挂着,脸色惨白如霜,走出厕所就对他老婆 说,“我很害怕……” 王大贵的老婆一听这话,马上抓着王大贵 的手,拉到二楼卧房去了 “小声点,被他们 听到了,整个家产你就甭想了” 见王大贵 无话可说,想必是真的吓着了,她又细声悦耳 的对王大贵说:“到底怎么呢?你说给我听 了” “他们都说头七的时候……鬼……魂会 回来,如果……真的回来了,他…会不会找我 算账?” “你看你就这点出息,世界上那里会有鬼 呢?何况有鬼那也是你爹,虎毒不食子,难道他 会害你?”

“可是我害了我爹”王大贵猛然站了起 来,狠狠的指着他老婆说,“都是你…都是 你…”王大贵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你倒好了,现在怪起我来了!”王大贵的 老婆也一边说一边跟着哭起来了,“那好啊, 我现在就去自首,说是我下毒杀死他的,就把 我关起来好了,最好判我死刑吧!”她说着说 着就往门外走去 王大贵一向懦弱,听老婆这么一说,新的恐 吓就像一股猛浪袭在心底,淹没了刚才那个 鬼魂恐吓的“波浪” 遂又追上去拉住老婆 的手,语气明显放缓的说,“我是真的害怕,你 不要生我气嘛?” “你不气我,我怎么会生气” “那你要我怎么办呢?”

“你还想要不要得到全部遗产?” “想是想,不是还有我妹妹吗?我爹又没有 立遗嘱,她也有继承权的” “我早就想好了!” “怎么办呢?” “用同样的办法” “同样的办法?” “对,反正我哥是A镇法医,不会有问题 的 ” “她们又不和我们住在一起,没机会下药 啊?” “有机会的,等子时的时候,烧了梯子,我 就会拿出茶水,让他们喝 ”

“那我们不是也要喝?” “你啊你,蠢到家了,我怎么会在茶水里下 毒,我会把毒涂在他们喝的杯子上 ” 王美丽和老公在嘀咕着什么,王大贵和老 婆从卧房走出来时没有听清楚,只见他们嘴 在动着 “哥,你们俩做得出啊,躲到里面去了,不 管我们,我们俩无聊死了”,王美丽责怪着王 大贵他们 “现在还在十点,我们这样傻傻的呆着也 无聊,要不来打麻将吧!”王大贵的老婆提 议 “好,好啊!”

王美丽夫妇立马答应,好像 正中下怀 四个人各自顾着自己的牌,没说一句话,显 得格外安静,仿佛能够听到他们四个人心里 的盘算 “哥,爸爸不是一向身体很好吗?怎么突然 生病,还就这样走了啊?”王美丽打破了这份 鸦雀无声,一下子“鸟雀”起飞了 “不知道啊,”王大贵的手抖了一下,又镇 静的说道,“一万”

“吃”,这个吃字王大贵的老婆说的特别 响,还在屋内形成了回音似得,她想用吃字把 王美丽的疑惑全部吃掉 “谁知道啊,人上了年龄就是这样,要么不 得病,得病就要命啊!”王大贵的老婆紧跟着 解释 “小舅子,爸爸不是你们害死的吧,我可是 学法律的,这样的话,遗产会全部归你妹妹的 哦”王美丽的老公笑着说 “要是我们害死的,那我们也会害死你们 哦,哈哈,你们要小心哦”,王大贵的老婆回 道,也强笑了一声,当作回击 王大贵矢口否认,但声音明显没有底气,也 结结巴巴,就算真不是的,听了这话的人也会 怀疑起来的,“不可能…不可能…不可 能”

“哥啊,这都听不出来,他给你们开玩笑的 呢,不要理他!”王美丽赶紧善后,笑着打圆 场 “大家也渴了吧,我去给他们泡壶茶”王 大贵的老婆说完起身就朝向厨房去了 “嫂子真客气啊”,王美丽推了一下王大 贵的肩旁说 王大贵笑了笑,心里早在想,喝吧,喝吧,喝 了遗产就是我一个人的了 “让你们久等了”王大贵的老婆显得格 外热情,笑盈盈的倒满了4杯茶,把其中2杯推 到王美丽夫妇身边,“请喝” “嗨,快十二点了,我们先烧了那纸梯 吧”,王美丽的老公看了看手表,提议大家 “嗯,不要错过时间,一定要爸爸上天 堂”,王大贵急切的回应,早就端着纸梯站在 遗像面前了,他想必是要做出点忏悔,王大富 上了天堂的话,他也应该会心安理得一些,所 以他才这么积极,平常他就是推一下才动一 下的人 “我们把灯熄了吧,爸爸才容易看到我们 在给他烧梯子”,王美丽一边说,他的老公早 就把灯关拉下了 屋内漆黑一片,王大贵打着火机,火光一闪 一闪,通过一闪一闪的火光,可以看到王大贵 眼睛俨然有了泪珠,王大贵的老婆在一旁催 着他快点点火,烧了纸梯了事 王美丽夫妇 退在王大贵后面有七八步之路,王美丽脸上 却挂着一丝笑容,他的老公在她耳边又嘀咕 着什么,不知所云 王大贵思量了很久,终于把火机的火苗靠 向纸梯,纸梯受不了火苗的“引诱”,一下子 就“羞得通红”的烧起来了 就在纸梯烧的正旺的时候,一阵狂风猛地 吹来,纸梯火苗纷飞 如果当时要是我也在 场的话,肯定也会被这阵狂风吓着 “爸爸,爸爸,是你么?是你回来了么?”

有声鬼故事在线收听短篇第四篇-探险故事之弃城奇情

1.启程

珞儿是个城市探险爱好者,最近,她参加了一个探险活动,目的地是弃城。

这天,她如约来到一个叫“够胆你就来”的酒吧。老板叫方哥,是这次活动的组织者。同行的还有两个人,一个叫老鬼,是个中年人,看上去文质彬彬,可是体格却像军人;还有一个小伙子,叫二宝。

弃城坐落于城外二十里处的半山腰,原来是个兵工厂。 20年前,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把兵工厂烧毁,政府重建时选了新址,这个小城就变成了废城。

方哥见人到齐了,便指挥大家检查装备,准备出发。

刚上车,珞儿就收到一条短信,是父亲发来的。珞儿知道父亲一向不支持自己探险,她犹豫了一下,决定不告诉他实情。

经过一天的车程和一天的步行,当太阳西沉时,他们终于到了。珞儿抬起头,只见一片黑黝黝的建筑被夕阳涂成金色,说不出的诡异。恍惚中,珞儿竟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忽然,一阵急雨落下,几个人狼狈前行。

方哥把大家带到一幢大楼前,说:“先到这里安顿一下吧。”这幢楼显然被烧过,不过主体结构没有损坏。被熏黑的墙壁经过多年的风吹雨打,已经变得灰蒙蒙的。老鬼跑在前面,领他们进了二楼的一个房间。

房间里破败不堪,四个人一起动手,清理出一块地方坐下来休息。珞儿拿起手电筒四下看着,墙角的一个破相框吸引了她的注意。相片烧煳了一角,三口之家变成两口,一个漂亮女人正襟危坐,一个小女孩坐在中间紧闭着嘴。珞儿正看得入神,不觉手一松,相框已经到了老鬼的手里,他仔细端详着,脸上的表情很怪,似哭还笑。珞儿忍不住问:“你认识他们啊?”

“认识啊,上辈子就认识了,烧成灰我也认得。”老鬼说完哈哈大笑起来,笑声有些异样,听得珞儿忍不住有点心慌。

“这里怎么会变成这样?”珞儿皱着眉问道。

“这话说起来可长了,那还是20年前……”方哥走过来,轻声讲起来。

2.往事

原来,这里曾是个兵工厂,全封闭式管理,职工和家属都住在集体宿舍里。

厂里有个叫常姗的化验员,长得别提多好看了,不管是准,看了她就移不动步。常姗的丈夫叫刘新海,也是厂里的职工。

两口子结婚一年多的时候,技术室分来几个大学生,其中有个叫林贺男的,长得高大帅气,技术也过硬。他和常姗工作上的接触最多,一来二去,闲话就传出来了。刘新海气量小,为这事没少和常姗吵架。

不久,常姗怀孕了。刘新海忙替她请假回家休养,可没想到常姗生完女儿后,没几个月就自作主张把女儿送回老家,又回到技术室上班去了。

为此,刘新海十分生气,两个人的矛盾越来越激化。这天,两人又吵了起来,刘新海一怒之下打了常姗,然后出去喝了半天闷酒。

回到家时天已经黑了,刘新海心里有些不安,平日里两个人也吵架,可他从来没打过常姗,这次怕是有点过了。刘新海上到二楼,打开房门,一开电灯,顿时呆住了。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衣柜的门却大开着,里面常姗的衣服全都不见了。刘新海当时就蒙了,他匆忙往厂区跑去,刚进技术室的门,就遇到一个朋友,那人说没看到常姗,他又问起林贺男,对方说林贺男出差了,下午刚走。

刘新海疯了一般,冲进技术室,只见里面空无一人,衣橱的门开着,常姗的衣服和工作服散落一地。他又跑到林贺男的宿舍,见门关着,就从窗户翻了进去,林贺男果然不在。可是藤椅上的一件旧外套却让刘新海怒火中烧,这不正是常姗的工作服吗?刘新海把林贺男的家砸了个稀烂,然后点上一把火,扬长而去。

他借着酒劲一路奔山下的镇子而去,没找到林贺男和常姗,就在一家小酒店又喝了个人事不省。第二天,他扶着痛得要炸开的脑袋回到厂区时,顿时呆住了,那里已经是一片火海。

原来昨天的火势没有及时控制住,几个锅炉接连爆炸,已经蔓延开来了,所有人都在紧急疏散……

“这是你在报上看到的吧?”珞儿露出惊讶的表情,说,“那篇《解密213》我也看了,写兵工厂大火的,编得跟真的似的。可是……”珞儿想说“还没发到你说的情节啊!”犹豫了一下,又吞了回去,她仔细看了看相片,“我们不会这么巧,到的就是主人公的房子吧?”那女人长得真是漂亮,不施粉黛就别有风韵,看着十分眼熟。

“谁知道呢,既来之则安之。”老鬼把腿一伸,眼睛一闭。

珞儿见大家突然沉默了,就走到窗前看雨,外面漆黑一团,布满灰尘的旧玻璃上,斑驳地反射出屋里的景象——老鬼微睁的眼中似乎有一道光,刺得她难受。这时,突然一道闪电划破天际,珞儿看到屋外的山坡上骤然出现一条黑龙,正滚滚而下,她惊呼一声。众人忙围上来,向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这时闪电已经消失,外面重新坠入无边的黑暗,什么也看不到。方哥有些急躁,起身说:“别休息了,我们直接去一号塔吧。”

有声鬼故事在线收听短篇第五篇-组团旅游怪事

雅筑是音乐学校的学生,除了读书外,最爱做的事就是旅游。这天,她在网上看到一个召集大家旅游的有趣的帖子,帖子里居然要求跟团的人必须会一种才艺,每个人的团费也很便宜。虽然对于帖子里的特殊要求感到奇怪,雅筑还是很想去看看,于是她决定约上平时都爱旅游的同校朋友。

就这样,安安,凌风,唐平和雅筑组成了自己的小团队,由雅筑和对方联系。打过电话,时间约在了周五下午3点见面。

终于到了约定的那天,4人提早来到了约定地点,那儿还有5、6个人也在等待,应该是准备一起旅游的朋友吧。反正还早,大家就边等边聊天。可快到了约定的时间,旅游发起者却迟迟未出现,大家有点担心自己是不是被骗了。正想着,大家的手机里都收到发起者的短信:看到你们右后方的饭店了吗?今晚我临时有事来不了,你们暂时住那儿吧,这家饭店是我家的产业。

大家对于他的这个决定很是惊讶,而且来了这么久,他们好像都没看到有什么饭店啊。可当他们往右后方一看的时候,果然有一间看起来很高大上的饭店。可这么漂亮的饭店,为什么刚才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呢?不过不住白不住,大家还是欢天喜地的往饭店奔去。而在大家进去以后,他们都没发现这个饭店居然在现实世界里消失了。

进了饭店,大家都惊讶于饭店的华丽装潢,也对这里没什么人气有点惊讶。照理说饭店里应该会有不少服务员才对啊,可这里安静的不像话,就像从来没人在这里出现过。大家走到服务台,看到上面摆满了房间钥匙,每个钥匙下都有对应的名字,看来已经帮他们分好房间了。

“你们不觉得这里有点奇怪吗?这里根本没有任何人气,好像整个饭店只是摆设一样。”一个叫子强的男生率先提出了疑问。他是跆拳道高手,又高又壮,脑筋也转得很快。

“没关系啊,反正我们可以免费住一晚,挺划算。”心雨不以为然的说,拿起钥匙准备往房间走。她也会跆拳道,神经有点大条,对很多事情都抱着无所谓的态度。

雅筑他们也觉得这里很不妥,太安静,安静得诡异。见心雨要离开,雅筑连忙拉住她:“我们还是一起上去比较好,这里这么奇怪,多些人陪总是很安全的。”话刚说完,大家就听到一个女生清亮的歌声。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大家都往传出声音的方向走去。没有人注意到,他们走过的地方由原本华丽的装潢变成了暗灰色。

走了不久,大家看到了一个歌舞厅。一个漂亮的短发女生正在里面唱歌,在她对面,坐着一个温文儒雅的男子。男子看到他们,笑着说:“要进来喝我们一起玩吗?”

大家都是有一技之长的人,当然很喜欢这种场合。原本安静的饭店,开始有了人气和声音。也不知道玩了多久,有2个团员觉得累了,打算先去房间休息。男子依旧保持着笑容问到:“那么不觉得在这里很好玩吗,干嘛这么早就要走?”可两人还是在和大家打过招呼后,拿着行李就离开了。

刚出歌舞厅,两人就觉得有点奇怪,因为到处都是灰色的,天也黑了。虽然没走几步,却发现本应该还能听到歌舞厅的声音突然消失了。两人走回歌舞厅,却赫然发现歌舞厅不见了,能看到的只是一面墙壁。这是怎么回事?

还在疑惑中,却听到了一种类似巨型动物的脚步声。定睛一看,居然是一个很大的雕塑,样子就是刚才坐在里面的男子,正一脸怒气的向两人缓缓靠近。两人吓脸都绿了,行李都来不及拿就往后飞奔。两人都擅长跑步,可无论跑得多快,男子和他们的距离始终不变。更诡异的是,他们一直都没有转弯,这个长廊,到底是有多长?周围越来越黑,两人的心也越来越慌。就在这时,他们面前却突然出现凹陷,代替的是一片火光,硬生生把路给截断。两人吓得瘫坐在地上,失去了思考意识,任由男子靠近……

歌舞厅里,大家依旧开心的唱歌跳舞打闹。可细心的雅筑越发觉得不对劲,因为从刚才到现在一直都只有他们几个人,连服务员都没有,太不正常了。她慢慢走到门口,想看看外面是什么情况,却突然被一只手抓住。她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原来是那个男子正微笑的看着她:“怎么这么不乖呢,你应该在这里继续玩的。”雅筑虽然觉得不对劲,可男子的笑容仿佛有魔力一般,让她忍不住点了点头,眼神也有些涣散。其他几个好友大都已经喝醉,躺在地上呼呼大睡。还醒着的就只有雅筑,安安和心雨,因为他们都不太喜欢喝酒。

3人继续唱歌,可是都有了倦意。只有那个一开始唱歌的女子,好像有用不完的精力似的,依旧唱着,跳着。可不知怎么的,3人都觉得周围的场景有了变化,原本的歌舞厅,渐渐变成了一个阴森可怕的墓地,墓碑,棺材,冥纸到处都是,东倒西歪的。女生继续唱着歌,男人继续喝着酒,而那个醉倒的朋友,身上却出现了不小的变化。先是身上逐渐出现了大大小小的伤痕,可大家的睡相还是很平静。尔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身上的肉一块块消失,表情也由平静变为痛苦,甚至因此开始呻吟。3人既迷茫又惊讶,还以为自己是喝多了。可男生痛苦的呻吟声越来越大,有的甚至因为没有了肌肉和皮肤,露出了森森白骨。这恐怖的场景任谁看了都受不了,何况是她们。3人什么都顾不上了,拔腿就跑。而男子和女生只是微微的看了一眼,继续唱歌喝酒,那表情好像在说,你们逃不掉的。

跑了一圈,怪事发生了,雅筑发现她们又回到了墓地。这次,她们的同伴都不见了,只留下骨头,还证明他们曾经存在过。

3

人尖叫着又继续跑,跑着跑着,身旁却多了很多镜子,而镜子上,显示的不是他们自己,而是男人和女生在喝酒唱歌的样子。慢慢的,镜子之间的距离越来越窄,她们跑进了死胡同。背后,传来了阵阵的笑声。她们往后一看,两条人头蛇身的家伙正贪婪的盯着他们。从嘴里留下的口水,不停腐蚀着光滑的地板...

以上就是有声鬼故事在线收听短篇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有声鬼故事在线收听短篇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350 Second.